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驱魔人之梦杀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0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39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一轮明亮的月亮高高悬挂在无云的夜空,惨白的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进寂静的客厅,留下一个个扭曲奇怪的阴影。偌大的别墅一片寂静,沙发、茶几、……

一轮明亮的月亮高高悬挂在无云的夜空,惨白的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进寂静的客厅,留下一个个扭曲奇怪的阴影。偌大的别墅一片寂静,沙发、茶几、吊灯等白天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家具在月色的笼罩下,仿佛也莫名增添了一丝诡异难明的韵味。 突然,从二楼传来一阵刺耳的瓷器碎裂的声响。一个狼狈不堪的身影火烧屁股般急匆匆从二楼狂奔而下,甚至在在楼梯转角处不慎撞到了一个平时用来观赏的花瓶。不过黑影显然已经无意关注它,三步并作两步地从楼梯上跳了下来,慌不择路地朝一楼角落里的卫生间跑去。通过进入室内的惨白月光,依稀可以分辨出黑影的具体形象:面貌是一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一身凌乱不堪的睡衣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年轻却又惨白的脸上凝固着挥之不去的惊恐表情,仿佛背后有一只嗜血恶魔正欲择人而食。 男子迅速冲进隐藏在角落的卫生间并熟练地关上门,然后屏住呼吸并小心翼翼地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得井井有条,就像事先排练好一样。外面的客厅忽然传来一阵“滴答、滴答”的奇怪声音,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迷茫,“好熟悉的声音……好像,好像在哪听过……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不一会儿,男子突然惊骇地发现这个奇怪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仿佛正在不断靠近他所躲藏的卫生间。男子内心不由自主泛起了一阵寒意,身体本能地发起抖来,眼神愈发迷茫,开始无意识地喃喃自语起来:“是什么……为什么来找我……它又来了……为什么……”突然,男子脑海中忽然轰地一响,眼神中的迷茫迅速转为清明,原先脑海中那些仿佛被薄雾笼罩起来的画面也突然清晰起来。刹那间男子便回想起来了前因后果,恢复记忆的男子更是压抑不住脸上的惊恐。但他并没有夺路而逃,而是立刻抬起头紧盯着浴室镜子上方的一面大钟。“嗒嗒嗒”时钟果然如他预料般显示此刻正是23时59分。门外的“滴答”声越来越近,但男子的目光却始终死死盯着时钟上的秒针。40、41、43……男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时钟指向23时59分50秒时,男子眼前一黑,最后余光依稀透过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看见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影正站在门外。男子恍惚可以感觉到一双无比阴毒、充满仇恨的眸子正在门外狠狠盯着他。在完全失去意识前,男子脑海里闪过最后一道意识:“终究……还是躲不过吗……” 上午10点,辰风心理咨询室,一间安静的办公室内。 “连续几天做同一个噩梦,这就是您来找我的原因吗?”年轻的心理医生微笑着说。 “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今天它一定还会来的!对!会来!一定会来!”男子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王先生,请您先冷静一下。”辰风看着对面男人憔悴的面孔和通红的眼眶不禁叹了口气,递上了一支烟。 男子接过烟点上深吸了两口,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然后苦笑着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我刚刚没有告诉你,在我这几天的梦里,我每次都会忘记我是谁,只知道拼命地逃,最后逃到一个卫生间,然后我就会从梦中惊醒。但我发现,我醒来的时间越来越晚了。我第一次做这个醒来是23点59分整,第二天却是23点59分10秒醒来。此后每天醒来的时间都会比前天晚10秒,昨天我是23点59分50秒才惊醒的。我有种预感,恐怕今天晚上它就会冲进卫生间了,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就像他们一样……”男子脸上泛起一丝绝望,手中的烟也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他们?”辰风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苦涩地开口:“本来我是不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的,不过我可能都活不过今晚,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和这个心理医生第一次见面,但王昊却莫名的对他十分信任,这个年轻的心理医生总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其实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并不复杂,这位天天做噩梦的男子名叫王昊,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但他的本性其实并不坏。一天晚上他和几个同为富二代的狐朋狗友去酒吧喝酒,不知怎么回事那几个家伙看上了一个漂亮的大学生,前去骚扰被拒,带头的还被的泼了一脸酒。这几个恼羞成怒的富二代于是借着酒劲把这位大学生强拉上车带到了偏僻的地方轮奸!王昊曾试图阻止却反被威胁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连他一起揍,在暴力面前王昊无奈地选择了退让,不过他也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而是自己一个人离开。直到几天后王昊看新闻,警方在桥下捞起了一具不明身份的女尸,当王昊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才知道,那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在奸淫那个女生之后还残忍地将其杀害。