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粉丝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4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51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简介:1 看着这盘录像带,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命运的强大。 当你倒霉的时候,就算你百无聊赖地睡在床上,坏事也会找到你。甚至,就算你死了,也依然无法摆脱……

1 看着这盘录像带,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命运的强大。 当你倒霉的时候,就算你百无聊赖地睡在床上,坏事也会找到你。甚至,就算你死了,也依然无法摆脱这种霉运。 比如这次丹鸣的粉丝集体自杀案件,没有任何前兆,17个人,说死就死了,这可不是小事儿。媒体的持续报道中,将矛头指向了“理智追星问题”的种种,引经据典,很多非理智追星行为又旧话重提,比如荣迷自杀事件,比如杨丽娟和刘德华事件等等。 但是,我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么大规模的集体自杀行为,肯定有组织者、谋划者吧? 丹鸣是已经去世一年的大明星,才貌双全,风云一时,粉丝无数。一年前,丹鸣在一次火灾中丧生。当时,他的粉丝们情绪就很不稳定,想不到这种情绪在潜伏了一年后,竟然闹出这种乱子。 据说,这次集体自杀事件的发起者网名叫做“丹粉王”,在案发前半个月,曾在网络上召集同伴,一起自杀。那个帖子在网络上点击率很高,不过多数人都当成了玩笑,观望者甚多。毕竟一个人发帖子说要自杀还有几分真实性,集体自杀,还是为了一个明星,就未免太离谱了。 谁都当是玩笑,谁都没想到,在丹鸣“忌日”那一天,真的发生了。 丹粉们不但集体自杀,还全程录了像,录像资料自然不是完全公开的,但是作为丹鸣的唯一财产继承人,我还是拿到了这卷录像带的复制本。 这些孩子看起来都是十六、七岁左右,应该还是高中生。 他们穿着和丹鸣最后一场演出时一样的黑色皮衣和亮红色紧身T恤,整齐划一地剪着丹鸣生前标准的平头发式。 自杀地点是一间废弃的工厂厂房,厂房已经经过精心布置,灯光闪烁,绚烂无比,这一直是丹鸣对舞台的要求。他们坐在一起,观看了丹鸣生前所有的视频资料,看到告别演出时,每个人都抱头痛哭。 我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怎样一种狂热。但是无论怎样,我都深深为之感动,我喃喃地看着丹鸣的照片:“丹鸣,或许为了这些粉丝,你就不应该离开……” 粉丝们哭完了,点起了蜡烛,每个人上台唱了一首丹鸣的歌,最后又合唱了他的成名作。然后每个人又在丹鸣的大照片前深深鞠躬,继而才开始正式的自杀行为。 其实正式的自杀行为过程很短,他们都选择了快捷的死亡方式,比如往头上套塑料袋,在厂房的铁架上上吊以及刎颈。 根据媒体的资料,这17个孩子,形形色色并没有统一的特征,甚至,他们根本彼此不认识。 孩子们里,有学习差的调皮鬼,也有成绩优异的好学生;有性格外向的;也有性格内敛甚至木讷的。 一位母亲抱着孩子的日记,哭着告诉媒体,孩子的日记里,充满对丹鸣的崇拜。崇拜他从一个不放弃梦想的普通送货员,努力拼搏成最具影响力的歌星;崇拜他对梦想的追求,崇拜他的精神,他的为人处世,他对粉丝的态度;崇拜他的歌,他的每一首歌,都唱到了歌迷的内心深处,他唱他们的喜怒哀乐,他唱他们的生活琐事,他认同他们。 是的,孩子们从丹鸣那里得到了认同和精神上r 慰藉。 可是,那一天,丹鸣死了。 多么单纯的孩子们,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丹鸣的复活。 死人怎么会复活呢? 2 我很庆幸丹鸣死了,否则此刻,他将会承受多么巨大的舆论压力?17条人命,没人能担负得起。 很多人都说,那场火灾,是丹鸣故意的,自焚。这是真的,我理解丹鸣。我理解丹鸣为什么要选择自焚而死。 那只是因为,他实现了梦想。 实现了梦想的同时,就意味着失去梦想。在努力拼搏追求梦想的那段日子里,他是快乐的,是充实的,甚至是幸福的。可是,当他走向了舞台的顶峰,举目四顾时,却茫然了,失落了,感到不幸了。因为他再也没有梦想了。 