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17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977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楔子 月光惨淡如死人的眼白,漂浮在空中的雾气像是潜伏的鬼魂,弥漫在寂静的夜里狰狞地贴在晚归人的身上,瘫起一片片血腥和杀戮。 这是一片杂草地……

楔子 月光惨淡如死人的眼白,漂浮在空中的雾气像是潜伏的鬼魂,弥漫在寂静的夜里狰狞地贴在晚归人的身上,瘫起一片片血腥和杀戮。 这是一片杂草地,足有两米之高,随风飘摇的杂草像是一个女人长长的头发,仿佛那下面种着无数颗腐烂的头颅,一股莫名的腥臭味道钻进鼻孔,说不清是下水道还是死老鼠的味道,小女孩不禁狠狠地颤栗了一下,站在杂草地外不动了,这里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天然禁地,她不禁收回了脚步。 小女孩穿着一身鲜红色的衣服,圆圆的脸蛋上泛着粉红色的光,双腿不停地发抖,好像是受了极度的惊吓。身后传来了狗叫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死亡的召唤,小女孩想也没想便冲进了这片杂草地,刚一踏进去整个人便被淹没了。地下有一双双惨白的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她一个不稳便倒在了地上,狗叫声越来越大了,她试图站起来,双手却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直觉告诉她那是一张滑腻腻的人皮,像是启动了某种力量,她大叫着冲出这片杂草地,就在这时狗叫声也奇怪地消失了。 在女孩的眼前出现了一栋阴森的别墅,哥特式的建筑外形十分诡异,氤氲的雾气弥漫在屋顶像是一只只潜伏的野兽。她咬了咬牙慢慢推开门,在女孩抬头的那一刻,她的脸开始扭曲,眼睛上布满了血丝,一双小手不停地指着天花板,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13具死尸,被倒吊在了天花板上,鲜红的血液沿着英式吊灯滴在地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然而令小女孩惧怕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其中的一个死尸动了一下,从空中跳了下来迅速地抓住了她的脚,死尸穿着一身红色的和服,像是来自日本的女人,脸色惨自如纸,她狠狠地问道: “你想死吗?” “我明明换了身体,我明明就成功了。”小女孩无力地喊着,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应答,她歇斯底里地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女人如僵尸般弹跳了起来,将她拉到门外,有大片的月光投射在女人的身上,盘起的长发随风四散像极了草地里疯长的杂草,深黑的空中有三颗星慢慢地连在了一起,女人兴奋地喊道:“三星连体的时候就要到了,你相信有关人形师改变世界的预言吗?” “三星连体,你是要?”小女孩抓住她的腿,大声地阻止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人形师,你为什么要害我们。”女人玩弄着手中的刀子,那是一把再精致不过的雕刻刀,她来来回回地在女孩脸上割划着,笑道:“用你的血涂抹过的人偶都将通灵,而我将颠覆整个世界。” 说着便飞快地将刀子划了下去,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狗叫,然后整个月亮像是被吞噬了般消失了,天地一片昏暗,女人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身体开始慢慢地扭曲,最后变成了一滩泥。 当小女孩醒过来时,她发现一只黑色的狗虚弱地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她跑过去,安慰道:“三星连体真的可以颠覆世界吗,我可以吗?”她拖着那只黑色的狗,走进了这座阴森的别墅,没人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夜,真的越来越深了。 