而且他们凭借家中的势力逍遥法外,从此以后王昊也和这几个朋友断绝了往来。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女生被拉上车时绝望的眼神,当时她看着我们,咬牙切齿地说‘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如果我当时能坚定一些,说不定这一切都可以避免的。”王昊痛苦地闭上了眼,脸上满是悔恨之色。 “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而且恐怕那个女生已经化成厉鬼,再无理智可言了。”辰风安慰道。“你那几个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前两个月就陆陆续续死了,死状都很惨,面孔扭曲,法医说他们都是被吓死的。马上应该就轮到我了吧。”王昊苦笑道。 “那倒未必。”年轻的心理医生脸上划过一丝神秘的笑容,“也许我可以帮你。”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王昊忍不住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心理医生的的双肩,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毕竟只要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没人愿意死亡。 医生毫不介意王昊的失礼行为,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保证去公安局作证人举报你的那些朋友。虽然他们已经死了,但案件依然没有真相大白,你应该承担这份责任。” “没问题!”王昊急忙答应,“不过你真的可以帮我吗?”虽然王昊对这名心理医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但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遍,毕竟这是关系到自己生命的大事。 “放心吧。”医生缓缓站起来,从自己的抽屉里取出一块造型古朴的玉佩,上面雕刻的好像是貔貅。“这块玉佩暂时借给你,只要过了今晚就没事了。” 王昊将信将疑地接过玉佩,看着玉佩上那栩栩如生的貔貅,让他感到一丝惊奇的是这块玉佩在手里居然是温热的,不像其它玉佩一样冰凉。可能是心理作用的原因,王昊的心突然安定了不少。 晚上,23点,别墅。 王昊一直强打起精神不去睡觉,虽然对那个神秘的心理医生有信心,不过他还是对那个女生的冤魂害怕不已。只要撑过今晚就没事了,王昊不断暗示自己。突然,王昊感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脑海也混沌起来。砰的一声,王昊最终还是敌不过这阵突如其来的睡意,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与此同时,他脖子上的貔貅玉佩突然闪过了一丝诡异的红芒。惨白的月光透过窗台进入屋内,王昊的床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身影。这身影披头散发,衣衫凌乱,身上还不停地往下滴着水。黑影缓缓抬起头,散乱的头发后面一双毫无任何理智充满无穷杀意的血红眸子若隐若现。滴答滴答,随着它的不断靠近,睡梦中的王昊表情突然痛苦地扭曲起来,身体开始颤抖,嘴里也无意识胡言乱语:“不要……走开……不要杀我……”正当卧室的闹钟快指到0点时,惊变突起,王昊脖子上的玉佩突然飞出一道红光,迅速缠绕在床前的黑影上并猛地一拉,将黑影拉进了玉佩之中。夜空中依稀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不过不久以后就恢复了宁静。伴随着惊变的发生,睡梦中王昊扭曲的表情也渐渐恢复正常,粗重的呼吸声也渐渐平复下来。 辰风心理咨询室,正在闭目打坐的辰风突然睁开了双眼,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嘴角划过一丝笑容,重新闭上了双眼。“解决了吗……”一声悠悠的叹息响起,很快又消失在了夜风中。 10天后。 “王先生,看来你已经完全恢复了。”望着神采奕奕的王昊,辰风微笑着说。 “嗯,这多亏了你的玉佩,否则我现在应该在举行追悼会了,这块玉佩还给你。”王昊充满感激地说道。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之后,性格外向的王昊和这个神秘的心理医生倒是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关系,但辰风对自己为什么能捉鬼这个问题一直避而不答,王昊最后只好无奈地放弃了这个让他心痒不已的问题。 “哦对了,辰医生,这是我的一些谢意,多谢你的救命之恩。”王昊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恭敬地递了上去。 辰风的目光突然一凝,不过并不是停留在那张银行卡上,而是紧盯着王昊的钱包,脸色也突然严肃起来,“你钱包里的那个人是谁?” “钱包?”迟钝的王昊半天才反应过来,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照片,迷惑地问道:“你是说这个吗?她是我的妹妹,叫王灵,现在在读大学,怎么了?” 辰风一言不发地接过照片,脸上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观察起这张照片来。照片上的女生20岁左右,长得倒很漂亮,但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有时间的话把你妹妹带过来。”辰风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王昊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他知道辰风并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莫非,我妹妹她……”王昊的声音突然颤抖起来。 辰风抬起头,微笑道:“不用这么紧张,,你妹妹不会有事的。” 王昊这才放下心来,小心翼翼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了吗?” 辰风淡淡扫了他一眼,良久以后,当王昊都快放弃希望时,“你可以叫我……”辰风眸子里闪过一丝奇异光芒,一字一顿道:“驱,魔,人。” 窗外突然响起一声炸雷,王昊不由打了个寒战。 屋外,电闪雷鸣,雨若倾盆。 (更多精彩内容请期待下一篇--《现代驱魔人之卖鬼》) 点击阅读 http://www./cp/15481.html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现代驱魔人之梦杀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