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善良多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3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34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我相信人性本善,但我觉得人性不可能永世常善。 看到王涛再一次一饮而尽,然后红着一双醉眼看向自己,林钊不由得心里一阵厌烦。 林钊不是个爱喝酒……

我相信人性本善,但我觉得人性不可能永世常善。 看到王涛再一次一饮而尽,然后红着一双醉眼看向自己,林钊不由得心里一阵厌烦。 林钊不是个爱喝酒的人,但在偶然被拉来的酒局上却被这个“新朋友”纠缠上,已经喝了好几杯。他的头开始一阵阵发晕,但王涛还不依不饶,仿佛满桌七八个人,他的眼睛里只有林钊。 “抱歉,我实在喝不下去了。”看着摇晃着空酒杯盯着自己的王涛那有些挑衅般的眼神,林钊终于忍不住把心里的厌烦表露出来,他语气不善地说完这句,就把刚刚和王涛碰过的酒杯放在了桌上。 在酒桌上,和别人碰了杯却在人家干了之后放下酒杯,是十分不礼貌的,林钊懂,但他没控制住自己。 王涛的脸果然立刻就拉长了,他把空酒杯重重地砸在桌上,含糊却强硬地问:“什么意思?不给面子是吗?” 酒桌上的其他人看出气氛不对,赶紧劝解,把林钊硬拉来这酒局的王靖北更是赶紧站起来打圆场,但所有人的劝解都敌不过酒精对王涛的煽动。他激动地推开众人,顺手抓起一只酒瓶,居然隔着桌子朝林钊砸了过去。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了。 林钊也非常意外,没想到王涛竟然会这么激动,他紧急闪避,但还是被酒瓶擦了一下,额头感到火辣辣一痛的同时,他听到了酒瓶子摔在自己身后墙上碎裂的声音。 “干什么?”林钊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干什么?不给我面子是吗?今天我就把你放倒在这儿!”王涛红着眼咬牙切齿地回答,就像林钊与他有杀父夺妻之恨一般。嘴里说着,竟然真的又抄起一只空酒瓶,站起来朝林钊逼了过去。 周围的人立刻拉住了王涛,但王涛疯了一般叫喊着挣扎着,似乎非要弄死林钊不可。 林钊愤怒,但也有些心慌了。他看得出,王涛似乎已经迷失心智了,如果给他挣扎出来,他是真的敢下杀手的。他一时有些恍惚。这时王靖北拉着他,匆匆离开了包房。 一直到离开酒店钻进出租车,林钊还有些发懵。他把怒气撒在了旁边的王靖北身上,质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拉来和王涛那种疯子一起喝酒,王靖北赔着笑安抚着他,却也对王涛的表现难以理解。 “他一直是个很温和的人,平时也不怎么喝酒的,今天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挠挠头,王靖北自言自语道。 两个人都不知道,此刻在酒店包房里,王涛已经突然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在地上,以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正在问众人自己做了什么,他脸上的杀气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掩饰的惊恐。 “说起来我以前也不认识他,他今天怎么好像专门针对我一样,就像我杀了他爹,简直有病!”林钊还是愤愤不平。 “是啊,今天他确实有些不正常。”王靖北附和着说,“明天……” 说到这里,他突然惊叫一声:“师傅,你怎么开车的?!”然后就在林钊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欺身探到前面两个座椅的中间,狠狠地拉起了手刹。 轮胎摩擦路面的声音刺耳地响起,此时林钊才看出他们乘坐的出租车已经偏离了行驶方向,正目标明确地向路边的广告牌柱子撞去。 “嘿嘿嘿……”出租司机阴森地笑了起来。 拥抱着第二天早上灿烂的阳光,回想起昨晚那似乎不真实的遭遇,林钊还觉得后背有些发冷。 因为王靖北的果断和敏捷,他、王靖北和出租司机三人都没有受伤。但当他们怒斥之后下了出租车,出租司机那持续不停的阴冷的笑,还是让他觉得自己是被人有预谋地带到鬼门关走了一遭。 来到自己的理发店门外,透过干净的玻璃门,林钊看到员工们已经忙碌起来,这么早,已经有三四位客人在做头发,这让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推门走进去,晚报户口是的回应说得好员工们的问候,林钊找了一张空椅子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叫住了正经过自己面前的理发师小秦,问:“程嫣今天没来吗?” 程嫣是他店里的女学徒,林钊进店后没有看到她。 “是呢,小嫣今天没来。”小秦回答。 “她有没有和你们谁打过招呼?” “没。”