废坑魂现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3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06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峤以导先帝所任,固辞?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8匆跃┮鼗牟校视貌桓浇枳市睿咂饔茫笮谖洳僚d卷叮畈豢刹猓……

“……峤以导先帝所任,固辞?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8匆跃┮鼗牟校视貌桓浇枳市睿咂饔茫笮谖洳僚d卷叮畈豢刹猓涝破湎露喙治铮剿旎傧嵌罩?br /> 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异状,或乘马车著赤衣者。 峤其夜梦人谓己曰:‘与君幽明道别,何意相照也?’意甚恶之。 峤先有齿疾,至是拔之,因中风,至镇未旬而卒,时年四十二……” 在这漆黑的地方,借助着手电筒发出的微弱光线,胖子指着书中的这一段文字露出诡异的笑容。 “啪”地一声清响,我抡起手掌正对着胖子的脑门来了一下:“你这死胖子,大半夜的带大家来这座废弃坑道内就是要干这种事?” “就只是烧个东西,看看而已……”胖子啜嚅道。 “难道你不怕跟书中的温峤一样?”我道。 “他怎样了?”其他人都不解地附和着。 我叹了口气:“刚才胖子念的那段文言文,大意是在讲晋朝有位小官,名字是温峤……话说这位老兄在武昌溜达,来到‘牛渚矶’这个地方,瞧了一下,发现这里的水深不见底,加上来这儿的途中听到这水底下有很多怪物的传闻,就手痒欠揍,将随身带着的犀牛角烧了,想借着火光看看水里有什么东西。一会儿,从照进水中的火光里,隐约出现了一些水中生物,长得奇形怪状,甚至还看到穿红衣服、乘坐马车的人出现。当晚,温峤在梦中听到有人用一种非常厌恶的语气对他说:‘我与先生人鬼殊途,为何照我呢?’等他醒来后,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结果,原本牙齿就不好的他,在拔牙后,不知为什么就中风了,不久就挂了。” 娓娓道完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其中有几人抱着胸,还不时地搓着手臂。 “大不了,我不去拔牙啊!”胖子揉了揉脑袋,“打那么大劲儿干什么!既然说好要夜游探险,当然就要刺激一点儿!况且,这古书上写的又不知是不是真的,今天咱们就来证实一下吧。如果真有状况我也不怕,我可带了这个东西……”胖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张折叠的黄纸,摊开晃着,看起来是平安符之类的,又从暗袋里拿出几串佛珠,“开过光的,哈鬼见了都怕!”我摇了摇头,随他了。 “小张,那个带来没?”胖子伸出手掌示意小张把东西拿来。鬼小说book. “当然。我家开中药店的,一定会有那个东西。”小张小心翼翼地打开药包,摊开后,里头是一些灰色的粉末,“正宗犀牛粉!吃了之后会……”说完,小张吹了声口哨。 这哨声在废坑内回响,手电筒的光照向那深处的黑色,无边际似的,吞噬了一切。 胖子招呼着大家围成一圈,大家心中又害怕又期待。我仍觉得有一丝丝的不安。 小张把药末卷成了像香烟一样的长管状,一手拿着打火机,“啪”地一声,对着那管子的一端开始烧了起来。 起初,那火星窜了窜,管子内的粉末透着些许红光,慢慢地有烟生成,从青绿色转成白烟,然后转淡。不一会儿,一小撮火苗烧了起来。小张示意大家把手电筒熄了。 借着微弱的火光,整个废坑墙壁上显得入影幢幢。 小张缓缓地将管子往上举高,想照亮坑道的深处。他举了老半天,那亮处也仅限于周围两三米。 大家伸长脖子望呀望,什么都没瞧见,也没有人出现冒冷汗、晕倒这些他们预期会有的“撞邪”的症状。 