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花布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3:5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74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简介:一、新来的漂亮老板娘 走出球场的时候,苏羽显得很是无奈。才踢了一小时的球,昨天才买的限量版曼联球衣,就被工商系大一的新生王小峰给撕破了。当……

一、新来的漂亮老板娘 走出球场的时候,苏羽显得很是无奈。才踢了一小时的球,昨天才买的限量版曼联球衣,就被工商系大一的新生王小峰给撕破了。当然,王小峰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他五大三粗,是对方的强力后卫呢? 王小峰内疚地说:“真是对不起了,我陪你去校内裁缝店缝补一下球衣吧,我出钱。”校内裁缝店在生活区,离男生宿舍没几步路,老板是个和蔼的老太太,手艺很好,收费也不贵。 在宿舍洗了澡,苏羽挽着湿漉漉的球衣,然后去工商系的寝室叫到王小峰,一起下了楼,来到裁缝店外。今天有点奇怪,虽然已经是下午了,裁缝店却似乎没营业,卷帘门拉了一半下来,里面的灯光也很昏暗,隐隐透着黯淡的红光。苏羽弯下腰,进了裁缝店,大声问:“有人吗?” 店内的天花板密密麻麻挂着很多衣物,几块悬在空中的布料花花绿绿,遮住了苏羽与王小峰的视线。花布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有人,有人。稍等片刻哦。”话音刚落,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撩开布料,出现在两个大男孩面前,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大号的剪刀。 “咦,张老太太不在吗?”苏羽诧异地问。张老太太就是裁缝店的老板。 女孩微笑着说:“张老太太的女儿住院生小孩,她回老家照顾去了。她把这爿裁缝店盘给了我,让我继续经营。今天上午才开业呢。”她递了张名片过来,说,“放心好了,我的手艺不比老太太差,收费也保持原来的价位。” 苏羽扫了一眼名片,这个新来的裁缝店老板娘名叫沈葭。苏羽把撕破的球衣交给沈葭后,又逡巡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刚才看到屋里透出的红光,就来自于墙壁上的一面神龛。 做生意的人嘛,一般都会渴望神灵的庇护。但这面神龛却并非平常生意人所供奉的赵公元帅或关二爷,而是一个有着三只眼睛、六只手臂、神情古怪的石猴子,一块小张的花布搭在了猴子的肩膀上,上面似乎还写着弯弯曲曲的怪异文字。王小峰也注意到了,他好奇地撩开悬垂的布料,走到神龛前,好奇地问:“老板娘,这猴子是什么神灵呀?”他伸出手,想揭下那块小花布。 沈葭忽然发出一声大叫:“别碰那张布!”她瞪大了眼睛,瞳孔中闪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王小峰吓了一跳,连忙缩回了手指。沈葭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说:“这石猴子是我在东南亚旅游时买的纪念品,据当地人说,每天用开过光的布擦拭猴子的手,就能保佑我生意兴隆,客人不断。这块花布就是我在东南亚的寺庙里开了光的,你们可千万不要偷偷给我拿走了哦!” 王小峰却问:“要是拿走了花布,会酿成什么后果呀?” 沈葭瞪了一眼,说:“那就会给偷走花布的人带来噩运!只有花布的主人才能受到佑护,而小偷则会遭到石猴子的诅咒!” “你在吓我吧?”王小峰还想说什么,苏羽赶紧打断了话题,对沈葭说:“今天你一定擦拭了石猴子的手,难怪生意那么好,刚接裁缝店,我们就来缝补球衣了。” 沈葭没好气地说:“好了,你们把球衣放在这里吧,明天来取。”已经在下逐客令了,苏羽和王小峰只好没趣地离开了裁缝店。 出门的时候,又有几个学生带着需要缝补的衣物走进了裁缝店。