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这是我的馅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0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79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简介:一 他的名字叫KISS 从妈妈的肚子里一出来,环菲儿就拥有了许多女孩都羡慕的东西。爸爸是食品连锁集团的总裁,妈妈是化妆品代理商。她一出生就拥有上……

一 他的名字叫KISS 从妈妈的肚子里一出来,环菲儿就拥有了许多女孩都羡慕的东西。爸爸是食品连锁集团的总裁,妈妈是化妆品代理商。她一出生就拥有上千万财产的继承权,享受最好的教育,连产房都是最昂贵的。 环菲儿满月当天,宾客云集,全体员工放假一天。宴会上,当地最红的主持人诗雅担任司仪,喜庆的红色玫瑰裙,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细的腰,丰的胸,大的眼睛薄薄的唇。 摄影师按下快门,环菲儿非常恐惧,小手在空中无力的抓了抓,忍不住大哭起来,这张照片成了某婴儿食品的一个小LOGO,而她就是焦点,一举一动,每一个翻身,每一次吐奶,每一个抬头,都让人牵挂。 长大后就有吃不完的零食,穿不完的漂亮衣服,连玩具都是最新款的。教法语的是法国人,教舞蹈的是舞蹈家,司机接送贵族学校,书包多重,从来不知道。她喜欢爸爸的办公桌,还有那张椅子,趴在上面,一转,高高的玻璃下,看见蚂蚁一般忙碌的行人。夜晚的那些灯火,在她的眼里渐渐点亮,又渐渐模糊。 “走了宝贝,爸爸下班了,跟菲儿一起回家。”爸爸虽然是总裁,但在菲儿面前没有一点总裁的样子,把她抱起来架在脖子上,飞快的跑着,像骏马。 班上也有穷的孩子,是通过资助来上学的,菲儿很同情他们,比如KISS,他的本名叫凯斯。KISS是英文名,流行这样起。凯斯的家是卖馄饨的,跟菲儿爸爸的公司遥遥相对,他放学后帮下岗的父母卖馄饨,照顾生意,也会切葱花,细细的均匀。 凯斯的父亲经常很忧郁的看着天空发呆,唉,猪肉又涨了。 (二)贵族学校的跪族 凯斯的本名叫李开司,父亲希望他将来开间公司,而不是卖馄饨度日。 到了这学校,改了中文名,又改了英文名。他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落魄,跪了一个多小时了,心想,“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 为首的一名是五年级的级草Quinta,叼着烟(从爸爸包里偷的万宝路),很呛,有点后悔没拿国产烟。 他发育的非常好,因为在他妈妈是营养协会的老大,他在子宫里开始,吸收的就是最科学的搭配。 “你这样的人进了我们学校,证明我们学校堕落了。”Quinta的发蜡把头发支得非常帅,喷了一口烟在凯斯头上,额头冒血,是Quinta拿NOKIA手机砸的,“我叫你拽,叫你出风头......我叫你当个真正的跪族,哈哈哈哈。” 他只不过拿了全班第一,Quinta拿的是全班第二。凯斯在洗手间尿尿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人在拿数码相机拍自己,包括那条破了的蓝色内裤也被拍下来了。 Quinta得意洋洋的对他道,“不想被全班女生看见的,放学后到操场坐标6点钟的地方来。” 为什么人跟人要互相歧视?富人歧视穷人,穷人歧视病人,得了艾滋病的白种人仍然要歧视任何健康的黑种人,嫖客歧视妓女,妓女歧视倒贴男人的女人,而倒贴男人的女人歧视没有爱情的人,没有爱情的人歧视穷得只剩下钱的富人,你歧视我,我歧视你,看不惯了就打一顿,每天都死人,我们看不起别人因为别人也看不起我们。 环菲儿路过,她看也不看凯斯一眼,只是对Quinta道,“不是要去我家写作业吗?” Quinta把烟头一扔,赶紧跟在后面,其他的男生也散去,学校操场的角落,凯斯受辱的眼睛流着眼泪。 第二天早上煮馄饨的时候发呆,仿佛煮的是Quinta的肉。 