小秦摇摇头。 林钊没有再多问什么,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这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惊动了他。 “你好。” “你好,是小林吧?我是王涛。你没什么事儿吧?昨天我喝得太多了,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居然做出那么浑蛋的事。小林你可千万要原谅我,我真不是有意的。这样吧,今天您如果有空的话咱们坐坐,让我好好给你道个歉,真心对不起啊……”听筒里,传来了王涛喋喋不休的歉意。 林钊的心情又阴郁起来,耐着性子等王涛说完了,他才淡淡地说:“没什么,都是酒的问题。今天我有点儿忙,就不去打扰你了,以后联系。”还没待王涛再说什么,他已经挂了电话。 林钊的这一天是心不在焉的一天,有几次他想要拨打程嫣的电话,但最终没有打,后来让员工打了几次,但又都没有拨通。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林钊的店通常是晚上十点关门,他会让员工们先离开,自己简单巡视整理一下才走,今天亦然。而当他检查一遍关灯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店里此刻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林钊瞬间觉得身上一阵发冷,顺手按亮了一盏灯,灯光铺开,他没有看到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但一盏灯的能量稍微还是小了,并不足以照亮店里每一个角落,那些座椅、衣橱和洗发台的阴影里是否藏着一双眼睛,他还需要认真确定。 林钊提着一颗心,小心地走向店的深处,又按亮了其他灯。经过仔细检查,他确定店里确实并没有其他人在,但他提着的心并没有放下来,因为他强烈地感到,在这间除了自己没有旁人的店里,有一道熟悉的目光正直勾勾地注视着自己。 那感觉无比真切,让他不敢轻易相信是自己过敏。他的目光逡巡着,寻找着那无主目光的来源,当他看到架子上一排给学员用来练手的头模时,那种被注视感瞬间消失了。 难道那目光来自它们?林钊脑海里浮现出某一个头模本来一直斜视着自己,但当自己将要发现它时,它就迅速藏起了目光的画面。深吸一口气,他决定赶紧离开,但就在他的目光离开头模的一瞬,那种被注视感瞬间回归了。 “谁?”这一次,林钊终于在飞速把目光投向头模的同时忍不住脱口质问了。 头模没有回答他。它们安安静静地摆放着,各种夸张的发型让它们的脸显得阴晴不定,一双双圆溜溜木怔怔的眼睛集体看着不属于林钊的方向,刀割出来的嘴角弯出一个个略显讥诮的弧度。 绝对是头模有问题!林钊定定神,一步步向头模走了过去,就像走向一条仰起脖子的响尾蛇。当他走到头模近前,一个个仔细审视,他发现,其中一个头模的脸居然像极了今天没到店里来的程嫣。 怪不得那目光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那一定就是这个奇怪的头模的目光。可是这头模分明是一个真的头模,就算它诡异地长了一张平时没有被注意到的、酷似程嫣的脸,但又怎么能真的投射出感觉上属于程嫣的目光呢? 巨大的恐惧包裹了林钊,他不敢多想,也不敢停留了,转身赶紧向店外走去。在转身的一瞬,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再一次落到了他的身上,甚至,他好像还听到了一声窃窃的低笑。 “咯咯咯……”就像女版的,昨夜那发了疯的出租司机。 刚刚回到家,林钊就接到了小秦的电话,听着电话里小秦颤抖哭泣的声音,他整个人都僵了——电话里小秦告诉他,一天没露面的程嫣,被人杀死了。 小秦暗暗喜欢着程嫣,今天她突然没有到店里去,并且电话一直打不通,他很担心,下班后就直接去了程嫣租住的小屋。结果当他敲门而入时,却看到了倒在沙发上、浑身鲜血凝固、已经没了脑袋的程嫣的尸体。 林钊并没有这么快就忘记自己离开店之前那诡异的感觉,当时他发现有一个头模酷似程嫣,甚至连目光都像。现在,程嫣死了,并失去了头颅…… 难道店里那个头模就是程嫣丢失的脑袋? 林钊不敢想象,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想起了一个问题。 “你说你是敲门进去的,既然程嫣死了,那么是谁给你开的门?” 也许是骤然见到程嫣的尸体,吓得完全忘记了其他,小秦显然还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经林钊提醒,他在电话那边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对啊,是谁给我开的门?” “小秦,赶紧离开那儿!”仿佛有巨大的危险气息以通讯信号为渠道,从小秦那里穿越到了林钊这里,林钊脱口而出。 “可是……小嫣怎么办?我还没有报警。”小秦的声音清晰地暴露了他的恐惧,但他还不忍心扔下心爱女孩儿的尸体。 “别管那么多了,赶紧离开,然后报警!”