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壶之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0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47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纠缠于水中的头发 1905年,在著名的对马海战中,日本海军出乎意料地擊败了当时号称天下无敌的俄国波罗的海舰队。经各国军事家分析,俄国舰队失败的……

纠缠于水中的头发 “1905年,在著名的对马海战中,日本海军出乎意料地擊败了当时号称天下无敌的俄国波罗的海舰队。经各国军事家分析,俄国舰队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军舰的航速没有达到预期的速度。而使航速降低的罪魁祸首就是附着在船底的固着动物——藤壶。由于沙俄舰队从波罗的海到日本海,经过了长达一年之久的航行,在航行过程中,船底长满了大量的藤壶等附着生物,这样,就增加了船体的重量和阻力,因而使得船速减慢了……” 研究室的幻灯放映仪前,方芳一身正装,用红外线笔指着幻灯片上那种甲壳类生物滔滔不绝地讲着。 李磊坐在台下,努力不让自己打出哈欠来——他对这些东西实在没有什么兴趣,可是为了追求方芳,他只能装作很爱听的样子。 “藤壶……这是个什么水生动物?长得怪模怪样的……”李磊实在听不下去了,“方芳,你也讲累了吧?我们一起出去吃晚饭吧?” 方芳的脸上淡淡的没有表情,可是声音却冰冷冰冷的,“你果然对藤壶不感兴趣。不过,藤壶对你来说,性命攸关。” 性命攸关?这个词实在是太严重了。不过李磊并没有往心里去,他再次请求道,“好啦,好啦,我们吃饭去吧。” 方芳叹了口气,然后准备关幻灯设备。 突然,李磊感觉到脚下一凉,他低头一看,只见研究室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积了许多水。李磊全身一凛,当然不是因为这些水,而是因为……这水里夹杂着女人的长头发! 一缕又一缕,乌黑的头发柔软地纠缠在水里,像一只只从地府伸出的爪子。 方芳顿时脸色苍白,她嘴里一开一合,只颤抖着说出这样一个词:“藤壶……” 李磊顾不上多想,他急忙把方芳拖出了研究室。身后那些乌黑的头发像水草一样,汹涌地向他们逼来…… 坐在餐厅里的方芳惊魂未定。李磊安慰道:“你不要害怕嘛。你们海洋实验室里水一向很多,那只是一个漏水的偶然。” 方芳缓缓地摇摇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其实,我们这里经常会出现这种景象。包括我在内,实验室里的女人都是短发的,不应当有长头发出现。” “这可奇怪了。”李磊应和了一句。 方芳的脸色突然很郑重:“李磊,你听说过藤壶冤魂的传说吗?” 李磊愣了一下,摇摇头。于是,方芳又摆出了专家的样子,讲了一个关于藤壶冤魂的传说: 藤壶这种生物有个奇异的特点,就是“粘”。无论它粘在什么物体上,都会非常牢固,轻易取不下来。 于是,在沿海一带盛行这样的传说:船出海遇难之后,有许多尸体是寻不回来的。这些尸体沉入到海底,时间一长就会被藤壶粘遍全身。这样的尸体不会被鱼类吞食,就很有可能再次被打捞出来。由于被藤壶覆盖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所以人们一定要把藤壶都取下来才能辨认出死者的身份。 这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藤壶的粘性太强,连钢板都能够粘下来,又何况是人的皮肤呢?于是人们只能把人皮与藤壶一起取下。 剥了皮的尸体……一想到这里,李磊全身都起了疙瘩。 这样一来,尸体的身份可以辨认了,但是人们忽略了一件事情:被剥皮的尸体就不再完整了,这种不完整的尸体相传是不能够投胎转世的。于是,这些被藤壶粘去皮的尸体就会游荡在沿海一带,成为可怕的藤壶冤魂。 李磊追问道:“这种藤壶和你们研究室有什么关系呢?” 方芳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 只有影子 晚饭时光还是很愉快的,当李磊送方芳回家的时候,方芳基本上已经从那个藤壶冤魂的阴影里摆脱出来了。