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魔方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0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68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魔方,又称鲁毕克方块,由一个连接着六个中心块的中心轴以及结构不一的20个方块构成,当它们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会形成一个整体,并且任何一面都可水……

魔方,又称鲁毕克方块,由一个连接着六个中心块的中心轴以及结构不一的20个方块构成,当它们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会形成一个整体,并且任何一面都可水平转动而不影响到其他方块。 一 农历七月十四,盂兰节。 一大票人从KTV里走出来时已近午夜,空荡荡的大街上行人已少。在北京这个繁复古老如棋盘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忽明忽暗的火光。很多人一脸虔诚地蹲在十字道口上点燃黄纸,纸张的气味由远处飘了过来,灌得我喘不上气来,大声咳嗽起来。 林雨辰跑过来拍了拍我的后背,“怎么了?是不是刚才喝多了酒?” 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林雨辰这才稍稍放下了一点心,转头向可鸣看去。可鸣展开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天晚了,咱们都早点回家吧!孟冉,接下来的这句话,今天你可能都已经听厌了,但我还是要说,生日快乐!” “谢谢!”我由衷地冲他点了点头。 苏兰自己抱着肩膀,眼神一直盯着远处那些被火光映得通红的面孔,“真的很晚了呢!”她说。 我清咳一声,对大家说,“谢谢大家,今天我过了个很开心的生日,不过啊,每年都是你们几张老面孔,还真是没意思呢!希望明年看不到你们才好,哈哈!”说完这句话,附近的几簇火光忽然熄灭,周围一下黑了许多。林雨辰吓了一跳,哎呀一声,躲在我的身后。我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刚许完愿望就出现了这样的事,似乎是一种很不好的预兆。 没来得及让我多想,罗琼和肖羽已经招手叫来了一辆出租车,“亲爱的,我们先走了啊!” “好的再见!”苏兰挥了挥手。而我蒙蒙地还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苏兰,林雨辰,罗琼和我是从小长大的朋友,童年四合院的生活,小学天真开朗的微笑和初中雨季的绽放共同见证了我们的友谊。而我也相信,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会越加浓烈。可鸣是林雨辰的男友,德阳高中闻名的校草。肖羽很小时就住在我们隔壁的大杂院里,每次玩家家酒就总喜欢和罗琼组成一家,如今,他们也真的走到了一起。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快12点了,午夜清冷的街头,风越来越凉,我衣服的拉链拉好,“大家都早点回家吧,今天可是鬼节呢!”我故意小声地说道。 躲在我身后的雨辰吓了一跳,轻拍了我的后背一下,“孟冉,你别说那些鬼鬼神神的话,好吓人的!” 我和苏兰同时一笑,我转身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胆小鬼,身边不是还有保护你的骑士吗,害怕什么!” 林雨辰羞涩地笑了笑,没说话。 回到寝室已经凌晨一点钟了。苏兰打开灯,衣服也不拖地躺到床上闭上了眼,“我累坏了,我要休息!” 我过去推了推她,“把衣服拖了再睡!”苏兰庸懒地翻了个身,嘴里轻声地不知嘟囔了什么,我无奈地笑了笑,从寝室楼这个角度向窗外看去,整个城市的街道上,有无数的小亮点,这个日子,是我的生日呢。 忽然间,我想起了刚才许愿时的情景,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希望,一切都好! 二 农历八月十四,忌出行。 转眼生日已经过去了一月,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也被我慢慢地遗忘了。临近中秋,学校开始准备各种文艺节目。 这天下午,我和苏兰窝在寝室里,在电脑前看《第十九层空间》,悬疑的气氛配上诡异的音乐,即使在白天,也足够让人毛骨悚然。我握紧了手里的玻璃杯,眼睛动也不动地放在了屏幕里钟欣桐因为恐惧而扭曲的面孔上。 