环菲儿在吃馅饼,自家开的,整个城市有三十多家分店,她超级喜欢吃馅饼,苹果馅、菠萝馅还有奇异果馅都是她的最爱,自己也学着做,薄薄的奶油以及撒在上面的雪白椰丝,一次能吃三个馅饼。环景文第一次接过环菲儿烤出来热腾腾的馅饼时,激动万分,亲了又亲,连声称赞,很好吃。 碧双双就在旁边陪着快乐,只要他们快乐,自己就最快乐。 由于环菲儿自认为烤的馅饼非常美味,所以星期六的时候喜欢用牛皮纸袋抱着馅饼四处闲逛,妈妈要做美容爸爸要谈生意,没人陪自己。 有时候遇见小朋友或老人,都笑着递过去给人家尝,“嘿,尝尝我烤的馅饼吧。” 她尤其不喜欢后面有个保镖跟着,甩不掉,没有自由。她看见凯斯跟他的爸爸在卖馄饨,是的,就是他,班上成绩最好,家庭最贫穷的同学,包馄饨的时候认真的表情。 很可爱啊。环菲儿偷偷走到他身边,悄悄说了句,“你好啊!” 凯斯一抬头,额头上冒汗,紧张道,“你......你......你要几碗......?” (三)这个世界没有你 “原来这个是你家的哦。”环菲儿笑着过去打招呼。 凯斯低头,原来是班上的的公主,同学都这样叫她。凯斯不怎么爱跟她说话,他知道她唱歌很好听,夜莺一样的声音,倘若是公主,是豌豆公主,皮肤那么好,又总是用粉红色发卡,走路的时候马尾巴一甩一甩,身上总是有香味,樱桃一般清新。 凯斯吞了吞口水,“你要不要尝尝我家的馄饨?” “尝尝我的馅饼吧。”环菲儿十岁,KISS十一岁,说话都是一样的敏感。 就算作为交换好了,春天的阳光下,阳光般的小朋友,坐在一起吃东西,保镖,不去打搅。看他们笑。 下午回家,碧双双闻到一股味道,问环菲儿,“你吃了什么古怪的东西? 环菲儿睁大眼睛,“我同学家里开了馄饨店,请我吃馄饨哦,很好吃,我拿馅饼跟他换的,他的爸爸妈妈好辛苦。” 碧双双说道,“以后不要随便吃小摊上的东西。。” “可是很好吃。”环菲儿小声辩解,一边用眼神向坐在沙发上的父亲求救。 “总之下次别让我再发现你做同样的事情。你知道生病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吗?”碧双双警告环菲儿,声音冷冰冰。房间很大很空旷,有余音。 环景文等老婆上楼,抱着眼泪汪汪的环菲儿,“别哭了公主,爸爸晚上带你去买玩具好不好?” 叮当小声抽泣着,等母亲走了以后才敢哭。 环景文想,最近这个女人脾气怎么变成这样。 忽然自己笑了笑,接了电话,诗雅打来的,这些年来,她一直在身边,直到环菲儿长大,从少儿节目支持人到退居二线,一直在等他离婚。 碧双双越来越不讨人喜欢,老的飞快,即使用再昂贵的化妆品也是无济于事,更可怕的是性格变老了,环景文觉得她有当悬疑作家的天分,遇见什么都是疑神疑鬼,看见长发就怀疑是狐狸精留下的。以前做爱是碧双双要求关灯,害羞。现在是环景文要求关灯,害怕。 诗雅送了个一万多的SD娃娃给菲儿,但菲儿还是喜欢妈妈,虽然她最近经常发脾气,抱着她哭。 作为保密的条件,环景文答应了帮助环菲儿的同学――凯斯一家:将她父母一起招聘进了公司,经过培训上岗,成为蛋糕屋的员工,工资不差,好过摆摊,不再担心那些城管们拳打脚踢,雪白的馄饨就倒进了地沟里。 凯斯一直帮公主辅导数学,菲儿很是感激,也发现凯斯开朗很多,原来做善事可以让她得到这样的快乐。于是又接着帮助了班上好几个同学,很快大家就喜欢上了她,那是最快乐的日子。 上帝就是个收税的,给了你快乐,就会给你同等悲伤。环菲儿听到爸爸妈妈在吵架,爸爸提起离婚的事。妈妈哭着恳求,再等两个月,再等。 环景文等不及了,推开她的手,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不果断了,你说你要孩子,孩子都给你了。钱也给你,你想怎样?” “孩子给你,你别离开我,如果离开,再等一个月。”碧双双的脸部扭曲着,假发很乱,犹如求欢时的扭曲。 环菲儿拉着爸爸的手,环景文终究离开了。 新妈妈结婚那天,是旧妈妈坠落的那天,高高的楼顶飘得象个风筝,她已经很瘦,落地有点慢。医生说了,白血病病人不要随便出去,却还是出去了,环菲儿在楼下看妈妈,身体一半挂在二楼的空调上,下半身落下来,牙齿全部摔碎了,头光光的,垂下来,口中的鲜血在空中飘荡血丝,也不知道怎么摔的,惨成这样。 