在皎洁的月光下,两个人站在一栋小别墅前脉脉含情地对视着,此时无声胜有声。 突然,小别墅的灯亮了。这灯异乎寻常,亮得格外刺眼。李磊和方芳同时向那亮了灯的窗户看去——只见,在惨白的灯光里,一个披着长发的鲜红的人影正贴在窗户上。 玻璃上滴滴答答地渗出血来,鲜红的人影在玻璃里剧烈地扭动着。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能看到他的嘴咧到了耳根,露出了森森的白牙。 李磊急忙把方芳拉到自己的身后。突然,灯灭了,一切恢复如常。 “你看到了吗?”方芳颤抖地问,“一个血淋淋的人影……就像那些被藤壶粘去了皮的人……” “没事,没事,”李磊抚着方芳的头发安慰道,“可能只是个幻觉,我们今天讲藤壶的事情太多了。” 方芳伏在李磊的怀里哭了一会儿就回家了。看着方芳的身影消失在公寓楼里,李磊的嘴角在月光下划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方芳,你太天真了。 原来,李磊之所以拼命地追方芳,不过是受雇于人。 半个月前,李磊作为私家侦探,接到了一个自称段坤的男人的电话。段坤把李磊约到了一家高档的酒吧,然后愁眉苦脸地递上了方芳的照片: “这是我的女朋友,你能不能去追她?追成了之后有重谢。” “什么?”段坤的要求让李磊差点掉了下巴。在李磊的一再逼问之下,段坤终于说出了其中的缘故。 原来,段坤和方芳同在一家海洋研究所里工作,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半个月前同居了。 然而,住进方芳家的第二个晚上,段坤就觉得不太对劲。因为每到晚上,家里亮起灯的时候,段坤总会在地上发现三个黑色的人影。可是这个家里只有段坤和方芳两个人,这第三个人影是从哪儿来的呢? 每个夜晚,多出来的那个人影都会在家里走来走去。这让段坤感觉到深深的恐惧:难道方芳家里有一个我看不见的人? 这个时候,段坤认识了宁汉良。宁汉良是沿海这一带有名的玄学家——出海的人靠海吃饭,往往愿意相信一些看不到的力量。宁汉良听了段坤的经历之后脸色很凝重:“据说,无皮之鬼,只有影子没有实体。如果你想看到他的实体,只要灭了灯,无皮之身自然会出现的。” 高人的话可不可信呢?段坤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还是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的。可是有一天晚上,段坤睡到半夜,突然听到了房间里有“呜呜”的哭声。方芳恰在这个时候醒来了,她身体僵直着,缓缓地走向了洗手间。 段坤走在她的背后,感觉她就像是一具尸体。在洗手间明晃晃的灯光里,方芳就睁着一双大眼睛,似笑非笑地对着镜子站着,一动也不动。 突然,方芳身后的墙上出现了一个黑影。这黑影张牙舞爪,狰狞地向方芳扑来。段坤很害怕,他向后一退,恰好就碰到了洗手间电灯的开关。 灯一下子灭了,黑暗中,段坤依稀看到了一个血红的人影。 “就是这样的。”段坤说,“我是不敢娶她了。所以我假说自己出差,从她家里搬了出去。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我希望你能够帮帮我。只要你趁着这个空档把方芳追到手,然后让方芳主动和我提出分手,我就会付给你想要的报酬。” 李磊听了之后觉得匪夷所思:“如果你不想和她在一起了,直接和她分手不就行了吗?” 段坤摇摇头:“你不了解方芳。她是一个很执拗的女人,认准了的事情轻易不改。这么多年,她对海洋研究是这样的态度,对爱情也是如此。” 这下子李磊终于明白过来了。虽然这个任务夹杂了一些诡异的色彩,但是为了高额的报酬,李磊还是点了头。 此时,李磊站在方芳的楼下,想到今天方芳对自己含情脉脉的样子,他仿佛已经看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他兴奋地掏出手机,给段坤发了一条短信:“一切顺利!” 正在这个时候,李磊在自己的脚边发现了一个长长的影子——人影。 李磊全身一凛,他缓缓地回过头去,只见身后只有一排昏黄的路灯,一个人都没有。 可是,李磊的脚边,确实多了一个影子。