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旅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5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70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1)贴封条的房间 到年底了,因为这两年效益不错,公司董事会决定让大家去日本免费旅游一次,以此作为鼓励。接到这个通知的那个晚上,苏成又没有回家……

1)贴封条的房间 到年底了,因为这两年效益不错,公司董事会决定让大家去日本免费旅游一次,以此作为鼓励。接到这个通知的那个晚上,苏成又没有回家,和他的情人陆小青在租住房里缠绵了一夜。 苏成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但他的一切并不仅仅只因为他的努力,更大的原因还是,他的岳父是这间公司的董事长。 到了东京,住进星级酒店的时候,苏成特地将陆小青的房间安排在他的隔壁,这样,他们会方便许多。 傍晚,他带着陆小青出去购物。回来时路过酒店大厅,他们碰到了一个身着红色大衣、浓妆重抹的年轻女子。苏成本来不大喜欢太妖艳的女人,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他就觉得眼熟,而她身上那件红色大衣更是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目光,那种红倒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轻易就要了他的命。 就在擦肩的一瞬,陆小青很自然地和那个女人打了个招呼。苏成觉得奇怪,就问:“哦?她是你的日本朋友?” 陆小青拍了他一下,笑嘻嘻地说:“我哪有什么日本朋友,她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职工,还在试用期呢,她可运气好,一来就碰上出国旅游这种好事儿。” 苏成一听,兴趣更浓了:“新来的,叫什么名字啊?” “蒋岚。” 苏成也跟着默念了一遍,脸上绽开了笑容。 晚上,陆小青非要苏成留在她的房里,可苏成不知道怎么了,在和陆小青亲热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蒋岚的脸。从陆小青身上滑落下来的时候,他竟然呼出了她的名字。 “亲爱的,你怎么了?”陆小青好像并没有听清,问了一句。 苏成胡乱搪塞过去,伸手去摸床头的烟,可发现忘在了自己的房里。于是,他歇了一会,就披上大衣出去了。 刚一出门,他的视线里就钻出来一团红色,定晴一看,还真是蒋岚。而此刻,她的身体正被一件火红的连衣裙包裹得起伏有致,看得苏成都面泛潮红。 原来,蒋岚就住在他房间的另一边。此时,她转身关上门,然后又在门缝上贴了一张纸。等她消失在了走廊边,苏成才迈过去,伸手摸了摸那张薄薄的纸。他知道,要是谁打开门,纸就会被撕裂,而蒋岚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这样一想,苏成倒越来越好奇了,心想:这个女人我吃定了! 2)奇怪的图案 之后的几天,苏成想方设法地接近蒋岚,而对于他的这一系列行为,陆小青居然视若无睹,或许真如苏成所想,陆小青爱的不过是他的地位和金钱而已。 一天晚上,公司在酒店的底楼开了一个酒会。 酒会上,陆小青坐在一张长条椅上,看着同事们在舞池里跳舞,而她身边的苏成,目光却死死地落在对面椅子上正和另一个男同事谈笑风生的蒋岚身上。 那天晚上,蒋岚又穿了一件红色低胸连衣裙,丰满的乳房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将裙子给撑破了。苏成没看几秒,就有些受不了,他连忙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这时,陆小青站起身来,说:“你们玩吧,我头有点昏昏的,先上楼去了。” 苏成没有理她,等她钻进电梯之后,就站起身来,朝蒋岚走去。 “你好,苏经理。”蒋岚抿嘴一笑,清瘦的脸颊上浅露出两个酒窝,眼睛像是一汪潭水,随着她的笑,甚至能看到里面潋滟的波光。 苏成很绅士地点点头,递过去一杯酒,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眼熟,真的。” 苏成本以为她会觉得这样搭讪的方式很土,没想到她主动跟苏成碰了一下杯,淡淡地说:“我也是。” 苏成一下就轻松了不少,很快恢复了他健谈本能。