这时,一旁拿着相机的婷婷退到人群外的地方,要大家摆个Dose准备拍照。她说:“我看过的某个灵异节目中提到,如果照片内出现奇怪的光点,可能就是撞鬼了……” 闪光灯一闪,有个黑影瞬间从相机的镜头前飞了过去。 几个女生开始尖叫,有人已转头朝着坑外跑。跑在最前面的竟然是胖子! 就在众人跑出坑道后,远处有几个人影伴随着手电筒的强光直照着大家。 “喂!手电筒关掉!很晃眼啊!”胖子喘了口气,大喊着。 “不好意思……”带头的那人把光往地面照,说,“你们是来探险的?” 等大家回过神,看到对方似乎也是跟我们一样来夜游的,应该也是学生。只是,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 胖子开始跟对方攀谈起来。 那位带头的老兄头上戴了顶帽子,言谈中不时地把头压得很低。他身后的其他几个人看起来脸色煞是苍白,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们刚才从废坑内冲出而吓到。 不过,怪虽怪,但感觉他们没有什么恶意。不知不觉地,大伙又开始吱吱喳喳地聊了起来,好像刚才没发生过什么事。 “嗯……那坑道里面真有东西,建议你们不要进去比较好……我们之前就是不听当地人的警告……唉……”跟胖子说话的那位老兄幽幽地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什么警告啊?该不会……”就在胖子要问清楚时,突然问,班上几位女生叫了起来。 “婷婷好像……还在里面……”说话的是婷婷的室友筱涵。 “怎么办?她一定被鬼捉走了!” “会不会是鬼打墙……”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此时,筱涵说:“大家快点儿去救她!”说完,眼泪就扑簌簌地掉。 于是大家商量好,要再进废坑一次。 正当我们转身要进坑时,发现有个人影站在坑道入口。 众人先是一愣,慢慢地拿手电筒一照,纷纷张大口惊讶不已。 “婷婷!你怎么会在这儿……”最先说话的是筱涵。 只见婷婷颤抖着,左手拎着相机,右手半握着拳头,不停地啜泣着:“是……是筱涵吗……刚才只是一只虫子飞过去……看你们突然跑开,我吓了一跳,也跟着跑……我……在你们后面追得好辛苦……” 在婷婷说话的同时,我轻轻地戳了胖子几下,示意他把先前那几张平安符与几串佛珠拿出来。 胖子见我如此慎重,慢慢地伸手掏出了那几张平安符递给我。 我打开平安符一看,差点儿骂出脏话。这符上,在“勒”字上头根本没有那三个表示“天、地、人”的打勾记号。没有这三个勾,这符只能说是废纸一张。 “你这个死胖子,这符该不会是你自己画的吧?还有,你带来的佛珠呢?” 胖子满头大汗说:“糟了!佛珠不见了,可能在刚才一团乱时弄丢了。” 这下,我心头也凉了。自从说今天要来探险,我就把黄历看了又看,时值大破,易有鬼怪作祟,那可不是几串开过光的佛珠或是黄纸符镇得了的。而且婷婷沾上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如果是低等动物灵那就比较好处理,若是被坑内冤死的无法升天的地缚鬼魅缠上,那就麻烦了。看来,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把婷婷打昏扛回去。 “婷婷,你别哭,大家都在……”筱涵边说边走向婷婷。 胖子大喊:“别过去,她可能被附身了!” 我去,这胖子怎么说话那么直接?这一喊,大家原本前进的步伐又停下了。 婷婷一听,先是回头看了一下:“我……哪儿有被附身!在你们出来后,我也跟在你们后面出来,只是感到很奇怪……”接着她用歇斯底里的口气说,“而且,你们不要过来!你们……你们……刚才在跟谁说话?” 只见站在人群中间的小张,手中的那卷犀牛粉烟管透出淡淡的烟,丝丝地飘向天空。 众人先是一惊,顿时静了下来,你看我,我看你。几个比较胆小的女生几乎又要哭出来了。 