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患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4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93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楔子 他们是一群孤独的人,他们没有朋友,准确地说是,他们没有是人的朋友。 严晓明 【严晓明:我需要朋友,不管他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他叫严晓……

楔子 他们是一群孤独的人,他们没有朋友,准确地说是,他们没有是人的朋友。 严晓明 【严晓明:我需要朋友,不管他是男是女,是人是鬼。】 他叫严晓明,来自广西的一个小镇,家住在一个孤立贫瘠的山丘上,并不怎么富裕。 也可能因为自小就是个闷骚穷小子,他在学校总受同学不明原因的排挤。男生不和他玩,女生不理他,连老师也把他安排到最角落的位置上。 以至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什么朋友。 一直渴望拥有朋友的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大学里,但当他提着一包行李踏进宿舍门的瞬间,他就失望了。 并不是宿舍有多破多旧,而是那三个已经布置好各自床铺、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室友。仅凭他们潮流昂贵的衣着,他便知道自己和他们是扎不拢堆的了。他担心,巨大的贫富差异让他无法和他们亲近起来。 于是,内心的自卑,让性格孤僻的他更加孤僻了。 但他也没想到,他在大学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居然是个女生。 她叫夏清清,一进校便夺得了校花宝座。 原本“闷气低调”的他是不会和夏清清这类人有任何交际的,但那件诡异的事情还是让他和她相识了。 那天是周末,他一个人从学校小吃街出来的时候宿舍都已经快熄灯了。他快步地走着,小路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雨,打在道路两边的树木上,发出怪异的噼啪声。 就在穿过人工湖上的小桥道时,他突然听到水中“哗”地响了一声。 他停了一下,脚底下的湖水在黯淡的路灯下泛起阵阵水波,接着—— “救救我!”一个声音突然从桥下传了上来。 “谁啊?”他朝桥底下探了探身,但看到的只是一层层的水纹。 “你是我惟一的机会了。”湖面上又冒出了几个水泡,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只有你能救我了。” “你是谁?”这次他听清楚了,对方是个男的,“你在水下面吗?” 这时候,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来:“我在你的身后!” 他回头一看,没人! 这时候,“我也在你的头顶。”声音方向一转,又从头顶传来。 他慌忙地一抬头,只看到亭子空空的房梁。 这时候,“我还在你的面前。”声音方向又突然一转,转到了他面前的围栏上。 “你……你是人是鬼?”他吓得跌坐到地上,双腿莫名其妙地打着颤,退到了亭子另一边。 “确切地说,我是活死人!” “活死……”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身下的湖水猛烈地翻滚了一下。在昏暗的路灯下,一只手露出了水面。那只手似乎由于长时间的浸泡,极度肿胀、发白;慢慢地,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接着,一个黑乎乎的头出现了,头发上还粘着恶臭的污泥。 这时候的他已经忘记了叫喊,身体也完全不能动弹,目光死死地盯着身下湖中的情形。四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静止了,他只听到自己心脏嘭嘭的跳动声和刷刷的雨水声。 那个黑乎乎的脑袋瞬间翻滚了一圈,将整个面部正正地对着他——但,那张脸平平整整的,没有五官——“你一定要救我!”——但会说话! 他全身的汗毛瞬间都立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嘣!”先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的声音,接着响起了一个女孩的尖叫声:“天哪,鬼啊!” 严晓明被吓得全身抖了一下,这才从那种压抑的恐惧中缓过气来。他一回头就看到了此刻魂不附体、全身不停哆嗦着的夏清清。她的脚边全是温水瓶的碎片,瓶子里流出的沸水此刻还冒着阵阵热气。 “鬼?”夏清清又无力地叫了一声,惊呆了的双眼突然失去了光泽,然后全身一软,晕倒在地。 缓过气来的严晓明拔腿就跑,可刚冲出亭子就觉得不对,又折了回去,抱起地上的夏清清奔到了医务室。