林钊焦急地喊道。 他喊得足够大声,以至于在听筒里甚至听到了回音,那回音还没有消失,那端的小秦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通话骤然断掉了。 “小秦?小秦!”林钊焦急地继续喊叫,但回应他的已经只有空洞的忙音。 林钊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空气中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脖颈,让他几乎窒息。从昨夜到此时密集经历的诡异场景迅速地涌入他的脑海,搅动出一圈圈让人头晕的旋涡。 努力平静了一下,林钊哆里哆嗦地拨通了110。 为了配合警方调查,林钊一夜未睡。其实即使没有被叫到公安局询问,他也不可能睡着。 程嫣确实死了,死亡现场没有任何除了小秦之外第三者的痕迹,她的头颅却不翼而飞。小秦也死了,死于窒息,导致他窒息的,是塞满了他口鼻的头发。 林钊老老实实对警察说了自己所了解的,但警察显然并不相信他说的,他很理解,如果他不是他,他也不会相信他说的话。 从警察局出来时,太阳已经很高。林钊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店里,只是给店员打了个招呼,便直接去了医院。 在他躺在病床上打点滴的时候,王靖北来了。 王靖北去店里找过他,得知他来了医院,就直接追来了。他之所以要找林钊,是受了王涛的委托。 那晚抽风似的冒犯了林钊,王涛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打电话邀约林钊意图赔罪,被林钊冷淡拒绝了,他便求到了王靖北。碍于他的诚意,王靖北只好替他出头。 “算了,那件事我也没放在心里,你看我身体也不舒服,你和他解释一下,就说我真的没怪他,饭局就不必了。”听了王靖北的来意,林钊无精打采地说。 王靖北并没有过多纠缠,他沉默了一会儿,转了话题。 “小钊,我说一件事,你不要介意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好像撞了什么邪物?” “什么?”王靖北的这一问,让林钊很意外。 “你看,王涛那个人平时真的很稳当的,那天对你那样,绝对不正常,感觉根本不像他,倒像是那一刻有什么人借了他的身体。紧接着又是那出租司机,你看他当时的样子,就像豁出自己的命也要拉着咱们去死一样。咱们和他不认不识的,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我觉得,也许是有什么东西借用他们的身体在针对你。”王靖北面色凝重地说。 他的话立刻刺进了林钊的心,其实他也已经开始这样怀疑,而且比王靖北更强烈,因为他还经历了王靖北所不知道的,小秦和程嫣的死亡。 他的心绪有些乱,便顺着王靖北的话问:“你觉得我可能是撞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和王涛坐一坐,问问他那天那时候的感觉,也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王靖北说。 林钊皱了皱眉,思考片刻,他说:“也许,你说得对。” 中午,打完点滴的林钊跟着王靖北,再一次和王涛坐到了一起。 短短两天不见,王涛似乎变了一个人,那天的他过分热情活跃,今天却显得很沉闷。林钊想,也许今天这样才是正常的他。 因为有心事,简单地交谈几句之后,林钊很快把话题引到了自己想了解的事情上面。 他清了清嗓子:“王涛,那个……那天你……那时候,或者之后,有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啊?” 王涛立刻回答:“你不问我也想说呢,那天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发了疯,就好像我身体里有另一个人支配着我一样!而且……” 他忽然欲言又止。林钊和王靖北赶紧一起追问:“而且怎么样?” “而且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当时你离开之后,我跟着你走了。”王涛面露惊恐地说:“我当然没跟你走,但我就是感觉有个‘我’离开我跟着你走了,而且不怀好意。” 恐惧的气氛因为他的话在饭店包房里扩散开,三个人面面相觑,都沉默了。 饭局在一种令人异常难受的氛围中艰难地结束之后,林钊拉着王靖北一起回到了自己家。 林钊陷入了远较之前更深的恐惧,因为王涛的话几乎坐实了他和王靖北的猜测。他深切地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正在觊觎自己的生命。 王靖北算是值得他信赖的朋友,他决定把自己经历的都告诉他,寻求他的帮助。 得知林钊店里出现一个疑似会在背后看人的、酷似程嫣的头模,及程嫣和小秦的诡异死亡,王靖北的脸都绿了。 “我想,那个程嫣和小秦的死,和你的事肯定不会只是巧合。”