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占你的空间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3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02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这个故事,是一个已经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人的自述。 当然,别问我是谁,又是怎么聆听他的自述的,因为这世上的很多东西都无法解释。 故事的主角叫……

这个故事,是一个已经不存在于这世界上的人的自述。 当然,别问我是谁,又是怎么聆听他的自述的,因为这世上的很多东西都无法解释。 故事的主角叫大风,他是我大学的师兄,地点是一家咖啡厅,故事嘛,就是接下来要讲的。 西式复古的小店里人不多,空气中弥漫着香甜醇厚的浓郁气息,耳边低吟浅唱着法国小调,这让人不禁想到那个异国他乡的美丽地方。 我是在大学里认识大风的,他是一名老师,平日里给人的印象是那种文质彬彬又有内涵的人。我听过他的课,因为和他对很多事物的看法相似,所以很自然的成了忘年交。 我点了一杯西瓜汁,虽然这是咖啡厅,但却不能勾起我对那黄色怪异液体的兴趣。 大风就坐在我对面,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喝着手中的卡布奇诺。 我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而他碰到我或许只是一个意外。 “我们这样坐了有两个钟头了,既然有事,那你总要说说了吧。”我看着他,同时也提醒他,在别人的眼里,我正在和一堆空气说话。或许别人会当我是个神经病。 他的身躯有些颤抖,脸上的苍白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王子豪”,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泛着血丝的眼球转了一圈又定格在卡布奇诺上:“你能想像我遇到了什么事吗?” “能”我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死了。” 大风的身体停顿颤抖,放下手中的咖啡,用力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 “你已经死了,不会怕冷的。” 咖啡馆里的德国小调唱到了副歌的部分,节奏开始变得激昂。我看着大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谁知道一个死人的想法,或许他在想要怎么吃掉我,怎么拿走我的钱,怎么抢走我的女朋友。 “我们是老朋友了,王子豪,你能想象得到我经历了怎样的事情吗?” 我点了支烟,然后不置可否的摇摇头。 “我被别人替换了,他占了我的生活、家人、工作,甚至占了我的,空间。” 大风说这话的时候,身体明显的晃动了一下,他说如果我不能帮他,那就当是在听故事好了。 我没有说话,这世界每一分一秒都在发生着不幸,而我又能帮几个呢,或许,聆听才是最好的方式吧。 “大约是一年前,我开始发现自己的生活开始出现问题的。当时,我工作家庭都不顺,每天都在抱怨,盼望着能够一夜暴富,可以有一个漂亮性感的老婆,所有的一切都能按照我的意思进行下去,所有人的都以我为主。” “我幻想着老天爷能够在某个不知名的时空给我找来一个替身,帮我挣钱、打拼、帮我做一切辛苦的事,而我,就坐享其成,享受。” “或许你觉得我在异想天开,”大风说这话的时候自嘲的笑了笑,:“你觉得我很无耻吗?” 这种事是每个人都想的,人都是自私的,不劳而获是人的天性。我也一样,但我没有大风的勇气,他能说出来,我不敢。 其实,我也想,就像现在,我也希望有人能替我打拼,替我受苦,而自己坐享其成。 我给大风点了根烟递给他,我知道那根烟会在虚空中一明一暗,但我不怕, 就算是被咖啡店里的其他人说是神经病也无所谓了,因为他们不会相信我能与鬼魂对话。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看不到或是不相信的就以为不存在。 “有一天,”大风停顿了一下,用力抽了口烟,然后说道:“我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学校里,有个和我长的一摸一样的人,他坐在我的办公椅上,用着我的电脑,做着本应我做的工作,他的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是那么的相似,那么的一致。开始我感到不可思议,但后来却慢慢发现他一直在很努力的工作,而且他的劳动所得都归我所有。” “我想,难道这是上天听到了我的请求,真的给我找来了一个替身,帮我干活,帮我做一切我所不愿意做的事,而所有的好处都归了我吗?” “本来,我很担心这个我会进入到我的家里,但我发现他仅仅是在不停的工作,下班后去打零工,整天不休息,就像是一个上足了发条的闹钟一样。” 大风嘴里冒着烟圈,低头出神的看着手中那杯卡布奇诺。