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体归位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5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99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半夜电话 半夜睡得正香时,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打开手机一看,是好友姚其来打来的。 前几天,姚其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本正宗的古线……

半夜电话 半夜睡得正香时,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我打开手机一看,是好友姚其来打来的。 前几天,姚其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本正宗的古线装书,如获至宝。任我磨破嘴皮,他就是不肯拿出让我看一下,一气之下,我这几天都没理他。 “王遥,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不就一本书嘛,事情不明了之前,我不好把底露出来。”姚其来在电话里说道,“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那座墓吗?告诉你,我有头绪了,你快来吧,记得带上你的家什。” 姚其来是个专业盗墓者,人脉相当广。关于这座墓的来历,他对我惜字如金,只说这座墓里一定有宝贝。它深埋在一座山里,唯一的进口,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堵着。诡异的是,在这块巨大的石头里,竟然镶嵌着一个人形凹槽。 由于堵住墓口的这块石头太大,没有起重设备光靠人力是不可能移动的。另外,墓在地下深处,所以姚其来几次都无功而返。而关于那个人形凹槽,姚其来思考了很长时间,都不知道有什么用。 由于我是一个业余阴阳师,对鬼魂那一套很有研究,因此,一般一有盗墓的活儿,姚其来都会喊上我。说白了,还不是他盗墓盗多了,心里总是怕被鬼缠上。 半个小时后,我到达了姚其来的住处,屋里除了姚其来,已经有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叫张广,另外一个人我不认识,姚其来称呼他为小强。 “大家快过来。”姚其来表情凝重,没顾得上给我们互相介绍,就双手捧了一个木盒子走过来,然后慢慢打开了木盒子。盒子里放着一颗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骷髅头,骷髅的嘴巴被一张金箔纸紧紧封住了。 我大吃一惊,叫道:“这金箔纸……”book. “这纸不会是纯金的吧?”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不认识的人,弯下腰就朝封住骷髅头的金箔纸上抓去。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金箔纸揭开的一瞬间,一股黑烟从骷髅头的嘴里喷出,喷了这个人一脸。 这个人惨叫一声,双手紧紧捂着脸倒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一会儿工夫,整颗脑袋就迅速变成了一颗骷髅头。诡异的是,除了脑袋,这个人的其他部位都完好无损。 “封住骷髅头嘴巴的确实是一张金箔纸,金箔纸上还有诡异的图案,这是怎么回事?”姚其来捡起金箔纸,看了看后望着我说,“这颗骷髅头晚上弄到手后,我一直没敢动,就放在木盒里,准备等你来看看,没想到小强动作这么快。” “金箔纸上的图案,是用金线绣上的镇鬼画符,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既然能用贵重的金子和金线作镇鬼符纸,可想而知封存在这颗骷髅头里的怨魂,会有多厉害。刚才从骷髅头嘴里喷出的黑色烟雾,应该就是封存在骷髅头里的怨魂。” 说到这里,我紧盯着姚其来,神色凝重地问道,“这颗骷髅头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这一切,还得从这本古书说起。”姚其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古线装书,扬了扬后,扔在我们面前,叙述起来—— 古书的内容 这本古线装书,只有十几页,是姚其来在那座古墓所在地的县图书馆找到的。