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 英雄和美人情投意合,相见恨晚,关系得到飞速发展。 杨林 【杨林:为什么我看到的是四个一模一样的人?当然,那不是四胞胎,而是一个人的身体和他的三个灵魂。】 他叫杨林,是严晓明的室友,睡严晓明的上铺。 他本以为,自己是不会和严晓明这种性格怪异的室友有深度交往的,但那天他撞见的那一幕令他不得不去接近严晓明。 他家里有钱,父母是高官;他头脑聪明,高中基本没怎么学就考进了这所一本学校;他人也长得不赖,虽不及陈冠希但也不输八阿哥。 但这样的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那个叫夏清清的女孩。 他喜欢她,十分喜欢。从上中学的第一眼开始,他年少的心便沦陷掉了。但对于感情的谨慎让他的喜欢一直处于暗恋状态,也让他的心一直处于孤单状态。 他初中暗恋了夏清清三年,高中暗恋了夏清清三年。 他想表白,却怕遭到拒绝。 从小到大,都没有他想得到却没得到的东西。 在得知对方填报的是这所学校时,他又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填了过来,打算在这里发起进攻,一举拿下夏清清这块高地! 但在进校的第一天,对于他的真挚表白,夏清清只是以微笑带过。然后挽着一个熟悉男生的手,从他面前招摇而过。 他知道那个男生叫杜辰辰,高中时天天同夏清清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这人怎么也跑到了这里?他叹了口气,以前以为两人只不过是发小,却没想到原来是这层关系。 但令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一周后,他路过办公室时,听到两个老师的谈话—— “听说,昨天有人掉进学校门口那河里了?” “嗯,刚进来的新生,开学还是我给他注的册。怪可惜的,那成绩能拿入学奖励金呢。” “啊,叫什么名字?” “杜辰辰。” 杜辰辰?! 没错,他的情敌杜辰辰就这么死了。 当他找到夏清清时,对方正哭得稀里哗啦:“我明明和他在河岸边好好走着的,他怎么就掉下去了呢?”夏清清满是泪水的脸写满了恐惧。 “没事的,没事的。”他顺势将夏清清揽入怀中。对于杜辰辰的死,他心里居然有几分高兴。 面对他的再次追求,夏清清抹了把泪水,朝他苦苦地笑了笑,说等她适应过来了再谈吧。 那一晚,他为自己这么多年的苦苦修行终于要有结果了而兴奋得一夜未眠。 可刚过没几天,就—— “你……你们……”那天他原本是去找夏清清一起吃饭的,可刚到女生宿舍门口就看到严晓明和夏清清牵着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他惊呆了。 “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友,严晓明!”夏清清的脸上挂着笑容,一脸的幸福。 杨林呆呆地望着夏清清,完全不能将这张开心的脸和两天前哭得死去活来的人结合起来。 “小林,我……”他的突然出现,令严晓明分外尴尬。 “哦,没事,只是有点儿意外。”他意识到自己难看的表情,缓了下气氛,“祝贺你们。”说出这话时,他的心都碎了。 这一晚,他又是一夜未眠。 他不懂,虽然此刻正睡在他下面的严晓明是比自己帅那么一点点,但再怎么发展,夏清清和这人也不能这么快啊。 他突然想起自己看过的一篇恐怖小说,顿时心里一怔:难不成,严晓明对夏清清施了什么魅蛊之术?要知道,这个性格怪异的人来自广西啊,那一带不就是“湘西赶尸”、“东南亚降头”等巫术的发源地吗? 不行,夏清清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 这么一想,他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他和严晓明突然铁成了一块儿,两人一起上学、一起打水、一起出操、一起吃饭,就差晚上睡一起了。 没错,他开始接近严晓明了。 一来,可以通过严晓明得到更多和夏清清接触的机会;二来,假如严晓明真的会蛊惑人心的巫术,自己就有机会偷偷学过来,然后将夏清清…… “杨林,你是我长这么大以来交到的第一个兄弟。”那天说这话的时候,严晓明拍着杨林的肩膀,目光分外真挚。 杨林一愣,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负罪感。 并且,很快严晓明就告诉他:“其实,我和夏清清并没有到那个度。我和她都只是那种极度渴望拥有朋友的人。我当初没有拒绝她,是怕失去这样一个难得的朋友。” “哦。这样啊。”听到对方这么说,杨林随口应付了一句,心里却涌起阵阵欣喜的浪潮。 “看得出,你很喜欢她。”严晓明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道,“放心吧,兄弟,我会帮你的。” “真的?”他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对方。