寝室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啊!”我和苏兰同时叫了起来,看得出来,入神的苏兰也被吓了一跳。 门外,林雨辰一脸奸诈的笑,“还说我是胆小鬼,你们两个也差不了多少嘛!” 我拍扶着自己因为害怕而狂跳不止的心脏,故意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林雨辰,“找我们什么事,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我和苏兰就把你打到送火葬厂为止!” 林雨辰吐了吐舌,“学校附近新开了家大型连锁超市,我们去购物好不好!” “才不要!”没等我否决,苏兰已经开始摇起头来,“我们两个电影看到一半,才不要陪你去超市呢!” 林雨辰哼了一声,走过去一把拔下电脑的开关,微笑道,“这样就可以去了吧?” 苏兰呀地一叫了一声,追着林雨辰满寝室的乱跑。事实证明,林雨辰磨人的工夫足可吓掉玉皇大帝的假牙,我和苏兰无奈地一左一右随她往校外走。 路过开满鲜花的花坛的时候,才发现可鸣正等着我们。我和苏兰一愕,都不想当那个三千多瓦的电灯泡,转身要跑,雨辰已经发了话,“谁临阵逃脱,立刻绝交!” 苏兰一把揽过雨辰的肩膀,“亲爱的,你疯了不成,我们是在成全你们两个啊!” 雨辰笑了笑,“谁要你成全,安心地走着吧!”说着,拉过我和苏兰跑到可鸣面前,高呼道,“出发!”我小声贴在可鸣耳边说道,“喂,这么多年,你怎么忍过来的啊!”雨辰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若那天我和苏兰坚持不去,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但冥冥中自有天注定,许多事,不是你逃避就解决得了的。路过人行横道的时候,那个绿色的小人已开始不断闪烁,雨辰一挥手,“咱们快冲过去!” “等下个灯吧……”苏蓝的话未说完,雨辰已经三步并做两步的先跑了出去。接着,可鸣追上。我和苏兰木钠地站在那里,亲自见证着一辆蓝色大卡车横冲出来,听到雨辰的惊叫声,接着,可鸣推开惊呆在那里的林雨辰。 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几点鲜红的血液落下,那些红色的血摔在白色的斑马线上,仿佛一朵朵鲜艳刺骨的梅花忽然绽放。可鸣的身子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幽雅地摔在一边的草地上。碧绿的草上,淋漓了不知多少刺眼的红。 “啊……”林雨辰抱住头,大声地叫了起来。 三 农历九月十四。 在可鸣死亡的阴影里,我和苏兰过了此生第一个如此悲痛的中秋节。 那天之后,林雨辰就像变了个人,眼睛里再也没有了精灵活泼的光芒,过多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沉静地瑟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关闭了自己与外界沟通的门与窗。 色彩课上,我和苏兰交换了个眼神,一直盯着坐在最后面的林雨辰,今天的她特别奇怪,十分认真在画纸上涂涂抹抹。旁边一个女生凑过来问,“林雨辰是不是疯了啊,最近总能听到她一个人自言自语,表情也可怕的吓人!” “她不会因为可鸣的事,变成精神病了吧!”另一个女生接着说道。 “切,若不是她,可鸣也不会死啊!” 没等我和苏兰阻止,林雨辰已经瞪大了眼睛站起身,眼睛木然地看向前方,嘴里不停地念道:“是我害死了可鸣,是我,是我害死了可鸣啊!”她盯着自己手上的红色颜料,啊地叫了起来,起身就往外冲,“可鸣,可鸣……”走廊里不断地重复着雨辰无助慌乱的回音。 我想也没想地追了出去,走廊的尽头,水房里传来了雨辰低低的哭声,我慢慢地走到门前,只见雨辰抱着自己的脚裸坐在阴暗的角落里,黑色的影子将他全身笼罩住,她的眼神落寞地透过窗望向天际边。 “雨辰,你还好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雨辰回头看了我一眼,低低地笑了一声,“孟冉,我好恨我自己,真的,如果可以,我多希望由我来代替可鸣啊,这个世界上,我最舍不得的人就是他了!”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时间可以退回到那天,该多好!” 这句话,仿佛一个重磅炸弹在这个小小地空间炸开,雨辰的眼里,燃起了一种崭新的希望的光芒,“如果时间可以退回到那天,也许,可鸣就不用死了!” 我一愕,说道:“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时间怎么可以倒流呢?” 雨辰缓慢地撑起身子,抬头冲我做了一个奇怪的微笑,“不,孟冉,也许,可以呢!” 