古书本身并不珍贵,珍贵的是,上面记载了开启这座古墓的方法。 书上说,这个墓主很有钱,墓造好后,为了防止被人盗,他以一个人为模型,在一块巨石上雕了一个与这个人形状相同的凹槽,作为以后开启这座墓的钥匙。 随后,墓主把这个人杀死,把他身体分成头、双手、躯干、双腿四部分,埋藏在大山里。只有找齐这个人的身体各部分,接上后,放在人形凹槽里,才能开启这座古墓。 奇怪的是,这本书只提供了被杀死这个人的脑袋所埋藏的地方,却没有提供其它身体部位所埋藏的地方。按照书中所提供的位置,姚其来在山的正东方向,找到了这颗脑袋…… 我拿起这本古书一看,发现作者是一个名叫赵家诚的古人,书中记载的和姚其来所描述的差不多。 “那这个被杀死的人其他身体部位埋藏在哪里呢?”张广皱着眉头问道,“古墓所在的那座深山,非常大,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呢?” “你是阴阳师,这正是我喊你来的原因,凭你的经验判断,这个人其他三个身体部位会藏在哪里?”姚其来问道。 “用金子做纸符,再把身体分成四个部分,说明这个墓主身边一定有个高明的阴阳师。这个阴阳师担心这个被杀死的人,怨气太重变成鬼害人,就把他身体分成四部分埋藏起来。身体分成四部分后,这个人的怨魂也随之分成了四份儿,大大冲淡了这个人的怨气。就是这样,这个阴阳师还不放心,最后还用金子做的纸符来镇这个鬼,可想而知,这个被杀死的人,生前一定是个大奸大恶之人。” 我边想边说,语速很慢:“阴阳师既然这么怕这个人死后变成鬼,就一定会把这个人身体的其它部分尽可能远地分开埋藏。以脑袋埋藏在这座大山的正东方向来看,其它三个部分,就一定埋在正南、正西、西北这三个方向。因此,我们只要以人形凹槽为中心,以凹槽和脑袋所埋藏位置的距离为半径,画一个圆,这个圆的边和正南、正西、西北三个方向的交点,就是这身体其它三个部分的埋藏点。” “太好了,我们这就出发!”姚其来兴奋地叫道。 “小强的尸体怎么办?”张广问道。www. “留在这里不安全,不如带到大山里就地埋了。”姚其来想了想,就把小强的尸体装进袋子里,扔进了车的后备箱里。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姚其来这么一个不经意的行为,竟然在后来救了我们。 就这样,我们一行三人带着工具开着越野车,连夜朝古墓进发了。 奇怪的印戳 三个小时后,天蒙蒙亮时,我们到达了大山。古墓虽在半山腰,但路勉强能走,我们直接把车开到离古墓的进口处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并就地扎下了营地。 古墓的进口处,也就是那个人形凹槽,就在这块石头的前端。我发现了一行雕刻着的字迹:赵家信之石墓。 “对了,那本古书的作者不是叫赵家诚吗,怎么和这赵家信的名字这么像?”我吃惊地看着张广和姚其来问道。 “先不管这个,干正事要紧。”姚其来拿出红外测绘仪等测量工具,就招呼我们忙碌起来。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给大山成功定了位,很快就锁定了其它三个位置。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成功地挖出了两条腿。当两条腿挖出土的瞬间,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我们三个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这种现象,我们从未碰到过。 我仔细检查了这两条腿,发觉它上面并没贴着金箔镇鬼纸符,不觉有些奇怪。而且在两条腿的膝盖处,我各发现了一枚刻有“李玉天师大印”的印。 这件事情远远超乎我这个业余阴阳师的想像,恐惧攥紧了我的心脏。 中午填饱肚子后,我们很快挖出了身体的第二部分——躯干。躯干还是没有贴金箔镇鬼纸符,同两条腿一样,在躯干的肚脐部位,也刻有一枚“李玉天师大印”的印戳。 这个“李玉”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把印戳刻在骨头上呢?还有那个赵家诚和赵家信,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回到营地,就在我苦苦思索这些问题的时候,姚其来和张广迫不及待地把骷髅双腿和骷髅躯干接上了。 就在姚其来去车里取那颗骷髅头时,山里刮起了阴风,隐隐约约还能闻到一股腐臭。 “王遥,快来看,这是怎么回事?”张广手指着连接上的骷髅双腿和骷髅躯干,脸露惊异之色,朝我喊道。 离张广约有两米远的我,朝骷髅双腿和骷髅躯干望去,顿时惊得目瞪口呆。骷髅双腿上的两个“李玉天师大印”印戳,和骷髅躯干上的“李玉天师大印”印戳,竟然发出荧光来。 