他从未发现严晓明居然这么够义气。 严晓明朝他笑了笑:“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果然。 那天刚下晚自修,他便收到了严晓明的短信:夏清清每晚都会在人工湖的亭子等我。今晚你去吧,把握住机会! 杨林收起手机,欣喜地奔到人工湖,发现夏清清坐在亭子边缘,正看着安静的湖水发着呆。 今夜的天空没有一朵云彩,皎洁的月光将湖面照得波光粼粼,异常诡异。 “你来干什么?”夏清清看到他,有些意外。“严晓明呢?”对方急切地追问道。 “我……”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严晓明不来?那我先走了。”夏清清的语气有些失落。 “清清,你等等……”他刚追上去,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狠狠地砸出了围栏。还好他反应快,伸手抓住了桥板,没掉进湖里。 就在他挣扎着要翻上桥面时—— “求你救救我。”伴随着声音的响起,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脚。 他一低头,湖面上居然伸出了一双已经极度肿胀发白的手,将他的脚死死地抱住。 “求你把我拖上去,不然过了七七,我就会彻底腐烂的。”水面突然冒了两个水泡,接着一张脸露了出来。 “是你?!”他下意识地惊叫了一声。那张脸,虽然被泡得发白肿胀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不正是杜辰辰的脸吗? 杨林全身不由自主地一抖,双手一松,眼看就要被这具奇怪的腐尸拖进水中时,有人将他的手拉住了。 他以为是夏清清又回来了,仰头一看,眼珠子差点就被吓掉出来了:他没看到任何人,他的双手都伸得直直的,突兀地支在空气里。此刻拉着自己的,居然是个看不见的透明人! “就算你出来了也会被太阳晒坏的,不如就呆在水里。还是先把我们放出来再说。”在杨林还未反应过来时,抓着自己的“透明人”居然说话了。 “不行!我不能再泡了,现在已经是我的二七了。我不上来,你们出来了也是游魂!”水中已经死去多日的杜辰辰答道,“就算不是游魂,你们也会再被她抓回来的。” “我们不管,反正要先放我们出来。”这时候,透明人的声音突然问变成了三个,分别从亭子的梁沿上、亭子中央和杨林头顶的围栏上传来。 “好啊,你们把他拉得上去就先让你们自由。”水中的杜辰辰说着,那双快泡烂的手突然加大了力度。 “你一个,能拽得住我们三个?”透明人的话音刚落,杨林看到了此生最诡异的一幕:亭子的梁沿和亭中央分别闪出来两个影子,和透明人一重叠,居然变得明显了——那个透明人,居然也是杜辰辰! 这时候,身体的疼痛差点儿就让他晕了过去。一上一下,两个杜辰辰似乎要将他分尸。 “你……你们……”他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和心里的恐怖,“你们谁才是杜辰辰?” “我们都是!” “都是?” “抓着你脚的是我的身体,拽着你手的是我的灵魂!” “啊!”此刻还悬在空中的杨林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别这么吓我了。”他哀求道。 “好!下个星期的这个时候,你要将那个人的身体和灵魂带到这里来。”这时候,一上一下的两个杜辰辰说了同样的话。 “身体和灵魂?”杨林的声音极度颤抖,“谁的身体和灵魂?” “严晓明的!” “严晓明的?”他愣了一下,这几天相处的画面从他的脑袋里闪了一遍,“好好好,我一定带来,一定带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杨林——”这时候,桥头上突然远远地出现了一个男生,还叫着他的名字,“是你吗?杨林?!” 被对方这么一喊,两个“杜辰辰”瞬间消失了。 杨林像一头死猪一样被砸在了水中。 卢严 【卢严:我喜欢恐怖小说,我喜欢研究巫术。但我没想到的是,有天我居然会死在为别人举行的招魂仪式里。】 他叫卢严,是一个对于民间恐怖传说分外热衷的人。他的个性很独立,也很孤僻,喜欢一个人看恐怖小说。他与严晓明和杨林是室友,但住进宿舍这么久了,他都没和其他三个人说上三句话。 他睡在与杨林对床的上铺。 他讨厌这个床位,因为对床的杨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但晚上不睡觉,还喜欢睁着大大无神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从头天晚上睡下时杨林就是这个表情,到第二天他起床时对方居然还是这个表情! 他记得杨林的怪异开始于那场意外以后。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有人看到杨林掉进了学校的人工湖。第二天,他却被严晓明发现晕倒在学校门口的河岸上。 然后,在医院躺了几天回来的杨林就不会“睡觉”了。这么多天了,在宿舍里也没听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过。 