诗雅的婚礼上,环菲儿被管家牵手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 初中时,环菲儿几乎不说话,除了跟KISS,她认真说,“我看见了精灵,是我妈妈变的,我妈妈其实是最漂亮的精灵,她有白色的翅膀。” 诗雅越来越不喜欢长大的环菲儿,她总是用恶毒的眼神看她,跟她解释了,你的妈妈不是我推下楼的。 就是你。” “好吧,就是我。”诗雅生气了。后妈真难当。 菲儿经常睡在爸爸跟新妈妈之间,夫妻生活有点尴尬,只有出去开房,环菲儿就坐在窗台哭。十五岁那年终于离开他们的床,读书成绩却一落千丈,这二者虽然没有什么联系,干脆休学。 凯斯会来看她,辅导她学习,学校学什么,就过来教环菲儿什么。这让环景文稍微有点欣慰,总算没有看错人。 环菲儿跟凯斯在一起还算个正常的女孩子,他很认真的听她说有关母亲去世晚上精灵的故事。 “是的,我相信这些,你继续说,说完了我们就要学习了哦?”凯斯吃着她亲手烤的馅饼,用铅笔敲敲她的脑袋。 “昨天晚上我又看见了。在我窗台上飞,我一开门,她们就飞了进来,透明的翅膀扇着,我感觉到微微的风。她们说我妈妈挺好的,但我要长大了就来看我了。” “他们还说什么?” “精灵说的话我有时候听不懂。” 有一天kiss终于从窗户上爬了进来,向所有的王子对待公主那样,这让环菲儿兴奋,就是这样的童话感觉,她是导演。 “看啊,精灵们来了,带来了妈妈的消息。”公主高兴的拍手,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她的小睡衣是荷叶边,袖口有樱桃的图案,长发柔软的披着。 十六岁的凯斯看着她,觉得口渴。 “你听,精灵说什么?”环菲儿认真的问。 “精灵说,你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孩,谁靠近你,谁就能得到快乐!”凯斯抱着她,温柔的吻她额头。 要不要kiss一下? 四 馅饼的香气 环景文进来了,凯斯被当场扇了一耳光,来不及穿上短裤又被踢了一脚。第二天他的父母得到了双倍工资,一家三口再也没有在环菲儿视线里出现。 这一两年中又请了无数个家教,环菲儿一直都很恍惚。诗雅在过年前怀孕了,请人算命,老道士说是一山不容二虎。 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诗雅就提出来要环菲儿搬出去住。馄饨摊太多了,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环景文走过去。拿给了一叠钱,大概是一个SD娃娃的价钱对凯斯的父母说,“帮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凯斯拒绝了钱只是说,“让我去你公司上班。” 十七岁的凯斯已经相当帅,穿上制服更是如此,再见菲儿,心里一阵感慨,公主变成灰姑娘,头发枯黄,瘦弱无比。 于是跟着一起搬家,所有的洋娃娃都带了,房间布置的一模一样。环景文送菲儿到门口,出租车在外面等。 环菲儿缓缓的回头,抱着环景文痛哭,“爸爸,你不要我了是吗?是不是我不够乖呢?” 她的身体缓慢的长,知道每个月用卫生巾垫在两腿之间,但她的心理一直停留在童年。 环景文心被碰碎,“不是啊宝贝,阿姨要生小孩了,需要安静,等阿姨的小孩生下来,爸爸就接你回来。” 环菲儿从来不叫诗雅妈妈,而且一到了晚上就喜欢大喊大叫,“我不想死,我要你们死。”连睡着了也是喊这些,看病吃药也不见得好。 诗雅在枕边对环景文说,是他的前妻魂魄附体,环景文心里一凉才决定让她出去住。 凯斯回头对环景文说,“我会对她好,您放心。” 诗雅生了个男孩,直到那孩子四岁才把环菲儿接了回来。她看起来比之前水灵很多,不用上学,就是在食品店做馅饼,跟店长凯斯一起。她告诉父亲,做的时候用死面比发面好吃,和面时2两面粉里加水最少7.5两,她还说,你已经几年没吃过我亲手做的馅饼了,因为你忙,没有时间来看我。 环景文心里一阵内疚,她都这么大了。 环菲儿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吃的竟然是凯斯亲手做的蛋糕,上面画着很漂亮的小精灵。