紧接着,每枚印戳都射出一条荧光来,和另一枚印戳连接起来,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愣神的工夫,三枚印戳升起一团白烟,与此同时,从骷髅躯干处冒出一团黑雾,迅速喷向了张广。 猛然间,我想起了什么,惊叫一声:“不好!”然而迟了,沾上黑雾的张广,“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他的身体极速地抽搐着,不一会儿,躯干和双腿就变成了骷髅。同样,除了躯干和双腿,张广身体其他部位都没有骷髅化。 “怎么会这样呢?”闻讯赶来的姚其来,目睹了这一切,整个人都傻了。 巨石下的石棺 “古代称阴阳师为天师,显然李玉这个人就是个阴阳师。他用自己的大印,封住了那个被杀之人藏在双腿和躯干中的一部分怨魂。然而,当三枚印戳碰到一起,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时,印戳的力量就互相抵消了,也就是俗称解了封印。”我皱着眉头,对姚其来说道,“可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李玉明明知道后人如果找到这些身体碎块,肯定会接在一起。那他为什么非要留下这样一个解除封印的机关,让怨魂释放出来呢?” “事到如今,已经死了两个人,我们不能就这样放弃。”姚其来咬了咬牙,把骷髅头和骷髅躯干、骷髅双腿接上了,现在就剩下一双骷髅手了。 就在我们准备出发到骷髅手埋藏的地方时,竟然地震了! 整座山都在晃动,山坡上一些小碎石纷纷滚了下来。 “不对,不是地震,是地下有声音传来。”我贴着地面听了一会儿,吃惊地叫道。顺着声音,我和姚其来走到人形凹槽旁,确定声音就是这块巨石下传过来的。 又是一阵声音从地底下传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嘶叫一样,紧接着,巨石也开始微微晃动起来,震得旁边的泥土纷纷朝坡下滚去。 “这是什么东西啊?叫几声,弄得就像地震似的,太可怕了。”姚其来恐惧地说道。 “要不,我们放弃吧,这里面疑点太多,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劝道。 “不。”姚其来摇了摇头,拿起工具,朝骷髅手埋藏的地方走去。我一见,摇了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骷髅手挖出来时很顺利,一块长方形金箔镇鬼符,很显眼地缠在其中一只骷髅手的手腕处。 “千万不要动金箔镇鬼符。”我叮嘱姚其来道。 “我知道。”姚其来点了点头。 回到营地,我和姚其来先把小强和张广的尸体抬了出来,放在古墓进口旁,让他们亲眼看看,我们是怎么打开墓道口的。接着,我们把骷髅头、骷髅躯干、骷髅手和骷髅腿依次放在人形凹槽里。 天空乌云翻滚着,周围再次暗了下来。诡异的是,原先震动的地面,却平静下来。 “啪哒”一声,巨石转动起来,露出一具长方形的石棺。 “这个石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古墓?”姚其来一脸失望的神情,他抓起铁棍,就要撬石棺。 “不能撬。”我一眼就看到石棺盖上镶嵌着一个八角罗盘,“这是一具封魂棺,是封鬼魂的。八角罗盘刻在棺盖上,就是为了镇住石棺里的鬼魂,不让它出来作恶。” “不对啊,你不是说那个怨魂,已经被阴阳师分割成四部分,被埋在四个地方了吗?”姚其来疑惑地问道,“既然这样,这石棺里哪还有什么鬼魂?” 姚其来问得对,这点确实让我疑惑不已。 我弯下腰来,再次仔细地观察起这个罗盘来,这一看,吓得我魂飞魄散。罗盘已经破坏了,也就是说,这个罗盘已经不起作用了。本来巨石压在石棺上面,还能勉强镇住这个鬼魂,现在巨石已经移开了,再也没有东西能镇得住石棺里的鬼魂了。 突然间,我想到了那本古书作者的名字,立刻意识到,我被赵家诚这个作者骗了。 古书的阴谋 “轰”的一声,棺盖突然炸开了,幸亏我早有准备,一闪身躲过了。 一个人影从石棺里跑了出来,远看这个人影就是一个影子,近看,则是一个骷髅鬼。我连忙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符纸,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符纸上,一扬手朝骷髅鬼打去。符纸打在骷髅鬼背上,发出一团绿火,骷髅鬼吃疼,吼叫一声,却不向我扑来,而向人形凹槽里的那具骷髅骨架跑去。 我立刻明白,人形凹槽里的骷髅骨架,就是这鬼魂的真身。这个鬼在鬼魂状态下,都能让日光暗淡,大地震动,要是让它回到真身里,那岂不是把天都能翻个个儿? 对付这种恶鬼,我没有多少方法,只能拼命了。