我反反复复观看着那盘录影,越看越觉得别扭,可是又想不出是哪里别扭,只是隐隐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阴谋。 媒体的侦察能力真是越来越强悍了,狗仔队的嗅觉比夏司猎犬还要敏锐。 在集体自杀事件的第10天,就有媒体率先亮出了新的王牌:丹鸣没有死。 文章深度分析了此次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很显然,就是丹鸣。关于一年前丹鸣的死,本来就有些许疑点,比如尸体已经面目全非,难以辨认,等等…… 媒体推测,丹鸣当时可能只是以这种方式彻底隐退。丹鸣退出娱乐圈后,虽然每过一段时间歌迷都举行纪念活动,而歌坛也没有新的黑马可以和丹鸣相媲美,但是毕竟,他已经不是最受关注的人了。 明星都是不甘寂寞的,包括丹鸣。一年后,丹鸣想重出江湖,火暴登场,于是导演了这起集体自杀事件。因为那17个孩子中,有人曾在自杀前几天提到,以自杀的方式为丹鸣祈福,丹鸣就会复活。很显然,这就是有预谋的,有组织的,有计划的。幕后指使者,肯定就是丹鸣。 这家媒体在报道的最后预测:丹鸣不日肯定会出现。 此则报道一出,立刻得到了关注,其它媒体纷纷效仿,褒贬不一,并且越来越离谱,集体自杀事件,很快由悲剧演变成了闹剧,那些半红不紫的二流明星或过气明星,也分别以不同的角色粉墨登场。 这简直是娱乐圈千年一见的空前盛事。 然而,最为劲爆的新闻,还在后面。 不知是谁指使的,竟有盗墓贼挖了丹鸣的墓,那个墓,是空的。 这个新闻一报出,“丹鸣未死”的推断几乎就被媒体炒成了事实。一方面,是粉丝们对盗墓贼和无良媒体的愤怒和控诉,另一方面,粉丝又开始集结聚会,呼吁丹鸣尽快现身,他们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他,追捧他,爱他。很显然,这些粉丝心里,那17个付出的生命是值得的。就算不值,也不能白死,起码丹鸣得真的复活才行。 3 我揉揉眼睛,继续看着那盘录影,我无法忍受丹鸣在死后还遭受非议。终于,我发现了疑点。 虽然整盘影像看起来确实没有任何镜头的切换以及摄像位置的移动,整体看起来,很像是自动录影的。但是,其中有两个歌迷流泪的镜头,是特写。自动摄录的话,机器是没有办法选择什么时候给谁特写,什么时候不给谁特写的,这是第一个疑点。 另外,17个孩子集体自杀时,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表情里充满了憧憬和期待,眼睛都望着镜头。但是为什么? 多数人在临死的瞬间,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但是他们怎么做到的?他们真的在看镜头吗?还是在看镜头后面的人? 我坚信,在自杀现场,还有第18个人。另外,那些自杀者,不可能一直都靠网络联系,他们一定提前通过电话,这些通话记录里,肯定有那第18个人的电话。 有钱,没有做不到的事,我想办法买来了那17个孩子在自杀前一个月内的通话记录,陷入在那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里。 就在这个时候,丹鸣复出了。 我紧紧皱着眉头,那真的是丹鸣吗? 他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身高、体型,甚至歌喉、性格和眼神,都和一年前的丹鸣一模一样,甚至就连丹鸣曾经的贴身助理韶姐都没有起疑。 丹鸣在电视上说,他在一年前火灾中没有死,但是喉咙严重损伤,所以决定暂时离开舞台。没想到,大家竟然阴差阳错把别人的尸体认做是他,他当时健康状况很差,也没有出面反驳,于是将错就错,决定干脆隐退,过普通人的生活。 但是想不到,一年后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一直在默默关注,也一直在默默反省。反省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过于自私,是否只考虑了自己的个人生活,却忽略了那些爱着他的粉丝们的感受。 丹鸣在电视上泣不成声,他承认,17个歌迷的死,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有疑问,难道那真的是一个阴谋么?可是,丹鸣接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都是因为他的退出,才造成了粉丝们的偏激行为。