这人影微微地晃动着,看上去马上就要扑过来了…… 谁在灵堂里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穷追猛打,方芳对李磊的好感度直线上升。终于在这个周末,方芳把李磊约到了家里。 一走进方芳的家,李磊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冷。方芳的房间都是黑白色调的,处处垂挂着白色或者黑色的布幔。这些布幔会随风而动,有的甚至会飘来打到人的身上,让人不寒而栗。尤其是李磊,在听过段坤讲的故事之后,他总是怀疑方芳家里还藏着一个看不见的人。 突然,阳台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李磊定睛一看:一个透明的人形状的东西,正飘在阳台上。 人皮!李磊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方芳发现了李磊的异样,她急忙去阳台把那件透明的人形物品收下来,然后对李磊说:“你吓着了吧?这是我的雨衣,看见的人都说很像人皮呢。” 李磊一摸,果然只是一般的透明塑料雨衣而已。他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方芳并没有介意,她让李磊坐下,然后自己去倒茶。 方芳离开之后,李磊才有功夫细细打量一下方芳的家。只见方芳家里有许多藤壶形状的装饰物,个个都是血红的颜色,发出异样的光彩。也许她对藤壶有特别的喜爱,但是这种氛围让李磊深感不自在,于是他站起来,信步走到了一扇门前,然后轻轻地推开…… 一个灵堂猛然呈现在李磊的面前!房间内冷气丝丝,像个大冰棺。正中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巨大的男人遗像。 李磊正想好好看看这个男人的脸,突然方芳在身后叫他:“别看了,来喝茶。” 李磊只好从灵堂中退出来,不好意思地端起了茶杯。只见这茶杯上也印着一个红色的藤壶。于是李磊问道:“你是不是对藤壶特别有兴趣?” 方芳点点头:“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虽然在海洋里它太卑微了。从我进入海洋研究所之后,我就一直在研究这种生物。我相信,有一天,我会研究出一项关于藤壶的伟大的发明,会震惊世界的……” 方芳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李磊感觉到,方芳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有一丝狂热的光,这使得方芳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正常人,倒像是一个疯子。 无处不在的冤魂 “我和方芳的情况大约就是这样,她现在对我挺有好感的。”又在酒吧里,李磊简单地向段坤汇报了一下近期与方芳交往的成果,然后李磊又问了一句:“方芳这个女人真挺可怕的。她的家里处处都是藤壶,而且她总是能够看见藤壶冤魂。这是为什么呢?” 段坤的脸一下子变青了,他压低了声音说:“因为……方芳杀过人!” 李磊全身一个激灵。 “事情发生在几年前,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钱,就租了一条小船出海,去采集些东西。 管船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叫作宁菲。她可不是一般人,她就是宁汉良的女儿!因此,宁菲知道的神秘事件特别多,她经常把这些事情一件一件地讲给我们听。 有一天,宁菲讲了一个关于藤壶的传说——据说藤壶是种神奇的生物,它不仅可以粘住物体,还可以粘住时间。也就是说,从藤壶里可以提炼出一种特殊的物质,让人返老还童。 这说法多么荒谬啊!可是返老还童对于女人来说太有吸引力了,方芳居然相信了,而且她执拗地要宁菲把这个秘方告诉她。宁菲当然不肯说,后来被逼无奈,宁菲只说了一句:‘藤壶再加上年轻人的鲜血,大约就成了。’” 段坤说到这里的时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李磊心中一动,他大约猜到了后来发生了什么。 段坤接着说:“在海上,只有我们三个人。方芳想要尝试,还能用谁呢?