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鬼故事:生死差评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12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21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1 就在今天晚上的十点三十分,俞凡准备自杀。 俞凡要将所有的痕迹都隐藏好,这样才不会让对方有据可查。还有最重要的防范措施,她可不想为了追求最……

1 就在今天晚上的十点三十分,俞凡准备自杀。 俞凡要将所有的痕迹都隐藏好,这样才不会让对方有据可查。还有最重要的防范措施,她可不想为了追求最刺激的画面效果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毕竟,这只是一场力求逼真的恶作剧而已。 俞凡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做准备工作了。首先上网买了全套的魔术道具,为了确保质量,她专门找了三皇冠级以上店家的“镇店产品”,不但简单易行,还操作方便,在任何楼道或是房间里都能够很快地组装好。不仅如此,她还特别留意检查了这款产品所有的评论;然后,报名参加了魔术学习班,努力学习这套“悬空绞首”的方法,狂热到教练都对她特别关注指导;最后,就是今天了。 因为练习的次数多到俞凡自己都记不清了,一切步骤均已经是烂熟于心。俞凡手法纯熟地系好皮扣上的保险,又踹了踹脚下的凳子,确定只要往后一勾脚就能垫到已经与黑暗融成一体的脚蹬。各项准备都已经粉墨登场,只等着上映惊魂一瞬。 这一瞬间其实很短暂,但俞凡相信它带来的刺激会为看的人留下持久的印象。想到一会儿开门的人的脸上将会出现的表情,俞凡的整个身体就热得仿佛要燃烧起来。 2 俞凡刚毕业,有一份在旁人眼里看起来很清闲的工作——行政坐班。每天的工作不外乎发发邮件,接接电话,因此俞凡有大把的时间在网络上逛论坛,聊QQ,其中,网络购物花的时间又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比例。这也让俞凡意外开始了另外一项兼职:职业差评师。 所谓职业差评师,就是专门针对网络购物而生的。开始呢,是同行针对竞争产品,专门找差评师去拍竞品,然后留下差评。后来逐渐发展到卖家针对给了差评的买家,要求差评师给对方打骚扰电话更改评价内容的;甚至还有给留下差评的购买人寄恶心包裹的。职业差评师积极响应卖家的要求,提供五花八门的服务内容,堪称包罗万象。俞凡就是其中的一员,不过不止是一些差评的单子,伪差评赚信誉的单俞凡也接。 当然,俞凡自认自己比其他同行有格调多了,比起打骚扰电话、寄恶心包裹这样劳民伤财的行为,又或是简单刷“发货速度快,物美价廉”的水帖,俞凡更喜欢一些有创意的轻省做法—— “太坑爹了,帽子是不错的,可是这个帽子让我付出了惨痛代价。我知道戴风帽子不该进银行,可是骑摩托车路过超市门口去超市买包烟,就莫名被三个人打了一顿,送到派出所录了一通口供才把我放出来。我被人打得全身是伤,耳朵撕开很大一个口子,眼睛差点儿瞎掉,还没人赔我医药费,简直就是白被打了,在家准备休息一周再去上班,本想保暖用的,却被人当贼打,老子就不应该买这种款式的帽子,算老子点背!”——这条最近被评为最火的网购风帽差评就出自俞凡之手。她得意地在各大论坛进出翻看网友的转发和评价,一个字,爽! 每到下午五点半这个时段,是片区快递派件的时间。应景上周电商发起的购物狂欢节,俞凡也加入了抢货的大军,因此这几天每天都能收到两三个包裹。 今天收到的包裹拿在手上除了感觉特别的轻之外,看起来跟其他的包裹并没有什么不同。她记得最近网拍的都是衣服和食品,什么时候买过这么轻巧的物件了?用小刀割开包装袋,里面的东西就轻飘飘地滑了出来,颜色艳丽。俞凡捡起来展开一看,是一件衣服。准确地说,是一件给死人穿的衣服——寿衣! 冬天的夜色总是来得很快,这个时间段,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偌大的三室一厅里只有客厅的电视墙亮着射灯,让玻璃上的倒影轮廓在暧昧的墨色和黄色的糅合下显得更加的影影绰绰。俞凡拿着那件寿衣的样子,从影子上看更像是寿衣要扑到俞凡身上。 俞凡将这件寿衣撕成了几片,又耐心地看着它们在碎纸机里变成细碎的长条,花花绿绿的样子像极了色彩斑斓的长虫。