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油画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0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11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一、蹊跷的地铁自杀事件 星期二清晨的地铁站台,人潮汹涌。 挤在人群中的推理小说家郭思浩,很快被一位站在站台边缘的红衣女子吸引住了。她是个十……

一、蹊跷的地铁自杀事件 星期二清晨的地铁站台,人潮汹涌。 挤在人群中的推理小说家郭思浩,很快被一位站在站台边缘的红衣女子吸引住了。她是个十足的美女,但神情十分恍惚,似睡非睡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发呆。大清早的,为了上班被迫天不亮就起床的白领很多,这种神情也不算特别,但她站的位置已经是黄线最边缘,再往前跨半步就会掉下站台,十分危险。郭思浩还注意到,红衣女子一直盯着站台对面的墙壁,那里有个奇怪的灯箱广告,内容是一幅奇怪的油画,像是几大桶不同颜色的油漆同时泼在了画布上,蓝色、粉色、黄色、红色等混乱不堪,看上去令人眩晕。 就在列车进站时,车头即将到达红衣女子站立处的一刹那,惨案发生了! 毫无征兆地,红衣女子突然向前笔直地倒了下去。那种倒下的姿势很怪异,像是一根竖直的铅笔从桌子边缘跌落,没有任何惊慌和挣扎。人群中发出惊呼,十几秒后,列车在刺耳的啸叫声中停下了,但没有人敢去看列车下面。 郭思浩在那一瞬间,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红衣女子。但是,他忘记身后是汹涌的人潮,他的后背被后面的人使劲往前挤了一下,他伸手的方向便有了偏差,本来是去抓红衣女子,结果变成了用胳膊推了那个女孩一下。他的手,抓空了。 摄像头无法提供清晰的画面,郭思浩的行为模棱两可,既可以说是救人,也可以说是害人。红衣女子本身也有疑点,神态不正常,像是因晕厥而倒下。 列车全线停运,五分钟后,救护人员赶来,警察很快封锁了现场。几个相关人员被带到了警局做笔录,郭思浩是其中之一。红衣女子身份很显赫,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天明集团的副总裁苏怡。 郭思浩知道,他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但接下来峰回路转,事情的发展出乎郭思浩的意料。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队长吴强是郭思浩的老朋友,郭思浩也没少在侦破案件方面给他提供帮助。吴强很快从天明集团那边联系上了死者的家属,家属说苏怡患抑郁症很长时间了,有过自杀史,表示不会追究郭思浩的责任。 走出警局大门时,郭思浩长舒了一口气,随口问道:“苏怡的家属是谁?”吴强指指对面大厦外墙上的巨幅广告画:“你看,就是她!” 广告画上,天明集团的女总裁顾梦麟戴着金丝眼镜,在天明大厦顶层的环形办公室里伏案沉思。广告语更是大气磅礴:天明,让明天的世界更美好! 郭思浩又随口问了句:“死者和她是什么关系?”吴强漫不经心地说:“苏怡是天明集团副总裁,顾梦麟的继母。” 说完这话,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出其中问题,两个女人年龄如此接近,还牵涉到庞大的财富,此事必有蹊跷! 二、果然有蹊跷 天明集团总部所在的天明大厦高达二百多层,大厦的门卫室却是个小平房。看门的是个干瘦老头,这老头满脸皱纹,一对小眼睛精光四射,一身白色的唐装显得与整个大厦的现代气息格格不入。 郭思浩报上自己的名字,却被老头冷冰冰的一声“填表”挡在了门外。