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死师1987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1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88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Chapter.01 纪云苏感觉到自己是坐着的,在这个黑暗房间里的某张桌子边。头顶上是老旧吊扇发出的咔嚓咔嚓声响。她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劣质香水的味道,以……

Chapter.01 纪云苏感觉到自己是坐着的,在这个黑暗房间里的某张桌子边。头顶上是老旧吊扇发出的“咔嚓咔嚓”声响。她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劣质香水的味道,以及一丝莫名的凉意。 这是姑妈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走了下来,坐到了吃饭的桌子边。她确定自己现在就坐在表弟博文平时吃饭的那个位置上,她摸到了桌面,果然,那里是一片油腻,姑妈没有抹桌子的习惯。 她敲打了一下自己的头,哎,该不是晚上习题本做多了导致梦游了吧。这么想着,她从桌子边站起来,准备回去继续睡。 突然间,她觉察到了某种异样。这是姑妈家。深圳的某个小工厂宿舍的平房里,窗外临近京九铁路线,总有夜间的列车经过。姑妈有打呼噜的习惯,博文睡觉也是不踏实的,总喜欢翻来覆去的折腾,把床弄得“吱吱”响。可是今天,除了吊扇,却是一点别的声音也没有。安静得有些叫人毛骨悚然。 纪云苏强迫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凭借着记忆一步步朝着床的位置挪过去。但稍后便意外的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嗅嗅鼻子,有种像铁锈似的味道。 她伸手想拉灯。可此时,地板开始微微发颤,列车打着强光,轰隆着经过。光和汽笛声由远及近,从左耳响彻到右耳,照得屋子的墙壁煞白。她双目圆睁,盯着地板上的东西,汽笛声掩盖了自己的尖叫。 强光打在姑妈和博文残败不堪的尸体上。 她猛地睁开眼来,发现自己仍然是坐在桌子边。空气里铁锈的味道依旧。老旧电扇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它在转动,却没有一丝风。纪云苏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她抬起手来,狠狠地咬了下去。疼得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如果说,刚才那是梦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实的世界了吧。她抬起脚,正想迈步,就感觉到了地板的震荡。强光远远的打了过来。 纪云苏不敢朝地板看,她紧紧地闭上眼,等那强光和轰隆的震荡感过去。一直到很久以后,她感觉到了额头上的冷汗,屋子里又恢复了黑暗。 她小步的挪着脚,忽然——“咚”,有什么东西被她踢了开去。骨碌碌的在地板上滚着……就像是什么人,身体的……某个部位。内心的恐惧犹如巨石,迎头压顶而来,最后传入她耳膜的,是她自己的惊叫。 Chapter.02 有做过那样的梦吗?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情节,无论你怎么逃避,结果都是一样的。 ——绝对是你最不想要的那个。 你有感觉那是一个噩梦,你想要醒过来。可你办不到。 那就好像是正在逃亡中突然看见出口的门,但你打开门却发现一切又回到原点。 你还是站在那个恐怖的最开始。 “哎,醒醒!”同桌戴丽丽轻轻晃醒正在睡觉的纪云苏,“我说,你昨天晚上做贼去了么?” 纪云苏爬起来揉揉眼,“什么时候了?” “还什么时候……”戴丽丽表情夸张的咋咋嘴,“快上第三节了,是年级辅导员的课。” 纪云苏一下子脑子就清醒了。“你就谢谢我吧,要不是我上课的时候帮你把书立起来,你早就被发现了……”戴丽丽在旁不停的悉数自己的“功劳”。 连着早自习一共睡了三节课,她懊恼地拍拍自己的头,一边从书包里掏书出来。 她想起早餐时问了表弟博文。 ——没有,你能有什么动静?该不会…… 博文满脸堆肉,眼睛因为受到挤压已经变成一条缝,平时无论笑不笑都有些眯虚的样子,看起来尤其惹人厌恶。此时说出这种意图不明的话,更叫纪云苏觉得倒胃口。 ——我是一直都在睡觉了? 