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仆人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1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19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楔子 一只猫从屋檐上跳下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怪叫一声。飞快地跑掉。刺骨的阴冷围绕着朱莉,独自站在午夜街头,空旷的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她的身……

楔子 一只猫从屋檐上跳下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怪叫一声。飞快地跑掉。刺骨的阴冷围绕着朱莉,独自站在午夜街头,空旷的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朝着猫怪叫的地方走去。 地上躺着一具金发的女体。说是女体,是因为朱莉不确定她是死是活。她的肚皮被剖开,身体不时抽搐,额头上被人用刀画出一枚倒五角星,额头以下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五官原本的形状。气温很低,暴露在空气中鲜活的内脏冒出微微热气,带着血腥气熏人欲呕。 朱莉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女体,茫然四顾。就在这时,远处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朱莉循着声音跑了过去。 那是个白种男人,尚未断气,但他已经离死不远了。他坐在一辆老式汽车里,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了,他的睁子被切断,双手死死地捂住正在往外涌着鲜血的喉咙,嗓子里发出语焉不详的痛苦呼吸,他的气管连同颈动脉被切断,每一下心跳都会带出更多鲜血。男人的额头上同样有一枚倒五角星。伤口处有鲜血不断涌出,流得满脸都是,那人痛苦地看着朱莉,像是在用眼神求助。可她并不理会,而是打量起四周找起线索来。人还没死,凶手一定还没走远,有可能随时回来,或者他还在附近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车后是一条逼仄的小巷,巷子口黑麻麻的,像恶魔深不见底的喉咙。 朱莉仿佛已经听到了召唤,着魔般朝着巷子走去……每一步,都在靠近危险,可她一点也不怕,非但不怕,她的眼里还呈现出兴奋的光,仿佛靠近的并非是危险。而是宝藏。越走向角落里那团深不见底的黑暗,越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他的心脏在轻轻跳动,他的呼吸均匀而绵长,他在哪儿?今天能亲眼见到他吗? Richard,Richard,朱莉忍不住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她渴望亲眼见见传说中恶魔的首席门徒。 A “美女,美女。”一个不相干的声音忽然侵入这完美的幽暗世界,整个天空像蛋壳一样碎裂。缝隙中渗进的灿烂亮得让人眼睛痛。 朱莉揉揉眼睛捏捏脖子,很清楚自己又趴在图书馆的书桌上睡着了。而且又在梦中回到凶案现场。与理查德擦身而过。也许再多在梦里停留一分钟,就能真的见到理查德了。那个被世人称为恶魔首席门徒的家伙,只要能跟他说上话。也许就能有完全不同的收获,就像她同样在梦里见过的超级杀人狂Henry Lee Lucas和热衷肢解剥皮制作工艺品的Edward Gein,虽然是在梦里相见,但每次都能带来非同一般的灵感。可惜她还是没能见到理查德,这都怪那个打断她美梦的家伙。眼皮一抬,那个金发碧眼的男生正嘻嘻地笑着,可帅哥从来不是她的菜。她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收拾东西起身就走。 “嘿,可以请你去喝点什么吗?”帅哥亮出迷得死人的微笑,紧跟着开始搭讪。 朱莉还是当他透明,抱着书径自朝前走。 “我跟朋友打了个赌,能要到你的联系方式他们就每人给我一百块。钱全归你,就当帮个忙好吗?给个面子吧。”帅哥还是不肯放弃,假装自然地朝远处看了一眼,果然有几名男生朝这边看。 看来不说点什么男生还会一直跟在身边继续废话,朱莉掏出张卡片头也不回地扔给男生,“进入这个网站再说。” “天生杀人狂?”男生默念着卡片上奇怪的网站域名,掏出手机输入这个网址。