幸亏郭思浩事先有约,报出了顾梦麟的名字,老头打电话确认后才放他进去。 在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年轻干练的顾梦麟斜坐在沙发上,楚楚动人。顾梦麟对郭思浩的推理小说耳熟能详,是他的忠实粉丝,这也是郭思浩能如此顺利地见到她的原因。 顾梦麟顽皮地撇撇嘴,说:“苏怡的突然死亡,喜欢当福尔摩斯的人都会认为是我做的吧?”郭思浩点点头,说:“单纯推理毫无意义。”顾梦麟拿出一份账单记录给郭思浩看:“苏怡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有过自杀记录。她经常去看心理医生,这是她看病的账单。” 顾梦麟提供了苏怡的心理医生郑林博士的信息,希望郭思浩能帮助她查明苏怡自杀的真相,同时也帮她洗脱谋杀继母的嫌疑。 离开天明集团,郭思浩决定先去朋友赵曼丽那里查些资料,今天早上赶地铁本来就是要去那里。 赵曼丽二十六岁,比郭思浩小两岁,家境富裕,是留学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高才生。归国后她开了家私人图书馆,靠自由撰稿为生。赵曼丽的私人图书馆里藏书丰富,甚至有许多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珍本、善本和孤本,只有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可以阅览,郭思浩就是其中之一。郭思浩很快在赵曼丽的图书馆里找到了一本关于催眠术的孤本,他凭直觉感到,苏怡的自杀可能和催眠术有关系。 郭思浩一边看书,一边和赵曼丽交流案情。赵曼丽也没闲着,她很快就从网络上搜集到了天明集团的一项重要信息,立即招呼郭思浩来看。 这是一则旧新闻,但在当时却是件轰动性新闻。五年前,天明集团老总顾天明和女儿顾梦麟,在驾车前往医院的路上发生车祸,小轿车和一辆运渣土的大货车相撞。顾天明当场身亡,顾梦麟幸存。巧合的是,就在车祸发生的前一天,顾天明立下遗嘱,将名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移给苏怡,并指定在他去世之后由顾梦麟和苏怡分别担任集团正副总裁。看着看着,郭思浩的眼睛瞪大了,他紧紧地抓住赵曼丽的手说:“果然有蹊跷!” 后续报道有很多,苏怡的父母早已亡故,没有任何直系亲属。小歌星成为大总裁,靠外貌上位,在这个年代并不稀奇。拉渣土的大货车司机是个普通农民,因为闯红灯撞上了顾梦麟驾驶的小轿车,当场身亡。 “看来天明集团有不少故事哦!”郭思浩说完这句话,凑在赵曼丽耳边低声叮嘱了一番。赵曼丽听完后立即兴奋地大声说了句“请领导放心”,转身收拾起了行装。 安排好赵曼丽的调查行动后,郭思浩决定去郑林博士那里一趟。 郑林开的心理诊所位于SOHO大厦的顶层。当郭思浩提出对苏怡自杀的质疑后,郑林顿时陷入了长达十几秒钟的失神状态。很快,他又恢复了职业的干练,拿出苏怡的病历本给郭思浩看。 郭思浩了解到苏怡曾进行过多次催眠治疗,当问及苏怡的病因时,郑林却以这是病人的隐私为由拒绝透露。 临别前,郭思浩假装不经意地问起了郑林办公室墙壁上巨幅抽象画的来历。郑林说,这是他结合国际上最新研究成果探索出的一种催眠疗法,观看这幅油画,有助于患者尽快进入催眠状态。郑林见他感兴趣,就拿出一本关于图画催眠的书,送给了郭思浩。 从郑林那里回来后,郭思浩翻看着郑林给他的书。看着看着,他又打开从赵曼丽那边借来的书,也翻到关于图画催眠的那部分。忽然,他一拍桌子,自语道:“问题就在这里!” 突然,刺耳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赵曼丽惊慌的声音:“郑林要跳楼,快看新闻直播!”郭思浩急忙打开电视,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刚刚还很正常的郑林,眼下正站在SOHO大厦的楼顶天台上,颤巍巍地一步步向前走…… 三、发现凶手 郭思浩拿出手机,急忙联系警局的朋友吴强。