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死亡陷阱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0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92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1、秦浩波 秦浩波又看到那条白裙子。 那是一条很普通的裙子,连衣的,袖口和下摆的地方绣着红色的花朵。不普通的地方是,它出现在男生宿舍的走廊里……

1、秦浩波 秦浩波又看到那条白裙子。 那是一条很普通的裙子,连衣的,袖口和下摆的地方绣着红色的花朵。不普通的地方是,它出现在男生宿舍的走廊里,高高地挂在晾衣竿上,衣服上面粘着绿色的水草,水滴顺着裙子滴落下来。 滴答滴答,一下又一下,重重地砸在秦浩波的心上。 白色连衣裙上的红色花朵,此刻在秦浩波看来,也像是一滴滴溅开的殷红的鲜血。 秦浩波是在早上起床正准备出去晨跑的时候,一打开门,就看到这条白色的连衣裙挂在那里。它那么显眼,渐渐地惹来了本层楼一些男生的围观。 “是谁又带女生来男生宿舍过夜了?”“肯定是刘明维吧,那家伙真没节操!”“不知道那女生还在不在里面,走!我们去看看去!” 秦浩波呆愣在那里,竟然忘记了要去阻止这些人进入寝室。“哐当”一声,秦浩波回过头,看到刘明维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靠!是谁恶作剧,在寝室里丢了满屋的纸花……”刘明维的话在看到那条白裙子的时候,停住了。 而那些想要进入寝室的八卦男,他们同样张大嘴,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是的,正如刘明维所说的,寝室里的地板上、桌子上、床上全是用白纸扎的纸花,就是死了人才会扎的那种纸花。“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八卦男中有人突然清醒过来,他们看着寝室里的纸花,又看看那条白裙子,一脸惊恐地向刘明维和秦浩波问道。 刘明维的脸色越来越差,秦浩波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概……又是张朝阳的恶作剧吧。那小子昨天半夜回了趟寝室,结果一大早又不见了,每次就他会搞一些奇怪的恶作剧。”“切,又是那死小子,被他吓死了。”围观的男生渐渐散开。 秦浩波取下那条白裙子,把它扔到垃圾桶里,然后默默地开始清理地上的纸花。刘明维却傻傻愣愣地坐到床沿上,抱头道:“朝阳昨晚根本就没有回寝室睡。”是的,秦浩波撒了谎。 张朝阳是秦浩波和刘明维的室友。他们寝室就三个人,而张朝阳更是常年不住寝室,他和女朋友在外面租房住。张朝阳是个超级爱搞恶作剧的人,以前就搞过把人灌倒关到狭窄的小黑箱里,再把小黑箱扔到湿冷的实验楼地下室的缺德事情。不过,因为那次差点闹出人命,张朝阳再也不敢恶作剧了。 秦浩波撒谎是有理由的,因为,不这样说的话,那些人难免不会联想到一些什么。比如刘明维失踪的女友…… 诚然,如那些男生所说,刘明维是个没节操的男人。不过,这只是少数人知道的事实。在外人眼里,刘明维是被光芒包围着的明星人物,学生会主席,校篮球队主力,最近还被选为保送去英国留学的候选生之一。另外一个候选生则是刘明维的女友,哦不,应该说前女友,自从白姗姗失踪后,他又迅速地和另外一个女生好上了。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刘明维在女人这方面不清不白,但是谁也不会多说什么,因为,有他这位学生会主席罩着,大学几年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没错。白姗姗不是失踪了,而是被秦浩波和刘明维一起杀死了。 2、阴谋 白姗姗被杀的前几天,她和刘明维大吵了一架。几天后,刘明维找到秦浩波说,他想和白姗姗和好,但亲自过去又怕白姗姗不给他面子,于是让秦浩波去校外的蛋糕店买一个蛋糕送过去,蛋糕上还写着生日快乐四个字。那天是白姗姗的生日。 白姗姗一个人住在校外的出租屋里,秦浩波过去的时候,屋子里冷清得很,显然没有人知道那天是白姗姗的生日。虽然白姗姗还没有消气,但是却吃掉了那个蛋糕。秦浩波没想到,就是那个生日蛋糕,让他间接成为杀人凶手。蛋糕里面有毒! 秦浩波惊慌地给刘明维打电话,刘明维却冷笑着说:“蛋糕是你买的,也是你送过来的,现在人死了,与我何干?”