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就算再辛苦,他也不会离开舞台,不会离开热爱着自己的粉丝们,他终于明白,他的生命就是属于舞台的,就是属于粉丝们的。 之后,他马上为那17个孩子举行了规模巨大的纪念活动,并跪在他们灵前,深深地忏悔。他还成立了“丹鸣青少年心理健康基金”,专门解决粉丝们生活中的任何心理问题,杜绝悲剧的再度发生。丹鸣为那17个孩子举行的大型纪念演唱会,真是感人至深,几乎每个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被他深深地打动了。而那场集体自杀,已经在无形中被神化,被英雄化。 关于丹鸣在圈里如何爱护自己的粉丝,早在他“死亡”之前,就是有目共睹的。他的这一系列举动,深深打动了所有的粉丝们。17个年轻的生命没有白白牺牲,丹鸣,真的复活了! 虽然还有媒体质疑,怀疑假丹鸣就是凶手,但是,很快就没有了后文。 据说那些质疑假丹鸣的媒体,全部被当地的丹粉们围攻了。 4 我想都没想,就拨通了丹鸣一年前的私人电话,全然忘记那个号码是自己亲自到营业厅办理的停机手续。 我无奈地笑笑,刚要挂掉,对方却接通了。不但接通了,而且还是丹鸣的声音,简直分毫不差! “喂?哪位?”丹鸣说。 “是、是、是、是我,小孟……”我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小孟!”丹鸣开心地大叫,“你重新回来吧,继续做我的助理!!”他声音里的激动与开心,并不是装出来的。 “那个……丹鸣……你真的……真的?……” “是真的!小孟!我回来了!”丹鸣继续在电话里开心着,“我真的回来了!你也快回到我身边吧!” “哦……” “喂?小孟?你怎么了?你现在住在哪里?” “你呢?你在哪里?方便的话我去找你。”我必须要见丹鸣一面,必须。 “我还住在以前的别墅。”丹鸣说,“你过来吧,正好我们可以商量一下财产交接的事情。我记得自己离开前,把所有的财产都转交给你管理了。” 丹鸣的别墅还是老样子,就好像这一年来,他一直都住在这里一样。别墅里有他的气味,有他生活过的痕迹。丹鸣还是和以前一样,优雅地站起来,轻轻抱了抱我,温柔地说:“太久没见了。” “丹鸣,真的是你?” “真的是我,我真的回来了。”丹鸣微笑着,迷人的招牌式微笑。 “我可以摸摸你的脸吗?”我小心地问。 “你这小子!”丹鸣笑着。 我伸出手,轻轻抚过他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没有任何做过整形的痕迹。 “招呼打完了吧?”韶姐笑着从洗手间出来,“丹鸣一听说你要来,开心了很久。我记得以前,你们总是像兄弟一样。” “是啊……”我努力保持着镇静。 “好啦!说正经的吧!”韶姐招呼我们坐下,说道:“小孟,关于财产交接的事情……” 丹鸣笑着:“不急,韶姐。我觉得也没有必要。财产放在小孟那里我很放心,况且,我也准备请他回来继续做我的助理,我的私人财务方面的事情,就由他打理。” “那最好不过了!”韶姐看着我,“小孟也一定愿意回来,对不对?” “对……”我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整个晚上,三个人侃侃而谈,仿佛又回到了美好的过去。 回到了,三个年轻人为了梦想努力拼搏的幸福时光。 在和丹鸣重逢的那个晚上,我躺在床上,浸泡在黑暗里,不时打开台灯看着床头丹鸣的照片。心底升起一阵阵寒意。是的,寒意。 因为,我现在的处境,和一篇恐怖小说的名字一样。 那篇小说的名字是《我遇见了我》。 不错,我遇见了比“我”更像“我”的我。 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才是丹鸣,真正的丹鸣。 一年前,深感迷茫的我,决定纵火自焚,在自己事业的巅峰结束生命。我的好朋友兼贴身助理小孟救了我,他自己却死了。 那一刻,小孟的死,让我又重新找到了活着的责任和意义,重新找到了梦想。我到国外做了整形手术,我要代替小孟活着,代替小孟去实现他的梦想。小孟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我活着,就是小孟活着。 然而,虽然我苦苦寻找了一年,但是仍然不知道,小孟的梦想是什么。 紧接着,就发生了现在的事情,如果是你,会怎么样? 坐在家里,什么都没有做,就背负了17条年轻的生命。不、不仅如此,这17条生命,是因为你才被利用、被蒙骗的。你和那17个活生生的孩子,成了某个人的垫脚石,成了某个人名声鹤起飞黄腾达的砝码。 如果是你,你一定会拼命吧? 我会。 