网站首页跳出一个对话框,看来必须回答问题,并且回答正确才能进入网站首页。 问题是这样的:A每天都会路过某户人家。每次都能看到几条流浪狗在门前吃东西。门后有个少女安静地注视着。某天。A发现流浪狗都围在门前,不吃东西,狗食盆里却有狗粮。A报了警,警察调查后却把A抓了起来,不久后他被判刑枪毙。请问,A干了什么? “见鬼了,这算什么问题,我怎么知道他干了什么。”男生嘴里嘟嚷着。却没打算马上放弃。 这个变态的问题折磨了他整整一天,用光了他全部耐心,午夜两点,男生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黑进了那个奇怪的网站,并看到了那个让他差点儿抓狂的答案。答案是这样的,少女恋父,趁父亲出差杀了母亲。并碎尸喂狗。后来父亲回来,给狗喂狗粮,但狗吃惯人肉,不再吃狗粮。因此父亲发现了妻子失踪的真相,把女儿杀死。A查看狗粮时与父亲发生冲突,失手杀死对方,然后在屋里看到少女的尸体。报警后,警察认为A是灭门真凶,于是判刑枪毙。 正确答案的页面下方有个邮箱地址,那是管理员的联系方式。男生认出那是朱莉的私人邮箱,看来这个网站是她做的。在这所著名的大学里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网站,有教化妆谈恋爱的,有分享音乐和旅游心得的,另类点的也有研究黑魔法和世界禁片的,可完全以变态杀人狂为主题的网站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男生瞪大眼睛,点开一个又一个页面,看着那些恶名昭著的杀人狂们黑白或彩色的照片,他心情复杂。那个艳若桃李却冷若冰霜的女孩,究竟在想些什么? 其实,朱莉只是想搞清楚那些杀人狂们在想些什么。 作为心理学的研究生,她的研究方向是犯罪心理学,分析杀人狂们的思维模式,并作出正确的预测,对遏制极端犯罪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她绝对是本专业内最用功也最有天赋的学生,只是喜欢独来独往而已,并不是真的冷漠到变态,只是觉得除了郝顿博士,大概没有其他人能理解她说话的意思。虽然她轻易不跟人说话,但她却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的性格,爱好,甚至隐私。 这当中,也包括郝顿博士。郝顿博士是整个法学院最年轻的博士,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声名远播的专家了,并有自己的研究所。他很高,体型偏瘦,长得像翻版爱德华·诺顿,那位以扮演反派闻名的大明星。在他身上有种亦正亦邪的独特气质,在他身边待久了,就连朱莉也感染上了那种气质。 如果不是半年前那场车祸,博士已经是国际预防犯罪委员会的副会长了。那场车祸不仅影响了他的事业,还带走了他的妻子和女儿,他虽侥幸留得一命。但因脊椎受伤,胸部以下完全丧失了活动能力。肇事者经鉴定有精神病,这就意味着那家伙只要被关进疯人院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博士都认为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研究方向。也许人心是不可触摸的禁区。每个人都该有拥有秘密的权利,自打有人类开始就有罪犯,曾经有,现在和未来也会有,这是必然的。罪犯永远都不会消失。既然永远都不会消失,这研究还有意义吗? 最消极的日子里,他完全停止了工作,也拒绝工作。甚至不愿意回答学生们的问题。躺在病床上的日子,这位曾经的风云人物淡出了社交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时间是万能的试金石,刚开始同事和学生们还会来看他。现在,唯一每天都来报到的就只剩下朱莉了。 B “博士,又有人跟我搭讪了,你告诉我的眼神加冷漠驱逐大法根本就不起作用。”朱莉带着新鲜的雏菊推开病房的门。 “怪不得他们,正常男人都喜欢看美女,有些男人还会知难而上,越是难追的女生越是有挑战力,很多时候挑战力都可以等于魅力。”博士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脸上的微笑还跟从前一样。 “那为什么我觉得在你面前一点魅力都没有。你都拒绝我两次了,能不能别再拒绝我第三次?”朱莉把花插进花瓶,回过头来认真地说道。 “如果是请你吃饭什么的我当然不会拒绝,可如果……”博士皱起了眉头。看得出来他的确不喜欢谈这个话题。 “如果是我真的爱上你的话,你也不必半点余地都不留吧。你就当我开玩笑好了,告诉我,未来的某天你可能会给我一次机会,可以暗恋你的机会。”朱莉在这个问题上锲而不舍。 “既然你这么执著,那我就说第三遍吧,这种假设永远不会存在。