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4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36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绿色的藤蔓铺满了整个白色的院墙,又爬向了院子里别墅的西墙。这一片养眼的绿色,给这幢别墅带来了许多的生气,让过路的行人都忍不住驻足遥望一下……

绿色的藤蔓铺满了整个白色的院墙,又爬向了院子里别墅的西墙。这一片养眼的绿色,给这幢别墅带来了许多的生气,让过路的行人都忍不住驻足遥望一下。 那些藤蔓以柔美的身姿,在墙上爬行着。藤上叶子的形状有些奇怪,脉络极深,在叶片上形成鲜明的线条,有些……像眼睛。 谭苏第一次站在这幢别墅前时,就感觉好像有无数绿色的眼睛在盯着她。 Chapter 1 这几年,方洛佳已经换了无数保姆了,不是她对保姆不满意,就是保姆自己吵着要走。方洛佳不明白是为什么──她出的薪金,已经是别家的两倍了。 新保姆谭苏看着并不像是个保姆,她衣着大方得体,虽然都是普通的衣服,但却穿出了别样的气质。方洛佳觉得,谭苏不像个保姆,倒更像个白领,是个该找保姆的人。 她不知道谭苏能待多久。如果不是郭一冰坚持,又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保姆接替,方洛佳才不会同意让谭苏留下。因为她从郭一冰看谭苏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东西,就如同当年,郭一冰看自己一样。 当年,方洛佳也只是个保姆。那会儿,这别墅的女主人,是一个叫宋霏的女人。 那年,方洛佳跟随同村的婶子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职业保姆生涯。起初,方洛佳在哪一家都干不长,她一年内连着换了七个雇主,终于连中介都不耐烦了。 婶子说:“如果你真受不了这种气,那就回家去吧。” 回家?方洛佳皱起了眉头,那里,算是家吗? 方洛佳的生父在她五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不久,母亲带着她改嫁给同村一个离婚的男人。继父还有一个比方洛佳小两岁的儿子。这是一个勉强拼凑起来的家庭,贫穷而又冷漠,似乎凑在一起只是为了生存。在这样的家庭里,方洛佳的存在是无足轻重的。 那一年,继父忽然提到方洛佳的婚事,他居然想把她嫁给邻村一个养猪的人,理由很简单:那个养猪的给得起彩礼。而方洛佳的彩礼钱,就是继父的儿子娶媳妇的资金。 那个养猪的很有钱,但长得极丑,而且身上长年有一股难闻的猪屎味儿。方洛佳不愿意嫁给那个养猪的,可她又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就在这个时候,在城里打工的婶子正好回村了,方洛佳就磨着婶子,等婶子再次回城的时候,偷偷跟着跑了出来。 自那之后,方洛佳一直没有回去过。听说,继父很是恼火,把方洛佳的母亲打了一顿,直怪母亲没有管好女儿。方洛佳偷偷让婶子给母亲带了信:等她挣够弟弟娶媳妇用的钱,她就回去。 方洛佳再三考虑,宁愿在城里当保姆受气,也不能嫁给那个养猪的。所以她求婶子,再帮她找一家雇主。婶子没有办法,和中介好说歹说,才又介绍了一家雇主。 这一家雇主,就是郭一冰和宋霏。 Chapter 2 方洛佳刚去时,宋霏的父亲还没有过世,她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宋老爷子。 宋老爷子那时已经半瘫痪了,坐在轮椅上,而且还有老年痴呆。他总是盯着一个地方发呆,有时会忽然大叫起来。 有几次,他忽然抓住方洛佳的头发,嘴里在不停地念叨着:“你听见孩子哭了吗?听见了吗?那孩子来了!来了!”方洛佳又疼又怕,隐隐地,似乎真的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虽然方洛佳有些害怕宋老爷子,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要么忍下去,要么就回家嫁给养猪的。