画了一个晚上,连头发丝都跟菲儿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环景文看着小儿子无忧无虑的跟菲儿玩耍,眼睛湿了。吃完蛋糕,凯斯回店。 一家四口开车出去旅游,环菲儿高兴,将手伸出车窗外捕捉风。开的太快了,三个人死,一人独活,生日那天,环菲儿突然之间变得有很多很多钱,但她双腿没有了知觉,苏醒后,她并不难过,她对凯斯说,是妈妈把他们带走了。没事的。 凯斯跟菲儿结婚的时候,公主般的女孩从轮椅上挣扎在想站起来,做不到,哭了。凯斯低头吻她苍白的脸,“我爱你,永远的。” 五 尝尝我做的馅饼吗? 环菲儿在凯斯的建议下做了一名义工,自己能坐着轮椅很熟练的推着自己前进、拐弯。冬天的时候给街头寒风中的流浪汉派发馅饼,也给他们提供工作的机会。她总是先说,尝尝我的馅饼吗? 凯斯在天空蔚蓝的时候推着轮椅带她散步,落叶铺成的小路上,轮椅压过去,那种声音很美。它们像蝴蝶一样飞舞,在阳光里纷纷落地,仿佛告诉人们生命的轮回就是如此凄凉。 菲儿的两条腿是多余,慢慢萎缩。慈善的事到孤儿院,到老人院,到贫困小学,到任何可以帮助人的地方。捐款完了以后还请人吃东西,大家都很喜欢。 慢慢的她就一个人出来活动,凯斯说公司的事情很忙,忙,为什么还有空那个短发女孩在公园打网球? 当时菲儿觉得睡够了,努力起来出去派馅饼,今天做的是猪肉香油馅。正给一位瞎眼婆婆送的时候,看见这一幕,她的轮椅转的飞快。 我没有腿,所以他不爱我。菲儿固执的搬出新房子,回到原来凯斯照顾她四年的地方,她抬头笑着的说,“我只是想休息,这里有我的回忆。我在这睡的最好。以后你来有空看看我就可以了。给我面粉和果酱还有烤炉,我要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馅饼。” “亲爱的,别想太多。”凯斯担心的看着她,想解释什么,又说不出口。那个女孩太迷人了,两条腿修长白皙,像玉一样润滑。他不知道那女孩长满腿毛时用脱毛剂的时候多么可怕,一擦,长又浓黑毛全部掉了,带着氨水特有的恶臭和她得意的微笑。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短发女孩是应聘总经理秘书的,喜欢运动,充满朝气。 清晨,环菲儿推着轮椅到天桥下,跟她的义工朋友一起,到公园,到养老院派发晚上做好的馅饼,她是义工,人见人爱,有公主的气质,是落难公主的气质。 忽然发现,肉馅的馅饼最香甜,吃了还想吃。 凯斯和新女朋友也尝过,非常可口,凯斯对环菲儿说,“不急着离婚,别着急。你不想离婚也是可以的。” “每个接近我的人都会变得善良,你说的。”环菲儿笑得开心,嘴里塞满馅饼,跟周围的人一起分享。 “当然。你总是最了解我。”凯斯得到所有朋友的谅解,双腿瘫痪的老婆,怎能有性生活。他善解人意的把环菲儿盖在腿上的厚厚的毯子往上微微扯了扯。 菲儿一个人回到房间,不开灯,只等月光,落泪的晚上,小精灵静静来到身旁,月光下做馅饼,靠近善良的人就会善良。 他吃了馅饼,为何还是将美好的时光淡忘。 凯斯决定在一个月后跟新女友结婚,环菲儿没有出去送馅饼,也没有出席婚礼。 义工朋友来敲门,因为菲儿很久没出去派馅饼了。 门却没有关,环菲儿安静的坐在轮椅上,头发美丽的覆盖着倾斜的头颅,她却没有了呼吸。 毯子上停了很多只苍蝇,打开一看,大腿小腿已经全部见到白骨,挂在上面的烂肉快被风干,里面的蛆虫蠕动得姿势跟精虫一样,刀子躺在地上,还有两块小小的扁扁的面团。 医生说她死于遗传的先天性心脏病和遗传的歇斯底里妄想症,这样的女孩需要被安慰一生,很少有男子能做到,所以大多夭折。 如果你路过天桥,也会听到那个动人的声音,“先生,尝尝我的馅饼吗?”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KISS,这是我的馅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13.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