杨林虽然依旧和严晓明一起上课、下课、打水、出操、吃饭,但卢严还是有种强烈的感觉,他觉得杨林已经死了,现在的杨林,只不过是一具行尸。 一想到这里,他的脑袋就一阵发热:如果杨林现在真的是个活死人,那么和他在一起生活将是一件多么刺激的事情! “晓明,你有没有觉得杨林最近很奇怪?”趁杨林上厕所,他小声地问严晓明。他想看看,严晓明对于杨林的改变是个什么态度? “奇怪?”对方愣了一下,“是有点儿。不过,医生说他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才晕倒在河岸上的,可能给神经留下了后遗症吧。” “后遗症?什么东西能把人吓出后遗症呢?”他继续追问道。 “这个……”严晓明突然神秘地凑到卢严的耳边,“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他的魂魄被勾掉了。” “什么?”听到这话,卢严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谁勾的啊?” “我怎么知道?”严晓明的声音变得小了起来,“我也是把杨林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一个懂奇诞蛊术的网友,他才告诉我的。对方还告诉我,杨林其实已经死了,但只要我们在二七一十四天之内把他落掉的灵魂找回来,他就还有救!” “我们?”听到严晓明的这个词,卢严全身的血液在瞬间沸腾了起来。 “这么诡异的事情,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做吧?”严晓明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当然不会了。”卢严可是求之不得呢。 两人说完,立马回宿舍,用QQ建了一个临时会话。卢严和严晓明,还有严晓明那位叫“湘尸”的蛊术法师,一起将杨林的拯救行动讨论了一下午。 这一晚,卢严兴奋得一夜未眠。 自己居然能亲自操作恐怖小说里多次描写到的巫术,简直太刺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的神经都处在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他和严晓明一起与已经是具尸体的杨林一起上课、吃饭、打水、出操……他俩在寻找机会,他们要利用杨林的身体召唤他的灵魂。 终于,机会来了。 这天,他看到杨林分外反常,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躺了一整天。下午的时候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不正是杨林回魂的头七吗? 据说人的灵魂在死后第七天要最后回到身体里一次,而已经是活死人的杨林,身体则会在这时候丧失活性——完全进入死亡状态! 那名蛊术大师告诉他们,今晚是还魂的最佳时机。 于是,激动人心的这一刻到来了。 他和严晓明按照“湘尸”的指示,在宿舍正中央用买来的狗血画了一个聚灵太极卦。然后将杨林此刻已经冰冷的身体从床上抬到了八卦的正中问,在尸体头顶的位置放了一个纸人,那是用写上杨林的生辰日期和死亡日期的红纸叠成的。 接着,两人在八卦的每个极位上都放了一件杨林生前的衣服,又在每件衣服上点上一支白色蜡烛。 在准备好这些后,严晓明关了灯。 “你说,真的能招回他的灵魂吗?”卢严看着整个宿舍在烛光摇曳中诡异的场面,居然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有几分期待。 “不知道。”严晓明则显得分外焦虑,“但杨林和我这么好,我不能不救他的。” 严晓明拍了拍卢严的肩膀:“现在我们俩也是兄弟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完成了仪式再看。”说着,严晓明递给他一张咒符。 他会意地将咒符贴在了头顶。 然后两人相对,分别盘腿坐到了太极的两个极点上。 接下来便是等待,等待杨林灵魂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卢严终于不耐烦了:“怎么还不来?” 他睁开眼睛,看到严晓明正呆呆地看着自己。 “来了!”对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对他指了指宿舍大门。 蜡烛的光突然闪了一下,然后“咣”的一声,“杨林”穿门而入,在那瞬间像照进闪电一般的明晃晃。 “唉,终于回来了。”进来的“杨林”身上湿漉漉的,全是水,“在湖里泡了一星期,真臭!” 卢严顿时瞪大了眼睛,他看到杨林刚进来的灵魂对着太极正中的身体躺了下去,所有烛火突然集体朝中心摆了一下。而杨林的全身抽搐了一下——元神归壳了! 这一幕发生得太突然,卢严忍不住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好了吗?”他问道,声音分外恐惧。 “这是第一个!”严晓明答道。