方洛佳只有选择前者,因为那毕竟是暂时的。 果然,几个月后,宋老爷子死于心肌梗塞。 宋老爷子一直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数种老年病,方洛佳每天要给他喂好几种药丸。正是因为这样,宋霏一直责怪是方洛佳没有及时给老爷子吃药。好在方洛佳每次喂老爷子吃药都做了记录,药瓶里剩药的数量和记录证明,不是方洛佳的过错。 在这件事情上,一向对宋氏父女唯唯诺诺的郭一冰,居然帮方洛佳说了话。为此,宋霏和郭一冰大吵了一架。 宋老爷子办丧事期间,方洛佳才知道,这宋家不一般。郭一冰打理的公司,原本是宋老爷子白手起家一手创立的。郭一冰原来只是宋氏公司里的一个小主管,后来宋老爷子惟一的女儿宋霏喜欢上了他。郭一冰和宋霏结婚后,很快就成了宋氏公司里的重量级人物。 宋老爷子是一天夜里忽然中风的,虽然送到医院抢救后保住了命,但却成了半瘫痪兼痴呆。郭一冰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宋氏公司。 宋老爷子死后,方洛佳的工作轻松起来,但是她却发现,郭一冰看自己时,眼神很不一般。 郭一冰身材高大,长相还颇为不错。而宋霏的模样,虽说不上多丑,但却像一块有点发起来的面团,而且脾气又坏得很。她和郭一冰站在一起,怎么看都不相配。 方洛佳不但比宋霏年轻,还有些乡下姑娘特有的野气和直率。这些都让郭一冰感到与众不同。最后,方洛佳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跟郭一冰躺到了一张床上。 那年方洛佳过生日那天,宋霏说不回来吃晚饭,郭一冰却让方洛佳多做几样好菜。 晚上,郭一冰回来时,拎了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他给方洛佳过了生日,还送给她一套漂亮衣服,这让方洛佳很感动。那晚方洛佳跟他说了很多话,说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他们喝了很多酒,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几乎完全不记得了。直到早上她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失去了某些东西。 方洛佳就这样成了郭一冰的秘密情妇。 这种发生在宋霏眼皮子底下的事情,是无法长久蒙住宋霏眼睛的。很快,两人的事情就被宋霏发现了,宋霏果断地把方洛佳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出去,并扣下了方洛佳应得的工资,将她扫地出门。 Chapter 3 方洛佳不得不承认,谭苏是个利索的女人。 自从谭苏来了之后,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不说,还会变着法子做不同的菜,口味居然都是方洛佳喜欢的。 惟一美中不足的是,谭苏做的菜,不仅方洛佳喜欢,郭一冰也喜欢,他甚至因此连出去应酬的次数都减少了。方洛佳从郭一冰看谭苏的眼神里,看出了某种欲望。她数次想踢走谭苏,又找不着借口。而最糟糕的是,她自己都怕踢走了谭苏,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保姆了。 惟一令方洛佳感到庆幸的是,谭苏似乎对郭一冰没有什么意思。谭苏很刻意地听从方洛佳的要求,而且从各方面都为方洛佳着想。方洛佳觉得,谭苏才是个真正聪明的女人,她一定是了解了方洛佳和郭一冰之间的事情,所以才避免和郭一冰有过多的接触。 那年,方洛佳被宋霏赶出去后,郭一冰就给她另找了住所。方洛佳因此成了郭一冰的正式情人。 从方洛佳被赶走后,宋霏就不再请保姆,开始自己亲自做家务,偶尔找个钟点工到家里打扫卫生。自从父亲死后,宋霏就失去了心理上的优势,而郭一冰和方洛佳的偷情,无疑彻底打击了宋霏:她连个乡下来的保姆都不如。 宋老爷子的公司从理论上来说是属于宋霏的,但实际上公司已经不属于她了。宋霏不懂经营,对公司运作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几乎都没有了解,她只有依靠郭一冰来管理公司。