虽然觉得恶心,但她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句。 ——我们怎么的?还能给你下药?半夜里拉你起来做工?死丫头,做人不能不讲良心,你自己说说我们对你怎么样吧,我少你一顿吃的还是怎么…… 姑妈听见了她的话,将碗顿在桌上就开始唠叨。纪云苏赶紧将头低落下去,皱了皱眉。 无意中一眼瞄见旁边的地板,她竟下意识地想起来。昨天晚上似乎就在那个地方……踢到了东西。 戴丽丽还在一边喋喋不休,纪云苏回过神来却猛然发现自己左前方隔了一排,坐在那儿的男生侧面很陌生。 “他是新来的转学生哦,第一节课来介绍的,当时你在睡觉,我又不好意思叫醒你。”戴丽丽注意到她的视线,主动解释道。 “哦。”应声之后,纪云苏又失去了兴趣般的低头翻书。 而同桌戴丽丽仍然坚持不懈地在右边的位置上兴奋的大讲特讲关于昨天晚上看的“四大天王”的精彩演出,纪云苏知道她根本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在听。 课间的教室里并不吵,只有戴丽丽一个人的声音。很多人表面在看书,实际上却在听她说话。 她要的就是这种众人心中暂时的主角地位。渴望哗众取宠的根本表现。 纪云苏打开文具盒。 即便是博文和姑妈都已经证实了自己昨晚的确在睡觉,可是……除了她早晨醒来是自己睁开眼睛看到天亮这个事实以外,她现在很困。她觉得自己好像昨天夜里根本就没有睡觉。 第三节上课的预备铃已经打了,年级辅导员抱着一叠卷子进了教室,周围立刻发出一阵不满。 “老师上周没有说要考试啊。”戴丽丽也符合着大家。 文具盒是双层的,纪云苏打开上面这层想拿只钢笔出来。 突然,她的手停住了。文具盒的底层不知道被什么人塞进了一块小纸片。 “大家不要吵,这次考试,内容我上节课都有说过,细心点就不会出错。”老师解释道,却换来更大的哀叫。 她把纸片拿出来,那上面只有一句话。却成功的在目光触及的瞬间将她的心扔进了冰窖。 “你学会杀人了么?”白纸上,七个黑色的钢笔字,三个标点符号。像是划在了某张黑暗中,被她无意踢中的“脸”上。她环顾了教室四周,猛地一阵哆嗦。 纪云苏后来清楚的记得,那天是1997年的6月16日,距离香港回归还有两周。 Chapter.03 临入睡前,纪云苏将自己的右手,轻轻系在了床头的铁杆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为了确认什么。看着手腕上那条细细的黑绳。她想从一片空白中的脑袋中想出些什么,但遭遇了失败。终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她梦到爸爸。他佝偻着背,站在回上海的列车前,表情歉疚的看着自己。 “你要好好听话。”他说。“不要给姑妈添麻烦。” 她点点头,在深圳的生意失败之后,父亲看上去整个人老了十多岁。把自己托付给姑妈,也是他万不得已才为之。 她梦到爸爸在哭。眼泪纵横面上,他并不擦拭,就这么任由它流淌。混浊的蜿蜒而下。他的身边没有人,也没有别人可以听见他的哽咽。她顿感心脏收缩,眼眶发热,闭上眼就想要流泪。 之后的冷风又吹得她睁开了眼睛,她的面上湿漉漉,再次坐在那张桌子边。黑暗,腥风,无声。和昨日一样的场景。 不同的是,她发现自己手中握了把刀。是姑妈常常用给来博文削苹果的刀。 她小心的拿到面前,轻擦了一下,伸到鼻子下闻,黏糊糊的腥臭味道。桌子上的相框开始“咯咯”地微微移动起来,碗橱里的陶瓷碗也互相碰撞着发声。 地板有了预兆性的震荡。列车要来了。那么,地上就毫无疑问的是两具尸体,两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这次她没有逃,而是借着列车引来的光,想要看得仔细些。遍地的红红白白,离得越近就越是能闻得到血腥的味道,她觉得双腿发软,已经没有勇气再去伸手确认眼前一切的真实与否。 她闭上眼睛又睁开,可是无论几次也无法离开这个梦。 闭上,再睁开。就是回到黑暗中,那张桌子边。她站起来,想要拉亮电灯,却发现电灯根本拉不亮。列车过来,她又闭眼。还是回到最初,油腻的桌子边。 纪云苏感觉到一种令她无法出声的恐惧,只是发抖,无能为力。即便她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也无法停止恐惧和惊慌。因为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Chapter.04 “你要迟到了哦。”突如其来的陌生话语使她猛地从巨大的黑暗中惊醒,像是从某个倒转的世界中回归那般。纪云苏惊诧的发现,自己已经背了书包,站在楼梯口,是正要去上学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她疑惑的转头,看向旁边的人。