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鬼娃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2:5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56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简介:(一)一只死猫 冬夜,雪花乱舞,寒风呼啸盘旋。我走在雪地里,每走一步脚步都非常重,似乎在用这种方法来宣泄内心的愤怒,我甚至停住脚步,在原地……

(一)一只死猫 冬夜,雪花乱舞,寒风呼啸盘旋。我走在雪地里,每走一步脚步都非常重,似乎在用这种方法来宣泄内心的愤怒,我甚至停住脚步,在原地使劲跺着脚,大喊道:“罗浩天——你混蛋。”三、五个行色匆匆的人与我擦肩而过,偶有好奇者回头向我张望。我想这人一定以为我精神有问题,不过,管他那!要是我不骂出来,肯定会憋闷坏的。 今天本来挺开心,我和一群朋友吃完饭之后,意犹未尽,打算去夜店K歌。可就在夜店里,我看见男友罗浩天抱着一个啼哭的女人坐在角落里。我狠瞪了他一眼,转身跑了出来,他明显也看见了我,却没有追出来,真是个——混蛋——混蛋。我又连喊了几声,心里顿时畅快了不少。 正想迈步前行时,突然,我眼前一花,一个小儿在我视线里一闪而过。我的视线追过去,路上除了飘雪,再无人影,难道是幻觉?顿在原地我打了一个冷颤,直觉垃圾桶处有些异样。我好奇的走过去,路灯下我不禁呆了,雪地上竟有一大片鲜红的血迹。 心,怦怦地乱跳,刚才的影子、现在的血迹,这难道不算恐怖片的开场吗?我壮着胆子仔细瞧了一下,血迹还在扩散。说明有东西在垃圾桶里还在继续流血,我犹豫着,最终踢了一脚垃圾桶,没什么动静,又踢了一脚,随即抻头向垃圾桶里望去,一双恐怖的眼睛刹那间让我毛骨悚然,我怪叫了一声,踉跄后退,退到人行道上,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才好。 一滩血,垃圾桶里的眼睛,难道我遇见了一起凶杀案?一想到这里,我大叫报警……拿起手机,熟练地拨通了浩天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起,我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大叫着说:“幸福路大街,发生了凶杀案,快来。”一口气说完,我挂了电话。 不到十分钟,罗浩天气喘嘘嘘地跑了来。他一见我就责备地说:“静初,你搞什么鬼,我正在执行任务,没有时间陪你瞎闹。” 我听了他的话更加生气,拉着他走到垃圾桶边上,示意他自己看。浩天乍一看也大吃了一惊。走向前用手沾了一点血,放在鼻前闻了闻,闻过之后眉头紧皱,他脸上的神情开始紧张起来,伸手拽了一根树枝,去扒拉垃圾桶里的东西,逐渐一只被掏去内脏的死猫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吓得失声尖叫,人整个跳起了,扑在浩天怀里。 浩天扶着我的背说:“看见了,不过是只死猫,并不是什么凶杀案。我看你呀!就是侦探小说看多了。”见我还赖在他怀里,拍着我的头说:“怪冷的,你先快回家吧!我还有任务。” 我撅着嘴问道:“那女人是谁?” “我告诉你我在执行任务……” 我一把推开他说:“执行任务需要抱着女人吗?” 他被我说得脸色一沉,“别无理取闹,我走了,回头再和你解释。”说完急匆匆地走了,留下我傻子一样站在雪地里,脚旁还躺在一具血淋淋的死猫…… (二)鬼仔 自那夜以后,我一直没联系浩天。算算时间小有一个月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始终没有给我打电话,有时候真闹不懂,在他心里我和案子孰轻孰重?或是他的心里只有那些案子,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 哎!叹气,再叹气。闷闷地伸了个懒腰,偶然看见窗外,蓝天白云,而我这自怨自艾的模样,简直辜负了这大好的青春。再说他都不理我,我凭什么要独自伤心难过,不行,我要出去走走,走到蓝天白云之中,没准心情会变得大好。 带着这个期望,我溜到了大街。可外面的空气简直和我的想象背道而驰,根本没有什么安静清爽的去处,只有尘土飞扬,车喧人闹。这样的环境无疑给我更大的烦恼,我正想回去。 突然迎面走来一位男士,深深吸引了我的视线。并不是此人貌似潘安,只因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张宇。想当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还追求过我,可是被我拒绝了。如今相见,他的面色多少有几分尴尬。我微微一笑道:“这么巧,要去哪?” “一个人不想做饭,想要找个小菜馆对付一下。”接着他话锋一转问道:“你哪?要去哪?” 我有些落寞的低下头说:“和你一样,没目的,瞎转。” “哦?怎么男朋友没陪你吗?” 我冷笑道:“他很忙,哪有时间陪我。” “那么……”他搓着手说:“不如,我们一起吃顿饭,这样俩人都有伴,也就不会寂寞了。” 我立刻点点头道:“好哇!去哪?” 他瞧了我一眼,笑意浓浓地说:“跟我走,保证你吃到真正的美味。” 