当我悄悄告诉身边的人我才是丹鸣的时候,每个人都充满同情地望着我。他们说:“小孟,我知道你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丹鸣的死,现在丹鸣突然出现,你一时无法接受。可是,你必须得接受这个现实!” 他们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 5 一个谎言,说第一次的时候是谎言,说第二次的时候可能还是谎言,可是说到第三次、第四次……第一百次的时候,连说谎的人自己都觉得,那不是谎言了。 那是真的。 丹鸣对于财产的事情并不热衷,对他来说,能够像丹鸣一样站在舞台上,接受万众敬仰,唱自己喜欢的歌,跳自己喜欢的舞,就已经很满足了。 热衷于财产的,是丹鸣的贴身助理韶文。 “小孟明显就是不想归还财产,他这是在拖延时间!”韶文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无所谓吧!”丹鸣喝着果汁,“我以后多出唱片、多开演唱会,到时候给你加薪就是了!” “加薪?!”韶文冷笑着:“你能加多少?10倍?哼哼!给我加薪?你还真以为你是丹鸣啊?” “我当然是丹鸣!”丹鸣正色道,“不然我是谁?!” “你演戏演的未免太投入了吧!别忘了,你只是傀儡!你的身边要是没有我,大家怎么能那么容易相信你的话?” “什么相信不相信的,我就是丹鸣!”丹鸣站起来,生气道,“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辞退你?!” “哈哈!”韶文吐了口烟,冷笑道:“你不是丹鸣,真正的丹鸣早在一年前就死了!” “住口!”丹鸣嘴唇颤抖着,“我根本没有死!你说我不是丹鸣,你怎么证明?你有什么证据?!” 怎么证明? 韶文一下子愣住了,是啊,又该如何证明呢? 这个人,有着和丹鸣一样的脸,训练了和丹鸣一样的身型,重要的是,他拥有和丹鸣一样的歌喉,甚至连性格都一样! 他就是丹鸣,不容置疑。 那一个,韶文觉得,或许,丹鸣真的复活了。起码,丹鸣的灵魂复活了。 “我就是丹鸣!丹鸣就是我!”丹鸣蹲在地上,抱着头,狠狠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没错!我就是丹鸣。” 他站起来,冷冷地对韶文说:“韶姐,以后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不要再说我不是丹鸣的那种话。因为,事实上,根本上,我就是丹鸣,我本来就是丹鸣。” 韶文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冷冷地看了假丹鸣一眼,“好吧,丹鸣。我觉得在财产问题上,你不能妥协。你是丹鸣啊,那些财产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你把它们要回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现在双方的律师不是已经在处理了吗?” “这太浪费时间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6 “丹鸣,你这次复出的成功,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很少有复出的明星,能像你这么轰轰烈烈,当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集体自杀案件,也曾经有人怀疑你就是集体自杀的主谋,请问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都是我的错。”丹鸣对着镜头,眼泪蜂拥而出,“我不配做一个所谓的偶像,没有正确引导粉丝们。其实,我根本不是偶像,只是一个歌者,一个普通的艺人,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丹鸣实在觉得很幸福……相对于成为偶像而言,我更希望和大家做朋友。” “丹鸣,听说你是用金钱解决了集体自杀者家长们的愤怒,是真的吗?如果是,你花了多少钱?”又一个记者问。 “你以为钱能解决一切吗?”丹鸣愤怒地抬起头,瞪着那个记者,反问道:“你觉得一条人命值多少钱……” 我关了电视,闭上眼睛。电视上的那个人,不就是我自己吗?或者,那根本就是我,而现在的我,则不是我…… 或许……有心理疾病的真的是我?!我开始怀疑自己…… 昏暗的小屋里,闪烁着七彩绚丽的光芒。