我一伸手,从背包里掏出几把桃木短剑,咬破食指,每把桃木剑上都沾了一些鲜血。这时,鬼魂正好跑到人形凹槽旁,我一扬手,几把桃木剑朝鬼魂掷去,同时,整个人也朝鬼魂冲去。 桃木剑全打在鬼魂的后背上,瞬间一团大火在鬼魂后背燃烧起来。 鬼魂被激怒了,一扭身伸出尖爪朝我抓来。我早有准备,一闪身躲过鬼魂这一击,随手朝凹槽里一抓,抓起骷髅头,一扬手,把骷髅头远远地扔了。 “姚其来,那本古书的作者是这个鬼魂的哥哥。他们的名字之所以有一个字不同,是因为他们是‘家’字辈。‘诚信’是一个词,‘诚’在前,则表示‘赵家诚’是哥哥,‘信’在后,则表明这个鬼魂叫‘赵家信’是弟弟。”我嘶叫着对姚其来说道,“很有可能,赵家诚只知道他弟弟的脑袋埋在什么地方,却不知道他弟弟的其它身体部分埋在哪里。而赵家诚之所以写这本书,目的就是借宝藏之名,激起我们这些后人的贪念。我们为了获得所谓的宝藏,不得不寻找赵家信的尸骨,凑齐它们来开启古墓,这样,赵家诚的目的就达到了。他弟弟的鬼魂最终就被解脱释放出来。 另外,我怀疑石棺盖上的罗盘,也是赵家诚事先破坏的。所以千万不能让赵家信这个鬼魂,附在它的真身上,否则,咱俩今天将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这个鬼魂。这个鬼魂扑灭后背的大火后,居然一吸气,双手在空中一挥,那个被我扔出的骷髅头就一路滚到了这个鬼魂脚下。鬼魂拾起骷髅头朝人形凹槽一放,然后一纵身,扑在它的骷髅骨架上。 “轰”的一声,人形凹槽竟然被炸成碎片,朝四周飞去。烟雾中,一个骷髅骨架现身了,它嘶吼一声,变成了一具绿脸红眼的僵尸。我心一凉,知道镇鬼纸符和桃木剑对这种实体厉鬼根本就不起作用,这次恐怕在劫难逃了。 突然,不知为何,被我和姚其来放在人形凹槽旁边的小强和张广的尸体,这个时候却抖动起来。尤其是小强脖子上的那个骷髅脑袋,和张广骷髅化的躯干和双腿,抖动得更厉害,有一种想挣脱什么的感觉。 骷髅脑袋、骷髅躯干和骷髅双腿,差一双骷髅手不就齐了吗?电光石火之间,我心里一亮,一扭头看向红眼僵尸手腕上那个金箔镇鬼符…… 尾声 “我去撕红眼僵尸手腕的那个金箔镇鬼符,但以后盗墓这个活儿就别干了,好好过日子吧。”说完这话,我眼睛一红,起身就要朝红眼僵尸跑去。 “不,是我把你带到这儿来的,去,也应该是我去。”姚其来意识到了我的用意,他拉住了我,“回去找一份正经工作做,别和我一样,走上这条不归路。” 说完,姚其来头也不回地冲了上去,在红眼僵尸咆哮地冲到他面前时,机灵地一闪,从红眼僵尸腋下侧身穿过,顺手拽下了红眼僵尸手腕处贴着的金箔镇鬼符。一团黑雾从红眼僵尸手腕处喷出,迅速缠上了姚其来,姚其来倒在了地上,双手变成了骷髅。 一阵阴风刮起,姚其来骷髅化的双手,小强骷髅化的脑袋,以及张广骷髅化的躯干和双腿,同时脱离他们的身体。它们在阴风中旋转着,迅速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具骷髅骨架。 “贫道乃是天师李玉,为了镇住这作恶多端的恶鬼赵家信,我死后,把灵魂分成了三部分,分别封存在赵家信身体的三个部位里。一旦有人为了某种目的,释放赵家信这个恶鬼,我就会出来,借这些贪婪之人的身体,来对付赵家信这个恶鬼。” 转瞬之间,这个骷髅就变成一个白面红唇的道士,他手中多了一把泛着红光的桃木剑,朝红眼僵尸冲了过去,与红眼僵尸对打起来。 这不亚于一场世纪大战,一时间飞沙走石,天地失色,一道一鬼打得平分秋色不分上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着急地四处观望着,看到了姚其来留在我旁边的背包,翻开一看,心中大喜——里面是一小包炸药。 我用胶带缠住炸药,趁红眼僵尸和李玉打得正热闹时,溜到红眼僵尸背后,点燃炸药粘贴在红眼僵尸背后,然后迅速跑开了。 “轰”的一声巨响,红眼僵尸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身体碎块纷纷落在了周围的地上。 “孺子可教也。”李玉朝我赞叹地点了点头,把手中的桃木剑朝我一扔,又恢复成骷髅样。紧接着,骷髅倒地,一个人形黑影从骷髅中飘出,消失在了天空中。 我捡起地上的桃木剑,发现这不是一般的桃木剑,它全身泛红,坚硬如铁,手柄上还刻着李玉的大名。我不禁喜出望外,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王、王遥……”谁在喊我?我惊得一扭头,高兴坏了,失去双手的姚其来竟然没有死,正挣扎着想爬起来。 “别动,我来扶你。”我站起身,朝姚其来快步跑去……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四体归位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