我不解地看向雨辰,只觉得眼前的这个雨辰,已不是我所了解认识的那个雨辰了!当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甚至觉得陌生。仿佛我们从未见过一样,那种陌生的感觉就像一把寒刃,尖锐地划破了我心脏的血脉,让那些鲜红的血液无情地洒落下来。 “孟冉,孟冉!”苏兰从画室拎着一张画稿跑了过来,“雨辰呢?” “我也不知道雨辰去哪了!”真的,那个过去开心得像是精灵一样的雨辰,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去哪了。“你这么惊慌干什么,又出什么事了吗?” 苏兰有些担心地把手里的画稿送到我面前,“你看看吧,这是雨辰画的!” 我接过,展开,忍不住骇然变色。满张纸的深红浅红,上面用很多和小画面表现出了可鸣死亡的经过,然后在画稿的最中央,画了一枚黑色的魔方。这张画,似乎像是一身深奥的谜语,或者是一部诡异的电影。 “你不觉得奇怪吗?雨辰的这副画上,可鸣的死是颠倒过来的!”我被苏兰的话弄得晕头转向,她伸出手,指在画上细心地解释道,“你看,雨辰的画最开始是我们一起相约去超市,接着发生车祸,然后可鸣死去,紧接着,她画了这个黑色的魔方,就仿佛把一切都打乱扭转了,可鸣似乎并没有死,你看图画的最后一部分,竟然是我们四个人在超市里购物的情景,好奇怪哦!” 我抬起头,望向走廊的那一端,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遮住阳光,刹那间,走廊一下阴了下来。 四 由于雨辰的关系,我和苏兰顾此失彼,渐渐地忽略了罗琼。 那天下午,罗琼忽然找到我和苏兰,一脸的惊慌与无助,“上帝啊,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听上去可能会让你们觉的是天方夜谈,该死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我莫名奇妙地和苏兰对视了一眼,就点头说道,“罗琼,你是和我们一起从小长大的好朋友,我和苏兰自然全心全意地相信你!” 罗琼咬住下唇哭了起来,“这件事太诡异所思了,我甚至不敢告诉肖羽,我真的很害怕!” 苏兰拍了拍她的肩膀,“告诉我们吧,我们会帮你的!” “你们相信吗?我见到了一个女人,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那种感觉就像在照镜子,她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死死地盯住我,然后告诉我要小心莫小北,不要让肖羽再和她有任何的接触就跑掉了!我起初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我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那些只是我自己的幻觉而已,但是,今天我又见到了她。她跑过来责问我为什么没有听她的话还要和莫小北走在一起!”罗琼越说哭得越凶,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我的惊讶不压于苏兰,不明所以的盯着罗琼。 莫小北这个人,我不得不提。生活了这么多年,我自认为见过许多的人,也经历过许多的事。但莫小北这个人,深沉得让人害怕。她像是一个没有底的深渊,只要一靠近,就会有失去自我的感觉。罗琼的父亲和莫小北的父亲据说莫逆知交,所以两个孩子就顺理成章地承袭了上一代的友谊。虽然我和苏兰,林雨辰对莫小北的感觉都不是很好,但既然是罗琼选择的,我们也别无他法。 “这简直太奇怪了,那个女人是谁?”苏兰震惊地问我。 罗琼这时已止住了哭,“我不知道,天啊,怎么会这么奇怪?她就像我的孪生姐妹,或者是从镜子里走出来的人,我该怎么办?孟冉,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我陷入了一种深邃的沉思之中,生日夜里许下愿望时的情景再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种不好的感觉像是一只没有颜色的手,狠狠地卡住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呼吸。 “孟冉?”苏兰在一旁推了推我,“你没什么吧?” 最近一段时间,实在发生了太多不好的事,苏兰和我,都无法再承受任何轻微地失去与痛苦。 我强做镇静地把罗琼的话反复想了几次,“罗琼,这个人,有没有可能真的是你的孪生姐妹呢?” “这决不可能!”罗琼很肯定地回答道,“见过这个人之后,我第一个问的就是我妈妈,她再三说,当时,只生了我一个孩子。还告诉我不要看那些奇怪的电视剧就有这么多奇妙的想法!” “那么,”我顿了顿,“你就先离莫小北远一点,我觉的这个人并没有害你的意思,反而,她像是预料到将来要发生什么似的,在提醒你,保护你!” 