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专利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4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53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奇怪的招聘 我照着报纸上征人广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是一个沉稳却又透着老迈的男性声音。我跟他说我看到了他的征人广告,并且询问关……

奇怪的招聘 我照着报纸上征人广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的时候,接电话的是一个沉稳却又透着老迈的男性声音。我跟他说我看到了他的征人广告,并且询问关于工作的相关事项。 因为他的广告相当奇怪,只在小小的一格征人广告上印着:“征年轻男性员工,待优,意洽09XX-XXXXXXX,刑先生。” 想想我刚从大学毕业,二十出头的年纪该算年轻吧?于是先打过去问了一下。 面对我问的问题,刑先生则说:“不如我们见面谈一下吧?你直接到我们公司来吧,地址是……我们现在正好缺人,待遇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什么也不讲,就这样让人直接去公司,我开始有点担心这是不是一个面试陷阱,尤其是广告上“年轻男性员工”这个词,该不会是在征牛郎或者小白脸什么的吧? 我又找了几个征人广告打了几通电话,只有一家叫我去面试看看。于是我想明天还是去刑先生的公司一趟,再去另外一家公司面试,刚好顺路。 刑先生给我的地址看上去竟不像一家公司,而是普通的居民楼,我满腹怀疑地按了按电铃,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先生开门出来,见我便说:“你就是昨天打来应征的那位吧?先进来吧,进来再说。” 我们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刑先生亲切地为我泡了杯咖啡,看上去并不像是坏人。他把咖啡放到我面前,开始说:“先自我介绍,我叫刑兹华,这里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公司,是独立的一间工作室,员工只有我,不过最近我需要一位助手,所以才在报上发了征人广告。” “那请问贵公司到底是从事什么呢,因为广告上似乎什么也没写。”我用汤匙慢慢搅拌着那杯咖啡,并不急着喝。 刑兹华的眼睛转了一转,说:“是做人工内脏的。” 我搅拌着咖啡的手顿时停了一下,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刑先生继续说:“我主要是做人工内脏并出售给医院,工作室就在楼上,因为我的技术还不错,所以生意很好,好几家大医院都是我的老顾客。” “不过……我并不是学医的,这样也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因为你的工作内容并不需要医学知识,你只需要一年上一次班就好了,一次的薪水是十万新台币。” 一年只要上一次班?薪水十万?或许这是个不错的兼差。但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刑兹华从身边的牛皮纸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放在桌上,说:“你可以看一下这张契约,如果你要做的话,就必须遵守上面的事项。” 我看了一下,主要是不准泄漏关于工作的任何详情,否则就得赔偿相当大的金额之类的……期限是三年,三年内不得离职。 “工作内容该不会是违法的吧?”我瞄了刑兹华一眼。 “怎么会?那是因为内容都是极度的医学机密,你看看最下面那几行。” 我往下面看去,果然看到一行字写着:“本工作内容完全合法。”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但是…… “刑先生,但是这里面还是没有说工作内容到底是什么啊?” “你放心,到了下个月你就知道了。”刑兹华说,“你每年的工作时间就是圣诞节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平安夜,下个月就是十二月了,所以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这什么话?能给人多少可信度啊这个。不过既然是合法的……那应该没问题吧。 “不过签署这类的合约应该要有律师什么的吧,毕竟牵涉到金钱……” 刑兹华笑了一笑:“我有一个律师朋友就住在附近,我马上就叫他过来 !” 于是在律师的见证下,我签了这份合约。 反正才三年,上三次班,不满意不做就是了。 离开了刑兹华的家后,我到了昨天让我去面试的那家公司,主管对我的评价似乎不错,面试结束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既然刑兹华那里一年只要上一次班,兼兼他那里的差也不错。 一个礼拜后,我接到了公司叫我去上班的通知,幸好这家公司的排班挺自由的,于是我先请了平安夜12月24日当天的假,以便到邢兹华那里上班。 奇怪的工作 平安夜当天晚上,我到了刑兹华的家,却看到他已经站在外面等我,门口还停了一辆小货车。另外刑兹华身边还站了一个我没见过的年轻人,看来也是在等我的。 