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之迷林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2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69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A 拉开窗帘,有明亮的光线射进来,照得眼睛一片刺痛。我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楼下有小贩在沿街叫卖,不时有嬉笑的孩童从街面跑过……

A 拉开窗帘,有明亮的光线射进来,照得眼睛一片刺痛。我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楼下有小贩在沿街叫卖,不时有嬉笑的孩童从街面跑过。整个城市掀开了新的一天,可是,我的心却仍然停在昨天。 若雨说,秦歌,事情真的发生了。宿舍里每个人都是人心慌慌的。我好怕。要是,要是你在身边多好啊! 这是若雨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她掉了线。打电话,无法接通,直到深夜。我的世界开始一片冰凉,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半年前,我接到了若雨的电话。电话是她千方百计从杂志社要来的。她说她很喜欢我的文字,里面有很多东西都那么轻易地触动了她。 我是一个杂志写手,俗气一点说,其实就是个靠文字吃饭的撰稿人。对于读者如此的肯定,着实让我很是意外。 若雨说她在浙江读大学,是学校文学社的社长。她的声音很粘,带着南方水雾般的湿润穿过电话钻进我的耳朵里,有种莫名的温暖。 渐渐的,我们熟络起来。在中国地图上,浙江和河南,不过是一个指头的距离。可是,我却总觉得隔了千山万水。 若雨说,在她们学校的后面有一片树林。传说,那是一个迷雾森林。每到夜里,便会有诡异的黑影从里面窜出来。也有人说,那里是一条通往未知世界的入口。 我笑着对她说,那不过是大学里的恐怖传言,我小说里经常用到的。如果有一天,我去找你的话,我带你走一走迷雾森林。 若雨在那边咯咯地笑,温软如花。 我狠命地吸了两口烟,然后重新坐到了电脑前。若雨的QQ依然是一片灰白,她的签名上写着:等你陪我一起走迷雾森林。 这句话让我莫名地心痛,如同担负着一个没有兑现的承诺。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淌,我烦躁地在屋子里徘徊。若雨的笑容一直浮现在我眼前,使我无法安定。 吸完最后一根烟,我决定去浙江找若雨。 车站里很嘈杂。四处是杂乱的叫喊声、说笑声。半个小时后,我挤上了开往浙江的火车。 路边的树木在窗外一闪而过。快到终点站的时候,我接到了若雨的短信。她说,如书,我去了木良镇。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要把真相找出来。 我慌忙拨了若雨的号码,电话里却传出无法接通的声音。 木良镇,若雨曾经和我说起过。那里便是迷雾森林的源头。相传在北宋末年,一对逃婚的男女跑到了这里。为了躲避家人的追踪,两人钻进了迷雾森林。结果,只有女人从里面跑了出来。没有人知道在迷雾森林里究?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⑸耸裁词隆V恢溃歉雠顺隼春螅恢笔卦诿晕砩值耐饷妫敝林绽稀9适麓浇裉欤ソビ辛撕芏喟姹尽K档淖疃嗟模悄歉瞿腥宋司扰顺隼矗炎约旱牧榛炅粼诹嗣晕砩帧?br /> 若雨的舍友林雪和三名侦探社的朋友为了揭开迷雾森林的秘密,一起去了木良镇。当天晚上,若雨接到了林雪的求救短信。然后,便和他们失去了联系。 若雨告诉我的时候,我正在构思一篇悬疑小说。我一直认为,现实和小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可是,若雨的语气很严肃。她说,林雪是她最好的朋友。如果不赶紧采取措施,也许她就再也无法见到他们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生活本身就是一部小说。也许,属于我的小说,一开始就是一出迷离的故事吧。 B 出站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我拦了几辆出租车,一听说是去木良镇,司机便惶然离去。半个小时后,终于有一辆车愿意去。只不过,他开出了双倍的价钱。 出租车开到一处偏僻空地处,忽然停了下来。