吴强在电话里不解地问:“郭神探,怎么一出事总有你啊?” 郭思浩让他赶紧设法联系现场民警,看看郑林手里或者附近有没有一幅奇怪的画。如果有,赶紧把那幅画遮挡起来。虽然对郭思浩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很不理解,但吴强还是照做了,但奇怪的画并没有找到。 与此同时,郑林不顾警察的大声劝阻,在人群的惊呼中,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 当郭思浩匆匆赶到现场时,郑林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地上的血迹还在。郑林的诊所外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吴强在门口等着郭思浩。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可以看到一群警察正在里面忙碌地搜索和拍照。 办公室很整洁,和郭思浩走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凌乱的迹象。一尘不染的办公桌上,端正地放着刚刚打印好的遗书,上面有郑林的亲笔签名。遗书上,郑林说自己很愧疚,没能治好苏怡的病。遗书最后还声明:他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心理医生因为没能治好病人而自杀,这是不是有点过分?郭思浩陷入了沉思。吴强说,笔迹经鉴定确实是郑林的。 来到办公桌前,郭思浩仔细查看。电脑开着,网页浏览记录显示,郑林自杀前还在浏览关于苏怡死亡事件的新闻报道。郭思浩把这些报道资料存在了随身携带的U盘里。 取下U盘,郭思浩想起了什么,飞快地冲出诊所,直奔SOHO大厦的天台。从天台向下望去,是灯火通明的街道。郭思浩特意观察了天台附近的几个灯箱广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郭思浩对吴强说,他可以肯定,郑林不是自杀。吴强不置可否地拍了拍郭思浩的肩膀。 郭思浩想说,郑林自杀前浏览的那则新闻,背景图片正是地铁里的那幅奇怪的广告画,但他最后只说了句:“等我一会儿,先别忙着结案好不好?”说完,他急匆匆地跑下天台。 吴强问他去哪里,郭思浩头也不回地说:“地铁!”郭思浩一边奔跑,一边用手机拨了赵曼丽的号码,急切地交代着什么。 吴强望着郭思浩的背影,拿起对讲机:“目标前往地铁,盯紧了!” 一天之内,两个和郭思浩接触过的人先后自杀,这很不正常!吴强不能不对郭思浩有所怀疑。 很快,郭思浩来到苏怡自杀的地铁站台。此时地铁站里依旧拥挤,他奋力挤进人群,再次站到了那天早上苏怡所站立的位置,看向对面墙上的灯箱广告。一看之下,他大惊失色! 那幅奇怪的广告画不见了,新的广告是一张硕大的小丑脸,是某个嘉年华游乐园的广告。小丑在大笑,但在郭思浩看来,那是在嘲笑他的愚蠢!灯火通明的地铁站里,郭思浩只觉后背一阵阵发凉,他仿佛看到幕后凶手正躲在暗处得意地狞笑。 郭思浩询问地铁里维持秩序的大妈,得知换掉广告的是一位黑衣黑裤的老师傅。大妈向前一指,说刚才还在呢!郭思浩猛然回头,一个黑影转眼间消失在了地铁出口处。 郭思浩抬手招呼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壮汉,大声地嚷道:“快报告你们队长吴强,我发现凶手了!想立功的话,就跟我追!” 四、你们来晚了 两位跟随郭思浩的便衣警察一个叫宋明,一个叫李壮。被郭思浩发现是意料中的事,对这个经常帮忙的“神探”,他们本来就没有恶意。出了地铁口是条繁华的商业街,熙熙攘攘。郭思浩压低声音,对两位便衣说:“从现在开始,注意我们身边的行人,我可能被一个催眠高手盯上了,随时都有危险。” 