烛光中,他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准备,第二个来!” 对方话音刚落,宿舍门又是“咣”的一声响,杨林的另一个魂魄又穿门而进。门口,散落了一层细细的河沙。 “杨林”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啊,有人比我先回来呢。”刚说完,杨林尸体头顶的纸人突然动了一下,接着他的身体发出淡淡的荧光,将他的灵魂吸进了身体。 “好了!人一共三魂七魄,杨林只是把一魂丢在了湖中,一魂丢在了晕倒的河岸上。现在,这两个都回来了。”蜕着,严晓明正要站起来,门口突然又“咣”地响了一声,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 两人一起望过去,三个一模一样的男生灵魂已经站在了屋里。 “是你?!”严晓明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也……” “今晚都是我的三七了,我也要还魂!”说着,男生的三个灵魂一齐扑向杨林的身体。 “别让它们碰到杨林!”严晓明喊着,快速地撕下头上的咒符,伸手想贴在扑来的灵魂身上。却不想,咒符一碰到它们,便着火烧了起来。 卢严见状,慌忙地扑过去。可刚抱起杨林,他的后背就传来沉重的压力感,像是有千斤重的东西压在上面。 “严晓……”他“明”字还没喊出来,整个人就被压软了。 他身下是死去多日的杨林,背上是不知谁的三魂。“晓明,晓明你救救我。”现在的他再也刺激不起来了,心中只有满满的恐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背魂抱尸? 而现在的严晓明似乎是被吓坏了,跌坐在地板上,无法动弹。 “严晓明,你这傻B,你倒是救救我啊。”他已经感觉呼吸困难,“你他妈的,这仪式怎么把别人的魂也给唤来了?老子要死了,你也……” “你……”这时候,严晓明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下来,“你为什么骂我?” “我就骂你了,怎么……”卢严还没说完,全身突然火烧一般的灼热,体内的血液一个劲儿地往脑袋里冲。突然,他觉得身下的杨林动了一下,他转头一看,杨林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张开了,此刻像吸血鬼一般闪着血光! “我饿。”接着,杨林张开了嘴,饥渴地冲着他的脖子吐着舌头,“血……血……” “别……别啊!”卢严挣扎着,但身体却没有移动半分,眼看着杨林就要咬下去时,他的神经终于崩溃——晕过去了! 黄浩 【黄浩:我的影子已经越来越淡了,因为我的身体正在衰败,我的灵魂正在消退,我整个人正在死去。】 他叫黄浩,和严晓明、杨林、卢严是室友。 虽然同住一间屋子,他却没有主动和他们说过一句话。他有些清高,觉得宿舍里的几个人俗气。 先是严晓明。 这人虽然长得帅气,待人也和气,但他似乎和人相处时分外地小心。生怕说错话或者做错事伤及到相互的感情——他不喜欢这种谨慎的人。 接着是杨林。 这人虽然家境富裕,素质也高,但却生性懦弱,做事缺乏主见。整天都跟在严晓明屁股后面,人家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他也不喜欢这种没主心骨的人。 最后是卢严。 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很不好。但经过观察,他很多地方都和自己很相似——喜欢独处,喜欢看书,沉稳且独立。他很喜欢这样的人。原本他以为自己会和卢严成为知心好朋友的,却不想,卢严变了。 卢严变得和之前的杨林一样怪异了:不再看书,不再说话,连脸上的表情都不再变化。而最让他不明白的是,卢严居然和杨林、严晓明一起上学、一起下课、一起出操、一起打水了…… 自己明明记得在开学时卢严刚和杨林大大地吵了一架,当时他和自己说过,发誓要跟杨林势不两立的。 怎么我才生病回家呆了几天时间,卢严就变成这样了呢?就在他疑惑之际,发生了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那天是半夜,月光从窗子里射进来,将静悄悄的宿舍照得惨白。 他内急,起身上厕所。 刚要拉开洗手间的门时,里面却亮起了一丝光线。他眯了眯眼睛,是谁在厕所里点蜡烛呢? 好奇心的驱使让他顺着门缝望进去。 虽然对方是背对着他的,但他还是认出那是卢严。 那根点燃的白色蜡烛就立在卢严面前。卢严双腿跪在一张红色的草纸上,双手则捧着一面镜子,像个虔诚的教徒一样,眼睛盯着镜子,嘴里不停地念叨:“出来,你快出来……” 烛光摇曳间,卢严的背影忽明忽暗,整个场面诡异莫测。 卢严大晚上躲在厕所里干什么?就在黄浩纳闷地打算回床睡觉时,眼睛瞟到的一个画面让他彻底地清醒过来:卢严手中镜子里的脸,居然是另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刚开学就死掉的杜辰辰。没错,他看过学校论坛上的照片,那张脸就是杜辰辰的。 正对着卢严的镜子怎么会照出杜辰辰的脸?惟一的解释就是——见鬼了! 