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预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4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5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预言初现 停电了。 寝室里嘘声一片。 短暂的呆愣之后,大家不得不从PK场、QQ或BBS退回到现实。 最郁闷的是苏默,他的鼠标刚刚正在一大串好友名单上依……

预言初现 停电了。 寝室里嘘声一片。 短暂的呆愣之后,大家不得不从PK场、QQ或BBS退回到现实。 最郁闷的是苏默,他的鼠标刚刚正在一大串好友名单上依次划过。 通过别人的QQ签名来揣摩对方的心理,一向是苏默的大爱。 直到躺在床上,苏默还是不甘心,对黑暗中的大家说:“你们把自己今天的QQ签名告诉我,让我猜猜你们在想些什么吧?” 老大随口道:“看老子不整死你。” 哥几个哄堂大笑,谁不知道老大玩网游快走火入魔了,见了谁都要PK。 老二叶辉接口道:“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切——”大家纷纷在黑暗中竖起中指。 叶辉好不容易才追到了校花,整日美得连做梦都要笑出声来。 这个签名,也没推敲的必要。 苏默是老三,他叹了口气。 轮到老四张凯悦了,他可能快睡着了,声音含混不清地说:“12、3、27、1。” 苏默愣了愣,这可有点儿难度。 苏默朝着张凯悦的方向转了转头,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 静谧的夜,停电的夜,大家纷纷坠入梦乡。 四个人的寝室中,苏默一直大睁着双眼望向屋顶,仿佛想要洞穿一切。 夜幕的掩盖下,很多事情的发生,让人无从知晓,难以预料。 有人死了 第二天一早,学校里就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疯传着一个消息:实验楼里死了个年轻男人。 不是老师,不是同学,不是校工,没人认识他。 而且死相极其难看,据说,那个人死得特别“不真实”,因为太惨烈了,像是被凌迟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一丝丝的肉条像流苏般胡乱耷拉着。 他,怎么会死在那里? 苏默第一时间登录了QQ,发现张凯悦的签名已经改成了“505、308、3”。 苏默心情浮躁,莫非张凯悦知道些什么? 张凯悦昨天签名里的那串数字还牢牢地刻在苏默的脑海里,12、3、27、1。 据知情人透露,那个年轻男人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午夜12点左右。 而3号教学楼,便是实验楼。 发现尸体的房间,是27教室。 死亡人数,1人。 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巧合? 张凯悦眉头紧锁地回来了。 他这个人,一向沉默寡言,却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是个简单的人。 他一回来就开始拽过背包,往里塞东西。 苏默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张凯悦的胳膊,示意他出去说话。 张凯悦惊讶地瞅了他一眼,又看看老大的背影。 老大正戴着耳机,喊打喊杀。 苏默拉着张凯悦来到天台,才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张凯悦茫然地望着他,摇摇头。 苏默干脆开门见山:“昨天你签名里的那串数字代表什么?怎么会跟命案那么吻合?” 张凯悦显然有些吃惊,不过很快恢复了常态:“那是我胡乱写的,你别多心。” 苏默微笑着说:“是吗?好吧,大预言家。你今天的签名,大概是个警告吧?不然你匆匆忙忙收拾东西要去哪里?” 张凯悦慌忙捂住苏默的嘴,四下看了看:“你可不要乱说,小心被人听到。总之,信哥们儿一句,想保命,还是避一阵子吧。” 苏默望着张凯悦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不知道,另一件命案,此刻正悄然酝酿。 