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层楼梯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0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896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简介: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国地产业开始迅速崛起,同时也迎来了中国地产业的第一个辉煌时期。随着房价的不断飙升,更多的人也开始加入到此行业中来,希……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国地产业开始迅速崛起,同时也迎来了中国地产业的第一个辉煌时期。随着房价的不断飙升,更多的人也开始加入到此行业中来,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 一件事情,一旦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其中便会有滥竽充数之人,这些人为了能从中获取利润,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可是一个城市的地就这么大,哪里禁得起这么多的地产商开垦挖掘!可就在这时候,一些丧尽天良的地产商开始打起了农民墓地的主意,这里的农民祖祖辈辈都生活于此,那些墓地即是他们的祖坟,岂肯让人随便挖掘?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凡事恶毒的地产商看上的地皮,几乎可以说是势在必得…… 西郊城边上就有一处乱坟岗,临近通往市中心的主干道,如果在此处修建一栋住宅区,真是在合适不过,可这里毕竟是一处坟墓,为了不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地产商在动工之前,又是祭天,又是拜神,以祈求个心安理得。而这些墓地的主人,地产商在威*利诱之下又给了一笔可观的“安抚费”,也总算是没有人前来闹事。就这样,住宅区开始动工了…… 这里的设计一共是六层,每一层都是由两节楼梯相连,而在楼梯转角处的墙面上是一扇窗户,跟现在的居民楼基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这里一共修建了四栋,每一栋的设计格局都是一样的。由于这里的地理条件优越,房价也算公道,所以在一开盘,所有房屋便销售一空。地产商为此还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天朝红楼”。历经一年的建设,“天朝红楼”一期终于完工了。很快,这里住满了人,由于还只是一期,所以在整栋楼住满人的情况下,也只有十二家住户,另外的三栋还在进行装修,所以暂时还不能住人。 可就在这十二家住户搬进去的一周后,惨剧发生了,一夜之间十二家的男丁全死了。这在当时可算是大新闻,警方很快介入调查,而调查结果表明,所有人都死于心肌梗塞,也就是猝死。地产商老板得知此事后,吓得连夜卷铺盖逃亡了,从此查无音讯,此案便也成了“无头案”。而这栋楼,便再也没有人敢入住,“天朝红楼”也因此成了“天朝鬼楼”。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上世纪的传说,早已成为天方夜谭。这栋鬼楼又被新的开发商盯上,花高价从政府手中购买了下来,进行一番简单的装修,便又开始对外出售或出租了。再次入住进来的基本都是外来打工人员,价格公道,地段理想,这里自然也成了那些收入不高却又想有个拿的出手的住处的人的理想之地,可却可怜了这群白痴并不知道这栋鬼楼曾经的传说。而我,也是这群白痴中的其中一个。 我叫凌听,是个无业游民,由于家中父母都是商人,所以我的生活颇为奢侈。即使大学毕业快一年了,可我仍能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依然活的潇洒自在,不过说起来也够不要脸了。而就在最近,父母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我在不工作,他们就不活了,为了能给父母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也为能让自己挽回点面子,我开始了写散文。每当我拿着稿费不要脸的在我父母面前炫耀时,他们总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热爱写字,那是因为小时候我迷恋上看小说,后来市面上所有能找到的名著全被我一一啃完之后,我整个人陷入了神经病的状态,为了能找到我没看过的小说,不得已,只能自己动笔了。那年我十二岁,这一晃,居然过了十几年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座城市,当时的想法,只是认为搞文学,就四处游荡,四处历练发现。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肯定不是往家呆着。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来这座城市?谁知道啊! 通过中介,我来到了这座“天朝红楼”,我很佩服起这名字的人,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我住在六楼,也就是顶层,每层就两屋子,面对面,601有人住了,我搬东西时看到门是开的,里面有人走动的声音。