罗琼泪眼朦胧地看向我,“真的是这样吗?” 五 农历十月初八,诸事不宜。 秋末,北方的天气开始骤然变冷,我和苏兰望着林雨辰日渐单薄的身子,越发地担心起来。 自从可鸣出事之后,雨辰就一直住在我和苏兰的寝室,也为了我和苏兰就近照顾她。晚上,雨辰早早地睡着了,我和苏兰却怎么也闭不上眼,过了许久,苏兰幽幽地问我:“孟冉,最近怎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啊!” “等这段日子过去就好了!”我话刚一说完,雨辰在睡梦里却忽然诡异地笑了笑,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真的吗?这样就可以了吗……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可鸣,可鸣!” 我哀叹一声,翻过身面对墙壁。这段日子过去后,一切,真的会开始好起来吗? 第二天一早,起床时发现雨辰正坐在镜子前发呆。“雨辰,你在看什么?” 雨辰转过头来,冲着我微笑,“孟冉,若有一天我消失,你和苏兰一定不要伤心,你们要为我高兴,因为我去找可鸣了,我要改变他的命运!” “雨辰……”我惊诧地张大了嘴巴,“不许你做傻事……” 没等我说完,林雨辰已经站起身来,笑看了看我,“孟冉,你在胡说什么,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去寻死的,我要好好地活着!” 我看着她那张充满阳光活力的小脸,才稍稍放下一点心来。 雨辰见我松了一口气,换了件衣服说道:“我要出去一下!” “这么早你去哪?”睡眼惺忪的苏兰起来问道。雨辰嘿嘿一笑,给她来个飞吻,“秘密!”说着,推门要走,迈出去的脚在半空中顿了顿,雨辰并不转身,淡淡地说道:“亲爱的,你们两个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远爱你们,你们是知道的吧?” 我微愕,转头去看苏兰,她亦是一副不解的表情。不等我们两个回话,雨辰已经推门走了出去,徒留滋呀一声,在耳边不断地徘徊。 “孟冉,雨辰她好奇怪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苏兰揉了揉眼睛问我。 我坐起身子,套上拖鞋,“我情愿相信那是件好事,希望可鸣死亡的打击到此为止,雨辰可以重新过上满是阳光的生活!” “希望如此!”苏兰伸了个懒腰。 可我们所乐见的“阳光”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无边漫长的黑暗世界彻底地吞噬了我和苏兰。 那天下午,雨辰永远地消失在我和苏兰的生命中。 六 雨辰已经整整失踪一月了。 警察已经在整个城市贴了寻人启示,发动了不下十次搜寻,不过结果都是一样,雨辰就像凭空消失在空气里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我和苏兰已经痛得麻木,我时常出现一种幻觉,就是雨辰拉着可鸣的手跑到我面前来撒娇,夜晚的时候,透过无数的乌云,我像是看到了雨辰的脸,她笑的那样满足,她在对我说,“孟冉,别为我担心,我已经改变了可鸣的命运,他并没有死!” 于是,在梦里,我反复醒来,泪流满面,再也睡不下。 紧接着,另一件事情接踵而来。罗琼再一次找到了我和苏兰,这次来,她很惊慌,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毛衣,坐在那里不住地搓着手。 “那个人又来找你了?”没等罗琼开口,苏兰已经抢先问道。 “没有!”罗琼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不是很好吗?”苏兰为罗琼松了一口气。 “不,一点都不好,状况已经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起初,我听你们的,渐渐远离了莫小北,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个人再也没出现过,接着,莫小北来找我,质问我为什么要疏远她,我看她很可怜,就又和她在一起了!” “什么?”苏兰惊问。 “我以为,一切真如孟冉所说,永远地过去了。可是,那个人发现我又和莫小北在一起之后,竟然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这话是什么意思?”连我也不得不惊奇。 “她要代替掉我!”罗琼哭了起来,“她正式以我的身份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孟冉,苏兰,你们一定会分辨出来的,对吗?