王靖北冷静片刻,猜想着说:“如果把你们两方的事结合起来推测,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东西同时盯上了你们两个,只是程嫣比较弱,就先被杀死了?如果是那样,也许我们找到你和程嫣之间相同的地方,就可以找到避开那个东西的方法。” 一语惊醒梦中人,林钊几乎立刻认同了王靖北的猜想:“对,肯定就是这样!” “可是现在程嫣的尸体既然已经落到警察手里,我们也没有办法找到你们相同的地方了。”王靖北皱着眉说。 林钊刚刚提起来的一口气又泄了,显然,王靖北说的正是关键。 “你也别灰心,你好好想想,也许不是你们本身有什么相同之处,而是你们共同经历了什么事呢?”看到林钊有些萎靡,王靖北安慰他说。 但他说的的确也是另外一种可能,林钊点点头,开始努力回想。 程嫣到他的店里才一个多月,挺乖巧的一个小女孩儿,聪明勤快,林钊挺喜欢她的,所以很多时候也刻意地帮她制造学习的机会。但林钊本身并不是理发师,所以需要他和程嫣同做一件事的情况几乎没有。 林钊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慢慢梳理程嫣到店里来的每一天的每一件事,终于,真的给他想到了唯一一件,他和程嫣共同做过的事。 林钊自己有车,但他通常不开。那天是他极少开车到店里去的一天,之所以开车,是因为天气预报说那天晚间可能有雨。 晚上下班的时候,果然开始下雨。林钊在员工们都离开之后,开车要走,却看到程嫣一个人躲在店外不远的公交站牌下避雨,他便把车开了过去。原来程嫣是因为舍不得打车钱,在等公交车。林钊便让程嫣上了自己的车,打算把她送回家去。开车走了不远,他们便遇到了一起车祸。 也许是因为下雨路滑,一辆小轿车撞到了路边护栏上,天色已晚,又是雨夜,过往的车辆不多,还没有人发现这起车祸。林钊和程嫣便赶紧把车开过去,从那小轿车里面救出了一个年轻人,将他送到了医院。 “好像也只有这件事了。”对王靖北讲述完事件事情的经过,林钊说。 王靖北却显得有些兴奋:“依我看,恐怕正是这件事引起了这些事!” “哦?” “我是这样想的,”王靖北说,“也许,现在跟着你的邪物,本来是要害死那天出车祸的年轻人的,但你和程嫣却救了他,也就破坏了邪物的计划,所以它要报复你们,就跟上了你,也跟上了程嫣。或许因为你是男的,阳气比较重,它几次都没有得手,而程嫣却因为是个小女生,所以先你一步被害死了!至于小秦,就算是撞上了那个邪物杀死程嫣的现场,所以被顺便杀死的倒霉鬼吧。” 林钊不得不承认,王靖北作为局外人,确实脑子要比自己清明得多,他说的每一个猜想,基本都触动了自己的心。 “如果是这样……我该怎么办?”于是他问。 王靖北沉默了片刻,神情变得有些阴冷:“如果真的是我猜想的这样,恐怕你只有去替邪物杀死它原本想害死的那个年轻人,才能摆脱它的纠缠。” “什么?!”林钊瞬间瞪大了眼睛。 王靖北的建议把林钊推到了一个死角,他无法立刻接受王靖北的建议,以杀死别人的手段来换得自己的安全。看出他眼中的犹豫,王靖北起身离开了。 王靖北离开后,林钊一个人陷在了沙发里。他抱着脑袋苦思冥想,试图找到解释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的其他可能,可是也许是因为王靖北的猜想先入为主,所以他再也想不到其他可能,反倒越想越觉得王靖北说的就是真相。 难道为了活命,自己真的要去杀人?林钊自问。他下不了狠心,他不是那样的人,但他也实在不想像小秦和程嫣一样,那么凄惨地死亡。 “哗啦,哗啦,哗啦……” 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在他的房间里响了起来。 林钊悚然一惊,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仔细听听,那声音真切地存在,是从洗手间传来的。林钊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定定神,然后轻轻地,慢慢地,向洗手间摸了过去。 “哗啦,哗啦,哗啦……” 林钊越靠近洗手间,那声音就越大,当他的手伸向洗手间的门把手时,声音陡然停止了。 “咯咯咯……” 紧接着,窃窃的笑声在林钊的身后响了起来。 “谁?”林钊脱口而出,猛然转身。他没有看到任何人,但却看到卧室的门轻微地动了一下。 “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林钊的声音都哑了,他使劲儿握着水果刀,红着眼睛盯着卧室门口问。 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房间里的静默,就像是对他无声的嘲笑。 “我知道你在!”林钊在恐惧中愤怒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你杀死了程嫣和小秦吗?你也要杀死我吗?为什么?到底是不是因为我们救了出车祸的那个年轻人?!” 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如此气氛下,骤然而起的手机铃声吓得林钊差点儿昏厥。双手颤抖不停,林钊费了好大劲儿才从裤袋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的是王靖北的声音,他的声音仿佛比此刻的林钊还要恐惧:“林钊,我完了!