放好东西后,我看了看厨房,里面的东西很完善,可以自己做饭。 楼的下面有条破街,很热闹,听说这里曾经是通往市中心的主干道,不过如今已经成一菜市场了。我买了一些蔬菜,回来自己做了几样拿手的好菜,待食物上桌后,我想,初来乍到,还是先去拜访一下街坊四临的,于是放下手中碗筷,起身来到601。“咚咚咚”我敲了敲门,很快,门开了,屋内走出一年龄比我稍大的女人,她衣着凌乱,令我对她先前正在做什么很是好奇。 “你们是谁啊?有什么事吗?”少妇向我问道。故事大全鬼故事www. “哦!你好,我是您的邻居,新搬来的,特意过来邀您去我那坐坐,顺便吃个饭,咱家还有其他人吗?一块过来吧?”我望着少妇回答。 少妇先是皱着眉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做好了,再见!”说着便关上了门。还真是没礼貌啊!不管她,爱来不来,我扭头向自己的屋子走去。哎?不对!她刚刚说的话我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啊!刚那少妇她好像说:“你们是谁?”没错!她刚刚说的确实是你们…… 我们?我左右看了看,确认只有自己一个人,那她为什么会说你们呢?难道是她说错了???但愿吧!我走回自己的房屋,就在我关门的时候,我看到601的门慢慢的又打开了,那少妇探出头向我这偷偷的瞄了一眼,我正好奇,不过我的门已经被我关上了,只能趴在猫眼处向外望,外面什么也没有,少妇的门也是关着的,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好怪啊! 吃完饭后,我下楼到前面的破街里转了转,虽说天都快黑了,不过这里的人还是蛮多的,在街的另一边基本都是农民住宅区,一排排的小平房,总体给人的感觉就是破败不堪。小商贩们把这原本就不宽的道路挤得更加狭窄,这简直就是改革开放前的景象,最要命的就是这里四处都散发着熟食和甜点的混合味道,真是令人作呕。在路中央地带有间网吧,小到让人惊讶,机器加一块估计也没二十台,不过在这地方能看见与现代化科技如此接轨的网络通讯工具,也很是让人感到欣慰了。 原本想去网吧消遣一番,不过一旁的小黑胡同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到在胡同里有一老头蹲在地上,前面放一火盆,像是在烧纸。不过,今天好像不是祭祖的日子啊!那他这是在干吗?我悄悄的来到老头的身后,发现老头烧的确实是纸钱。一打打的纸钱被扔进火盆里,老头则是昂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盯着……盯着我住的那栋红楼!没错!我虽然不知道小黑胡同的深处是通向哪里?但是,站在胡同里,正对面的,一眼就能看到的,正是我住的那栋楼……可是,这老头又是什么人?他又为何对着一栋住宅楼烧纸?虽说我很好奇,但又实在没有胆量问个究竟。算了,不管他了,这么晦气的事,我还是离远点吧! 我走进网吧坐在电脑前,脑子里全是那老头的背影,越是不愿意琢磨这种事,越是想着……可确实感觉好邪乎啊!天都已经黑了,这会儿跑出来对着一栋大楼烧纸,即使是祭祖,也没必要非挑这点儿吧?! 我靠在椅子上,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祭祖?祭祖?对啊!我快速的敲打着键盘,开始搜索关于这栋红楼的资料。天啊!真是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啊!关于这栋红楼的传说还真不少。 我打开一条网站链接,先是弹出一张图片,正是我住的这栋破楼,下面还有一段文字介绍:“天朝红楼”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位于**市郊,是由**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而位置选在了一处乱坟岗上。传闻,当时动工过程中,从地下挖出来很多尸骨,而地产商则表示将这些尸骨全部撵碎混在黄土中,全部压在大楼的地基之下。可就在大楼完工,住户入住进来一周后的一个晚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夜之间死了十二个人,家家户户都挂出了白条,这件事在当时的影响特别大。很多人都说是埋在地下的亡灵因为受到打扰前来索命。还有一部分人提出不同的观点,由于这里先前埋的都是抗日战争牺牲的壮士们,所以,死的这十二个人应该是被拉到另一个世界,继续参加抗战去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这栋破楼还有如此“辉煌”的过去啊!看到这,我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这种倒霉事可别落我头上,真后悔当初不该为了节省那两臭钱选择住在这。唉!早知道就应该保持我那一贯奢侈的良好作风,这便宜原来是真没好货啊! 我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可这一个月的房租我都交了,这不住了,估计人家也不给我退钱啊!不行,得继续住下去,怎么也得住它个十天半月再走,不然也太亏了。再说,这可是二十一世纪,哪来的鬼鬼神神得,那都是封建迷信。嗯!没错,关于这栋楼的传闻不过是有人恶意散播谣言,好让红楼价格下调,从而再一举收购红楼,这不过是一些开发商所使用的卑鄙手段,不可信。 想通这一切后,我又在网吧打了会儿游戏,不知不觉,过了晚上十二点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此时,外面的街道变得荒凉无比,没有一个人,最主要的是这路灯未免也太“给力”了,基本都照不到地面。