我一看苗头不对,大喊:“婷婷,没事的,你先过来,我们要回营地了。”我用眼神示意大家先回去,不然再待在这儿,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丢了魂、撞了鬼啥的。 “婷婷,我是筱涵,我过去了哦……你别怕……”筱涵慢慢地移动脚步走了过去。 筱涵才走了几步,婷婷突然一转身,朝废坑里面跑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呜呜……我不玩了……我要回家……”那一群女生之中,已经有人开始啜泣。 “死胖子,你自己去找婷婷!” “赶快离开这儿!” “那婷婷怎么办?” “搞不好,她等会儿就自己回去了!” 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慌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月亮像是长了霉一样,在云层中晕了开来,此时已近半夜。 “喂!胖子!你叫大家先集合……”我用手臂项了项胖子那肥油肚。 “那……这东西怎么办?”小张晃着手上的犀牛粉烟管,“要不要丢掉?好邪门!” “先不要丢,等会儿可能会派得上用场。” “那给你收着好了。”小张头也不回地跑到胖子那儿。 我看了一下胖子,一群人围着他,似乎在讨论接下来要怎样做。 看他招手要我过去,心想:这死胖子又要给我出什么怪点子?弄个“犀照”还不够? 胖子清了清嗓:“大家都同意要一起进坑里把婷婷找到。人一找到,死活也要拖着她走!然后大家赶快顺着原路回营地!” 我们一共十四个人,八男六女。大家决定让女生走在中间,前面由我跟胖子领路,小张与其他两个男生断后,尽量靠坑道壁走,不管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都要说。 就在大家准备进坑时,不知从哪儿来了一阵风,凉飕飕的,大家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要……要不要唱个歌啊?我先起个头……”说话的是跟在胖子后头的阿辉。阿辉正要开口时,一声像是冲天炮的尖锐声音从坑道深处传了出来。 “这个声音好像是小说里写的‘嗔殁’。”说话的是小娟,一个很喜欢看灵异小说的宅女。她跟婷婷、筱涵和一旁的秀玲是同寝室的室友。她们寝室是有名的惊声尖叫区。 “沉没々那是什么意思啊?”胖子又是一脸呆相地问。 “是‘嗔殁’!殁,是死亡的意思;嗔是怒视。这里指的是茅山术里的专有名词,表示施法作术的人没有把冤(怨)死者超渡成佛,死灰复燃,是死人睁眼的意思。”该死,真不该解释。 话刚说完,大家纷纷停下脚步,很明显,我方士气大幅下降。 “这种尖呜声也有另一种解释,就是‘天破’,意思跟刚才说的完全相反……” 再多的解释好像也没用,持续的骚动与不安逐渐扩大起来。 我见大家都不再往前走,赶紧说:“别管声音不声音的,谁瞧见婷婷,只管叫就对了。” 一行人又走了几十米,抵达了原先胖子点“犀照”的地方。 “原来掉在这里了……”胖子弯腰捡起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手电筒的光线在坑道里摇晃,映在坑壁上的人影斑驳摇曳。 又往前走了几十米,感觉洞里越来越冷,空气也越来越潮湿,呼吸不是那么顺畅了。 我心想,再待下去可能会沼气中毒,要抓紧时间找人。顺势又照了一下地面,有些地方积了水,长着青苔。胖子在前面领路,叮咛大家当心脚下。 才说着,“咣”地一声,伴随着小张的哀嚎与女生们的尖叫。 “我好像踩坏了什么东西……”小张哭丧着脸抬起脚,湿漉漉的水滴了满地。手电筒一照,是一个破了个碗口大小的酒坛子。那坛子的封口处蒙着一层灰黑色的东西。 “会……会不会是骨灰坛啊……”小张结巴起来,“这位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没注意到……” “怎么会摆着一个坛子在这儿……空的啊……”胖子蹲下去,朝破坛子看去。 