黄浩的全身瞬间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他慌忙地一回身,却撞上了一张脸。“啊!”他忍不住叫了出来。 “叫什么呢?”严晓明惺忪着眼睛,嘀咕了一句,“看你这样子,被煮了?” “我……我只是上厕所。”黄浩回过神来,答道。 “那你站在门口干什么?”严晓明说着,绕过他拉开厕所门。 “里面有……”他原本想说“里面有人”的,可刚喊出口就停住了——因为厕所里空空的,没有任何人——卢严呢?!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他强制着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心脏却越跳越快。 就在他心惊胆战地走到自己床前躺下时,全身的汗毛在瞬间全都立了起来——睡在上铺的杨林和卢严突然间都将脑袋探了出来。月光中,他们的眼睛居然泛着吸血鬼那样的红光,正贪婪地望着自己。 “你……你们俩怎么了?”他吞了口气,颤抖着问。 “求求你,救救我们。”杨林和卢严的声音同时响起,但声音并没有通过他的耳朵,而是直接响彻在他的脑袋里,悠远、诡异…… 就在这心惊胆战的时刻,严晓明从厕所里出来了:“谁啊?干什么把镜子丢在厕所里?”他关了厕所门,手里拿着卢严刚刚捧着的那面镜子,边走边嘀咕。 被他这么一打岔,上铺的杨林和卢严同时收回了脑袋,翻了个身,似乎早已沉沉地睡去。 但黄浩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一闭上眼睛就有种强烈的感觉,他觉得杨林和卢严还在盯着自己,像吸血鬼盯着自己的猎物那般。 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们会把自己怎么样? 这时候的严晓明也已经熟睡了,月光下,静静的宿舍里仿佛只有黄浩这一个活人。 此刻的黄浩感到无比无助,渴望现在能有一个人让自己吐露出所有的恐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过于孤僻了,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第二天天气晴朗,站在阳光中的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放学的时候他第一次叫住了严晓明。 “有事儿?”对方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同时,站在旁边的杨林和卢严对视了一眼,露出诡异的一笑——这是黄浩这么多天来看到他们的第一个表情。 “我……我有件事儿想和你单独谈谈。”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事啊?”严晓明随他走到一边,“你今天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就是……”他顿了顿说,“就是他们俩。”他死灰着脸,用手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杨林和卢严,“他们俩怎么没影子了啊?” “没影子了?!”严晓明顺着他回头一看,不禁惊呼了一声,“他们人呢?!” 霎那间,黄浩的头皮一阵发麻。刚刚杨林和卢严站着的地方此刻空空荡荡,偌大的一个操场,都不见他们的影子——就在他才眨眼的工夫,两个人怎么就不见了呢? “不会是先回宿舍了吧?”慌张的严晓明干涩地笑了笑,解释道,“这两个人也太不厚道了……” “他们俩现在真的还是人吗?”黄浩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严晓明,“你告诉我,我不在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严晓明顿了顿,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你说啊!” “其实是……” 就在这个时候—— “严晓明!”从他们俩背后传来一个女声,接着一个极其惊艳的女孩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黄浩认得她,她就是校花夏清清。 夏清清在和严晓明打个招呼后,就转身直勾勾地看着黄浩。那神色,那表情,几乎和那晚血红着眼睛的杨林与卢严一模一样! “你怎么这么看我?”对方突然的开口让黄浩措手不及。 夏清清笑得异常诡异:“你中邪了!” “中邪了?”严晓明和黄浩同时叫了出来,一起惊恐地看着夏清清。 夏清清好像早已料到他们俩的表情,表现得分外镇定:“你印堂发黑,双目无光,反应迟钝,情绪低沉——你的意识很混沌!” “我只是没睡好。”黄浩反驳道。 夏清清并没在意他的打岔:“你面色惨淡,四肢无力,全身僵硬,头脑晕眩——你的身体在衰变!” 他惊呆了:“你怎么知道?” 夏清清依旧没理睬他,反而把那张美丽的脸凑到他面前:“最主要的是——” 对方指了指他的脚下:“你的影子比常人的淡了一倍——你的灵魂正在离体!” “啊?”