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孟婆散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0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16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一、团个男朋友 自从和前男友江镇明分手,我每天都无聊到了极点。除了疯狂团购各种东西,就是写团购鬼故事。鬼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施东城,是个有着英……

一、团个男朋友 自从和前男友江镇明分手,我每天都无聊到了极点。除了疯狂团购各种东西,就是写团购鬼故事。鬼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施东城,是个有着英俊面孔的恶魔。每次团购,他都会幽灵般跟定某个女孩,然后将其变成他实施残忍的盛宴。 周末,我百无聊赖中又去逛团购网站,当看到“团个男盆友”时,我的目光一下子定格了。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刷了支付宝,填了资料,将自己交了出去。这年头,瞎猫还能碰上死耗子呢,何况我一戴眼镜的高龄女大学生?遇到个白马王子也未可知啊! 一周后,我穿着最昂贵的那套连衣裙去参加了团购。想不到,团购现场居然有上千号人,比赶集还热闹。我茫然四顾,越看心里越失望。来团购的男人不是矮冬瓜就是闷土豆,还有油头粉面不用化妆就可以唱旦角的。在人群中呆愣片刻,我的失望变成了绝望。敢情这些人全都跟我一样,是挑剩下的! 我怏怏然地准备打道回府,可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男人温和的声音:“你好,这么快就走?” 我回过头,一个高瘦的男人站在我面前,虽然称不上英俊伟岸,但也绝对一脸阳光。看他的样子,我有点儿眼熟。只见他落落大方地朝我伸出手:“我叫施东城,你是九月吧?” 我一下子呆住了。施东城,这不正是我鬼故事中的主人公?而九月,是我写鬼故事时用的网名。这个名字,连我最要好的闺蜜都不知道,这个施东城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那边有个空的卡座,我们过去坐一下好吗?”施东城问。 他的样子彬彬有礼,绝对绅士。我像喝了迷魂汤一样,跟着他走了过去。现在,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眼熟了,因为,他的样子有几分像江镇明!而我鬼故事里的主人公,最初就是按照江镇明的样子勾勒的!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联系? 施东城端了两杯咖啡,把其中一杯轻轻推到我面前说:“不好意思,知道你喜欢卡布奇诺,可这儿只有雀巢,还是速溶的。”说罢,他沉吟了一下,又说,“团购,都想来占便宜,却不知道便宜都被谁占了去。” 我一口咖啡差点儿喷出来,这是我鬼故事中施东城的台词,他虽然是个恶魔,但绝对有思想深度。我断定,这一定是我的某个铁杆粉丝。也许是用黑客的方式进入过我的电脑,从中搜取了我的某些信息罢了。 想到这儿,我抿了口咖啡,镇定地看着施东城。他修长的手指转着咖啡杯,接着说:“我知道你在判断我的身份。你一定不相信,我就是你笔下的那个‘施东城’。” 我用嘲弄的眼神看着他,半晌才说:“老兄,用这招儿泡妞好像不好使。” 施东城似乎有些生气,语气冷淡下来:“如果不信,你敢跟我约会吗?” 呵呵,我笑了。如果他是我的粉丝,那就是现实中人,偏偏还是我想象中的人物,我一个大龄剩女,怕什么?如果他不是我的粉丝,确凿无疑是我笔下的人物,那我就更不用怕了。我今天晚上就把他写死,看他还能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不!于是,我痛快地答应了和施东城的约会。 那天晚上,我们去看了电影,很难得的大片《盗梦空间》。施东城附在我耳边说:“我也能盗走你的梦。” 我眼珠一转:“我还能盗走你的心呢。” 打死我也不相信施东城是鬼故事中的人物,所以我不相信他知道我的梦。可他接下来的话却着实让我打了个冷噤。他幽幽地说,昨晚在梦里你哭了。因为,你梦到了江镇明。你不知道对他爱大过了恨还是恨大过了爱。 我惊呆了。 二、孟婆散 回到住处,我打开电脑,呆呆地看着屏幕。半晌,我报复般写下了施东城莫名其妙头部受伤,然后,我关上电脑上床休息。可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仍然想不明白施东城怎么会知道我的梦。 天亮之后,我打电话给施东城。他的语气有点儿阴沉:“我的头部受伤了。本来,我今天想带你去游乐城。” 我嗔笑。这厮装得越来越像真的了!在电话里敷衍着他,我心念一动忽然有了主意。