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来洞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4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55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双份礼物 凌晨,林雨阳忙完作业,无意间瞥见了杜小娜桌子上的礼物。她的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微笑,幽怨地叹了口气后转身进了洗澡间。 上床之前,林……

双份礼物 凌晨,林雨阳忙完作业,无意间瞥见了杜小娜桌子上的礼物。她的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微笑,幽怨地叹了口气后转身进了洗澡间。 上床之前,林雨阳鬼使神差地拆开了杜小娜的礼物。随即,一个电吹风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杜小娜有一个让寝室里其他人都羡慕的好男友:崔瑾明。崔瑾明隔三差五地就会送杜小娜一些贴心的小礼物,围巾、杯子、保暖的手套……杜小娜全身从头到脚每一个部位他都会用不同的贴心礼物照顾周到。 单身的林雨阳摸了摸湿淋淋的头发,越发顾影自怜,最后拿起了杜小娜的电吹风。林雨阳感受着温暖的热风吹过发梢,就在她全身放松的时候,忽然听见电吹风里传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就像是指甲在抓挠金属。同时,电吹风吹出来的风骤然变得寒冷刺骨,一阵钻心的凉意直冲她的天灵盖。 林雨阳以为电吹风出了故障,拔掉插头,对着出风口看了看。然后,她赫然从黑漆漆的出风口里看到了一颗眼球。那颗眼球正死死地盯着林雨阳,与她对视着。 “啊——”林雨阳大叫一声,想扔掉电吹风,但却像着了魔障,浑身无法动弹。 “轰轰轰……”被拔掉插头的电吹风兀自启动,冰冷刺骨的寒风对着林雨阳直面吹来。不一会儿,寒风渐渐地变热,灼热如火舌般在林雨阳的脸上燎起了好几个水泡。 林雨阳在无法想象的痛苦中煎熬着。一团团黑漆漆、湿漉漉的头发从电吹风里源源不断地涌出,然后,一只苍白柔软的手臂伸出,在林雨阳的头顶轻轻地抚摸起来。她忽然感觉自己的头盖骨像初生婴儿的天灵盖一样,鼓鼓跳动…… 清晨,杜小娜和楚幽先后回到寝室,谁都没有发现林雨阳的异常。杜小娜脸色苍白,闷闷不乐,在楚幽的询问下,她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原来,她无意间发现了男友崔瑾明购买东西的发票和寄送物品的快递单。崔瑾明每次都会购买双份礼物,一份给林雨阳,另一份则给了一个叫乌小霜的女生。所以杜小娜怀疑,看似专情的崔瑾明对自己并不是一心一意的。 “你可以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去找乌小霜问个明白。”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林雨阳提醒道。 楚幽跟杜小娜关系亲近,看着无助的杜小娜,她安慰她说:“我陪你一起去找乌小霜。” 深陷泥潭的女人 楚幽和杜小娜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来到了郊区的一栋公寓前。要进入公寓,就得从门前一片近一米高的荒草间穿过,荒草下烂泥湿软,散发着恶臭。 这时,杜晓娜发现地上有许多光脚踩出的凌乱脚印。忽然,楚幽指着前面的一片荒草,哆嗦着说:“刚才我看到草丛里有十几双脚,都没有穿鞋,煞白煞白的。我只看见一双双光脚丫,脚踝以上什么都没有!” 杜小娜直冒冷汗:“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太瘆人了!” 二人慌忙地钻出荒草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眼前,居然是室友何莉然。 杜小娜和楚幽吃惊不已,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何莉然脸色煞白,面无表情地说:“跟我走,我带你们进去。” 