在我的眼中,他是如此的正常,除了苍白的肤色外他跟真人没有区别。 但,谁能想到呢,昔日的老友此时已沦为孤魂。 咖啡店里的人更少了,几个年轻的服务员正低声聊天,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象。也对,谁会想到在这么明媚的世界里会有个鬼魂在他们身边呢? “我慢慢的对他放心了,开始享受他所带给我的成就。那时我的钱每一天都在增加,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所有人见了我都很尊敬,都说我是成功人士。我身边的女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性感,渐渐的,我过上了以前想要的那种富贵生活。”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我以为自己的真的受到了上天的眷顾,成了上帝的宠儿。” “但,” 大风的眼睛突然看向我,透露出一丝哀怨与愤怒。 “直到半年以后,他突然和我说话了。” 我不知道此时的大风眼中的哀怨是什么意思,那种感觉就像是忏悔,像失望,像无奈。我也无法想象大风此时的处境,他已经是一个鬼魂了,他能做什么呢?杀了那个他吗?或许,无奈的漂泊在尘世间,又或是接受六道的轮回,投胎转世再为人。 我知道以自己的脑力,是无法真正想到人死之后的去向,更无法解释的是为什么我能看到鬼魂,直到如今,唯一的解释就是我拥有一双沟通幽冥与人间的双瞳。 “他说什么了?”我问大风。 他笑了笑,看着我的眼睛也不觉的有点飘忽了:“呵,他说,他想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我给你你想要的一切,金钱、权利、美女。” “那我呢?我需要拿什么来交换?是我的家庭、生活、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突然怔住了,大风的话到这里也停了下来。 “王子豪,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家里只有一个跟母夜叉一样的老婆,还有一个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的儿子。”大风说:“他们对我都不重要。为了钱、权,我可以放弃他们。” 我笑了,不是笑大风,笑的的所有跟他一样的人,包括我自己。 “之后呢?” “之后?”大风又是一阵的笑,我已经看不出他脸上所表露出来的表情了。“之后,我慢慢发现他接手了我的家庭后,居然变得如鱼得水,那个母夜叉一样的女人对他百依百顺,儿子对他也是服服帖帖,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呢?” “那怎么不是你?他就是大风啊。”我也笑了一下,这并不是没心没肺,只是我知道这个他所讲的故事里,恐怕是一个无法解释的未知世界,而我,即使有一双沟通幽冥与人间的眼睛也无用。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已经能够在我的世界里惟妙惟肖的扮演我了,不,那简直就是另一个我,只是他比我成功,比我优秀。” “你还没说那个交易呢。”我提醒他:“作为给你金钱、权利、美女,那么他要的是什么?” “他要的,是我的空间!” 我不太懂,空间这玩意的含义太过广泛了,这个世界那么大,谁知道是什么? “具体点。” “呵呵”他又笑了:“是我的命。” 空气中突然涌动着一股杀气与阴森,让人莫名的战栗。我意识到这可能并不是一件什么鬼怪灵异的事,或许,是一件蓄意谋杀案。 “占有你的空间,就是要杀死你吗?”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大风,我们是老朋友了,有些事是无法隐瞒的。” 大风眼神暗淡了下去,虽然一个鬼魂早已没了温度,但我仿佛在他眼里看到了泪花,或许是悔恨把,不过这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 “你能想象的到如果这个地球消失了,那还剩什么吗?” “还剩宇宙。”我想也没想的就回答了。 “那宇宙消失了呢?” 我语塞了,不是说不出,而是不敢想象。没了宇宙,那就是宏观的消失,这个问题无法解释。 “我相信这个世界只是宇宙中的微小颗粒,我相信这个世界是多层的,我也相信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操控着它。”大风说:“不然,为什么太阳、月亮、地球会几亿年都在一条轨迹上运行?” 大风的话让我无所适从,我忽然觉得是不是做了鬼魂之后可以了解到更多的、脱离了这个空间层次的东西。 “你说的这些,和你的死,到底有什么关系?” 大风点着了根烟,也不管咖啡厅里服务员眼中渐渐开始出现的异样。 “他替换了我。” “我还是我,他还是他,只不过我已经死了,而他却成了我。我不甘心,只能找到他。” 他坐在我对面,很颓废。