看来石猴子还真给沈葭带来了好运。 二、流浪歌手身份之谜 刚走出裁缝店,苏羽就看到几个女生正神色匆匆地走过身边,她们一边走还一边高声说:“快点,快点,约好了时间的,千万别迟到了。”这几个女生中,其中正好有个是苏羽班上的同学徐蓓。 苏羽开玩笑地问:“徐蓓,走这么急去哪里呀?是去相亲吗?” “呸!”徐蓓啐了一口后,马上又兴奋地说,“苏羽,你不是喜欢听歌吗?跟我们一起去校门吧。今天我们女生宿舍邀请了一个流浪歌手到学校里来演唱,那小伙子唱歌可不错了!” 苏羽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连忙打听流浪歌手的情况。徐蓓告诉他,昨天几个女生到校外逛街的时候,看到有个留着长发的流浪歌手坐在校门外的人行道上,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唱着歌。歌手的嗓音很清澈,激越的高音像高原的天空一般纯净。女生们顿时被歌手吸引住了,她们围在歌手身旁,足足听了半个小时的歌,还把身上所有的零钱都扔进了歌手面前的一顶帽子中。 歌手离去的时候,女生们还邀请他今天到学校里来唱歌。因为学校是不准流浪歌手进校门的,所以她们要去校门外接他,并分别把乐器带进来。 徐蓓痴醉地自言自语:“那个歌手的嗓音,就像齐秦一样,太有穿透力了。而且吉他也弹得好,不比专业歌手差。” “哦?!是吗?不会这么夸张吧?”苏羽不怀好意地说,“只怕,是你们觉得那歌手长得英俊,所以犯花痴吧?” “切!”一个女生反驳道,“那个歌手唱歌的时候,长发一直遮住了他的脸。他一唱完,就戴上了帽子,埋着头,我们根本看不到他长什么模样。” 另一个女生则痴痴地说:“嘿,我只觉得他挺高的,而且很健壮。” 苏羽顿时心生兴趣,于是跟着徐蓓一起向校门走去。而王小峰显然对音乐没什么兴趣,自顾自地向寝室走去。 来到校门外,徐蓓左右顾盼,附近却并没有什么留着长发的流浪歌手。 “难道他不来了?”十多分钟后,徐蓓焦躁不安地自言自语道。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接通了电话,她兴奋地叫道:“是流浪歌手打来的!”他告诉徐蓓,他已经进了学校,或许门卫以为他是大学里的学生,所以没有阻拦他入校。 “你现在在哪里?”徐蓓问。流浪歌手答道:“我在男生三宿舍,407。” 徐蓓挂断电话后,突然听到苏羽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徐蓓问。 苏羽答道:“你们知道谁住在男生三宿舍407里吗?” 苏羽也住在男生三宿舍,四楼是中文系大四男生的寝室。现在大四的学生都外出实习了,除了准备考研的学生还住在寝室里,整层楼几乎都空了。现在407寝室只住了一个男生——林云。林云是个长发披肩的男生,曾经在学校艺术节时拿到了吉他大赛冠军。 听说林云的家境并不好,但却是系里成绩最好的学生。他刚获得了惟一保送公费读研的名额,他一定是为了凑集生活费,所以在校外卖唱挣钱。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所以他才用长发遮住了面孔。 可他现在怎么又愿意与徐蓓她们见面了呢?难道他不想隐瞒自己卖唱的身份了吗? 带着疑惑,苏羽与一帮女生重新回到校园。刚走到男生宿舍旁的生活区,就在经过那间裁缝店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嘿,就是你,站住!”说话的正是漂亮的裁缝店老板娘沈葭,她指着苏羽,高声叫道,“刚才你和你那个同学一离开,我就发现搭在石猴子手上的花布不见了!一定是被你们偷走了!” “切!我们偷你的花布干什么呀?”被诬为小偷,是苏羽最不能容忍的事,他反驳道,“我们出来后,又有这么多学生进了你的店里,天知道是被谁偷走了。” 沈葭这下有点哑口无言了,她毕竟没有证据证明花布是被苏羽偷走了,所以只好喃喃自语:“我真是倒霉呀,今天才接店,就丢好几块花布了……”但她还是掷下了一句狠话,“哼,我让你们这些不学好的学生偷东西,当心遭到石猴子的诅咒,最终死于非命!” “嗬,你可真够狠的!”苏羽笑道。但他还是没多在意,转过身来,与徐蓓她们继续向男生三宿舍走去。 