体型略瘦一点的李壮乐了,他拍拍腰间的配枪:“我们兄弟俩保护你,还怕个屁啊!”一边说,李壮还下意识地向四周望了一下。这一望,李壮神色大变,郭思浩也是大为震惊! 因为不知何时,宋明已经端起了他的零五式转轮手枪,指着李壮的鼻子。宋明的眼神有点呆滞,像是被人催眠了。在宋明的身后,站着位黑衣黑裤的人,头上戴着口罩、墨镜和鸭舌帽,根本看不见脸。黑衣人的背上,背着长长的一样东西,应该就是卷起来的那幅广告画。 枪声响了。郭思浩来不及看清楚李壮是否牺牲,在枪声响起的同时,拔腿就朝一条窄窄的小巷跑去。 黑衣人不动声色地指着郭思浩,对宋明冷冷地说:“追!用枪打他!”宋明就像一具被人操纵的木偶,动作僵硬地转身、奔跑、瞄准。 枪声一响,街上顿时炸了锅,乱成一团。郭思浩越过几辆正在飞驰的汽车,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俯身躲在一个垃圾桶后面,又猫着腰钻进了街道对面的小巷。宋明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像个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步伐沉稳,左手扶着持枪的右臂,举枪射击。那个黑衣人远远地跟在宋明的后面。 小巷很长,还有不少转角,郭思浩跑得飞快,而且故意忽左忽右地跑。他研究过统计数据,一个在奔跑中的枪击目标,被击中的概率只有三分之一。 郭思浩默默地数着枪声:一……二……三……四……五……零五式警用手枪装弹六发,已经射出五发了,此时宋明也越来越近。郭思浩果断闪身,躲在了一根水泥电线杆的后面,顺手拎起地上的半块砖头。 隔着电线杆,郭思浩听到黑衣人沉声说道:“笨蛋,这最后一颗留给你自己吧!” 听音辨位,郭思浩冲着黑衣人的方向扔出了砖头,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宋明庞大的身躯慢慢地倒了下去。再去追黑衣人,哪里还有踪影! 当吴强带着大队人马赶过来的时候,李壮和宋明已经双双牺牲了。李壮是被催眠状态下的宋明杀死的,之后宋明又按照催眠者的命令开枪自杀。 听了郭思浩的讲述,吴强脸色铁青,拳头攥得嘎嘎响。 郭思浩举着半块砖头冲吴强说:“这上面有凶手的血迹,可以拿去化验。” 这时,吴强接了个电话。接完电话他对郭思浩说:“郑林的病人档案上,有个化名林鹿的病人。经过核实,是顾梦麟!” 郭思浩大惊失色:“快!到天明集团,顾梦麟有危险!能否抓到凶手,就在今晚了!” 吴强立即带着郭思浩和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赶往天明集团。 顾梦麟早早就打发走了秘书,一个人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埋头写着什么。办公桌旁边,放着一个空杯子,里面的咖啡已经喝完。 顾梦麟见到郭思浩和吴强时,毫不意外,她举起手中的一份文件,淡淡地说:“遗书刚写好,毒咖啡也刚喝完。对不起,你们来晚了!” 五、催眠炸弹 郭思浩不动声色地踱到顾梦麟的身后,拿起那份写好的遗书扫了几眼,又端起旁边的咖啡杯闻了闻。忽然,郭思浩高高举起那个咖啡杯,用尽全力砸向顾梦麟对面的大屏幕电视。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左右摇晃的一幅屏保,那是一张五颜六色的奇怪的油画,和地铁里被撤换掉的那幅广告画一模一样。 随着一声巨响,屏幕被砸了个粉碎。顾梦麟一下愣住了,只见她两眼发直,就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郭思浩笑着说:“顾总,醒醒吧,你被人催眠了!” 顾梦麟全身一震,很快恢复了常态:“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赵曼丽从顾梦麟办公室外面走了进来,端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咖啡杯。