在鬼故事中,为了便于施东城诱骗小女生,我给他设计了一座阴森城堡,远在郊外。到了晚上,那里就会变成一片荒墓。我问他在哪儿?他说在家。于是我又问他家具体地址在哪里,他说出来故事中的地址,当然找不到。我问去他家怎么走,他如此这般说了一通,后来似乎明白了什么,说开车过来接我。 故事里,施东城开着一辆我超喜欢的迷你宝马车。 而就在半个小时后,当一辆迷你红色宝马敞篷车停在我的楼下时,我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真是难以置信,莫非此施东城真的会是彼施东城? 平生第一次坐上宝马车,我既兴奋又忐忑。施东城很体贴地帮我打开车门,让我坐稳了。车子开得飞快,七拐八拐着驶向了郊外。我的心几乎要提到了嗓子眼里,故事中那幢中世纪古堡真的会出现吗?哥特式的尖顶楼房,碉堡一般的坚强堡垒,埋藏着无数秘密的建筑,确实存在? 事实证明,它真的存在。当宝马车停在如我描绘过的古堡前,我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施东城根本不理会我的惊愕,一把拉起我的手,走上无穷旋转的楼梯,进了他的房间。我的故事中,他的房间整洁而有条理,床底放着一只又一只骇人心魄的柳条箱。 施东城去为我沏咖啡,我打量着收拾得井井有条的房间,下意识地抬起手。 床下,一排柳条筐整整齐齐。我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蹦出来了,颤抖着手掀开箱盖,下面是刮骨刀、鬼针、割皮器、电锯、钩子、斧头……全是我在欧美和日本恐怖片中看到过的刑具,都聚集在了这里!我感觉到一丝丝的冷汗顺着脊背淌了下来。 “九月,你的脸色不太好。”施东城走了进来,他的手里端着一杯咖啡。 我一哆嗦,赶紧直起腰。看着他手里的咖啡,我没伸手。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施东城带女孩来古堡,要么沏咖啡,要么冲玫瑰花茶,但里面一定会有孟婆散。这是我翻遍古代医书才找出的秘方,并教会了施东城精心配制。凡食过孟婆散的人,都会失去生前所有的记忆,所以不管施东城将女孩囚禁多久,她们也不会想办法向外界求助。通常,她们活下来也会如刚初生的婴儿。在这儿,施东城就像上帝,他是万能的。 施东城把咖啡杯递给我,我当然拒绝。他兀自喝了一口,笑道:“你知道,我是个讲究品位的人。这是正宗的卡布奇诺,是巴西货。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不仅让我拥有千万资产,而且还有对生活细节的热爱。” 我缓缓地走到窗边,心头涌出越来越多的不安和恐惧。在古堡里,我设计得没人能逃得出去。这偌大的庄园,即使最近的邻居也在五百米之外。而且,古堡中机关重重,而施东城又是聪明无比残忍无比的恶魔。可我依旧感到迷惑,他应该在我的鬼故事中,怎么会突然有了现实版? “如果你是我笔下的施东城,你为什么要从鬼故事中出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努力保持冷静,问道。 施东城看着我的眼睛:“因为,我不想再受制于人!还因为,我厌倦了那些浅薄无知的女孩,我想和创造我的人较量一下。” “怎么个较量法?”我说着,身子不自觉地一步步后退。 “看看你能不能从房间里逃出去。你能逃,大可以左右我的命运,如果不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施东城说着,目光渐渐变得阴冷可怖。 我感觉自己的腿在发软,我想从楼梯跑下去。可我记得,我设计的楼梯有64级台阶,有好几个女主人公就是在楼梯上被施东城拖着脚脖子拉上去的。 而且,我还知道,只要我向下跑,四周的门窗马上会有铁帘子闭合,古堡里会一片黑暗。这是我无数次设计过的情节! 我与施东城对视,觉得自己恐惧得快要窒息了。 “今天,轮到我来写鬼故事。”施东城一步步走近我,冰冷的声音像一柄利刃插进我的耳膜。接着,他的手臂闪电般勒住我的脖子,我感觉他将什么东西塞进我的嘴里。我的身子发软,眼前发黑,很快就昏了过去。 三、无法醒来的噩梦 当我醒来,看到四周一片漆黑。远处有锁具划动地面的声音,格外刺耳。门被推开,灯亮了,施东城拖着一只柳条筐走到我面前。我看清了,这是我笔下的刑具房,在地下室。四周墙上挂满了各种行刑的图片,血腥、恐怖、令人作呕。恐惧每分每秒都在吞噬我,我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施东城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我,他用左手划了根火柴,然后点了根三五牌香烟。我之所以知道是三五牌,是因为我对这种味道再熟悉不过了。在烟雾中,我有点儿发愣,接着便脱口而出:“你,你不是施东城!” 我笔下的施东城不吸烟,他有洁癖,更厌恶烟灰掉到地毯上。施东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他附在我耳边轻声问:“那你说,我是谁?” 