17个孩子,每个人都是一个少年版的丹鸣,他们微笑着,充满希望地,按照自己期望的方式死去。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脑袋里嗡嗡作响,我看了看表,凌晨1点。周围静悄悄的,那17个孩子,每天晚上,都会进入我的梦。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爬下床,慢慢走向书房。我必须努力,尽快找出那第18个人,尽快揭穿电视上那个丹鸣的真面目。 这就是梦想的力量吧。 我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不懈追求梦想的日子。为了一个理由,一个目标,一个期望而努力、拼搏、甚至拼命。 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只有这样,才是活着的意义,活着的真谛。 同样是这个晚上,另外一个丹鸣也被噩梦惊醒了。 他梦到自己在舞台上唱歌,唱着唱着,整个会场突然一片黑暗。 紧接着,他听到主持人说:“欢迎丹鸣闪亮登场!” 他站在舞台上大喊:“我已经登场了啊!” 可是没有人理他。他就像一个透明人一样,无助地站在舞台上,满头大汗、手足无措,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假丹鸣在追光灯下闪耀无比。 他刚要冲过去揭穿假丹鸣的真面目,告诉大家他才是真正的丹鸣,却被一个人拉住了。 梦里,他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只记得他说:“贺雨,该你登场了。” 贺雨…… 贺雨是谁? 7 第18个人的名字是贺风,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破旧的老爷车,将一根真空吸尘器的长软管接在汽车的排气管上,管子的另一头则从车窗探入车内,用废报纸和胶带封得严严实实。 我看着贺风的尸体,紧紧皱着眉头,这个人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办案的警察指着贺风,突然说:“哎?这个人跟复出的明星丹鸣有点像啊……” 是啊!我拍拍脑门,这个人,长得和一年前的我确实有几分相象。 “贺风……”我喃喃地,“对了警察先生,死者家里人当中有没有叫贺雨的?” 警察接过我递过去的红包,说:“他确实有一个叫贺雨的大哥,不过在一年前就失踪了,很可能已经死了。” 这就对了……我知道假丹鸣很可能是谁了…… 前几年的综艺节目特别流行模仿秀,也就是明星脸。当时有一档很有名的综艺节目做了10期我的专题,就是选拔长得最像我的人。当时,一个叫贺雨的男生,是我的疯狂粉丝,不但外貌和我一模一样,歌喉、演技等等也很像,要不是当时的他还是孩子,个头比我稍微矮一点,连我自己都几乎难以分辨真假了…… 我紧紧皱着眉头,当时的情景,现在想来,还觉得有一丝恐怖。 节目里有一个环节,是播放模仿者小时候的照片。在我未出道前,那个孩子跟我一点都不像!听他自己说,从我一出道,他就喜欢上了我。也是从那个时候,他的面貌竟然也慢慢地变得像我了。 记得现场采访他的父母的时候,那两个老人竟然指着我骂起来。说他们的儿子,自从迷恋上了我,就什么事情都不肯做了,每天就是模仿我唱歌,模仿我说话,模仿我跳舞,模仿他能模仿的一切……他们说是我毒害了自己的儿子。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贺雨站在舞台上,握着话筒,真挚地说:“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丹鸣!” 可是,如果真的是贺雨的话,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啊!肯定会照顾自己的弟弟,那么贺风又怎么会自杀呢? 难道是畏罪自杀?因为策划了那起集体自杀案件? 又或许,贺雨一直就有将我取而代之的野心,让自己的弟弟组织这件事情,然后再杀人灭口? 8 另外一个丹鸣最近很不安,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安,只是隐约觉得,思想和身体已经完全分离,很空,很虚无,仿若自己是个没有过去的人。 是的,没有过去。 媒体又找到了新的炒作点,就是丹鸣的歌。 很多明星都是带着新歌复出的,但是丹鸣不是,自从他复出之后,一直在唱老歌,一直在嚼剩饭。