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钢琴里的“尸体”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4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35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一 曾经,杜明康和茹梦还是一对美满的恋人。茹梦的胆子小,好奇心却强。她常常缠着杜明康陪她看各种各样的恐怖片惊悚片,然后在杜明康的怀里尖叫连……

一 曾经,杜明康和茹梦还是一对美满的恋人。茹梦的胆子小,好奇心却强。她常常缠着杜明康陪她看各种各样的恐怖片惊悚片,然后在杜明康的怀里尖叫连连。这样的片子看多了,杜明康这个无神无鬼论者也动摇起来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呢? 两周前的一个晚上,茹梦和杜明康看了葛优和秦海璐主演的惊悚片《窒息》。当看到葛优杀妻后将尸体藏进大提琴的琴套里时,茹梦突然问了杜明康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有一天杀了我,你会把我的尸体藏在哪儿呢?” 杜明康愣了一下,继而他哈哈大笑:“傻丫头!我怎么会杀你!” “万一呢,我是问万一。”茹梦不依不饶,“如果有一天你杀了我,你会把我的尸体藏在哪儿?” 杜明康看了看《窒息》中的那个阴森的大提琴套,又看了看摆放在角落里的黑色钢琴,他说:“咱们家没有大提琴,想学葛优也学不成。那就……藏在钢琴里吧。好歹都是乐器。” 就在这个时候,钢琴里突然发出了“咚”的一声。 杜明康和茹梦都吃了一惊。 然后,他们继续看着电影。然而,杜明康的心里却非常的不舒服——茹梦的话让杜明康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有一天,我和茹梦也会走到这一步吗?” 杜明康的担忧是有原因的。茹梦只是杜明康的情人,杜明康还有一个妻子叫作曲沐雪。曲沐雪冷若冰霜却背景雄厚,这让杜明康既无法爱她也无法离开她。茹梦的存在填补了杜明康对于爱情的渴望,可是这种愉悦并不能够永远持续下去——茹梦已经怀孕了,怀孕一个月了! 《窒息》看完,茹梦还对剧情啧啧称赞着,这个时候杜明康不合适宜地说了一句:“茹梦,还是把孩子做了吧。再不做人流,以后就得做引产了,那就疼得要命……” “我不会把孩子做掉的。”茹梦很轻松地说了一句,脸上淡淡的没有丝毫的表情。 “可是孩子生下来怎么办呢?”杜明康一想到孩子生下后的种种麻烦,以及曲沐雪知道后的勃然大怒,杜明康的心顿时抽紧了。 “你离婚,我们结婚。”茹梦说,“我不用你和曲沐雪说,我自己去。” “不行!”杜明康大吼一声,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茹梦被杜明康的举动吓呆了,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 只有加湿器在呜呜地响着,散发出了丝丝的白汽。 茹梦哀哀地看着杜明康,良久才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根本不爱我?” “不是……”杜明康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只好找个借口,“曲沐雪那个女人很凶悍的。如果你去找她,她会杀了你的!” “她不敢!” “她敢!她家里后台硬着呢,只要运作得好,杀了你也不用偿命。”杜明康继续吓唬茹梦。 就是在这个时候,茹梦说出了一句让杜明康在未来日子里都十分惊恐的话。茹梦说:“如果曲沐雪杀了我,我也不会怪她。我只会找你索命,只会缠着你不放。” 二 那个夜晚过后,茹梦就失踪了。 过了三天,茹梦的死讯就传来了。 是一个自称邓警官的警察上门来报告杜明康的。