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我心里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2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928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4分钟
简介:Chapter 1 鬼信号 你是说,你的朋友失踪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最近一个月,你却强烈地感到,他又回来找你了?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倪晴问道。 他……

Chapter 1 鬼信号 “你是说,你的朋友失踪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最近一个月,你却强烈地感到,他又回来找你了?”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倪晴问道。 “他失踪的时候,才17岁,我们当时正读高二。他的失踪很诡异。距离那时已经隔了五年时间,我也渐渐把他忘记了。直到最近一个月,我总是梦到他,在梦里,好像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是,我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倪晴说道。 “你梦到了一个失踪五年的人,你是希望,我们帮你找到他吗?” “当年警方花了很多力气,也没有找到他,应该是没有希望了。可是最近一个月,我看电视的时候,听广播的时候,甚至上网的时候,都可以听到一种奇怪的噪声。一开始,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但是当这种噪声一直连续不断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时,我就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我查过资料的,这种噪声,很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鬼信号’”。倪晴的表情很认真。 “我明白了,你希望MI能帮你找到可以破解‘鬼信号’的人。可是,你真的相信鬼会通过一种特别的形式与人类交流?”我皱着眉头。 “无论是不是真的,请帮帮我,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我的朋友于小远在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倪晴几乎是在恳求我。 “好吧,我会尽量帮你寻找和联络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 “听说你昨天终于行使了一次未来继承人的权利,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逼迫你老爸放弃了解雇史密斯教授的决定?”夏塔塔笑嘻嘻地问道。 “这里是图书馆,请你说话小声一点儿。而且你是堂堂财团的千金小姐,却总是跑到图书馆来和我这个‘平凡普通’的图书管理员搭话,会引起别人怀疑的。”我很郑重地暗示夏塔塔不要经常来学校找我。 “校董儿子的身份,你要保密到什么时候啊?” “塔塔,我只对那些离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对当简氏家族的继承人不感兴趣。但是老爸因为研究生物学的史密斯教授在课堂上宣传了一些‘神秘的理论’就要解雇他,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我解释给塔塔听。 “噢……是吗?”塔塔总是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我,每当我很认真地和她解释我的想法时。 Chapter 2 超自然电子异像 由于窗子没关,当夜里的秋风吹起来的时候,白色的窗帘就仿佛会在月光下跳舞一样。可是,因为整个屋子的气氛有些凝重,大家又像是屏住了呼吸一般,居然感觉到风吹的声音也有些恐怖。就在此时,倪晴打开了收音机,我们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广播声。 “这个度假村虽然偏远,但是也不至于广播的噪音会这么大。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害怕吗?”我问身边的这位很酷的美女。 “虽然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证明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但是,通过EVP电子技术,确实可以收到一些怪异的噪音,再用电子设备重新整理音频,就可以组合出一些单词或者句子。而这些就被怀疑为是已经死去的亲人或朋友留给他生前亲近的人的遗言。世界上已经有很多个案证实了这些遗言的可靠性。”美女说道。 朴至美,MI论坛的94号专员,韩国人,精通各种电子技术。更重要的是,这位美眉已经成功帮助过一些人收到了他们的亲人死后说的话。 “可是,说不定,这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可能是那些人因为亲人的离世而太悲哀,所以产生了死人在和他们说话的幻觉。”我还是不太相信。 “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很多国家,那里的技术专家破解了截获的噪声,进行音频重组之后,发现,那些单词可以透露出死者的死亡时间或者地点,而且,非常准确,你还能说是巧合或者幻觉吗?”朴至美用流利的中文说道。 “哇!你的中文很不错。”我突然说了一句题外话。 “因为‘鬼’呢,可能是来自于全世界的,所以,他们就会说各种各样的语言,我要是因为语言不通晓而无法破译他们的信息,我的研究根本就无法继续。” “可是,鬼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和活着的人联系的呢?”倪晴问道。 “如果一个人死后,他的能量足够强大,这种能量就会像是一种电波或者干扰波一样,通过声音或者图像留在人间。或者是因为他死得很不甘心,或者是因为他的亲人太想念他,总之,他可以利用这种干扰波,也就是白噪声来表达他死后想说的话。”朴至美解释着。 “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大家还守在收音机旁吗?如果您有任何想要倾诉的心声,请你马上拨打热线……”这是午夜谈话节目女主持人的声音,可是热线电话还没有说完,就听了一阵“口兹……口兹……”的电波干扰声。 我们三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在收录这些噪音的时候,室内一定要保持非常安静。我的心也随着这些噪声的出现而紧张起来,因为如果EVP超自然电子异像技术是真实存在的话,我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和鬼老兄们“交谈”呢。 我们守了整个晚上,“口兹……口兹……”的怪声音只出现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朴至美用她那相当特别的录音设备和手提电脑正在做音频重组。 …… “Eric,快醒醒,我已经知道于小远要对倪晴说什么了!”朴至美叫醒已经在沙发上睡着的我。 “God!也就是说世界上真的有鬼信号?”我一下子精神起来。 “昨天夜里,我把录到的噪声的音频重新排列组合了很多次,直到最后一次,我终于发现,噪声的音频只有两个字:酒桶。” “酒桶!?”我和倪晴共同发出了惊叹声,因为这两个字实在让人费解。 “能够破解噪声,说明于小远已经死了,难道他的死和酒桶有关?”我和倪晴疑惑地对视了一下。 Chapter 3 酒桶里的腐尸 “拜托,夏塔塔,你不要再吐了,好不好?是你一定要来童兴酒庄的,可是你现在脸色惨白,浑身发抖,还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了,我该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我真是有些不耐烦。 “那酒桶里面一坨一坨的,真的是人的尸体啊?天啊,好恶心啊。”夏塔塔已经快要哭了。 不幸被朴至美言中了,就在倪晴家经营的童兴度假村的童兴酒庄的酒窖里,我们发现了人的尸体。警察和法医正在大张旗鼓地进行着检验工作。可是,我们到目前为止也没想好,到底要如何跟警方解释,我们为什么会打开酒桶,发现了尸体。 “Eric,你说,警方真的会相信,是我们截获的鬼信号告诉我们这里有尸体的吗?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是精神病?”倪晴显然很担心。 “这确实很令人难以置信,就算我们解释了,他们也不可能相信。看来,现在我们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查出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下好了。”我耸了一下肩膀。 自从昨天夜里,朴至美破译了鬼信号是“酒桶”,倪晴就立刻联想到他们家的度假村里有一个酒窖,里面装满了酒桶。我们三个人把一人多高的酒桶一个一个打开,起初我们也怀疑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太离谱了,但是,当我们打开第十五个酒桶的时候,红色的葡萄酒上面漂浮着人的手指头,着实让我们被震撼了一次,后来,我用一根长长的棍子在大酒桶里翻来翻去,看到的不仅是人的手指,还有头、手臂、胸腔、大腿之类的东西。根本分不清那里面到底是红色的葡萄酒还是人的血了。后来,我们报了警,警察和法医就统统赶来了。 “这些酒桶里所酿造的葡萄酒至少要再经过20年才能被打开,要不是我们好奇给打开的话,相信,尸体怎么也要在20年以后被发现了。这尸体到底是谁呢?难道真的是小远?”倪晴的脸色不好,神情很凝重。 Chapter 4 书中的巧合 “一铭,今天怎么这么闲,难道是特意来看我这个帅哥的?”我笑眯眯地问道。一铭可是图书馆学的高才生,在我还没接手图书管理员工作之前,他是这个图书馆的“万人迷”。 钟一铭,MI论坛的36号专员,精通图书馆学和世界文学。现在,他已经是铭志大学世界文学专业的博士了。 “如果我是‘万人迷’,那你就是‘亿万人迷’了,呵呵。我要和你说点儿正经事。”一铭的表情严肃起来。 “报纸上的新闻我看过,童兴酒庄的酒桶里发现了尸体。这个新闻,让我想起了五年前的一件怪事。那时我刚接手图书馆的工作,我还记得,一个叫谢子深的男生,在我们图书馆借书之后,就声称自己发现了一个杀人的秘密,而那个秘密所指的地点,就是童兴酒庄。”一铭回忆着。 “那当时,有人相信他的话吗?有报警吗?”我问道。 “怎么可能!没有人会相信的。一个读小说的男生,在书里面用密码排列的方式,发现了杀人的地点,大家只会以为那个人要么是哗众取宠,要么就是得了妄想症。谁会对那样的事情认真呢?直到……我看了新闻,想起谢子深说的地点和发现尸体的地点完全一致,我才恍然领悟到,他说的,可能是真的。”