她和郭一冰,谁也离不开谁,同时谁也不信任谁。她怕郭一冰彻底偷走她的公司,而郭一冰怕她一怒和他离婚,让他一无所有。 郭一冰一直偷偷和方洛佳交往,但他每天都准时回到家,绝不让宋霏再起怀疑。 方洛佳有时候觉得,大概她童年受的苦太多了,所以老天开始给她补偿,她时来运转了。在宋家当保姆时,当她觉得宋老爷子很烦的时候,他就心脏病发作死了;她和郭一冰偷情被发现,被赶出宋家时,居然被郭一冰包养了;就在她担心自己年纪渐长,郭一冰会厌倦她的时候,宋霏居然也死了。 宋霏死于几乎不可想象的意外。自从不再请保姆,宋霏就自己动手做菜煮饭。她的死,缘于电饭煲漏电。据说,那天郭一冰到家时,发现宋霏趴在灶台上,于是上前打算扶起宋霏,结果自己也被电击中,昏了过去。 幸运的是,那天郭一冰有一个很重要的合同需要当晚拍板。助理发现郭一冰的合同忘记带了,于是给他电话,结果久久无人接听。助理赶到郭一冰家送合同,发现了被电倒的郭一冰和宋霏。当时,宋霏已经停止了呼吸。 宋霏死后,方洛佳就顺理成章地转正了。 Chapter 4 方洛佳怀孕了。 对于方洛佳的怀孕,郭一冰并没有特别的惊喜,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的眼神有些游离,似乎并不是很期望这个孩子到来,这多少都让方洛佳有些失望。但方洛佳必须要这个孩子,在她和郭一冰的婚姻里,她一直处于劣势。而无论郭一冰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孩子都是改变方洛佳这种劣势的一个最佳筹码。 方洛佳开始努力地养胎,在谭苏的帮助下,她制定了胎教计划,戒除了不好的习惯,一心一意地让这个孩子从小就不输在起跑线上。 但郭一冰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了。他经常夜里从梦中惊醒,浑身是汗。他每天晚上都梦见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的脸肥嘟嘟的,很是可爱,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似乎一直在笑。 这个噩梦勾起了郭一冰一段不堪的回忆。 郭一冰和宋霏婚后不久,那时宋老爷子还没有中风瘫痪。有一天,郭一冰和宋老爷子一起应酬一个重要的客户,这种工作,对郭一冰来说是家常便饭。那天宋老爷子只是象征性地和客户吃了个饭,饭后的活动就交给了郭一冰。 那晚,郭一冰的酒喝得有点多,他送走了客户,独自开着车回家。 郭一冰住的地方,是在城东的一个大型别墅小区,而宴请客户的地方,却正好在城西,要回家,就要开车穿过整个城区。郭一冰喝得头晕晕的,他想早一点到家,就选择了一条穿过城区的近路,那条路有很长一段,要穿过一片老楼区。那里的路窄,并且没有路灯,黑乎乎的。 一般在那个时候,那条路上应该已经没有人了,所以郭一冰开车的速度有点快。但就在郭一冰开车穿过一个路口时,忽然有一个抱孩子的女人蹿了出来。那女人大概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车开过,所以也慌得不知道如何躲闪。就这样,郭一冰的车直直地撞上了那个女人。 女人当时就昏了过去。倒地的时候,女人手里抱着的孩子从女人手里滑了下来,郭一冰虽然刹了车,但惯性还是让车轮从孩子的襁褓上压了过去。郭一冰下车走过去,发现女人身上没有什么外伤,只是还昏迷着,而那个孩子,已经没有呼吸了。 郭一冰吓呆了。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这种老区的路上没有监控,郭一冰想了一下,咬咬牙,抱起孩子上了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开车逃离了现场。 郭一冰到家的时候,身子还在发抖。他看着车子里的孩子尸体犯了难,这尸体怎么处理? 这个别墅区,每一幢别墅都有个很大的独立的院子,别墅间的距离也很大,中间都以绿化带和树木隔离开来。郭一冰强自镇定,在院子里查看了一番。他看见一把带泥的铁锹竖在院墙边上,旁边还有一个坑,坑边?