我用我的生命担保,这辈子我们之间只能是师生关系。”博士的手还能动,他亮出左手无名指上的素面婚戒,严肃地说,“不是你不够好。是因为我在上帝面前发过誓,今生今世只爱一个女人,不论她是生是死。” “又被你打败了,每次说这种事你就像个老头子,真没劲。开玩笑的啦。看你可怜,每天都躺在床上,想给你打打气而已。”朱莉扑哧一笑,在博士面前的她就跟其他普通的小女生没什么两样。 “那就好,我还怕你……”博士放下了手,还是不放心。 “怕什么,怕我没人追吗?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谈恋爱而已,等我写完论文,会找个好男人带来见你的。”朱莉笑得很认真,以她的条件的确不用担心没人追求的问题。 博士笑而不语,这一次他是真的放心了,他也相信这是朱莉最后一次说到这个尴尬的问题。朱莉看着窗外正被地平线一点一点吞没的夕阳,嘟囔了一句,如果有撇旦帮忙呢,上帝的誓言也可以解除吧。 “你在说什么?”博士很敏感。 “我在想是不是要给你换个私人护士,你看,她连衣服都洗不干净了。”朱莉翻出一旁的衣服,若有所思地说。 三天后,朱莉再次来看望博士时,正好碰上一位警长。据说出了奇怪的杀人案,警方希望能让博士帮帮忙。朱莉看到了警方的资料,那的确是个很奇怪的案子。嫌疑犯把自己打扮成麦当劳小丑,在午夜坐在麦当劳店的门口原本应该是塑料小丑坐着的位置上,用绳子勒死了一位中年流浪者。 看着监控录像截图的画面。穿着黄色和红色条纹连身装的小丑,惨白的面容猩红的嘴唇,超大的假发和夸张的笑脸,在模糊的镜头里显得格外狰狞。尸检结果表明,那个流浪汉当晚喝了些捡来的酒。打算在麦当劳门口的长椅上对付一夜。没想到才躺下几分钟,就丢了性命。凶手的手法干脆利落。杀人后还炫耀地抬头看了一眼监控镜头,邪恶地笑了一下才不慌不忙地离去。那家伙根本就是在挑衅,而且化妆手法也很专业,可以看出这绝对是有计划有准备的预谋杀人。 “您就帮帮忙吧,我觉得这件事很不正常。”朱莉忍不住帮警察说话,她也想让博士重新振作起来。 “你知道我不会答应的。别再说了,这事没得商量。”博士嫌恶地扭过头去,不再做声。 “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希望这个杀手是偶然作案,不会再有下次。”朱莉好心地安慰道。 “你觉得一个把自己精心打扮成小丑的家伙,会是偶然作案吗?对流浪汉来说情杀和仇杀都很难对上号,最大的可能就是无动机杀人。只有郝顿博士最了解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来找他帮忙了。”说到这里,警官不甘心地朝博士说道,“我们可以提供比以往更多的咨询费。” “我看你要白走一趟了,博士拒绝的事情没有再商量的余地。”朱莉无奈地耸耸肩。把警长送出门。 “如果他改变心意,请随时联系我。”警长临走时留下他的名片。 直到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博士才重新回过头来,正好遇上朱莉凝视着他的脸。她的眼里有着复杂的成分,像是遗憾。又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你真的没兴趣了?小丑杀手,视觉系杀手哦,你要是真不管的话,我可以揽下这个赚外快的活儿吗?” “随便,但我不会给你任何指导,也不会谈论那些事了。”博士闭起眼睛,佯装睡觉,逐客的意思很明显。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是您最出色的学生。”朱莉才不管博士什么表情。帮他掖了掖被子,自顾自地说着。 朱莉是个想到就马上去做的人,她找到警长毛遂自荐。以她的资历虽不能令警长满意,但在没有专家帮助的情况下,他还是同意让朱莉先接触案情。 事情的发展不遂人意,唯一的线索就是那晚的监控录像,经过朱莉的分析,她认为凶手可能是个平日里谦恭温和循规蹈矩,极度克制兽性的人。警长也认为朱莉的报告很专业,可仅凭这一点无法锁定嫌疑人,小丑杀人案迟迟没有进展。就在这时,有奇怪的事情冒了出来。有人给警察局快递了一本电话本,快递单上清楚地写着地址和警局的电话号码,并不是投递错误。之后第三天,有人在南城区发现了一具尸体,遇害的姑娘只有十八岁,被凶手残忍地齐腰斩成两段。弃尸现场很干净,一点血也没有,附近就是贫民区。显然,这里并不是第一现场,姑娘是被人杀死后再送到这个地方来的。 查出死者身份后警方才发现,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本,正是死者的。这是唯一的线索,警方调查了电话本上所有的人,却毫无收获。 短短一个月内,这是第二宗非常杀人事件,在媒体的介入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警方的压力也很大。