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鬼故事之捉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1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71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呼哧呼哧,我喘着粗气,用沾满泥巴的手抹了一把脸,爬了上来。周围真暗,而且非常的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服,在墓碑间的草丛……

“呼哧呼哧”,我喘着粗气,用沾满泥巴的手抹了一把脸,爬了上来。周围真暗,而且非常的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服,在墓碑间的草丛里踉跄地行走着,手脚有些僵硬,仿佛是因为太久没动,骨头都变质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子若呢?我亲爱的子若哪里去了?对了,家呢?我家在什么地方?我迷路了吗? 我想回家。 1.逝者回家 当许子若在家门口见到丈夫李勇的时候,惊得把手上拎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 “子若,你怎么了?”李勇纳闷地说着,弯腰把那些东西捡了起来,于是许子若看到了那双沾满泥巴多处破损的手,一下大气没敢出。 “子若?我回来了。”李勇像往常一样冲妻子笑了笑,却不知道他那身奇怪的衣服,以及沾满了泥巴碎草的那张脸,让许子若吓破了胆。 “你,阿勇?”许子若大着胆子颤声问道。 “子若,很多天没见了吗?”李勇憨厚地笑了笑,“所以你想我了?” “你,从哪里回来的?”许子若硬着头皮问。 李勇想了想,摇摇头:“我忘了。”而后朝妻子咧嘴笑了笑,“子若,我饿了,能进屋里去再说吗?” 说完,没等许子若做什么反应,他就亲昵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掏出了许子若兜里的钥匙,看妻子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他边开门边担心地问:“子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许子若木然地喃喃,脑子一片混乱,直到李勇进门后又探出头来,“怎么不进来?” “就,就来。”许子若勉强提起精神,走进了家门。 李勇轻车熟路地钻进了卫生间洗了把脸,而后进了主人房,打开衣橱,看着里面所剩无几的两三套西服,奇怪地问道:“哎,子若,我的衣服呢?都哪儿去了?” “有些衣服,你也不穿,所以,我给,处理掉了。”许子若呼吸急促,艰难地说,“还有一些,我收起来了。” “是吗?”李勇瞥了一眼床头那边的墙壁,发现应该挂在那里的婚纱照不见了,“子若,我们的合影哪儿去了?” “哦,是我今天刚拿下来,打算清理一下。你——” 许子若还要说什么,李勇嗅了嗅,喃喃自语着“怎么像发臭的味道”,就急急走进沐浴间去了。当许子若听到水“哗哗”响起来的时候,腿一软便跌落到了床上,好一会儿,她才翻出手机,拨通了第一个号码:“阿民,李勇他,回来了。” “李勇不是一个月前就死了吗?葬礼都举行过了。你太无聊想这么些个鬼故事吓人啊?要我今晚过去陪你吗?”另一头飘进了个轻佻的声音。 “不是,是真的,我没有吓人。他现在就在屋子里。”许子若压低声音说着,惶恐地看了一眼沐浴间。 “是有谁冒认的吧?”对方不信,冷嗤。 “没有没有,是真的,他——”许子若咽了口唾沫,“他回来的时候,身上都是泥跟草,还有,他穿着的衣服,就是那天下葬时穿的寿衣。” 那头显然愣了,而后半信半疑:“不会这么邪门吧?” “是真的。”许子若几乎想哭起来,“你说,会不会,是,鬼?” “别胡说,我先去看看,你也稳着点,看那小子会露出什么破绽。”那边咔嚓一声挂了电话。 2.墓园诡事 魏民放下手机,只觉得手脚冰凉。难不成,真撞邪了?魏民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而后站起来走出了总经理室。 