三、死者手里握着一块花布 徐蓓与流浪歌手在电话里已经约好了在男生三宿舍楼下见面,当苏羽他们来到三宿舍楼下后,左等右等,却没看到林云的踪影。难道林云并不是那个流浪歌手?可他们也没看到附近有留着长发的年轻男人。 苏羽有点不耐烦了,于是说:“我还是去407看看吧。”他正要上楼,这时他看到王小峰正拿着盛满饭的饭盒,从食堂走了过来,正准备上楼。 “这么早就吃饭?”苏羽问道。现在才五点多,吃饭是有点早。 王小峰没心没肺地答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去食堂的人有糖醋排骨吃!”他打的正是一份糖醋排骨,此刻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苏羽吞了一口唾液,和王小峰一起上了楼。上楼的时候,苏羽给王小峰说了林云可能在校外卖唱凑生活费的事,王小峰也有点敬佩林云,说:“我也和你一起去见识一下这个吉他王子吧!” 大四的学生都外出实习或找工作去了,四楼的楼道空荡荡的。 站在407寝室外,苏羽敲了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关。轻轻推了一下,门开了,一股怪异的气味涌了出来,随即,苏羽和王小峰同时看到一个悬挂在房梁上的人形影子,正晃晃悠悠地摇曳着。 两人同时爆发出一声尖叫。 这是一具已经冰冷了的尸体,颈子上绕着一根粗壮的绳索,绳索的另一头系在日光灯的灯座上。死的人,正是留着长发的林云,在他的尸体旁,还有一把吉他。苏羽朝卫生间探头望了一眼,看到洗手池里积满了水,里面浸泡着一只破旧的直板手机,卫生间里的气味有点特别,像是洗涤剂的气味。 苏羽连忙打电话报警,刚挂了电话,他发现林云的拳头紧紧握着,指缝中似乎露出了什么东西,花花绿绿的。他仔细地看了一眼,才发现那是一块花布,正和他们之前在裁缝店里看到那块搭在石猴子手上的花布一模一样。 四、花布的诅咒 学校在郊区,半个小时后,警方的人才赶到校园。而法医是从市局赶来的,因为正值下班时间,到处都堵车,直到一个小时后才来到了男生三宿舍的407寝室。 法医鉴定,林云是在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之间死亡的。卫生间的洗手池里,不知为什么积满了洗涤剂。经过询问林云的同学,那个打给徐蓓的电话,正是林云的手机号码。而那个浸泡在洗手池里的手机,也是林云的。他家境不好,用的手机是个过时的直板二手旧手机。 由此可知,林云打电话时还是活着的,他的准确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一个小时左右。 苏羽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警方立刻叫来了裁缝店的老板娘沈葭。 沈葭看到警察拿出的那块花布后,顿时傻了眼。她对警方调查人员说:“这花布哪是什么开过光的神物呀?也没有什么诅咒的功效,那都是我吓唬那些同学的。花布是我用来打扫卫生的抹布,是从大块的花色绒布剪下来的,去污的效果很不错。” 她解释,今天刚开业,她就丢了一块绒布,不得不从整块花色绒布里又剪了一块花布下来。可没过多久,花布又不见了。 为了不再丢花布,沈葭不得不编造出一个吓唬人的说法,说偷走花布的人会受到石猴子的诅咒。至于那个石猴子,也不是什么保佑她生意兴隆的神龛,而是因为她属猴,觉得石猴子能给她带来好运,所以才供奉在神龛里的。 沈葭看了林云的照片后,回忆片刻,说道:“这位同学嘛,我不敢确定他是否来过裁缝店。今天下午,的确有个留着长发的学生拿了一条裤子到裁缝店,让我改一下裤腰。但他说话的时候一直埋着头,头发遮住了脸,我不敢肯定是不是这位同学。”长发学生到裁缝店来的时间,正是苏羽和王小峰离开后没多久的时候。而那时正好是发现林云尸体前的一个小时。 沈葭找到了那条需要修改裤腰的裤子。后经林云的同学证实,的确是林云的裤子。 看来林云确实去过沈葭的裁缝店,而且拿走了一块搭在石猴子手上的花布。可花布明明并没有什么诅咒,为什么他会自杀呢?一个年轻的警察不禁猜测道,或许林云受到无意识的心理暗示,从心底接受了花布会带来噩运的信息,不停暗示自己会遭到石猴子的诅咒。