短暂的惊吓过后,俞凡意识到一个事实,自己,一个小有名气的职业差评师,居然被自己一向看不起的不入流手段整了! 会这么做的人,只有“小米团子”。 3 “小米团子”不是真名,而是购物网上一家知名皇冠店家的掌柜的ID。 购物狂欢节的时候,俞凡在她家店里拍了几件大衣。现在想起来,刚开始跟她对话的时候两人就说得很不开心,那根本就是现在这些麻烦事发生的预兆。俞凡在活动倒计时的前三天就开始在购物网站上扫货,将中意的商品统统收到账号的购物车里,就等着活动启动的第一分钟快手秒杀。 购物狂欢节之所以会这么受网友追捧,就是因为在这个特定的时间,购物平台的商品集体打折。参加活动的商家覆盖了衣食住行的各个角落,打折幅度从八五折到三折不等,少部分没有参与打折的商品也会有包邮服务或者提供平时没有的赠品。 所以当俞凡发现,三天前就放在购物车里的大衣,在活动当天不但没有打折,而且还比之前的价格贵了一点。重点是,它的页面上竟然还赫然写着“庆狂欢,八五折出售”。气得俞凡当下就跟店里的客服争执了起来。知道她保留了大衣之前价格的页面截图,并要向购物网站投诉,客服把俞凡转到了她们的老板——掌柜“小米团子”的聊天频道。 最后小米团子同意按大衣的原价打八五折给俞凡,还包邮。 俞凡不知道小米团子是不是故意的,直到第三天上午自己才看到对方发货的通知,按网拍惯例当天下午四点前拍的商品在当天下午就应该发货。那一天俞凡同时拍了几十件商品,送人的,自用的,并没有留心到哪些商品没有及时发货。等到俞凡看到这条发货提示,查看了购买的时间纪录并发消息给对方表示不满的时候,小米团子才姗姗迟来解释说因为狂欢节网友拍货量大,快递分批上门来收货,因此耽误了几天。 如果让人不愉快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那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一切。 又等了一个星期,才收到这件迟来的大衣。色差明显,线头多,料子薄也就不说了,两只袖子居然长短不一。俞凡马上就拍了照片发到商品的评论页面,不同于之前精心炮制的“创意差评”,她只在自己拍的实物照片和店家发的商品照片之间,用初号的宋体写了红艳艳的三个“差差差”,并告诫想买这件大衣的买家不要被店家找人刷的商品好评给骗了。 评论发表的当天下午,俞凡就接到了几通匿名电话,全部的言论整合起来只要一句话就能说完:“快改评论不然打到你改为止”,连逗号都不用。 这些只敢躲在一边藏头露尾指手画脚的家伙,既然想玩,那就大家一起来热闹了。俞凡相信没有凭白让人上门撒泼而自己忍气吞声的道理。 她找出收藏夹里那张活动前大衣页面的截图,连同另一张活动当天的大衣页面截图、客服和小米团子分别与自己的聊天内容、发表的差评,做成一个完整的文件包,发给了购物网站的投诉受理小组。并同时告知小组接待人员,自己会在微博上跟进投诉处理的结果。 4 小米团子的真名叫白洁。 能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在竞争激烈的知名电商购物平台上,将一家寂寂无名的小店做到四皇冠,白洁不但深谙商品的营销之道,更清楚实现销售目标的各种方法和渠道。她是最早使用“职业差评师”应对竞争对手和给差评买家的一批店主。 她没想到,在自家店铺冲击五皇冠的关键时刻,被购物平台的管理组要求关店整改半个月,并延期通过她关于店铺升级的申请。 从管理组出示的评估资料里,她看到了那份投诉文件。虽然管理组屏蔽了投诉人的信息,但那个醒目的差评照片,还是让她一眼就认出了投诉ID,正是她才请人“沟通”过的那名买家。 回家后在电脑上登入自己常用的联络组,一番简短的信息往来后,白洁给自己锁定的目标订购了一份礼物,礼物的分量虽然很轻薄,但是俗话说得好,礼轻情意重嘛! 俞凡收到购物网站的投诉受理小组发的邮件后,马上登入网站查看小米团子的店铺信息。果然如邮件所说,店铺的商品页面已经无法打开,店铺的首页挂了一个醒目的公告牌:因为店铺商品调整,停业整顿十五天。给各位亲们带来的不方便,请亲们包含。 她开心得差点儿把手里的水杯打翻到键盘上。 没隔几天,俞凡就收到了这件意外大礼——寿衣。 碎纸机尽职地粉碎完最后一片纸张的时候,俞凡也想好了她的回礼。 她开始在工作群组里联络人手并策划不同的“差评语录”,QQ上还挂着之前投入网拍时的签名“为了省钱而花光口袋里的钱”。现在,为了出一口气,俞凡又得掏空口袋里的钱了,更准确地说,她不光掏空了口袋里的钱,还掏空了账号上辛苦积攒的“金币红包”,它们有的是俞凡购物后的订单奖励,更大部分是来自店家下单做任务时给的“代币”。 