她调皮地冲郭思浩眨了眨眼:“我化装成保洁员混了进来,还真让你说对了,幸亏我换了杯子。”说完这话,赵曼丽凑到郭思浩旁边,耳语起来。郭思浩听得很认真,时而点头,时而沉思。 吴强拿过那封遗书来看,看着看着,就吼了起来:“顾梦麟,是你逼苏怡和郑林自杀的?”没等顾梦麟说话,郭思浩笑着插嘴道:“如果我们不换杯子,她就成功地‘畏罪自杀’了!”顾梦麟有点慌乱,欲言又止。 郭思浩指着顾梦麟说:“你有作案动机:父亲不明不白地死了,家产白白分给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女人。你也有作案条件:苏怡的心理医生郑林其实是你介绍的,你也是他的病人,而那家经营地铁广告的公司,你拥有绝对控股权,让他们挂上一幅莫名其妙的画并不难……” 吴强有点急了:“等等,你说的画是怎么回事?难道苏怡和郑林不是自杀吗?” 郭思浩从赵曼丽手里拿过一页纸,递给吴强看。 吴强使劲挠了挠头皮,说:“我可看不懂这种玩意儿,你讲给我好了!” 郭思浩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听得众人心惊肉跳。 按照郭思浩的说法,苏怡和郑林都死于“催眠炸弹”。这种东西目前在学术界还只是处于探讨阶段。具体方法是:先由催眠师引导被催眠者观看第一幅画面,把负面情绪宣泄出来。这本来是一种心理治疗手段,但副作用会在患者潜意识中埋下危险的心理“炸弹”。然后,被催眠者在正常状态下看到充当“导火索”的第二幅画面后,就会引爆内心潜意识深处的炸弹,观看第一幅画时埋藏的那种负面情绪会加速爆发,产生强烈的厌世、绝望、自杀等情绪。被催眠者很快就会万念俱灰,按照催眠师事先安排的内容写遗书、安排后事,进而去自杀,从表面上看和普通的自杀一模一样。这种催眠如果被打断,被催眠者会对刚刚发生的事毫无记忆。所以,不会留下任何明显的证据。 郑林诊所的巨幅油画,就是“催眠炸弹”。而地铁里苏怡看到的那幅奇怪的广告画,就是“导火索”。苏怡和顾梦麟两人都看到了位于郑林房间里的第一幅油画,在催眠术的作用下,悄悄地在内心埋下了炸弹。苏怡为了守时,每天坐地铁去上班,看到了地铁里伪装成广告的第二幅画。郑林浏览苏怡自杀的新闻,从网络上间接看到了地铁里的第二幅画。顾梦麟是在自己办公室中,在被动过手脚的大屏幕电视上看到了第二幅画。普通人在未被催眠的状态下看到第一幅油画,是不会产生这种效果的,这也是郭思浩和吴强看到两幅画却没出事的原因。 吴强又问:“可郑林是催眠师啊,他难道会自己催眠自己吗?” 郭思浩掏出U盘,说:“这也正是我感到不解的地方。不过我想很快就会有答案了!”赵曼丽接过U盘,插进旁边的电脑主机,郭思浩敲了几下键盘。几分钟后,他眉头舒展,微笑着说:“郑林是被另外一个真正的催眠大师催眠了。他只是个棋子,根本不知道有催眠炸弹这回事,而且,催眠他的人,就是本案的真正凶手,刚才差点害死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声嚎叫:“什么?亲生女儿?这,这不可能!”进来的是天明大厦门卫室的干瘦老头。老头的头发苍白凌乱,额头上包着一块纱布,上面鲜红的血迹十分刺眼。 郭思浩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赵曼丽给自己和顾梦麟也戴上了墨镜,并让吴强和其他警察也迅速戴上墨镜,防止被催眠。 六、真正的催眠大师 干瘦老头摆摆手,指指自己的额头,说:“别费那劲了!既然你们都把这里包围了,而且刚才我也受了伤,留下了证据……好吧,我全都讲了。苏怡、郑林、还有两个警察的死,都是我干的,和顾梦麟无关。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 郭思浩搬来一把椅子自顾自地坐下,说:“真正的催眠大师是你啊,莫老先生!