完美拼图人偶杀人事件 大雨下了整整三天,整座校园里湿漉漉的,充斥着潮湿的水汽。碰到这种坏天气大家都选择躲在寝室里。415寝室的两个女孩呆呆地坐在电脑前,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什么。羽林喝了口水,站起来拍了拍水儿,坏笑道:“我们找点刺激的东西玩玩。”水儿瞪了她一眼,回应道:“你上次装辫子女生吓得杜云浩和莫凡再也不敢去实验楼了,你还想怎么玩?”一提起这件事,羽林就暗自高兴,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两个鬼马组合竟然被自己吓得差点失了魂:“我们找莫凡聊聊,他有很多故事。”还没等水儿同意,羽林便打开了聊天栏,恰巧看到莫凡的头像也正亮着便聊了起来。 羽林:我要无聊死了,有没有什么好听的故事? 莫凡:有是有,但是你确定要听吗? 羽林:废话,我不听问你干什么。 莫凡:我要说的是十年前我们学校的人偶杀人事件。那是一个阴森的夜晚,因为放暑假的缘故,所以只有少部分人留在了学校,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一天,几个人起床发现自己的头发没了,那个时候大家也没在意,但是校园里“吃发鬼”的传说就此传开了,许多女孩都嚷嚷着要回家。然后第二天起来,有人发现他们的腿都不见了,就剩下了一个身子。警察封锁了这里却没有人查出任何线索。直到第三天,有人的脑袋不见了,听说是个漂亮的校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被偷了身体器官的人竟然都死不了,最后好像是被学校卖给了某些实验组织,很残忍。接下来所说的是第七天的事情,一个长着那个漂亮校花头颅的女孩出现了,她的身上长满了银色的丝线,所有见过她的人都无故失踪了,直到十年之后的今天仍然无法找到,但是因为学校的面子大也就压了下来,以后没有人再敢提,因为提到的人都会离奇死去。 羽林:我在学校里面从来都没听人提起过,这是真的? 莫凡:千真万确,我和杜云浩已经查过了资料,并且发现了十年前一个惊天的秘密,准备到那个村落去,你们想参加吗? 羽林回头看了一眼漂亮的水儿,她也是一脸的惊讶,试探地问道: “好像是件很诡异的事情,要不我们加入吧?”羽林点了点头,高兴地回应道:“好吧,那我和他们说下。” 羽林:我们也想加入进来,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 莫凡:我们发现当年消失的一群人都被那个女孩带到了一个叫做“无人村”的地方了,在无人村有一栋死亡别墅,他们就被带到了那里,我还查到消失的十三个人都是校花校草类的人物。 羽林:你是说我们四个一起去“无人村”吗? 莫凡:明天早上学校的门口见面,多带些行李,一定要找到当年的“完美人偶女孩”。 羽林:好,明天见,88。 黑星诅咒 踏进这个村子的时候,四个人不禁都停住了脚步,用同一种角度看着正前方的别墅。眼前平地而起的别墅像是潜伏着的坟墓,好像心狠狠地被人拽了一下,呼吸开始急促,但是在他们完完全全走进来之后,这种感觉便奇迹般的消失了。 “这里就是地图上所说的死亡别墅了。”莫凡甩了一下金色的头发,得意地说道,“整个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所以我们可以安心停留在这里。” 像是尘封了很久,呛鼻的灰尘钻进了鼻孔,屋子里布满了蜘蛛网,光线很暗,打开灯之后还是有股阴森的感觉,羽林指着大厅里面的一个衣柜,大声喊道:“你们看看,这……这是什么?”三个人朝着羽林的方向走了过去,都张大了嘴,柜子里有四个全新的人偶,那些人偶仿佛是按照她们的样貌做的,活灵活现像是一个个真实的人,四个人偶瞪大了眼睛,脸上充满了冰冷的笑。 “这些都是谁做的!?”云浩有些惊讶,他伸出手试探地去摸这些人偶,手指却被割伤了,流出了鲜血,“这些人偶好像会动。” 水儿推了推莫凡,不免有些害怕,埋怨道:“现在该怎么办啊?” 莫凡摇了摇头,镇定地说道:“这些人偶一定是那个完美人偶女孩做的,她想把我们都做成人偶。”几个人都愣住了,莫凡继续说道:“你们先回自己的屋里,然后我们明天开始找人偶女孩。”水儿看了看羽林,安慰道:“看来我们只有先回去了。”羽林点了点头,像是受了某种惊吓,不再说话。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当水儿和羽林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水儿一脸胆怯地看着羽林问道:“不会是……人骨吧?”