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七夜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3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23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第一夜 杜蓝羽对着一封远方的来信发着呆,是从离K市很远的S市寄来的。那里她连去都没去过,在那个繁华的大城市她没有任何认识的人。可就是这样,她收到……

第一夜 杜蓝羽对着一封远方的来信发着呆,是从离K市很远的S市寄来的。那里她连去都没去过,在那个繁华的大城市她没有任何认识的人。可就是这样,她收到了那里的来信,信上很清楚地写着自己的名字,应该不会寄错。信上的字迹很陌生,内容更是……唉,让人一开始就怀疑它的真实性。 杜蓝羽重新把信叠好,拿出一个带小铜锁的木匣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去,心里想:这样的信要是给别有用心的人收到可怎么好。然后她把信锁进匣子,把匣子藏在书柜里。 杜蓝羽懒散地走到阳台,看着窗外,没有虫鸣,没有风,这在夏天的夜晚是不正常的吧。就在杜蓝羽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脑就传来滴滴的QQ信息声。 米璐瑶:明天有个寻宝活动去不去? 看到离开很久的米璐瑶突然出现,还主动联系自己,杜蓝羽有些惊奇。但天性爱探险的她还是回复道:明天没事,正好去散心。 其实,杜蓝羽边回复边在心里纳闷:米璐瑶和自己只是普普通通的同学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自己对她的了解似乎只是知道她交上了一个很有钱的男友。后来,听说转学去国外了。今天怎么又突然出现了? 不要怪我天生疑神疑鬼,只是现在社会,有些人做事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谁都不能相信啊!杜蓝羽这样感慨着,进入了梦乡。 永无止境的红色淹没了所有的梦境…… 第二夜 杜蓝羽第一次在暑假起得如此早,转了两次车,又走了一段路才到了米璐瑶约她的地方,一个说是树林委屈,说是森林又略显夸张的野外密林。 浓密的树木和看不到尽头的绿色让杜蓝羽感到一丝恐惧,担心着自己进去了会不会永远走不出来。 往前走了几步,杜蓝羽就看到了三三两两的人群,发现米璐瑶正朝她迎面走来。 面对同学伸过来的手杜蓝羽下意识地躲了一下,随后发觉了自己的失礼,抱歉一笑。米璐瑶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大方地拉着杜蓝羽走进人群。 “这是赫连悠,这是我同学——杜蓝羽。”米璐瑶热情地介绍着,杜蓝羽暗暗观察着眼前这个少年。相貌俊逸,眼神凌厉,皮肤白净得连女子都要自愧不如。 看来这就是所谓的米璐瑶的“有钱男友”,从米璐瑶炫耀般的介绍中,杜蓝羽得知这个少年正是S市某大财团的继承人,而这个财团正是这次寻宝活动的主办方,赫连悠是主要负责人。 其实哪有什么宝藏啊,杜蓝羽觉得这个活动也无非就是个广告——这个什么财团为自己做的广告,最后给获胜者发个礼品意思意思。赫连悠似乎看出了杜蓝羽的心思,说道:“寻宝是真事哦,不久前我们得到消息,就在这密林之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宝藏,好像是几年前一个富商留下的。但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最后如果找不到,还是会有奖品的。” 杜蓝羽没答话,此时她看到了一个半熟人——自己的同学,李斯远。两人虽是同学,但杜蓝羽对他唯一的印象只有“沉闷”二字,所以顶多算是半熟。来寻宝的人不多,一眼就望全了,再没其他认识的人。 