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王朝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1:5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66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第一章印度 印度的佛教文明就像是氧气一样,无处不在的弥漫与空中,一到这里,那独特的人文就会把每个人吸引。会让人觉得这是旅游的最好地方。 然……

第一章印度 印度的佛教文明就像是氧气一样,无处不在的弥漫与空中,一到这里,那独特的人文就会把每个人吸引。会让人觉得这是旅游的最好地方。 然许绾绾等人却并非如此想来,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得到孔雀王朝的秘宝——孔雀权杖。 孔雀王朝是第一个统治印度的封建王朝,距离现世已是千年。 而这孔雀权杖据说是用纯金打造,上面还镶嵌了一颗价值不菲的祖母绿宝石。 不过这些并不足以吸引他们前来淘金,真正让他们感兴趣的是孔雀权杖上面的梵文。那梵文记载的,是月护王所有宝藏的所在地。 这月护王正是孔雀王朝的建立者,传闻其晚年笃信耆那教,按照教义习俗绝食而死。 这次来的总共有五个人,除了许绾绾以外分别是钱浩天、张子悦、徐乐以及顾海迪四人。他们四人表面虽显得和睦,然内里却都对对方保留敌意。 夜间,他们栖身与一位佛教徒的家中。在印度,有很多好客的人们是愿意让外人栖身与自己的家中的,尤其是那些信佛的人。 许是因为主人家信佛的缘故,就连晚间都可以在空气中嗅到檀香的味道。 许绾绾此时正依靠在阳台的栏杆上面,她的眼前有着一颗巨大的芭蕉树,那成熟的果子看起来格外的怡人。 不知站了多久,渐渐的感到了些许的困意。于是许绾绾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上。 也许是檀香的作用,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而就在她睡意正酣之时,一阵凄惨的叫声把她惊醒。 她立马从床上起来,顺着叫声的方向跑去。www. 此时只见众人都聚集在了张子悦的房门口,而向内望去,只见张子悦胸部一片肉模糊,他的心脏像是被人掏走了似得,胸口的大洞正在向外喷涌着鲜血。 而在他身边,此时还留着一张卡片。那是一张以孔雀开屏为花纹的卡片,但仔细看去,孔雀的尾毛上面好像被人书写着什么。 经过检查,那张卡片上面的孔雀是别人亲手画上去的。而尾毛的花纹则是一句梵语,大意是觊觎本王宝藏的人啊,你们都会不得好死! “天啦,难道是月护王的诅咒!”徐乐看着卡片上的花纹大声说道。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徐乐的身上,只见她脸色苍白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血液一般,而她脸上的肌肉也如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一般,正在兀自跳动。 看她如此的惊慌的表情,钱浩天不禁说道:“你不要乱想了,哪里有什么月护王的诅咒,我看定是人为。” 说着他便把眼睛瞟向了许绾绾,他那锐利的目光就像是在说:“你就是杀人凶手一般。” 许绾绾看出了钱浩天的意思,不禁大声说道:“没错,我看这定是人为,最有嫌疑的应该就是他隔壁的那个。” 住在张子悦隔壁的正是钱浩天,许绾绾这句话很明显就是在他就是杀人凶手。 就在二人即将展开争吵之际,一直没有说话的顾海迪开口说道:“也许凶手不在我们之中。” 此话一出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只见他神情自若的说道:“杀人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也都有机会。但是这张卡片怎么解释?我们谁也不会梵文,且我们谁也没有这个绘画功底。” 这句话就像是掉入水中的石子,在众人心中激荡起了万千的涟漪。因为按照这么说,在他们身边还潜伏着一个躲在暗处的人,为此众人无不感到惊恐,都害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若凶手在明处,还可以防备。若在暗处,如何防备? 第二章天火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但众人心中的恐惧并未因此而消散,相反随着天亮,众人心中的恐惧也逐渐的加重了。 徐乐看着大家那凝重的脸色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动手,继续去寻找孔雀权杖?” 众人对视一眼,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于是众人便继续踏上了寻找孔雀权杖的路程。 …… 印度的太阳似乎比中国要来得毒,也来的热。众人行走在路上就像是被人放入了烤箱,那炽热的太阳正放肆的舔舐着每一个人裸露在外的肢体。 因为太热,水也很快被大家喝干了。顾海迪看着已经空掉的水壶说道:“要不我去寻找点水给大家喝吧?” 其余几人似乎连点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眨了眨眼睛,算是认同。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家才发现顾海迪似乎已经去了很久了。徐乐不免担心道:“他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啊?” “不会吧,只是找水而已。”许绾绾说道。book.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她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在说:“不会真的有意外吧?” “我们还是去找找他吧。”钱浩天说话间便站立了起来,像是准备去寻找顾海迪。 也不知找了多久,众人都没有找到顾海迪。而印度的僻远地带又特别多,这让众人不免担心了起来。 “要不我们分头去找吧。”钱浩天看着眼前的一大片树林说道,“也许他在树林深处也不一定啊。” “希望吧。”许绾绾轻声的嘀咕道。不知为何她的心总是七上八下的,就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那你和徐乐一起找,我自己一个人找吧。”