蒋岚也并不输他,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其实谈话就跟下棋差不多,要棋逢对手才会显得有意思。 等两人喝完了最后一杯酒,酒会上的人都已经走完了。蒋岚突然靠在了沙发上,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浮动,苏成又有些慌了,他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支。 “我想你得送我上楼,呵呵。”蒋岚翻动着红唇说。 苏成掐灭了烟,将蒋岚从沙发上揽起来。虽然苏成的身体还算好,但喝醉的人就像一滩肉泥,是完全没有力气的。苏成费了好大力才将她扶到了房间门前,苏成从她的身上掏出房卡,正要去开门,蒋岚的手搭在了苏成的肩上。 苏成扭过头去,目光落在了蒋岚的眼眶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燃起来了。苏成俯下脑袋,在蒋岚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淡青色图案,是两个交叠的三角形,可那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闭上眼睛的同时,他一个吻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双唇上…… 3)她不是人 苏成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躺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已经记不清昨晚的情形了,就连他到底有没有和蒋岚做过爱都忘了。 苏成拍拍昏昏的头,正要起身,却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残留在脑子里的酒精在作祟。而奇怪的是,苏成抬眼一看,窗外竟然是黑的,难道自己睡了整整一天? “老天保佑,你终于醒啦!”随着声音映入苏成模糊的视线的人是陆小青。 苏成有些奇怪,昨晚和自已缠绵的人不是蒋岚吗,怎么变成陆小青了?等到苏成冷静下来,他才支吾出一个问题来:“亲爱的,我睡了整整一天吗?” 陆小青把脸凑过来,一双瞳仁略带着血红,脸色也非常苍白,被白色睡衣包裹住的身体在苏成模糊的视线里,显得轻飘飘的。她伸手摸摸苏成的额头,可刚一碰到苏成,他就避开了。 “怎么了,亲爱的?”陆小青轻声问道。 苏成望着她,说:“你的手好冷。” “哦,是吗?”说着,陆小青起身来,朝厕所走去,“那我给你打盆热水。” 苏成刚一倒回床上,床头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吓了苏成一跳。他慢慢伸手过去,一接起听筒就听到一阵女人的声音:“苏成、苏成,是你吗?” 苏成记得那个声音,是蒋岚。他双眼一亮,看来昨晚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是的,你怎么打这个电话啊?” 苏成的话音刚落,蒋岚又问:“房间里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不,不是,怎么了?” “还有一个是不是陆小青?”还没等苏成回答,她又说,“记住,千万别让她碰你,还有,别注视她的眼睛!” 苏成有些搞不懂,他将信将疑地问:“为什么呀?” “因为,你面前的陆小青她不是人!” 4)未卜先知的女巫 “不信你就用灯光照照她,鬼是最害怕光线的!”苏成明显感觉到蒋岚的话还没有说完,可他不得不挂掉了电话,因为,陆小青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他面前,手里端着一盆子水,低着头,整张脸都陷在阴影里面。 “亲,亲爱的,你怎么了?”因为害怕,苏成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陆小青蹲下身来,一边在盆里拧毛巾,一边问:“刚才是谁的电话啊?” 苏成慌了,结结巴巴地说:“刚才,嗨,客服部打电话来问有没有什么需要。” 因为隔得近,苏成注意到陆小青苍白的脸上扬起了一个轻轻的笑容。苏成把手伸到床头台灯的开关上,正要按下去,却被陆小青给拉住了。她的那只冰冷的手掌又落在了他的手腕处,苏成听她冷冷地问:“亲爱的,你要干什么?” “我想开灯,房间太暗了。”苏成说。 陆小青把他的手放进被窝里,然后说:“你不是不喜欢做爱的时候开灯吗,等我把水倒了就过来陪你,嘿嘿。” 