离奇坠楼 入夜,苏默躺在床上假寐,脑子里却乱成一锅浆糊。 苏默有些不安,如果张凯悦的预言是真的,那么“505、308、3”的含义已被他猜出端倪,现在只需静等证实。 门,嗵地一下被撞开了,隔壁寝室的一个男生惊慌失措地嚷道:“不好了,你们屋有人从天台跳下去了,快去看看吧。” 苏默腾地跳起来,随着男生往楼下奔。 该来的,难道真的未了? 楼下已围了一群人,大家的脸上,除了恐惧和惊慌,更多的是兴奋与好奇。 以诡异的姿势躺在地上的叶辉,大睁着空洞的双眼,身下的血染红了一大片地。他的四肢抽搐着,似乎不甘心地还想站起来,但很快,便悄无声息了。 那血,不是鲜红,而是暗黑。 苏默不忍再看,别过脸去。 叶辉的校花女友尹婷婷,此刻正从人群中悄然隐退。 苏默冲过去拽住她,咆哮地问:“你们今晚不是应该在一起的吗?” 尹婷婷冷漠地甩开他的手 “他是个疯子,偏要拉我到天台,说有个好东西要给我看。我说不去,他竟撇下我一个人冲上去了。你说,这不是活该是什么?” 苏默仰头望向天台,从天台到地面的距离,便是人心与人心间的距离,前一秒还浓情蜜意,后一秒却阴阳两隔,不见伤心。 老大姗姗来迟,上气不接下气地嚷着:“怎么搞的?谁干的?敢动我兄弟?” 老大就是老大,即使在现实中,也有虚拟世界中的霸气。 苏默突然感到孤独无依,张凯悦离开前说的那句话萦绕耳边:“想保命,还是避一阵儿吧。” 避?到哪儿避?如果命中注定,逃到哪儿,不都是一个结局吗?逃得了一时,能逃得了一世吗? 不过,苏默倒真心希望张凯悦能够逃得掉。 如果他的QQ签名真的是预言的话。 这件事,越来越诡异,诡异得不那么真实。 六指血印 505、308、3。 SOS,308寝室的3个人。 苏默他们的寝室是308。 苏默突然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了解他的室友们。 老大酷爱网游,节假日从不见他回家,总是泡在寝室里打怪升级。 张凯悦虽然看上去是个容易相处的单纯的人,但是内向的人总会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吧。况且,张凯悦没什么朋友,也不爱看书,如果他真有预知能力,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苏默登陆QQ找到张凯悦灰色的头像。 他的签名已改成了“88、308”。 难道张凯悦也难逃不测? 夜深了,苏默依然睡不着。 寝室里黑着灯,老大破天荒地没打游戏,戴着耳机不知道在听些什么。 苏默的床位正对着窗户,窗外树影婆娑,影影绰绰。 起风了。 手机在枕边震动,他看了一眼,立马坐起身来。 是张凯悦发来的,他说,哥们儿,保重。 苏默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拾眼的时候,看到窗外闪过一张脸。 那是张凯悦的脸,灰败、毫无血色。 这里是3楼。 苏默定在那里,不知所措。 这时,老大突然一把摘掉耳机,手舞足蹈。同时,老大的手机响了,他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他摁掉电话,看了看苏默,便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苏默一个人。 那个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 为什么老大变了脸色? 大半夜的,老大去了哪里? 苏默披衣下床,看了看窗外。 树影摇曳,并没有什么张凯悦的脸。 苏默想,也许是自己最近常常睡不好觉,眼花了吧。 突然,他看到了留在窗户上的一个血手印。 那是右手的手印。 六个手指印。 张凯悦是六指。 老大的电脑还没来得及关,看来当时他正在浏览网页。 苏默动了一下鼠标,黑屏了。 他心乱如麻。他只来得及看到几个字——末日预言。 全都要死 老大这一走,就没再回来。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一个人的寝室,苏默坐立难安。 张凯悦生死未卜,头像一直都是灰色。 签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14、308、all”。 苏默看着那个“all,突然打了个寒颤。 他试着搜索“末日预言”,有很多条信息,大都是说2012的,还有的说,这是电影的名字。 