我们在旧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多年前曾经闻名世界的一场催眠术展示会,有位年轻的中国催眠大师莫令凡获得了极大关注。之后却神秘失踪,说是卷入了一个国际黑帮的纠纷,被满世界疯狂追杀。也就在失踪的那段时间,你正好到顾天明那里当司机。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郭思浩指指旁边的电脑屏幕,接着说:“那个郑林一直被蒙在鼓里。郑林电脑里的聊天记录显示,一个神秘的qq好友指导他用图画催眠的办法,治疗苏怡的抑郁症。莫先生当年展示的正是这种催眠术吧?” 莫令凡咳嗽着点了点头:“说到郑林,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为了财产,他竟然怂恿他的女朋友苏怡去勾搭顾天明。我早就看出来他们有问题,后来顾天明签下股份转移的协议后就出了车祸……” 郭思浩打断了莫令凡的话:“说起那场车祸,恐怕也是你干的吧!顾天明的前妻米晓兰是你的初恋,你之所以隐姓埋名,甘愿到顾天明那里当一个小司机,躲避追杀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和初恋情人经常见面。但没想到,顾天明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吧嗒”一声,顾梦麟一直扶着的椅子倒在地上,她本人也踉踉跄跄地几乎摔倒,赵曼丽忙过去扶住她。 莫令凡浑身不住地颤抖,他咬牙切齿地说:“是的,顾天明那个家伙,不就是仗着有点臭钱吗?他不但夺走了晓兰,发现她有外遇后,还心胸狭隘地折磨她、逼迫她,最终害死了她,我一定要杀他全家!正好这时,郑林和苏怡这两个骗子来了,我将计就计,先是催眠了卡车司机,伪装车祸杀死了顾天明。但顾梦麟幸存了,还因此患上了抑郁症。我催眠了苏怡,让她长期陷入抑郁之中。郑林对苏怡的抑郁症束手无策,我又以神秘人的身份在网聊中提醒他,可以用那一幅油画来治疗。郑林很谨慎,他按照我的方法用这幅画先进行了自我催眠,发现没有副作用,然后又拿顾梦麟试验,也非常成功,才开始治疗苏怡的抑郁症。但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赵曼丽忍不住插嘴道:“真是高明啊!用别人察觉不到的催眠方法让人自杀,嫁祸给顾梦麟,让人觉得这是一出家族争产的闹剧,但你却差点杀了自己的女儿!” 顾梦麟突然声嘶力竭地哭喊起来:“不,这不是真的,我没有这样的父亲!” 郭思浩摇摇头,拿出一份顾天明的诊断证明给莫令凡看:“顾天明是个真正的男人,他明知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却把别人的女儿当成自己亲生的一样看待。但他越是这样,他前妻就越内疚。所以,他的前妻米晓兰其实是在自责和内疚中去世的,并不是莫先生所说的什么虐待和逼迫。真正心胸狭隘的人,是谁呢?” 莫令凡狂叫一声,忽然轮起老板椅砸碎了落地玻璃窗,然后从天明大厦顶层跳了下去…… 几个月后的一天,郭思浩坐在办公室里翻阅顾梦麟的催眠治疗报告。经过几次对症治疗,留在顾梦麟心里的那颗催眠炸弹已经基本消除了。就在这时,吴强焦急地给郭思浩打来电话,说郑林的病人名单中,还有四个人也用那幅油画进行过催眠治疗,但这四人用的却是化名,警方根本查不出是谁。也就是说,将来这四个人一旦见到第二幅画,还会走上自杀的道路。现在,吴强要郭思浩想办法找出这四个人。 郭思浩挂了电话,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又得忙了。催眠术这种东西,真是一把双刃剑,用到正地方,可以治好种种疑难杂症,用到邪门歪道上,就是杀人利刃,不得不慎啊。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油画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