于是……方芳将藤壶全都附在了宁菲的身上,然后打捞上来,一点点除去了藤壶……那个场景太惨了!” “那返老还童的药找到了吗?”李磊问。 段坤摇摇头:“我并不关心这个,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担心宁菲的冤魂会不会不停地来找我们的麻烦……兄弟,你一定要帮我的忙。让方芳离开我!事成之后,你也要赶快离开她。” 李磊茫然地点点头。 离开段坤之后,李磊去海洋研究所找方芳。只见方芳又在摆弄着一些藤壶的标本,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奇异的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磊突然感觉到脚下一凉,地上再次积起水来。和上次一样,有些乌黑的头发夹杂在水里,诡异地纠缠着。那些头发好像都有了灵性,冰冷地匝住了他的脚踝,并且顺着小腿向身体上爬…… 李磊拉住方芳慌不择路地跑,好不容易跑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李磊紧紧地关上门,然后安慰方芳:“没事的,没事的……” 然而,方芳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房间的门:原本已经被关好的门,此时却又开了一条缝,有一只血淋淋的手正从门缝里伸出来,那手被剥去了皮,痉挛着向他们抓来…… 方芳全身抽搐了一阵,然后猛地软倒在地。 怎么会是这样 方芳晕倒了,现在李磊要送她回家,可是一想到她的家,李磊就头皮发麻。 楼梯的灯坏掉了,黑漆漆的一片,有幽幽的风吹来,间歇伴随着“呜呜”的类似于哭泣的声音。 “吱——”方芳房间的门打开了,黑白色和冷气猛地扑向了李磊。突然,李磊从地上看到了另外一个影子——除了他和方芳之外,另外一个影子。 这个影子长长的,细细的,看上去是个女人。 李磊的心狂跳起来,没有想到,方芳家里的藤壶冤魂还是被自己遇见了。可是李磊毕竟是个男人,他壮着胆子回头——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然而,地上那个纤长的影子,正在向着李磊移动。 “这可怎么办……”情急之下,李磊自言自语道。 “没事,你别怕。”突然,李磊背上的方芳说话了。 李磊有些惊喜,他急忙问:“你说应当怎么办?” 方芳?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诶罾诘谋成弦欢欢撬隽颂崾荆?ldquo;到客厅那个暗门去,去灵堂里。” “啊?”李磊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他来不及考虑,急忙背着方芳走进了灵堂。 一走进灵堂,门就沉重地关上了。冷气猛地笼罩了李磊,灵堂里的布幔像有了灵魂一些,猛地飞扬起来。李磊想把方芳放下来,可是方芳一点要下来的意思都没有。没办法,李磊只能自己向里走——上次这里摆着一个男人的遗像,他没有看清楚。这次他正好想看看。 突然,李磊全身像触电一样——遗像上那个人,居然是段坤! 段坤已经死了? 李磊晃了晃肩膀,想要方芳给自己一个解释。然而这一晃,李磊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垂下了几缕乌黑的长发——怎么会是长发?方芳是短发的! 终于,李磊壮着胆子回头一看:身后的方芳脸色苍白,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睁着,嘴角抿着一丝异样的笑。最重要的是,方芳的短发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长发! “啊——”李磊大叫着把方芳从肩膀上甩了下来。被甩下的方芳伏在地上,一点点地向着李磊爬来。 方芳每爬一步,嘴角都发出呵呵的诡异的笑声,而李磊坐倒在地,用手撑着身体,一点点向后退着,退着 突然,李磊感觉手上粘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李磊使劲一挣扎,却发现手被牢牢地粘在了地上。李磊急忙用另外一只手去扯,另外一只手也被粘住了。既而,李磊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已经不能动了,然后是脚。