据说已经接到了限期破案的命令,可案情还是全无进展。 “你们真的调查了电话本上所有的人?”朱莉放下手里的卷宗。若有所思。 “那当然,整整一个星期,整个警队所有的人都不眠不休跑断了腿。”警长疲惫不堪地点燃一支烟,又给自己倒了杯浓咖啡。 “电话本是完整的吗?”朱莉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 “你什么意思?”警长皱起了眉头。 “我的意思是,你们的调查名单中有没有遗漏。”朱莉抬起头,专业地说道,“腰斩死者让我想起一个著名的悬案,1947年的洛杉矶,也有个姑娘是这种死法,当时也是没有线索。事后警察也收到过一本通讯录,通讯录是属于死者的,警方调查了通讯录上的所有人,没有收获。值得一提的是。通讯录上被人撕掉一页,很有可能真凶的身份就藏在那张撕掉的一页中,那个案子直到现在都没有破。” 警长盯着朱莉认认真真地看了几秒钟,长长地叹了口气,“电话本上有一页被人撕掉了。” “看来这是模仿杀人。”朱莉放下卷宗,凝视着窗外。 “有办法给出犯罪心理画像吗?”警长的眼底闪出一丝希望。 “我可以试试,但是准确率肯定达不到郝顿博士的程度,最权威的专家只有他。”朱莉转过身来,给出客观的回答。 “距离限期破案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天了,能不能请你帮忙再跟博士谈谈,请他出山。你也看到了,我们压力很大。”警长第一次面露难色。 “尽量吧。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一定会答应。”朱莉有点底气不足,上次博士的态度实在是…… C 夜里九点,盥洗室里淅淅沥沥,那是朱莉洗衣服的声音。水很冷。刺骨的冰凉割过皮肤,有种凛冽而独特的快感。朱莉用肥皂很认真地搓洗着手里的病号服,泡沫洁白气味芬芳,每一颗晶莹剔透的肥皂泡里都映出朱莉的脸,她慢条斯理地重复着动作,好像一点也不怕冷,她认真起来的表情都一个样,不论是看书,写东西,还是洗衣服。 不过两件衣服一条床单,她足足用手洗了一个小时,又守在洗衣店里烘干,回病房时她抱回的是一堆散发着清新芬芳的干净衣服。 “其实你不必这样对我,护士们会送去洗衣房,而且我知道,你自己的衣服都是送去洗衣房洗的。”博士看着她冻得通红的双手,有些心疼,这些日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真的关心他,就算再忙也会抽出时间来看他,记得给他带好吃的。还有新鲜的话题。 “那可不行,只要我在,你就别想穿那些洗不干净的衣服。像你现在这样每天躺着,也不能活动,皮肤二十四小时都要跟这些布料直接接触,不洗干净很容易生褥疮,师母他们要是在天堂看到你生褥疮,会心疼的。”朱莉柔声道,她知道师母是博士的死穴。 “你……唉……”博士欲言又止。 “好好的叹什么气呢,要是觉得对我不住的话,就帮我个忙好不?”朱莉乖巧地使出小女生的招。 “你该不会想帮警察们说情吧。”博士那双眼何等精明,早就看出了端倪。 “要不怎么说您会读心术呢。我可一个字都没说,您就全明白了。”朱莉赶紧趁杆上爬。不错过这个机会,“其实答应警长帮他们说情也是为了自己,您是我的导师,可是您说说,我已经多久没有上过您的课了?没有人可以比您教得更好,这点您比我更清楚,我也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再跟您学点东西。” “说真的,我最近考虑过自杀,我最爱的人都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也该跟随她们一起去的。”博士的语调有些疲惫,整日躺在床上倒比从前在外奔波还辛苦,“可我连死都有顾虑,我太太是天主教徒,我如果自杀就只能下地狱,不能见到她。 “没错,十诫上有一条不可杀人。不可以杀别人,也不可以杀自己。我相信您要是答应帮我这个帮。师母在天堂上也会欣慰的,她可是非常虔诚的天主教徒。”朱莉再次指向博士的死穴,她知道,师母生前每个星期都去教堂做弥撒。 博士沉默良久,朱莉的话显然起到了作用,他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据说这里有条血管通往心脏。如果太太还活着,她的态度会是怎样,不用想,只要是能救人,她一定也站在朱莉那边。 病房里静得异常,朱莉宛如大理石像般保持着坐姿。她已经有了几分胜算。至少这一次博士没有马上拒绝。 “好吧,我答应你。就当还你个人情,这阵子你照顾我费了不少心。”博士终于用朱莉期盼的答案打破了沉默,“不过我有个条件,警方不能告诉媒体我协助调查的事情,我要绝对的保密。” “我就知道您不是铁石心肠。只要您肯教我,就算照顾您一辈子我也愿意。”朱莉喜上眉梢,乐得像个孩子。 “傻丫头,又说傻话了。”博士已经习惯朱莉的脾气,是男人都喜欢被美女拍马屁,“把资料给我看看吧。” 朱莉猜到博士不会再拒绝自己,所以连卷宗都带来了,博士不能坐起来太久,她就逐字逐句地念给他听。听着听着,博士的眉头愈加皱起,却不发一语。 好不容易念完了所有资料,朱莉喝了点水润润嗓子,“怎么样,您有什么想法吗?” “有,不过这个想法有点疯狂,我想等到下次新命案发生后再做出结论。”博士眼中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下次,您是说这还不算完?”朱莉有些吃惊。 “当然没完,好戏才刚刚开始,那家伙是个表演狂。”博士胸有成竹地笑笑,这个笑也让他感觉到自己身上恢复了力量。他天生就是工作狂,闲下来无所事事只会胡思乱想。 “如果我没听错,您的意思是这两宗完全不相干的案子是同一个人做的?”朱莉早就知道博士的见解就是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还是不多说了,下次命案发生时我自有结论。”博士说起话来越发底气十足。 “好,我等您的好消息。不过现在我可得先给警长报告这个好消息去。”朱莉笑嘻嘻地回去了,这么多天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笑着离去。博士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泛酸,她是个好姑娘,应该对她更好一些。 D 博士的判断很快得到了证实。三天后,有人在火车站发现了一辆超时停车长达两天的的士。巡警抄牌时还没发现车内的不对劲,他叫来拖车把的士送走,半路上车里淌出不少油一样的东西来,在行人的示意下拖车司机下车查看,这才发现后备厢里有具赤身裸体的男尸,为了防止尸体腐败,整个尸体都被塑胶袋包裹住,胶袋里还注入了不少橄榄油。拖车吊起的士时,尸体移动了位置,橄榄油漏了出来。 闹市区中有半条马路上都留下了这些橄榄油的痕迹,这引起了市民的极大恐慌。半小时不到,本埠新闻中就有记者在现场发出的报道,所有人都在责备警方办案不力,警长面对质疑一筹莫展。 “朱莉。我看到新闻了。我的推测被证实了。凶手是个连环杀人狂。而且是个模仿犯。你还记得1934年英国布莱顿的火车站弃尸案吗?死者身上就是被涂满了橄榄油。这家伙不是在模仿一个人,他是在模仿每一个知名杀手,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向每一位变态杀手致敬!这一次绝不会是最后的杀戮,他还会继续行动的,这家伙要当魔王!我要找出他的思路,预测他的下一次谋杀。”博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自从车祸以后,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激动。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马上通知警长。”朱莉挂断电话,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她知道,博士又回来了。 有了博士的帮忙,三宗非常谋杀案的档案很快被归纳在一起。警方在极力寻找蛛丝马迹,大规模排查,另一方面博士和朱莉也加大了工作量。博士的床头放着三本卷宗,每天朱莉都会带来笔记本,把他口述的重要内容全都记录下来。这是他出事前的工作习惯,现在这个习惯又回来了,除了身体不能活动不适应外,一切又跟从前一样了。 “我真的很欣赏这位杀手。他太有挑战性了。他不仅仅是单纯的模仿,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创新。小丑杀人案中,他模仿的杀手John Wavne Gacy杀人后喜欢把尸体埋在家里,他家的花园和地下室里被挖出三十五具尸体。虽然他杀人的方式也是绞杀,但他却没把尸体藏起来。这显然是挑衅,对警方力量和权威机构的挑衅。”博士边说边摘下眼镜。 “是的,我也觉得这位杀手不只是单纯的模仿。原版的缺页疑案中,死者生前还曾被倒挂,遭受过残忍的虐待才进行腰斩的,而这位杀手却没有倒挂也没有虐待,这又说明什么呢?”朱莉为博士倒了杯咖啡。 “也许他想证明自己并不是丧心病狂,而是纯粹以杀人取乐,就像贪玩的孩子,爱表现自己。本质上还残存一些善良。”博士的眼看着虚空中的某个点,眯起眼睛说道。 “如果他真善良的话,何必杀人呢。”朱莉似乎不太认同这个观点。 “杀人狂的心理是极度复杂和扭曲的,我们不能用正常人的价值观来评论他们。这一点,我很早以前就跟你说过,你忘了吗?”博士严肃地看着朱莉。 “学生不敢忘。只是这次的案例实在太不正常,我发现很多定律都要用不上了。您看。