这时,有工作人员召集大家集合,开始讲寻宝规则: 这次寻宝两人一组,每组单独行动,时间为一天,这里是出发点,在密林深处有一个休息站。 参加的人分为十组,米璐瑶自然是和她的男友一组,而杜蓝羽和李斯远做了搭档。分好组后工作人员开始发放这里的地图和一张提示单。工作人员说这张提示单是寻宝的依据。杜蓝羽首先看了下地图,其实上面只是简单的画上了些地形而已,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标注。她检查了一下包里的指南针,担心着能不能从这密林里走出来,简单地瞟了一眼提示单,上面写着类似童谣之类的东西。工作人员宣布游戏开始后,杜蓝羽没有动,只是盯着米璐瑶他们,疑惑地问李斯远: “为什么那个有钱的大少爷也参加?” “你不知道吗?谁找到宝藏,宝藏就归谁。”李斯远拿起背包准备出发。 杜蓝羽看了他一眼,发现自己的搭档对宝藏的兴趣似乎很大。 很奇怪啊,如果这样赫连悠他们自己找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别人参加呢?杜蓝羽满腹疑惑。 别的组已经出发了,但面对自己并不熟悉的地方,杜蓝羽还是决定先研究好提示单再出发。李斯远没有办法,也只好同意,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同学好像精神有问题,不想和她多争辩。 杜蓝羽开始研究起提示单上的童谣: 从时钟的午夜十二点出发,鹅妈妈又开始讲故事: _____大兔子病了,_____ ______二兔子瞧,______ _____三兔子买药,_____ ______四兔子熬,______ _____五兔子死了,_____ ______六兔子抬,______ _____七兔子挖坑,_____ ______八兔子埋,______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 __兔子问他为什么哭?__ ______九兔子说,______ __五兔子一去不回来!__ 猎人甲说:找到死兔子就有宝藏,只属于你的宝藏。 猎人乙说:别急,杀兔子要按顺序来。 看完提示单,李斯远若有所思地说:“这童谣似乎流传很久了,我记得我看过啊。” 杜蓝羽也开口了:“是的,在网上我看过,而且我已经想起答案了,这是密谋杀兔事件。你来看,大兔子病了,五兔子却死了。由此联想到一种最邪恶的治疗方法,用五兔子做药引。而能决定药引的是二兔子,三兔子买药,而药引最重要,因此“买药”即是杀了五兔子。二兔子为什么要杀五兔子,可能是情杀,为了母兔。母兔在童谣里是谁呢?只能是哭泣的九兔子。她得知心爱的五兔子被杀的真相,所以哭起来。 “接下来六兔子,一只兔子怎么抬,只有被抬,死了才被抬,七八两只兔子抬着他然后一个挖坑一个埋。为什么他会死?因为他和五兔子关系好,三兔子杀五兔子的时候六兔子也在,所以三兔子连他一起杀了……我的印象里故事是这样的。”杜蓝羽说完有一点得意。 李斯远惊讶地点点头,说:“你别说,说的还真有点道理呢。那最后两句呢?” “最后两句我是这样想的,”杜蓝羽在得到他人肯定后显得很兴奋,“刚才说了死的兔子即是五兔子和六兔子。倒数第二句,猎人甲说要找到死兔子,我作个大胆的假设,你看密林是近似圆形的,假如把密林看做表盘的话,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童谣的第一句里说的,十二点钟的位置,那五和六可以当做是指五点和六点钟方向。猎人乙说要按顺序来,是不是要先去五点钟方向再去六点钟方向?”杜蓝羽拿出一支笔,又对着自己的表在地图上画着什么,画好她站起身,“那我们快出发吧。”说完杜蓝羽就想走。 “好……”李斯远认为杜蓝羽说的也在理,于是两人终于出发了。 密林果然够大,两个人人手一个指南针,杜蓝羽每走一段就要看看指南针确定方向,李斯远则沉着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密林里赶路,根本谈不上欣赏风景,越往里深入越会有种一直在原地打转的错觉。