何莉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冷美人,平时在外面租房,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没等杜小娜和楚幽回答,冷傲的何莉然语气里忽然多了一丝恳求:“你们一定要进公寓里看看,拜托了!” 杜小娜和楚幽不知道何莉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一向独来独往的她为什么要掺和这件事。疑惑重生的两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跟在了何莉然的身后。 高挑的何莉然穿着一件曳地的灰色大衣,衣服下摆遮住了她的双脚,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仿佛是在地上漂移。 沿着公寓后面一条隐蔽的小路,三人总算是走到了大门前,结果发现大门敞开着。何莉然忽然停住脚步,双眼通红,竟流出了两行血泪。 “哗哗哗……”身后的荒草起伏涌动,烂泥里突然伸出了一双双白嫩得像莲藕一样的手臂。不一会儿,六个妖艳、诡谲的女人钻了出来。六人皆肤若凝脂、红唇诱人,但她们的眼窝子和张开的嘴里却都塞满了泥巴。六个女人露出让人心悸的狰狞表情,朝何莉然匍匐而来。何莉然的灰色大衣被那些女人扯落,只见她脚踝下空落落的,没有脚掌。 楚幽和杜小娜吓得转身就要跑,却发现来时的小路上瞬间长满了野草。她们无路可逃,只好硬着头皮冲进了公寓。 余众 楚幽和杜小娜瘫软在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床发黄的棉被包裹着什么东西横放在客厅中央,方方正正地像一块长条的豆腐。它的周围点了一圈白蜡烛,蜡烛上的火苗跳动着,燃烧释放出一股腥臭的味道。 棉被里传来了一丝响声,里面有东西在往外拱,泛黄的棉被慢慢地松开,上面浸出斑驳的血迹。仔细一看,杜小娜发现那被套有着皮料的质感和纹路,却又比一般皮革细腻。 室温骤然下降,楚幽和杜小娜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揪着,浑身直哆嗦。 一个血糊糊的人影忽然挣脱出来,就地一滚,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站稳后怔怔地看了杜小娜和楚幽一眼,然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使劲儿地在棉被上划了几刀。被套被划破,里面居然滚出了一团团血糊糊的东西,有肠子,有肚子。那个男生又将那“被子”翻了过来,楚幽和杜小娜顿时心骇欲死——另一面居然是由几张狰狞、黑洞洞的眼窝子、嘴巴大张的人脸拼凑而成。 杜小娜和楚幽本能地大叫一声,调头就跑。慌乱中,两人竟然跑向了不同方向。杜小娜逃进一间空房间,躲在了满是灰尘的床底下。但没过多久,一张辨不清五官的脸探向床底,喘着粗气低声说:“你们跑什么跑,我又不是鬼!快跟我离开这里。” 杜小娜先是吓得直往后躲,但是很快发现,眼前的男生虽然满脸鲜血,脸上却没有一丝狰狞和煞气,并且在他靠近自己的时候,有一股暖意逼走了公寓里阴森的寒气。 “我叫余众,是一个阴阳师。这栋公寓前荒草地里的泥不是普通的泥巴,而是从积尸地里挖出来的死人泥。在绵延幽长的黄河河道中,浮尸被冲到河床位置较高的积尸地,年复一年,浮尸层层堆积,有的河道改道,积尸地便裸露在外。积尸地外边结了一层硬壳,里面就是骨肉烂去后化成的死人泥,不用想就知道阴气和邪气有多重。更可怕的是,这死人泥里还有七具被断掉脚掌的女尸,身陷泥淖,永远出不了荒草下的方寸之地。从面相上推测,这七具女尸生前都有一个共同点:貌美却生性薄凉,有一股莫名的气场,命中注定无夫无子。而公寓大厅中央的裹尸被则是一个陷阱,我以为里面有什么东西,掀开一探究竟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背后击晕。一旦被裹尸被包裹,身体就会被它融合,我费了很大劲儿才用道术脱了身。” 脑婴 原来,余众是遭人暗算后被包进裹尸被中的。那么,这栋公寓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杜小娜眉头皱了起来:“我朋友不知跑哪儿去了,我得先找到她。” 杜小娜和余众在公寓内找了一遍,可楚幽就像是人间蒸发般不见了踪影。得知杜小娜来这里的目的后,余众忧心忡忡地说:“现在天色已晚,我先送你回学校吧。” 没曾想在回去的路上,杜小娜看见了崔瑾明和楚幽:二人鬼鬼祟祟地进了一家小旅馆。余众见杜小娜表情异常,猜测道:“那个男生就是你的男朋友?” 杜小娜木然地点了点头。