有点像自我催眠,连他自己也相信了一定会遭到诅咒,死于非命,他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于是心理崩溃,最终选择了自杀。 这种说法尽管听上去是有点离奇,但却并非不可能。 心理学上曾经有一个经典的案例,一位心理学家将蒙住眼睛的死刑犯人捆在了椅子上,然后在手腕扎了一个小孔,告诉犯人他会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慢慢放干犯人所有的鲜血。而实际上,血马上就止住了。心理学家在一旁打开了水龙头,发出滴水的声音,这就是在给那个犯人强烈的心理暗示。到了三个小时的时候,那个犯人果然死了,他就是死于强烈的心理暗示。 年轻警察?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治觯衷诖笱б涤刖鸵档难沽螅睦砗苋菀壮鱿指髦治侍狻>」芑ú甲缰渲皇亲有槲谟兄福廊换崛眯睦聿唤∪难志澹踔磷陨薄? 五、洗涤剂与手机 看到林云的尸体后,王小峰就没了胃口,在食堂里打的那份糖醋排骨也被他倒进了垃圾桶里。当然,苏羽也好不到哪里,他根本就没吃晚饭。所以在十点多的时候,两人都饿了,于是相约去生活区的小饭馆去找点什么东西吃。 小饭馆里,两人各点了一碗贵州羊肉粉后,又聊到了林云的死。 那个年轻警察的说法也传到了他们的耳中,王小峰不禁问:“苏羽,你觉得林云真是因为心理暗示而自杀的吗?” “我只能说,从理论上来讲,不排除这样的说法。”苏羽大口吸着米粉,不置可否地答道。 苏羽吃完了米粉后,忽然抬起头来,翻了翻眼皮,对王小峰说:“其实,我觉得有点东西想不通。” “什么想不通?”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林云寝室的卫生间里,洗手池里会积满洗涤剂,而且里面还浸泡着他的手机。” 王小峰附和了一句:“嗯,是有点让人想不通。” 苏羽又说:“洗涤剂是有机溶液,如果手机泡在里面,肯定以后就不能用了。而且,手机里的SIM卡最害怕的东西也是有机溶液,要是接触了洗涤剂,SIM卡上所有保留的信息都会被抹去。” “可抹去SIM卡上的信息又有什么用呢?别忘了,即使没有SIM卡,调不出手机的通话记录,在电信公司依然可以打印出所有的记录呀!”王小峰说道。 苏羽点了点头,说:“是的,所以我才想不通为什么林云自杀前,会把手机泡在洗手池里。”他顿了顿,满脸疑云地说,”难道他不是自杀的?而手机浸泡在洗涤剂里,也不是为了抹去通话记录,而是为了其它的目的?“ “什么目的?” “目的就是为了隐藏手机里SIM卡的号码!或许那个打给徐蓓的电话根本就不是林云打的,而是杀害他的凶手打的。”苏羽说道,“凶手把林云的手机浸泡在洗涤剂里,就是想让警方无法查出手机里SIM卡的号码是多少。林云的SIM卡早就被凶手取了出来,放在自己的手机里拨给徐蓓,让所有人都以为林云是在打过电话之后才死的。而那时,这个凶手也做好了不在场证明,洗清自己的嫌疑。” “可是,漂亮的裁缝店老板娘沈葭,亲眼看到一个长发男生在我们离开后,走进了裁缝店里。难道这个人不是林云吗?” 苏羽笑了笑,说:“别忘了,沈葭看到的长发男生,一直埋着头,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只要有一顶假发,我都可以让别人以为我是林云呢。说不定,就连徐蓓她们昨天在校外看到的那个流浪歌手,都不一定是林云,而是凶手假扮的。目的就是想让徐蓓她们作为发现林云尸体时,时间上的证人。” 六、聪明反被聪明误 走出小饭馆,已经很晚了,校园里的人很少,回宿舍楼的路上,王小峰不禁问:“这个凶手究竟是谁呢?他可真是深思熟虑老谋深算啊,竟然布下了这么复杂的局,真是太聪明了。” 苏羽呵呵一笑,说:“只怕这个凶手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此话怎讲?” 苏羽说:“凶手的确非常聪明,但他却错用了一手——他不该把花布塞在林云的手中。” “花布?” “嗯,凶手把花布塞进林云的手中,就是为了故布迷局,把警方侦察的视线向新开的裁缝店转移。那个花布的诅咒传说,就算是假的,也能让警方联想到心理暗示,误导警方以为林云是因为心理崩溃而自杀。” “那凶手的漏洞是什么呢?”