刑兹华一看到我便满意地说:“好,你来了,我跟你介绍,这位是吴轩,是你的同事,他一样签署了那份合约。” 接着刑兹华又跟吴轩大致介绍了一下我,而吴轩只是对我淡淡地点了点头,看来他话并不多。 刑兹华接着掀开了小货车后面的布幔,里面竟然站了十三个人,我顿时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人体模型。 “好,你们的工作内容很简单,就是开这辆车随机找十三户人家,把人体模型丢在他们床上,然后把车开回来。钱我会在明天汇入你们账户……” 刑兹华自顾自讲着,我急忙抗议:“等一下!你这是叫我们去当小偷?” 当我说到“小偷”两个字时,我感觉旁边的吴轩似乎瞪了我一眼。 “小偷是去偷东西的,你们怎么会是小偷?” “但是你要我们那个……侵入民宅?” “是啊,你们只是去把模型放到别人床上,当当圣诞老人,又没杀人放火,担心什么?” “但是……别人的家有那么容易进去吗?” 刑兹华诡异地一笑,说:“所以我才找吴轩来,他是位职业小偷,之前我才花钱把他保释出来让他为我工作的,如果我还年轻,这份工作我也想自己做。” “可是……为什么要把模型……” 这时旁边的吴轩忍不住了,厉声对我说:“你应该也签了那份合约吧,有的话就不要多话。” 我被吴轩给吓住了,刑兹华则赶着我们两个人去工作:“好了,快去快去,你也不要太担心,你的工作不过就是负责开车,主要的工作吴轩会负责的,你负责开车接应他就好了。” 我半愣半傻地上了驾驶座,吴轩叫我开车,我就开了。 过程中,我只记得我开着车在住宅区闲晃,然后吴轩看上目标就会叫我停车,然后下车到后面拿一具人体模型,背着模型利落地进入目标屋,然后两手空空地出来。 我不知道这到底有何意义,但我不断地说服自己:“我们又没杀人放火,也没偷东西,怕什么?对啊,有十万耶,撑一下就好了……” 十三具人体模型都从货车净空后,我开着货车回到了刑兹华的家,屋子里一片漆黑,看来刑兹华已经入睡了。 吴轩跳下了货车,开自己的车走了。 而我在刑兹华的家门前发了好几十分钟的呆,我到底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 最后我也走了。 圣诞节早上,我的银行户头果然多了十万。 这种莫名其妙的钱,还是快点花掉好了……而新闻上也报出了我们昨天晚上的行为,不过只被当成恶作剧处理。 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做的,昨晚我们的停车地点、行径路线都是吴轩指点的。有专家带路,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但是到底为什么要把人体模型丢到别人床上呢?我有好几次想打电话去问刑兹华,但我想还是算了,过些日子,取得了刑兹华的信任后,他一定会跟我据实以告的。 圣诞人杀人案 但是事情的发展比我想象的快,又过了一年,到了平安夜。情况就跟去年一样,吴轩跟刑兹华都站在门口等我,还有那辆小货车。 但是刑兹华没有马上赶我们上路,而是要我们先自己看看放在小货车后面的东西。 我跟吴轩爬上了贷车,看到后面堆着一包一包长条状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一看到这些东西马上就联想到了——尸袋。我数了一数,这些东西正好有十三袋,跟去年人体模型的数量一样。 吴轩不动声色地拉开了其中一袋的拉链,我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我下了货车,瞪着刑兹华:“这是怎么回事?” 刑兹华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接着下车的吴轩,满脸不干他事的样子。 我又重复问了一次:“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死人?” “嗯,这不在我的预料范围内。”吴轩也说,看来这次他跟我是站在同一边的。 “那不是死人。”刑兹华说。 “那些袋子里装的不是死人是什么?你是要我们帮你弃尸是不是?” “那不是死人。”刑兹华又重复说,“那是预告。” 预告?预告什么? “那些人都是你做的,对吧?”吴轩突然说道,但我听不懂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刑兹华用赞叹的眼光望向吴轩,啧啧说:“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呢,对,货车上那十三个人都是我做的,手工做出来的。” “所以你说这是预告,是在跟世人预告,嗯。去年是十三具人体模型,今年是十三具手工的人,你在预告,你在妄想扮演上帝,做出一个真的人?”昊轩说。 刑兹华得意地笑了:“对,我是在预告一个伟大的结果,在生育过程中给予胎儿生命是上帝的工作,人类目前只能借由复制来诞生出另一个生命,但那是复制,复制出来的人只是另一个人的影子。但我能做到,我已经做出了跟真人完全一样的肉体,明年我有把握能够做出十三个会思考、有感情的人类。” 听着刑兹华的话,吴轩显得不是很激动:“好,我只想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如此而已,这并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然后,他们两人一起看着我,等着我说话。 “嗯……钱记得汇给我就好。”反正我也只是负责开车,刑兹华到底想做什么,就随便他吧。 “好,你们放心,假如警方找上门来,我绝对不会抖出你们的,我的律师也拿了我的钱,我跟他说,要是我一被逮捕,便立刻将合约销毁,你们绝对不会被查出来的。” 