我笑着廖侃,“有人说滚水驴肉的味道鲜美,有人说蝗虫炒熟了好吃,还有人说毒蝎天下美味,甚至还有人说老鼠肉炒来最好吃……” 张宇忽然道:“你吃过猫肉?” 我皱着眉说道:“都说猫肉炒来吃,比鸡还要鲜嫩。可惜我没吃过,更对其没兴趣,所以你别带我吃什么恐怖的美食,还是吃点清淡的吧!” 张宇笑道:“真有你的,美味都能和恐怖联系起来。不过我刚才确实想带你去一家专门做猫肉的饭馆去尝尝猫肉,既然你不爱吃,那么只好去别家了,说!想吃什么?” 我笑道:“反正不吃猫就行,不瞒你说,前不久的一天夜里,我看见一只失去内脏的野猫,恐怖之极,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张宇略呆了一呆,道:“啊?又是失去内脏的猫,太奇怪了。” 我追问道:“怎么?你也看见了。” 他摇摇头说:“最近我家附近,老是丢猫,等找到猫的时候,猫被挖去了内脏,死像非常恐怖。” 我道:“不会是什么魔鬼冤魂吧?” 张宇又呆了一呆:“这……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多人看见丢猫的时候,有个小儿的身影一闪而过,可是细找之后,又找不到这个小儿,非常奇怪。” 我惊道:“啊?一个小儿的身影?” “是呀!传说这小人叫鬼仔,专门吃内脏,邪得很,所以我家附近的居民晚上都不敢出门,家里的猫呀!狗呀!都不敢轻易放出去。” “天呀!”我忍不住惊道:“这么说那晚我看见的小儿不是幻觉了,那他是什么东西?” 张宇茫然地看着我,一时间我们都沉默了。 “我能去你家附近看看吗?” 张宇惊奇地瞧着我说:“你想看什么?” “我觉得这个很奇怪,我想弄明白,那个小儿是什么?” 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个脾气,遇见诡异之事,非要弄个明白。” 我一笑,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他面一红道:“得!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带你去还不行吗? “现在!”我笑着说道。不等张宇回答,我索性拉着他叫了一辆计程车。 计程车开了十多分钟就到了他家附近,我下了车,只见一排排低矮的平房,马路上到处都是脏乱的垃圾,几个眉色猥琐的男人站在路旁大声说笑。 我一愣,停住了脚步。 张宇尴尬地说:“这个区有名的乱,哎!住的都是些农民工。”说着拉着我走进墙边的一条胡同,这条胡同严格的说只能是两道围墙间狭窄的缝隙,只能容一个人进出。 张宇的家虽说比其它的房子要高大点,可也是一栋老房子,墙上的瓷砖掉落了不少,样子就像得到了白癜风的病人。 我正要随着张宇进屋,突然一股寒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的心突感发慌。 张宇见到我的异样,问“你还好吧!怎么脸色那么苍白?” 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说:“没事,咱们进去?还是去看看你家附近?” 他看了我一眼说:“别急,我弄点饭,咱们吃了之后我在带你到附近转转。” 我点点头,随他进了屋。 (三)暗红色的血 我进了张宇家的门,只感觉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我略顿了顿,这间屋子给我的第一感觉,不像是住人的房子,倒像是一间地下室或是地窖。 张宇见我站在门口,笑着招呼我说:“进来呀!你……不会是嫌弃这里太寒酸了吧?” “不会,当然不会。”为了证明我自己的话,只好大步走了进去。 “坐呀!”张宇指着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沙发说道。 我点点头,硬着头皮坐在了那张很脏很旧的沙发上,然后看着张宇脱了外套走进了厨房。 趁他走进厨房时,我起身四处随意走动。屋子其实什么也没有,我能看的只有墙,墙是那种赤露的红砖,墙角处一只蜘蛛蹲在自己编织的大网上静静等待猎物。 突然我看见墙角处有几滴暗红色的点,我好奇地蹲下去,用手摸了一下。手指便粘上了一点干枯的红色,我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直冲鼻息。我忍不住大叫:“啊!血……” 随着我的惊叫声,张宇从厨房跑了出来,大声问:“怎么了?怎么了?” 我回头见他举着沾满血的手、神色惊慌、面色苍白。我惊得大叫一声:“你要干什么?” “我……我……”张宇吭哧了半天说:“我在做饭呀!” 我指着他手上的血说:“你这手上……?” 他此时才看见手,打着哈哈说:“我刚才在宰鱼,这是鱼血。不过你怎么了?尖叫?” “我……我看见一只老鼠。”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撒谎。 张宇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说:“我家有老鼠吗?” 我猛地点点头,拍着胸脯说:“吓死我了。” 他四下瞄了一眼说道:“以前我怎么没发现……” 我急忙打断他的话说:“好了,快去做饭吧!我都饿了。” 他木怔怔地答应了一声,进了厨房。紧接着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好像剁什么东西的声音,我是越听越惊心越听越害怕,怎么就感觉这屋子里没一点人气呀? 