魏民直奔大厦停车场,取了车,疾驶而出,很快来到了一个墓场。 魏民急急地下了车,跑进了墓园。远远地,他看到了墓园的管理人员跟几个人都围在一个墓前,指指点点。 发生什么事情了?魏民一下子想起了许子若在电话里说的话,该不会是真的?李勇复活了?死人复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么想着的魏民,在李勇的坟墓前站定了,看着倒在一边的墓碑,惊呆了。 坟不知道被谁挖开了,黑木棺材盖被打开了,而里面,除了一些沙石,什么也没有。 “这——”魏民脸都白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谁那么缺德,竟然挖开新下葬不久的坟?” “是跟死人有仇吗?” “,我也不清楚,今天清早我一来就这样了。” “才一个月吧?会不会是死人回魂了?传说不是什么冤死的人很容易复活过来找仇家吗?” “别瞎说。快通知家属才是真的。” 魏民听着旁人乱糟糟的议论,一颗心就如掉进水里的铁秤砣。 而让魏民惊疑不定的李勇,此刻正坐在饭桌前,拿起筷子,看看饭桌上的菜肴,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子若?” “是?”许子若失魂落魄地看着丈夫那张脸。 “怎么,这些菜,怎么都是不合我胃口的?怎么回事呢?”李勇看着自己不喜欢吃的辣子鸡,剁椒鱼头跟水煮牛肉,一下没了兴趣,“哎,医生说我得吃清淡的食物,子若你忘了吗?” “是吗?”许子若回过神,脸上掩饰不住的慌乱,“大概,是你太久没回家吃饭,我都忘了。” “怎么会──”李勇刚想说我不是天天回家陪你吃饭吗?抬头才发现不仅是房间的摆设,连客厅饭厅的摆设全都变了,他狐疑地看着妻子,“我是多久没回家了?” “大概,一个多月了吧。”许子若勉强说道。 “是吗?难怪,我觉得家里变化很多呢。”李勇歉意十足地看着妻子,握住她的手,“我离开你那么长时间啊,去哪里了?” 许子若吓了一跳,赶紧要甩开丈夫的手,却没想到李勇抓得很紧,根本挣不脱,她只好勉强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是,是——” 正好外面铃声响了起来,李勇放开妻子的手,走到门前刚要开门,许子若却扑了过来,从猫眼看了一眼,舒了一口气:“我来开。” 门外的是魏民。看到许子若那张惨白的脸时,他稍微松了口气,再一看她身后站着的男人,他又倒抽了口冷气,但却还能保持住镇定:“李总?” “啊哈,魏民啊,进来进来。”李勇热情地把魏民请进门,直接拉到饭桌前坐下,“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记得你是重庆人吧?看看,都是你那边的特色菜,来,吃。” 魏民迟疑着,不敢动筷。 “公司还好吧?”李勇抿了一口酒,问。 “还好,还好。”魏民悄悄擦去额头滑落的汗,试探着问,“李总,你这次是从哪儿飞回来的?” “这个──”李勇语塞,似是想得头疼,双手不由得就抱住了脑袋,“我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 “没事,没事。李总,想不起来就先由它去吧。”魏民安慰道。 当从魏民口中听说了李勇的坟墓的情形后,许子若害怕得几乎要昏过去,“那么,回来的,真是他?” 魏民没有回答,脑子里却转个不停,下葬的时候他亲眼看着李勇的尸体放进棺材的,而且,现在,那棺木里,没有死人。 所以,这个李勇就是,鬼了? 魏民打了个哆嗦。幸好,这个鬼似乎还没有想起来害死他的是谁。魏民思量了一番,问:“李勇今天回来的事情,有谁知道?” 许子若不解地看着他:“就我,跟你吧。我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以为他是直接从坟墓里爬上来的。” 魏民又打了个哆嗦,“那,那就好。” “你,想干什么?” “你怕鬼吗?” 许子若连连点头。 “那好,我们今晚来杀鬼。” “你,想杀人?” “不,他不是人,是鬼。”魏民强笑着,“子若,李勇已经死了,现在的李勇是鬼,已经不是你丈夫了。” 3.引蛇出洞 夜深了,许子若悄悄开门,把去而复返的魏民放进家来。 “他人呢?”魏民压低声音问。 “就在房间里,好像几天没睡过了一样,沉得很。”许子若看魏民从自带的工具箱里掏出了几张道符,接着又掏出把明晃晃的刀,眼皮跳得厉害,“你,真要这么干?” “你难道想跟一个鬼过一辈子吗?”