确实,蛋糕是被秦浩波买下的,也是他送过去给白姗姗吃的,但是,蛋糕在寝室里面放了两三个小时,刘明维要在蛋糕里面做手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秦浩波说:“我会报案的,让Police来查明真相!”没想到刘明维一点也不害怕,他讥笑道:“你觉得他们是相信家世清白且是学校学生会主席的话呢?还是会相信一个杀人犯儿子的话呢?” 秦浩波语塞。秦浩波的父亲是个杀人犯,这是他心里最大的阴影。刘明维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把他逼得死死的。刘明维又说话了:“又或者,再加上一年前的那个谋杀未遂的罪名怎么样?”秦浩波的手垂了下来。 一年前,他和张朝阳恶作剧地把刘明维灌醉,放到小黑箱里,扔到湿冷恐怖的实验楼地下室。秦浩波原本是不情愿的,这样的恶作剧太过分了。但是,张朝阳和刘明维一样,他以“你不帮我我就告诉全校学生你的父亲是个杀人犯”为要挟,让秦浩波顺从。 但是狡猾的刘明维却早就察觉了这一切,他在两人密谋的时候录了音。而且,他也没有喝醉,他假装倒下,让两人把他装进箱子中。暗中却让他女友用摄像机录下了一切。有了这份有力的证据,秦浩波和张朝阳从此再也不敢反抗刘明维了。那之后,张朝阳就跑去校外租了个房子,和女朋友同居去了。 秦浩波知道自己彻底地被刘明维设计了,没办法,他咬咬牙,找来一个麻布袋,把白姗姗装了进去,然后扛着麻布袋来到学校后山的河边,在麻布袋上绑了一块大石头,他就这样把白姗姗沉入了河底。回到宿舍后的秦浩波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一会儿是Police找到了白姗姗的尸体;一会儿是看到自己蒙着脑袋被带到一处空地,前面拿着枪要枪毙他的竟然是他的父亲;一会儿是白姗姗的冤魂站在他的床边,找他索命。 鬼是真的存在的。不然为什么白姗姗被杀那晚穿的白色连衣裙会出现在寝室外面,而且还在滴着水?那不正是说明,她是从河底爬出来,找他们报仇来了吗?若不是,那些白色的纸花又代表着什么?“她真的回来了,回来找我们报仇了!”秦浩波看着刘明维,失了魂般地说。“闭嘴!人是你杀的,要真是白姗姗回来报仇了,也是找你,不是找我!”刘明维一脚踹向秦浩波,刚好踹中他的肚子,秦浩波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哀嚎,而刘明维却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蜷缩在地上的秦浩波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来:“刘明维,不要不相信报应。我们都会遭报应的,你是逃不掉的!” 3、刘明维 秦浩波最后的那句话,让刘明维的心里很不舒服。 他突然想起了几年前自杀的父亲。刘明维的父亲以前是一个公司大老板,为了达到目标不择手段,刘明维会变成今天这样,也跟他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某天,父亲突然跟他说,公司破产了。他一下从富家公子变成了穷人。他一直期望着父亲能重新振作,夺回自己的公司,但是父亲没有。反而在某一天,他自杀了。 父亲自杀前给刘明维留了一封信,告诉他,他杀了人。在公司破产的那一年,他到那个害他倾家荡产的男人家里,愤怒之下将他杀害了。杀了人之后,他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做,正在那时门铃响起,他从猫眼里看到,来找那男人的竟然是他的好朋友。他以为是他好朋友背叛了他,于是,他潜伏在门后面,打昏了他的好朋友,并且嫁祸给他。他好朋友被枪毙了,但他总觉得他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在自己身边,随时准备向自己索命,受不了这样精神压力的他,最后选择了自杀。 他父亲的好朋友,叫秦爱国,是秦浩波的父亲。 他憎恨秦浩波,是他父亲让他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庭的温暖——父亲自杀后,他的母亲也跟着郁郁而终了。所以,对于利用秦浩波杀掉白姗姗的事情,他一点也不觉得内疚。那是他欠他家的。刘明维一点也不喜欢白姗姗,他会追求白姗姗,完全只是为了那个出国留学的名额。他们学校是和英国的某所大学联合办学的,每年,学校都会选出一名最优秀的学生到英国留学。刘明维在无意中得知,白姗姗和他将是这一届的候选人。名额只有一个,为了能百分百地除掉对手,他开始接近白姗姗,用他惯用的骗女生的伎俩。纵使白姗姗再清高,也没能抵挡住刘明维的追求攻势,她成为刘明维的不知道第几任女朋友。 