严晓明和黄浩再次同时惊呼起来,因为他们俩一起朝地上的影子看了看——同在一个艳阳下,黄浩的影子居然是个近乎透明的轮廓。 “我……”他无助地看着严晓明,突然间觉得天塌了,“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夏清清看着神经近乎崩溃的黄浩,笑得更诡异了:“因为你也被选中了,七天内必死!如果想保命,你最好回想一下,你的身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曾经有一个人就是这么死去的。” 这一天,黄浩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确在那晚撞邪了。 那时才刚开学,他一个人进城,回学校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在他路过人工湖时,听到从湖上的亭子里传来一声惨叫。他闻声望去,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在湖中亭子的围栏边挣扎,就要坠入湖中。 “杨林!”他大喊了一声。 没错,那个人就是和他一个宿舍的杨林!黄浩原本是不想理会的,但心里却突然涌起一股热血,驱使着他奔了过去。 可他刚踏上亭子的台阶,脚下却突然伸出一双手,将他的脚往上一顶。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直接撞到了亭子的横梁上。 “啊!”他立马抓住横梁,吓得全身一层冷汗。当他低头看到脚下的石桌、石凳时,手不由自主地滑了一下。 就在他正想着掉下去脑袋一定开花时,一双手从横梁后面伸出来,将他环抱住——那双手,又白又肿! “你……你是谁?”他的心差点儿没蹦出来。 “我现在是谁不重要。”这话,被倒挂着的他听得真真切切,声音居然是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传来的,“重要的是我以后将会是你!” “你们……”黄浩话还没说完,环抱着他的手突然缩了回去。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砸到了石桌上。但他并没有觉得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垫在了他的身下。 他喘着粗气,抬起头时便看到一个女孩正笑盈盈地站在他的面前——那个人便是夏清清。 那晚,他被夏清清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宿舍的,也忘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经历,更忘了那时候已经坠进湖底的杨林。 夏清清 【夏清清:你有两个选择,要么现在爱我,要么变成尸体再爱我。但我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我也要做出这个选择……】 她叫夏清清,货真价实的美女。 但自古美女皆寂寞。 因为美貌,没有一个女孩想和她微朋友。她们都觉得和夏清清站在一起,只能对比出对方的美丽和自己的丑陋。到了大学也是一样,宿舍的女孩们没几天就把她“隔离”了,以至于打水、吃饭、出操都是她一个人。当然,也因为美貌,从小到大追求她的男生数不胜数,其中甚至有不少都是杨林那种执着人士,可没有任何一个能敲开她的心扉——因为她心里早已有了人——那个叫杜辰辰的男生。 她和他是邻居,青梅竹马。 一直没有闺蜜的她,从小便习惯将自己的全部心情向杜辰辰倾诉。终于,在进入青春期以后,那种简单的倾诉变成了爱慕。 但可惜,她有情,他无意。 面对她的表白,对方居然是老掉牙的那一句:“我一直拿你当妹妹看。” 但她没有退缩,在考后得知对方填报的是这所学校时,她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填”了过来。她知道,自己已经对他产生了依赖,已经无法离开他。 可还没等她发起再一次的攻势,杜辰辰就死了! 那天两人一起熟悉校园环境,刚在学校门口的河岸上走了几步,杜辰辰就像中了邪似的,突然挣脱她的手跳进了河里。 吓坏了的她立马报了警。随后到来的警察经过一天一夜的打捞也没能发现尸体的任何痕迹。 她以为杜辰辰就此便会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却不想,她会在学校的人工湖边再见到他。 那晚她一个人打水回来,走到湖中亭子里时,湖面突然“哗”地响了一声。她定睛一看,平静的湖面上居然探出了一张脸。那张脸虽然又白又肿,但她还是一眼认出,那就是让她魂牵梦绕的杜辰辰。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鬼大爺鬼故事。 他现在到底是死是活? 正在她疑惑之际,一声惨叫传来——在亭子中央还跌坐着一个魂不附体的男生。 “哦,那个男生就是我?”坐在她对面的严晓明听完她的讲述,喝了一口茶,邪气地对她笑了笑,“那我们两个人还真有许多地方相似呢。” “是啊。