实在忍不住,我偷偷按响了手机的铃声,然后大声说:“哦?找我有急事呀?好!我马上去。”说完,我冲着厨房说:“张宇别忙活了,我急事要走……” 张宇匆忙的走出厨房,见我已经穿上了大衣,他摊摊手说道:“你看……我这饭都要做好了。” 我抱歉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真有急事,下回,下回我一定来你家尝尝你的手艺。”说着开门就走,小跑着走出胡同,刚松了口气,就听见身后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疑是张宇在追我,我吓得快跑了几步,伸手叫了一辆计程车。 车刚开启,我就看见张宇追出来,手里拿着我的包。我一惊,“哎呦!”叫了一声。 司机回头问我要停车吗?我想了想摇摇头。 次日的早晨,我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迷迷糊糊的接起,“喂!”了一声。 罗浩天在电话里笑着说:“懒猪,还不起呀?” 我懒懒地回答道:“起来干嘛?又没人约。” “我约呀!说,想去哪逛,我今天一整天都陪着你。” “真的?”我突然来了精神大声说:“好!这可是你说的。” “快起吧?我都在你家楼下等你了。”说完他挂了电话。 我穿着睡衣,披头散发地拉开窗帘向楼下看去,只见浩天倚在车前,冲着我摆摆手。我脸一红,急忙去穿衣服。五分钟我便穿得整整齐齐,清清爽爽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笑着赞赏道:“速度真够快的,想我了吧?” “少臭美,鬼才想你……哼!”说完我麻利地钻进他的车里。 他哈哈大笑的指着我的脸说:“不想,干嘛脸红。” “哪有脸红。”我白了他一眼。 他笑得更加夸张,笑够了才问我,“想去哪玩?” 我想了想说:“昨天去一个朋友家里,走的时候把包落在他家了,我想去拿回来。” 浩天点点头,按照我给他的地址向前开去…… (四)怪异的小孩 我们到了平房区之后,我仔细寻找着张宇家门前的胡同,找了半天才找到。我俩一前一后走进胡同里,我伸手敲了敲门,没动静,接着我又用力敲了敲,还是没动静。 浩天问道:“你朋友没在家吧?” 我摇摇头说:“不会吧?这么一大早上能去哪?” “你们找谁?”突然有人在我们身后问道。 我和浩天回过头去,见一个五、六岁小儿站在我们身后。 我问道:“小朋友!我们找这家的人,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这个小孩怪笑了一声说:“他去地狱了,呵呵!你们要去找他,就去地狱找吧!”说完急速向我扑来。 我一愣,浩天灵敏地挡在了我的前面。但是浩天没有伸手去打,因为对方是个小孩子。 只是这个小孩子扑过来的速度极快,快得让人无法想象。 “嗤”地一声响,小儿的手抓破了浩天的衣衫上,衣服立刻破抓一道口子。我和浩天皆惊,浩天狼狈地伸手想要抓住那个小儿,那小儿转身就跑,跑到不远处回头,用一双血红的眼睛望着我们,令人毛骨悚然。 浩天要追过去,我拉住他说:“这个小孩很怪异,不要追了。” 浩天推开我的手说:“就是因为他怪异我才要追过去看看,也许他只是一个流浪儿,正在生着某种疾病。” 我阻止不了浩天,只能跟在他后面。小儿见我们渐渐靠近,他转身就跑。 我和浩天急忙追了上去,整整跑了几条街,在一个狭窄的死胡同里,这个小儿突然凭空消失了。 我和浩天手拉着手,感觉彼此的手湿湿的,相对看了一眼,都心有余悸。索性牵着手,在这谜一样的平房区乱串。浩天始终没说话,我想他一定很想抓住这个小儿。转了半天,我们终于回到了来时的地方,突然浩天甩开我的手跑到车旁,同时我也注意到了,浩天车的风挡玻璃碎了,车身被砸得凹凸不平。 紧接着我看见那个小儿蹲坐在车里,一脸狞笑地望着我们,而他这种神态绝非小儿所有。 这时浩天已经接近车身,他似乎只注意到了车,并没有看见车里的小儿。我急忙大声提醒他说:“浩天,小心。” 就在我惊呼的时候,小儿突然向浩天扑去。浩天不妨,被小儿扑倒。扑倒之后,小儿突然叫道:“走,离开这里,别再来烦我,这是我的警告。”说完一闪身又消失了。 我感觉这声音非常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在哪听过那? “哎呦!”浩天呻吟了一声,我急忙跑过去问:“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浩天揉着头站起来说:“倒霉,摔倒的时候头撞上了石头。不过这个小儿真奇怪,怎么说话像个大人?” 我走过去扶起浩天,他顺手摸了一把头,伸手一看。 我惊叫一声“血……”然后扒开浩天的头发,只见他的后脑处有个半指来长的口子,正汩汩留着血。 我急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 十分钟之后,救护车呼啸而来。救护车随行的医生简单的给浩天处理了一下伤口后,问道:“怎么遇见打劫的了?哎!这一片非常乱,总有人受伤,而且听人说,这里出现了一个专门吃猫内脏的怪物。” 我苦笑一声问道:“专门吃猫内脏?” “是呀!就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区里的猫都快死绝了。有人看见说吃猫内脏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儿。不过五、六岁的小儿能出来祸害人吗?