他不信2012,他觉得张凯悦他们也不信。 门开了,苏默又惊又喜地望着来人,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幻觉。 张凯悦回来了。 “你…你没死?”苏默自觉失言,又补了一句,“你没事?” 张凯悦大笑着拥抱了苏默:“没事,我只不过回了趟家,现在不是好好的?一切都过去了。” 苏默半信半疑:“都过去了?可那天我看到你的脸从窗前一闪而过,还有那个血手印,是怎么回事?老大去哪儿了?叶辉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凯悦挥手制止了苏默连珠炮似的发问,爽朗地说:“走,先吃饭。” 二人随便选了一家串店,点了啤酒和烤串。 “这几天你去哪儿了?”苏默沉着地问了第一个问题。 其实他更想知道,“14、308、all”和“一切都过去了”到底哪个更接近真相。 张凯悦喝了一大口啤酒,笑着说:“你不是总说自己是推理专家吗?” 苏默愣了愣,其实从刚才起,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先不说为什么张凯悦会突然安然无恙地回来;回来后,他的性情似乎大变,原来不苟言笑的他,现在笑容满面,说话也爽朗了许多;还有,张凯悦从未不喝酒。 眼前的张凯悦,还是以前的那个张凯悦吗? 苏默疑惑地在心里划了个问号。 还魂索命 “你最近在签名里不是预言308寝室的所有人都要死吗?你和我会不会有事?老大呢?”苏默问。 张凯悦想了想,说:“前几天我心头狂跳,脑袋里有个声音在反复对我说着几个数字。说得我烦了,我便随便在QQ签名上记录下来,谁知这么做之后声音便消失了。当时我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直到出了事,我才发觉不对劲。” 张凯悦喝了口酒,继续说:“那个声音每天定时出现,但上次,时间到了的时候我正巧在校外,声音没有出现。我就想,或许我离开学校就听不到那个恼人的声音了。我不想做它的传声筒和傀儡,更不想被谁左右命运,所以离开学校避避。” 苏默问:“那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今天早上我在家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所以干脆回来了。”张凯悦又灌下一大口酒。 苏默盯着张凯悦的右手看了看,暗暗吃惊。 “老大在研究什么末日预言,会不会和这个有关?”苏默突然说。 张凯悦不置可否。 苏默问:“为什么你能听到预言呢?” “咱不说了,还是喝酒吧。”张凯悦爽朗地说。 二人喝到东倒西歪才勉强相互搀扶着回到寝室。 屋内有微弱的光线。 “老大。”二人异口同声。 老大回来了。 他正背对着门,在他的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听到声音,老大静静地转过头,嘿嘿地笑着说 “我们四个又能聚在一起了。” 显示器发出荧荧的光,照在老大的脑袋上。 他的脸被挤压得变了形,眼球耷拉在眼眶外,一说话,嘴里便淅淅沥沥流出一些粘稠物,散发出一股恶臭。 苏默和张凯悦瘫坐在地上。 门,在二人身后缓缓关闭。 咔嚓,咔嚓。 苏默觉得自己的脖子很沉,但不用回头,他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逼近。 叶辉全身的骨架本来都被摔散架了,此刻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扭曲着肢体一步步向二人走来。 张凯悦早已吓得尿湿了裤子,胡乱挥舞着双手求饶:“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传话的,千万不要找我索命啊。” GAME OVER “你不是张凯悦。”苏默突然说,“你的右手出卖了你。” 张凯悦疑惑地伸出右手。 那是一只正常的右手。 “我不是张凯悦,难道你是?”张凯悦酒醒了不少,自己扶着墙站了起来。 苏默头疼得厉害,坐在地上。 老大和叶辉,到底是人是鬼? 叶辉的死,众人皆知:难道老大也遭遇不测? 惟一可以信任的张凯悦,虽然是人,但却不是原来那个,是敌是友,难以分辨。 苏默头疼欲裂,眼前的几个影子飞速旋转、重合,最后汇集成了一个。 他不由闭上了眼睛。 “起来,快起来。”这是张凯悦的声音。 