邓警官要杜明康去太平间认一下尸体,因为茹梦在此地没有别的亲人了。 杜明康犹豫了一下:“非得我去吗?我听说茹梦还有个弟弟啊,他可以去……” “她还有个弟弟?叫什么?在哪儿?” 杜明康这才发现自己对茹梦的弟弟一点都不了解。没有办法,杜明康只好跟着邓警官去了警察局的太平间。 通往太平间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丝丝寒气伴随着冰蓝色的灯光洒在杜明康的身上,刺得人心里发慌。 突然,杜明康的头顶上发出了“吱吱”的尖厉叫声,仿佛什么人被扼住了喉咙。杜明康吓得倒退了一步,惊恐地看着头上。一瞬间,他仿佛看到苍白的天花板上闪过了一个女人诡异的笑脸。 “别怕,那声音是摄像头转动时发出来的。这些货有些旧了,没有及时换。”邓警官指着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说道,“通往太平间的路上都有这些东西,一是防着有人来这里偷尸体,二是……怕尸体自己跑出来。” 杜明康顿时头皮发麻。 伴随着那一阵阵的“吱吱”声,杜明康来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正中停放着一张蒙着白布的床。 “去看看吧,确认一下是不是茹梦。”邓警官说。 杜明康颤抖着走近了那张床。整个停尸间里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当杜明康接近的时候,突然,苍白的布单下有一缕黑发滑了出来。 死人动了!这是杜明康第一时间的反应。 可是,杜明康还是壮着胆子揭开了布单,然后他又急忙盖上。刚刚看到的那张脸,他太熟悉了——那样苍白,但确实是茹梦! “谁干的?”杜明康颤抖着问。 “还不知道。”邓警官说。 杜明康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茹梦的肚子里是不是还有个孩子?” 邓警官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茹梦死的时候,肚子已经被人剖开了。法医鉴定,她肚子里应当有个没成型的胎儿,可是已经不见了。” 杜明康更加感觉到害怕了,他要求赶快离开。 正当邓警官带着杜明康离开的时候,杜明康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吱吱……吱吱……” 难道又是摄像头?杜明康壮着胆子回头一看—— 尸床上,茹梦的头发已经全都露出来了。布单在蠕动着,仿佛茹梦要从那里直起身来。 “啊——”杜明康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此时,停尸房的摄像头里出现了这样一幕:在幽幽的绿光里,原本安安静静的女尸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身体有些僵硬,动作迟缓。她慢慢地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裹尸布,下床了…… 三 “谁杀了茹梦?是谁杀了茹梦!茹梦的孩子又哪儿去了?”一路上,杜明康的心里乱乱地画着问号。 想到最后,杜明康只能确定一个嫌疑人——曲沐雪。 如果茹梦真的去找曲沐雪了,那么依着曲沐雪的性子一定会杀了茹梦。而且,只有曲沐雪才有理由既杀了茹梦还取出茹梦肚子里的孩子。 更重要的是:刚刚那个邓警官虽然让杜明康认尸体,却嘱咐杜明康不要说出去,也没有向杜明康调查任何的线索。只有曲沐雪的后台能够让警察都不敢介入这桩杀人案。 没错了!就是曲沐雪! 杜明康马上驱车归家,他要见见曲沐雪。 杜明康已经有半年没来见曲沐雪了。当杜明康进门的时候,曲沐雪僵直地坐在靠近阳台的椅子上,头都没有回一下。 “茹梦来找过你了,是不是?” “你把她杀了,是不是?” “杀人!你不怕有报应吗?” 杜明康问来问去,曲沐雪一句话都不说。她只是保持着身体一动不动,背对着杜明康。 