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短信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1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06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1、我死了,你们都得死 一家小煤窑发生塌方,将一名挖煤工埋在了里面。这名挖煤工叫孙海,是从几百里外一个小山村来这里打工的。他们村共有六个人……

1、我死了,你们都得死 一家小煤窑发生塌方,将一名挖煤工埋在了里面。这名挖煤工叫孙海,是从几百里外一个小山村来这里打工的。他们村共有六个人在这家煤窑挖煤,出事后正是深夜,煤矿老板秦辉把其中年纪最大的冯万仓叫去商量如何处理这起事故。回来后冯万仓告诉同村其他几个人,因为前不久这里一家煤矿出了死亡十几人的重大矿难事故,在全国影响很坏,目前这里各家煤矿还处在关闭整治阶段,按规定不允许再下井挖煤。他们偷偷下井已经破坏了规定,如果出事死了人的事传出去,不光矿老板,连县长市长甚至省长都要受到牵连。所以矿老板决定大事化小,出一笔钱让知情者封锁这个消息。 “秦老板答应给我们每人1万元钱,让我们回家,就说海子在这儿干了一阵就走了,不准透露他被埋在井下的事。”冯万仓告诉同村的另外几个人。 一听说压在井下的孙海连挖都不挖出来了,就是没被压死也会被困死在井下,他们还要替煤矿老板瞒着这件事,几个人都感到心里堵得慌。在矿上做饭的苏玉萍明确表示自己不要这1万元钱,年轻气盛的冯大刚更是怒气冲冲地去找老板辩理,质问他为什么不拿矿工的性命当回事。结果不一会儿冯大刚被几个人拖回来,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嘴巴肿得老高,话都说不出来了。其他几个一见都害怕了,纷纷点头让冯万仓再去找老板商量,他们答应老板的条件,同意马上回家,并保证不把孙海遇难的事泄露出去。苏玉萍不肯收那1万元钱,她的男朋友朱远志答应替她收下。 就这样,五个人每人拿到了1万元钱,收拾好各自的东西,坐上了送他们回家的一辆面包车。 冯大刚被打得伤势很重,一直迷迷糊糊,大家让他躺在最后排的座椅上。冯万仓是他的叔叔,负责照顾他。前一排坐的是朱远志和苏玉萍这对恋人,他们一起出来打工,这次出了事也一起回去。司机叫大李,他旁边副驾驶座上坐的人叫何旺,三十多岁,是几个人中除了冯万仓外年纪最大的。他们的老家距这里六七百里路,虽不是很远,但这一路都是弯弯曲曲的山路,车不能开得太快。几个人都心里有事,不想说话,车上一片沉寂,加上外面天渐渐黑下来,所以开车不一会儿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睡着了。 突然,车里响起了一阵阵音乐声,原来是几个手机同时响了。朱远志和何旺赶紧打开各自的手机,冯万仓也掏出冯大刚口袋中正响的手机打开看。是一条短信,冯万仓一看不由得“啊”地叫了一声,手机应声掉到地上。与此同时前面的朱远志和何旺也叫出声来。苏玉萍奇怪地凑过去看朱远志的手机屏幕,只见发信人是孙海,短信内容是:“我死了,你们都得死!” 2、别陪他们一起死 冯大刚和何旺的手机收到的也是同样的短信。 “是海子的手机被谁拿走了,故意发这样的短信吓唬我们吧?”苏玉萍猜测道。朱远志摇摇头,说出事前他见到孙海在井下看手机中存的短信,他还打趣孙海说他又想老婆了。出事后孙海没被挖出来,他的手机当然不会被人拿走。被说话声吵醒的冯大刚也证实,在井下塌方前,人们正在休息,他亲眼看到孙海正躲在一旁聚精会神地按着手机。突然巷道开始“哗哗”地往下掉煤块,人们大呼小叫着往外跑,他要过去拉孙海,被冯万仓揪住赶紧跑,结果没来得及跑出去的孙海被压在了下面。 看发短信的号码,确确实实是孙海的手机号码。“难道孙海没死,在井下给你们发的短信?”苏玉萍又猜测道。朱远志告诉她,在煤矿井下没有手机信号,手机根本不能打电话和收发短信。孙海带手机下去主要是在休息时看看里面存的短信,他家里有女朋友,两人每天都互通短信。 “有鬼了!有鬼了!”何旺不住唠叨着,说这肯定是屈死的孙海鬼魂来报复他们了,朱远志想反驳他,但张了张口又闭上了,他实在想不出该怎样解释这件怪事。几个人困意皆无,都瞪大眼睛猜度着,这短信究竟是怎么回事。 “海子,谁做了亏心事你就把谁带走吧,我何旺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呀!”何旺双手合十祷告着。 “大旺你什么意思?海子是被塌方的煤矿害死的,又不是谁害死他的。谁做了亏心事,你倒是说清楚!”冯万仓质问道。 “他虽然不是被谁害死的,但有人趁海子的死挣了昧心钱,这还不算做亏心事?”何旺阴阳怪气地说。原来他怀疑老板并不是给他们每人1万元,而是更多,多的那些钱被冯万仓贪下了。冯万仓不肯承认,说何旺栽赃陷害他,让冯大刚过去教训何旺,何旺自知瘦小的自己不是人高马大的冯大刚的对手,抱住头大声叫:“海子你要是有灵就别光吓我们,把做了亏心事的人都捉了去吧!” “我看这短信就是这小子捣的鬼,你一个人坐在那里搞什么鬼我们也看不见!”冯万仓让冯大刚把何旺拉过来,搜搜他身上有没有其他手机。冯大刚过来翻何旺的口袋,并没翻出什么,又让何旺坐到后边,让冯万仓监视着他不让他做小动作,冯大刚自己坐到前边座位上。 过了一会儿,苏玉萍的手机响了。她打开一看,也是条短信:“你是无辜的,快下车逃生,别陪他们一起死!”看那号码,也是刚刚给其他几个人发短信的孙海的手机号码。 何旺摊开双手证明自己的清白,冯万仓也证实他一直盯着何旺,没见他发短信,这说明根本不是何旺在用这个号码发短信。他们中间只有苏玉萍没有下井,而这条短信让她下车逃生,难道真是孙海的鬼魂发来的短信? 车上的人谁都无法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苏玉萍吓得脸都变了色,对男朋友朱远志说她想让他和自己一起下车去。可是外面天已经黑了,又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下了车该去哪儿呢?朱远志犹豫着劝苏玉萍别担心,这一定是有人在跟她开玩笑。苏玉萍吓得哭起来,说这一定是孙海的鬼魂在警告她,她要是不听,十有八九会跟他们一起死。她的哭声令车上其他人不寒而栗。 这时前边开车的大李开口说,你们几个人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打电话过去问问是谁在发短信不就行了。几个人听着有理,就拨那个发短信的号码,但对方就是不接听。大李就掏出手机,让他们告诉号码他来拨。 大李这次还真拨通了,几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李和那边对话,却见大李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突然骂了一句脏话。与此同时车一拐弯,对面一道刺目的光射过来,大李正在打电话,只有一只手在握方向盘,加上情绪紧张,慌乱中想踩刹车竟然踩了油门,面包车径直向对面开来的一辆卡车撞去。那辆卡车躲闪不及,碰撞声尖叫声划破夜空,两辆车一下子撞到了一起。 3、短信是死人发的 面包车被卡车撞得翻倒在地,卡车司机停下车赶紧过来,砸开面包车的车窗,将里边的人一个个拉出来。坐在前面的司机大李和冯大刚都已头破血流昏了过去,后边四个人伤得倒不重,但面包车已经被撞得变了形,大李昏迷也没了司机,他们要卡车司机赶紧拉上他们去医院。 几个人将冯大刚往车上抬,他的头已经血肉模糊,口一张一合地在讲什么。朱远志把耳朵凑过去,只听到冯大刚微弱的声音:“短信是海子发的,是他的魂来抓我们了……”说完后头一歪就闭上了眼睛。冯万仓用手一试探他的鼻息,痛心地直拍大腿。 冯大刚死了,几个人将他的尸体放到卡车上,把大李也抬上去。几个人坐在车上,都觉得寒意从心底袭来,苏玉萍扑到朱远志怀中抽泣不止。 在卡车的颠簸下,昏迷的大李渐渐醒了过来,他似乎努力地要说什么。何旺凑过去听他讲什么,然后把听到的讲给另外几个人,他们听着听着不禁大惊失色。大李告诉他们,老板秦辉指使他在路上找个山谷,然后设法下车,将车跌下谷底摔死车上的几个人。“结果我还没动手,鬼就找来了,说我也会死……”大李说完这些,不一会儿也断了气。 已经死了两个人,另外四个人都觉得黑夜中似乎有无数魔爪在抓过来,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姓秦的太狠了,我都跟他打了包票,保证不会把海子死在井下的事说出去,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冯万仓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能让大刚白死,我们要去教训那个没有人味的煤矿老板!” 