就算有指南针在手杜蓝羽也有些怀疑它是不是坏掉了,可此刻这是她唯一能够相信的东西,如果没有指南针,两个人一定会疯掉的。 就这样,当二人接近目的地时太阳西下,为了能在天黑前赶到休息站,李斯远提议二人分头行动,一个去五点钟方向,一个去六点钟方向,半小时后在这里相见。 半小时后。 杜蓝羽在五点钟方向寻宝无果,回约定地点时,却没有看到李斯远。她又等了半小时,还是没有李斯远的踪影,打李斯远的电话也不通。天色越来越晚,林子里也愈来愈静,杜蓝羽再也等不下去了,决定先回集合点。 胆战心惊地回去后杜蓝羽总算松了一口气,默默祈祷着自己的同学只是迷路了,可直到所有人陆陆续续都回来后,李斯远仍旧没下落。 杜蓝羽决定报警,她拨打了“110”。 没有人发现什么宝藏,警察也只在离杜蓝羽口中的“六点钟”附近的一个很深的山涧里发现了李斯远的尸体。尸体被摔得血肉模糊,但他的手里紧握着手机,警务人员费了很大劲儿才把手机取出来,手机没事,在最后拨出了一个6。 再没人受伤或失踪,也没人目睹李斯远是如何出事的,因此杜蓝羽成了警方的第一怀疑对象。所有的解释似乎都是徒劳了,这时杜蓝羽才有一种濒临绝望的感觉。还是早点睡吧。 第三夜 杜蓝羽在家等了一天,但直到晚上七点才有人来找她。来访的是两个警察,一个中年,一个像刚刚大学毕业,都是昨天见过的。年轻的警察先作了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张绍楚,这位是蔡队长。” 杜蓝羽安静地看着站在门外的两人,终于觉察到什么,说:“这两天蚊子多,还是进来说吧。”关上门她又补了句,“不用换鞋了。” 坐在沙发上张绍楚才发现他们要找的这个女孩看不出半点和凶杀案有关的样子,昨天见面的时候天色已很暗淡,今天在灯光的照射下他发现女孩的皮肤苍白到透明。女孩给二人倒了两杯冰水,又安静地坐下等着警察的发问,虽然更像是质问。 张绍楚坐下后静静地观察着杜蓝羽,这个女孩给了他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 “为什么我的心会跳得这么快?”感觉到自己失常的张绍楚想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 一直都是蔡队长在询问,张绍楚从头到尾都不知道问了些什么,答了些什么。他所做的就是看着这个让他第一次见面就心跳的女孩——杜蓝羽。 直到问题全部问完,杜蓝羽带着疑惑的眼神转向他,张绍楚才发觉自己的失态。带有歉意地一笑代过。 看着蔡队长准备离开,张绍楚突然有了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这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他心里想着,起身跟上。蔡队长已经出了门,张绍楚又有些不放心地问杜蓝羽:“你父母呢?这么晚还不回来?” 杜蓝羽一笑:“他们都不幸去世了……” 一声错愕的抱歉之后门不甘心地关上,是谁的恋恋不舍,是对谁的恋恋不舍,全不清楚。 第四夜 下班时间早过了,张绍楚还在办公室里看资料,根据法医检验,李斯远的死亡时间和杜蓝羽描述得很符合,但这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因为她没有任何不在场证明。再者,如果像她说的,他们是破译了提示才到那里去的,同时也发现只有一人能得到宝藏,那杜蓝羽就更具备杀人动机。可是那样的女孩真会杀人吗?张绍楚怎么也不相信,但所有的证据都对她不利。 他闭上眼睛从最开始来回想这个案子…… 张绍楚先假设这些来自杜蓝羽的口供都是真的,当然他也的确相信它们都是真的。的确像是她所说的一切都很可疑,虽然她说是自己神经过敏,但这里绝对有疑点。 1.米璐瑶为什么要请两个平时不太熟的同学?如果说是因为他们两个都很聪明实在是牵强。 2.赫连悠的目的是为了寻宝,那为什么要办这次活动呢,如果别人找到宝藏他不就什么也得不到了吗?假设宝藏存在,凭他家的势力就算把这山谷掘地三尺也不是问题。 3.如果他们不分开,是不是就不会有人死? 4.