我望了一眼,也觉得纳闷,连忙招呼大家四处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东西摆在地上。 “啊,你们看!有香、铜钱,还有冥纸……” “还有……这面坑道壁上的痕迹好像是个人的形状……” “哇!坛子里面怎么会摆了块玉?” 我心里一凉,搞不好…… “小张,你来一下。”我挥着手,“你帮我照一下。” 趁着大家东照西照时,我悄悄地点燃了那个犀牛粉烟管。怪异的是,那火光忽明忽灭,闪着青绿色的光。看来,这里头的空气很不好。 “婷婷!”小张帮我拿着手电筒的手开始抖了起来。只见婷婷半躺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身体靠着一个坛子。 大伙将手电筒的光打到她身上。她缓缓地抬起头,半吊着白眼,咧着嘴,露出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 我举着那个烟管,慢慢地退到胖子身边,悄声地说:“胖子,你那佛珠……” “那是我的!我不借……”一脸惨白的他颤抖着说,“我是说,你看清楚婷婷手上也有佛珠……” “你……你们不要过来……”婷婷幽幽地说。 我回头一望,那群女生不是脸色发白就是全身发抖,而男生们也都面面相觑。在我身旁的胖子紧握着那串佛珠,额头淌着大颗大颗的汗珠;小张则转过身去,拱着合起来的手掌不知道在念什么。 我索性闭起眼睛,仔细回想我们进洞以来所有的细节。 不对!要更早追溯到胖子点燃那只犀牛粉烟管开始!如果那是这整件事情的开端的话…… 一些疑问在我的脑袋里逐渐浮现。为什么温峤要去燃烧犀牛的角,并借着焚烧时的火光去照看怪物呢? 啊!对了!犀牛角被认为有辟邪作用。所以温峤是基于此,才认定焚烧犀牛角所发出的光亮可以照出平常无法以肉眼看见的怪物。但是,犀牛角并不是普通常见的物品啊!温峤是怎么得到的? 算了,先跳过去。再者,到底温峤烧了多少犀牛角才能照出光亮的?奇形怪状又是如何的奇形怪状? 最后,温峤在那天晚上梦到的是人,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怪物,又为何怪物会变成了人呢? 胖子见我低头深思,猛地拍了拍我的背:“该不会你也中邪了吧?有什么办法?你最好想快一点儿,因为……婷婷好像……” 顺着胖子指的方向,我看到婷婷原本半倚着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抬起脚跟,踮着脚尖一步步地“走”了过来,或者应该说是飘了过来。 脚尖所及,地面上留过一条浅浅的痕迹。 “小张,你再帮我拿一下。”我转过身去将那个犀牛粉烟管递给小张。 只是,小张那抖得厉害的手一个不稳,那个烟管就掉在了那湿泞的地上。 只见那烟管掉在一滩积水中, “噗嗤”一声,原本暗红的光亮闪了闪,竟然转成青绿色,更令人意外的是,火,没有熄掉! 从那水中倒影里,我见到一团白影跟在婷婷的身后。那白影有手有影,如人形般。 原来是这样!“犀照”的谜团解开了!这个结一解,那就好办多了。不过,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么在坑外碰到的那群人该如何解释々婷婷背后那团白影又是什么?会跟小张踩破的坛子有关吗?我们进洞时的那声尖鸣又如何解释? 我摇了摇头,目光扫过阿信脚下的破坛子,又看了看附近的铜钱、香与冥纸…… “我懂了!”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原来一开始,我们就被误导了。 “你懂,我可不懂!再不走,真的要去夜游了,直接去阴间游。”胖子指着婷婷。 “阿信,给我那破坛子里的玉!快!” “你自己拿!里面脏了吧唧的……”阿信这小子一碰到事就缩头了。 “小张,你得顾好在水里的那个烟管。记住啊,那火绝对不能灭!” “水里的火?我……我尽量。”