冯万仓让另外几个人帮他一起去找秦辉,为死去的大刚报仇雪恨,他愿意给每人1万元,何田司他秦辉到底给了他多少封口费?冯万仓说自己确实贪了,秦辉给了他10万元让他写了保证书,保证这件事泄露不出去,不然就要他的命。冯万仓给了其他人每人1万,其余的他和侄子冯大刚平分了。还密谋让冯大刚用了一招“苦肉计”好让其他人就范。 “现在大刚死了,我宁愿一分钱不要也要为他报仇!”冯万仓求他们帮助他。何旺说他有两万就干,冯万仓当下就答应了,并说也给朱远志和苏玉萍每人两万,苏玉萍不肯去,但朱远志却动了心,让苏玉萍只跟着他们就行了,不用她动手。苏玉萍见拦不住他们,只好不再说话。 冯万仓拍前边的车窗,让司机别去医院了,直接开车去秦辉住的别墅。司机答应了,很快车开到了那里,冯万仓指挥他们将大李的尸体抬下车放到大门口,摆好坐在墙边,然后用大李的手机给秦辉发短信:“老板,事办成了,我在门外有话跟你说,你出来一下。” 几个人躲在一旁,不一会儿大门开了,一个人走出来,果然是秦辉,他对“坐”在墙边的大李喊了几声见没应声,就走过去推大李,但大李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秦辉大惊失色,这时躲在一旁的冯万仓、朱远志和何旺悄悄围上来,一齐出手将秦辉扑倒在地,七手八脚地将他捆了起来。冯万仓手持一根从卡车上拿来的粗铁棍,问秦辉是不是他指使大李要杀死他们的?秦辉连连求饶,说自己也是迫不得已,他的煤矿后台是县里一位领导,所以才敢在其他矿停产的时候夜里偷偷采煤,现在是非常时期却出了矿难事故,万一矿难砸死人的事传出去,那位领导的官位不保,他也会破产。为了压住这件事,他只好狠下心,决定将几位知情人都弄死以绝后患。 “我们都死了,现在变成了鬼要你的命了!”冯万仓举起手中的铁棍,就往秦辉头上砸去。 4、只能活一个! “饶命啊!你们饶了我,我给你们一百万!”被捆成一团倒在地上的秦辉拼命叫道。 冯万仓手中的铁棍没有落下,他低下头问秦辉:“你的钱在哪儿?” “就在里面,地下室的保险柜里,有一百多万,只要你们饶了我,钱都归你们!”秦辉忙不迭地说。他说今天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不相信的话可以跟他去看看。 冯万仓看看其他几个人,何旺说几个人一起进去,不怕秦辉捣鬼。苏玉萍不让朱远志进去,但朱远志却不听,秦辉说的100万吸引了他,他执意要进去看看。 冯万仓解开绑在秦辉脚上的绳子,几个人拥着秦辉走进别墅,苏玉萍也只好跟了进去。 秦辉带他们走进别墅,进了一间不起眼的小房间,里面只有几件简单的桌椅和一张小床。秦辉让他们把床挪开,踩住角落里的一块地板一侧,地面几块地板渐渐移动开,出现一道通向下面的台阶。冯万仓让秦辉先下去,他们跟在后边也走了下去。 这是一间长宽都只有四五米的小地下室,木条装饰的墙壁,空空的什么也没有。秦辉指着让他们拉动其中一块木条,竟然拉开了一个门,露出一个镶嵌在墙里的保险柜。秦辉让他们给自己解开双手,他要输入密码才能打开保险柜的门。冯万仓只得给他解开捆绑双手的绳子,让朱远志和何旺守在秦辉左右别让他跑掉。秦辉转动保险柜门上的密码锁,不一会儿就打开了,拉开一看,里面是一沓沓钞票和排得整整齐齐的几十根金条。几个人都看呆了。冯万仓过去拿出一沓钞票,抽出一张对着灯照了照,又拿出一根金条咬了咬,确定都是真的。“都拿走!”冯万仓一声令下,早已迫不及待的朱远志和何旺脱下上衣铺到地上,将保险柜中的钞票和金条往衣服上堆起来。 秦辉躲到一旁,趁他们都在装钱,悄悄溜到台阶边,一把推开站在台阶旁的苏玉萍,“噌噌噌”快步跑上去。正在装钱的几个人醒悟过来回头再看,秦辉已经跑了出去,随后出口也开始合拢。冯万仓叫了声“不好”,赶紧爬上台阶用手推开合拢的出口,但是怎么也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出口合在了一起。 几个人都被困在了里面。朱远志掏出手机想打报警电话,却发觉这里根本没有信号。 “别枉费心机了,你们就等死吧!”角落里一个喇叭传出来秦辉得意的声音,“想要我死可没那么容易!” “秦老板,你放我出去吧,我一分钱也不要了!”何旺哀求道。 “我可以放你出去,但你必须把其他人都弄死!你们几个人我只能放出一个,其他的人必须死!”