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抛乓豢没ㄊ鳌?br /> 郭一冰想起宋老爷子白天提过要种棵花树的事,忽然有了主意。 郭一冰拿起铁锹,把那个坑又挖了挖,挖得比原来更宽更深,然后把那个孩子的尸体放进了坑里。他往孩子身上填了一些土,就在那时,他看见那孩子的手忽然动了动,伸了出来!郭一冰吓坏了,他不顾一切地用铁锹向坑里用力地铲了下去…… 那一夜是疯狂的,对郭一冰来说。 郭一冰不知道向坑里铲了多久,才惊恐地扔下铁锹。他浑身都是汗,被冷风一吹,衣服贴在身上,冰凉冰凉的。 冷静下来后,他又向坑里填了一些土,直到他确定看不出什么来,才把花树放进了坑里,然后把土填满坑,又在树根边上培好土。 那之后没多久,宋霏就怀孕了。 郭一冰却非常害怕,他劝宋霏暂时不要孩子,可宋霏不同意。郭一冰知道劝不了宋霏,但他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要孩子,因为这个敏感的时间总是让他想到花树下埋着的那个孩子,想起那只小手伸出上面的样子…… 郭一冰受不了那种感觉,他偷买了打胎药,掺进了宋霏的食物里。宋霏就这样,毫不知情地流产了。 从那以后,无论是宋霏还是方洛佳,都没有再怀过孩子。事情过去那么久了,郭一冰没有想到,现在方洛佳又怀孕了。 随着方洛佳的肚子渐渐大起来,郭一冰的噩梦越来越频繁了。郭一冰曾想过用同样的方法处理掉方洛佳肚子里的孩子,但他却没有机会。方洛佳找到了一个好保姆,谭苏几乎成了方洛佳的保护人,所有方洛佳吃的东西,都由谭苏亲自来买材料、做好,再端到方洛佳的手上。 方洛佳也越来越信任谭苏,除了谭苏,她谁也不信,包括郭一冰。 郭一冰有时也会想,那件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也许确实该放下了。反正再没有人知道那件事了,更何况,世上不会真的有鬼,他郭一冰就不相信有鬼。 Chapter 5 从怀孕到孩子出生,方洛佳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谭苏打理的。郭一冰对此不闻不问,当然,就算他想插手也插不上。 十月怀胎,孩子顺利出生,白白胖胖,是个健康漂亮的男孩。当护士把孩子抱到方洛佳手上的时候,方洛佳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听说孩子出生了,电话里的郭一冰反应出奇的冷淡。方洛佳一直不明白,郭一冰就那么不喜欢孩子吗?不过,这些对方洛佳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了孩子,郭一冰想甩掉她,就没那么容易了。 接到孩子出生的电话,郭一冰下班后来医院看方洛佳。从方洛佳住院到孩子出生,郭一冰就没出现过几次。这段时间,都是谭苏在照顾方洛佳。见到郭一冰,方洛佳让谭苏把孩子抱给他看。谁知,郭一冰一见到孩子,脸色就变了。 郭一冰没有伸手接过谭苏递来的孩子,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孩子的脸。忽然,他伸手猛地向孩子抓来,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仇恨。 谭苏吓坏了,她下意识地缩回手。但郭一冰的一只手,却已经抓住了孩子的襁褓。他用力地抢夺孩子,谭苏努力地护着孩子,方洛佳完全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把孩子给我!”郭一冰的脸扭曲着,发疯一样抢孩子,“把孩子给我!你松手!松手!” 郭一冰一边喊着,一边用力地打向谭苏。方洛佳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闻声赶来的医生护士把孩子从郭一冰的手里夺了下来。医生把郭一冰劝出了病房,郭一冰脸色苍白,眼睛发红,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郭一冰为什么会看见孩子就发狂,只有郭一冰自己知道──他看见了那个死去的孩子的脸!