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厄运面具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4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33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1,搬家整理老屋子的时候,我在老爸的柜子里翻出一个古旧的匣子,拿铜锁和铁链锁得紧紧的,一副好像在说千万不要打开我的样子。 开玩笑老爸已经死……

1,搬家整理老屋子的时候,我在老爸的柜子里翻出一个古旧的匣子,拿铜锁和铁链锁得紧紧的,一副好像在说“千万不要打开我”的样子。 开玩笑——老爸已经死了,这间房子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也不例外。 我小心地把这个木匣子从一堆破烂里拣出来,带去了新家。 老爸是个手段高超的人,虽然死得早,但是留下的遗产足够我一辈子吃穿不愁。 他常年在外打拼,从小就没什么时间陪我,导致我跟他一点也不亲——在母亲病死而他没回来这件事后,我们的感情就更加淡漠。 现在他死了,我也不怎么悲伤。 我爽快地卖掉了他的公司,卖掉了他的旧居,卖掉了会让我想起他的一切,然后携着这笔巨款,远走他乡,在另一座城市买了间小公寓,在那里,没有人认识我的父亲,更不会有人知道我。 我想在那里开始我的新生活,靠我自己,在崭新的世界为自己打下一方天空,叫我老爸看看,就算没有他,我也能过得很好。 2,然而,残酷的事实告诉我——我太天真了。 靠着老爸这棵大树,我习惯了挥金如土的生活,更小看了这个世界的冷酷,接二连三的失败无一不在提醒我——没有了老爸,我他妈连根葱都不算。 才三个月不到,我原本雄厚的家财就散得一干二净,曾贵为“富二代”的我,居然要为午餐犯愁。 这打击让我走向另一个极端,从雄心勃勃地想证明自己,变成千方百计地作贱自己——其实从最开始我就不知道,到底哪一种方式,会令我死去的老爸觉得更难堪。 我开始变卖那些古玩,那些老爸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四处搜罗的奇珍异宝,被我以低廉的令人发指的价格,处理给了贪婪的商人们,他们每次走进我家,都好像饿狼逛进了兔子窝,疯狂地攫取着他们眼中价值连城的珍玩,我就靠在沙发上,看他们像进城的日本兵似的大扫荡,只要在出门的时候付给我一笔还算过得去的钱,我就听之任之。 我知道这样亏得不是一点半点,不过我从糟践老爸遗产的行为中获得了一种自暴自弃般的愉悦感,愈堕落,愈快乐。 直到我终于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再没有东西能吸引那些苍蝇般的商人上门了,小公寓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我明白,我已经一无所有。 现在,我可以着手处理掉我老爸在这世上留下的最后一个痕迹了。 ——没错,就是我自己。 既然事实证明,没有了老爸的我一无是处,那索性便把这无能的儿子送到另一个世界去,作为对他最后的羞辱吧。 3,实自我出生以来,老爸在金钱上一直待我不薄,因为他并无其他继承人,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但对母亲,他完全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自我懂事以来,便和母亲相依为命,直到我16岁母亲病死,他回来看我们的次数,一只手便数得过来。 然而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的父亲,母亲至死却没有过半点怨言,我曾无数次控诉对父亲的怨恨,她却总是站在父亲一边,安慰我,为父亲开脱。 我一直想不通。 可惜,不管我再如何去想,也完全没意义了。 母亲死了,父亲不久前也死了,这次轮到我了。 下定决心后,我把屋里剩下的物什归拢在一起,考虑应该把它们和这个小公寓一起留给谁。 我已经没有别的值得留恋的亲人了。 那么,就把它们留给小美吧。 4,小美是我唯一可以称为朋友的人,我们亲密的程度……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我们很小就认识了,几乎一块儿长大。她并不富裕,但她的家庭让我羡慕。 当我离开久居的那座城市时,唯有她为我哀恸,为我送别。 那时候,我试着壮起胆子,问她,有没有可能,跟我一起离开。 可是,她说她还不能离开那里。但是,她补充道,总有一天,她会让我明白,父亲的阴影并没有大到能遮蔽整片明艳的天空。 真遗憾,她永远没机会这么做了。 我准备好遗嘱,把它放在那一堆杂物上面,叹了口气,最后环视了一下这短暂生活过的地方。 就在此时,我被吸引住了,那个被锁得严严实实的木匣,令我的目光再也转不到别处。 一股强烈的、不容抗拒的意志对我说:打开它。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颤抖着捧起它。 还没等我动手,铜锁就“咔嗒”一声自己崩开了。 什么东西……竟然如此迫不及待。 我定了定神,扒开铁链,打开了木匣。 里面放着封信,还有一张薄薄的面具。 