如果她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你也一定会认出来的对吧?”说完这句话,她又急匆匆地离开了。 苏兰站起身,“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呢?” 忽然,她低低地惊叫一声,“天啊!” 我立刻跑了过去,只见,操场上,罗琼挽着肖羽的手臂走过,一脸幸福陶醉的光芒,和刚才那个找我们的罗琼,竟像是两个人。 而她,身上,竟穿了件绿色的套头毛衣。 七 农历十二月二十二。 罗琼嘴巴里的“那个人”主动找上了我和苏兰。 进入十二月,天气越发阴沉下来,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的蔓延下来。我和苏兰静静地坐在温暖的寝室里,谁都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苏兰跑过去开门,门一开,苏兰啊地一声惊叫,接着,一切就像静止了一样,苏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地向门外看去。 过了好久,她才缓缓让开一条路,说道:“孟冉,你绝对不会相信你眼前所要看到的!” 我走过去,使劲地眨了眨眼。 眼前,两个罗琼正慢慢地走进寝室。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捂住嘴,迫使自己不叫出声来。 “孟冉,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再见面!”其中一个罗琼这样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前两天不就见过面吗?“坐下来,我有很多话,要对你和苏兰说!”罗琼继续说道。 苏兰热心地送来两杯水,和我听话地坐在了一边。一开始说话的罗琼喝了口水,说道,“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我是未来世界里的罗琼,我来这里,是为了改变我自己的命运!” “未来?”苏兰明显吓呆了,嘴巴张得老大,木然地看向两个罗琼。 “是这样的,半年后,肖羽会和我分手。分手的原因是,他爱上了莫小北。我很伤心,也很难过,所以我决定仿照雨辰和孟冉的做法,来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从根本改变故事的主线!” 雨辰,已经好久,没再听过这个名字。 “等等,你说仿照雨辰和我的做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且,你们怎么会回到过去来呢?这听上去像是科幻小说!”我不解地问道。 罗琼放下水杯,把手伸进口袋,“因为它!”她抓住了一个黑色魔方。 那个曾经出现在雨辰画里的魔方。 “魔方的每一次扭转,就是命运之轮旋转一次。你可以通过这次机会,改变过去某个特定时间点的命运,魔方的每一面,都有九块三层,第一层为年份时间,第二层为月分时间,第三层为日期,你只要把魔方扭转到你希望回去的时间就可以了!” 我伸手接过罗琼递来的魔方,感觉它沉甸甸的,每一小块上,都用很淡的字迹显示着数字。 “你刚才说,我也回到过去了,对吗?” “是的!”罗琼点了点头,“你要改变雨辰和我们所有人的过去!” “怎么改变?” “回到你生日的那天,改变你许下的愿望!” “用什么,用这个魔方吗?” “不,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命运的魔方!” “未来的我,是哪一天决定回到过去的?”我问。 罗琼收回魔方,说道,“明天,2008年,元旦!” 八 我走到校园里黑色的影子处,默默地站着。 我想,如果可以退回到从前,那么后来发生的事,就可以通通被改变了吧? 人这一生,就像迷宫一样。我们过一段时间,就会遇到岔路口,然后面临选择,我们走上其中一条路。人生就是在这样选择与经历中度过,但是,如果有一天,时间可以退回到当初,那么,我们还会轻易地选择当初的那条路吗? 正午,阳光将大楼拖出很长的影子,痛苦的思念如同热浪般阵阵袭来,让人痛到无法呼吸! “如果,时间能倒流该多好!” 刹那间,阴影扩大了! 把我笼罩在朦胧的黑暗中,此刻,自己的声音清晰地出现在头顶。 “你真的想要时间倒转吗?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后悔吗?” 我答应。 刷地一声,黑暗和阴影突然收缩凝聚! 一个黑色魔方落于我的脚下。 改变命运的时刻,终于来临。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故事之魔方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