自己的儿子,居然和当年自己害死的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郭一冰出了医院,开着车子在路上游荡,他甚至有个疯狂的念头,要去把院子里的土挖开,看看埋在下面的那个孩子的尸骸还在不在。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那么做,因为那样做,就意味着有件事情将被人发现。 那天夜里,郭一冰在挖坑埋孩子的时候,曾被自己的岳父宋老爷子发现。 当时郭一冰正疯狂地用铁锹往坑里铲,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敢看坑里的孩子,只是机械地一铲一铲,直到被身后的一声低声厉喝给惊醒:“你这个畜生!你在干什么?” 郭一冰转过身,看见气得浑身发抖的岳父就站在身后。郭一冰扔掉手中的铁锹,慌乱地跪在岳父面前,向岳父讲述了事情的始末。 “可那孩子刚才明明还活着!”宋老爷子怒气上涌,“你开始以为他死了,我能理解,可你看见坑里的孩子还活着,你还用铲子铲死他!你这就是谋杀!还有你撞到的女人,你就把她扔在现场了?” 郭一冰哀哀地说:“我真的是害怕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 “畜生!你这种品德,我怎么能放心留你在我女儿身边?”宋老爷子怒指着郭一冰,“你快去投案!” “不要!”郭一冰脸色变了,他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恶狠狠地看着岳父,“你不要逼我……” “你……”宋老爷子惊呆了,他手指着郭一冰,脸色发青,浑身颤抖。 郭一冰拿起铁锹,心思变了几变,就在他没打定主意要怎么对付岳父的时候,他发现宋老爷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然后开始口吐白沫。郭一冰愣了一下,用手向他身上一推,他就倒了下去,在地上抽搐起来。 直到郭一冰埋上孩子,把树种好,宋老爷子的抽搐才停下来。郭一冰将铁锹放在岳父身边,将现场伪装成了宋老爷子种树后累倒在地的样子。然后悄然潜回家里,睡起觉来。他知道,岳父昏迷的时间越久,救过来的可能性就越小。 果然,宋老爷子第二天才被发现,虽然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已是废人一个了。 郭一冰种的那棵花树,不久就死掉了,而花树下却生出一棵青藤来,那青藤长得很是旺盛,它缠绕着花树,把花树缠死了,又把花树当成了它的支撑,然后顺着花树爬到了院墙上。第二年,这棵青藤边,又分生出数根小青藤,从院墙上,一直爬到别墅的墙上,最后,满满地爬了一面墙。这些青藤的枝蔓柔软,叶片的模样有些怪,里面的脉络很深,花纹就像一只眼睛。 郭一冰很多次想除掉那些藤蔓,但无论是宋霏还是方洛佳都不肯,说那藤蔓长在西墙上。正好挡住西晒的阳光,为房子遮阴了。 而郭一冰也不敢真正去挖除藤蔓,他害怕,那树根下面的孩子尸骸会露出来。 Chapter 6 方洛佳出院后,就和孩子搬到了另一个房间。她不敢跟郭一冰住在一个房间里。她时时刻刻看着孩子,她能从郭一冰的眼神里,看出他对孩子的仇恨。他为什么那么恨自己的儿子?方洛佳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自从方洛佳出院回来,郭一冰就变得越来越怪了。他经常在夜里惊叫着醒来,他总是梦见那个孩子的脸。郭一冰并不相信鬼神,但当他看到自己儿子的那一刻,他开始相信鬼神了。他相信方洛佳生的孩子,是当年他撞死的那个孩子的转世,那个孩子来向他讨债来了。 郭一冰开始信佛。他去庙里请了佛像,将佛像摆在自己的房间里和车上,只要他回到家,就一头扎进房间里不再出来。对于他和方洛佳的儿子,他看也不看一眼,甚至连听见孩子的哭声都会发抖。 别墅外墙上的藤蔓长势正好,以柔软的身姿,在墙上攀爬着,向窗口探进头来。那些叶片,似乎是一双一双的眼睛,正在盯着郭一冰。 郭一冰半夜醒来的时候,会看见那一双一双的眼睛。那些眼睛眨呀眨的,向郭一冰微笑。那藤蔓从窗口很快地爬进来,一根又一根,那些眼睛也越来越密集,它们都一样地眨动着,一眨一眨……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 “滚开!”郭一冰咆哮着,拿起床头的闹钟向藤蔓扔去。 