我估摸着一定是妖怪。”这位随车医生还挺健谈。 要是我们刚才没有遇见那个小儿的话,一定会哈哈大笑,现在我们可笑不出来。我甚至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小儿不断出现在我面前,绝不是一种巧合。难道他的目标是我?我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太恐怖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医院。我扶着浩天下了车,医生给他缝合了伤口之后,要求我们住院观察,可浩天坚持不住院,我只好打车把他送回家。 (五)奇怪的平房区 回去的路上我反复地思索着,精神有些恍惚。 浩天问我:“还在想刚才的事吗?”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反问。“你看那个小儿,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走的时候,又说不让我们去烦他,这不是很矛盾?是他出现在咱们面前,不是咱们找到他,他要是不想引起我们的注意,为什么还要出现呀?” “他是要阻止我们进你朋友家吧。”浩天脱口而出说道。 我一愣,大声说:“对呀!可是他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也许你朋友家里有什么不想让我们发现的秘密?”浩天说。 “说到秘密,我到想起他家确实很怪。” 浩天看了我一眼,“哦?怎么个怪法说来听听。” 我转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把去张宇家之后发生的事,细讲了一遍,浩天听完之后,责怪我说:“你当时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如果他家墙上真的是血迹,也许曾发生过命案。”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当时很害怕,我也没多想,只觉得那个屋子不是人呆的地方。” 浩天叹了口气,“明天我们再去你朋友的家看看,这事决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 “算了,先别管了,等你的头好了之后再说吧!”比起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我更担心他的伤。 他摸了一下头之后,没在说什么。 送他到家之后我想进去照顾他,浩天却说:“放心吧!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我见他坚持,只好说:“那好,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浩天点点头上楼去了,回去的路上我觉得心里闷闷的也没坐车,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了那片平房区。我忍不住独自一人在平房区里转了又转,突然听见有人在背后喊我,我回头一看惊讶地问道:“张宇?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宇笑呵呵的走到我面前说:“我不在这里在哪了,前面就是我的家了。” “哦?你早上怎么没在家?”我追问道。 “在家呀!一早上都没出去,刚去街口买包烟,回来就看见你了,前后没有五分钟的时间。” “啊?那为什么早上我去找你,你没在家?” 张宇苦笑了一声说:“不会你找错地方了吧!这里的平房错综复杂,别说是你,连我有时候都会走错。” 听了他的话,我向四周看了看,果然和早上来过的地方不大一样。 “别愣着了,去我家坐坐。” 我刚想拒绝,张宇接着说:“正好有时间,我和你讲讲最近发生在平房区的怪事。” 这个诱惑挺大的,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跟着他一拐走进那条狭窄的胡同。这一次走进胡同感觉更窄更暗,而且静得只能听见我们的脚步声。走到胡同尽头时,他转过头说:“你的包落在我家里了。” 我笑着说:“是啊!早上来就是取包可惜走错地方了。” “进屋吧!”张宇打开门走了进去,我一想起上次来他家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不禁有点害怕。 (六)男友失踪了 我随着张宇第二次来到他家,这一次却见沙发上坐着一位披头散发,看不清模样的人。我吸了口气,又一次顿住了脚步。 张宇见我盯着那人不敢进来,笑着说:“别怕,这是我妈,精神有点不好,但不会伤害人的。” 我惊讶地说:“噢!原来是伯母呀!”说完我硬着头皮走到那人面前问好道:“伯母!您好。” “你是谁?”女人冰冷的开口,眼睛并不看我。 “妈!她是我朋友。”张宇替我答道。 “走,你不该来这里。”女人的语气更加冰冷。 “妈,我扶你进去吧!”张宇扶起女人向卧室走去。我见那女人本来紧闭着眼睛,猛地睁开了眼。 “啊!”我尖叫。那目光,我太熟悉了,竟像极了浩天。 “浩天?”我叫。那女人的声音突然变成了男音,凄惨地喊着。“快走,危险,你快走……” 我彻底愣了,指着她急切地问道:“你……你是谁?” “我……我……”女人模糊不清地吐了两个我字,突然瘫倒在地上。 “妈!妈!”张宇喊着。 我指着地上的女人问张宇道:“她到底是谁?” 张宇慌乱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了?她是我妈呀!精神不好,平时就是这样神神叨叨的。” “可是她刚才说话的声音,很像我男朋友。” 张宇苦笑着说:“怎么可能?” 我走过去细细看着女人的面孔,和浩天的脸相差十万八千里。我不死心地问道:“她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说话这么奇怪?” “这……我也不知道。”就在这时女人又瞪大了眼睛,她直直地看着我,身体向我冲了过来,看她伸着两手的样子,像是要掐我一样。我慌乱中向后躲去,只见张宇伸手向女人的脖颈处猛击一下,女人闷哼一声砰然倒地。 “你怎么可以打晕她?”我大声地质问张宇。 “我,我,我不打晕她,她会掐死你的。”张宇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而我被这连番的惊吓,一刻也不敢再呆了,转身逃出了屋子,此时外面正下着雨。冰冷的雨滴打在脸上,我不禁一阵哆嗦。 雨越下越大,走出狭窄的胡同,我拨打着浩天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之后,里面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我急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浩天家。到了他家楼下雨已经停了,但黑云还没有散去,墨迹一般扩散在空中,压抑着人心中异常憋闷。我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楼道里静悄悄的,隐约透着一股邪气。楼道里的声控灯也像是和我作对,忽闪了几下之后彻底不亮了。我有些害怕咚咚咚向上跑去,到了浩天家,我重重地敲来一下门,门“吱呀!”一声竟然开了。呼啦,一个人影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我禁不住后退了一步。 房间里没有灯光,我推了一下墙上的开关,灯没有亮。我屏住呼吸大声叫着:“浩天,你在吗?”没人回答,我走了进去。 月光下,卧室的床上隐约躺着一个人,我慢慢地走了过去,而墙上的黑影一闪覆盖在床上人的身上…… 我手忙脚乱拿出手机,按亮,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出床上躺着的并不是浩天,而且那个小儿,他的眼睛通红锃亮,像是要滴出血来,异常恐怖。 我尖叫一声,手一松,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室内顿时陷入了黑暗。 (七)凉夜 手机掉在了地上,微光戛然而止,我陷入了黑暗之中如惊弓之鸟一般,瑟瑟发抖。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叹息声,我的汗毛瞬间竖立,猛然转身,身后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坏了,难道有鬼? “铃铃铃……”手机响了,这声音给了我莫大的鼓舞,我顺着声音扑了过去,把手机抓在手里,按亮,手机号码竟是浩天的!我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凑近耳朵,带着哭音问道:“浩天,你在哪?” 浩天大喊:“静初,快跑……快跑……”声音断断续续,到最后戛然而止。我慢慢地拿开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脚步倒退着向门边走去,空气静得出奇,静得让人有一种风雨欲来的紧迫,我的额头因为紧张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就在我要靠近门口的时候,‘碰’的一声,小儿从卧室里冲出了来。我吓得转身就跑,跑得很急甚至不知道小儿在没在后面追我。 我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出去了楼道,一挥手拦了辆的士,胆战心惊地回到了住处。 到了家,紧锁住房门,躲进了被子里,安抚我这颗狂跳的心。可心跳还没是平复,满脑子又都是浩天被人害死,血流一地的情景。因为不知道他为什么话没说完就挂了,这是不是说明浩天遇害了? 这一夜我坐立不安、提心吊胆,噩梦连连。一会梦到浩天被小儿挖去了心脏,一会又梦见浩天变成了张宇的妈妈,伸手掐住我脖子。我的呼吸变得不畅,使劲一挣扎,噩梦惊醒,浑身是汗,索性起来洗了个澡,又打了几遍浩天的手机,可浩天的手机始终处在关机状态。 我越想心里越不踏实,不成,我不能就这样什么也不做,也许浩天正等着我去救他。我打定了主意,心想是先报案,还是先去见浩天看看情况。 正犹豫着要出门的时,手机突然响了。我掏出一看,是浩天打来的,我没有犹豫,直接接通了。 浩天像是没事人一样对我说:“静初,我早上想吃小米粥,你能帮我买一碗送来吗?” 我听得纳闷,紧张地问道:“浩天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头疼的厉害,想吃点东西,你能快点来吗?” “哦?