随着秦辉的说话声,墙顶部一个角上“哗”地冲出一道水流。 “再有10分钟水就会灌满的,快决定谁活着吧,记住,只能活一个哟!”秦辉像一只猫在玩弄被他捉到的老鼠。 “啊!”苏玉萍惊叫一声,她看到冯万仓抡起手中的铁棍,狠狠地砸在了何旺头上,何旺叫都没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5、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想打死我们你一个人出去?”朱远志冲过来护住苏玉萍,冲冯万仓喊道,“别痴心妄想了,秦辉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他一个也不会放过的!” “反正也是一死,不如搏上一搏!”冯万仓举着铁棍冲朱远志走过来。“我跟你拼了!”朱远志怕他伤到苏玉萍,迎着冯万仓冲过去。冯万仓的铁棍击到朱远志身上,他应声倒了下去。杀红了眼的冯万仓又要抡起铁棍砸苏玉萍,苏玉萍吓得顺台阶爬了上去。冯万仓正要追上去,身后被他砸倒的朱远志又站了起来,抬起脚狠狠地向冯万仓踹去。冯万仓一下子扑倒在地,手中的铁棍也甩了出去。朱远志骑到冯万仓身上,将他的头按到水中。这时水已有1米多深,冯万仓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动了。 朱远志和苏玉萍抱在一起,看着水在一点点升高,水面漂满了钞票。秦辉的声音又响起来:“太精彩了!现在就剩你们两个人了,不过按规矩只能活一个,你们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我就放出来!” “你去死吧!”朱远志摸到那根铁棍,登上台阶将铁棍猛捅出口,发出“咚咚”的声音,但却捅不开一点。 再有1米多水就将灌满了整个地下室,到那时候两个人肯定都会被淹死在里面。苏玉萍搂住朱远志,哭着让他用铁棍打死自己,他就可以出去了。 “不,要死我们一起死!”朱远志继续用铁棍猛戳出口。这时出口动了一下,露出一条不到10厘米的缝。“我不会骗你的,只要剩下一个人,你就是我的帮凶了,我就不用怕你去告发了,真的不会杀死你。”这次不是从喇叭中,而是从这道缝中传来的秦辉的声音。 朱远志用铁棍想撬大这条缝,但铁棍却被外面的秦辉一把抽了出去。“哈哈哈……”秦辉得意的笑声,在走投无路的朱远志和苏玉萍听来无异于鬼哭狼嚎。 正在这时,苏玉萍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打开接听,但问了几声却没人应声,看号码还是孙海的手机号码。“你是谁?你到底是人是鬼?现在他们都死了,我和远志也要死了。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她绝望地冲电话那端吼道。 朱远志省悟过来,出口的这道缝起了作用,手机信号可以传进来了,他赶紧催促苏玉萍:“快打电话报警!” “想报警?没门儿,现在没人能救得了你们了!”秦辉在外面恶狠狠地说。他按动开关,那道缝开始一点点合上了。朱远志不想放弃这最后一线希望,他一咬牙将一只胳膊伸了过去。随着出口合拢,朱远志惨叫一声,那只胳臂被活生生夹断了。 “远志!”苏玉萍扔掉手中的手机,抱住了朱远志。 水一点点涨满了整个地下室,顺着顶部的缝隙流了出去。朱远志和苏玉萍抱在一起,渐渐都失去了知觉…… 昏迷中的苏玉萍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慢慢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喊她的是郑云杰。郑云杰是跟他们一起来这里打工的同村人,可来矿上后因为偷东西被抓住,所以被赶出了煤矿。郑云杰很喜欢苏玉萍,但苏玉萍爱的是朱远志,对郑云杰没什么感觉。 苏玉萍渐渐回忆起自己昏迷前的事,她问朱远志在哪儿?郑云杰告诉她,被秦辉困在地下室的几个人,除了她其他人都死了。 “难道真的是海子的鬼魂来捉走了他们吗?”苏玉萍绝望地哭着说,她脑海中闪过那几条神秘的短信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竟然真的都应验了,五个人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 6、老板交待的神秘任务 “不,那些短信是我发的。”