那些藤蔓很快爬过闹钟,向床上爬去。绿色的藤蔓,伸展着,好像孩子柔软细白的手臂,扑到了郭一冰的身上,紧紧地抱住了他…… 那些藤蔓紧紧缠绕着郭一冰,从脚上缠到腿上,又从腿上缠到腰上……藤蔓不停地生长,它们越向上爬,把郭一冰缠得就越紧。当藤蔓缠到郭一冰胸部的时候,他几乎喘不上气了。那些叶子上的眼睛还在眨动着,一边贴到郭一冰的身上。郭一冰觉得那些眼睛令他恶心无比,但他却避不开。 不知过了多久,藤蔓们从郭一冰身上退了开去,但却聚集在郭一冰的床边,不肯退到外面。郭一冰疯狂地扑上去撕扯着藤蔓,藤蔓一点一点地退远了。 郭一冰累坏了,他坐在床边。忽然,他看见自己伸着的手臂上,长了许多眼睛!那些眼睛全和藤蔓上的眼睛一样,—起眨动着! 郭一冰觉得浑身都痒了起来,他脱掉衣服,看见自己的身上,长满了眼睛,全都和藤蔓上的一样!这些眼睛和藤蔓上的眼睛一起眨着。他更加疯狂了,他要除掉这些眼睛,他要除掉长着眼睛的藤蔓! “我要把你挫骨扬灰,让你灰飞烟灭!”郭一冰狂叫着,从床上跳下来,打开门直蹦了出去。 他看见身后,他一走出去,那些藤蔓立即跟了过来,爬满了整个房间。 郭一冰跑到院子里,拿出铁锹,向着藤蔓的根部挖下去,藤蔓的根在地上已经伸展得像蜘蛛网一样了。郭一冰一边挖,一边用铁锹把那些连在一起的根铲断,很快,他就把藤蔓挖断了,而在下面的坑里,藤蔓那细细密密的根,正包裹着一具小小的骨骼。 郭一冰将尸骸掏出来,扔在地上,用力地踩着…… 做完这一切,郭一冰终于安心起来,他看见自己身上的眼睛都消失了。 郭一冰回到房间里,房间里的藤蔓也都不见了,他正想躺到床上,忽然又听见窗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畜生!看你干的好事!” 郭一冰打了个寒颤,连忙跑到窗前,向外望去,只见下面站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正在哭泣。那个孩子,不正是他几年前撞死的孩子吗?如果那孩子不死,确实也有那么大了。 郭一冰瞪大了眼睛,看着下面那个孩子,他身上一阵一阵地发冷。 忽然,墙上伸过来两根藤蔓,一左一右缠在郭一冰的双臂上。下面的孩子停止了哭泣,看着郭一冰,然后招了招手。随着孩子招手,那些藤蔓向外拉去,带着郭一冰,似乎想把郭一冰从楼上拉下去。 郭一冰连忙用双手撑住窗户,两边这样僵持着。 “畜生!看你干的好事!”岳父的声音在郭一冰背后响起。 郭一冰转过头去,看见岳父那张脸,苍白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岳父怒斥着郭一冰,跟着伸出手来,在郭一冰的背后猛地一推,在两边力量的作用下,郭一冰的手,再也撑不住窗口了。 郭一冰一头从窗户里,栽了出去。 Chapter 7 郭一冰的尸体在第二天才被发现,同时被发现的,还有藤蔓下那具孩子的尸骸。 郭一冰死于自杀,他是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至于藤蔓下那具孩子的尸骸,警方怀疑是被人杀死的。因为那具尸骸,有多处的骨头断裂,似乎是被什么硬物生生铲断的。 方洛佳、谭苏,以及医院和宋氏公司的人都证明,自从方洛佳生了孩子之后,郭一冰的精神有些不对劲儿。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证明,在方洛佳孩子刚出生的那天,郭一冰曾试图杀死刚刚出生的孩子。 从郭一冰卧室的佛像看来,他可能是因为杀死孩子,并藏尸在院中,而产生的巨大的心理压力。随着方洛佳出院,家里多了一个孩子,让郭一冰的心理压力更大。由此,当年杀死孩子的事情,在郭一冰的脑海里盘旋下去,可能产生了某种幻觉。警方由此推断,这也是当初郭一冰在医院里要杀死孩子的原因。 郭一冰之死,就这样结了案。 处理完郭一冰的后事,方洛佳坐在客厅里,怀里抱着刚刚满月的宝宝,犯起了愁。郭一冰留下的宋氏公司可怎么办?方洛佳根本就不懂管理,现在郭一冰死了,公司里一片混乱,如果这样下去,公司就被下面的人弄垮了,而方洛佳也将一无所有。 方洛佳开始有些后悔了,不该这么快弄死郭一冰。她捧着谭苏送上来的热茶,眼泪掉了下来。 “你相信我吗?”谭苏看着方洛佳。 “相信!怎么会不相信!