魏民窝火地悄悄走到了主人房门外,推开门,看到没有开灯的阴暗的房间里,李勇打着鼾安静地躺在床上,李勇仿佛是被人敲破了脑袋,满脸都是黑色的血污,眼睛周围还有一圈黑色的尸斑,魏民看真切的时候浑身打了个寒战:这不是鬼是什么? 魏民将一张符轻轻贴到被子上,双手举起了一把刀。 床上的李勇猛地跳了起来,刚好躲过了魏民那狠命砍下的一刀。 “你──”魏民失声叫了起来。 “魏民,你想杀我?果然,上一次,害死我的就是你!对不对?”李勇冷冷质问道。 “你,到底是人,是鬼?”魏民哆嗦了起来。 “是人,也是鬼。魏民,我要告你,是你害死我的,我马上就去告你。”李勇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你,你是李勇,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魏民拦住李勇,发疯一般,胡乱挥舞着手里的刀。 “不对,我没死,你看,我不就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不可能的!那天我明明看着你出车祸的,那天你的车子刹车失灵,你被撞死了,我亲眼看到你的尸体被装殓进棺材的。” “没有,我没有死,我的车子也没有刹车失灵──”李勇狠命抓住了魏民的刀。 “不可能。那刹车明明是我弄断的,你在高速公路上根本无法控制车速!你已经死了。”魏民看着步步紧逼的李勇,又惊又骇,厉声吼了起来,“你根本就是个鬼。” 房间忽然一下子亮了。灯被许子若打开了,明晃晃地直刺魏民的眼。他看着灯光下的李勇脸上的血污,原来是用口红跟胭脂涂上去的,青肿的眼圈也是用化妆品涂上去的。 他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李勇用床上的枕巾随便抹了一下脸,走到了许子若身边,“这下,你相信魏民是害死我的人了吧?” 许子若腿一软,几乎就要倒下去,却被丈夫扶稳了,她定了定神,“那天,你的尸体──,不是你,那是谁?” 4.三面之缘 李勇还活着,是因为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那人叫周志雄。两人只有三面之缘。 第一次见面是李勇到外地出差,两人在一家酒吧偶遇。两人长得简直像孪生兄弟,两个男人吃惊过后,一起畅快地痛饮了一番。 第二次,李勇生意失败,鬼使神差地到了那家酒吧,怀着不可能的希望,却见到了周志雄。 周志雄知道了李勇的困境后,如亲兄弟般极力鼓励他,并慷慨地把积蓄借给他,让他东山再起。 第三次,生意有了起色,李勇再一次去见了周志雄,一起庆祝。李勇感激他,想跟他结拜,于是把他带到这个城市,打算介绍给妻子和下属认识。 而这却害死了他。 快要回到公司的时候,李勇临时接到电话,需要处理一笔紧急的生意。于是李勇让周志雄先把车开回公司,让他在公司等。 周志雄玩心一起,假扮成李勇,进了公司。 到傍晚时分李勇还无法回公司,于是让周志雄直接开车回他家。周志雄在电话里把那一天做了一天李总的事情告诉了李勇,当李勇大笑起来的时候,却从手机里听到了周志雄的尖叫。 周志雄说,刹车失灵了。 紧接着,是金属碰撞的声音,以及周志雄的最后一声惨叫。 李勇手脚冰冷地赶回去,看到每个人都把周志雄当成了自己,更发现了其中的蹊跷——魏民第一时间偷偷处理掉了发生车祸的车子。 李勇马上意识到其中有古怪,于是暗地里找到了从魏民手里买下那辆几乎撞成残骸的车子的人,请专业的汽修人员检查了一遍,万幸发现了刹车的问题,也找到了事情的真相:魏民,不仅垂涎李勇的妻子,还垂涎他的公司。 周志雄趾高气昂地假扮李总,对他颐指气使,更让他恨得咬牙,于是当天,他偷偷溜进停车场,对李勇的车做了手脚──这一切,都录在了一部没有彻底销毁的停车场的监视录影带里。 于是周志雄被当作李勇,被害死了,而李勇活了下来。 但李勇又活过来了,为的是给周志雄,他的好兄弟报仇。他回到家,在知道魏民想杀鬼后,把一切告诉了妻子,她半信半疑地配合李勇,才演了一出请君入瓮的戏码。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真实鬼故事之捉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