苏成呆呆地看着陆小青的背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就只能相信蒋岚的话了,尤其是刚才陆小青拒绝开灯之后。 苏成刚一掀开被子,陆小青就进门来了。 “怎么了,亲爱的,你不要急嘛。”陆小青靠过来,把嘴巴贴到苏成的耳边:“不过你听了千万不要伤心哦,其实,我已经……” 还没等陆小青的话说完,苏成一把推开她,拔腿就冲出了房间。 苏成运气还算不错,刚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就开来。他正要钻进去,却被里面出来的女人叫住了。他一看,原来是蒋岚。 “你要去哪儿?是不是她在你房里?”蒋岚问。 苏成急忙点点头,说:“她,她好吓人!” 苏成的话音刚落,蒋岚就拉着他往回走。苏成连忙定住了:“你要带我去哪儿?” “哦,你别怕,这走廊上有灯光,她不敢出来。”说着,她拉着苏成走到了她的房门前,上面的还是贴着一张完好的白纸。 蒋岚开了门,带着苏成进了房间。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窗外的霓虹透进来,能够隐隐约约看到,房间里的摆设和他的房间差不多,只是原本摆着一张写字台的地方是空的。 蒋岚按亮了房间的灯,苏成的视线一下就被灯光撑起,这时他看见,在空出来的那块小空地上,摆满了一圈白色蜡烛,都已经燃尽了。那圈蜡烛中间放着一个靠枕,因为长期坐压,已经有些变形了,在靠枕的旁边?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抛乓桓鐾媾肌K粘赏溲捌穑睦镆痪厦婢尤惶潘拿帧?br />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每次外出都会在门口贴一张封条,还有我脖子上的这个图案吧?”蒋岚问。 苏成拿着那只玩偶,疑惑地点点头。 “其实,我是一名巫师,房间里藏着我的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而我,就是通过这只玩偶才知道你房间里的情况的,早在公司里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后来就用这种简单的巫术来了解你,至于脖子上图案是我们的标志。”蒋岚说到这里,一头倒进了苏成的怀抱。 “你知道你在房间里睡了多久吗?都快三天了。”蒋岚的话让苏成一惊,他只觉得睡了很沉很沉的一觉,没想到,居然有三天。 “三天里,发生了一件事,陆小青死了,就在酒会的第二天。”蒋岚起身给苏成倒了一杯水,说,“酒会第二天的早上,我从你房里醒来,发现你在发烧,喂了你药之后,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回酒店,刚一下车,陆小青说要带我到马路对面去买东西。可是,因为前晚喝了太多酒,身体不舒服,就没有陪她,结果没想到……” 蒋岚嘤嘤地哭了起来,苏成看得有些心疼。 “其他的同事负责将她的尸体送回去,我留下来等你。可是每次呆在你的房间里,我总感觉到陆小青还没有走,就一直留在你房间里,因为她还有未了的愿望。” “愿望?什么愿望?”苏成问道。 “不知道,或许,她想带你一起走。” 苏成有些迟疑,像是被吓住了。 “别怕,有我在,她伤不了你,只要你别再回你的房间。”蒋岚说着,将那杯水送进了苏成的嘴里。 5)到底是人是鬼 蒋岚钻进浴室去洗澡了,苏成一个人躺在床上,眼睛就盯着那面白花花的墙,心里想象着隔壁的陆小青此刻肯定气得恨不能撕碎了他。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是苏成手机的短信铃声。他掏出来一看,是一串没有存名字的号码。 “亲爱的,你上哪儿去了,我还在房间里等你,你最好快点回来。刚才我真想告诉你的,两天前蒋岚出车祸死了,其他同事带着她的尸体回去了,只有我留下来等你苏醒。快回来吧,别出什么事儿。” 苏成看了这条短信,心又不免悬了起来。蒋岚说她不是人,她又说蒋岚早已经死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了,趁着蒋岚还在浴室,他又打了一行字回过去:“可是,有人告诉我出车祸的是你呀,你怎么证明是她呢?” 很快,她又回了过来:“该死,我就知道是她在中间搞鬼,不过不用怕,我早有防备,你摸摸你的裤兜里是不是有一张灵符,那是我专门给你求的,她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你脱掉裤子,记住,只要你不脱,她就不能拿你怎样!” 苏成摸了摸裤兜,果然里面有一张灵符。可他还是很犹豫,不知道该相信谁。这时,他急中生智,既然他们都说其他同事将死者的尸体送回去,只要打个电话回去确认一下不就知道了。 