不相信你的话,我怎么会找你帮我搞掉郭一冰……”方洛佳拉起了谭苏的手,“要不是你,我真怕郭一冰有一天杀了我儿子,再杀掉我。我真没想到,他居然以前真的杀死过孩子……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谭苏笑了笑,向方洛佳解释了原因。 方洛佳当时很害怕郭一冰,她找到谭苏,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谭苏开始还安慰方洛佳,但当她听到方洛佳说的一件事情时,也产生了怀疑。 宋老爷子的死,是郭一冰做的手脚。宋老爷子心脏病发作那天,方洛佳确实忘记给宋老爷子服药了,当宋老爷子被送去医院抢救的时候,方洛佳想了起来,于是补上那次喂药的记录,并从药瓶里偷偷拿出一颗药,收了起来。 宋老爷子死后,宋霏来责问方洛佳的时候,方洛佳拿出记录和药瓶,和宋霏核对剩下的药。那时,方洛佳忽然发现,那瓶治心脏病的药,和平时她喂给宋老爷子的有点不一样。核对完药之后,方洛佳又偷了一颗药,等没人的时候,她拿出两颗药来对比。果然,这两颗药猛看上去差不多,但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 是谁在宋老爷子被送去医院后把药换掉了?这期间宋霏根本没回来过,很显然,是郭一冰做的。 事后,方洛佳拿着两颗药,找了一个私人诊所问过,原来,方洛佳一直给老爷子喂的,根本不是治心脏病的药。也就是说,郭一冰把药调了包。他要让宋老爷子的心脏病加重,以致病发死亡。 知道这一事实的方洛佳,本来也没有往深里想,更没有声张。但是当看到郭一冰对孩子的态度后,她开始害怕了。于是,她想到先下手为强。 可方洛佳想不出办法既能把郭一冰弄死又不被发现,于是,她偷偷地向谭苏吐露了想法。谭苏给方洛佳找来一种致幻剂,喷在郭一冰的房间里、车里。于是,郭一冰的失常行为就越来越严重了。 等到有了足够多的证人能证明郭一冰不正常,谭苏就帮着方洛佳,把郭一冰从楼上的窗户里推了下去,制造成自杀的模样。 说到藤蔓下的孩子尸骸,谭苏说:“我发现郭一冰非常害怕孩子,连自己的儿子都怕,我就感觉他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加上你所说的,宋老爷子的死是郭一冰一手造成的,我就做了些调查。”谭苏笑了笑,“宋老爷子中风那晚,居然半夜里种树,这非常不合理。而且,郭一冰对那些藤蔓很害怕,我于是推测,宋老爷子中风,会不会是因为那晚看见了什么?秘密说不定就在藤蔓缠死的那棵树下。” “原来是这样!还是你聪明。”方洛佳觉得,和谭苏一起杀了郭一冰,现在她们俩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我只是碰巧罢了。”谭苏笑了笑,“我其实原来不是保姆,我曾在国外留学,毕业后成了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只是我厌烦了职场的竞争,碰巧我又看见你们找保姆,给的薪水还不算低,于是我就想换一个工作玩玩……” 方洛佳不由瞪大了眼睛看着谭苏,难怪从谭苏一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谭苏不像是当保姆的人。 “所以,如果你信任我,可以委托我帮你管理这个公司,对于我来说,这种事应该不难。” 方洛佳觉得自己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反正谭苏和她一起杀了郭一冰,她不怕谭苏敢怎么样,两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最重要的是,方洛佳并不是那么的笨,她把谭苏帮她杀郭一冰的证据,紧紧捏在了手中。 那个致幻剂,是谭苏找来的,而方洛佳则藏起来了一部分,还有和谭苏商量对付郭一冰的话,方洛佳也录了音,藏在自己的房间里。 于是,方洛佳写了委托书,委托谭苏管理宋氏公司。 Chapter 8 方洛佳没再找保姆。她觉得除了共同犯过事的谭苏,其他什么人也靠不住。于是她和宋霏一样,自己亲手做起家务来。 这天,方洛佳洗好米,把米放到电饭煲里,当她去按电饭煲开关的时候,一阵麻痹的感觉,向手上袭来,方洛佳倒了下去。 