余众拉着杜小娜进入旅馆,边走边说:“楚幽的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气息,她很可能已经遇害了。” 杜小娜听完顿时双目圆瞪。余众不动声色,小声道:“别出声,跟过去看看。” 小旅馆由民房改造,里面有许多小房间,二人经过其中一间的门前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冲鼻孔。房门没有上锁,余众来不及多想,直接推开了门。眼前的一幕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杜小娜更是失声叫了出来。 崔瑾明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楚幽则双手撑地,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倒立姿势。她的天灵盖上有一个血窟窿,血块儿凝结成了黑色,一团软乎乎的东西正缓慢地从血窟窿里往外蠕动,地上全是血水。 一声沉闷的落地声,楚幽的脑子里掉出了一样东西。随后她双手一软,两眼一翻,直直地倒了下去。 余众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上前试了试楚幽的鼻息,然后摇头叹息:“已经死去多时了。” 二人再看地上的东西,浑身顿时战栗不止。 那分明是人的脑组织,灰蒙蒙的一团,沟壑纵横。但它的形状却非常怪异,仔细一看,竟隐隐约约地呈现出一个蜷缩着的婴儿形状。“婴儿”纤细的手脚微微地颤动几下后便不再动弹,让人感到诡异、恐怖。 余众脸色煞白,看了看楚幽的尸体,又看了看地上的“怪婴”,最后将目光转向昏迷的崔瑾明,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阴阳两轮 在杜小娜的追问下,余众沉声说道:“人类怀胎十月,鬼则怀胎两轮,一轮阴,一轮阳。阴轮是在鬼母体内,阳轮则在阳间活人的大脑中,最初以人脑为形,慢慢地侵占人体,最后完全取代阳间母体。” 杜小娜插嘴道:“你的意思是,楚幽脑袋里孕育的是鬼胎?” 余众点了点头:“怨鬼借活人重生,这种重生方式与一般的亡魂投胎不同,重生者能保留前世记忆,但是成功几率很低,不仅要有鬼母孕养,还要有合适的阳间母体。人类的一个子宫能孕育出多胞胎,而鬼则不太一样。一个鬼胎能同时寄生在多个鬼母体内,另外,鬼母生前必须是命中无夫无子的女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排斥鬼胎。不管是人还是鬼,性格不同则气场不同,鬼胎的气场与母体的气场越相似则越相融,受孕母体越多则鬼胎存活几率越大,虽然鬼母可以有多个,但阳间母体却只能有一个。” 杜小娜豁然开朗:“我明白了,你曾说积尸地里的无脚鬼生前命格注定无夫无子,她们是被人害死后困在泥潭中,成了孕育鬼胎的母体。” 余众眼神逼人:“不仅如此,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阴谋,或许你们要找的乌小霜无足轻重,只是个虚构出来的人名,而你就是被选中的阳间母体。” 原来并非是自己无意间发现了崔瑾明的快递单,而是自己早就被盯上。杜小娜越想越心寒:难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崔瑾明? 余众看着楚幽的尸体,叹息道:“看来崔瑾明对你身边的朋友都布了网。你们被人设计骗到了公寓,当时你和我在一起,鬼胎有所忌惮,落单的楚幽便成了目标。可是她的气场与之并不相融,所以鬼胎无法成功渡过阳轮。” 说罢,余众便毫不客气地用脚踹向了倒在一旁的崔瑾明:“别装了,起来!快说,你要复活的人是谁,为什么用如此邪术残害多条性命?” 崔瑾明呻吟一声后睁开双眼,看着余众,脸上露出了痴傻的诡笑。杜小娜看着崔瑾明,面无表情地问:“你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在欺骗我的感情,那些手套、围巾、杯子是你用来哄骗我的小玩意儿?” 这番话引起了余众的注意:“他送你的东西有带在身上的吗?给我看看。” 往来洞 杜小娜疑惑地解开脖子上的围巾,递给了余众。余众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洒在了围巾上。围巾慢慢地透出一块块儿黑印,一股腐烂的腥臭味扑鼻而来。余众一甩手,将它扔得老远。 “崔瑾明送给你的东西都是一个死人生前用过的,旧物上沾染死者的气息,形成了特殊的气场。你用了这些东西,就会被潜移默化地影响、同化。