王小峰追问道。 “他忘了这个裁缝店是今天才转手的,关于花布诅咒的传说,知道的人并不多,还没在校园里流传成灵异传说。这样一来,只要先假定林云是死于他杀,那么就可以直接使用交叉调查法,寻找既知道花布传说——也就是今天去过裁缝店的人——又会弹吉他,歌喉挺像齐秦,而且在发现林云尸体前一个小时,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人。我想,符合这样条件的人并不多。”苏羽说道。他顿了顿,又用诡秘的神情指了指一条岔路,对王小峰说,“我们走这边吧。” 对面传来了密匝匝的脚步声,几个女生正说笑着向他们走来,正是徐蓓和一帮女生。她们也是因为下午发现了林云的尸体,没胃口吃晚饭,现在觉得饿了,跑到生活区来觅食。 与徐蓓她们汇合的时候,苏羽又对王小峰说:“即使那个凶手是个新生,没在大学同学面前显露过自己的吉他功夫,但只要调查他读中学时的情况,也能一目了然的。”他忽然捉住了王小峰的手腕,抬了起来,说,“咦,你的手指上有很多茧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以前弹吉他练出来的茧子。” 王小峰顿时面如死灰。 苏羽继续说:“我猜,你一定是在上午或是中午就去过裁缝店,从老板娘沈葭那里听到了花布诅咒的传说,就定下了这条计划,偷走了一块花布。然后我们踢完球,我回寝室洗澡,你则去407寝室,杀死了林云,把他吊在日光灯的灯座上,伪装成自杀的模样。你是个吉他爱好者,当听到校外来了个流浪的吉他高手,却没有心生好奇,正是因为你想匀出时间,用林云的手机SIM卡给徐蓓打电话,做出林云死亡时间的虚假证明。而你随后假扮成林云的模样去裁缝店,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至于你这么早就去食堂打糖醋排骨,正好为自己做出了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苏羽转过头,对一脸诧异的徐蓓说道:“你们快打电话报警吧!” 七、离奇的杀人动机 警方赶到后,一脸颓丧的王小峰对杀害林云的经过供认不讳。 他定下了一个几乎完美的计划。他知道,五点多正是下班时间,从警局通往学校的马路肯定拥挤不堪,警方的法医鉴定人员需要花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学校。而法医鉴定就算再精确,判断一具冰冷尸体的准确死亡时间也会有半个小时左右的误差。所以他定下了证明自己不在场的完美计划。 他也知道警方判断尸体死于自杀他杀,是非常精确的。所以他并没有直接杀死林云,而是一拳击晕了林云,然后将绳索套在了依然活着的林云的颈子上,拉到了空中,活活勒死了林云。 王小峰确实在中午就去过一次裁缝店,听沈葭提到花布诅咒的传说后,就偷偷拿走了一块花布,然后塞进了林云尸体的手中。正如苏羽所推理的那样,他想让警方以为林云受到了强烈的心理暗示,在心理崩溃的情况下选择了悬梁自杀。 而他之所以要杀死林云,全是因为林云获得了惟一的保送公费读研机会。 王小峰有个表哥,也是学校中文系大四的学生,他们感情甚笃。当保送名额交给林云后,王小峰的表哥非常失望,在家里时常长吁短叹,隐隐露出了抑郁症的症状,心理状态很不稳定。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王小峰,偏执地认为,表哥罹患抑郁症,全是因为保送读研的名额被林云夺走了。只要杀死了林云,这个名额就会转到表哥的名下,这样表哥的抑郁症也会不药而愈。 正是为了让表哥得到公费读研的机会,王小峰决定铤而走险,杀死林云。 做完笔录后,王小峰长叹了一声后,对警察说:“这件事全是我一个人策划的,和我表哥没有任何关系。也希望你们不要告诉他这件事,要是表哥知道了,他的抑郁症一定会更严重的。” 听了这话,站在一边的苏羽也禁不住叹气,他对警察说:“看来,为压力沉重的大学生们减少心理负担,才是更重要的一件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恐怖故事之花布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