一铭的眉头皱得很紧。 “看来,我们应该找谢子深聊一聊了。噢……你这个家伙也很敏感啊,你是怎么知道,我去童兴酒庄查事情的?难道你在新闻上看到了我?” “别忘了,我也是MI论坛的专员,而且还是你介绍我加入的。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寻找谜底,我不会比你差啊。新闻的照片上,我看到一个染银色头发人的模糊的背影,还有很夸张地带着玫瑰图案的花衬衫,这个人,非你莫属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怎么连夏塔塔那天也在酒庄啊?”一铭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她那天很无聊吧,所以来找我。没想到居然让她看到了酒桶里的腐尸,她几乎把全世界都吐出来了。呵呵。”我想起夏塔塔的样子就想笑。 “其实我觉得夏塔塔是喜欢你的,只不过她总是掩饰着而已。谁不知道,你喜欢的是MI女郎啊,也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她。”一铭说着。 “系统里应该有谢子深的档案。原来这个家伙在读大二的上学期就转学了。”我一边查看图书馆等级的学生的记录,一边说着。 “话题还转得真快。” …… 谢子深的家可谓是富丽堂皇,据说他爸号称是城中首富,经营机场生意的一家人把他们的房子布置得像一个宫殿。 “美眉你好,我们是你哥哥谢子深大学时代的学长,今天特意来找他,是因为有点儿事要和他咨询。”我和一铭都一脸微笑,两个人并排坐在谢子深家的沙发上。 “看来你们真的很久没有和我哥哥联系过了。”美眉冷笑了一下。 “噢……”我有些费解美眉的表情。 “我哥哥已经失踪五年了。自从他从铭志大学转学之后,就神秘地失踪了,我们报过警,也找过私家侦探,结果,都是一无所获。”美眉的神情变得有些哀伤。 “你哥哥当年为什么转学呢?”一铭问道。 “当年我哥哥在小说上发现了有人用密码排列的方式写了杀人的秘密,但是没有人相信他所说的话,不过,我哥哥深信,一定有一个隐形的杀人狂就在铭志大学的附近。他其实很害怕,因为他不能断定,他可以看到杀人的秘密是巧合,还是凶手特意留给他知道的。所以,他才坚持要转学,想要离开不安全的地方。”美眉说道。 “看来当年,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杀人案。如果大家肯相信谢子深,说不定,酒桶里的尸体就会早点被发现,谢子深也不会失踪。你还记得当年谢子深借的那本书叫什么名字吗?”我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一千零一夜》,说不定,我们可以回到图书馆再找到那本书!”一铭说道。 “那本书没有在图书馆里,它一直在我们家。”谢子深的妹妹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们一本书。 打开那本书,我发现其中一页的页脚有被折过的痕迹,而书里的最后一页显然是被人撕了下来,最后一页上还被剪了几个洞,把那剪了洞的纸覆盖在被折叠过的那页上,从纸洞里透出的字竟然是——童兴、酒桶、尸体,这三组词。在我读过的书中,我知道,这是一种古老的编制密码的方式,看来,我需要一个精通密码学的高手来帮我了。 Chapter 5 另一个预言 “警方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酒桶里的那具被人肢解了的腐尸,就是于小远。我已经被警方找去警局问过很多次话了,他们就是不相信,我们是因为破解了于小远的鬼信号才发现他的尸体的。所以,警方认为,我们和于小远的死有关。”我显然是有些不满地在抱怨。 “好了,不要再抱怨了。你要别人相信,于的鬼魂跑出来告诉别人自己死在什么地方,真是很强人所难。”说话的人正是我刚刚从英国请来的Alan。 Alan,MI论坛的105号专员,谍报学的专家,精通密码破译。他是一个典型的英国人,不苟言笑,很严谨。虽然只有23岁,但是,他却总好像在做着什么大事的感觉。说不定,他本来就是一个接受过严格训练的间谍,以不同的身份掩饰自己真实的目的。 “你一直让Alan研究那本书,到底是为什么?”钟一铭问我。 “于小远被肢解,谢子深失踪,很可能是凶多吉少。我觉得,两个人的失踪是有关联的。凶手杀了人是肯定不想让人知道他杀人的真相的,可是这个凶手偏偏要在书中用密码的方式留什么秘密给别人看,他就是不担心别人知道他杀人这件事。不仅不担心,还要把看书的人也引入这件事,正常思维的凶手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这个凶手很可能是个连环杀手,而且还是一个喜欢玩游戏,喜欢设谜局的连环杀手。”我解释着。 “所以,你相信这本书里面,一定还有其他的线索,而其他的线索和另外的谋杀有关?”一铭也很聪明,马上就猜到了我的想法,“可是,你是怎么发现书里用了密码的方式来透露信息的呢?” “其实很简单,举个例子吧。昨日阿芳与刘亚军订婚,定于三日举行婚礼,千万请出席洞房花烛。而真正透露的信息就是从洞孔透出来的字:昨,日军,三千,出洞。而想要知道真正的信息,只能通过原来编写密码的人设计好的这种带有洞孔的纸,否则是永远都没办法破译的。这是一种比较古老的密码编写方式了。”我有些得意地说着。 “噢……看来凶手喜欢玩这样的游戏。”一铭撇了撇嘴。 Chapter 6 第三个人 “阴——谋——与——爱——情?”我用费解的眼神看着Alan。 “干吗那样看着我?我不懂中文的,我只是通过数字排列组合的方式找到这几个字的。”Alan说道。 “16280535041298202012534072152318,哇,这很长的一串数字,你是怎么破译出‘阴谋与爱情’这几个字的?”朴至美也好奇起来。 “这种密码编写的方式叫‘字典法’,比如,162805,就是第16页第28行的第5个字,翻一下这本《一千零一夜》的16页,就可以找到‘爱’字。