我一直很好奇,路灯为什么不换成白炽灯?这深更半夜,再加上泛黄的亮光,本来还不害怕,有了这路灯倒让人打起哆嗦来了。 红楼的入口在一个背阴的小胡同里,而胡同里又没有路灯,走进去后,我又开始后悔,还不如有点泛黄的亮光呢!现在只能凭借微薄的月光来看清回去的路。 就在我快要到入口的时候,我发现红楼前面好像蹲着一个人,他手中拿着一个大烟锅子,火光一明一暗的闪着,由于他是背对着我,让我看不出他是谁,可也正因为他是背对着我,让我有种熟悉感,我应该见过这个背影,我壮着胆子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让我看清,他是……他是网吧旁那个小黑胡同里烧纸钱的老头,对!没错,就是他!可他又蹲在这儿是要干什么?这会儿可都快凌晨一点钟了啊!我不想在此多呆一分钟,我必须快速离开,这老头太邪门了。我低下头加快脚步,向大楼里走去,当我路过他的时候,我瞥着眼用余光扫了他一眼,啊!尽管是在这么黑的夜晚,虽有烟头的火光略微可以照明,可我还是看的太清楚了,他的那双眼睛深深地陷入眼眶中,皮肤又粗糙又干燥,就像一个风干的木乃伊。天啊!这是个人吗?不过,最令我害怕的是,那深陷入眼眶里的眼珠子,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我感觉我整个神经都绷的紧紧的,头皮也开始发麻,浑身都不自在,我快速跑进楼道里,猛的一下,我又停了下来,因为,我明显感觉到后面有个东西跟了进来。难道?是那个老头儿?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不敢回头看,我害怕会看到令人感到恐怖的画面,我甚至不敢再往下想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步一步艰难的爬着楼梯,一层,两层,三层……一直向上爬着,每到一层转角处,我都要深吸一口气,因为我害怕在这一层,可能就在这一层,会有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静悄悄的站在那等着我。而我越是害怕,这种想法就越是强烈,现在唯一能令我安心点的就是每层楼道转角处的墙面上的那扇窗户,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见到些许亮光的地方,诡异的月光透过窗子洒进楼道内,显得那么凄凉可怖。此时恐惧完全占据了我的内心,本来这破败的楼道就四处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再加上我一进来就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我,而我又不敢回头望,这一切的一切都太令人感到害怕了。 我靠在楼梯内木质的扶手上,深吸一口气,不要自己吓自己,这里什么也没有,网上的传言一定是假的,那个老头儿肯定也早就回去了,什么东西都没有跟着我,我的后面什么也没有,我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突然,我想起了手机,对啊!用手机照明啊!我赶紧从衣兜里摸索出手机,按亮屏幕,微弱的蓝光透过手机屏幕照射在了地面上,一闪一闪的像是要没电了,不会这么倒霉吧!还是赶紧回去再说。我加快了脚步,跑上六楼,习惯性的靠在门上,拿钥匙去开门。可是……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发现我的正前方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我抬起头望去……是楼梯!没错,确实是楼梯!这……怎么回事?难道我不是在六楼?由于每层都没门牌号,再加上楼里也没有标明,走错了也难免,可是我分明在数着的,确实到了六楼了啊! 尽管我此时在如何使自己冷静,可事实终究摆在眼前,我只能承认当时是恐惧占据了理性,我的智商也跟着下降了,我摇了摇头,迈上了这层楼梯…… 可当我刚上了两三节台阶,手里的手机突然黑了下来,没电了!整个世界再次陷入黑暗,而我也再一次被恐惧所包围…… 我站在楼梯上一动不动,我的眼睛需要适应下这种黑暗,此时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周围静极了,我似乎都能听到我那因为恐惧而加速的心跳声……可我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摸黑继续上楼,我住在顶层,意思也就是说,只要我爬到看不见楼梯为止,也就到了我的住处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层楼梯会这么黑,比前面几节楼梯都要黑的多,在上前几节楼梯的时候,最起码还有微薄的月光照明,而这层……对啊!这层楼梯为什么没有月光照进来?我抬起头向前方看去,简直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我再一次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里照不进月光,那也就说明这里没有窗户!而没有窗户的一层,就是顶层,我已经在六楼了!对!没错!是这样!我刚刚要来的门就是我的住处…… 可是,我此时又是站在哪里?这里应该没有向上的楼梯才对,而向下的楼梯也是靠在601的那面墙上,602这边是由木质的扶手栏杆围住的,也就是说我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应该是空的!