最后这次橄榄油杀人案,原版案件中死者是个上流社会的年轻女性,还怀有身孕。这次的死者却是个男人,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朱莉的问题问到了点子上。 “这点也让我困惑,我需要更多时间。”博士重新戴上眼镜,重新拾起卷宗翻看起来,细节是魔鬼。没准有遗漏的小地方被忽视了。 E 原本警方同意了博士的要求,不把他协助调查的事情公诸于众,可消息还是走漏了,不知是谁放出风声,这事很快就上了报纸。博士并没看到报纸,是死者的家属找上门来,恳求他尽快查出凶手。 博士被动了,等他看到报纸后更是愤怒。这么一来就暴露了自己。杀人狂的行为肯定会因此而受到影响,之前的预测全都要推翻。 乌云比想象中来得更早些。 报纸刊登消息的当天晚上,博士病房前的大门上就被人用红色的油漆喷上了几个大字: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医院原本有监控设备,走廊上也有摄像头,可不知道是谁放了个屏蔽仪在摄像头旁边,线路失效十五分钟。当时正好是夜里三点,人体最疲惫的时间段。保安部的家伙们在打瞌睡,等到他们发现监控失效时,喷漆的人早就离开了医院。 博士把怒气发在警长身上,一定是他们内部的人泄了密。现在谁也不知道凶手所谓的付出代价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丧心病狂的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乌云过后,是短暂的平静。警方在博士的病房前安排了人手二十四小时人身保护。朱莉也每天都带些新话题过来,她问博士,要不要跟那个图书馆里搭讪的家伙交往,每天他都写一封情书发到她的邮箱,已经坚持了一个月。 “去吧。享受约会吧,你这样的女生怎么能没有爱情,不必每天来看我,有些事电话里也能说。”博士其实是想让朱莉尽量少接触自己,说不定杀人狂什么时候会出现,他不想让朱莉牵连。 “您真的不会吃醋?”朱莉调皮地凑近博士。想从他脸上看出点别的表情。 “真的不会,我向在天堂的太太保证。”博士露出父亲般的笑。 “那好吧。今晚我就不来了,不论这次约会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会打电话向您报告。”朱莉耸耸肩,落寞地离开。 没有人想到,杀人狂下手的对象居然不是博士。这天晚上,有人看到朱莉跟一个金发帅哥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博士没有接到朱莉的电话,起先以为朱莉一定是谈恋爱谈得忘记了这回事。直到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朱莉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他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赶紧通知警长去看看。 事情让人措手不及,跟朱莉约会的男生被人砍掉了头。身体被剁成碎片,头直接扔在警察局的大门前。朱莉失踪了,生死不明。 这一次,就连警长也被吓坏了。他答应让朱莉接触案情的时候,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通过后来的接触,他发现朱莉并不是花瓶,这个年轻漂亮的女生在专业上很有一套。打了几次交道后,他才真正放了希望在她身上,再后来她成功说服博士,他以为一切会有转机,案情会变得明朗起来。但他从没想到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短短的一个小时,消息已经满天飞了,经过民众的大肆渲染,这件事变得更加匪夷所思和邪恶。 黄金二十四小时刚刚过去,凶手打来电话,约博士一个人去城外的货仓区。电话里传来朱莉的声音。她还活着。大家微微松了口气。 博士不能再沉默下去。可他也不能失去冷静,这已经是他唯一有利的武器。 F 半年多没有下过床的博士,被人用皮带固定住身体。坐在电动轮椅上,好在他的一双手还能活动,可以自己开动轮椅。警长原本要让警员代替他去赴约,却被博士拒绝了,如果对方发现警方玩弄他,他很可能会狗急跳墙。为了以防万一,博士只带了一把枪防身。 偌大的仓库区,博士开着电动轮椅走了足足十分钟,才来到凶手临时通知的货仓门口。这时候早已离开了警察的保护范围。 货仓大门打开一条缝,刚好容博士的电动轮椅通过。博士刚一进去。大门又马上关闭,就算有后援警察,要攻进这个集装箱钢板做成的仓库也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行。 黑暗中有一处亮光,朱莉被人死死捆住坐在墙角。凶手却不见踪影。 “博士。