以此类推,就得出了‘阴谋与爱情’这个结果。”Alan解释道。 “其实间谍间传递信息的方式也挺好玩的。”一铭的童心又开始作祟。 “这是一种很简单也很容易破译的密码编写方式,我想,凶手并不想让密码太难,否则他该怎么引别人入局呢。”Alan说道。 “《一千零一夜》是一本文学小说,按照这个逻辑推测,阴谋与爱情也应该是一本小说的名字。文学史上最有名的就是德国席勒的那本《阴谋与爱情》了。凶手的下一个秘密应该就在那本《阴谋与爱情》上。”一铭说着就开始利用电脑检索系统搜索图书馆的书目。 “根据电脑上的资料显示,五年前曾经有一批书被捐赠到国家图书馆去了,而这本《阴谋与爱情》也是被捐赠的图书之一。” 我和一铭去了国家图书馆,检索了《阴谋与爱情》那本书之后,发现那本书始终没有被归还过,已经被列为挂失的类别。而电脑显示,最后一个借走这本书的人名字叫做周家睿。 …… “你们找家睿干什么?那个不孝子在五年前留下一封信,就离家出走了。”说话的人正是周家睿的父亲。 我们按照图书馆显示的信息找到了周家睿的地址,可是,奇怪的是,连这个周家睿也失踪五年的时间了。算上他,已经是第三个失踪的人了。 “伯父,家睿是不是在五年前曾经在国家图书馆借过一本书叫《阴谋与爱情》?”我问道。 “借书?不清楚。借书和家睿的离家出走有什么关系吗?告诉他,家里人早已经不怪他了,让他快回来吧。”周家睿的父亲眼眶都有些湿润了,可能是太思念儿子了。 “伯父,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和您解释清楚,我们是怎样找到他的地址的,还有我们的身份。但是,我们找到的线索可能会和您儿子的失踪有关。所以,请帮帮我们。”一铭说道。 “这是他的房间,如果他借了什么书,应该还在这里,你们自己找找吧。”老人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给我们开了绿灯。 …… “我找到了!《阴谋与爱情》,我们拿回去让Alan看看,应该可以找到线索。”一铭有些兴奋。 “《一千零一夜》上透露了于小远尸体的地点,难道,这本《阴谋与爱情》上,也会透露另外一个人的死亡地点?”我说道。 Chapter 7 坟墓里的人是谁 “凡尔纳,你说,简沁他有没有可能也喜欢我呢?我是说喜欢网上的我。”乐文夕试探地问道。 “你今天来墓园不是为了完成简沁拜托给你的‘任务’吗?怎么变成了对他是不是能喜欢你这个问题的探究了啊?”我带着轻松,甚至是戏谑的语气说道。当然,此时的我又回归到了“凡尔纳”的身份。 “就是探讨一下嘛,哎!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勇气去见见真正的他。对了,Alan已经破译出在《阴谋与爱情》那本书上的密码是‘西岭墓园’。可是西岭墓园这么大,到底哪一座坟才有古怪呢?”乐文夕显然有些困惑。 就在这时,我和乐文夕看到有工人在整修坟墓。他们把坟墓里的木棺抬出来,可是,突然一个不小心,木棺被掀翻在地上。 “这木棺里怎么可能有尸体啊?”说话的人正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小姐。 “坟墓里当然有尸体啊,这位小姐,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吗?”乐文夕有些无礼地问道。 “这个坟墓,是我为五年前因为飞机失事而去世的父亲设置的,但是当时救援局的人根本就没找到我父亲的尸体,所以,我也只是为他建了一个空的坟墓。可是,现在却居然……” “如果,不是这位小姐的父亲,那棺材里面的又会是谁呢?而且……这尸体是被肢解了的。”我蹲下来,仔细看着棺木里零散的骨头。 “说不定,这就是简沁要找的人!”乐文夕一边说,一边拿起相机拍摄。 要不是这位小姐重修父亲的坟墓,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人想到,空棺材里会有尸体。就像那个二十年都不会被打开的酒桶一样。又是肢解,又是难以被发现的藏尸地点。看来凶手是动了很多脑筋才设计出这么“精彩”的布局的。我想着。 Chapter 8 展示骨架 “骨骼鉴定和颅像还原的结果出来了,棺材里的骨头可不是某人的老爸,而是一个叫周家睿的人。”朴至美说道。 “可是警方并没有对外宣布验尸的结果啊,你是怎么知道的?”一铭好奇地问道。 “别忘了,我可是擅长电子技术的专家。安一个小小的监视器或者是监听器是很容易的事。”朴至美有些得意。 “你居然敢在警局的法医实验室里安那些东西。”说话的人正是Alan。 “《一千零一夜》上给出了一个死者的埋尸地点,又给出了另一本书的名字;而另一本书《阴谋与爱情》也同样给出了一个死者的地点和下一本书的名字。那现在,就要看 Alan你破译的下一本书的名字了。”一铭看着Alan说道。 “这一次是铁栅法,美国人发明的一种编写密码的方式。这一次的书名是《雪国》,应该是两个字,朴小姐教我的。”Alan说道。 “《雪国》?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名作。难道……这些小说也和那些男生的死有关?为什么谜局都设计在这些书上呢?”一铭思考着。 “铁栅法是什么一种方法啊?”我实在有些好奇。 “像这样,先画一个铁栅形,用明码顺着铁栅上下依次写上,然后再以4个数字为1组,先从铁栅尖头的上行横读,再从铁栅尖头的下行横读。比如,I have gotten the message,这句话的明码是2123 2096 1801 0524 0448,那么,把铁栅上行与下行的数字连起来横着读就知道是1309 8154 4822 2610 0204便是密码。再按照这组密码在书上对应的页码和行数去找,就找到我们要的信息了。”Alan解释得相当详细。 “谢谢,非常详细。”我带着微笑说道,“我来看看,《雪国》这本书又是借给谁了。”