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所发生的这一切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我得离开这,我实在住不下去了。我要走下这层楼梯,它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我抬起右脚想向后退一步,挪到下层台阶上。可是……我的右脚却迟迟没能落地,根本踩不到后面的台阶,我的后面就像是空的!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上了两三层台阶的!为什么此时我的身后是空的呢?!我转过身来,我的身后仍是一片黑暗,我终于理解什么叫做伸手不见五指。现在的我,上也不敢上,下也下不去…… 我记得很清楚,是上了两三层台阶后才走上这本不应该存在的楼梯,那么也就表明,距离我眼前两三层台阶之后的地面是真实的。对!一定是这样的!如果此时说我还有那么一丝理智的话,我想就是现在了……我深吸一口气,用力向前一跳,“哐啷”一声,我确实落在了地面上,但是,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似乎还被我踩烂了,葛的我脚有点疼,不过不要紧,最主要是我现在活着站在了真实的地面上,我伸出手撑在墙上,需要缓一下。可是……我的手摸到的……好像不是墙,而是一个……一个人!没错!是个人!墙上靠着一个人!!! 啊……我哀嚎一声,向一边退去,由于没站稳,我整个身子摔在了601的防盗门上,我背靠房门,瘫坐在地上,旁边就是下去的楼梯。不过,我已经没有了力气再站起来,那个人慢慢挪动着向我走来,我虽然看不清,但我感觉的到,死亡正在向我一步步*近…… “救命!来人啊!救救我!”我哆嗦着个身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因为除了能这么做,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什么!而就在这时,601的房间里好像有了动静,是有人走路的声音,是那位大姐听到我的呼救声跑来开门的吗?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命的拍打房门:“大姐,快!快开门!快救救我!”601的房门终于打开了,里面的灯光照射出来,洒在楼道里,让我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紧接着,那位大姐又打开防盗门走了出来。我快速爬起身,拉着大姐的胳膊,边哆嗦边指着我身后的墙角说道:“那里!那里有人!不!是鬼!是鬼啊!他就在……”当我转过头时,我愣住了,楼道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就在那的啊!“好了,别说了,先进来吧!”大姐扭头走进屋子。 我和大姐坐在沙发上,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大半夜敲开别人家的房门告诉她外面有鬼!任谁都会以为我是个神经病。 “我叫杨婷,小兄弟,你怎么称呼?”大姐看着我微笑的说道。 “我叫凌听!”我低着头回答。故事大全鬼故事www. 大姐见我似乎有点紧张,便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比你大,不嫌弃就叫我婷姐吧!弟弟,你能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把我的遭遇跟大姐讲了一遍,我抬起头望着她:“婷姐,你可能不相信,但是这都是真的,这栋楼里真的不干净,我刚刚真的撞见鬼了!” 大姐听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对我说道:“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古怪。下午你来叫我去你家的时候,我透过猫眼就看到你一个人站在外面。可当我打开门后,我看到除了你之外,在你旁边还站着一位土头土脑的老汉。他穿着改革开放前的那种破衣服,手里还拿着工具,像是一个壮工。开始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不过,后来老是觉得哪里不对!当时,你好像根本没感觉到他的存在一样!现在看来,这里面确实有古怪”。 听到这,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大姐的话更坚定了我的想法,这栋楼里真的有鬼! 大姐望着我询问道:“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搬家呗!”我回答说。 大姐想了想说道:“嗯!也只能这样了,那今晚,你就在这住下吧!别回你屋了,天亮再去收拾东西”。 听了这话,我有点不解,看着大姐问道:“婷姐您不打算搬走吗?” 大姐笑笑回答:“你就别担心我了,我暂时还不能搬”说完,她就回屋睡觉去了。而我,整整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天渐渐亮了,我起身回到自己的房屋,本想跟大姐打个招呼,但又不好意思叫醒她,只能自己先回去了。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打算先休息下,等一会儿跟大姐道个别再走。想来也够亏得,才住了一天就要走,不知道房租能不能退给我?