5,面具并不是什么罕贵品,摸起来只是平平无奇的橡胶质地,最多也就是有些温热而已。 我首先拿起信。 封面上写着“别拆开,把盒子里的东西烧掉”,是父亲的字迹吗?异常的潦草,我看不清。 这奇怪的内容反而激起了我的好奇心,父亲,你已经死了,还以为能命令我? 我没理会这无聊的警告,撕开了信封。 嗯,一张纸……让我来读读看。 “你果然还是拆开了它,那就不要后悔。 这东西带来幸运,也带来不幸。 戴上它,你会永远失去表情。 戴上它,你将永远不再有心。 戴上它,你便永远不再是你。 选择吧。” 什么嘛,出乎意料的简短呢。 我原以为或许会看到父亲的忏悔,老实说这内容令我有点失望。 你是在嘲笑我吗,父亲。 我拿起面具,无声地笑了。 我能从信里感受到,你对它无边的恐惧啊,父亲。 就让我试试吧,它如何能带来幸运,如何能带来不幸。 我将面具戴在脸上,温热的橡胶瞬间就与我的脸贴得严丝合缝,好像从最开始,它就是为我而存在一样。 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我摸摸自己的脸,皮肤仍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手指的触感,或许是面具太薄了吧,简直和没戴一样。 我对父亲这样装神弄鬼感到愤怒,寻找着面具的边缘,想摘掉它。 嗯,奇怪……怎么找不到了? 我惊慌起来——我的脸上没有任何缝隙,光滑平整,浑然一体。 我又看了一眼匣子,空的。 我跑到镜子前,里面的仍然是我,与之前的样貌毫无二致。 或许我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吧。 6,这样折腾一番,我暂且消了死志,摸摸兜里,还有点零钱。 下楼买点吃的吧,自杀,什么时候都不嫌晚的。 我离开了家。 今天似乎厄运附体一般,从下楼到吃饭,短短十分钟不到的路程,居然发生了三起交通事故,两起抢劫案,一个行人无缘无故地倒在路边,就此人事不省。 如果这都是巧合,未免太夸张了些。 我走过那些悲鸣的人身旁,喟叹着:人类真是弱小的存在,死神的翅膀随时都能带走他们珍视无比的微贱性命。 死者亲属们的哀恸完全不能令我动容,我觉得自己除了嫌恶再也做不出别的表情。 我在路边的小摊前停下脚步,我现在没什么钱了,随便买点东西果腹就好。 摊主是个满脸皱纹的女人,一个还拖着鼻涕的孩子在她脚边转来转去地叫妈妈。我想她大概只有四十岁不到,但她的脸让人想起垂死的老妪。 我买了两笼包子。 她接过钱,看了我一眼,然后愣住了。 我奇怪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她将包子给我。哆嗦着手,找我零钱。 我不想再被她那令人不安的眼神盯着,快步回到了家。 吃完包子我意犹未尽,有些后悔应该再买点别的——我连死都不怕,还需要节约那一点钱吗? 无意中,我掏了掏荷包——然后翻出一大把油渍渍的纸币,有大有小,大概几百块钱。 我的眼睛瞪圆了—这是刚才的女人找给我的纸币,她疯了吗? 7,我不能拿这些钱,就算真要坑蒙拐骗,我也不会向这样的可怜入下手。 她或许还没收摊,我要把钱还给她。 我一路小跑着回到摊位前,却愣住了。女人躺倒在地,捂着胸口痛苦地喘息着,她的孩子抱着她,边哭边喊。 天色有点晚,周围已经没什么行人了。 我愣了愣,轻轻把身上仅剩的都钱放在她的摊位上。 离开之前,我拨通了120。 晚上,我的梦纷繁杂乱,痛苦与死亡在梦境中此起彼伏,醒来后,我疲累至极。 走到窗前,我朝昨天那摊位的方向眺望过去,今天,那女人没出现。 希望她没事。 她的包子,还是挺好吃的。 靠在墙上,我点燃一支烟。 感受着在肺泡中缭绕的烟气带来的销魂感觉,一句似曾相识的话突然划过我的脑海。 ——这东西带来幸运,也带来不幸。 想想昨晚出门一趟的遭遇,我悚然而惊。 幸运降临在我身上,不幸则吞噬着我身边的人。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我连忙去那堆破烂中找那封信,可它已经不在了。 抚摸着自己的脸,我依稀觉得,它在慢慢变得陌生。 那面具,果然不只是一场梦。 8,我回到了出生的城市。 这里是我家,生物不安的时候,归巢去寻求庇护,是本能。 虽然我已经没有了亲人,但我还有小美。 她在大学读书,今年就要毕业了。 对未来,我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决定——曾试过自杀的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我不求她帮我什么,我只要看看她,让她听我倾诉——我们之间从没开始过,但在一切结束之前,有些事情我要让她知道。 顺带一提,我回乡乘坐的大巴发生了车祸,全车乘客死伤枕藉。 ——当然,我没事。 不管我身边发生什么,我似乎永远都是绝不会受伤的那一个。 我找到小美的时候,她正和朋友们一起,有说有笑地跨出校园大门。 我正想上前向她打个招呼,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不幸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9,等我的故事说完,已是华灯初上,城市被夜笼罩着,霓虹闪烁,光影奢靡,但这种光亮,并不能叫人安心。 小美沉默了很久,我想,她是不相信。 我不敢告诉她,其实我就在她身畔——但我不敢靠近她。 