我一边说,一边点击图书馆的搜索引擎,“噢……噢……这本《雪国》的借书人竟然是——于小远。” “那不用想了,于小远的那本《雪国》上,一定有下一个死者的死亡地点。可问题是,那本《雪国》在哪里?”一铭说道。 …… 很幸运的是,我们在倪晴那里找到了五年前于小远曾经借阅过的川端康成的《雪国》。也许,连倪晴自己也没想到,于小远失踪前遗落在她家里的那本书会成为找到死亡真相的线索。在《雪国》的书中,Alan用车轮法破译了密码,书中给出的死亡地点是:北医大展览馆。 “既然死者都是被肢解,还藏在了几乎不可能被发现的地方,那么我们现在要找的这个死者的尸体应该也是被肢解的,而且可以很好地藏在医学展览馆里。”我一边走一边说着。我、朴至美、钟一铭和Alan已经来到了凶手给出的第三个地方。 “这里面都是医学标本,而且死者应该死了至少有五年以上,那么他现在应该是一具骷髅了,或者是用化学技术做成的很逼真的人体模型。”朴至美说着。 “那……会不会是这个呢?”我用手指了指旁边这具人体骨架,因为这骨架显然是可以拆分的,如果真的是这具骨架,凶手这一次可没用拙劣的刀口,看来,他的杀人技术是提高了,又或者,这一次,他根本就没有肢解。我的问题是,他是怎么把尸体弄到展览馆里变成展示用的骨架了呢? Chapter 9 断了的线索 真是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才说服展览馆的负责人和警方相信,展览馆里的骨架可能是一宗连环凶手案的被害者,他们以为我们在胡闹。不过,还好,当有了童兴酒庄的酒桶里莫名其妙发现的尸体的经历之后,似乎警方也开始渐渐相信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一些无法解释的不可思议的事。 Alan在《雪国》上利用密码破译的方法找出来的下一本书的书名是《红与黑》。通过图书馆的检索系统,我们找到了五年前借阅《红与黑》的人叫樊简。那么医学展览馆里展示的骨架很可能就是樊简,而他曾经借阅的《红与黑》上,应该有另一个死者的死亡地点。 果然不错,警方的法医鉴定之后,结果也显示,那具骨架正是樊简。骨架上并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那么法医推测,樊简很可能是窒息而死。 “图书馆的书库,樊简的家人和朋友,我们都追查过,但是始终也没找到那本《红与黑》。看来,我们这次是断了线索了。”一铭感叹道。 “也不一定。以前的几个死者,他们借阅的小说都没有归还到图书馆的书库,但是,只有这本《红与黑》在电脑的检索系统里显示是被归还回来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红与黑》上显示的死者,会是最后一个死者。也就是说,凶手的游戏已经玩腻了,他要收手了。”一铭推测着。 “检索系统里显示,那本《红与黑》因为太过破旧,在五年前被归还之后,就一直存放在书库里没有被列入可借阅的类别。直到上个星期,整个书库盘点的时候,那本书才被报失,也就是说,上个星期有人从书库里偷了那本小说!而小说丢失的时间刚好和我们破译出这本小说的名字的时间相吻合。说不定,拿走《红与黑》的人,就是这一连串谋杀案的凶手。”我说道。 “而我们唯一没有找到的人就是谢子深,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找不到那本小说,我们将永远找不到谢子深的尸体。”朴至美说着。 “可是,你怎么能肯定,谢子深一定是死了呢?会不会,他才是真正的凶手呢?”Alan问了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 “我们让凶手带着我们绕了这么一大圈,‘玩’了这么多游戏,绕来绕去,我只是发现了凶手杀人的秘密和到底谁被害了,却完全不明白,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们,还有,凶手为什么用小说来引导这些杀人的线索。 “《雪国》、《一千零一夜》、《阴谋与爱情》、《红与黑》,无论从国别,流派和类别来看,这些小说都无法被归为同一类,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这些小说是不是有什么共同点。”一铭像发誓一样,目光很坚决。 “那……我去查一查,到底这些死者的背景有什么相同之处,他们有没有什么相同的经历,或者共同认识什么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死亡的线索。”我说道。 Chapter 10 他们的故事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想尽一切办法,接近几个死者的家人和朋友,走进他们五年前已经停滞的生活。当警方通知他们,告知他们的孩子或者是兄弟已经被害的事实时,他们的家人是震惊和痛心的。为了可以找到凶手,他们也并不介意多了我这样一个“调查员”。 “其实这些男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普通的高中生、大学生一样,读书、谈恋爱,偶然出去疯狂一下。”我说道。 “把他们的故事说来听听吧,说不定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就是导致他们成为凶手目标的原因呢。”一铭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摆弄着手里的几本小说。 “于小远是个有点病态的男孩。事实上,他才华横溢,出事之前还获得过小说大赛的第一名。可是,他始终是一个非常悲观的人,世界观很灰暗,人也很颓废。不过,正是因为他那副颓废的样子才惹得很多女生都很喜欢他。”我说道。 “哇哈哈,那他和你倒是很像呢!你不也是才华横溢,却行为怪异。”