她要给小米团子的店铺送上一份激动人心的“开张贺礼”。 重新开张的那天,小米团子的店里所有可以用“金币红包”购买的商品都被拍到下架,包括俞凡之前给了差评的那件大衣。 从那之后的第三天开始,各样的差评开始活跃在小米团子的店铺的商品评论栏上: “差评:卖家确定寄给我的是页面照片上这件大衣?” “差评:卖家服务不好!虽然我知道你很忙,但每次也不必和我说话如此简单吧,不是‘嗯’,就是‘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太不尊重人了,所以给个差评。” “差评:这么久了,还是不理我,只好给你个差评啦!” “差评:什么衣服呀,版型和照片上的根本不一样,差评!” …… 为了让差评看起来更有说服力,在那件大衣的差评上,俞凡之前发的照片和评语一再被引用,而俞凡也用当时拍货的ID活跃在评论页面上,与战友们相互呼应。 自从这些差评蜂涌而至后,其间一直打来骚扰俞凡的电话也停止了。她想如果自己是小米团子的话,现在肯定已经是焦头烂额,再无心顾及其他了。 5 恢复营业的第一天,白洁就被眼前这桩变故弄得脱不开身。 开始她还为了店铺能在停业半个月后马上就有这么大的拍货量而兴奋,等注意到这些订单量全部来自可用“金币红包”购买的商品,就隐隐觉得有点太巧了。她连忙下架了几款用“金币红包”购买的商品,这时她的预感得到了应验,一些收到货的买家对商品留了差评,更多的差评在这几天接二连三地在评论页面出现。她只好一边组织店里的客服逐条回复,一边找出这些订单记录,准备用老方法找人与买家们好好“沟通”下。 白洁在评论页面上看到那条被反复引用的大衣差评,发现购买ID也是页面上活跃用户。联想到这些几乎同时出现的购买和差评,她心里几乎立刻有了计较。店铺是她苦心经营了两年时间,才有了现在的规模,绝不能毁在这些刻意的“差评”上。其他的买家都好沟通,毕竟在她这样的内行人看来,这些分明就是一群有组织的水军,他们是怎么来的,白洁自然有办法让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散去,甚至让他们加倍刷上好评。比较难处理的是现在这个明显跟自己较上劲的ID。 看对方在订单上留下的资料就是个女孩子,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非但没有被那件寿衣吓到,反而搞出这么多事来。白洁的视线滑到一旁的烟灰缸上,里面有一块朋友吐的口香糖,当时没有用锡纸包着,现在已经黏在了缸壁上。想要清干净留在上面的痕迹,有的时候就必须用非常的方法。白洁打开上次的联络页面,在服务选项栏里勾选了一个她自己在心有准备的情况下,看着都觉得不寒而栗的商品。 6 俞凡转头跟躲在一旁准备好拍照的朋友比了一个OK的手势,朋友开始摇晃着手中的安全绳,俞凡随着安全绳的摆动一下一下朝眼前的铁门踢起来。“咚咚咚”的敲门声一下一下近距离地响起,让她觉得像是敲在自己的胸口上,心脏仿佛会随时从胸腔的裂口里跳出来。 就像那天开门后,自己看到那一幕的时候。 俞凡自认自己从来不是个胆小的人,去年还没毕业的时候,也曾跟朋友组织毕业试胆大会,一个人在深夜走进学院解剖教室取出人体骨骼标本。她从没想过自己也有像那些在看恐怖片时被吓倒的女生一般,发出尖锐惊叫声的时候。 那天晚上的十一点,也是这样的敲门声,让才熄了客厅电灯准备回房间的俞凡转回客厅门口。她隔着大门提声问是谁,久久没有听到回答,敲门声却一直没有停下。趴在猫眼上看出去,声控灯把走廊照得一清二楚,足够让俞凡看到猫眼外空无一物。 敲门声在这时停了下来。 俞凡才放下心来,准备回房间,可“咚咚咚”的敲门声又不紧不慢地响起。 猫眼外依旧空荡荡的,对面邻居的大门紧闭,俞凡甚至想不起上次看到邻居是在什么时候。不紧不慢的敲门声与她的心跳声交织,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忍不住想起才看到的新闻,说有一位独居女性报警有人闯入,等到警察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被刺数刀身亡;还有网友整理的防暴信息,说有歹徒利用婴儿哭泣的声音骗人开门后行凶的;还有住酒店遇到利用侏懦敲门让人以为撞邪骗钱的……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俞凡还没有交到一个能在深夜时分赶来帮助自己的朋友,报警?