他也试图写歌,可就是写不出来。 他把稿纸揉作一团,扔在地上,暴躁地说:“烦!怎么就写不出歌呢?” 韶文冷笑着:“怎么写不出?你写过么?” “当然写过!”丹鸣正色道:“以前的歌,都是我自己写的!” “不错,丹鸣的歌都是丹鸣自己写的。”韶文一语双关。不过丹鸣并没有听出她话里的真正涵义,因为在他的心里,他就是真正的丹鸣。 “我总觉得……”丹鸣掐着自己的眉心,“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 “我知道你忘记了什么。” “什么?” “不告诉你。哈哈!”冷笑似乎是韶文一贯的表情,“今天我接到律师的电话,说财产转让的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对方的律师说,小孟已经同意尽快把财产归还给丹鸣。” “是么?” “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我没忘,我对财产并不感兴趣,我只在乎自己的梦想。”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成为像丹鸣那样的人?” “既然你就是丹鸣,为什么还要成为像丹鸣那样的人?” “对啊……”丹鸣的头,又剧烈地疼痛起来,“我自己,明明就是丹鸣啊……我就是丹鸣,丹鸣就是我!” 他坚定地站起来,拿起笔,又开始冥思苦想能够打动人心的歌词。 9 我流着泪,写完了那首歌,歌的名字,就叫做梦想。 歌里面,有我的梦想,粉丝们的梦想,以及那17个孩子的梦想。是的,那17个死去的孩子,也应该有梦想,他们的梦想并不应该是用生命唤醒一个遥不可及的偶像,而是其它的。比如成为英雄、成为作家、成为商人、或者,哪怕是成为家庭主妇。 是的,梦想。无论是伟大的,还是卑微的,无论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想的,每个人,都应该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可是,仅仅凭这一首歌,就能够证明我是丹鸣吗?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是丹鸣的外貌了。 现在的状况,假的丹鸣比真正的丹鸣更像丹鸣本人。 我紧紧握着拳头,如若假丹鸣真的是贺雨的话,那么他就应该有贺雨的弱点。 贺雨的弱点,就是孤独。为了成名,为了代替丹鸣,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而这些并不是最深刻的孤独,最深刻的孤独,是他否定了自己。否定了原来的自己。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失去了,他难道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么? 10 丹鸣的个人演唱会,万人体育馆座无虚席。 据说这场演唱会中,除了丹鸣请来的其他大腕歌星做嘉宾以外,还有一位神秘嘉宾。 登场前,韶文担忧地对丹鸣说:“那个神秘嘉宾到底是谁?我总有权知道吧?” “哈哈,小孟出的主意,不会错的。”丹鸣笑着。 “你别太相信那个小子!”韶文说,“别忘了财产的事情他还没有彻底解决呢!” “我为什么不相信他?”丹鸣冷冷地看着韶文,“他从未怀疑过我,在以前,他也是我最信任的助理。既然我都能把财产交给他管理,难道在一个演出嘉宾的事情上,还会怀疑他吗?” “你还真当自己是丹鸣啊!”韶文大吼! “不错,不是真当不真当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就是丹鸣,从骨子里就是丹鸣。以前的丹鸣信任小孟,现在的丹鸣依旧信任小孟。” 韶文愤愤地甩甩手,她自然无法理解,对于这个丹鸣来说,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觉得,自己就是真正的丹鸣。 况且,这个神秘嘉宾,据小孟说,是一个以前模仿过丹鸣的忠实粉丝。现在圈里都流行这个,周杰伦在好几次演出中,都是和模仿者同时登场的。当时很多人就在想,如果周杰伦病了,就算让那些模仿者暂时替他唱一场,粉丝们也不会发现的。 演唱会逐渐进入高潮,主持人激动地说:“下面!有请我们的神秘嘉宾登场——” 会场顿然鸦雀无声。舞台上一片黑暗,随即追光灯亮起,打在舞台中央一个黑衣人影身上。 观众们沸腾起来,太像了!太像了!虽然戴着面具,但是他那身段,那姿势、那动作,简直和丹鸣一模一样嘛! 