崔瑾明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让你的气场与死者更为相似,好成为度过阳轮的阳间母体。”余众忽然想起了一事,“这些东西恐怕早就对你们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你们寝室里除了已经遇害的楚幽跟何莉然还有什么人?” “还有林雨阳。”www. “带我去找林雨阳,她现在很危险。” 杜小娜拨通了林雨阳的手机。 “雨阳,你在哪儿?” “学校后山的往来洞。” “你去那里干什么?” “让该来的人来,让该走的人走。”说完,林雨阳便忽然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余众问:“往来洞是个什么地方?” 杜小娜回答:“在我们学校流传已久的怪谈里,往来洞是一个天然溶洞。溶洞深处有一汪清水,与山脚下的东湖相连。一黑一白两条鲤鱼首尾相连,如同阴阳双鱼在一汪清水中嬉戏追逐。若是能看到那一汪清水,憋住气,一个猛子扎到水里,从往来洞游到山脚下的东湖,就能从阴间换回至爱之人。至爱之人从东湖的水面上浮起,而那个人则会从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失。” 余众满脸质疑:“还有这么神奇的地方?带我去看看。” 二人将崔瑾明五花大绑后留在小旅馆,天一亮便前往往来洞。 洞外青草繁茂,洞内?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缯笳螅搜刈徘鄣亩幢谛薪嘀诒咦弑咚担?ldquo;泥潭里有七个鬼母,必定孕育着七个鬼胎,鬼胎能以物品甚至猫、狗之类的动物为媒介,寄宿活人大脑,现在有一胎因为找错了阳间母体已经确定夭亡,还有六个不知去向。你一定要处处当心。” “救命啊,救命啊……”洞内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呼救声。 杜小娜浑身一战,惊呼:“是林雨阳的声音。” 二人循着声音快步朝洞内走去,很快在一汪清水边看到了林雨阳。这时,林雨阳猛地纵身一跃跳进了水中。余众本想上前救人,但无意间发现原本嬉戏的阴阳双鱼如同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嗖”地窜入水底,不见了踪影。 旧相识 “往来洞里的阴阳双鱼是极富灵性的生灵,它们见林雨阳落水后便逃得不见踪影,说明它们察觉到了什么。这个林雨阳有问题。” 余众话音刚落,林雨阳忽然不再扑腾,像根筷子一样直立在了水中。她的天灵盖处如同起搏的心脏,鼓鼓跳动,瞳孔随之上翻,直到眼眶里全是眼白的时候,一颗脑袋像破土而出的蘑菇从林雨阳的天灵盖里冒了出来,一张五官清晰、皮肤白嫩的女人的脸跃然出现在眼前。 “那个女子便是崔瑾明想要借你的身体复活之人,她与林雨阳无法完全相容,所以仅能占有她的大脑,生出了如此畸形的双头人。” 忽然,那颗人头从林雨阳头顶“嗖”地一声腾空而起,朝杜小娜飞来。说时迟那时快,余众飞出一道符咒,贴在了人头的眉心。人头顿时像烂冬瓜一样,脸上变得青一块儿紫一块儿,“咕咚”跌落在了地上。 余众拿出一块布满布丁的红布,蹲下身想要将人头包住。谁知就在这时,人头口中突然喷出一口奇臭无比的瘴气,朝余众兜头盖脸地扑来。余众阴沟里翻船,感到头晕目眩、四肢无力,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人头再次腾空而起,杜小娜吓得闭上了眼睛,一动不敢动。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抱住,就地一滚,躲过了一劫。 睁开眼睛,杜小娜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生。男生脸庞干净、眼眸清澈,杜小娜想不起他是谁,但感觉却是非常熟悉。 与此同时,飞起的人头定在半空,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悲鸣,眼睛不停地眨动,竟然流出了两行眼泪。 “柯俊逸……”三个字从女鬼的喉咙里生硬地传了出来。 奈何桥,路遥迢,一步三里任逍遥;忘川河,千年舍,人面不识徒奈何;往来洞,皆是空,你来我往聚散终…… 杜小娜心海翻腾,前尘往事一一浮现。 柯俊逸、杜小娜、乌小霜、崔瑾明,这四个人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前尘往事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杜小娜和男友柯俊逸约好一起去看电影,柯俊逸因为有事耽搁了,杜小娜一个人在学校外等待。