我忽然想起,父亲屈指可数的几次回家,总是站在门口,从不进屋,也不准我和母亲出来。 他永远只是远远地看我几眼,和母亲迅速地交流几句,便毫不犹疑地离开,一副恨不得离我们越远越好的样子。 我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他对我们漠不关心,甚至嫌恶,但现在,当我亲身体验到这种滋味时,我明白了。 为什么父亲从不曾靠近我,为什么这样的父亲,母亲谈起他的时候,目光里虽然有无数委屈和哀怨,却从无一丝恨意。 父亲在那时,便戴上了这面具吧——他之所以去积蓄那庞大的财富,或许只是希望我和母亲,就算没有他在身边,也能一生无虞。 母亲一定是知道内情的,所以她才为父亲开脱。 我掉转方向,离远远的,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啊,这是小美,是我从小就熟悉,至今难忘的好听声音。 是我……我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啊……?你是?!小美似乎听出了我的声音,欢然道:这是你的号码?我要存起来! 先别管这个……听我说。我远远地跟着小美,相隔500米以上。 第一,我已经回来了。 第二, 我……发生了一些事情,很难以相信,但是,请认真听我说完。 说呗。小美满不在乎地说道,变成穷光蛋了? 这也是一个方面,不过不是重点。我定了定神,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这个故事太过漫长,我才说到一半,小美就告别了她的朋友,在街角找了个咖啡厅坐下来,静静地听着。我小心地来到马路的对面,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她。 虽然我刻意避过行人,但还是有个风尘仆仆的上班族被楼上的花盆砸到肩膀,还好,似乎问题不大。 或许,那个永远以背影冲着我们的男人,其实比我想象中更爱我。 ……我突然有些后悔,我不该把他辛苦留给我的那些东西,如此漫不经心地挥霍掉。 我有点想哭,但是我的眼角却干干涩涩,一点泪水也挤不出。 我并不吃惊。 “永远失去表情”,对吧。 没错呢……我已经不能为曾深爱我的人哭泣了,更不要提那些因我而不幸的旁人。 他们的死活,我终将漠不关心。 父亲一定是个意志很坚定的人,能在那样的诅咒下,还不忘小心翼翼地从厄运中保护母亲和年幼的我。 可是,我却没有这样的信心,能保持住自己的心神和意志。 趁我的心还在,趁我还是我,我得让这场噩梦在我身边蔓延开来之前,迅速把它结束掉。 虽然这本就是我的初衷,可回来见到小美后,我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心,最终释然了。 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小美一直沉默着,但她没有挂掉电话。 或许,她在等我笑嘻嘻地告诉她,这一切只是一个为了吓唬她而编造的玩笑? 其实……我也这样期望呢。 但我能对她说的最后一句,只能是这样而已。 ——小美,你知道吗,小时候,我一直很羡慕你,长大后,我一直很……喜欢你。 ——咦?你说什…… 没等她说完,我已经挂上了电话。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了。 我没指望能听到她的回答,不如说,我其实不敢听到。 我怕听到后,我会犹豫;我更怕听到后,我会绝望。 10,离开的时候,我把还在不停作响的手机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我已经再也用不着它了。 面具在我脸上,我却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知道,它已经和我融为一体。 父亲大概也是在死前,才摆脱了这东西的纠缠吧。 ——说不定,恰恰相反,正是为了摆脱它的纠缠,父亲才终于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我没有他那么坚强,能坚持那么多年,为亲人留下许多东西后,才安然地拥抱死亡。 我只要想到那些只是因为在我身边就被厄运笼罩的无辜者,就心生不安——当然,可能过不了多久,连这种感情也会从我心中消失吧。 别了,这座城市。 别了,吾爱。 我会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迎接我的归宿。 在此之后,这诡异的面具,也会随着我的死亡,从此消失于世吧。 11,一年后,某市。 一直空置的公寓终于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勤快的女孩正在清理上一个主人留下的杂乱物件。 这时,一个深埋在杂物堆中的木匣引起了她的注意。木匣陈旧古朴,被铁链和铜锁锁得严严实实。 “这是什么?”好奇的女孩捧起它。 “咔嗒”一声,铜锁竟自动崩开了。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等待了许久似的。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故事之厄运面具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