是个陌生的男生,低头看他身上的校服,是熟悉的九中式样,竟和她是同校。 “你……”话出口才觉不应当,她是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的。 男生的发型,侧面,这种感觉……她有些印象。 “我是你的同学。”他别过头来,正视她的眼睛。“你要迟到了。” 啊,那个转校生,她想起来了。看了下手上的表,的确是十万火急……她一股脑地往车站冲,根本顾不上问他的名字和他为什么会在楼道里出现。难道他也住这里? 第一节是可怕的年级辅导员的坐镇,纪云苏依然是觉得困得不行,只好一边偷偷打哈欠,一边做习题。 戴丽丽一如既往的表现出精力过甚的样子,在一旁小声和她嘀咕着,“昨天和我姐姐去看了《第五元素》,不过是他们从香港那边偷弄过来的……姐姐说,香港回归以后这些事就容易很多了,算算也没几天了……” 纪云苏看到新转校生的侧面,想到要问他名字,问戴丽丽吧。 但她一张嘴,问的却是,“你做过噩梦么?” “什么?”戴丽丽没怎么明白她的意思。“做过啊。” “可怕么?”纪云苏仍旧低着头,一边写课堂作业,一边问。 “还好啊,反正,那都是梦啦。”戴丽丽笑着说,表情甚是轻松,她没有想到,像纪云苏这样看起来很冷淡的人竟然会怕噩梦。 讲台上的年级辅导员回过身去写板书。 纪云苏别过头看着戴丽丽,面无表情地问,“要是那个梦,像真的一样,并且无论你怎么想醒也醒不过来呢?” 怎么醒也醒不过来,简直就像……真的一样。 戴丽丽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纪云苏的眼神让她感觉不到是在开玩笑,愣了好半天,终于嗫喏着回答,“那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呢。不可能吧……” 纪云苏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又低下头去继续做题。是啊,谁会相信,怎么可能呢……可是,我的确是经历了这样的事。 下课后,纪云苏正准备趴在课桌上休息一会儿,班主任在这时候带了荔枝节的海报走了进来。 “学校这次参与了市里的荔枝节,又恰逢香港要回归的喜事,所以校长要求全校参与到这次荔枝节的活动中来,每个班级都要拿出最好的节目。”班主任说。 “哎呀还问什么啊,直接让纪云苏上就是了……”后排的男生中有人说。 班主任转身向那个新同学的位置,“赫连希,你有什么专长么?” 原来他叫赫连希啊。纪云苏想。 过了很久,赫连希才回答,“没有。” “那么,纪云苏,这次就又得拜托你了。”班主任走到纪云苏身边,将报名表递给她,“要加油啊。”这恐怕是自己身上唯一的闪光点了,她这么想着,接过东西。 纪云苏是九中上至校长,下至食堂的大妈都知道的人,这不是因为她的成绩不错,也不是因为她家境富裕得夸张,而是因为,她会变魔术。 她是个小魔术师,在上海的时候,父亲教她的。父亲曾经是个魔术师,但自从艺术团解散,他下海经商以后,就不是了。并且,他再也没有变魔术给自己看,更没有再教自己。 魔术,其实就是欺骗人眼睛的东西。父亲最后是这么和自己说的。你不能只相信你所看到的。这是她曾经一直坚信的真理。 但后来的那个人,用事实告诉她,有时候,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不相信,那你就只是在欺骗自己。 Chapter.05 “你肯定是做了坏事吧!” “什么?”纪云苏从愣神中回来,却发现表弟博文一脸嫌恶的看着自己,“你说什么?” “我说,你肯定是做了什么坏事!”表弟博文怒气冲冲地说,一把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他今年已经16岁,但由于姑妈的骄纵,在学校里打架闹事、成天的旷课,这样的他对自己这个表姐自然是从来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 “为什么这么说。”她低头吃菜,即便不看,她也知道姑妈的正观察着自己。 博文将右腿提到凳子上,抱着膝盖看着她说,“你昨天为什么将自己的手系在床头?” 纪云苏心里一惊,糟糕,姑妈很讨厌自己用她的那些线啊,布啊什么的,事实上,她做的任何事姑妈都讨厌。一定是今天早晨起来忘记把线藏起来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她小声说。 博文眯着眼睛凑近看她,纪云苏很讨厌他这样,但姑妈在场,她根本不能说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自己把线系起来,今天早晨我起来刷牙,却没有看到你手上的线。我说,表姐,你昨天晚上做什么好玩的游戏啊?” ?!她早晨的时候,手并没有和床系在一吗?