等到警察出警对方可能已经闯进来了。 等等,侏懦? 俞凡觉得自己找到了关键点:猫眼装在自己视线齐平的位置,因此,不管躲在门外敲门的是谁,如果那人刻意蹲下身子,从自己现在视线看出去的角度,发现不了对方是很正常的。 当敲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她深吸了口气,去厨房找出了一根擀面杖,猛地拉开了大门,用尽全力向下击去。 没有击中物体的触感,反而因为将全身力气用在右手,让自己重心不稳失去了平衡,俞凡脚下一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里还紧紧抓着那根擀面杖。门外,居然真的没有人。 这一跌让俞凡觉得屁股要变成了八瓣。顾不得追究没看到敲门人这件事,她龇着牙尝试拄着擀面杖站起来,抬头的瞬间,她瞥见了站在楼梯上的两双脚,然后,眼前一暗,声控灯熄灭了。 那匆忙的一眼却让俞凡心里有说不出的违和感。她脱口而出,大声问了句“谁?”同时急忙拍手让声控灯再次亮起。 没有人回答。 灯亮起的时候,俞凡正紧紧盯着刚才看到那两双脚的位置,那是怎样的两双脚呀!一双穿红鞋,一双穿黑鞋,共同点是它们看起来都只有三寸长且踮着脚尖。楼道间有风经过,那两双脚竟然同时往前踢来。配合着抬脚时发出的声音,俞凡这才看清,眼前的两双脚分明是用纸扎的。她的视线顺着这两双脚往上看去,这居然是一男一女的两个纸人,惨白的脸上涂着两团坨血红色,衬得眼睛部分的留白和瞳孔的乌黑更加突出。嘴巴同样是用那抹红色简单勾勒了向上弯的线条,不知道是不是勾勒的时候匠人太着急,线条看起来似弯像撇,看上去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这哪里是一般的纸人?分明就是放在死人灵堂里的那对纸扎童子。 对上它们的眼神的时候,俞凡感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明明是没有生命的物件,却无端有种被盯着的实质感。配上纸人们嘴角那抹说不清道不明的非笑非哭的神色,竟让她有如被施了定身咒般无法动弹。那晚,俞凡连自己是如何回到房间的都不记得了。 俞凡虽然是个胆大包天的人,但是她也有自己避之不及的禁忌。特别是这种东西,常人避之不及,更何况是独居的俞凡。 她自信这一定不是一般的恶作剧,会送来这样的东西,只有一个可能,自己得罪了人。而这个人,不用想也都知道,只会是最近跟自己一直不对头的“小米团子”。 7 自从那件自己连想一想都会觉得毛骨悚然的商品委托职业差评师送上门后,此后的一个月,店铺果然恢复了正常的秩序,不再出现之前疯狂抢拍和铺天盖地的差评现象。白洁对此很满意,她就知道,任谁收到那东西,都会乖乖安分下来。毕竟只要是神经正常的买家都还是会担心,如果继续差评下去,自己还会遇上什么可怕的事情。就如之前网站里某位“小二”针对“大卖家被小卖家围攻”的情况时说的一样:不过是一群小泥鳅,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白洁自信因为这件事情引起的风波已经结束,之前的那些恶评,在她和“职业差评师”和“职业好评师”的通力合作下,已经改变了局面。眼看冲刺五皇冠目标的日期指日可待,白洁越发觉得轻松起来。 只是她忽略了一点,当初在那位“小二”说完这话没多久,大卖家就在小卖家的合围下,狼狈出局,甚至有些被迫停业关店。最后还是在购物网站管理层的干预下,事情才得以落幕。在这场有名的网络购物冲突中,大小卖家双方谁都没有赢。 8 随着门那头传出渐渐逼近的高跟鞋走动的声音,俞凡往嘴里塞了一小团绒布,用舌尖顶开盘卷着的一端,一条紫红色的舌头就长长地垂到胸口。抬手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把,做出满脸涨红的效果,一蹬脚踢开了垫在脚下的凳子。 在安全绳的保护下,俞凡并没有感到有丝毫的难受,她甚至调皮地将身子转向朋友藏身的角落,故意做出痛苦难当的表情。看到朋友被自己的妆容吓到捂住嘴巴,她得意地比出一个“V”字,才扭转方向正面面对那扇即将打开的大门。 这个整蛊的点子是从网络上找到的。 收到纸人后,俞凡就一直在冥思苦想如何出这口恶气。在某个论坛闲逛的时候,她看到一则“求最有效果的整人方法”的帖子。发帖人声称自己被理发店剪坏了头发,求一个整人的方法。