以往,刘明维的每一任女朋友,对他无不是百依百顺。白姗姗也一样,她为了他什么都可以做。但是,当刘明维试探性地说起那个出国名额时,白姗姗却用怪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接近我的!”白姗姗的敏锐让刘明维方寸大乱,他假装很生气地和白姗姗吵了一架,反过来斥责白姗姗,竟然会用这样的心理来看待他们这段日子以来的感情。 白姗姗被他弄糊涂了,也放松了警惕。她却不知道,在当时的刘明维心里,早就下定了决心:既然侧面出击不管用,那就只能除掉她了!那天晚上,刘明维偷偷在秦浩波后面,看着他将装着白姗姗尸体的麻布袋沉入了河底,并且用摄像机录了下来。然后,在秦浩波回宿舍之前,先他一步赶了回去。等他出国之后,他就会把那段录像交给Police,秦浩波将会面临着和他父亲一样的下场,这样他的仇才算是报完了。 不管秦浩波耍什么花样,他都不会上当的。那件仿佛从河底捞起来的连衣裙也好,地上的白色纸花也好,肯定是秦浩波做的,张朝阳搬出寝室后就没回来过,连课也很少去上,不是秦浩波做的还有谁?想用冤魂索命的笨方法来吓唬他?没那么容易。 接下来几天,那条白色的连衣裙都会出现在刘明维的寝室门口,还有那些白色的纸花,每天起床都会盖在自己以及秦浩波的身上。刘明维被这样的小花招弄得烦了,他抓住秦浩波的衣领,恶狠狠地说:“秦浩波!你还想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手段!”秦浩波看着他,好一会儿,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你以为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原来你根本就看不到她!” 她? 难道秦浩波看到白姗姗了?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肯定又是秦浩波的诡计,他抓着秦浩波衣领的手松了,但随后却狠狠地朝他脸上打了一拳。秦浩波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板上,嘴角流出了鲜血。然而,秦浩波却不怒也不恼,反而用可怜的目光看着他,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摇晃着身子走了出去。 秦浩波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秦浩波失踪了。 可是,那些白色的纸花却没有消失,刘明维每天依然在一片白色的纸花当中醒来,那条刺目的白色连衣裙,像是在嘲讽他一般,依然每天出现在他的寝室门口。他明明前一天晚上还把它给烧了的。甚至为了证实那是不是同一条裙子,他还用蓝色的墨水滴了很大一块。然后再拿去烧掉,结果第二天,出现在寝室门口的那条裙子上,果然出现了那蓝色的墨迹……刘明维开始思考,秦浩波失踪前,是怎么把这些纸花做出来的?他每天和自己一起上下课,晚上一起去网吧打游戏,然后回寝室熄灯睡觉,总不至于他半夜摸黑扎纸花吧?还有那条白色的连衣裙,裙子上面那浓烈的水腥味,绝对是在水底泡了很久才会有的气味,难不成秦浩波一次性买了很多裙子,把它们都浸在河里,然后每天早上去捞一件出来?如果要把这一切全部做完,除非秦浩波整夜不睡觉…… 刘明维这时才觉得害怕起来,以前睡觉从不关窗户的他,把门窗都锁紧了。睡觉前两个小时都不敢喝水,怕自己半夜上厕所看到什么。 刘明维是被手机短信声吵醒的,一看竟然是一条无聊的广告短信!刘明维刚想骂人,却突然间吓得不敢动弹,他看到有个女人背对着自己坐在床前的书桌边。女人留着长长的头发,和白姗姗的一样长,穿着白色的裙子,裙子湿湿的,像是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水抵滴答滴答滴到地上。女人专注地在用白纸扎着白花,扎完一朵,她就把它朝后抛到刘明维的床上,就像抛绣球一样。她似乎感觉到刘明维醒来了,她转过头来,是的,只有脑袋转了过来,她看着刘明维,诡异地着着:“你觉得好看吗?” 他突然想起了秦浩波的话:“原来你根本看不到她!”现在他终于看到了,她正拿着一朵纸花,整个身子向前:“我好冷啊!你来陪我好不好!”“啊!!!!”刘明维吓得尖叫。 天光骤亮,刘明维看清了,床边根本没有什么女人,没有白姗姗。 原来是梦。 突然,刘明维僵住了,他看到床前的地板上有一摊水,地上还扔着一些白色的纸花,有一朵还没扎完……那……不是梦! 刘明维吓得从床上跳起来,他二话不说开始收拾东西。白姗姗真的回来了,回来找他复仇了,他必须离开,越远越好。 刘明维在校门口拦了一辆的士,很快的士就离开了学校的范围,几十分钟后,开上了高速。