她怎么想也只回忆到在楼梯口遇到赫连希的时候。 “我……是想……戴丽丽说把右手系在床上会有好运,可是……半夜里我起来上厕所,所以把线又松开了,恩……回来就直接睡觉了。” “哼!”姑妈的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好运?我看是放屁,你以为现在的线绒都好便宜的啊?博文他衣服破了个洞我都舍不得补,你竟然拿去搞什么好运……纪云苏你真是和你爸一样的败家!” “姑妈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哎呦,我说,对不起值几个钱啊?总之我告诉你,你住我这里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别跟我玩什么鬼花样,我们家可没有那么多钱给你败……” 姑妈后面又说了什么,她一点也没有听清楚。脑海中只是在不停的想着一个问题。 ——我没有待在床上,半夜上哪儿去了?做了什么? 晚饭过后,纪云苏拿了几个魔术的小道具就出了门,她想去楼下的空地那儿去练一会儿魔术。 爸爸已经很久没有写信给她,也没有托人带话来。 她尽力不去看姑妈和博文的脸色,走出来将门关好,转身就看见了靠墙而站的赫连希。 “你……也住这儿?”她僵硬地问。 “暂时。”赫连希没有穿校服,而是穿了件很好看的西装,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隆重的典礼。 她想也是,稍微有钱的人,基本上没人愿意住在这里的,肮脏,混乱,嘈杂。只有什么都能忍受的穷人才能在每晚定时经过的列车汽笛和强光中依然可以睡得安稳。 纪云苏想问他是不是也住这一层,不然为什么会在她门口,赫连希却已经回答了她,“我听说你会变魔术,所以想走个后门,请你先表演给我看下。” 她先走在前面,“那我们到楼下去吧,这里地方太小了。” 在下楼的过程中,她觉得气氛尴尬,只好找了个话说,“我那天看到你的作业本,原本还以为你是姓‘加’和‘贝’的那个贺,没想到却是‘赫连’,是个很稀少的复姓呢……” “比起这个代号,我更愿意你叫我的真名。” “那你的真名是什么?” “1987。”赫连希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没有任何波动起伏。 纪云苏微微的滞了一下,无论如何,赫连希和1987相比,还是1987更像代号吧。她走出楼洞,站在楼前空地的月光里,回身,“赫连……” “叫我1987吧。”他很温柔地打断她,“在这里就你这么叫好了。” 她看着月光下,他带笑的眼睛,上翘的嘴角,一时间竟忘记了刚才想说什么。 最后只能喃喃地说,“好,1987……” “你真是个乖孩子。”他说,走过去,坐在旁边的石凳上,“开始你的表演吧。” 纪云苏只当他是玩笑话,把东西放好后,就对着他练习了起来。 都是些小魔术,充其量也就是些名为“五彩绣球”(一条丝巾变很多条),“扑克奇遇”(一张牌变很多,到处飞。)等简单的入门魔术,其实,父亲也有教过她像“腰斩活人”那样的魔术,但她摆明了不想被选上节目,她对荔枝节一向没有兴趣,何况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助手。 “啪啪啪……”1987站起来给她鼓掌。 纪云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根本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 1987笑笑,走近她,“你知道么?我也会魔术。” “哎?真的么?”这倒使纪云苏有些诧异,白天班主任问的时候他明明是说没有特长的。 1987点点头,“我带你去看场魔术表演吧。” “现在?” “就是现在。”他走过去,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拉住她的手,又用另一只手轻轻盖住了她的眼睛。 纪云苏觉得耳边只一刹那的风云逆转,平静之后就是喧嚣。而奇遇与噩梦的瞬间转换,一切都不过是某个飓风到来前的平和假象。 Chapter.06 纪云苏是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景象的。 她刚才还在姑妈家宿舍楼下的空地上,可是现在……身边来来往往的小贩热情的叫卖着,偶尔有人将目光投向他们。周围人穿的衣服,以及建筑的风格,还有小贩们吆喝的口音……这是,上海吗? “这里是?” “1930年的上海。”1987在旁回答她。 这怎么可能!她一时间无法相信。 他拍拍她,“再不进去,表演可是要开始了。” 她扭头看到旁边的楼,竟是黄浦区的那个大世界,只不过,它看上去,比自己记忆中的要华丽得多,外面的装饰也非常漂亮,一边的海报上有张魔术表演的预告。 “张慧冲?”她叫起来,爸爸以前和她说过这个人,是旧上海鼎鼎大名的魔术师。“我真的可以去看他的表演?” “当然。”他笑着拉她走进风华绝代的上海大世界。 纪云苏小时候是去过大世界的,爸爸曾在里面表演过。但那样子远远比不上现在看到的。 她一边走,一边偷偷的掐自己,一下比一下重。越是疼她就越高兴。 他们走进魔术表演场地,找地方坐下了看表演。 纪云苏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可以真的看到爸爸口中“张大师”的表演。看着她兴奋得笑脸,1987在旁轻轻说了句,“你会以为这是梦么?” “可是,我感觉到痛了啊!所以这应该不是梦呢。”纪云苏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表演。 舞台上,魔术师张慧冲正在表演拿手好戏“马变慧冲”。 突然间,周围所有的喝彩和嘈杂都像是隐退出去了,纪云苏恍然听见1987的话。 “那为什么,你总以为自己每天夜晚的经历是在做梦呢……” 她神经质的转头,吃惊的看着1987,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做噩梦? “是梦!”她坚定地说,“绝对是个噩梦,很可怕的梦。” “那么现在呢?”1987问。 “现在……就算是梦,我也觉得很好。”她顿了顿,“你可以……” “这不是梦,我是可以穿越时空的,任何年代……也不算是任何,总之,大多数我想去的年代和地点,我都可以去。” “那……”她问了那个在心里已经问了好几次的问题,“我的那些噩梦……” “我已经和你说了,那不是梦。”他仍旧是面对着她微笑。“那是真的,是未来会发生的事,我只是……将它提前展现到了你的面前。” 是未来会发生的现实? 姑妈和博文都会死? 而且似乎……都是我杀的? 纪云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随后她摇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不,也不对,他们根本就不是我杀的,我不会做那样的事。不是不是,他们根本不会死。” 姑妈虽然不喜欢她,对她的要求有时候也苛刻得叫人难以忍受。而博文惹是生非,把捉弄他当游戏更是讨厌,但他们再怎样也不至于死去。 “你啊……从来不想念你的母亲么?”他问。 “我没有见过她。”这是事实,从懂事开始她就是和父亲在生活,并没有见过母亲,自然对她也就没有感情,所以无所谓想念不想念。 “你没有想过你姑妈为什么答应照顾你么?” “你父亲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过你……” “说说看,当你写作业而博文在放摇滚乐的时候,你真的一点也不想用铅笔戳进他的脑子里么?” 这些或那些,其实早就是她想过的问题。博文会在姑妈不在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她大声骂他不让他碰,他就会搬起旁边的板凳朝她身上砸。姑妈即使看见了,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洗衣服洗三个人的,她不擦桌子就永远不会有别人来擦,不能随便吃家里的东西,稍有哪里做得不到位,就立刻有两人分量的冷嘲热讽,责难辱骂迎头浇来。 可是,这些怎么能告诉爸爸。 “好好听姑妈的话。”他是这么和自己说的。他一定不想听到姑妈和他告自己的状,说她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虽然事实是这些都是捏造的。就是这样小心翼翼的生活在那个角落。 纪云苏低下头,咽喉中发出压抑的哽咽。 舞台上,魔术师的表演显然到了高潮,周围的人都在热情的欢呼,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她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许久以后嘴角微微上扬。但是他没有回答。 纪云苏看着舞台上的灯光打在1987白皙清秀的脸上,就像是看见了列车的强光打在那些红红白白的东西上。 后来,她曾经也这样想过。如果这个世界上硬要说有什么人是绝对冷酷无情的话,那这个人只能是1987。因为他的邪恶根本没的来由。 Chapter.07 人的一生中大多数时间是如此压抑。越是成长懂事就越是会觉得思考太多问题而感到劳累。要顾忌的层面太多,最终就只能委屈自己。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我们都不能够左右它,于是我们就只能左右自己。 而事情本身卑劣的地方在于,即便你委曲求全,它也不会对你露出微笑的嘴脸。