可我昨晚去你家,你去哪了?”我追问道。 浩天回答说:“我哪没去,和你分手后,我就回家休息了,怎么你来过了吗?” 我只感觉头脑一阵混乱,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发生的那一切?乱了,我脑子里全乱了。 浩天在电话里催促着说:“你能来吗?” 我急忙回答道:“来,等等,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之后,我呆坐了一会。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只好穿上外套出了门,这时候天才蒙蒙亮,我走在路上心里想着去那买小米粥,这个浩天吃得还挺刁钻,一大早上要吃什么小米粥。 (八)怪异的狗 我很少这么早起来,也不知道那里有卖早餐的,胡乱走在路上不时地四处张望。 “汪汪汪……”突如其来的狂吠声,把我吓了一跳。我警觉地停住脚步,然后慢慢回头,只见一只大狗,前腿微屈、后腿蹬直,成攻击状冲着我呲牙咧嘴低吼着,像是随时都会向我扑上来一般。 我被吓傻了,颤声喊道:“谁家的狗……?” 狗的主人一位身穿唐装的老人,他大声呼喝着狗,双手死死拉住狗脖子上的皮带。 我惊叫道:“快拉开你的狗。” 老人不理我,嘟嘟囔囔地道:“奇了怪了,这狗今天这么反常?” 我吓得脸都白了,不是好声地叫道:“别奇怪了,畜生就是畜生,快拉开它,它要挣脱会咬死我的。” 老人皱着眉深深地看着我一眼,然后恍然说:“噢!它似乎感觉到了妖气!” 我是又气又怕,真想指着老人大叫:“混蛋,难道我是妖怪?”可是我忍了,他生气了,一松手,我可就成这条大狗的早餐了。 我不出声,慢慢地向后退,打算出其不意地跑开,这狗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意图,冲着我狂吠不止。 一使劲挣脱了脖子上的皮带,快速向我扑来,我也失声尖叫,撒腿就跑。 虽然明知道,我就是跑的再快,也绝跑过一只大狗。可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只大狗追上我之后,并没有扑我,而是在我身边嗖的一声窜了过去,猛一个转身,站在我身前冲着我不安的狂吠,神态紧张,像是十分害怕。 老人随后跑到大狗身边,抚摸着他的毛。试图安抚住它的情绪,这是这只狗还在不安的低吼,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忍不住向后看去,可是马路上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它到底在叫什么?难道是有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跟在我身后? 如此一想我毛骨悚然,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老人终于安抚住了他的狗,抱歉地对我说:“真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吧?其实小猛平时很乖的。” 我看着这条大狗,叫它小猛委屈它了。就它刚才那勇猛劲,都赶一头猛虎了。 我苍白着脸,摇摇头说:“没事,以后还是牵好你的狗吧!”说着绕开狗向前走去。刚走出几步,只听老人在身后叫着说:“姑娘,请留步。” 我闻声回头,见老人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他把佛珠递给我说:“听着,戴上它可保你一命。” 我半信半疑,看着手上的佛珠。说了声:“谢谢!” 老人摆摆手牵着他的狗走了,那条狗临走时,还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睛血红血红,很是瘆人。 我赶紧加快了脚步,又走了几条街,终于在一家早餐店,买了一碗小米粥。我提着小米粥打了一辆车,赶到了浩天家。 浩天家门没关,屋里一切如常和我昨晚看见的明显不同。很奇怪难道昨晚我去错地方了?可这怎么可能,浩天家我来过无数次,闭着眼睛都能找到,怎么会走错? 带着疑惑,我推开卧室的门,浩天正坐在电脑前,忙乎着什么。我走进去只见电脑画面里竟是不堪入目的画面,两个光着身子的男女纠缠在一起。 他见我进来,也不关上电脑,倒像是故意吸引我,把声音调到最大,那呻吟声顿时让我脸红心跳。 我顺手把小米粥放在桌子上,尴尬地说:“你吃吧!我走了。” 浩天一声不吭地在身后抱住了我,我挣扎着,嘴里叫着:“浩天,你要干嘛?” 浩天嘿嘿笑着说:“你说情侣之间能干什么,亲热呗!”说着嘴凑到我后勃颈一阵狂啃。 我急了,这浩天是怎么了,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他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无礼过。我急推开他说:“你吃错药了吧!” 他见我挣扎非常生气,挥手要打我,我本能的伸胳膊一挡,一股红光从我手腕的佛珠上射了出去,直刺浩天的眼睛。 浩天哎呦一声,松开了我,我趁机跑出了门去。 (九)爱情疯子 我挣脱了浩天,一口气跑出了楼道,站在楼道口气喘吁吁,隐约觉得这事越来越不对劲,先是神出鬼没的小儿,变得莫名其妙的浩天。