羽林撇了她一眼,试探性地翻开了床铺,阵阵腐烂的味道钻进了鼻孔,水儿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蹈海。那是一个盒子,盒子里面装了一本书,类似黄皮卷的模样,两个女孩面面相觑,借着蜡烛微弱的光芒,水儿打开了这本黄皮卷,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黑星诅咒。 “怎么可能!?”水儿有些紧张,脸色顿时苍白了下来,“我听云浩讲过有关黑星的诅咒。”羽林的额头上流下了冷汗,颤抖地说道:“那我们还是去找他们吧,我也听过这个有关三星连体的诅咒。”正说着,水儿像是受到了惊吓般,一直指着窗外,大声地尖叫道:“人……人偶……”羽林僵硬地转过头,瞳孔瞬间放大了,她看到二楼的窗子上倒吊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而女孩的身上背着一个黑毛狗,那只狗的眼神绿毛毛的,和女孩一模一样,整个窗子上都流满了鲜红色的血液,羽林抓起水儿,迅速地跑了出去,大喊道:“莫凡,救命啊!” “发生了什么事!?”被惊醒的莫凡和云浩跑了出来,等到四个人再次走进那间房子的时候,发现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莫凡挠了挠头,埋怨道:“拜托,大半夜的别闹了。”云浩走到窗子旁,看到了地面上掉的书,双手不停地抖着:“这本书上记载的事情,原来是真的。”水儿扶着羽林坐到床上,云浩把书放在中间,诡异地说道:“这是关于三星连体的黑色诅咒。” 书上有一个预言,来自古老的人形师。从前有个人形师,她一生追求至美的境界,普通的材料作出的人偶,很粗糙,直到有天她发现了一个制作人偶的方法,那就是用人的器官来做。渐渐的村子里只要长的好看的孩子们都失去了部分器官,不是少了胳膊就是少了腿。之后这些少了器官的孩子们被人形师锁在了一个血牢里,那个血牢里放的都是人血,许多企图想要逃出去的孩子都会被一只叫做贝贝的野狗咬死,当然如果这个孩子死了,那么从它身上卸下来的器官就会失效,所以人形师一直都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们。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黑星诅咒。七月十三那晚,天上只有三颗星,当这三颗星相连的时候,用13具最纯洁的尸体打开死门,所有的人偶就会代替活人重新组织这个世界。 “接下来呢?”看云浩停顿了下来,羽林焦急地问道。云浩看着三个人,咽了口吐沫,继续说道:“书上有这么一条,你们要听吗?”莫凡有些不耐烦了,但看着云浩紧张的表情,在得到两个女孩的同意后,回应道:“你说吧!”“嗯。”云浩点了点头,指着书的末页,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就是有关十年的诅咒。” 天生长着绝命印的女孩,将会受到人形师的迫害。那是一种奇怪的图腾,长在女孩的手臂上,据说绝命印遇见无月之夜,便会发挥出无穷的力量。而这个图腾每十年才能够在一个女孩身上长大,书上还说,十年后的今天,会有四个年轻人来到这里,她们会在屋子里找到四个人偶,如果在七月十三之前无法找到四口藏在暗处的棺材,那么她们都将死在这里。而那个身上长着绝命印的女孩将成为新的完美人偶人形师,到时候死去的人都将复活,死人将取代活人的世界。 “这么说还有四口棺材,那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莫凡抓住床单,手心全是冷汗,“还有那个长着绝命印的女孩会是谁?”莫凡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女孩,几个人瞬间都沉默了,背靠着坐在一起,她们的心里充满了胆怯,窗外的风越来越大了,偶尔还会传来狗叫声,整个房间死寂得让人无法喘息。 他们没有看到,在楼下一个红色的影子慢慢地从楼梯爬了上来,然后钻进了镜子里,消失不见了。 凶狗的人皮外衣 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时候,几个人发现他们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当羽林揉着惺忪的睡眼醒过来时,发现水儿已经不见了。她赶快摇醒了莫凡和云浩,问道:“水儿去哪里了?”