苏默突然觉得有一股力量把自己从半梦半醒之间拽了出来,他一下子睁开了眼。 一把裁纸刀抵在他的脖子上,微凉,阵痛。 张凯悦右手勒住苏默的脖子。 老大和叶辉停在了原地,面面相觑。 “谁敢过来,我就弄死他。”张凯悦说。 苏默苦笑了一下,看来除了自己外惟一的一个大活人也信不过。 老大和叶辉又往前走了一步。 “站住,别过来。” 苏默感到一股凉意从脖子上传未。 他突然想到了电影里的僵尸。 被僵尸啃了脖子的人,也会变成僵尸。 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跟老大和叶辉一样,死得很难看。 只不过,张凯悦为什么要威胁两只鬼呢?鬼到底吃不吃这一套呢? 出乎意料的是,老大和叶辉停住了脚步,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苏默感到眼前发黑,自己也许过不了今天这关了。 不过还是要拼一下。 在张凯悦和老大、叶辉对峙的时候,苏默狠狠用手肘撞了张凯悦一下。 张凯悦“哎哟”一声,疼得弯下了腰,手里的裁纸刀刷地一送,擦过了苏默的肩膀,疼痛瞬间袭来。 不过,早知道张凯悦如此不堪一击,就早点儿下手了。 可是面对两只鬼和一个坏人,要怎么办呢? 这时,老大、叶辉和张凯悦团团围住了苏默。 苏默想,这下完了。 只听他们三人异口同声:“GAME OVER。” 真相大白 苏默闭上眼睛,身上却吃了几拳。 “你小子,这么不配合。这场戏要是让你主演,非演砸了不可。”老大说。 苏默睁开眼睛,张凯悦正递给老大和叶辉一人一条毛巾。 老大整了整乱蓬蓬的头发,然后用力一抹脸,血肉模糊的一团东西便握在了手中:“哈哈,这个人皮面具很逼真吧?” 叶辉则从衣服里拽出一个金属架子,是用几个衣架捆绑的,上面还系着一些金属玩意儿: “做这个道具真花了我不少工夫啊,穿着它更是累人,不过好在效果不错,值了。” 他摆弄了一下那个金属架子,它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很像骨骼错位的声音,刺耳得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张凯悦给了苏默一记爆栗,笑着道:“哈哈,酒还没醒啊?” 苏默有点儿蒙,难道这真是一场噩梦?噩梦的结局还很无厘头? “看来你小子还没搞清状况。你忘了吗?恐怖片《末日预言》剧组到咱们学校挑演员,特意组织了这期活动,叫‘恐怖真人秀’。哪个团体排演得最恐怖、最逼真,就能有机会参与电影的拍摄。” 张凯悦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对啦,苏默这小子那几天请假了,没在学校,恐怕他是真不知道这个事儿。” 苏默呆呆地说 “我的确请了几天假。不过,你到底是不是张凯悦?” “哈哈,我是张凯悦的弟弟。那天我哥给我发短信,说他把脚给崴了,要回家歇几天,让我替他来演戏。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呢?哈哈……” 叶辉见人冷落了他,凑上来道:“我装作坠楼死亡时摆的那个pose是不是也很逼真啊?” 老大捶了他一拳道:“得了吧,你‘死’得也太夸张了。我赶下楼的时候都快崩溃了。要不是剧情需要,没准我真会笑喷。” 并非结束 苏默忽然想到一件事,试探着问:“那天的停电和实验楼里死掉的那个人,也是剧情需要?” “对啊,演死人的那个,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他在暗地里悄悄观察咱们的表现呢。”叶辉说。 “其实这次咱们学校里好多团体都在演戏呢。现在啊,学校到处都是摄像头。没准现在咱们的对话还被人录下来了哦。”老大说。 苏默下意识地抬头张望,不知道寝室里到底有没有安摄像头? “对了,为什么这些日子我总是头疼?这该不是剧情需要了吧?”苏默的口气不善,大家都猜测是不是事前没跟他商量,他心生不满了。 “头疼是睡眠不足的表现,是不是你压力太大、思虑过多啊?”张凯悦的弟弟说。 苏默心头一震:“据我所知,把一些药物长期放在水里让人喝下,也会产生这种症状,甚至出现幻觉。” 联想到近日发生的事情,苏默真的不敢确定,这场闹剧到底是哥们儿间的玩笑,还是假戏真做的阴谋? 他虎视眈眈地扫视着另外三个人,表情严肃。 “谁?”听到门外有动静,老大手疾眼快地打开门。 一个黑影仓皇逃走。没看到长相。 门上贴着一张纸——凶手,拿命来。