这时,刘明维才松了一口气。 他闭上眼睛,想打个盹。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狠狠地看着后视镜。从后视镜里面,他看到此生最恐怖的一幕。 白姗姗就坐在车子的后座,还是昨天披头散发的样子,还是穿着那条白色的连衣裙,浑身湿湿的,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白姗姗也在看着他,诡异地笑着,然后,她慢慢地靠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已经快要凑到耳边了,他听见她说:“亲爱的,下来陪我吧!”“啊!!!!!”刘明维吓得拉开车门就往外面跳。只是,他忘记了自己是在高速上面,一辆从后面开来的车子直接撞上来,刘明维被抛出去很远,然后重重地砸到路中央…… 4 张朝阳 看到刘明维被撞飞的那一幕,张朝阳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是的,他一直在看着这一幕,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他导演的,他看了看他旁边的秦浩波,问道:“报了仇的心情怎么样啊?”秦浩波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看得出,你心情比我好!”张朝阳大笑起来! 是的,他心情是很好,因为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张朝阳的父亲,就是被刘明维的父亲杀死的,可是,刘明维的父亲却逃过了法律的制裁,用卑鄙的手段让自己的好朋友给他顶罪。开学的第一天,当张朝阳看到自己竟然和刘明维、秦浩波同一个寝室时,他几乎在心里大笑起来,老天对他不薄,竟然让互相仇恨着的三人凑到了一块。 刘明维不知道张朝阳就是当年他父亲杀掉的那个男人的儿子,因为他从小在国外长大,而且是随母亲姓。张朝阳却知道刘明维恨着秦浩波,也知道刘明维以为秦浩波什么都不知道,以为秦浩波真的相信自己的父亲是杀人凶手。刘明维不知道是秦浩波先找上自己,早在两年前就开始策划要报仇。一年前的那次关小黑箱事件并不是恶作剧,也不是开玩笑。他们是真的打算把他关在狭窄的小箱子里,让他慢慢地痛苦地死去。只不过,当时他们低估了刘明维,反被刘明维拍到了他们作案的整个过程。当年躲在暗处偷拍的人就是白姗姗那个蠢女人。那一次的失败,不仅让他们丧失了主动权,还被刘明维抓住了把柄。张朝阳只好以和女友同居的理由搬离了寝室。而秦浩波则继续潜伏在他身边,伺机而动。直到刘明维对白姗姗起了杀心,他们才找到了机会。刘明维这个傻瓜,他在蛋糕里下毒,却不知道就那点毒根本没法毒死一个人。秦浩波也是个傻瓜,他以为休克过去的白姗姗已经死了,打电话问他怎么办?张朝阳于是建议他将白姗姗抛尸到河里。 白姗姗必须得死,不然他的计划就无法进行。秦浩波做那一切的时候,他一直在暗处观察着。白姗姗死了,下毒的是刘明维,抛尸的是秦浩波。而他却什么都没有做,也泄了当年的心头之恨。那些白色的裙子,还有那些白色的纸花,都是他安排好的。秦浩波需要做的只是在刘明维睡前的水杯里放一粒安眠药,然后在半夜的时候,把寝室门打开。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刘明维相信了是白姗姗的冤魂来找他报仇了。 那辆出租车是他安排的人停在那里的,如果刘明维细心一点就会发现,那辆出租车停在学校外面很多天了,一直没有开走。刘明维在后视镜里面看到的白姗姗,并不是白姗姗,只是一个长得像她的女人。而那女人也并没有真的坐在那辆出租车里,那不过是张朝阳在后视镜里面做了手脚,让刘明维看到了一段虚假的影像。 张朝阳觉得自己都可以去当导演了,多么完美的杀人剧本。 车子开回了市区,一直沉默的秦浩波突然开口道:“我在这里下车,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再没有任何关系。”张朝阳却并没有停车,反而笑笑:“咱们经历了这么亲密的合谋杀人计划,怎么能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呢?我还有件礼物要送给你呢。”说着,张朝阳就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翻出一段视频来。秦浩波的脸色突然一变,愤怒地看着张朝阳:“你!” 那是张朝阳偷偷从寝室拿出来,刘明维拍摄到的秦浩波扛着装白姗姗尸体去湖边抛尸的录像。