这时,一辆摩托车呼啸而来,停在了杜小娜的面前。两个醉醺醺的社会青年从车上下来,对杜小娜不怀好意地笑着。 杜小娜转身想走,却被那两个青年拉住了。其中一人张开臭气熏天的嘴问:“小妹妹,等谁呢,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兜兜风?” “滚开,臭流氓!”杜小娜用力地挣开,说道。 醉鬼被激怒,咬牙怒骂,随即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刺向了杜小娜…… 柯俊逸赶来时,看见杜小娜倒在血泊中,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 一年前的那个晚上,杜小娜便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现在的杜小娜是谁?是柯俊逸牺牲自己从往来洞里换回来的。既然如此,柯俊逸便沉入东湖去了阴间,可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柯俊逸喜欢杜小娜,乌小霜却苦恋柯俊逸,柯俊逸用自己的命换回了杜小娜,乌小霜则用她的命换回了柯俊逸。一来一去,你来我往,一命换一命,皆是在这往来洞中。 重生的杜小娜和柯俊逸都失去了前生的记忆,所以他们没有再见对方。喜欢乌小霜的崔瑾明害怕死亡,于是心生邪念,想要借别人的命让乌小霜重生。同时,在他眼中,杜小娜和柯俊逸都是害死乌小霜的凶手,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报复。他甚至找到柯俊逸,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将他引至往来洞。 杜小娜和柯俊逸破镜重圆,还未来得及互诉衷肠,一阵腥风便灌入洞中。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像张大网一样兜来,没等二人反应过来,就将他们兜头盖脸地包裹住了。随即一个熟悉的人影缓缓地走进洞内,是崔瑾明。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从小旅馆里逃脱了。 “既然你们俩爱得死去活来,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大被同眠,永不分离。这裹尸被是我用九个精壮男子的肉身炼制而成,一旦被其包裹住,就会与之相融。到时候你们的五脏、肠子、肚子便都融合进被褥中,你们的皮连着皮、脸挨着脸,不分你我。” 一对苦命鸳鸯无力求生,只求同死的时候,只有一颗脑袋的乌小霜居然开口向崔瑾明求情:“放了柯俊逸,放了他……” 冷酷无情的崔瑾明居然一脚将其踢开,恶言相向:“我费了那么大劲儿,居然弄出了你这么一个畸形的怪物!更可恶的是,我为了让你复活付出那么多,你却还替柯俊逸那小子求情!” 乌小霜两眼通红,突然冲崔瑾明吐出了一口瘴气。崔瑾明身子一闪躲了过去,踢出一脚,将乌小霜踢进了水里。看着乌小霜沉入水中,崔瑾明不痛不痒地说:“死掉两个失败品,还有五个鬼胎,我一定能让一个完好如初的乌小霜回到我的身边。” 尾声 昏迷的余众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从背包中拿出七双女人的鞋子,扔进了水中。 崔瑾明大惊失色:“你中了瘴气,怎么会这么快苏醒?” 余众冷笑:“我不假装倒下,你又怎么会轻易现身?” 只见七双白嫩的手臂在水中隐现,各自抓住了一双鞋子。七名美艳绝伦的女子从水中浮现,经过清水的洗涤,她们眼窝鼻口里的死人泥已被清除。 崔瑾明咬牙切齿:“你居然找到了鬼母生前的鞋子,把她们从死人泥中引渡出来了!”他意识到了鬼母眼中的仇恨与杀意,面露惧色,掉头想跑,但穿上鞋子的鬼母不再受死人泥的束缚,轻易地勾住了崔瑾明的脖子。其它鬼母一哄而上,将崔瑾明拉起,拽进了水里。 崔瑾明扑腾了两下,最终下沉,消失不见了。 杜小娜获救后看着波纹平静的水面感叹:“崔瑾明对乌小霜也算是一往情深,不知他落水后是否能从另一个世界换回乌小霜。” 柯俊逸听完,上前温柔地搂住了杜小娜……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往来洞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