在一大片的回帖中,俞凡一眼看中了这条——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拴住自己的头发,吊“死”在理发店门口。 为了确保安全性,她足足在魔术班练习了一个月,利用安全皮带绳扣和打活结的手法,终于让自己可以悬挂在半空中呈现“吊颈”的样子,并自由做出各种吓人的表情。 她习惯将每次包裹袋或盒上的快递单剪下来,收齐一批快递的时候再统一用碎纸机粉碎掉。它成了自己实现计划的关键。 她找到了当初大衣的快递单,打电话核实了上面的寄件人“白洁”就是店主后,俞凡根据上面留的地址,邀上一位朋友一路奔波到了白洁所在的城市。连续在店铺楼下观察了一个星期,她得出了白洁的作息规律:上午十点进店铺,一直待到下午五点,然后离开一个小时左右,晚上七点半前一定会再回到店铺,接着直到十点半才会离开店铺。 那家店俞凡有特地上去过,位于一个九十年代中期建的筒子楼里。外表破败犹如那些面临拆迁的老房子。大部分的商家都已经迁出,现在整栋楼只零星开着几家类似仓库的门面,白天进出的主要都是快递公司来送货收货的车子。其实大部分的网店都是这样,租一个能存放货物的空间、几台电脑就可以做生意了,所以不要特意找沿街的店面。也因此大楼里基本上到了晚上八点半人就走光了,只有白洁这家店开到最晚,而且每晚都是她一个人走出大楼。楼道的灯一样是声控的,这给俞凡的计划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9 晚上,十点二十五。 白洁看了看手表,终于把今天的订单都打包好了,明天让白班客服交付给快递公司就好。晚班的客服一直不好招,整家店加上自己只有四个客服人员,白天四个人轮班两班,另一个女孩最晚只留到晚上七点半,因此在招到其他人手前,只能自己先顶上。每晚订单打包和盘账要花掉自己大量的时间。看多了网店店主过劳死的新闻,她强制自己每晚最迟只能做到十点半。一方面是担心自己会疲劳过度,另一方面也是害怕自己一个人穿过大段的楼道直到尾端的楼道口下楼梯。一到晚上空荡而笔直的楼道看起来就感觉比白天长了许多,在路灯光线照不到的前端,仿佛随时会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匍匐在里面。尤其是前天楼道的灯还坏了一盏,今天傍晚上来的时候还不见修好。 关了电脑,白洁收拾好包包关上房间门准备回家,才走到客厅就听到敲门声,不紧不慢。白洁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曾发生过小女生忘了带东西而赶回来拿的事情,所以没多想就打开了门。 听到从门锁的位置发出“嗒”的一声,俞凡知道时机到了。 打开门的时候,白洁听到了啪的一声,门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倒下了。然后,她看到了一双脚,一双悬挂在半空的脚。前后晃动着打到门上,刚才自己听到的敲门声就是这样发出来的。她长大了嘴,还来不及发出尖叫声,眼睛就不受控制地沿着那双脚朝上看去。房间里还没关的灯,在那张涨红的脸上打出半明半暗的光影,已经足够让她看清那条吐到胸口的紫红色肿胀的舌头,以及那嘴角扯出的诡异弧度。 身后大门自动关上的声音惊醒了呆仰着头的白洁,她猛地推开在眼前晃动着的双脚,慌不择路地向前冲去,脚下好像踢到了一张凳子。身后跟来“咔咔”的声音催着她,让她不敢停下脚步,空旷的走道里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格外的响。她感觉自己跑了好久,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楼道口。重重踏上楼梯的时候声控灯没有向往常一样亮起来,黑暗中传来一声急促的尖叫,令她脚下一空,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紧贴在额头上冰凉的水泥地面。 被白洁推开的时候,俞凡感到脖子上的皮带突地一紧,勒得她不自觉地张开嘴,刚才就在脚边的垫凳好像在白洁冲过去的时候被踢开了。朋友冲着白洁的背影狂按着快门,看不到她无声的挣扎。 半响,走廊里传出一声尖叫,紧接着从楼梯口传来一阵翻滚声和跌跌撞撞的脚步声。这些骚动过后,暗夜里的大楼又恢复了最初的安静。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网络鬼故事:生死差评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