司机说,前面不远就是木良镇。因为路面太窄,车子过不去。 我没有再与他争执,付了钱,下车。 天阴沉沉的,有种大雨压境的感觉。曾经,我在小说里描写过无数次身处异乡的感觉。可是,真正身临其境的时候,那种感觉却是无法言诉的。 我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司机说,前面是一个山坡,下去,便是小路,一直走便可以到达木良镇。 四周很安静,不时有不知名的东西从旁边的草丛里刷刷窜过。我捞了捞身上的包,环视了一下周围,继续往前走去。 天空亮过几道闪电,跟着便是几个炸雷。我不禁加快了脚步。 接到若雨的短信,我的心里松了口气,有些东西也渐渐清晰起来。那就是我对若雨的爱。虽然,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承认。在此之前,若雨曾经无意中提过几次,都被我委婉地引开了。可是,我心里明白。不是不敢爱,是怕伤害。 眼前的路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完似的。蔓延在周围的荒草,黑色的怪石,随风乱舞的树影,像一群妖怪似的张牙舞爪着。 我的心里忽然涌上来一股莫名的恐惧。仿佛有人在耳边轻声地喘气,一下,接一下。我用力地吸了口气。突然,脚下一滑,从山坡上栽了下去。 周边是浓密的树林,我胡乱地舞着双手,试图抓住点什么。然后,身体重重地撞到了什么东西上。恍惚中,我看见面前几个人影正在推搡。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眼前有轻微的光亮在晃动。我怔了怔眼皮,想坐起来,一股疼痛从腿上蔓延而上,不禁叫出了声。 “他醒了,他醒了。”坐在床边的一个男孩听见我的叫声,高兴地跳了起来。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眼前是一个破旧的石屋。旁边用几块木头支了一张桌子,桌子上点了根白色的蜡烛。 “陈浩,他醒了吗?”门外又走进来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个女孩子,白色的棉布裙子上粘满了泥巴,头发也有些凌乱。 “我……这……这是哪儿啊!”我支了支身体,勉强坐了起来。 “其实,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坐在床边的陈浩挠了挠头,轻声说道。 “是啊,我们在附近迷路了。在找回去的路时发现你的。你,是外地人吧!”和女孩站在一起的男孩问道。 “我叫,周万成。是来探望朋友的。谁知道坐了辆黑车,把我扔到了半路上。”我顿了一下,说了谎。 “我叫苏子民,她叫林雪。我们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 林雪?我一惊,抬起了头。难道,眼前的女孩就是若雨的舍友林雪? “这里的地形如同一个山谷,手机信号一点都没有。也没有见有人经过。我们算是与世隔绝了。周大哥,你朋友知道你来找他吗?”陈浩满脸希望地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本想给他一个惊喜的。对了,林雪,你们怎么会到这里呀!” “我们是……” “哦,我们,我们三个是出来旅游的。谁知道,走错了路,越走越远。”苏子民微微向林雪使了个眼色,干笑了两声。 我的心沉了下去。很明显地苏子民也在说谎。难道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记得若雨说林雪是和三名朋友一起来的,可苏子民却说只有三个人,就是说,还少一个人。那个人去了哪里呢? “呀,外面又下雨了。要不,我们到对面的祠堂里躲一躲吧!”陈浩望了望门外,提议道。 “好,那里比较宽敞。”苏子民点了点头。 C 走出石屋,我才发现,原来这里竟然是一个破旧的村落。四周隐隐约约有不少残缺的房屋。陈浩和苏子民扶着我,林雪拿着行李。 走了大约十分钟,在一个寺庙模样的房子前停了下来。房子的牌匾上写了两个楷体大字“祠堂”。旁边竖了一块石碑,上面似乎刻了一些难懂的文字。唯一可以辨认清楚的便是木良镇三个字。 “这里是木良镇?”我看了看苏子民问道。 “你,知道木良镇?”苏子民愕然地看着我。旁边的陈浩和林雪,同样有些异样地望着我。 “那石碑上不是写着的吗?”我努了努嘴。 “哦,可能是吧!这里一片衰落,估计是被政府遗弃的地方。我们进去吧!”苏子民呵呵一笑,推开了门。 祠堂里面并不像外面一样破损颓败。一张供桌,上面是一尊石像。门关上后,外面的雨声也听不见了。 陈浩从供桌下面找了几块木板和干柴,生起了一团火。 “周大哥是做什么工作的呀!”