渐渐地,他全身都被粘住了。 “哈哈……”方芳得意地笑着,“李磊,你身上粘着的就是藤壶胶。我曾经对你说过,藤壶对你来说性命攸关。现在知道厉害了吧?藤壶粘上人,除非脱下一层皮,否则谁也逃不开。” 李磊不信这个邪,只是拼命地挣扎着,除了皮肤传来了剧痛之外,真的一点儿都挣不开。 方芳从角落里拎出了一桶液体,里面夹杂着一些活着的藤壶。然后方芳把这些液体加藤壶全都浇到了李磊的身上,一边浇一边说:“你也不要怪我。我和段坤也是没有办法。我们想要研究出那个返老还童的古方,可是这么多年来都没能成功。这个研究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必须要有人做出牺牲!” “你们太过分了!”李磊一边努力挣扎着,一边大骂道,“你们为什么要选我?我和你们无怨无仇。” 方芳一边浇一边回答道:“这也算是缘分吧。段坤说你很面熟,就选了你。” “可是你们既然想要杀我,早点动手就行了,为什么装神弄鬼地吓我呢?”李磊的声音已经变得很微弱了。 方芳浇上了最后一点藤壶胶水“因为,这个秘方的关键在于人血。只有受到过度惊吓的时候,血才会丰盈地涌到皮下。这个时候用藤壶沾上去,效果最好。我们之所以吓你,就是为了最好的药效!” 藤壶,那种奇怪的小生物,渐渐附满了李磊的全身。李磊一声也叫不出来了。 这才是真正的秘方 方芳走出灵堂,捡起地上的短发套。其实方芳本来就是长发的,为了能够在关键时刻吓到李磊,方芳只能天天带着短发套。 方芳给段坤打了一个电话,十分钟后,段坤就出现了。两个人先是热烈地拥抱了一下,然后就讨论起下一步的研究来。 “我觉得,这次一定会很成功的。毕竟李磊临死前吓得不得了。”方芳兴奋地说。 段坤点点头:“但愿吧。我们这个研究持续了这么多年,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呢?怎么总是不成功呢?会不会……” 突然,段坤不说了。因为,他在地上看到了一个黑影——一个除了他和方芳之外的第三个影子。 “方芳,你那个用来制造影子的机器没有收好?”段坤问道。 方芳摇摇头:“我早就收好了,放在柜子里呢。你看——” 方芳转过头去,手指向柜子。突然,方芳不动了,她的脸上显出了过分惊恐的表情,眼珠都快要掉出来的样子。 因为,她的背后,站着李磊,全身都吸附着藤壶的李磊。 “天啊!你怎么没死!”方芳尖叫道。 李磊呵呵地笑了,声音从藤壶里传出来,听上去很诡异:“我不会死的,因为我早就死过一次了。” “什么?” “你们不是觉得我面熟吗?其实,我就是宁汉良,我就是宁菲的父亲宁汉良!” 段坤和方芳都睁大了眼睛,他们不相信李磊的话,因为宁汉良和李磊根本就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 李磊看出了他们的怀疑,他说:“你们不是想知道用藤壶返老还童的秘方吗?我来告诉你们。” 李磊伸出手来,缓缓地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藤壶。李磊的皮肤发出了尖厉的撕裂声,有血从藤壶缝隙里渗了出来,露出里面苍白的肉。 这一幕太血腥了,可是段坤和方芳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为了研究,他们什么事情都做过,又何况是看看恐怖场景呢? 李磊把皮一点点地剥净,然后露出了年轻的身体。李磊说:“其实那个秘方的关键就是,把藤壶附在自己的身上,再撕下,然后就返老还童了,但是人已经死了!为了给女儿报仇,我就是用了这个方子,回到了年轻时候的模样,这才把你们都骗过了。” 原来如此!段坤和方芳恍然大悟,既而又惆怅万分——长久以来,他们只知道把藤壶附在别人身上,谁知道,他们完全弄错了对象。 方芳和段坤突然感觉到一阵子释然,这两个科研的疯子,在此时此刻面对着李磊,并不感觉到恐惧,只感觉到一种久违了的轻松。 李磊的声音悠悠地在他们的耳边响起:“用藤壶返老还童,怎么样?你们想不想试一下?” 方芳伸出手来,看到指尖多了一只她迷恋了一辈子的,藤壶。 诡异的藤壶。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藤壶之死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