一铭显然是在揶揄我。 “怎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来。于小远其实一直很喜欢倪晴,但是他觉得爱情不过是过眼云烟,或者,他根本就在本质上不相信爱情。”我继续说道。 “一个虽然才华横溢,但是却世界观灰暗,又不相信感情的人。”一铭一句话就概括了于小远的特征。 “周家睿是个富家子弟,据说还曾经是个花花公子。人很帅,很吸引女生。读大一的时候,就已经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了。不过,命中注定,他也有可以降服他的人。他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家里很穷的女生。后来,富家子终于感动了贫穷女,两个人恋爱了。但是周家的人却从中作梗。女生无奈,说了一个谎,和周家睿分手了。周家睿疯狂地报复那女生,搞得那女生痛苦到自杀。直到周家睿被害前,他才刚刚知道女朋友离开自己的原因,他几乎崩溃了。”我介绍着周家睿的情况。 “又一个贫富差距造成的爱情悲剧。更悲惨的是,周家睿到最后被杀害了之后,还被葬在了一个莫名其妙不知道是谁的坟墓里面。”一铭嘴里说着,手里却在记录着。 “樊简当年在他们学校最出名的就是和他的导师有一段不伦之恋。为了可以获得保送出国读书的机会,他居然勾引老师,那个女人比他大整整十岁,却居然真的疯狂地爱上了当年只有三十岁的樊简,还一路帮助他获得了研究生的资格和出国进修的资格。如果不是被害,说不定樊简现在正在国外的哪个研究院里气定神闲地做着实验呢。”我说道。 “那他怎么从一个本来应该在国外的研究所读书的高才生而变成了一具在医学展览馆里的展示骨架的呢?故事真是急转直下。”一铭感叹道。 “上次你和我去过谢子深的家了,你应该看到他们家多富有。有钱的少爷,但是经常神神秘秘的。据说在他失踪之前,他有很多女朋友。”我随手拿过了一铭正在翻开的《一千零一夜》。 “我想,我已经找到这些死者和小说的共同点了!”一铭一脸兴奋的样子。 Chapter 11 病态的主角 “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精彩的故事?”刚刚走进来的朴至美和Alan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我和钟一铭。 “好戏才刚刚开始!”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一铭,因为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发现。 “死在酒桶里的于小远和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雪国》里的男主角岛村一样:才华横溢却世界观灰暗,极度颓废。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也不愿承担。 “莫名其妙被埋在西岭墓园里的周家睿和他借阅的那本《阴谋与爱情》一样,男主角斐迪南因为听信谣言,不肯相信深爱他的女主角而杀死了女主角,最后自己也悔恨不已。这是德国作家席勒的名著。 “樊简呢,很神奇地变成骷髅骨架的那位,和他最后借阅的小说《红与黑》的主角于连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勾引比自己大很多的女人,成就一段不伦之恋,利用女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过,通常这种小男生都是帅到不行。法国作家司汤达的这本小说真是吸引了全世界很多读者,我也是司汤达的Fans,呵呵。 “而那位神秘失踪,我们也找不到尸体的那位谢子深呢,和《一千零一夜》里的国王一样,每天换一个女人,完全玩弄爱情。不过,相信谢子深应该没有机会像国王那样每天杀掉一个女人。”一铭终于完成了他那“惊人”的发现。 “也就是说,每一个死去的男生都和他们生前最后借阅的那本小说的故事如出一辙。都是在感情的世界里犯了错,或者是有些病态的人。可问题是,凶手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故事的呢?找出了他们的共同点,又布局巧妙地吸引他们不约而同地去图书馆借阅影射他们故事的小说。”Alan总结得相当精妙。 大家都面面相觑,因为这是我们要解决的下一个难题。 Chapter 12 至美之死 “Alan又去谢子深家里了,他最近就是抓住谢子深不放了。”我和身边的一铭说道。 “因为他觉得,只有谢子深的尸体没被发现,那么谢子深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是只是失踪了,就很难有定论。他甚至怀疑谢子深就是那个连环杀手。”一铭说道。 “朴至美已经在房间里等我们了,她说她也有一些重要的发现。而且是关于我的。呵呵。”我笑着说道。 “你居然把你们家的钥匙给了朴至美?”一铭惊讶地看着我。 “有什么问题啊?她是精通电子技术的高手。我让她帮我安装一套全新的电脑设备,以便我以后更好地和MI论坛的各位专员联络啊。”我一边说,一边推开房门。 而就在我和一铭走进房间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我们震惊了。朴至美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地上的血已经汪成一大片了。我走过去,用有些颤抖的手指在她的鼻息上试探了一下,一切症状都显示,朴至美,已经死了,而且在她死前,还瞪着惊恐和震惊的眼睛,直到被害,都没有闭上。 “怎么会这样呢!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插在身上的刀至少有九把。