黑衣人握着话筒,似乎有些哽咽,久久不能出声。是啊,终于回来了,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舞台。 “我是贺雨,是丹鸣的忠实粉丝。我爱丹鸣的一切,为了这份对丹鸣的爱,我宁愿失去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丹鸣。” 后台的丹鸣一愣,“贺雨?”这个曾经出现在梦里的名字,竟然真实的存在。 韶文冲到化妆间,赶走其他工作人员,表情有点歇斯底里:“你赶快制止那个人!赶快让那个人下台,否则你就完了!” “为什么?”丹鸣皱着眉头。 “为什么?!”韶文吼道:“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你就是贺雨啊!” “你瞎说什么啊?你疯了啊!”丹鸣额头冒出汗珠,自己明明就是丹鸣,怎么会是贺雨呢?不过……贺雨这个名字真的好熟悉啊。 这时,只听那个自称是贺雨的人,在舞台上说:“这首歌,献给所有的丹粉们,包括那17个已经离开我们的孩子。我记得丹鸣以前就经常对我们说,如果你放弃了梦想,你就不配当丹粉。那17个人,在放弃了生命的同时,也放弃了梦想。他们不配当丹粉!” 11 《梦想》打动了在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 有的粉丝悄悄说:“我怎么觉得,这个贺雨,才是真正的丹鸣呢?” “是啊,那些话,那个声音,那个气质……模仿到这种程度,太厉害了……” “没准就是丹鸣呢!不过是刚才下台换了换衣服而已。” “那换得也太快了吧?”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你不觉得可怕吗?” 可怕,确实可怕,蜷缩在后台的丹鸣就觉得可怕。因为那一首梦想,不仅打动了别人,也打动了他。他突然觉得,舞台上那个人,比自己更适合当丹鸣,比自己这个丹鸣,更像丹鸣。 或许,我根本不是丹鸣?他的头,又剧烈地痛起来。 我站在舞台上,聆听着场下持续不断的掌声,沉默良久,重新拿起话筒,说:“很久以前,一个叫贺雨的丹粉,深深喜欢着,崇拜着丹鸣,并因此模仿着他的一切。他的梦想,就是成为真正的丹鸣,站在丹鸣的舞台上,唱丹鸣想唱的歌。” 台下又爆发出掌声,是鼓励,他们心里,这个舞台上男人,说的就是自己的故事。 “后来,他的梦想实现了。他真的站在了丹鸣的舞台上。可是,为了这个梦想……”我哽咽着,“为了这个梦想,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为了这个梦想,他成了全世界最孤独的人,因为他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弟弟,甚至,还失去了自己……” “贺风……这些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假丹鸣贺雨抱着头,痛苦地蹲在地上。 “你这个不争气的!”韶文狠狠踢了贺雨一脚,刚要继续踢下去,却被一个保安拉住。保安的身后是警察。 “我不是贺雨!我是丹鸣!”贺雨一把推开保安,脸上的肌肉颤抖着:“我就是丹鸣!我明明就是丹鸣!” “好吧,丹鸣。你就是丹鸣。可是,丹鸣,你还记得贺雨吗?一年前参加模仿秀的孩子。” “贺雨怎么了?贺雨发生什么事情了?” “贺雨没事儿,不过贺雨的弟弟贺风死了……” “弟弟死了吗?”贺雨喃喃地,“弟弟死了吗?弟弟是怎么死的?我弟弟是怎么死的!!!”他突然伏在地上大哭起来。 我站在舞台上,停顿了几秒,继续说:“贺雨实现了他的梦想,刚才一直站在舞台上唱歌的丹鸣,就是真正的贺雨。这就是这场演唱会为了实现一个忠实丹粉的梦想而特别设计的角色互换环节。但是……我深切地希望,我的歌迷们,虽然一定要有梦想,但是,不要像歌里唱的那样,在梦想中,迷失自己……” 我这么说,只是不希望,那个叫贺雨的孩子,那个梦想成为丹鸣的孩子,受到更多的伤害和舆论压力。 这就是丹鸣,就算在被粉丝伤害的情况下,也会尽量保护他们的丹鸣。 12 其实,现在科学那么发达,就算做了整形手术,要鉴定一个人的真假,也十分容易。比如血型、DNA……还比如我有心脏病,而贺雨没有,这就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但是我并不想直接揭穿贺雨。 我不想害了贺雨的一生。既然这次事件是以闹剧开始,那么还以闹剧结束吧。 心理医生医生给贺雨做了催眠。 