这就是我以前认识的大风,一如既往的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回到了我家里,看着我老婆儿子正跟他吃饭,其乐融融,就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而我只是个路人甲。” “我跟我老婆打招呼,她不理我,我拍了拍我儿子,他也不理我,好像我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他们看不到我,听不到我声音,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大风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摇头,我看的出他现在肯定很后悔,人的一生除了家庭,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呢? “于是我很愤怒,抓起了另一个我,一拳将他打到在地。他只是笑,开始是微笑,继而就是放肆的大笑,嘲笑。” “我问他,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说:“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如了你的心愿,帮你完成了你所不能完成的事情。” “放屁!你夺了我的家庭,骗了我的朋友!” 另一个我又笑了笑,然后很悠闲的从桌子上端起碗汤喝了一口:“大风,你看看吧,这就是你以前不愿意喝的汤,真是人间美味啊。你说我夺了你的家人,骗了你的朋友,呵呵,这是从何说起?我们这不是一个交易吗?” “我给了你你想要的,将你不愿意要的接手过来,这是在帮你。” 另一个我拍了拍我儿子的头,然后在我老婆的脸上亲了一下,很轻蔑的看着我。 “你他妈的混蛋,你骗我,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你还我家人!” “不不不,大风,这怎么叫骗你呢?你是自愿的,难道你还想回到那个任人欺负的大风吗?好好看看现在的你吧,多么的成功啊,身边美女如云,有钱又有地位,这都是你现在的成就。好好想想,你现在的一切不都是你想要的吗?现在你得到了,而我只是帮你把你不想要的东西接过来,免了你的后顾之忧。你应该感谢我。” “王子豪。”大风抬起头看着我,脸上早已满是泪痕。 不是说鬼魂没有眼泪的吗? “怎么?”我问他。 “如果是你,这样的交易你会跟他做吗?” “我……”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我不知道。” 但是这谁又说的准,我嘴上说不知道,心里却不是这样,梦,是个人都会做,我不例外。 “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另一个我就像是魔鬼一样,张牙舞爪的要吞掉我。我开始怀疑到底我是真的还是他才是真的”大风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温度降低了很多:“或许大风从来就不曾出现,这都是一场梦?” “于是我开始设法改变,每天我都按时去上班,下班,回家,逛街,看朋友,每天都做以前我不想做的事,希望老板骂我不中用,老婆骂我没出息,朋友骂我没胆子,儿子骂我没权利。但,这些都没再发生,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我了,我成了一个孤魂野鬼,一个透明的傀儡。” 大风再次点烟,我也点了一根。 这个故事太过离奇,谁知道是不是乱说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大风确实已经死了,我的眼睛可以感受到他灵魂带来的阴暗与寒冷,这是活人身上所不具备的。 “我又去找他,他正和我的一个朋友喝酒,看着他那副得意的样子,我真想冲上去揍他。不过,”大风接着说道:“不过我不能,我要求他,我要解除这个交易。” “不行。” “他听了我的话,依旧是笑呵呵的,然后果断的拒绝了。” “在这个世界,有些事情是无法更改的,就像你,如果一开始你不抱怨生活,那我也不会出现,可以说,我就是因你而产生的。” “什么意思?” “当初如果不是你抱怨生活,抱怨工作,抱怨家人,不是你胆小怕事,异想天开,我是不会出现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原因。是你的思想造就了我这样的一个替身,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不可能,不可能,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呵呵,我是谁也不是谁,我就是一个替身而已,只要你想,我就会出现。” “王子豪,你知道吗?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样?” 他又给我出了一个难题,这种事我怎么回答呢? 我不知道,或许是杀了他,跑掉,报警,自杀? 我不敢想像,因为这样的事情换做谁都无法相信,但是并不是不相信就不存在。 “你继续往下说。” 此时的大风情绪很激动,嘴里的烟圈随着他的情绪而变得飘忽不定,很鬼魅的聚集成了一阵阵黑云,我扭头看了看吧台前的服务员,他们好似发现了这里的异常。 