小张望着那滩水里的青绿色火光,一脸的不可置信。 “胖子,把你的手摊开,我帮你画个东西。”说着,我咬破手指,挤了点儿血就在胖子的手心上画了下去。 画好后,我拿起一旁的小石块,在距离他前方3米处画了条线,又在他耳旁交代了一下,只见原本紧张兮兮的胖子慢慢笑了出来:“早说嘛!扁人我最在行了……反正婷婷如果靠过来,我就这样……”说完,右手掌一推。 “还有,一定要把婷婷挡在这条线以外。如果她进来了,你也完了。” 胖子原本喜滋滋的脸色,又垮了下去。 “最重要的,小张,火绝对不能灭!当初温峤就是这样着了道的!” 交代完,我飞奔到阿信身后。那玉是关键! 我拨开了碎片,取出破坛子中的玉,抹了些水,再借着手电筒的光看了看,玉的中央依稀透着黑影,而在放玉的平台上面,刻着一些符号。看到这符号,背脊的一阵凉意直窜脑门。 “碎魂玉!”看来有位老兄得罪了某“方丈”,在这废坑内待了大半辈子! “什么玉不玉的,快过来1婷婷突然停住了。”胖子慌了。 “没事,只要‘犀照’还有这‘碎魂玉’还在,她就不敢过来!”我起身慢慢地走了过去,“我也是刚才才弄懂到底是怎么回事。先让我说说这‘犀照’的前因后果。” 大家都靠了过来。 “‘犀照’的确可以照出一些看不到的东西,但有一个使用上的限制!” “在水中点燃?”小娟看了那滩积水一眼,说道。 “算你聪明,但只答对一半。” “犀牛角本身就有辟邪的功能,相传把它放在狐狸洞口,狐狸见着了,都不敢回洞。但以现代的科学眼光看,纯粹是它的气味使然。在室温下,它会散发出某种气味分子,经由鼻子吸入后,会影响到脑袋的中枢神经传递物质。倘若持续地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就会产生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景象。” “所以温峤看到的可能是幻觉?”小娟不解地问,“那他的梦境又如何解释?” “我没说他看到的是幻觉……” “他的确是见鬼了,鬼也见到他了。” “但如果温峤跟着我这样做昵……”说话的同时,我把那个犀牛粉烟管自水中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 小胖大喊:“婷婷又飘过来啦!刚才明明不动了!” 我不急不徐地又把它放回水里。这一放,婷婷又停住了。大家见了都张着嘴,瞪大眼。 “‘犀照’必须在水中进行。”我说,“借由水,来过滤掉某种影响大脑中枢的物质,同时,鬼也会看不到我们。” “所以温峤若把烧亮的犀牛角丢到水中,那些鬼就不会因为他的行为而心生恶意。”小娟将我心中的答案说了出来。 “婷婷看到我们,那倒还好,但她之所以会过来,不仅只有‘犀照’的关系,还有这‘碎魂玉’的作用!”我指着地上那一滩水中映出的附在婷婷背后的那团白色人影。 “这玉有那么厉害?改天也弄块给我玩玩!” “啪”地一声,我又一掌朝胖子的脑门劈下去。 “第一,活人的魂魄进不了这块玉;第二,夺魄封魂这种违反天地阴阳的事,会折寿的。一个人寿终正寝,要不上天堂,要不下地狱。你无缘无故地施法作术困住一个人的魂魄,别说阎罗王不给你面子,连老天爷也不卖你人情!” “那如果有缘有故呢?” “那更不成!没听过因果循环吗?生死有命,逆天的后果,轻则折寿,重则当场暴毙。” 小娟一脸怀疑地问:“那到底谁跟玉里的人交情那么差啊?” “我哪儿知道?难道你要我问它……”我指向婷婷。 对了!可以用那样的方式沟通!不过,它看得懂吗? 我摇着头,从腰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从刚才咬破的手指里硬是挤了几滴血下去,和着里头灰黑色的粉末。 “要跟鬼沟通,除了说,也可以写。有一种文字,是给死人看的……”我蘸了下盒内那团黑中带红的东西,“这粉叫‘礞石粉’,性属阴,和着属阳的人的血就可以替鬼开眼,让它看见我写的东西。写给鬼看的文字叫殄文,放玉的破坛子里,有个小石台,上面就刻着这种文字。” “那个……我说……那个犀牛粉烟管好像快要烧完了,要不要换根新的啊?”