方洛佳醒来的时候,浑身还在发麻,幸运的是,她发现自己没像宋霏一样被电死。 “这个电饭煲,我找人改过,这种功率的电,是不会死人的。”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方洛佳侧过脸,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那是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方洛佳认识,他……应该是个医生。 因为方洛佳一直怀不上孩子,她很着急。谭苏于是给方洛佳想了一个办法,让她瞒着郭一冰,去做试管婴儿。 方洛佳在万般无奈之下,答应了。而为她做手术的医生,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是宋霏的表弟,宋霏的父亲是我的舅舅。我到国外念书,都是舅舅资助的。”医生微笑了一下,“宋霏死后,我做过调查,在小区前一天的监控录像里,我发现了一个人进过这里。我想,那个人就是你吧?” 被宋霏赶走后,方洛佳偷留了别墅的钥匙,然后趁宋霏不在的时候,悄悄回去在电饭煲上做了手脚。第二天,宋霏就如她所愿,触电身亡了。 “既然你早知道,为什么不报警?”方洛佳咬了咬牙。 “一是证据不足,二是我也怀疑我舅舅的死和郭一冰有关,需要你来证实。”医生笑了,“证实之后,我还要借你的手,杀掉郭一冰。” 医生是谭苏帮着找的,方洛佳立即明白了,医生和谭苏之间有秘密。 “你知道郭一冰为什么那么怕你的孩子吗?” “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杀了一个孩子,心里有鬼吗。” “因为你的孩子和他杀死的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不错。”医生笑了。 郭一冰当年杀死的孩子,正是谭苏的孩子。那天谭苏不在家,谭苏的母亲在照顾孩子。夜里,孩子发高烧,谭苏的母亲就抱着孩子去医院,谁知道被郭一冰撞了,谭苏的母亲昏了过去,醒来后,孩子不见了。 谭苏生孩子的时候,因为大出血而切除了子宫,也就是说,她再也不能生孩子。那个孩子,是她这辈子惟一的孩子。谭苏一家到处找孩子,却怎么也找不到,她母亲又没看清当时撞她的车的牌号,—直处于自责中,不久就郁郁而终。谭苏也为此一度忧郁成疾。 偶然一次,谭苏路过郭一冰家的别墅,看见别墅外墙的藤蔓。她再次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谭苏孩子的手腕上,戴着一串手链。手链由一种藤蔓的种子串起来的。那种藤蔓,是谭苏丈夫老家才有的,只生长在深山里。藤蔓要长几十年,才会结果实,那果实有种特别的香味,有驱蚊虫的作用。在谭苏丈夫的老家,给小孩子带这种用种子串成的手链,是一种风俗。 只是那种子太难得了,在这个城市里,根本没有可能出现这种植物。但郭一冰的别墅里有,这是不是意味着,谭苏孩子手上手链的种子,被埋在了院子的地下?那孩子呢? 所以谭苏去郭一冰家当保姆,她要查出那些藤蔓和她的孩子有没有关系,她要为自己的孩子复仇。 谭苏很早就发现了花树下的孩子尸骸。之后,她对郭一冰、宋家和方洛佳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她找到了宋霏的医生表弟,当她知道他有研究试管婴儿的时候,两人就想出了一个完美的计策。 方洛佳生的孩子,根本不是她和郭一冰的,而是谭苏和她丈夫的。谭苏说服方洛佳去做试管婴儿,就是为了让方洛佳代孕。 “现在,有你委托的谭苏代管理宋氏公司的委托书,谭苏会很好地帮你管理公司的。还有,你生的孩子作为郭一冰和你的继承人,将来会接管公司的。你可以安心地去了。”医生手里拿出两根裸露的电线,“你将会和宋霏一样死去。” 方洛佳眼前似乎闪起了一道道的光彩,还有无数星星在眨眼——就像窗外藤蔓上的眼睛,她在光彩中,看见宋霏正微笑地看着她。 最后一刻,方洛佳听见宋霏说:“你和我,谁也不是最后的赢家。”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千叶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