虽然有些模糊,但却能很清晰看出是秦浩波,如果这个东西交给Police,他们根据抛尸地点找到白姗姗的尸体,那么,秦浩波就必死无疑了。 “卑鄙!”秦浩波气得不行,又被设计了。“彼此彼此,以后有劳秦兄多照顾啦!”说完,张朝阳停下车。 秦浩波是个好棋子,如果利用得好,将来还有很多需要他的地方。他可不想这么轻易就放弃掉。“你真的以为不会有报应吗?”秦浩波下车之前,突然朝张朝阳扔出一个东西,神色古怪地说:“这是白姗姗死前戴着的手镯,今天出现在我的衣服口袋里,她真的来了,我们都逃不掉的。” 张朝阳愣愣地看着那个手镯,的确,那是白姗姗随身戴着的手镯。可是这并不代表什么,也许秦浩波当时兴起贪念,抛尸之前就取下来了呢? 张朝阳随手一扔,讽刺道:“无聊的小伎俩!”说完开车离开。 回到家中的张朝阳便打开电脑马不停蹄地处理起公司的事情来。父亲死后,他母亲接管了父亲所有的生意,现在母亲年纪也大了,他不得不开始尝试接手母亲手中的部分工作。张朝阳刚坐下,就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闲聊了几句便挂掉了。 正当张朝阳准备继续对着电脑工作的时候,他的视线突然扫过一旁的单人沙发,在沙发的缝隙中,出现了一抹绿色,张朝阳走过去,从缝隙中摸到一个凉凉的东西,扯出来一看,竟然是那个手镯?他刚刚明明把它扔到车里,并没拿上来啊! 张朝阳警惕地看向四周,这间住所除了他母亲和几个信得过的亲信,没有人知道,秦浩波更加不可能知道,那么,这个手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张朝阳的心里有点毛毛的。 他走到厨房,泡了杯咖啡,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继续看着电脑画面中的股市变化,眼皮却不由自主地在打架。突然,一眨眼的工夫,电脑就黑屏了,他拍了拍屏幕,没用。又抬起机身拍了拍,画面终于有了变化。然而,这个变化却让张朝阳吓得魂飞魄散。黑色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女人披散着长长的黑发,她一点点地从屏幕中央向四周变大,就像是慢慢地从远处走来一样,头发遮住了女人的面容,却惟独那双红色的眼睛异常的突出,眼睛里面还在流着血,那些血往下滴着…… 身后突然传来水滴声。张朝阳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猛地站起来,他胆战心惊地朝着滴水的地方走去。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他推开厨房的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浮出一个画面:厨房的洗菜池里趴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湿湿地正要从池子里爬出来…… 推开门,张朝阳看到的只是没有关紧的水龙头。他长吁了一口气。都怪秦浩波最后说的那句诡异的话,搞得他都神经过敏了。 张朝阳决定先去洗个澡,放松一下。他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温暖的水包围着自己,这让他安心不少。或许是太累了,张朝阳竟然睡着了。他是被冰冷的水给冻醒的。他跳着从浴缸里起身,刚围上浴巾,突然听到浴室外面有响动。 “滴答滴答……”又是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滴水声……难道是浴室外面洗漱间的水龙头没关紧?就在张朝阳准备推门出去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浴室的玻璃门外面,飘着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因为玻璃是磨砂的,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那个滴答的声音,似乎就是从那个影子上面滴下去的。张朝阳的心脏越跳越快,几乎都要跳出胸腔了。可他还在安慰自己,幻觉,都是幻觉,白姗姗已经死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魂!像是为了证实他所想的一般,张朝阳猛地拉开玻璃门…… 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他面前,被泡得水肿的双脚垂在空中,水滴顺着双脚滴到地上,滴答滴答……张朝阳吓得魂飞魄散,他僵硬地抬头,一头乱发当中,隐藏着一双红色的眼睛,那眼睛滴着血,就像在屏幕上看到的一样,那眼睛动了一下,像是在对着他笑…… “啊啊!!!!”