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背影好熟悉啊,好像是——”叶辉想了想,没往下说。 “这写的是什么意思啊?凶手?什么凶手?”老大摸着脑袋,大惑不解。 苏默皱着眉,半晌无语。 曲终人散 入夜,苏默独自上了实验楼。 他隐隐觉得今夜肯定会有事发生。 实验室里果然有动静。 苏默轻轻推开门,里头的场景一览无遗。 地上,躺着一个年轻男人,他的身上没有一块好皮,全身悬挂着丝丝缕缕的肉丝,仿佛刚被绞肉机大力绞过,血肉模糊。 那不正是几天前“假死”在这里的那个剧组人员吗? 他怎么又“死”了一次? 这次,是真死,还是假死? 他的身边,蹲着一个女生。 这时,女生缓缓回过头来。 夜色中,一个黑影飞速移动着步伐,踢开了夜的静谧。 “我这是怎么了?”苏默摇了摇头,刚才突然脑袋里轰地一下,然后一片空白。 他四下看了看,没有男人的尸体,也没有什么女生。 灯灭了。一片黑暗。 咔咔,灯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像撕裂夜幕的闪电,带给人晃眼的不适感。 闪光时,刚才已消失不见的男人尸体又出现了,就在离苏默不远处。 灯,闪烁了几下,终于还是灭了。 苏默轻轻呼出一口气,奋力地适应眼前的黑暗。 突然,一张惨白的挂满肉丝的脸出现在苏默眼前。 是刚才那个女生! 女生哀怨地发出吭吭的声音,像是在笑。 她的身材依然纤细、秀美,但脸蛋,却让人惨不忍睹。 “你为什么如此狠心?你明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却要把我推到叶辉的怀里。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苏默沉默良久,喃喃道:“你是尹婷婷?早就跟你说过,我不相信爱情。” “算了,”尹婷婷捂住脸,“说什么都晚了,我已经没脸见人了。” “婷婷,你的脸怎么了?”叶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尹婷婷哭出声来,那声音,真像有刀在割她:“我收到苏默的短信,约我到这个实验室来,然后被人敲晕了。我醒来后,发现被绑着,然后,一刀、一刀……”尹婷婷说不下去了。 尹婷婷是校花,追她的人自然很多,叶辉和张凯悦都是她的仰慕者。 张凯悦虽看上去单纯,但心机却比较深,尤其是,当他撞破了苏默利用尹婷婷盗取了叶辉的论文后,便开始偷偷给苏默下药。这样一来,他不但能间接获得叶辉的论文,同时,也让苏默和尹婷婷成不了。 那天,偷偷用苏默的手机发短信约尹婷婷上实验室的其实是张凯悦,他得知了叶辉要去扮死尸,而苏默又对尹婷婷不感兴趣,于是趁机表白。 没想到,尹婷婷一口回绝了他,让他很没面子。 于是,他趁机敲晕了尹婷婷,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叩馗罨怂牧场?br /> “他刮花了我的脸,我就刮花他的全身。”尹婷婷笑了,“还要谢谢老大,肯帮我报这个仇。” 原来,地上躺着的,哪里是什么剧组工作人员? 灯亮了,老大出现在门口,惨白着一张脸:“不用客气。反正一个都跑不了。” 大家讶异地看着他。 “既然都到齐了,省得我费事了。”老大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不一样,冰冷、残忍,像一条蛇,“隔壁医学院已经催了我好久了,他们解剖用的尸体总是不够。”老大说着,轻轻扬起了手里的手术刀。 大家想逃,发现四肢无力,站都站不起来。 “呵呵,别白费力气了,这个屋子已被我事先喷洒了让人浑身无力的药剂,估计你们已经吸入得过量了。哈哈,医学院那帮人,竟然还配出了这么好用的药。说吧,谁第一个来?”老大狞笑起来。 灯,咔地一声灭了。 “搞什么鬼?”老大嘟囔着。 这时,大家纷纷发出难以置信的尖叫。 “嚷什么嚷?”老大转过身,他发现,明明已经死透了的满身挂着碎肉条的尸体,正匍匐在地板上,一下一下,向自己爬过来。 他爬过的地面,延伸出一条长长的血迹;浑身上下的肉丝摇摇欲坠。 苍白的手,正缓缓、缓缓地够向老大的脚腕。 那是一只长着六个指头的右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末日预言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