郑云杰说。他告诉苏玉萍,那天夜里矿上出事时,他正潜入秦辉家想要偷东西。不料半夜秦辉家电话响起来,郑云杰赶紧藏起来。从秦辉接电话交谈中,他得知矿下出了事,一名矿工被压在了矿井下。接着冯万仓被叫来,秦辉跟他商量务必将这件事压下去。冯万仓出主意,给他10万,他买通同村的几位矿工,一口咬定孙海离开了煤矿不知去向,这样不必挖出孙海的尸体,就可将这件事永远保密下去。冯万仓为了达到目的,还让侄子冯大刚故意找来遭到“毒打”。冯万仓拿走了10万元钱,秦辉仍不放心,他联系了自己的后台,也就是那位县里领导,遭到一顿痛骂。领导“指示”这非常时期千万不能出事,让他务必把这起矿难处理得不留一点后患。 秦辉听出了“领导”的画外音,一狠心决定将死者几位同村的知情者一块弄死。他打电话给司机大李,许诺给他10万元,让他在送那几个人回家的路上制造车祸,将那几个人置于死地。大李答应了,说夜里趁其他人睡觉,车驶入山谷上坡时他下车,让车自动倒车跌入谷底。几百米高的山谷,面包车掉下去,车上人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 秦辉自以为自己安排得天衣无缝,但他没料到这一切都被躲在角落里的郑云杰听到了。孙海死了,秦辉还要把另外五位老乡杀死,他不能坐视不管,尤其苏玉萍还是他深爱过的女人,郑云杰决定帮他们逃过劫难。但要是直接告诉他们,让他们不坐大李的车只怕不行,因为这里还是秦辉的地盘,他们也很难逃出去。只有在车行驶到路上大李还没有行动前,让他们下车才能逃过劫难。可是郑云杰又不想把自己卷进去,经再三考虑他有了一个主意。 那孙海的手机是郑云杰偷来卖给他的,手机卡也是郑云杰用一张偷来的钱夹中的身份证办的。现在孙海死了,如果用他的手机号码跟老乡们联系,一定会警醒他们,只要他们警觉不睡觉,那个司机就难以下手。于是郑云杰又用那张身份证按孙海手机的号码去补了一张手机卡。等老乡们坐上大李的车行驶到路上后,他用这个手机号码给冯大刚、朱远志和何旺各发了一条短信:“我死了,你们都得死!”他料想三个人收到短信后一定会慌张,这样就不会再睡得着了。他们都盯着司机,他下手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车上这些人中郑云杰最不放心的就是苏玉萍,虽然她不喜欢自己,但郑云杰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她有危险而置之不理。于是他又发了一条短信给苏玉萍:“你是无辜的,快下车逃生,别陪他们一起死!”这条短信真的让苏玉萍慌张了,她要下车,司机大李怕完不成老板交给的“任务”,不肯让她下去。大李掏出手机拨通了来短信的这个号码,郑云杰一听是司机来的电话,心生一计,告诉大李,老板秦辉在除掉车上其他人后,下一个要杀死的人就是他这个知情的司机,这样才能永绝后患。大李一听心慌意乱,手忙脚乱,才与对面驶过来的—辆大卡车撞到了一起。 几个人带重伤的大李和冯大刚去医院,大李临死前良心发现,把老板秦辉交给自己的“任务”告诉了他们。大李和冯大刚都死了,冯万仓为了报仇,决定去找秦辉并杀死他。但这几人禁不住秦辉许诺的100万元的诱惑,跟秦辉进了地下室,结果中了计,本来已经死里逃生的几个人再次羊入虎口,几个人在下面自相残杀。秦辉为了抢过朱远志手中的铁棍,故意将出口开了一道缝,正好此时仍不放心的郑云杰拨通了苏玉萍的手机,苏玉萍声嘶力竭的喊声以及朱远志让她报警和秦辉恶狠狠的声音传到郑云杰耳朵中,他感觉不妙,赶紧打通了报警电话。警察赶到秦辉的别墅,秦辉故作镇定说这里没什么事,但房间里流出来的水暴露了他。警察打开地下室,发现被困在里面的几个人,经过抢救只有苏玉萍一个人被救活。 秦辉一伙为了自保,将矿工的生命视若草芥,结果造成多人死亡。他们处心积虑的如意算盘破灭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出事的矿井挖开了,孙海的尸体被抬了出来。只见他手里正攥着手机,手机中有他写好存在草稿箱中尚未发出的短信,是写给女朋友的:“我多干活多挣钱,年底回家我们就结婚。以后我就陪着你,再也不出来打工了,那时候我们两个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亡灵短信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