太残忍了!”一铭的脸色惨白。 “MI论坛的专员从来没有一个因为参与了我们的行动而遇到危险的,可是这次,至美,她,她却死得那么惨。”我感觉到胸口有一种很疼痛的感觉。“我……我该怎么和大家交代呢。” “喂,是警察局吗?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我听到了一铭在拨打报警电话。 “铃——”这时我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Alan打来的。 “Eric!我在谢子深的房间里发现了一种奇怪的装置,应该是一种间谍武器。” “间谍武器?”我疑惑着。 Chapter 13 隐形的间谍 “这真是一个巧合。我本来要去拜访中国的一位研究间谍武器的专家,我们约好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就在下午一点的时候我到了谢子深的家里,想在去见专家之前可以在谢子深家里找找有没有遗漏的线索。”Alan说道。 “间谍武器专家和你去谢子深家里有什么关系?”一铭问道。 “关键就在于,我带了要给那位专家看的一种反窃听装置在身上。没想到,进了谢子深的房间,我的装置就很敏感地显示出它探测到的结果。谢子深的房间里居然有‘蝎式窃听器’!” “蝎式窃听器?”一铭听得一头雾水。 “这种窃听器只有大头针一样大小,可以任意安装在被挖空的家具或者物品上,也可以以任何形式黏着在几乎任何物品上。原来,竟然是谢子深房间的一幅挂画上的一颗螺丝钉。那么,在谢子深房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以被另外一头监听的人获悉。”Alan解释着。 “难道谢子深的失踪和窃听器有关?”一铭说道。 “ Eric,你怎么这么沉默?”Alan看出了我的异常。 “朴至美被害了,而且还死在了我的房间。她临死前打过电话给我,说是发现了一些事情,而且,还是关于我的。”我吐出了这几个字。 “至美死了?为什么有人知道她去你家了呢?”Alan看着我问道。 …… 我和一铭还有Alan再一次来到了至美被害的现场,我们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Eric,你在想什么,一直在发呆。”Alan问道。 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我一下子躺在至美遇害的部位,按照她临死前无法瞑目的眼神望去的角度观察。 “说不定,至美临死前发现的事情就和她从这个角度望过去的事物有关。”我说道。 “我的‘反窃听仪器’又有反应了!你家里也有窃听器!”Alan说道。 而且,窃听器就在我的衣柜里放着的皮鞋里。而至美临死前望向的正是这个衣柜。 “谢子深和你家里都有窃听器,难道,这和我们调查的连环案有关?也就是说,凶手一直知道我们在调查什么和调查进展到哪一步了!凶手一直就在我们身边!”一铭瞪起了惊恐的双眼,脸色难看。 Chapter 14 决定结束 事情的发展开始越来越诡异。Alan在于小远、周家睿和樊简的房间里也都发现了不同类型的窃听器。那么,我们要找的凶手竟然是一个爱好世界文学,擅长间谍技术,又足以挖掘深刻杀人理由的残忍杀手。他如此精心地布置了这样一个谜局,却要在五年后才被人发觉,这五年里,他也许很寂寞,也许在继续杀人。可是,他却一直在我们身边,知道我们调查的进程,甚至把窃听器安装在了我的房间!我们所有人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我想,这个案子应该提早结束了。我们遇到的对手很狡猾,他一直在旁边看着我们很辛苦地查找到每一个死者和他们被藏尸的地点,然后又很辛苦地寻找死者和小说的关系。但是,他却能总是先我们一步偷走掩藏线索的小说,杀死查到线索的专员。他看着我们‘玩’这个游戏,又亲手结束这个游戏。引我们入局,却在关键时刻把我们赶出去,否则就要我们的命。我们不能再冒险了。”我决定放弃对这个任务的追踪,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牺牲。 “可是,如果我们都离开的话,凶手最后会对付的人,可能会是你。”Alan说道。 “我想,如果我们停止查找真相,说不定,凶手会放过我们。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担心,如果再有MI论坛的专员牺牲,MI论坛的声誉会受损。”我解释着。 “好吧,我们尊重你的决定。但是希望,你也不要太难过……”一铭的脸上带着一种悲伤的神情。 Chapter 15 原来是你 天色已经渐渐转暗,我穿上了帅气笔挺的燕尾服,在我独居的家里,等待一位很重要的客人,我想,我已经做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Eric,今天怎么这么帅,难道是特意为了给我庆祝生日才变得这么华丽?”塔塔笑眯眯地问我。 “塔塔,22岁生日快乐!喝完这杯酒,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说完,我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谢谢!什么问题?要向我表白吗?”塔塔在开玩笑。 “你到底把谢子深的尸体藏到哪里去了?还有,你为什么要杀死于小远、周家睿和樊简?最后,连朴至美也杀了。”我冷静地问道。 “你在说什么啊,Eric,我不懂你在问什么?”塔塔一脸迷惑。 “和我一样,从小就对铭志大学非常了解,对图书馆更是了如指掌的人就是你。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那么喜欢看世界经典小说,直到前几天,我无意间在你的手提电脑里发现了你写的小说评论。