我躺在沙发上,一晚没睡了,确实有点困,就这样,本打算小咪一下,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天啊!我怎么一觉睡了这么长时间?都睡过点了,看来今天是又不成了,只能等明天了。可是,我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肚子好饿啊!我考虑着要不要出去找点吃的?!不过,最后还是恐惧战胜了饥饿,我哪都不去了,就在屋里缩着吧! 挂在墙上钟表的两个指针很快又重叠到了一起,又到十二点了。再次之前这段时间,没出任何问题,真是谢天谢地,但愿接下来也能如此太平。正当我心中默默祈祷的时候,屋顶突然传来“铛铛”的声音,紧接着是“咕噜噜”的滚动声,像是一个玻璃球掉在地板上所发出的。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我一跳,我爬上沙发缩在毛毯里,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能真的只是自己吓自己吧!说不准楼上家的孩子只是半夜起来玩弹珠呢!这种自己安慰的想法确实有点可笑,我很清楚我的楼上根本什么都没有,可我如果不这样安慰下自己的话,我怕我会崩溃掉……经过昨晚的事情,我现在对任何一点小动静都变得异常敏感。 如果说只是楼上传来弹珠声我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接下来“铛铛铛”的敲门声,几乎要冲破我所有的心理防线了。 “谁啊?谁在敲门呢?这大半夜的,干什么啊?”我一连串问了一大堆。 “凌听,开门,是我,杨婷!”门外传来大姐的声音。 是大姐!我心里的恐惧顿时消除了一半,飞快的跑去给大姐开门,可当我刚把门打开之后……我*!“砰”的一声我又把门狠狠的关上了。外面确实站着大姐不假,可我分明看到在大姐身后……还站着一个灰头土脸跟个小泥猴似的老汉。 “凌听,你怎么了?是大姐啊!”门外传来大姐的询问声。 我靠着门,没有回答,全身都在打着哆嗦。不过,我很快就缓过神来。我怎么可以把大姐一个人关在外面?那她不是很危险?不行!我不能这么懦弱,我要打起精神,鼓足勇气,就算有危险,也要和大姐一起面对! 我深吸一口气,再次把门打开,不过这次外面除了大姐,已经没有了别人,我相信我刚刚所见的并不是幻觉,至于那老汉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大姐进来后,我把门关好,和大姐面对面坐在了沙发上。 “凌听,你刚刚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东西?”大姐问道。 “是啊!我刚看到你说的那个老汉了,就在你的身后。”我心有余悸的回答。现在大姐在这,我心里总算踏实多了。不过,大姐怎么会这么晚还过来?“大姐,你这么晚过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哦!我是担心你一个人会害怕。所以,才会这么晚过来看看你。”大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在说谎。 “那么,您是怎么知道我今天没有走的?“我继续追问。 “哦!这个嘛……这个……我吧!今天吧!”大姐的表情更加复杂,脸都红了,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就在大姐结结巴巴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砰砰砰”的拍门声,声音很是缓慢沉重,令人听起来是那么不舒服。 我和大姐对视了一眼,走到门前,我爬在猫眼上向外望去。天啊!我看到了!正是那位身穿改革开放前的老汉,他就站在门外,那双深陷入眼眶中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的正盯着我看…… 虽说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跳,看来这次,他是真的找上门来了……可不知怎的,我老感觉他很面熟,尤其是那双眼睛。 “你是谁?大半夜的来干嘛?”我尽量使自己保持镇定。故事大全鬼故事www. “哦!年轻人,别害怕,我是这栋楼的建筑工人,只是昨晚我干活的工具被人踩烂了,我想看看你这有没有什么衬手的家伙。”门外传来那老汉沙哑难听的声音,极度刺耳。 来我家找工具?你怎么不说你是来走访老客户的啊!“我家什么都没有,你去别处看看吧!”如果这样就能把他打发了,那真是太令人开心了。不过,我应该是想多了…… 外面安静片刻后,突然传来更猛烈的敲门声,似乎要破门而入了。那老汉看来要玩真的了,只听外头边撞着门,边哭喊着:“你把我干活的工具踩坏了,你得赔我,现在我没法在工作了,我建不成这层楼梯,我完不了工,我就拿不到工钱,现在孩他妈在家里重病不起,我拿不到钱就没法给她看病,这样她会死的……”如此感人肺腑的一段话,要搁平常,估计我早“扑通”一下跪在老汉面前了,孩他妈看病需要多少钱?我来出……不过,现在这情况不一样嘛!在这种情形下,让我听到如此一段让人无言以对的废话,我除了脑门上竖黑线,就剩恶心了…… 片刻后,门外的老汉似乎不再敲门了,他应该知道,敲了也白敲,我是不会给他开门的。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老汉又哭又笑的声音,估计是神经有点不正常了。其实,我觉得他不应该来我这找什么工具,应该先去一趟医院看看神经科。 “呵呵呵呵……我早就死了,孩他妈也死了,都死了……死的好啊!死的好!死了就不用在这个世上遭罪了。但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让所有住进这栋楼里的人全部死掉!