您怎么来了。”朱莉见到博士很意外。 “我当然要来。”博士自信地笑笑。 “我被人打晕了,不知道凶手在哪里,你要小心。”朱莉挪动一下身子。 “没关系,我既然来了。就不会怕他。”博士把轮椅开到朱莉身边,打算帮她解开绳子,可惜他自己的身体被皮带固定住。不能移动。动作起来很不方便。 “别碰这绳子,上面插满了钢针。一动我就疼。”朱莉痛苦地避开博士的手。像个可怜的布娃娃。“博士,也许我们都活不过今天了,你能不能骗我一次。就说你喜欢我。” “傻孩子,别这样。相信我,我们不会死。”博士还是用他平时的那种口气。 “只是骗骗我也不行吗?为什么你这么冷血。”朱莉央求道。 “我不是冷血。我只是不能撒谎。”博士停下手。没有再试图解开绳子。 “哼。你真的不能撒谎?”朱莉忽然冷笑一声,眼底有陌生的目光流露。 “你想说什么?”博士话音一沉,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说的很多,二十年前有个叫雷纳德的家伙从西部来到这座大都市念大学,他遇到了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却长得像孪生兄弟般的高才生郝顿。”朱莉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你都知道些什么?”博士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我还知道这两个家伙成了好朋友,好兄弟,他们都是登山爱好者,他们还曾一起去爬过喜马拉雅山。后来,只有郝顿回来了。那个叫雷纳德的家伙在事故中死在雪山里,也许永远都找不到他的尸体。”见博士没有否认。朱莉继续往下说,“你说有没有可能死的其实是郝顿呢?那个叫雷纳德的家伙根本就是取而代之,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身家和名望,然后用别人的名字和身份生活了这么多年。” “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博士的手情不自禁地朝着放枪的地方摸去。 “怎样,还觉得自己聪明绝顶吗?你不是说过,凶手是个受过高等教育渴望刺激和极端方式的男人吗?你还说过。凶手是个外形不太好的家伙,成年之前有过被女性虐待的经历吗?可我根本不是男人,我的外形也很出众,我从小到大都被家里人捧在手心。你给出的结论,全部都错了。这是你第一次错得这么离谱吗?相信我,犯错这种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还像当初拒绝我时那么自信吗?呵呵。你那些所谓的秘密。我全都知道。你不爱我,可以。既然得不到,我就要毁掉你。在毁掉你之前,我还要彻底打败你,让你死得心服口服。”朱莉挣脱了身上的绳索站了起来,原来那些绳子根本就没真的捆止,而是她从背后用力抓住。她一边冷笑,一边朝博士走来。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博士面无表情地操作轮椅后退,和朱莉保持四五米的距离,另一只手已经紧紧握住了枪托。 “当然可以,我都已经杀了四个人,每次都成功地逃掉了,这次肯定也可以。警察会告诉大家,杀人狂逃了,好在人质被救。而我,会在他们的保护下好好生活下去,继续学好专业,将来当个杀人狂研究专家。你觉得有比这身份更好的掩护吗?我可是不只是为了考验你的感情,也是为了学术研究啊,可惜,你的预测和判断力太让我失望了。你根本就不了解真正的杀人狂心里在想什么。”朱莉话音刚落,手里亮出了一把雪亮的钢刀,“你说,我要是像Edward Gein那样,把你杀了,再把你身上的东西做成纪念品,会不会很好呢?” “你不会得逞的!”博士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掏出了枪。滚烫的子弹飞出枪膛,最终进入了朱莉的胸膛。 “我真的是郝顿。我曾经得过全美射击比赛第二名,我拥有的全都是我应有的,我没有抢过人家任何东西。”博士放下枪,看着倒在地上的朱莉,鲜红的血流在肮脏的地上,很快变得污秽不堪。 “你根本不是好女孩好学生,你只是恶魔的仆人。很可惜,直到现在,你也没有自己的杀人风格,从头到尾你都是在模仿别人,你真的不算我最优秀的学生。”这是博士说给朱莉的最后一句话。 死的那一刻,朱莉的眼睛不甘地瞪着,像是还想说些什么。警察们破门而入,灯光照亮了这间仓库的每一个角落。也照亮了博士坚毅的面容。 这不是他经历过的第一次,一定也不是最后一次。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恶魔的仆人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