陈浩坐到了我旁边。 “我,是一名司机。呵呵。”我笑了笑说。我又一次撒了谎,不知道为什么,和他们之间,仿佛隔了一层纱一样。我始终无法看清对方,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 “司机好啊,只是有些枯燥。”苏子民接口说道。 “砰!”门响了一下,似乎是有人在敲门。正在收拾东西的林雪急忙躲到了陈浩的背后,旁边的苏子民也是满眼恐惧地盯着门边。 “不会有人啊,这里荒郊野地的。”陈浩声音明显有些颤抖,似乎在惧怕什么。 “应该是风吧!难不成是鬼?”我开了个玩笑,想缓和一下沉闷的气氛。可是,身边的三个人却同时用冰冷的目光盯着我,仿佛打量一个怪物。 “周,大哥,你就,别吓我们了。”林雪嘴唇颤了颤,脸上露出个勉强的笑容。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拨了拨眼前的干柴。直觉告诉我,在我来这里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雪一行四人,现在却只剩下三个人。会不会是他们三人杀死了另外一个人?这多像推理小说里的情景啊。四个人被困,无法与外界联系。于是,各种恐慌、惧怕、猜测、怀疑一起袭来。我不敢再想下去,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我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忽然,对面林雪身上有音乐响起。所有人都愣住了。林雪惊愕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诺基亚手机。她低头看了一眼,瞬间面如死灰,她嘴唇哆嗦着说:“是,何军?” 苏子民阴沉着脸,许久,他猛地把手机夺了过来。音乐突然停了,仿佛从没有响过似的。 “何军,是你们的朋友?”我假装猜测道。 “不,不是,我们不认识他。”陈浩慌忙摆了摆手。 “好了,别说了。周大哥,我们也不想瞒你了。”苏子民打断了陈浩的话,坐到了我旁边。 苏子民告诉了我他们的整个遭遇。所有的一切和若雨跟我讲的一样。他们一行四人准备好一切,便走进了迷雾森林。 迷雾森林,并没有像外界传说的那么玄乎。和其它森林一样,遮天蔽日的树林,阴冷的林风。为了安全起见,苏子民走在最前面,其次是林雪,陈浩和何军。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后,陈浩觉得后面的何军有些不对劲。他几次回头,都看见何军低着头,步履看着也有些奇怪。于是,他拉了拉前面的林雪。 “何军,你是不是累了?”走在前面的苏子民回头问道。 何军听见说话声,一下子顿住了脚步。然后,缓缓地抬起了头。 D “何军,他怎么了?”我心里一紧追问道。苏子民眼神颤栗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仍然心有余悸。 何军的脸上竟然长满了黑色的斑点,密密麻麻地遍布了整个脸庞。令人疑惑的是,何军竟然还在笑。 “鬼,鬼。”陈浩惊声喊了起来。然后,随手拿起路边一根木头向何军打去。 何军用手抵挡了几下,转身跑进了左边的密林里,很快便失去了影踪。 陈浩也清醒了过来。他瘫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何军,他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林雪看了看苏子民问。 “我记得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在一些原始森林里,有一种说法叫鬼拍脸。何军走在最后,说不定遇到了什么事情。”苏子民沉思道。 “不管了,你看何军那个样子。八成是中了什么邪,我们,我们快离开这里吧!”陈浩从地上站起来说。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后来,我们走到了这里。其实,我知道,大伙的心里都惦记着何军。”苏子民说着,把头埋到了两个膝盖中间。 “也许,何军,他是中了瘴气。迷雾森林,之所以诡异一定有它的古怪之处。人在特定的环境下,会犯一些错误。你们不必自责。等我们出去后,一定找警察帮忙找何军。”我拍了拍苏子民的肩膀说。 “可是,为什么何军会给我打电话。他,他一定还是在怪我。”林雪说着,哭了起来。 我一下愣住了。如果何军真的失踪了,他为什么还会给林雪打电话?我曾经偷偷试着和外面联系,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号。