如果当初二人选的方向互换,那死的人会是……5.那里的地形本就是山谷,怎么这么凑巧李斯远就在山涧被害,他手机最后拨出的“6”又是什么意思呢? 面对这一条条疑点,张绍楚越发感到头疼,但他此时的勤快似乎连高三的时候都难以比拟。他自己也奇怪这是哪里来的动力,难道是自己对杜蓝羽……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蔡队长。 收起刚才的胡思乱想,张绍楚严肃地接听电话。蔡队长向来说话简明扼要,通话很快结束。看来也不是他一个人在为这案子努力,蔡队长也在四处奔波。张绍楚觉得蔡队长就是自己的榜样,只要认真工作就前途无量,到时候有了更好的收入就能让杜蓝羽幸福了。 不知不觉张绍楚似乎回到了青涩时代,但幻想很快结束。刚才蔡队长给了自己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死者李斯远暗恋过米璐瑶,还偷偷写了封情书给她。 这能说明些什么?张绍楚看着自己刚才列的疑点,兴奋地发现有头绪了。可是蔡队长从哪里得到的资料呢?前辈就是不一样啊!张绍楚感慨着。 第五夜 张绍楚下班后没有再在办公室拼搏,匆忙地赶去杜蓝羽家,结果却发现她家门口围着一大群人,呼天抢地地对着防盗门乱喊。 “杀人凶手!为了名次不择手段!” 不堪入耳的谩骂一波接一波,很清楚地表明他们是李斯远的家人。很明显他们觉得杜蓝羽是为了学校排名,为了免试大学的保送资格之类的目的谋杀了李斯远,但这种情况早就被警方排除了。杜蓝羽孤身一人没有人会帮她出头,张绍楚暗自庆幸自己及时赶到。他很威严地冲上去阻止来闹事的人,搬出了一大堆法律法规,最后这些人悻悻离开。 看着所有人下楼以后,张绍楚才按了门铃,几乎同时门打开了。似乎眼前的女孩一直在门边守着,等着有人能来帮她。 “谢谢你。”杜蓝羽的话让张绍楚不好意思地笑笑,他涩涩地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你没事吧?” 杜蓝羽像前天一样又是一笑,然后引他进门。两人坐在沙发上,张绍楚说明了来意,杜蓝羽却不太惊讶。 “总之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为你洗清嫌疑的。现在已经有证据把矛头指向她了,你不用太担心。” 杜蓝羽的回答又是文不对题:“你这个警察和我这个嫌疑人说这些就不怕别人说这里面有猫腻吗?或许别人会说你收了我的钱为我洗清嫌疑。” 正常的女孩会这样回答吗?张绍楚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不清楚接下来还要说什么。但他自己知道,他就是相信她,相信她的清白。少女会这样说也是为自己好,这算是另一种温柔的方式吧。因为杜蓝羽说这话的时候眼里不是敌意,而是关切,还依旧带着笑意。 和杜蓝羽告别后,张绍楚马不停蹄地赶回家,仔细地看着案件的卷宗。先前列出的疑点已经解决不少,可现在还有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赫连悠在这个案件里扮演什么角色。他是米璐瑶的男友,是活动的主办方,虽然警方开始怀疑是米璐瑶设计害了李斯远,但动机是什么呢?这里是不存在什么为了宝藏而杀人的动机的。如果这场谋杀的制造者真是邀请两人的米璐瑶,那么米璐瑶很有可能是受赫连悠的指使。但是难道赫连悠千里迢迢赶到这只为害两个高中生?动机到底是什么? 拨出的“6”也会是提示吗?如果是的话,那本案中唯一和数字有牵连的地方就是那首童谣,6如果指六兔子,也就是说他是连带被杀,这样就符合了。 第六夜 当警察敲开赫连悠家在K市的别墅的门时,赫连悠还以为警察是要告诉他什么好消息。当他被警察铐上手铐的时候他还像是在梦中一样搞不清楚状况。 张绍楚和蔡队长站在别墅前看着这栋豪华别墅,心中满是对它的感激。正是它,给了警方破案的突破口。K市不是旅游胜地,也不是能和S市相提并论的大都市,显赫的赫连财团怎么会在这里买别墅呢。就算是有钱出来显摆也不合情理,再进一步调查?