它对你如此不屑一顾,令你觉得自己的存在感荡然无存。 纪云苏当晚没有再做噩梦。 她躺在床上始终无法合眼睡觉。 “你不能只接受想要的现实,而拒绝你所认为可怕的事实,何况那其实并不可怕。”他后来说。那个人从一开始就是微笑的,但她却是从中感觉到了寒冷。 她命令自己必须忘掉他所说过的那些话,只要笃定的相信那是一个梦,恐怕那就真的只是梦。那就没什么好怕的,这么想着,她终于能够闭上眼。 Chapter.08 早晨到学校的时候,纪云苏朝1987的位置看了一眼,但那里坐的却是学习委员李原。 她往教室里又挨个看了一下,发现他并不在。 一直到早自习结束也没有看到他来上课,纪云苏装作无心的问旁边的戴丽丽,“赫连希今天好像没有来上课啊。” “谁?”正忙着赶作业的戴丽丽猛地抬头问。 “赫连希啊。”纪云苏又说了一遍,心想戴丽丽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吧,前天可是她自己一个劲的和后排的女生讨论赫连希和班长吴建伟比起来哪个更好看。 戴丽丽愣了半天像是在想着什么,最后说道,“有这个人么?” 纪云苏看看她,以为她在逗自己,“什么啊,你不记得啦,就是你喜欢的那个转校生啊。” “转校生?我们班最近没有转校生啊……”戴丽丽一脸摸不着头脑。 纪云苏调头问后面的同学,“你们看见赫连希没?” 后面的同学也是一脸茫然,“谁?不认识啊……” 纪云苏整个人僵在那儿,突然又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到前面去一个个的问同学,结果都说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怎么回事?今天不是愚人节啊,而且同学们的表情也不像是在集体整她。 “哎……我说,你不会是最近练魔术练得走火入魔了吧……”戴丽丽一脸认真的“推断”。 左边的何小敏也疑惑,“纪云苏你该不是见鬼了吧!” 纪云苏不置可否,将头埋在臂弯,她已经分不清这些天来,什么是梦境,什么才是现实。 自己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些噩梦,而世界上有没有赫连希或者1987这个人,她也完全不清楚了。 她很想爸爸,很想回去。但,这不可能。 “我等你很长时间了。” 纪云苏走在楼梯口,听到声响猛地抬头,看见的便是1987那张面无表情地脸,她却并没有因此而吓一跳。 “你没有去学校,同学们都不认识你。” “我只不过是回到过去,阻止了班主任老师到教室里去介绍我,我没有和别人接触过,他们不记得我。我和你说话,无论怎样你会有这段记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继续问了他那日没有给出回答的问题。 1987轻轻歪过头,“我们,来做个交易好不好?” “什么交易?” “我让你看到事情的真相,而你……将你今后的人生送给我。”他缓缓说道。 “送给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以后的人生由我来支配,或者说,我来给你新生,而你生命里1/2的精神,是属于我的。你和你将来的家族,是要为我效忠的。” “……”纪云苏想了一会儿,“是什么样的真相,让我值得付出将来的人生。” 1987看着她,笑而不语,伸手轻轻盖住她的眼睛。 Chapter.09 “你真决定不告诉她?”是姑妈的声音。 纪云苏朝身后的1987看了看,她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姑妈家里的衣橱里。 “恩,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比较好。”是爸爸!纪云苏从缝里向桌子那边看去,果然看到爸爸坐在桌子边。“如果让她知道她妈妈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爸爸继续说道。 什么?我的妈妈已经死了? “法院要是判的话……”姑妈。 “肯定是死刑不会错的了。”爸爸。 纪云苏险些叫出来,1987适时捂住了她的嘴。接着就是一阵絮絮叨叨翻东西的声音,纪云苏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哭出来声,泪光模糊中,她隐约看见父亲将一叠钱交到姑妈手上。 “我说,值不值啊!又不是亲生的。”姑妈撇撇嘴,一边将手沾了唾液开始一张张的数钱。 爸爸没有回答,只是说,“你得给我好好对她。” 姑妈只是在数钱,半天才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含含糊糊的“恩”声,算作回答。 爸爸站起来,“那就这样,我走了。” 