也难怪,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喝西瓜汁,又自言自语,确实很像神经病。 “你说。”我催促大风快讲,好尽早离开。 “你现在过的不好吗?权利,美女,金钱你应有尽有,为什么还要在乎现在的这些呢?离开这个城市,找个你爱的人结婚,然后拿着大笔的钱过完下半生,你会幸福的。” “我不!求求你,我不要这个交易了,钱,权,我都还给你,我只要我原来的生活。” “我给你跪下!” 大风确实是跪下了,我相信他此时说的话。 “不不不、大风,别幼稚了,有些事是不能回头的,就像现在,你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上帝给每一个人的机会都是公平的,只是你没有把握,而且贪婪。看看现在的你,你的朋友能看到你吗?你家人能跟你说话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不存在了,消失了,没有了。” “为什么,为什么?……” “在这个宇宙里,你难道真的单纯的以为只有一种生命吗?” “不!” “你以为这个世界的运转真的是大自然的原因吗?” “不!” “你以为,真的能不劳而获吗?” “不!” “对了,是这样的。所以呢,你得到了你想要的,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这很公平。” “公平?哼,你就是一个魔鬼,我要跟你取消这个可笑的交易。” “取消?哈哈哈,你以为说取消就能取消吗?当你第一次做决定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应有的后果。” “什么,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我,替换了,你。” “我存在于这个世界,成为了你,成为了大风。而你,会去到我的世界,成为我。” “他的世界?哈哈,他的世界!”大风的情绪有些不稳定,然后他又哭又笑的对我说:“王子豪,你知道他的世界是哪里吗?” 我摇了摇头,然后就看到他用手指着自己说:“就是这样,冥界!”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虽然我相信有鬼,但却无法相信这个世界还存在这样可以替换人的事。 恐惧一下就包裹了我的全身,我不知道大风会不会把我替换成他,而他会不会变成我。 “大风”,我哆嗦了一下:“然后呢?” “然后?”大风眼中的懊恼消失了,出现的只有恨:“然后我就变成了另一个空间里的东西,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不能轮回,不能转世,只能在人间飘荡。我怕道士,怕阳光,怕人多,怕所有一切的东西,更怕他!” “王子豪,我问你,如果是你,你会不会跟他交易?说实话” “我,我会!” 大风已经死了,他现在是孤魂野鬼了,我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大风,对不起。”我说:“但是你已经死了,死了就该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哼哼,”大风很轻蔑的笑了笑说:“我很可笑吧,居然自己被自己杀死了,就这么,被杀死了!” 我注意到咖啡厅的服务员已经走向我这里,我知道,他肯定是把我当神经病了。 大风的处境让我想到了自己,不知道百年之后我会不会跟他一样成为鬼魂呢? 人的一生充满了太多的挫折,如果你坚持不下去,那么就会被磨世巨轮所摧毁,烟消云散。忙忙碌碌一生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家人与生活吗?如果生活向你展现出了魔鬼的面孔,不要悲伤不要恐惧,相信暴风雨之后的天空会更美好,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每个人都是造世主所赋予的不一样的生命,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自己努力过奋斗过,那还有什么呢?世界是公平的,他给每一个生命的机会都相同,不同的只是一个勇于奋进,一个怨天尤人。 “我现在很后悔,我真的不应该抱怨。”大风的眼泪在脸颊上流淌,谁知道呢,鬼魂是没有眼泪没有温度的。 “我爱我的家人,我喜欢我的工作,我不该抱怨自己的生活,我不应该怨天尤人不思进取,” “先生,您没事把?”那服务员说。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你去忙你的。”我连忙解释,生怕他报警。 “先生,先生?”那服务员不理我,继续说道:“先生,先生,您没事吧?” 我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因为那服务员,居然在跟大风说话。 难道,他也能看到大风?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点冷,像大风一样使劲裹了裹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 “没用的,鬼是不怕冷的。” 