那东西……那东西……啊!” 一声惨叫后,王靖北短暂的来电被切断了,听着令人发冷的忙音,林钊无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一夜打来电话的小秦。 王靖北失踪了,电话打不通,任何方式都联系不上,问他家里人,也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其实林钊在试图联系王靖北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不用说,王靖北也已经被那个东西害死了。 那东西为什么要害死王靖北,是因为他猜中了它的意图吗?林钊不知道,但他却如此认为。 现在自己该怎么办?林钊再一次自问。昨晚王靖北的电话断掉之后,他仓皇地逃离了自己的家,好在潜伏在他家里的东西并没有到深夜的街头追杀他,让他又多活了一夜。 但是既然被盯上了,自己到底又能侥幸多活几天呢? 现在,被逼上绝路的林钊脑子里已经只剩下了王靖北的那个建议,尽管他不想,但那似乎已经成了他眼前可以尝试的唯一一条路。 恐惧终究战胜了道德,林钊悲哀地拿出手机,找到了那个出车祸的年轻人留给他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年轻人很感激他,很痛快地答应了他“见一面”的要求,甚至没有问为什么。 一小时后,年轻人坐进了林钊的车子。林钊用想好的借口敷衍着他,开着车慢慢离开了城市。 直到来到荒郊的林钊突然停了车,那个年轻人才发觉有些异样了。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心里会是何等凶险的打算,还是跟着林钊下了车,一起走进了一座废弃的烂尾小楼。 半小时后,林钊一个人从烂尾楼里慌张地跑了出来,此时,他的外套已经沾染上刺目的鲜血。 林钊匆忙地跑到自己的车子边钻了进去,开车直奔城中。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实在缺少经验,甚至没有提前准备任何处理尸体的东西,现在他急需要赶回城里去寻找一些。 他的时间不多,因为即使是在荒郊的烂尾楼,他也不敢保证很长时间不会有人发现那年轻人的尸体,所以他的车开得飞快。 很快林钊就看见了城市的影子,但这时他的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不是因为他的操作,车子是自己停下来的。 林钊头皮一麻,出了一身冷汗。 “咯咯咯……”后座上突然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林钊不敢回头,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了程嫣。 程嫣笑嘻嘻坐在后座上,并没有少了脑袋。 “程嫣,你……你不是死了吗?”林钊颤声问道。 “是的,我死了,不死怎么能找上你呢?”程嫣嬉笑着回答。 林钊终于知道了所有一切的根源,他万万没想到一切的根源竟是程嫣。他一向以为自己也算是个好人,却不知道自己也曾做过恶事。 两年前,林钊刚刚到这个城市创业,为了拿下一个好地段的店面,他挤走了原本租着他现在店面的一家小餐馆。这是生意上的事,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但他不知道,被他挤走的那一对开餐馆的夫妻之所以拿不出高于他的租金,是因为他们的女儿病重在床,已经耗光了他们的钱。 由于林钊的介入,那对夫妻失去了经济来源,更加无力负担女儿的治疗费用,年轻的女孩儿就那么离开了。 女孩儿带着一口怨气死去,那怨气就落到了林钊的身上。两年后,她找到一副躯体回来了,来到了林钊的店里。原本借尸还魂的女孩儿是要直接杀死林钊的,但就在她要下手的那个雨夜,林钊救了一个人,因而身上多了一股正气,护住他,使女孩儿无法直接杀死他了。 女孩儿借用的躯体并不能维持太久,没办法,她只好割掉自己躯体的头,离魂出来迷惑接触林钊的人,想用他们的手杀死林钊,但依旧不成功,反倒意外被对自己很好的小秦发现自己无头尸体的异样,不得已杀死了小秦。无奈,女孩儿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她迷惑了王靖北,通过王靖北误导林钊,终于使得林钊做了杀人恶事,破坏掉了那股正气对他的保护,现在她终于可以下手杀死林钊了。 听了程嫣的话,林钊的心沉到了冰冷的湖底。 “如果你坚持住良心,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的我,还真的是拿你没办法啊。”“程嫣”冷笑着说。 林钊没说话,他的喉咙发出“咕咕”的声音,因为“程嫣”冰冷的手已经扼住了他的脖子。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你能善良多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