我的周围仿佛处处充满危机和陷阱,好像我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又好似有一只邪恶的大手正把我抓在掌心,正慢慢收紧。 楼道里不知道谁搬家,几个工人闹闹哄哄地在我身边走过,我企图掩饰自己的慌张,站直了身体,正好看见工人们搬的一块镜子上,镜子里,我的脸色苍白,而在我的身后,还有一张脸,这张脸含糊不清,仿佛在冲我微笑,我顿时捂着脸尖叫一声,撒腿就跑。 耳边除了风声,还有一个声音在追赶我,我不敢回头,继续向前跑哇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当我虚脱一样累趴在地上的时候,我看见张宇家的房子。这一刻我仿佛看见了救星,强支撑着酸痛的腿,去敲张宇家的门,我只轻轻一碰,门,吱呀一声开了,张宇伸出头,笑嘻嘻地说:“快进来,等你很半天了。” 当时我心乱如麻,什么也没想就走了进去。刚迈进门口,突然后脑一痛,我顿时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我被五花大绑绑在椅子上。我挣扎了一下,想要喊嘴却被堵住了,只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然后我看见了张宇,他笑嘻嘻地走到我面前,蹲在我身边,用手从我的脸一直往下摸着,嘴里自语道:“宝贝!我也让你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 说着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沙发边,掀起沙发上的沙发罩。沙发罩下躺着楼宇的妈妈,她也同样被人五花大绑,嘴里塞着手巾。 我怒目死瞪了张宇一眼。 张宇却笑嘻嘻地拔出塞在我嘴里的毛巾。 我大喊道:“张宇……你疯了,你把你妈和我绑起来要干什么?” 张宇神经质地哈哈大笑,伸手在他妈脸上一抓,一张人皮就被他抓在了手中,露出了浩天的面孔。 我惊讶地大叫:“浩天。” 浩天的嘴被塞着,说不出话来使劲挣扎着想要靠近我。而张宇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刀锋正逼近浩天,在浩天脸上来回比划。 我惊叫道:“放开他,你这个混蛋,我们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么对我们。” 张宇慢慢地转过头来,用刀指着我说:“你还有脸骂我,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我多苦,我是那么爱你,可你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你不是爱这个人嘛,我就要当着你的面慢慢地把他的肉割下来。”说完他歇斯底里地大笑了几声,接近癫狂。 我又惊又怒,尖声叫道:“你这个疯子,我从来没喜欢过你,是你自作多情,你……变态。”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阴沉着脸走到浩天面前,作势要划下去。 “不……”我用力的向前挪动着椅子,扑通一声,连人带椅我摔倒在了地上。 我忍着浑身的疼痛,嘴里叫嚷着:“别,求求你,别伤害他,要杀就杀我吧!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伤害了你。” 张宇的刀停在了半空中,转身来到我面前蹲下说:“你爱他?” 我忍着眼泪点点头说:“我爱他,求求你别伤害他。” 张宇嘴角泛起了诡异的微笑说:“你不让我伤害他,我偏不听。”说着转身回到了沙发前。 (十)终结篇 我拼命地用头磕着地大叫:“你这个混蛋……变态……疯子……”我拼命地喊是想惹他生气,这样他就会来对付我。可是我错了,我越骂他越是笑嘻嘻地冲着浩天的脸上割去。 “噗嗤”一声,浩天的脸上被划出了一条血口,紧接着浩天身上腿上都被张宇用刀划破。 浩天每挨一刀,我就嚎叫一声,仿佛那刀是划在我身上一样。 就在张宇要割下浩天大腿上的肉时,一个影子在我身后突然窜出去,夺过张宇手上的刀。 张宇对着那个影子激动地说:“你终于肯出现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变成了女音。而我此时也看清楚那人影的面孔,竟是——张宇 我惊呆张大嘴,看着他们一模一样的脸。 被夺去刀子的张宇,用手往脸上一拽,一张人皮被他拉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清秀苍白的脸。 我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惊叫:“琪琪?”琪琪是我大学时最好的同学,毕业后听说她回到了家乡,后来就失去了联络。 琪琪狠狠瞪我说:“是我。” 我惊讶地问:“你……你为什么要害我,而且你是怎么变成张宇的样子的。” 琪琪激动地指着我说:“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我要找你报仇。” “什么?我害死你最爱的人,你在说什么?” 琪琪指着张宇说:“我爱张宇,可是他只爱你。我哭着求他,甚至下药使他和我发生了关系。可是他还是不爱我,不理我。后来他竟然为了你无情的拒绝,割腕自杀。” 我听完大吃一惊,傻傻的看着张宇说:“这……这是真的吗?” 