我们俩性格都那么孤僻,内心都那么渴望拥有朋友。更重要的是,我们俩都来自湘西,想到了同一种拥有朋友的方法。”她也对他露出甜美的笑容,将头幸福地靠在了身旁男生的肩膀上。 那个男生目光呆滞,面色惨白,身体还有些臃肿,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腐败气息——他就是杜辰辰。 “你很聪明,用这个方法让他永远爱着你。”严晓明有些羡慕地看着她,“因为,活着的死人是最专一的了。” “这还真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把他们几个的灵魂供给辰辰,他的身体早就腐烂了。”她喝了一口咖啡,“但我有一点很疑惑,你为什么愿意帮我?” “因为拿掉他们的灵魂,我就可以把他们变成僵尸了。”严晓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另外一桌的杨林、卢严和黄浩。他们三个人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们身体里还保留着一丝人气,所以,他们三个现在可以和我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打水……我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 严晓明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她:“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想这么做的、是你启发了我。” “我启发了你?”她有些惊喜。 “当我第一次在亭子里撞到鬼时,我就知道有人要将杜辰辰做成活死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 “首先,那个亭子是人工湖的灵聚点。你事先就在横梁和两边围栏的三个灵位上贴上了咒符;然后,你在表白未果后故意在同杜辰辰散步时将他推下河。而学校的人工湖和河是连通的,尸体随水流漂到亭子底下时,咒符的力量就把尸体定在了湖底。同时,咒符也将杜辰辰的三魂吸到了三个灵位上,禁锢在咒符里。人死逢七,便是灵魂能量最大的时候。我那晚路过亭子,恰好是他的头七,他的身体和灵魂都想把我拉下水,将他替换出来,没想到还未成功,你就出现了。你别告诉我,那天晚上你真的只是打水路过。” “聪明!”夏清清笑着默认了,“做出一个活死人,要先把死者本体的三魂拿掉,然后找三个同性的灵魂,在死者每次逢七的时候融进一个。原本在辰辰头七时,我选中的是你。没想到,第一次操作,就把自己吓晕了。” “呵呵……”严晓明干笑了两声,继续道:“由此,我便想到我也可以将我的室友们全变成活死人。后来,你又在网上利用网友‘湘尸’的身份故意引导我。所以,我顺便就利用那个聚灵位将他们的灵魂离了体。因为你需要他们三个的灵魂完成仪式,而我的仪式却先要将他们的灵魂剥离身体。杨林是自己撞上了杜辰辰,丢了魂魄;卢严是我故意让他在仪式里丢魂的;而黄浩的灵魂,是在杨林出事那晚,被你窃走的吧?” “你真是太聪明了。”夏清清又喝了一口咖啡,夸奖道,“其实,这些事情我们彼此都知道,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哦。”严晓明玩味地哼了一声,顿了顿,“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约你来这家咖啡店?” “不就是说这些吗?” “当然不是。”严晓明笑了,“因为经过这些天和你的相处,我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你了。所以……” “你……你想干什么?”夏清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们俩,是不可能……” “我能把他们做成最忠于我的僵尸朋友,也可以把你做成我的僵尸恋人啊。”严晓明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 “你休想……”她气急败坏地站起来,却发现头脑里传来一阵阵强烈的晕眩感,“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其实,这家咖啡店的这个位置也是一个灵聚点,你看——”说着,严晓明用手指了指大厅的四个顶角,“这四个位置也是灵位。我刚刚又在你喝的咖啡里下了药,你是没有力气反抗的。只要我现在杀了你,你的灵魂就会被禁锢在这里,然后我只要再找三个女生的灵魂在你死后逢七的时候……” 严晓明还没说完,夏清清的意识便瞬间模糊掉了。但她还有感觉,感觉有什么东西刺进了她的胸口,越来越深……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尸患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