杜明康突然在房间里闻到了一股奇怪的臭味,是那种腐烂的气味。杜明康再看看一动不动的曲沐雪,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了杜明康的心头:曲沐雪……她还活着吗? 杜明康轻轻地靠近了曲沐雪,近了,近了……他已经感觉到异样了,因为曲沐雪后脖子的皮肤是没有这么白的。再近了…… 他看到曲沐雪的脸惨白惨白,两只大眼睛乌黑地睁圆了,腥红的嘴角笑着咧到了耳根。 杜明康跳了起来!他一使劲,面前的曲沐雪应声倒地,发出了一声脆响。原来,这不是曲沐雪,而是一个穿着曲沐雪衣服的塑料模特。 杜明康已经顾不得真正的曲沐雪在哪里了,他飞快地冲了出去。 杜明康剧烈的关门声引起了邻居的注意,一位邻居走出来自言自语道:“这不是杜明康吗?怎么跑得这么快!他老婆都已经疯了好几天了,他才回来看看。男人真是没有良心啊……” 四 杜明康无处可去,还是回到了与茹梦同居的房子。 然而,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杜明康倒吸了一口气。门口放着一双女鞋,是茹梦的鞋。是茹梦失踪时穿走的鞋。 茹梦回来了! 杜明康顿时想起,他让茹梦打胎的那个晚上,茹梦郑重地说:“如果曲沐雪杀了我,我也不会怪她。我只会找你索命,只会缠着你不放。” 现在,曲沐雪杀死了茹梦,剖出了茹梦肚子里的孩子。而茹梦却回来向杜明康索命了。 杜明康犹豫着进了门。他发现家里的加湿器已经打开了,呜呜地响着,发出了丝丝的白汽。这是茹梦的习惯,她为了保温皮肤,天天打开着加湿器。 正当杜明康看着加湿器出神,突然,房间里的黑色钢琴发出了“叮叮咚咚”的琴声,不成乐句,但是这声音非常清晰,清晰得让杜明康毛骨悚然。 杜明康又想起来了,茹梦曾经问过自己:“如果你有一天杀了我,你会把我的尸体藏在哪儿呢?” 他说:“咱们家没有大提琴,想学葛优也学不成。那就……藏在钢琴里吧。好歹都是乐器。” 茹梦已经回来了,会不会就藏在了黑色的钢琴里? 想到这里,一向不怎么坚强的杜明康快要崩溃了,他对着钢琴哭诉道:“茹梦,不是我杀的你啊!我一向对你很好啊!” 琴声骤然停止了。只有加湿器呜呜地响着。 正在这个时候,邓警官打来了电话。邓警官的声音很低,而且内容很简单:“昨天晚上发现茹梦的尸体不见了。现场有一大串血脚印,你自己小心吧。” 邓警官“咣当”一声挂断了电话。 突然,房间里的钢琴又响了起来,并且,在那黑色的琴箱里,发出了一种“吱吱”的声音,像是什么人被扼住了喉咙在垂死呻吟,又像是什么人在用力地抓挠着钢琴的内壁。 茹梦真的回来了!就在钢琴里! 杜明康狂乱地用手抓着头发。他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茹梦并不是他杀死的,为什么茹梦不去找曲沐雪报仇,偏偏来找他? 杜明康受不了了:“事情一定要有个了断,不然这样担惊受怕到什么时候!” 于是,杜明康壮着胆子来到了那架钢琴前。 钢琴,黑色的钢琴。此时近看,才发现它真的很像一具黑色的棺材。 杜明康的手开始发抖,他真怕在打开琴盖的一瞬间,会看到茹梦狰狞而惨白的脸! “咔——”琴盖被打开了一条缝,里面传出了更加强烈的声音:“吱吱……” 我一个大男人,还怕一个死了的女人不成?杜明康给自己壮着胆子,猛地掀起了琴盖! 琴盖内,并没有出现可怕的一幕。杜明康只看到:一只朱红色的塑料玩具蜘蛛在钢弦上蠕蠕地爬着。这蜘蛛爬得没有什么规律,恰好踩到了弦,琴就发出“咚”的一声;恰好爬到内壁上,内壁就发出了那种类似于抓挠的“吱吱”声。 原来如此!茹梦根本就不在这里!杜明康在放松之余有了一种被戏弄的愤怒,他气急败坏地抓向那只塑料蜘蛛—— 在杜明康触到蜘蛛的一瞬间,两股钢条从蜘蛛上窜了出来,猛地扣住了杜明康的手腕。杜明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手被牢牢地扣在了钢琴上,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响了,是用钥匙开门的声音。 