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⑾秩ナ赖暮樟蛉?也就是赫连悠的母亲生前很喜欢来这里,同时也是在这里上的天国。如若不是对这里有特殊的感情,又怎么会这样做呢? 于是警方就抓着这条线继续追查,终于发现了一个能震动整个赫连财团的秘密,就此也就找到了赫连悠的目的。 “队长,你是怎么想到要从这别墅找疑点的?”张绍楚此刻对蔡队长已经是顶礼膜拜了。蔡队长却是谦虚一笑,“年轻人,等你到我这年纪,也就有经验了。”经验什么的只是人的借口,不想告诉你是怕你超过他,不能告诉你这又是另一种原因了。 听到这儿张绍楚也笑了,等我到你这年纪,还怎么向杜蓝羽告白啊! 此时此刻,在城市的另一边,杜蓝羽的家门被人敲开,是陌生警察,却是难得的有礼貌:“杜小姐,啊,不对。该是赫连小姐才对,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我是警员钟凯,是特别来向你解释所有事件的来龙去脉的。” 杜蓝羽让他进门后问道:“张绍楚警官呢?” 钟凯谦谦有礼地回答:“张警官去执行抓捕赫连悠的任务了。赫连小姐,整个事件是这样的: “您的生身母亲是赫连家的长媳,当年她在生下你后,出于家族传承的某些原因把你偷偷送走,然后抱回了刚出生的男婴作为自己出生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赫连悠。这个秘密一直到她死前才被她透露给她最信任的人,希望征求你的意见,让你回赫连家做继承人,若得到你的同意便向世人公布这个消息。与此同时,赫连悠也得知了这个秘密,他怕若找人暗杀你一定会有人质疑杀死一个女高中生的原因,所以他便设计了这样一个局来杀人灭口。他先利用李斯远对米璐瑶的感情以及对宝藏的贪婪,让李斯远一步步引导你,带着你走预定路线,在设计好的地方分手,然后李斯远去找传说中的宝藏,结果踩中陷阱跌落山涧,而你被诬陷杀人,如果你们当时换走路线的话,你就会跌落山涧;在这个双杀局中,你们的身份永远是一个死者一个谋杀犯。”钟凯抬手看了看表,说:“现在这个时候,赫连悠应该已经被抓获了。您可以安心了。” 杜蓝羽虚假地笑了笑,说了几句客套话后送走了钟凯警官。 她没感到什么可高兴的,但张绍楚现在说不定在为解除了她的危机乐呵呢。一个单纯的小警察,似乎比十七岁的自己还要单纯。要是早点遇到就好了,杜蓝羽这么想着。此时杜蓝羽心中充满了内疚,都怪自己玩世不恭的性格,如果之前就拒绝接受财产的话就不会有牺牲,杜蓝羽小心地打开木匣子,取出放在里面的信,看了看,然后她在另一份文件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女生无比轻松地舒了口气。 月光下可以看见,那份文件是财产捐赠书…… 睡梦中,那永无止境的红色比往常更加汹涌,淹没了杜蓝羽所有的梦境…… 第七夜 张绍楚有些得意地整理着这个案子的卷宗,他看了看表,快要下班了。当翻到赫连家律师的口供时,他一下子皱住了眉。律师的口供中有一些地方很蹊跷,律师说他们很早就已经寄信告知杜蓝羽她的身世,张绍楚上网查了一下,就算是一般的信推算一下她也早该收到……不过或许她不太查看邮箱吧,一定是这样。张绍楚收拾好东西,准备和蔡队长打个招呼,可今天蔡队长却不在办公室。一定是去开什么表彰会了吧,希望他不要忘了提拔我,张绍楚哼着小曲出了警局。 恋爱中似乎连空气都是甜的,虽然张绍楚目前还只是暗恋,但总归是那么回事儿。 真站在了杜蓝羽家门前,张绍楚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扭捏地倒像是少女。 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冒了句“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话来,虽不着边却给这害羞的青年增加了勇气,门铃响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满心欢喜的张绍楚看到的是脸色更加苍白的杜蓝羽身上血迹斑斑,分不清究竟是血迹映得她皮肤更苍白,还是她苍白的皮肤衬得血更加鲜艳。