还有,在我们发现于小远的尸体时,你刚好来找我,让你知道了我们要开启五年前的谋杀案来调查了。而且,还有谁能像你一样,因为是我的好朋友而那么自由地出入我家,那么轻而易举地安装窃听器在我的房间。”我眼神哀伤地看着对面打扮得非常美丽的夏塔塔。 “Eric,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最重要的是两年前死于空难的你的哥哥,曾经在美国西点军校专修谍报学,所以,同样对间谍技术感兴趣的你,也掌握了很多密码编写的方式和窃听设备的安装技巧。最重要的是,你父亲是工商会的会长,所以,他经常被邀请到那些富商的家里参加宴会,你也会陪伴你父亲出现。而于小远、周家睿、樊简和谢子深的家里都曾经邀请过你父亲,作为陪同的你,就有机会把窃听器安装在他们的房间。” “你到底在说什么?”塔塔的脸色有些怒意。 “如果,你一直把窃听器安装在我家里的话,你应该知道,我其实每天到底在做什么,你早就知道,我是一个神秘论坛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而且,我在调查一个连环案。但是,你肯定不知道,我在我的房间里安装了小型摄录机,只要我不在房间里,那个摄录机就会自动开启,它已经录下了你杀死朴至美的全过程。你要看看吗?”我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只微小的录影带。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一切。”塔塔平静地说着,她眼含泪水,慢慢地走到我面前。突然!她从背后拿出一把刀,狠狠地插在了我的胸口。霎时间,我就失去了知觉。 “对不起,Eric!”这是我昏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Chapter 16 死在我心里 三个月后。 “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怎么不多休息一下就跑来看我。”塔塔平静地说着。 “因为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杀他们的时候,你只有十七岁,你几乎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变得那么残忍!”我说道。 “因为无聊,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寂寞。在他们的家里放窃听器,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好玩才那么做。后来通过窃听器,我知道了他们的事情,我觉得,他们对感情都不诚实,他们就像我看的那些小说里的角色们,都有问题。我就在他们来到图书馆借书的时候,推荐他们看我引他们入局的那些小说。” “就算他们在感情上犯了错误,也不应该被你用那么极端的方式害死。” “我很寂寞,那时候,哥哥在国外读书,爸爸妈妈忙他们的生意,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你,也对我很冷漠。你可能从来就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想,如果我能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你们一定会关注我的,说不定,会比从前多关心我一些。” “所以,你解除寂寞的方式和引起别人关注的方式,就是不断地杀人?” “我每一次杀死他们,就像杀死你一样。我好痛恨你对我的冷漠,每当恨你的时候,我就去杀死一个人,这样,就可以缓解我的不愉快。可是,你到最后,宁可喜欢一个网络上从来不曾在你真实生活里出现的乐文夕,也不喜欢我这个经常在你的生活里支持你、安慰你的人。这太不公平了。”塔塔的眼睛里含着泪水。 “其实,我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摄录机,我也没有任何实质上可以证明你杀人的证据。我在插入朴至美身上的一把刀的刀鞘里发现了一片很微小的金片,而那个金片我还记得,是我过去送你的项链上才有的。后来又结合其他方面的线索进行联想,我才推测,凶手可能会是你。如果真的是你,当你发现我有你杀人的证据,你一定会来杀我。” “所以,你就算不惜去死,也要把我送进监狱?” “因为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可以证明你是连环案的凶手,但是,如果你真的杀死我,你就是实实在在的杀人凶手。你就会因为杀我而入狱。” “其实,五年来,我都没有再杀过任何人,要不是朴至美在你房间里发现了有窃听器,我也不会去杀她。这五年来,我已经变得理智了很多。” “可是,你还是乐此不疲地看着我们寻找线索,你要到最后关头,才出来把线索截断。你是在享受这个残忍的过程。我和心理学家Jerry咨询过,你这是反社会型人格。” “就是毫无怜悯之心,凶残,冷漠。我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特性,我始终在试图改善。” …… “连环杀手,肢解,居然和文学爱好者,鬼魂说话,还有间谍有关,你确定,你遇到的事情是真的吗?你不是在做梦或者编故事?”MSN上,乐文夕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事实上,这个世界原比你想象得还要疯狂,就看你能不能遇到。”这是我给乐文夕的回答。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在我心里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