有了刑兹华的这番誓言,我稍微放心了一点,但还是有许多的不安心因素存在着。 于是我跟吴轩,第二次上路了。 这次却引起了社会上的轩然大波。 警方竟然分辨不出那是手工制作出的人体,而将他们当作十三具无名尸处理,让我不得不对刑兹华的技术佩服万分。 新闻上还说,有一个自称“圣诞人”的人打电话到报案中心预告,明年圣诞节还有更意想不到的,这起事件已经被媒体命名为“圣诞人杀人案”,在媒体的构想中,圣诞人是个连续杀人魔,他会在平安夜将尸体当圣诞礼物丢给其他人当礼物,而他打的电话其实是在预告,明年圣诞节会杀更多的人……实在很佩服媒体的创意。 我知道那个打电话过去自称圣诞人的人就是刑兹华,他是在预告,用他自己的方式。 但是这起案件过几个月以后就没有消息了,因为半点线索也没有,警方完全查不出那十三个人的身份。怎么查的出来呢,那十三个人是刑兹华创造出来的,也只有他才知道那十三个人是谁……如果他有取名的话。 灵魂的专利 今年的经济急转直下,连带害我在六月份时丢了工作。 七八月过去了,我还找不到工作,而存款也慢慢到了尽头。 九十月过去了,我到了快餐店打工,但存款始终多不起来,总是持平。 十一月,我才想起下个月圣诞节就要到了,到时候刑兹华的十万块可以让我的经济情况稍微好转一点。 十二月,平安夜。 我跟前两年一样,开车到了刑兹华家,门口站着吴轩,还有那台小货车,却不见刑兹华。 我先跟吴轩打了个招呼,然后想去看看这次货车后面有什么,吴轩却说:“我刚刚看过了,货车后面什么都没有。” “没东西?那刑兹华人呢?” “不知道,我也在等他出来。” 站在外面看,一二楼都是黑的,只有三楼的灯是亮的。我先去按了一下门铃,没回应。我又发狂似的按了十几下,仍是一样。我拿出手机打电话进去,却一直没人接听。 吴轩看到我徒劳无功的努力后,他说:“够了吧?你刚做的这些事我也都做过了,我看我干脆直接开门进去好了,怎么样?” 妈的,都差点忘了吴轩是个小偷。 我让出门口的位置给吴轩,他没两下就把门锁打开了。 一楼是厨房跟客厅,没有看到刑兹华。 “他应该在三楼吧。”吴轩往楼梯上走去。 二楼则是书房跟一个起居室,而在这里已经可以听到三楼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运作的声音,那声音呼呼地响着,像是一种机器的声音。 我跟吴轩一起上了三楼,看到了一幕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画面。 十三个人一起躺在某种机器的上面,每个人都双眼直视天花板,除了偶尔眨一下眼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动作。而刑兹华就坐在他们的对面,他原本双手抱头埋在两腿膝盖之间,一注意到我们上来了,便把头抬起来,朝我们惨然一笑:“我失败了。” “失败了?”我不解地指着那十三个人,“他们不是变成活人了吗?怎么会失败了?” “我一开始以为,只要让他们的心脏开始跳动,就算成功了,但是我将他们的心脏启动以后,他们就一直这样……连动都不会动,他们白天就只是躺在那边,晚上会自动入睡,因为他们体内的生理时钟告知他们要睡了……然后白天醒来,又是这个样子,他们就像是一具机器,一具肉做的机器。” 我跟吴轩互视一眼,决定让刑兹华继续说下去。 “他们没有灵魂,只是机器而已,他们没有办法思考、不拥有感情,他们只知道呼吸、睡觉。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我没有办法创造灵魂,任何肉体没有了灵魂,就算还活着,也只是跟他们一样,变成机器而已……” 我知道刑兹华在说什么,他没有办法给这些活着的肉体灌予灵魂。他让这些肉体的心脏跳动,他们活着,却没有灵魂。 只是一具会依照生理时钟睡觉清醒的机器。故事大全鬼故事www. 给予万物灵魂,只有上帝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我不是上帝。”刑兹华摇了摇头,“我不该这么做的。” “那又如何?”吴轩说:“你还是得让我们工作吧?” “嗄?”我惊讶地看着吴轩,但是吴轩的态度却相当坚定,他继续说:“合约上说,期限是三年,雇佣双方都一样,我们三年内离职,必须负责并赔偿。但你三年内若解雇我们,也必须负责,就是给我们一笔钱。” 我很惊讶吴轩竟然还记得合约上的事情,我正担心这次拿不到钱该怎么办呢。刑兹华也很惊讶:“想不到你还记得这个啊,……我果然没选错人,不过没用了,你们回去吧,明天薪水一样会汇到你们银行户头里。” 吴轩点点头,转身往楼下走,在他眼中,似乎只有工作跟薪水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我看了躺在机器上的那十三个人最后一眼。心思复杂。 那十三个人是活着的,但是没有灵魂,他们或许有意识,他们可能知道自己活着、躺着,但是他们不会去想着要起来或是做其他事情。 因为他们没有灵魂,就只是少了这样东西而已。 我到楼下时,吴轩已经开车走了。 我叹口气,也坐上了自己的车。 尾声 烧焦的房屋外,一个娃娃脸刑警看着报告。 起火点在屋内,在里面发现了十四具尸体。 其中十三具尸体整齐地躺在一起,另一具尸体则在不远处被发现,身体蜷曲成一团,多诡异的现场啊。 犯人就是那具不一致的尸体吧,其他十三个人是被害者……十三个人,好耳熟。 喔,今天是圣诞节不是吗? 娃娃脸刑警看了一下屋子,拿出行事历看了一下。 然后带着淡淡的失望,阖上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灵魂的专利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