哈哈哈哈哈……”门外老汉的狂笑声,这笑声听起来是那么近,仿佛就在耳边,他已经进来了吗?我又开始害怕起来,先前的那鼓勇气,现也已经消失殆尽,我又跑回沙发上缩回毛毯里,而大姐就在那里呆呆的站着。 我原本想叫她过来躲一躲,不过,我看她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这让我很纳闷,只见大姐怔怔的看着门口,张嘴说道:“孩他妈死了,你很伤心对吧?!那么请问,如果你害死了他,那他的父母,他的家人该怎么办?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为别人考虑过没有?”在大姐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拿手指着我。“你说你要报仇!那为什么想要杀掉住在这楼里的无辜的人?为什么不去找害死你的那个人?你害怕!你这叫懦弱!死了都这样,那么在你活着的时候,你的人生该是多么的失败!”大姐说的好义愤填膺,听的我很是热血沸腾。 “对对对!就是就是!自私,窝囊,懦弱。”我赶紧附和大姐一声,不过大姐听后,扭头瞪了我一眼,我闭嘴。 “呵呵呵……是!你说的没错,我是懦弱,我是没用,不能给家人带来幸福的生活。不过,现在没事了,我不能得到幸福,但我仍可以去破坏别人的幸福!”说着外面传来“哐啷”一声,天啊!防盗门都被打开了!那么里面这个木头门还能承受多长时间呢?唉!大姐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被宰的厄运…… “砰”木头门轻而易举的被打开了,老汉手里拎着个大扳手走了进来,不愧是个工人,连“打架”都拿自己的工具,不过,他不是磨楼梯的吗?应该拿着铲刀才对啊!这是做了鬼转行了吗?我开始有点佩服自己的幽默感了。 老汉进来后,并没搭理我,而是径直走到了大姐面前“没错,我是应该去找害死我的那个人,当然,我也确实去了,我把那个黑心的家伙,带到了这,然后磨在了墙里面,还有他的妻子,另外,他们还有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被我扔进了搅拌机里,跟沙石泥土混在一起……” 大姐咬牙切齿的听着,最后终于忍不住大骂道:“畜生,你简直就是人渣,你过得不幸福,那是你活该,因为你根本不配拥有幸福!” 这两人似乎压根就无视了我的存在,各骂各的,不过……此时大门是开的,那老汉的注意力也不在我身上……我悄悄的爬下沙发,走到门前,快速冲了出去……可是,啊……咳咳……一双大手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这老汉什么时候出来的……难不成他会瞬移?那他怎么不一开始就进来??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且滴壹业拇竺?hellip;… 这次我算是彻底绝望了……大姐此时非常焦急,看着我快要因不能呼吸而被活活掐死,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也可能是我看错了,因为我的眼睛先湿润了,我还不想死,我也不想逞什么英雄,如果可以的话,我情愿给这个鬼跪下磕三响头……只要不杀我……就在我几乎放弃抵御,准备接受命运的审判的时候,我听到大姐歇斯底里哭喊:“放开他,他还不过是个孩子……”呵呵……是啊!尽管我已经24岁了,可我自己也一直认为自己还只是个孩子,我就要死了,我还能做什么?我突然想起一条新闻,一个男人触电后,并不是大喊救命,而是高呼:老婆,我爱你!呵呵……我笑了,我很想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泪水从因为笑而变成月牙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划过脸颊,流入我的嘴里,好咸……“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我也学了那条新闻里的男子,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说出你最想说的那句话吧! 我以为我已经死了,因为我变得很轻松……就连意识基本也恢复了,老汉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他的手,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松开的……大姐见我脱离了陷阱,赶紧跑过来抱住我,“你没事吧?”关切的向我问道,我摇了摇头。 大姐见情况有变,赶紧向老汉说道:“你不是也有个孩子吗?我相信他一定还在世上,如果让他知道他的父亲变成了一个恶鬼,残害无辜的人,他会怎么样想?”大姐停顿了下,观察了下老汉的情况,接着又说道:“只要你不伤害他,我明天让他把你的孩子找来见你,让你们一家人在见一次面,但是,你得答应我离开这栋红楼,从此不再害人”。 每次听到大姐说话,我都会十分感动,因为她总是先为我着想,这么好的一个女人……不行!我得娶她做老婆。 安静片刻后,老汉开口说道:“我答应你!你去找他来吧!我们一家人……是时候该团聚了……不过,如果你们骗我,我不会放过他!”老汉说完,便向门外走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其实我很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姐言语中是要保护我,那她自己为什么就不怕?还有那老汉,他说不会放过我,听这话,似乎是不会对大姐怎么样!真是让人搞不懂…… “婷姐,他走了吗?”我抬起头看着婷姐小声的问道。