张朝阳的神经彻底崩溃了。他转身就逃,浴室的地板很滑,他突然滑了一下,整个个向前倒去,脑袋重重地砸在浴缸上…… 5 白姗姗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从张朝阳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她却没有往下逃走,而是跑到了楼上,打开一张虚掩着的门。房间里面坐着一个男人,男人回过头来说:“怎么样了?”女人没好气地说:“死了。” 秦浩波看着发脾气的女人,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姗姗,让你受委屈了,可是,如果不除掉他们俩,我们兄妹俩都没有好日子过。刘明维人面兽心,明明是他那混蛋父亲陷害我们父亲,却居然还想着找我报仇;张朝阳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年就是他们家害得刘明维的父亲破产,我们父亲也跟着失业。父亲最不应该的就是去找张朝阳的父亲去求情,结果却反而落得这样凄惨的后果。幸好当时早早地把你送了出去。让他们俩都忽略了你的存在。” 女人就是白姗姗,是秦浩波的妹妹,亲妹妹。 在父亲被抓之后,秦浩波就把白姗姗送到了一个很疼爱他们的远房亲戚家,并且改名换姓。让白姗姗远离那些恶毒的闲言碎语,摆脱了“杀人犯的女儿”的坏名声。而他自己则留下来,他不相信父亲会杀人,他从十二岁开始就在暗中调查事情的真相。直到某一天,在他去拜祭父亲时,看到刘明维的父亲站在父亲的基碑前忏悔。他本想告发刘明维的父亲,可是,他没有证据。那之后不久,刘明维的父亲就自杀了。突然失去复仇目标的秦浩波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直到考上大学后,看到刘明维,他竟然一眼认出了他,并且大叫着“杀人犯的独生子”。 在外省,没有人知道他是杀人犯的儿子,可是刘明维一眼认出来了。他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到了当年自己眼中同样的东西,那就是——仇恨。他在心里哈哈大笑起来。父债子还,那是天经地义的,不是? 只是,张朝阳的出现是一个意外,最初秦浩波并不确定,是张朝阳故意来到他们身边,还是只是一个巧合。张朝阳的阴险,秦浩波早在之前的调查当中就知道了,他暂时不想和张朝阳为敌,于是主动找上他,跟他一起进行复仇计划。 第一次那个仓促而愚蠢的关小黑箱计划,是他故意设计的,并且注定要失败的。那个计划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让刘明维抓到把柄,并且逼迫张朝阳离开学校;二是,要让张朝阳确信白姗姗是刘明维身边的人。为了报仇,他不惜把自己的妹妹也拉下水。两人装作不认识,分头潜伏在刘明维身边,伺机而动。 那天晚上,白姗姗并没有吃那个有毒的蛋糕。在刘明维让秦浩波去给白姗姗送蛋糕的那一刻起,秦浩波就起了疑心。他先把蛋糕给白姗姗养的小猫吃了。结果小猫倒在地上抽搐几下,没了气息。于是,他索性将计就计,分头给刘明维和张朝阳打了电话,惊慌失措地告诉他们,白姗姗死了。于是,就有了后面一连串的事件。刘明维该死,张朝阳也不能活着。如果不除掉张朝阳,他们以后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张朝阳会把他当做棋子利用到底。尤其是,当他知道白姗姗是他妹妹,而且没有死的时候,不知道他又要打什么主意了。 秦浩波知道白姗姗恨他,他也不期望白姗姗会原谅他这个哥哥。他有些不舍地摸了摸她的头:“乖,学校出国留学的名额已经下来了,到时候你就去英国,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也忘记我这个哥哥,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吧。”说完,秦浩波就走出了房间,白姗姗看着秦浩波并不强壮的背影,忽然心酸起来。这个并不强大的人,这十年来都在保护她,独自承受着各种痛苦。而她所能做的,大概已经没有了。也许,以后连再见面的机会也没有了。 他们彼此都不会想要再见面了,这样,就不会再想起这些不堪的过往。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白色死亡陷阱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