医生说,贺雨有“我就是丹鸣”的身份妄想,这种身份妄想愈演愈烈,再加上外力的协助,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所谓外力的协助,自然就是韶文。 几年前,自从小孟出现后,韶文就不再是丹鸣身边最亲近,最值得信赖的人。在她无意中得知丹鸣将所有财产都转让给小孟以后,她内心的嫉妒达到了顶峰。 她找到了贺雨,花了一年时间,训练他,训练他成为真正的丹鸣。她一方面无法接受丹鸣已经死去的现实,另一方面,又不甘心丹鸣的巨额财产全部落在小孟手中。 她把所有的寄托和希望,都放在了贺雨身上。告诉他关于丹鸣的一切,让他的行为举直、言行语态等等全部都达到和丹鸣一致。 这对贺雨来说,当然更是千年难遇的好机会。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死了,丹鸣死了。无数粉丝们陷入了悲痛之中。但是他不同,他要化悲痛为力量,他要继承丹鸣的一切,他要代替丹鸣,成为孩子们灵魂中的寄托,他要让丹鸣重新回到舞台,重新回到粉丝们中间,他要成为丹鸣,这就是他的梦想。 丹鸣不是常说吗?每个丹粉都应该有梦想。 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为这个梦想而付出的代价。 他并不知道,韶文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会导演那一出集体自杀惨剧。他更不知道,韶文利用了弟弟贺风对哥哥的爱戴和期望,成了集体自杀的组织者,并在大功告成后又被韶文所杀。 13 自从那次演唱会之后,我一直拒绝接见任何媒体记者,拒绝一切演出和相关的公关活动。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每天只是反复看着那17个孩子集体自杀的录像。 我还是决定死,我无法在背负了17条年轻的生命后,还继续若无其事地活下去。我想把我的尸体做成雕塑,站在舞台上,永远保持着歌唱的姿势……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留了一封遗书给自己的歌迷,其中有一段是这样的: 我并没有离开你们,就像梦想并没有离开你们一样。www. 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也会为了这个梦想,继续活下去。 丹鸣也有自己的梦想,丹鸣的梦想,就是在自己最好的年华,保持着歌唱的姿势,永远留在那个舞台上。 如果你们在追求梦想的旅途上,遇到了困惑,就来看看我,看看永远歌唱着的丹鸣,永存在梦想中的丹鸣。相信,你们会从我那里,得到鼓励,继续前进。 写完了遗书,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放在床头上自己的照片。这张照片是小孟的收藏,他总是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好最优秀的人,所以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也要让我的照片陪在他身边。 小孟,我来陪你了…… 我笑笑,从相框里卸下照片,放在胸前。带着小孟生前最珍视的东西去死,是不是就算和他在一起了呢? 我笑笑,又看了看照片,眼泪却蜂拥而出。 照片的后面写着一行字,是小孟的笔迹:“我的梦想,就是让丹鸣成为全世界最优秀的歌者,永远歌唱在美丽的舞台上。” 原来,这就是小孟的梦想,这就是我苦苦寻找了一年的梦想。 或许,当小孟义无反顾地冲入火海把我推出去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着的,就是这个梦想吧? 我不能死,我必须,为了小孟的梦想继续活下去,继续唱下去。 不,不仅仅为了小孟,也为了那17个孩子的梦想,为了所有有梦想的粉丝们的梦想——我必须,唱下去。 从此,我改了艺名,叫做孟丹。并且每次演唱会的开始,我都会首先为那些因我而死去的人默哀,这几乎已经成了孟丹的特点之一。 我还成立了“梦想基金会”,专门帮助粉丝们,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每个人,都应该有梦想的……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故事之粉丝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