婷姐将我抱到沙发上,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巾帼英雄,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顿时高大了许多,我需要这样一个女人来护着我……“嗯!他走了,弟弟,你明天去集市上打听打听,问问这里的居民,看看六十年前都有谁的家属参与过这栋楼的建设!”大姐说道。 说实话,我可懒得去,“大姐,不给他找,明儿天一亮,咱两就走,他找不着咱们的,不用理他……”说到这,我打住了,因为大姐又用她那大眼睛瞪着我,“好!我明天去给他找,让他们一家团聚!“说完,我爬在了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醒来时,大姐已经不再了,我走到菜市场,来到网吧旁那个小胡同里,我要找的就是那个在这烧纸钱的老头,我敢肯定他就是老汉的儿子,他们长相很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另外,老头对着这栋大楼烧纸,我想,也是在祭祀那死去的老汉吧! 在胡同口有个卖煎饼的大娘,不知道她有没有见过那老头,我走上前去向她问道:“大娘,您有没有见过一个个头不高,十分干瘦,眼睛往眼眶里凹陷的很厉害的那样一位老头?前段时间他还来这烧过纸,就蹲那胡同里面。”说着我指了指那老头当初呆的那位置,既然是祭祀,那么就不可能只来过那么一次。 大娘疑惑的望着我,指着我的身后对我说道:“你要打听的是他吗?” 我扭过头去,正好看见在不远处的台阶上坐着一个正抽大烟的小老头,没错!就是他!谢过大娘之后,我来到老头跟前。 “你来了”。还不等我开口,老头先说话了。 “怎么?你知道我要来?”我很是不解。 老头拿下烟锅子,在地上磕了磕,抬起头,望着我说道:“我猜你会来,这两天我也一直在这等你!当然,除非你还活着的话……” 我皱了一下眉,看着老头说:“好吧!那么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吗?” “你是不是想问我关于这栋楼的秘密?”老头慢悠悠的回答。 “我想让你跟我走一趟!” 老头听后,一时没有说话,只是抽着烟。 我蹲下身子,看着老头说道:“老先生,您不打算跟我走吗?难道?您要一直这样不闻不问?你可知道,你的父亲,他如今变成什么样?他又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人?” 老头听到父亲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有了细微的变化,眼睛也开始有些湿润,“孩子啊!不是我不管,而是压根没法管,唉!事情已经过了六十年了,在这些年里,我也曾无数次的去过那栋楼里,可是,每次都是白跑一趟,他似乎是故意躲着我,不肯见我!我去了也是白去,孩子啊!你赶紧搬走吧!这里的事,就不要管了。”老头说完,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会不见你?老大爷,您放心,这次他肯定会见你,我这次过来,也是您父亲让我来的,说是想让你们一家人团聚!”我说道。 老头听后,怔怔的望了望我,然后问道:“他真的这么说了?” “是的!没错!”我坚定的回答。 老头缓慢的抬起头,望着天空,不再说话,片刻后,嘴里吐出几个字:“该来的还是要来!” 我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说完后,便跟我一起来到了红楼。一路上,老头显得心事重重,也不说话。等到了我房门前,我先是去敲了敲601的门,很快,大姐就出来了,跟我们一起来到了我家。 我们三个坐在沙发上,我给老头倒了杯水,大姐坐在一旁,对老头问道:“老先生,很抱歉还得把您请过来,但是,有些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只有您才能帮助我们,您能告诉我,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吗?” 老头喝了口水,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原来,这栋楼最初的设计是七层,而那老汉则是这栋楼里的一名建筑工人。当时,老汉妻子病重,老汉来求开发商的老板,希望能先支点工钱,其实,工程当时基本已经接近尾声,就差最后一层了。可是,开发商就以没完工为由,不肯把钱给老汉,并说只要把活干完,工钱立马到账。而老汉的妻子此时已躺在病床上,医院声明在不交钱,就要求他们离开医院,已经不能在等!不得已,老汉下跪求开发商老板,不过,并不能打动黑心的开发商。于是,两人便争执起来,在拉扯的过程中,老汉被推下楼梯,一命呜呼。当时,老汉正修建第七层的楼梯,刚建成了一半,他就从这上面摔下去的。而这一切,都被躲在楼里玩耍等爸爸一起回家的老汉的儿子看见了……再老汉死后,开发商给了他的家人一笔钱就算了帐,事情发生没多久,老汉的妻子也病逝了,就剩老汉儿子一个人,在这世上孤苦伶仃的活了这么多年…… 听到这,我和大姐的眼角都有些湿润,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段悲惨的故事,老头回忆起这些痛苦的事情,心情自然更不用说,我们三个都沉默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发出“哐啷”一声响,惊醒了沉默的我们三人,这声音像是什么铁东西掉在地上所发出的。我们三个人走了出来,发现地上扔着一把磨岩灰用的铁铲,只是那木头手柄掉了下来,已经坏了。