小张道。 “我的包里还有几包犀牛角粉……” “喂!胖子!我没空,你找个人帮小张……还有,胖子你不要乱跑,别忘了你有任务。” “我们来帮忙好了。”是小娟她们。 “你们几个帮她们照一下啦!”胖子指着其他带手电筒的人。 就这样,一群人开始分工。 “在‘碎魂玉’里的魂魄会怎样啊?”阿信问,“真的会魂飞魄散鸣?” “理论上,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的确会如此。” 阿信又问:“那如果在四十九天之内这魂魄想了某种办法离开,又会怎样呢?” 我抬起了头,一怔! 此时,小娟她们说:“对啊,会去找对方报仇吗?” “就跟现在的婷婷一样吧!”胖子不假思索地答道,“看上谁,就上谁的身。” 倘若照胖子所讲,在婷婷身上的魂魄应该是在四十九天内就被施法作术的人困住,因小张无意的那一脚踩破了坛子,毁了那束魂的法术。 这时,脑袋里突然又闪过一个问题:“不对啊,如果真有人弄块‘碎魂玉’在这儿,那为何地上有铜钱?小张踩破坛子,没出事,反而是婷婷在我们追进洞口后才变成这模样……难道,刚进洞时的那声尖鸣是婷婷引起的……” “大伙们,看来,我错估了形势,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这块‘碎魂玉’里封着的不只是那位老兄的魂魄。我们之中,还有一个人也中招了。” 一听到有人也跟婷婷一样,大家顿时互相看着,然后稍微挪动脚步,似乎想要拉大彼此的距离。 “喂!别搞分裂,大家现在都在一条船上,”胖子首先发难,“而且若真有事,也早该跟婷婷一样,不是吗?” “那块玉里还封着哪位大哥的魂啊?”小娟看了看大伙,想岔开话题。 我心想,就数你这小妮子跟胖子最识相,也怪我太多嘴,纯粹只是推理的结果,还没验证呢。 “大家听我讲,开始进洞时,阿辉不是提议要唱歌吗?后来有声尖鸣,我想可能是筱涵跑到那个地方时……”我指着地上钉着铜钱的地方,“无意识地把束魂的法术给破了。”我顿了顿,“你们看,地上不是有一两个铜钱不见了吗?这些铜钱在地上摆了小七星的阵式,可能是当初施术者为了加强束魂力量,或者是要防止困在‘碎魂玉’里的魂魄跑出来。筱涵跑进来时,误打误撞地将铜钱踢飞,好比刚才小张把那坛子踩破一样。这样一来,筱涵便被玉里头的玩意附了身,而小张没事。” 大家听完后都点了点头,看来都同意我的看法。www. “你说的小七星,那又是什么鬼啊?”胖子问。不过,我懒得理他。 “要弄个小七星阵式,需要另一个人的魂魄……至于这个人是谁,嗯……我猜可能是施术者自己本身!” “所以你才说,我们之中有人被……”说话的是秀玲。 “没错,而且,从婷婷的行为来看,它似乎也惧怕着这位老兄……” 说完,大家又点了点头。我看了胖子一眼,用眼神暗示着他。 我向小张靠了过去,小声地说:“你等会儿趁大家不注意时,再点燃一根犀牛粉烟管,放在水里,帮我照一下阿信附近……” 胖子一直注意着我的动作,显然他已明了我的意思。我指着自己的手腕,他先愣了一下,然后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其实在我发现这玉有点儿古怪时,我就一直注意着大家,唯独筱涵的行为让我觉得很怪。 在我开始写殄文时,她已经眼白上翻,脚尖半离地了。 我冲了过去,一把捉住筱涵的手,将她拉进小张的“犀照”光亮内。 从晃动的水中,我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状况。 “‘双魂夺体’!胖子!快!” 胖子顺手就把他那串佛珠扔了过来。 不管筱涵如何乱动,我将佛珠套在她的手腕上。只见筱涵的头发全都竖了起来,一转头朝着我的手臂张口就咬。我闪了一下,使出擒拿手制住她。扑了空的她,用恶狠狠的眼神一直瞪着胖子。 胖子在一旁大叫:“不关我的事!别看我!” “阿信!快过来帮忙!其他人别乱动!”离我最近的阿信连忙冲过来。 “你压好她的肩膀!”