杜明康回过头去,他看到:房间的门缓缓地推开,有一个女人轻轻地走了进来。她的脸色苍白,黑发凌乱地披散在脸上。 是茹梦! “茹梦,你不是死了吗?”杜明康的背上顿时出了冷汗。 茹梦的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死了?” “警察来通知的,那还能有错?” 茹梦“咯咯”地笑了起来:“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弟弟是谁吗?邓警官,就是我弟弟。” 杜明康渐渐明白过来了。 茹梦根本没有死,她和当警察的弟弟串通好了来骗自己。 既然茹梦没有死,杜明康就不害怕了。他挣扎着直起身子对茹梦说:“茹梦,你不应当这样对我啊!我对你不薄!” “你对我不薄?”茹梦冷笑着指向了那个还在呜呜响着的加湿器,“如果不是它,我怎么会流产!” 杜明康的脸顿时白了。 原来,杜明康早就想到茹梦不会愿意去做流产,于是在茹梦天天使用的加湿器里加入了藏红花等配成的会活血化淤的药。那些药随着加湿的气体蒸发在空气里,时间一长就会引发茹梦的流产。 茹梦哭着说:“我‘失踪’的那一天,是真的想去找曲沐雪。可是在路上我就流产了!我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如此小心,孩子怎么还是保不住呢?没有想到会是你……” 杜明康看着茹梦的眼泪却已经不再动心了,他冷冷地说:“那你又能怎么样呢?你一个女人又杀不了我。就算你有一个当警察的弟弟,也没有用!” “你看看你的手!”茹梦气愤地说。 杜明康回过头来。此时,他看到,在钢琴里居然蠕蠕地爬动着两只色彩斑斓的蛇。那不是塑料玩具,而是真的蛇! “我早就养在那里了。看《窒息》的那个晚上,它们就已经在钢琴里爬了。”茹梦说。 两只蛇吐着信子,向着杜明康被扣牢的手爬去。 杜明康听说过:越是花哨的蛇,毒性越大。 …… 当杜明康彻底软倒在地的时候,茹梦摸了摸自己那已经瘦下去的腰身说道:“宝宝,妈妈给你报仇了。你要相信,妈妈以后一定会给你找个好爸爸。” 茹梦又擦了一把眼泪,她最后一次环顾这个给她带来过爱情也带来过伤痛的房间。她拖着还很虚弱的身体,细细地走过每一个角落。在走到加湿器前的时候,她关掉了开关。 然而,茹梦感觉到眼前一片昏花。茹梦急忙支撑住身体,可是双腿还是软了下去。她一头栽倒在地上,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了。 其实,这种奇怪的感觉从刚刚进门的时候就有了,只是刚才的茹梦急于报仇而没有发现。茹梦努力地琢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然而,她的思想随着呼吸,渐渐地停止了。 是谁杀死了茹梦? 五 曲沐雪出席了杜明康的葬礼,并且很尽职地在葬礼上洒了几滴眼泪。 大家都知道杜明康的花心,也都同情曲沐雪的境遇。暗地里,已经有一些年轻而有野心的男人再次将曲沐雪作为猎取的目标——曲沐雪的地位使她终究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女人。 只有曲沐雪心里明白:第二次择夫的机会来之不易。如果不是她机警,她早就被杜明康害死了。 原来,杜明康不仅仅在茹梦的加湿器里加入了药物,还在曲沐雪的加湿器里也加了东西。曲沐雪发现得早,为了避免受到伤害,她装作发疯离开了家。 而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杜明康去找曲沐雪的那一天,曲沐雪已经潜到杜明康和茹梦同居的房子里,还在加湿器里加入了毒药。 不过,曲沐雪没有想到:她毒死的人不是杜明康,而是茹梦。 “我才不管死的是谁呢。”曲沐雪冷笑了一下,“都是活该!”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藏在钢琴里的“尸体”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