苏成急忙在电话里翻通讯录,可是也不知怎么的,通讯录竟然空了,而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连老婆的电话都记不得,就更别说别人的了。 苏成的心里越来越慌,将自己碰到蒋岚的过程都想了一下,刚才进门的时候,蒋岚是倒在自己怀里过,说不定正是那时候,她伸手进自己的衣服口袋,清空了电话里的记录。 蒋岚从浴室里出来了,襄着一件浴巾,因为身子没有擦得太干,薄薄的浴巾就贴在上面,看上去甚是性感。 可是,苏成此刻已经没有了欣赏的闲情,他只知道,自己要是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蒋岚从床的另一边跨上来,骑在了苏成的腰上,刚伸手要解开身上的浴巾,又突然停下来,问:“你怎么了,快把衣服脱了吧,别担心,今晚我们是安全的。” 说着,她伸手要去解苏成的裤子。苏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蒋岚倏地抬头,冷冷的目光惊住了苏成。不过,她很快又温和下来:“今天怎么了,要是你不想,就把衣服裤子脱了睡觉吧,明天一早咱们就回去。” 眼看她的手又向了自己的裤子,苏成连忙甩开她,大声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蒋岚死死地盯着他,嘴角缓缓扬起,一阵冷冷的笑声,让苏成感到不寒而栗。和着她的笑声,房间里的灯一下就熄灭了。 苏成大叫了一声,冲出了房门,惊慌中,他扭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房门虚掩着,他想都没想就推门进去了。 房间里很暗,一道白色影子站在窗前,她正是陆小青。苏成惊魂不定地走过去,拍了拍陆小青的肩膀。话还没说出口,她回过头来,一张苍白色脸变成了铁青,眼角和鼻孔都渗出了鲜血。 苏成的脑子一下就炸开了,三步并作两步,转身打开了房门,正要冲出去,却被一个女人挡在了面前,那个人正是蒋岚。她的头扭到一边,一头黑发遮去了她的脸。突然,她猛地一抬头,那张脸把苏成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眼看着,陆小青和蒋岚就要走到他面前了,他把头埋在臂弯里,身子开始剧烈颤抖。突然,两只冰凉的手搭了他的两个肩头,正慢慢的,慢慢的向他的脖子缩进。就在他感到有些窒息的时候,他猛地站起身来,冲向阳台,想都没想就跳了出去…. 6)永远沉默 再次醒来的时候,苏成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坐在他旁边的,正是他的老婆林仪。老婆见他醒过来,忍不住笑了起来,可那笑中是含了泪的。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会从阳台上失足掉下去,要是你没了,我可怎么活啊。”她掩面哭起来。 苏成好不容易张开了嘴巴,身上的绷带让他动弹不得。许久,苏成问:“我是怎么回来的啊?”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老婆出去了一会儿,又进来的时候,一个女人跟在她身后,苏成定晴一看,那人竟然是蒋岚!只是此时,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女性职业装了。 苏成被吓得直往被子里缩,但他听到老婆说:“这位就是我那个留学日本的妹妹林岚了,咱们结婚三年,你还没见过吧。” 直到那时他才想起,原来他以前看过她的照片,难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会觉得面熟。 “姐夫好,没想到第一次见你,居然是在医院,你好好养病吧,公司的事儿都由我打理着。”说着,她凑到苏成耳边,轻声说,“还有,以后最好别再欺负我姐姐了!” 苏成看着退出病房的林岚,一时哑然,却感觉到被子里多了一样东西,他掏出来一看,是一对玩偶,一个玩偶背后写着他的名字,另一个则写着:陆小青。 苏成一怔,问身边的老婆:“对了,你有没有见过陆小青?” “陆小青?不是出车祸死了吗?”老婆林仪一脸惊讶。 “啊?什么时候出的车祸?” “你不会脑子也坏了吧?就在你们飞去日本的前一个晚上啊。” 苏成一听,一脸愕然,突然脑子里就联想到了林岚告诉过他一句话——其实她是一名女巫。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之旅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