旋即我往筱涵的天灵盖点了下去。 这一点,筱涵瞬间瘫了下去,不断地颤着身子。 “阿信,把你身后破坛子里的石台拿过来!” 只见阿信面如莱色,看来一时片刻连走路都成问题。 “我来拿!”小张跑了过去,拿了石台扔给我。 我抬起筱涵的头,小心翼翼地将石台垫在她的脖子下,并把那块“碎魂玉”放在筱涵的嘴里,让她咬着。然后再把刚才写的殄文,应该说是“引魂符”贴在筱涵的背后。 “希望有用!”我内心静静地祈祷着。 毕竟,月值大破,菩萨闭眼,鬼魅祟动,法器与道术的威力不知道有没有效。 “小……小……婷婷!”一听到胖子焦急的声音,我就知道,附在婷婷身上的这位老兄也已开始行动。 “胖子!别让她过来:用五雷印!”我大喊。 胖子道:“印?什么印?” “你白痴啊!我刚在你手掌上画……的……印……” 正当胖子举起手掌那一瞬,婷婷已经越过了地上那条线。我从水中的倒影里看到一个两眼凹陷、咧着半张嘴、披头散发的人,正用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胖子,用那干枯的手掐着胖子的脖子。 胖子晃动着身体挣扎着,脚已慢慢离开地面。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打算转头向坑道的出口方向跑,只是在跨出脚的那一刹那,又缩了回去。 不知何时,这坑道内早已鬼影幢幢。缺胳膊的、少条腿的,也有的半拖着那流了一地的内脏。 至此,我才完全明白,打从一开始,就不该让胖子玩这“犀照”。 在古代,温峤在牛渚矶所看到的,想必也是非常壮观,不亚于此。 而现代,我自以为聪明,点燃犀牛角粉后放在水中,误以为可以过滤掉那些影响中枢神经传递物质的成分。 实际上,只要燃烧犀牛角粉,它不仅会将辟邪物质烧掉,还能驱动黑暗生物的意识,起到聚阴的效果,放于水中,也只是延缓时间罢了。 胖子点燃那玩意,已弱化了铜钱束魂的力量;婷婷出坑时,撞邪了:再加上破坏了铜钱的摆式……封印一旦解除,“碎魂玉”无法压制本身困住的怨魂,加上小张天外飞来的那一脚,砸了那坛子,怨气瞬间发泄出来。筱涵身子比较弱,自然就着了道。 当初施法作术的人可能也没料到,原本想要把自己的魂魄封入小七星中以加强“碎魂玉”的禁锢力量,但这逆天的法术反而让他永不超生,使自己也受到恶鬼的影响。这“双魂夺体”可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我叹了口气,附在筱涵身上的极有可能是“碎魂玉”里的那位老兄。 虽然未经过七七四十九天,但每过~天,那三魂七魄总会散一点儿,而婷婷身上的那位施术之人,可能由于反噬的关系,把自己搞成那副德性。 此时,已完全想通了的我环顾四周,唉,现在怎么办? “咳咳……”只见胖子被扔在地上,翻了一两圈后,半躺在我身旁。 其他人也都拥了过来。 我翻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筱涵的下眼皮,眼白中透出几股黑色之气,不时有人影浮现。 我松了手,稍微揉按她的人中。 “哇”地一声,筱涵吐了一地黑水,又腥又臭。那块含在嘴里的玉也滚到黑水中。 我赶紧用张黄纸符拾了出来,胡乱地包了包后,放到石台上。 “筱涵没事吧?” “怎么吐这些东西出来7怪可怕的。” “这是什么水啊?” “吐出来应该就没事了。只是,换我们有事了。”我指了指四周。 胖子叹了口气:“唉,死定了!” 其他人看到周围越来越多的游魂怨灵,有的索性闭上眼,有的则呆望着。 对我而言,附在婷婷身上的那只才是问题所在。解决了它,其他根本就是小菜一碟。重点是,要怎么解? 胖子又叹了口气。我大声嚷着,“用阳气!五雷印!” 胖子一听,先转身看看我,再举起他的手掌,迟疑了一下:“为什么不用你的?” “就属你说话最大声,一听就知道中气十足,阳气最多。” 其实我不是不能用,但刚才帮筱涵除掉她身上的东西已经费了我很多的气力。一个学艺不精的小子,凭着三脚猫的功夫,遇到“双魂夺体”的恶鬼怨魂,没把自己的命送上,算是万幸。 “这‘五雷印’怎么用啊?呼一口气在手掌上就行了吗?” “是啊,然后朝着对方的脸招呼过去就成了。距离越近,威力越大。” 小张说:“胖子!你就先试试嘛!” 我一听急忙阻止,只是话还没出口,胖子就朝着坑道另一头的黑压压的鬼影,一掌过去。 瞬间,身旁夹杂着凄厉的尖鸣与破风声。 最靠近胖子的一位老兄顿时消失得不见踪影。其他的鬼魂可能也感受到了,纷纷让出一条路。 “别乱用啊!这‘五雷印’下去,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我摇了摇头,“这些魂魄只是被‘犀照’吸引过来,无瓜无葛地你就对它们用这招,这有损阴德!” “小……小……婷婷不见了!”率先发现婷婷不见的是小张,“从水中也看不到她!” 的确,“犀照”内只有我们跟那群孤魂野鬼。 “她……她在我背后……”涨红着脸的胖子指着自己的脖子。 不知何时,婷婷已悄然地站在胖子后面,用那及地的长发绕着他的脖子。可能是觉得胖子对她的威胁最大,所以要先处理掉吧。 “这难道是……能力越大……责……责任越大……”胖子皱着那快要窒息的脸,“这一掌,老子……就……算……给你超渡的!” 刹时,胖子猛然一转身,彼此距离在十厘米内,一掌就往婷婷的额头拍过去。就这一下,婷婷眼一闭,整个身子瘫在地上,卷着胖子的头发也松了,取而代之的是原先那位长得狰狞无比的怨魂。 胖子的手还停在他脸上。再次见到这位老兄的真面目,胖子仍是害怕得抖个不停:“没效?不会吧?这一掌打得结实啊……” 话才说完,从这位老兄的身体内传来一声像是什么东西在水中爆炸的闷声,原本包着黄纸符的那块玉也传来同样的声音。那脸孔与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不一会儿工夫,只在地上留着些许黑色残末,慢慢地烟消云散了。 一群人连忙过去扶起婷婷。我探了一下她的鼻息与脉搏,微弱但平稳,应该是没事了。 “哈哈,总算把你送上西天了,有种就多来几只啊……”胖子已经得意忘形了。 小娟指着剩下的那些鬼影:“那……这些要怎么办?” “把‘犀照’弄熄就好了。” 小张脚一伸,把那个在水里的犀牛粉烟管踢了出去,踩了踩,火就灭了。 火灭的同时,那群鬼也开始骚动起来。 我点个火,把先前写好的殄文烧了,心中默念:“由于手边没有冥纸,待回去之后,必定送各位一笔过路财。” 一阵怪风吹了过去,把纸灰一卷,扬起半天高,然后缓缓地洒遍了废坑内每个地方。 纸灰落下的地方,鬼影随之消失不见。 到最后,只留下一群熟悉的鬼影。 “这不是刚跟我聊天的……戴帽子的那个人?”胖子指的是之前出坑遇到的那一伙人。 “你们怎么也进来了?这废坑果真如你们所说的古怪!”胖子说着,就要过去打招呼,连对方是鬼是人都分不清了…… 只见胖子前进一步,那群人就后退一步。我想,可能是害怕胖子手掌里的那道“五雷印”。 我连忙拉住胖子。 由于“犀照”已经熄灭,魂现不再,人鬼殊途。我快速地在黄纸上又写了几行殄文。才烧完,戴帽子的老兄手里就拿着纸,低着头看了看。 “剩余的犀牛粉烟管也都丢了吧,铜钱与那坛子都挖个洞埋了。”我回过头交代一下。 “大家弄好后就快点儿离开吧,还有,出坑之前不要回头。”其实,就算回头也没关系,我只是催促他们赶快离开。 一切都弄好后,胖子带头领着大家往外走,我断后。 手表的指针显示近3点了,恍如隔世般。 大家仍是小心翼翼地走着,只是脚步轻松多了。 在经过那群“人”的身旁时,那位戴帽子的老兄似乎动了动嘴角。 小娟小心地问:“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他说……谢谢?” 大伙都点了点头。 出了废坑后,一行人赶紧回到营地,简单地收拾一下,大家都躺平了。 不知,这会不会是个不眠之夜。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废坑魂现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