不过这都不是他要看到的,女生还是笑着请他进门,待他坐下后女生特意叮嘱了一句,茶几上的水杯不要碰。然后重新倒了一杯茶给他。 沙发上很多血,但和杜蓝羽衣服上的一样并不是她的。血的主人闭着眼表情痛苦地倒在张绍楚另一边的沙发上,是已经死去的蔡队长。疑惑也好,焦虑也罢,未来总是不按常理出牌,非得给人点难以承受的惊喜,让人明白他的力量是无法抵抗才会罢手。这一次张绍楚是真的真的无法扼住命运的咽喉了。 事情似乎变得混乱,杜蓝羽恬静地坐在那儿,好像这里什么事也没发生,好像蔡队长没死还好好地坐在那里。 杜蓝羽用平静的语气回应着张绍楚的不可思议。 “不要做过多的推测,蔡队长是我杀的。这个故事有些长,我不知道能不能讲完,所以请不要插话。” 张绍楚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只想知道少女为什么这样做。 “你知道蔡泽淳是怎么当上队长的吗?是通过帮有权有势的人嫁祸害死别人才得到这个职位的,他还从中得到了不少钱财。而被他害死的人的妻子也因此含恨自杀,这对惨死的夫妇就是我的养父母,从那之后,每晚我的梦中都是无休无止的红色……一直到今。一个星期前,我收到了赫连家的来信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当时我就准备回绝,我不想破坏自己的生活。可在你们来找我的第二天,蔡泽淳又独自来找我,他说知道我的身份,他会帮我,但是要一大笔钱。我觉得这个人简直是贪得无厌,为了钱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都能做出来……于是,我就顺水推舟告诉了他我的身份,并答应事成之后会给他一部分钱。李斯远暗恋米璐瑶的事是我告诉他的,后来别墅的事也是我告诉他的,这么做都是为了博取他的信任。或许你想说这种人自会有法律来严惩,可我养父母的遭遇和我梦中的红色使我明白,恶人必须得到惩罚。”杜蓝羽痛苦地急出汗来,张绍楚这才发现不对劲上前扶住女生,想说话又被挡住,“你是一个好警察,我要是早点遇见你,或许也不会这样。不过你喜欢我吧?”杜蓝羽用她这个年纪的女生才有的表情调皮地笑笑,轻轻在张绍楚的额头印下一吻。 “对不起了……”杜蓝羽的话语变得轻飘飘的,重重倒在张绍楚怀里之后再没了声音,那轻声细语的好听的嗓音就这样沉寂了,连带着这个空间里全部的喜悦消失得无影无踪。张绍楚僵硬地抱着杜蓝羽,身体除了在呼吸,失去了所有的机能,欲哭无泪说的正是这种情况吧。 他终于觉察到之前的喜欢并不是恋爱,更像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护,现在感受到的是一种失去亲人的悲伤,终于能了解一些她的心情了,一个人孤独悲伤了很久吧。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人会来安慰,所做的一切也不是为了自己,这样还算是罪吗? 心痛得好难受,说不出的悲哀,可却没有悲哀的对象,好像跌入深海里慢慢感受窒息的绝望。良久,张绍楚站起身,把女孩平放在床上。安静地报了警,他不想介入这一段的调查,更愿意做个目击证人,这样也算是和杜蓝羽一同感受了。 什么才是罪,怎样才算是无罪,上帝是如何评判一个人的功德罪过的。张绍楚站在杜蓝羽的墓前迟迟不肯离去,照片上的她笑靥如花让人怎么也不相信她就这样走了。远处夏雷轰鸣,昏黄的天色似是大雨的预示。 雨终于下来,天空也愈见明亮。张绍楚看着窗外,期待着雨后的彩虹。他们相处得太短,甚至都没来得及问她喜不喜欢彩虹等愚蠢的问题。 上帝用七天创造万物,我用七夜毁灭了你……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故事之七夜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47.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