许绾绾看着钱浩天说道。 徐乐的胆子向来比较小,她自己也是不敢一个人行动了。听的许绾绾这么说,她立马看向钱浩天,就像是生怕他不同意许绾绾的建议似得。 “就这样吧。”钱浩天点了点自己的头。 之后三人便分头寻找起了顾海迪。就在许绾绾找了大约五分钟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远远看去竟有着几分的不真实。 “难道是顾海迪。”许绾绾不禁担心了起来,她生怕顾海迪也出了什么意外。 就在许绾绾靠近那个人影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她的喉咙中传出。而垂入她眼帘的,是一具焦黑的尸体。 徐乐和钱浩天顺着声音立马赶了过来,胆小的徐乐见到那具漆黑的尸体不免吓得花容失色,直到片刻后才想起尖叫。 “这是怎么回事。”钱浩天看着尸体说道。 此时的许绾绾已经恢复了震惊,她仔细的打量起了那具焦尸。她发现那具尸体从外形看和顾海迪一模一样。 之后她更是在尸体身上发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玉佩。她记得那是顾海迪的玉佩,顾海迪曾经说过玉佩在人在,玉佩碎人亡的话。 那现在这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顾海迪! 而在尸体的身边,正赫然的停留着一张孔雀卡片,只见卡片上面写着和上一张一模一样的梵语。 “我想这应该是顾海迪的尸体吧。”许绾绾的脸上泛起了几分的哀伤,她看着尸体坚定的说道。 第三章黑影 “我受够了,我要离开这里。”徐乐大声的说道,此刻她的眼角还挂着因为害怕流出来的眼泪。 许绾绾看了钱浩天眼,随即说道:“要不你送她回去?” “哼,你自己想独吞宝藏?没门。”钱浩天冷哼道。 许绾绾没有理会钱浩天,转而看了看徐乐,道:“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徐乐沉思了一会,道:“无论是诅咒还是人为,其目的都是不希望你们找到孔雀权杖,我想只要我不继续寻找下去就不会有危险的吧。不过倒是你们,一定要多多小心才是啊。” 许绾绾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那我们走了。” 接着许绾绾和钱浩天便继续向前走去,而徐乐则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直到他们的背影彻底的消失在了林中她才缓缓的离开。 而徐乐却没有发现,此时正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盯着她。 印度的小路就是特别的多,也不知走了多久,徐乐都还没有找到可以坐车的地方。她不免觉得累了,于是坐在路边大口的喘着粗气。 水早就被喝干了,现在她又累又渴,还带着几分的惊恐。 她想休息一会就赶快离开这个地方。然就在她无意的回眸间,像是撇见了什么东西。 “谁。”徐乐立马提高警惕道。虽然刚才只是无意的一瞥并未看清是什么,但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的警惕也比平时来的机警的多了。 见无人回应,她便站立起来想在四周搜索看看。而就在她刚刚站起来向后看去的那一瞬间,一个黑影“搜”的一下从她眼前窜了过去。 “到底是谁。”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背包,想拿出那把用来防身的瑞士军刀。 而她的军刀还未摸出来,那个人影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怎么是你……”徐乐还未来得及说完剩下的话,就被那人一刀刺入了咽喉,倒在了地上。 那人看着徐乐的尸体“咯咯”笑道:“你们谁也不可能得到孔雀权杖,谁也别想打那些宝藏的主意。”说着便动手剥起了徐乐的皮…… 当他把徐乐的皮完整的剥下来后,又动手在徐乐的皮肤中加入了很多的青草之类的填充物。然后在把那张人皮缝合起来…… 当一切都做完之后,他带着诡异的笑容拿起了那个“人皮填充物”走向了树林的深处,只留下徐乐那血肉模糊的肉体还停留在此处。 第四章孔雀权杖 “还要多久?”许绾绾看着钱浩天说道,此时的她明显已经有些许的不耐烦了。 钱浩天白了她一眼,道:“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地图的?竟然会不知道?” 钱浩天冷哼了一句,继续向前走去,丝毫没有理会许绾绾的叫喊。 许绾绾见徐浩天并不理会自己,便也跟着径直的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她像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钱浩天此时也注意到了那个身影。 “是不是徐乐?”钱浩天看着许绾绾问道。 许绾绾点了点头:“从身影看去像是,但是她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坐在那里?” “不知道,我去看看吧。” 钱浩天一边说着一边向徐乐的背影走去,而当钱浩天一靠近徐乐,他便发出了一声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许绾绾立马飞奔过去,而当她见到徐乐时,也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哪里是什么徐乐,分明是一个用徐乐人皮做成的填充娃娃。只见那些填充物把徐乐的五官都挤得变了形,而娃娃本身还散发着一股奇怪的臭味,那像是血的腥臭混合了某种植物的味道。 在那个娃娃的嘴里,正被人插着一张孔雀卡片! “怎么会这样!”许绾绾大声说道。 “我不知道。”钱浩天似乎也被吓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尸体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们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月护王的诅咒!!”许绾绾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刻太阳的光芒照在他们的脸上,却不见一丝温暖的气息。此刻他们身上有的,只是那死人的阴寒。 “难道真的有月护王的诅咒吗?”钱浩天看着许绾绾说道。 “嗯,我也是听说的,不知道是真是假。”许绾绾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起了关于那个诅咒的故事。 