大风说话了,很莫名奇妙,难道他以为我跟他一样是鬼魂吗? “先生,我看您一直在这自言自语,您没事吧?” “我没事,麻烦你再给我端杯咖啡好吗?” “好的先生,请稍等” 天哪!我脑袋有点乱了,服务员居然看得到大风,并且能跟他说话,看来这个世界不止我一个人有阴阳眼。 “大风,这个服务员他……”我话没说完,突然全身毛孔都炸了起来,刚刚,服务员跟大风说,大风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难道,他没有看到我?这怎可能?不可能! 我跑到那个服务员面前,大声的喊道:“喂,你看不到我吗?” 服务员端着一杯泡好的咖啡,我一把拉住他。 可是,谁能想到呢,我的手,居然穿透了他的身体,就这么,穿透了! 难道,我不存在?是我死了? 这个打击太大了,我无法接受。 “大风,这是怎么回……”话,又只说了半截…… 我看着眼前的大风,他居然看看慢慢出现了变化。 鼻子,眼睛,耳朵,嘴巴,身体…… 最后,他居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人,好熟悉! “是的,这张脸就是你!”大风开始说话了,他接过服务员手里的咖啡,很优雅的品尝了一下,全无之前的颓废。 “谢谢。”他笑着跟服务员说话,然后转头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得意。 “为什么?”我恨恨的说。 如果之前我不相信大风所说的话,那么现在就由不得我不信了,因为他真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没有为什么,要怪,就怪你自己也跟我一样吧,因为你也是盼望着能够一夜暴富,可以有一个漂亮性感的老婆,所有的一切都能按照你的意思进行下去,所有人的都以你为主,幻想着老天爷能够在某个不知名的时空给你找来一个替身,帮你挣钱、打拼、帮你做一切辛苦的事,而你,就坐享其成,享受。” “不是这样吗?” 大风很优雅的说着,而我的心中却充满了不解。 “但是,我并没有跟你做交易!” “哈哈哈”大风笑着,然后站起身来与我对视:“难道你没有仔细的听我之前的讲话吗?” “什么话?” “我是谁也不是谁,我就是一个替身而已,只要你想,我就会出现。” “不记得我问过你三次你会不会跟他做交易吗?”大风狰狞的笑了笑,很不屑的说:“只要你是那么想的,那你就是在跟我做交易。” “你的生活已经很美好了,有个爱你的老婆,慈祥的双亲,可爱的孩子,但你不满足。人的一生充满了挫折,只要坚持不懈勇于担当就好了,一味的怨天尤人,就会导致我的出现。” “现在,我就是你,而你,就要寻找下一个目标了,我将代替你,和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一切相处。不过也好,这样你就可以做你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因为不会有人看到你,听到你讲话,知道你是谁,因为你只是一个灵魂,一个属于另一空间的意识。” 看着眼前的这个我,我全身无力,瘫倒在座位上。 “所以,”大风笑了笑:“好好找下一个不思上进,怨天尤人的家伙吧,说不定你还能变成他。” “记住,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大风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我知道,他一定是去了我的家,占了我的生活,将我挤出了这个本属于我的空间。 “一个月后我会怎么样?”我嘶吼道。 “烟消云散,化为无形,从此这个世界再没有你。” 我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惶恐与深思,我知道,我现在是一个鬼魂了,一个因为不思进取怨天尤人而死去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世界末日的时候吧,不过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我的世界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所有的一切世界观都崩塌了,留下的只是满目疮痍与绝望。 很久很久,久到足以海枯石烂。 对了,大风说过只要找到一个跟我相同的人,跟他做了交易,就可以占有他的空间,可以变成那个人,就可以活过来了。 对,我要这样做。 我知道此时我的眼中肯定是和大风是相同的,因为我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寻找那个将要被生活所压垮的人,要找到那些牢骚满腹的人,那些浑浑噩噩不思进取的人就是我的目标。 呵呵,不久,相信我会以崭新的容貌出现在这世间呢! 我站了起来,穿墙而过离开了咖啡厅,盯着马路上这些过往的行人。 我知道,这里面会有一个是我的目标!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侵占你的空间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