为什么,林雪的电话却响了起来?难道,是有人在中间捣鬼?一连串的疑问窜进了我的脑子里,我的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慌。 我不知道,若雨此刻情况怎样了?如果,她也去了迷雾森林,会不会遇见何军?她一定会害怕至极的。我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被冻醒了。我睁眼迷糊地看了看,中间的火已经灭了,冒着淡淡的白烟。陈浩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仰脸熟睡,鼻子里发着轻微的鼾声。对面,苏子民和林雪也睡得正熟。 我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眼睛却愣住了,苏子民的右手耷拉在地上,手腕处竟然一片嫣红。 “苏子民。”我一下坐了起来。 喊声惊动了陈浩,他揉了揉眼问,“怎么了?”林雪也醒了过来,苏子民依然靠在那里,寂然不动。 看见地上的血迹,林雪惊恐地叫了起来,她一把推开了苏子民。苏子民身体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怎么,怎么会这样?”陈浩快步走到苏子民身边,扶起了他。 苏子民脸色惨然,嘴唇刷白,俨然已经死去。 “苏子民,你给我起来。”陈浩使劲晃着他,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陈浩,他已经死了。他是割腕自杀的。”我望着苏子民手腕上的伤口,怅然说道。 “自杀?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自杀啊!我们说好的,完成这次探险,我们会实现所有的愿望。子民。”陈浩痛苦地嚎叫着。 林雪呆在一边,眼睛中充满了恐惧。她喃喃地说:“是他,一定是他。陈浩,我知道是谁杀了子民。” “你说什么?”陈浩停住了哭泣。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设计的。他的目的不是寻找儿子,而是让我们给他的儿子陪葬啊!我明白了。”林雪歇斯底里地喊着。 我慌忙拉住了双手乱舞的林雪,“林雪,你冷静点。”慌乱中,林雪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安夫人,是安夫人这个王八蛋。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陈浩似乎也明白了过来,咬牙切齿地骂道。 我拣起地上的手机,刚准备递给林雪。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却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打开短信,我的全身几乎僵直,瞬间怵在了那里。 E 安夫人,是苏子民在网上认识的。有一次聊天,两人无意聊到了迷雾森林。安夫人告诉苏子民,她的儿子一周前,进了迷雾森林,一直没出来。如果,苏子民能帮她把儿子找出来,安夫人可以给他一大笔报酬。 于是,苏子民便和侦探社的几名成员商量。最后大家觉得,其实,迷雾森林并没什么可怕。只要准备充足,应该没什么问题。再加上如果找到了安夫人的儿子,还能得到一大笔报酬。这对于几名学生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诱惑。 苏子民答应安夫人的当天下午,安夫人便把订金打了过来。那个数字,足以让苏子民几个人准备任何需要的装备。 “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安夫人设下的圈套。她根本就是一个变态的女人。何军和苏子民都是她害死的。”陈浩阴沉着脸说道。 “这样的话,苏子民应该不是自杀的。可是,如果不是自杀,我们怎么一点响声都没听见呢?”我眉头皱了皱,目光落到了中间的火堆里。 火堆里除了一些灰炭外,还有一些没有烧完的枯草。我拿起旁边的小树枝往外刨了刨。 “那是什么?”林雪问道。 我拿起一截枯草,放到鼻子边嗅了嗅,“这是曼陀罗的叶子。我想,我们是吸了曼陀罗叶子烧成灰后挥发的气味,所以才没听见任何声响。” “曼陀罗?这里,怎么会有曼陀罗?”林雪愣住了。 我没有再说话,点火取柴的是陈浩。这些曼陀罗干叶很有可能是他放进去的。他有作案条件,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放进去的。 “你们,你们在怀疑我?”陈浩的表情变得有些冷漠。 “每个人都有嫌疑。