我重新闭上眼睛,不愿看也不愿想,可那个人的名字还是如鬼魅般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江镇明。我怎么忘了?江镇明和施东城原本就是一个人!最初,施东城的一切几乎都来源于江镇明。只是,后来当我渐渐忘掉江镇明这个人,施东城才独立出来。 但是,江镇明分明已经死了!他从28层酒店的窗口掉了下去,警方说他是吸毒后自杀。他全身的骨头被摔成了七八十截,整个人面目全非,我曾托朋友找到法医,拿到了他死后的详细资料。 施东城轻笑:“你想起来了?有些东西,你应该永远记着的。我仔细数过,你为我写过98种刑具。今天,我要你尝到它们的全部滋味。”说罢,他走出房门。很快,我听到隔壁传来“刷刷刷”的声音。那是打磨砂轮的声音,是研碎人的骨头用的。我打了个寒战,神经几乎都要绷断。我该怎么办?谁能来救救我?就在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我的脑子轰地像要炸开,要是我的手能腾出来……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我创造的地方,我决不能死在这里!想到这儿,我的目光在四壁一寸寸游移,不放过任何角落。突然,我想了起来。在写这间刑具房时,曾有女孩做出反抗。为了让故事情节更具对抗性,我在墙角的暗槽设了尖利的刮刀。那本来应该是施东城将人按到上面去实施酷刑的,女孩却靠它割断了手上的绳子!想到这儿,我双脚向前移动,带着椅子一点点蹭到墙边。 我的手几经努力终于够到了刮刀,我不顾一切地将手伸了过去。一下,又一下,鲜血从我的手腕流下来,我强忍住疼痛,不停地用力。绳子终于被锯开,我顾不上察看手腕的伤口,迅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上网。我的心跳得如同擂鼓,可网速如此之慢。我几乎都能听到施东城停下了磨刀声。咬咬牙,我从柳条筐里抓起一把锥子握在了手里。 终于,登录了鬼故事网站。我双手拇指飞快地移动,哆哆嗦嗦打出了几个字:施东城死在了城堡中。 这时,门被施东城推开了。 我的右手拇指颤抖着,按下了“提交”。施东城迈着步子朝我走过来,他边走边用阴冷的声音说:“你全都想起来了吧?你必须得想起来,你不能用鬼故事掩盖一切!”说罢,他一步步走近我。 我举起手里的锥子朝他扎去,但就在触到他皮肤的瞬间,锥子断了。施东城一阵狂笑:“真是个愚蠢的女人!你忘了曾有个女孩跟你一样想逃走?你以为,我就那么放心地把一筐刑具放在你脚边?它们都是假的!”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完了,我的生命将在这一刻结束。但是就在施东城手里的刀抵达我头部时,他突然像被抽走了灵魂般,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我睁开眼,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来,拼命朝着城堡外跑去。跑出没多远,我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跌倒在地。 当我头晕眼花地仰起头,再定睛看时,哪里还有什么城堡?我分明是在一片乱坟堆中。借着月光,我看到了身边的墓碑上写着“江镇明之墓”。 呆呆地坐在墓碑前,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回到家,我大病了一场。很久很久,我都不再写鬼故事。并且,我在第一时间将原来写的所有鬼故事都锁了帖。其实,我想锁住的,是江镇明寄居其中的灵魂。鬼故事中的人并不能跑到现实中来,来找我的,其实是江镇明的冤灵。可是,我锁得住帖子,却锁不住自己的潜意识,我几乎每晚都做噩梦。 这是我的报应。江镇明另结新欢跟我提出了分手,我把他约进了酒店,我在电话里哀求,只想和他在一起待最后一晚。那一晚,我学着从古书里找来的秘方,做了“孟婆散”,我想让他忘掉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最重要的是忘掉他的新欢。可惜,孟婆散并不能完全如人所愿,它只会让人失去部分记忆,它更大的作用却是致幻。 当我从外面买了啤酒回来,看到喝过孟婆散的江镇明站在28楼窗口,他笑着往下看。没等我走上前,他像一只大鸟般张开双臂飞了下去…… 后来,我也吃了孟婆散,我想追随江镇明而去。但是,我很幸运,被救了下来。只是,我失去了部分记忆,忘掉了江镇明的死亡以及死亡真相。不过,就像施东城所说,有些东西是永远都不应该忘记的。比如,是我害死了江镇明。 可是,我该如何赎罪呢?夜深人静时,我一遍又一遍地拷问自己。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惊魂孟婆散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