相传当年月护王即将宾天之际,曾下了一个诅咒:凡是觊觎本王宝藏之人,都将不得好死!而之后他更是命人把他和他的珍宝一起埋葬在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只留下那孔雀权杖作为线索。 而关于孔雀权杖的秘密,只有他的后人才得知一二,其目的就是为了将来以备不时之需。 但不知为何关于孔雀权杖的秘密竟然会泄漏出去,以至于吸引了一大批的人前去寻找。只是历经多年,都未有一人找到。 直到前段时间,他们几人才准确的知道了孔雀权杖的下落,可却没想到竟然会…… 第五章第四个死者 “无论我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或者有什么私心。现在我们都应该要团结一致,希望可以解除这场危机。”钱浩天看着许绾绾说道。 “没用的,那是诅咒。我们不可能躲开。”许绾绾绝望的说道。 钱浩天看着她的脸坚定的说道:“未必,我曾听说只要找到月护王的尸体就可以解开诅咒,我想如果我们现在小心点,应该可以避免。” 许绾绾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丝亮光,她看着钱浩天说道:“那我们现在赶快走吧。” “不过我们现在先要好好休息休息,并且补充一下能量,而且我们的水现在也没有了,也需要找到水源。”钱浩天说道。 许绾绾想了想,说道:“我似乎听到了泉水流动的声音,应该就在那里。”说着她便把手指向了南方。 钱浩天抬头看了看天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喝点水,补充一下体力,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继续吧。” 许绾绾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意思。 …… 夜晚许绾绾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而钱浩天此刻则睁大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会有什么危机靠近。 “你先睡会,等会我叫醒你,然后换我睡。”钱浩天看着许绾绾说道。 “嗯。”许绾绾应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个人影“嗖”的一下窜了出来。钱浩天一见到那个人影便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唯有张大着嘴巴,死死的盯着那个人影。 就在钱浩天还来不及发出一丝声音的时候,人影便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 之后他便把尸体拖到了树林的深处…… 在睡梦中许绾绾感到自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只是那股味道若有若无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猛地一下,许绾绾睁开了眼睛。而此时身边却不见钱浩天的身影,但一股血腥味却传入了她的鼻中。 “难道……”她不禁呢喃道。 她立马站了起来,顺着血腥味的方向找去。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感觉血的味道越来越重。 终于,她在一棵芭蕉树上看到了已经死去的钱浩天。此时的他被人腰斩成了两截,他赤裸的上半身正被人挂着树上,而他的下半身则不翼而飞。 “啊……”许绾绾一声尖叫,便向丛林深处跑去。 而此时在她的身后正悄悄的跟着一个黑影。 第六章天亮 跑着跑着许绾绾没有了力气,而此时的天也渐渐的亮了起来。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此时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她却没有发觉,死亡正在渐渐的像她逼近。 就在许绾绾站起来准备离开时,一样东西垂入了她的眼帘。那是一个人赤裸的下半身! “难道是……啊……”她又是一声惨叫,此时钱浩天那死不瞑目的样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不禁感到一阵恶心,随手扶着一棵树呕吐了起来。 “咯咯咯。”一阵恐怖的笑声传入她的耳中,她的汗毛瞬间倒立了起来。 “是谁?”许绾绾大声说道。 “咯咯咯。”对方仍旧只是怪笑。 那诡异的笑声要许绾绾的精神极度崩溃,而就在她想要逃离之际,一个黑影窜了出来。 许绾绾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那黑影捅了一刀。 “怎么是你!”许绾绾一边捂住伤口一边用讶异的目光说道。 “当然是我。”那黑影说道。 黎明的光照在那人英俊的脸上,而此人正是早就已经死去的“顾海迪”。 “你不是已经……” “我不是已经死了,对吗?”顾海迪带着得意且鬼魅的笑容说道,“其实那只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尸体罢了,我不过是留下了自己的玉佩。” “你为何要这样做?”许绾绾不解的问道。 顾海迪轻笑一声,道:“我这么做只不过是不希望你们得到孔雀权杖。” “为什么?”许绾绾带着几分好奇的目光问道。 顾海迪像是陷入了沉思,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我的母亲是一位中印混血儿,但是她不是普通的中印混血儿。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公,是月护王的后人。然而我的外公却是个十分老实的人,在一次醉酒中被人套出了关于孔雀权杖的秘密。之后这个秘密流传了出来,你们这些贪心的人都在争相去寻找孔雀权杖。不过他们都没有成功,唯有这次,你们竟然得知了孔雀权杖的准确位置。” “所以你就要杀了我们?” “是,我不能要你们得到秘宝,这也是母亲的遗愿。所以我不得已的跟着你们,为你们准备了这出谋杀。” 说着他便一步一步的靠近许绾绾,一边走还一边说:“其实杀死你们的并不是我,而是你们那过分的贪婪。” 看着步步逼近的顾海迪,许绾绾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孔雀王朝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