至于这些曼陀罗干叶是谁放的,并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我们都会死。”说完,我起身站了起来。 外面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雅然的味道。林雪走在我的左边,她似乎也猜出了曼陀罗枯叶可能是陈浩放的。或许,相对于陈浩来说,现在的林雪更信任我。 人性原来如此悲哀。再好的朋友,如果出现了怀疑和猜忌,转眼便变的如此陌生。我回头看了看陈浩,他耷拉着头,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夜风轻轻的,吹在耳边沙沙作响。忽然,我顿住了脚步,旁边的林雪和身后的陈浩也停了下来。一股冷气从背后升腾起来。停住脚步的那一瞬间,我清晰地听见,陈浩的身后还有一个脚步声。 “怎么了?”林雪看着我问。 我没有说话,轻轻摆了摆手,然后慢慢地向陈浩身后望去。后面是一堵坍塌的石墙,地上有几块碎石头,碎石头的缝隙里,赫然有一双脚。 林雪和陈浩似乎也发现了隐藏在石墙后面的人。陈浩顺手拿起了路边一根棍子,弯着腰走了过去。 嗒,那个人动了动脚,踢到了路边的小石头。陈浩用力攥了攥手里的棍子,警惕地喊道:“谁,是谁?” 石墙后的人动了动,然后,走了出来。 陈浩手里的棍子落到了地上,林雪也睁大了眼睛,她望着那个人,颤声喊道:“何军,何军,怎么,……是你?” 何军?是走失在迷雾森林里的那个何军?我愣住了。 何军慢慢走了过来,他的脸上黑糊糊的,嘴里乌拉乌拉地说着什么。看得出来,他很激动。 他走到陈浩面前,忽然抬起了左手。 “小心。”我话没说完,何军的手已经重重地落到了陈浩的脸上。 F 陈浩摔到了地上,他拿起地上的棍子刚准备向何军打去,却被旁边的林雪拉住了。 何军仍然乌拉乌拉地喊着,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我走过去拉住了何军,他的衣服破烂不堪,头发也是一片嘈杂。应该是在迷雾森林里走了很长时间。 陈浩一脸怒容地看着何军,眼睛里散发着仇恨的目光。 “何军的脸上是被毒气伤的。不过,这种毒气绝对不是森林里的瘴气。应该是人为的。是你,陈浩,对吗?”我转头盯着陈浩。 “你,你说什么?”陈浩脸皮颤了颤,语气有些惶然。 “何军脸上的毒气是你放的,对吗?苏子民说过,当时你走在何军的前面。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你和何军知道。如果不是你,何军一见面也不会打你。何军虽然声带被毒气损害了,但是,他的思维还在。”我冷冷地说道。 林雪听完我的陈述,慌忙从陈浩旁边走了过来。 “不错,是我,是我做的。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了。”陈浩抿了抿嘴唇,直起了身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苏子民,是不是也是你杀的?”林雪呆住了,喃喃问道。 “不是,我怎么会杀子民。我们说好完成这次探险,一起去日本的。去日本参看推理社,是我们共同的梦想。可是,可是……”陈浩说着痛苦地蹲到了地上。 “陈浩,那些曼陀罗枯叶也是你放的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何军,是你的朋友啊!”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是,是安夫人。她骗了我,骗了我。”陈浩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忽然,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既然,事情已经至此。我也不活了。”然后,他把匕首狠狠地扎进了胸口。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后,林雪大声叫了起来。她慌忙跑过去扶住了陈浩。 陈浩抬了抬眼皮,声音微弱的说:“我没……杀……子民。我真的……没杀。我错了,错了。”然后,他头一歪,身体不再动弹。 林雪哭了起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何军似乎也有一些怅然,他慢慢走到了陈浩身边,轻轻地抚了抚他的脸。 “如果,陈浩,陈浩没有杀苏子民,那,会是谁?”林雪忽然抬起了头。 何军一愣,身体微微颤了颤,倒在了地上。我笑了笑,把插在何军后心上的尖刀拔了出来。 “周,周大哥,你?”