老汉看见后“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的拿起铁铲,声音颤抖着说道:“这……这就是当初父亲所用的那把铲刀,这么多年过去,都已经坏了……”听到这,我脸一红,真不好意思告诉他是我踩坏的。 老头拿着铲刀,起身走到木头栏杆前,伤感的喊道:“爸!已经六十年了,都这么久了,您还是放不下吗?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了。爸!住手吧!住手吧!”老头泪眼模糊,两手撑在木头栏杆上,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一个人的仇恨,究竟能有多大?六十年都放不下吗?难道真的要像电影里所演的,需要五百年……我望了望大姐,不知如何是好,我想上前安慰老头几句,可还不等我走到老头身边,只听“咔嚓”一声,木头栏杆断了,老头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 啊!我和大姐都大吃一惊,快速走到楼道边上,向下望去,只见老头趴在五楼的楼梯上,脑袋正好磕在了台阶处,流出了大量血迹,将他整个身体全都染红了……我捂着嘴,倒退了几步,我承认,这一幕,对我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老汉口中的一家团聚,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叫他来红楼,也许他就不会死,我突然想起了老头跟我来之前说的那句话:该来的始终要来…… 我哭了,哭的好伤心……“我说我要走,你非要我去找他,现在好了,他死了!”我边哭边捶大姐的胳膊,冲她嚷嚷着……大姐呆呆的站在那,眼角也挂有一丝泪水,但不像我这么失态!我承认,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没出息,身边的女性朋友曾经开玩笑的跟我说:嫁给谁也不能嫁给你,你太没担当了……如今看来,那不是玩笑话…… 很快,警察赶了过来,我就站在老头尸体的旁边,一动不动,我总感觉我很对不起他。 “人是你杀的?”这是警察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抬起头,红肿着眼睛看着问我话的那名警察回答说:“不是,我没有杀他,是他自己掉下来的,大姐当时也在场”。我扭头望向大姐,然而……她人呢?大姐人不见了,我跑上六楼,敲打601的房门,喊着让大姐出来。 “不用敲了,那屋里不会有人!”那名警察走了上来。 我有些着急了,“不是啊!大姐就住这屋的啊!那位老先生掉下去的时候,大姐也在现场呢!” 警察皱着眉看着我说道:“这间屋子里,三天前死了一个女人,站在不可能有人会住进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脑袋“轰”的一下几乎要炸开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我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警,警察先生,您能告诉我……那女的,叫什么名字吗?” 警察想了想回答说:“好像是叫杨婷,三十岁左右……” 最终,我还是被警察带走了。不过,由于证据不足,第二天一早,他们又把我放了出来。临走前,我找到昨天跟我谈话得那名警察,我想知道,杨婷是怎么死的…… 警察告诉我,大姐是一名按摩师,平时下班很晚,而就在三天前的一个晚上,大姐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却被一伙流氓尾随身后,跟着她来到住处,闯入她的家中,将她的财产洗劫一空,最后,不管大姐如何百般求饶,终不能避免被先奸后杀的厄运……不过,最令我心寒的是,此案仍未侦破,希望也是十分渺茫,而歹徒仍在逍遥法外…… 我回到住处,收拾好了东西,来到601的门前,“大姐,我知道你就在里面,我是来跟你道别的,我要走了,你不出来送送我吗?”我尽量使自己的语调平静,“大姐,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我带你去周游世界好不好?”我希望大姐能把门打开,然后对我说:好啊好啊!然而,里面却没有一点动静…… 为了能早些到家,我选择了坐高铁,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看着窗外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内心感慨万千,老汉六十年阴魂不散的守在红楼,也许就是在等百年之后,带上自己的儿子一同上路吧!老汉爱着自己的儿子,做人的时候爱着他,做了鬼也同样爱。 我爱上了一个人,我爱上了一个鬼……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旁边一直空着的座位,突然坐下一个女人,她身上的香水味令我很是反感,我扭了扭身子,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可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女人打扮的很时髦,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说道:“你不说要带我去周游世界吗?没后悔吧?” 这……怎么会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第七层楼梯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