纪云苏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因为太用力忍住号啕,眉头皱得厉害,脑门那里又酸又痛。 她听见父亲离开时凳子拖地的声音,姑妈也没有站起来去送他。 不久就传来关门声。 姑妈突然停止数钱的声音,是表弟博文正从床底下气喘吁吁的爬了出来。 “妈……”他厚着脸皮凑过去,眼睛盯着那前。 “烦死了,你这个败家的小祖宗。”姑妈嘴上说着,却从那叠钱里抽出了几张塞给博文。 博文喜滋滋的拿了钱,坐在桌子边,“妈,舅舅到底怎么了?” “哎,小孩子管这些干什么?都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 “可是……我挺想知道的啊。” “说起来,这事儿其实我也有份,就是你舅舅不知道罢了,你表姐根本就不是你舅舅的亲骨肉。他当年一直以为是他失手杀的品芬,哪里晓得是我先动得手唉……不说了,反正你舅舅那个人,要骨气没骨气,要运势没的运势,就是败家的料。现在他要去把罪都一个人抗下来就随他去好咧,反正不碍到我事。” “妈,表姐那么漂亮,既然和我没有血缘,那……”博文肥肉纵横的脸上表情是不怀好意的。 “你要死了啊!”姑妈骂了句,“你知道不知道前天你大阿牛叔来问我有没有年轻的姑娘好送到他那里去,我打听过了,纪云苏那死丫头现在好值钱的,等她那败家爸爸执行了死刑,老娘就把她卖出去。谁要养她啊……又不是老娘生的,好吃懒做败家祖宗……” Chapter.10 回过神来的时候,纪云苏再次发觉自己正坐在黑暗中的桌子边。 随后她想起来,昨天楼下有贴告示,今天和明天晚上都是要停电的。 “我说纪云苏,你是不是想死了啊!昨天的衣服到现在都没有洗!”姑妈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她骂骂咧咧的走过来,“我说,你听没听见啊!” 爸爸再也没有来看过自己,她不想怪他。他以前说,眼睛看到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真实的。可是,这又算什么呢? “你个死丫头,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吃完饭了洗碗,碗也不晓得放到柜子里去……” 她为什么要这样生活呢? ——那些都是事实,是即将发生的未来。 对了,1987说这些都是真的,既然如此……迟早都会发生。 ——不能将自己因此束缚起来,你看,不是你死她活,就是她活你死。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绝对公平的道理。 “死丫头,我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姑妈见她没有反应,随即走过来,开始拉扯她的头发。 纪云苏一伸手,果然摸到了桌子上的那把水果刀。 它冰凉的被她握着。 “你说你个死丫头来了之后,吃了老娘多少饭啊,花了老娘那么多钱,没钱以后吃什么?”姑妈扯累了,终于松了手,站在她面前喘气。 “吃你。” “你说什么?” 纪云苏站起来,将刀子准确无误的伸了出去…… Chapter.11 1941年,南京城内一处面食摊。 谁也没有注意到坐在那儿的一位少年,他面孔清秀,正手执了一张报纸在看。 报纸的格局排版颇为新颖。只见他盯住了那上面右下角豆腐块大小的一块地方看完之后,就随手扔掉。 而旁边的小剧场外挂起了巨大的海报:著名女魔术师云苏为您表演“大变活人”。 那张报纸随风飘扬,最后终于趴在了刚下过雨湿漉漉的地上。 少年刚才留意的消息上是这样的标题,郊区职工宿舍暴毙一男一女。 时间是1997年6月20日。 尾声 纽约唐人街,李记古玩店内。 VARE.LI一路穿过那些唐三彩,镂空的木雕,山水鱼虫的字画,来到最里面的楼梯,登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她打开门,檀香的味道便迎面而来。 “奶奶,我回来了。”她说,走到正面对着窗外的老人身边。 老妇人转过轮椅,纵使岁月的镌刻在面上显现,也能使人一眼认出她。 赫然就是纪云苏。 “他回来了么?”她问VARE。 VARE点点头,将包着磁带的东西交到她手上,“这次也没有发生意外……” “只要我还没死……只要你还有孩子,VARE。我们的契约就无法终止。” 纪云苏垂暮的声音听来格外苍凉,她拉着VARE的手,用已是混浊的眼去看窗外的世界。 真美啊……不是么? 这,魔鬼纵横的世界。一切未来,都是不可知的凶险所在。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魔术死师1987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