林雪愕然地看着我,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我不是周万成,我的名字叫秦歌。”我微笑着,满脸柔情地望着林雪。 “你是,你是秦歌?不,不是的。”林雪摇了摇头,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若雨,我说过,我要和你一起走迷雾森林。你现在看到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若雨。”我喃喃地说着。 “我说过,秦歌,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你是个疯子,你杀了这么多人。苏子民,也是你杀的,对吗?”林雪凄惨地喊了起来,声音让我心疼。 “不错,是我杀的。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让你们来这里探险的安夫人,也是我。你不是说一直喜欢我悬疑小说里的故事设计吗?你看,我给你设计了一个真实的布局。”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急剧地颤抖着,顷刻间,就要沉沦。 G 一个月前,若雨给我电话,她说,我们分手吧! 这是我第一次恋爱。伤感难过,像密密麻麻的虫子一样爬满我的心里。我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若雨的。现在回头看看,似乎一开始是若雨找上我的。所有的一切,像是一张网把我彻底地包了起来。 于是,我决定设计一个故事。一个现实中的故事。 我通过若雨学校的学校网站查到了有关学校侦探社的资料。然后,加上了苏子民和陈浩的QQ。我化名安夫人,并且答应给苏子民一大笔报酬。条件是,让他带上侦探社几名成员一起去迷雾森林探险。 若雨一直以来都对迷雾森林向往不已。她曾经对我说过,宿舍的林雪便是学校侦探社的。所以,侦探社去迷雾森林探险的消息一定会传到她的耳朵里。 我曾经侧面问过苏子民,林雪的宿舍根本没有叫若雨的。这样想来,若雨只是个假名。就像我写小说的笔名一样。 为了让计划不出意外,我提前两天来到了若雨的学校。其实,迷雾森林,不过是个普通的瘴气森林。为了造成侦探社在迷雾森林里的恐慌,我在网上联系到陈浩,并且把毒气通过包裹寄给了他。当然,我答应了他提出的要求,虽然那是我两个月的稿费。 一切安排妥当后,我给若雨打了个电话。可是,无论怎样,都联系不上她。我忽然明白,若雨,很有可能也去了迷雾森林。 在木良镇发现侦探社的时候,我假装从山坡上滑下来,栽到了他们面前。神不知,鬼不觉地融进了他们中间。 在祠堂里,我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把曼陀罗枯草放进了火中。然后,杀死了苏子民。接着,假装和其他人一样继续睡觉。 从地上捡起林雪手机的时候,我看见了上面我发给若雨的短信。原来,林雪就是若雨。那一刻,我瞬间就呆住了。 思绪了很久,我决定把整个故事继续下去。当然,结局已经不能按照开始的结局了。一直到最后,我才发现,面对若雨,我的心仍然是无法冷静的。如果这是在小说里,一定不会这样的。 说完这一切,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拉着林雪的手,深情地说:“若雨,你看,我为了你,写了一部多么伟大的小说。可是,你,你却要离开我。” 林雪挣开我的手,她眼神冰冷的望着我,“你,怎么会这样做?我那么喜欢你的文字,你的故事。可是,当我真正和你接触的时候,我发现,有很多时候你是让人恐惧的。所以,我才和你分手的。可是,你,却……” “这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怎么会?”我歇斯底里地喊叫着,眼角滑出了一滴冰凉的液体。 远处有警笛声凄厉地传过来。几束灯光突然照了过来。我愣住了,忽然,我想起在祠堂里,何军给林雪打的那个电话。 “我们这次来,拿了一个卫星GPRS定位电话,是为了求救用的。这个电话是何军拿着的,因为何军被陈浩毒伤,和我们失散了。所以,我们才会被困在了这里。刚才,你杀害何军的时候,他把电话偷偷塞给了我。你说的一切,不但我听见了,警察也听见了。”林雪扬起手里的定位电话冷冷地看着我。 灯光越来越近,警察很快就来到了我们身边。原来,现实并非小说,无论我再怎样精密的设计,最终会有无法想到的环节。 我无力地瘫到了地上……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惊悚故事之迷林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