张宇木然地点点头,然后转头对琪琪说:“你这样折磨静初无非是逼我出来,其实我当年自杀,除了因为静初拒绝我之外,还因为你。” 琪琪大叫道:“因为我?为什么?” 张宇叹了口气说:“你老是逼我,下药让我做错事,还把过程录了下来威胁我,让我怎么见人?怎么面对静初,后来你还骗我说你怀孕了,非要和我结婚,我当时心情很乱,那晚喝了很多酒,才生出了自杀的念头。我以为一死就一了百了。没想到你用这种办法,逼我灵魂现身。” 琪琪听完疯狂地大笑,指着张宇狠狠地说:“我早说过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别以为做了鬼我就找不到你。” 我彻底被弄糊涂了,冲着张宇叫道:“你……你已经死了?” 张宇点点头说:“我死了之后灵魂一直在人间徘徊,我放心不下你……” 我又冲着琪琪问:“可你怎么知道张宇的魂魄在人间,还利用我把他引出了。” 琪琪瞪了我一眼说:“我出生在苗疆,苗疆的蛊术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放了我和浩天,他正在流血。” 琪琪阴狠狠地说:“放了你,可能吗?哈哈……” 她的笑声让我浑身冰凉,张宇叹了口气,打断她的笑声说:“我已经来了,你到底要怎么样?” 琪琪停住了笑,我发现她脸上满是泪痕。只见她一扬手,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儿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张宇惊叫道:“你练鬼仔绛。”book. 琪琪瞪大了眼睛,“你知道这鬼仔是谁灵魂的寄托吗?是我们的儿子!你死之后我悲痛欲绝,可是为了孩子我强忍着没有随你而去。可孩子还是一出生就死了。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失去了你,我不能再失去儿子!” 说完琪琪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她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使劲摇晃着我的肩膀吼道:“这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因为我?你错了吧!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畸形的爱恋造成的,我根本就不爱张宇,你本可以大大方方去追求他,可是你没有,你下药让自己怀孕,也没想想,使用药物生出来的孩子即使不夭折,也可能是畸形。你什么也不顾,只用这些手段,想要达到你的目的,还能说是我的错?” 听我说完,她乱了方寸,目光忽闪,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喊:“不,不是我害死了张宇,不是我害死了孩子!!”说完她冲进厨房拿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我吓呆了,心说完了完了,这一次我和浩天性命不保了。 张宇就在这时挡在了我的身前对琪琪说:“和他们没关系,让他们走吧!” 琪琪说道:“不,我要杀了他们,我恨……” 张宇走过去抱住琪琪说:“哎……你要怨就怨我吧!都是我的错,我真不知道你怀孕了。不然……” 琪琪瞪着眼睛问道:“不然,你会爱我吗?” 张宇点点头说:“如果我知道,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面对的。”说着他用手轻轻地抽出她手上的刀。 琪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可是我已经不能停手了,儿子要喝血、吃动物内脏才能活着。他的食量越来越大,以后我看他是要吃人的,我阻止不了……” 突然,一股冷风吹来,我手上的绳子一松,手可以自由活动了,我感激地看了张宇一样,急忙冲过去解开浩天手上的绳子。 听见张宇说:“你们走吧!别来打扰我们。” 我扶着神智有些昏迷的浩天,踉跄地往外走。我们刚走出房门,屋里就起了大火。浩天掏出电话要报警,我制止住了他,我明白张宇说得不要打扰他们的意思,我拉着浩天走出那条狭窄的胡同之后,叫了一辆计程车。 当我们的车开出平房区的时候,我们听见救火车呼啸而来。我想这一切都随着这场大火烟消云尽了。原来爱是这么恐怖的东西,不但能使自己受伤,也能令别人鲜血淋淋。爱,真是世界上最难解释的一种情感。 一个月后,我和浩天拿着鲜花去祭拜琪琪和张宇。 临走的时候,我感觉有人轻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我转头看见一个漂亮的小男孩,他冲着我笑了笑,然后转身跑了。我随着他的身影往后看去,只见张宇和琪琪手牵手冲着我微笑,当小男孩跑到他们身边之后,他们就在我眼前慢慢地消失了。 浩天见我不走,问道;“在看什么?” 我微笑着摇摇头,牵着他的手说:“浩天,我们结婚吧!” 浩天一愣,然后猛地抱起了我…… 阳光柔和地照在我们的身上,我窝在浩天的怀里心想,人活着就应该懂得珍惜。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故事之鬼娃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