看着两个男孩迷茫的表情,三个人都下意识地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旁边,在他们的脚下竟然躺着一个穿紫色衣服的人偶,没错那个人偶正是水儿的那一只,难道她也消失了? “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想死。”羽林摇着莫凡,一副怕怕的样子,她已经快要崩溃了,“我不要变成人偶。”莫凡和云浩没有说话,互相看着对方,脸上写满了问号,沉默许久,莫凡开口说道:“其实这一切本来是我和云浩设的局,但是没想到却真的出了怪事。你们寝室里本来一共有四个人,但是就在一年前陈珊和孔华都离奇地死了,而你们应该不知道,我和云浩都喜欢陈珊。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陈珊是在女厕里上吊死去的,当时她的头发和指甲都不易而飞了,包括……身上的体香。而孔华则是一双眼睛被挖掉了,然后尸体被扔在了学校的人工湖里。当时学校查了很久都没有怀疑你和水儿,但是我们觉得只有你们有这个动机。所以找到了这个地方并且事先安排好一切想要吓吓你们,可是……” “可是没想到,一切真的发生了。”云浩有些懊恼地看着眼前的羽林,安慰道,“总之我们要赶快找到那几口棺材。”羽林摊了摊手,懊恼地喊道:“我们有什么动机去这么做,就算有也不会取走那么变态的东西。” “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大家还是分头去找吧!”莫凡说着抬腿进了里屋开始找了起来,羽林没有说话,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只留下云浩一个人,他盯着天花板好像有股黑色的雾气一直都没有散去,他回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镜子,为什么自己的影子那么奇怪,好像是个没有生命的人偶。 镜子右下角的一张泛黄的照片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照片上是一只黑色的狗,狗的嘴里叼着一个红衣小女孩,狗的身后是一片足有两米高的杂草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猛的一回头,一个黑影从门口一晃而过,来不及多想,他飞快地追了出去,不知道追了多远,好像是进入了一片浓密的树林,天也暗了下来,他像是被铁钉狠狠地钉住般无法动弹。 “汪……汪”从树后出现了一只狗,那只狗实在是太恐怖了,云浩的瞳孔瞬间放大,不停地喘着粗气,面部开始扭曲在一起,苍冷得像是死人的眼白。狗的皮毛被一张沾满了血液的人皮而取代。它的头上张了长长的黑色头发,而那双眼睛像极了一个人,那就是水儿。 “救……救命。”狗飞快地扑了过来,就在死去的时候,云浩看见树上站着一个如人偶般的女孩,她冲自己挥着手,一张一合的红色嘴唇十分好看,她仿佛在说:“死……都要死……” 绝命图腾印章 夜晚降临了,莫凡和羽林坐在桌子旁都沉默了,现在云浩也不知所终了,他们真的没了办法,能用的方法都用了,就是走不出这个村子。 “其实我就是那个长着绝命印章的女孩。”羽林又点亮了七根蜡烛,犹豫地说道,“在我出生那天就有了,你想听听关于它的故事吗?”莫凡惊讶地睁大了眼,点了点头,好奇地回应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女孩,我也很好奇书上的预言,你说来听听。”羽林点了点头,眉头紧紧皱成了一个川字,小声说道:“事情说起来就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噩梦。” 我母亲生我那天家里没有一个人,是她自己忍着剧痛打车去的医院,但是没想到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因为她走进了20年前的一家实验医院。 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她被护士抬进手术室。手术很成功,我顺利地生下来了,但是母亲却被诊断得了传染病要被监禁。 医生在诊断单上印章,而我一动就印在了我的身上。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眼前的一切都脱了色彩变成了黑白色。我看见床上的母亲赤裸着身体,一个枯萎的手慢慢地划破了她的肚皮,接着一个小脑袋出现了,但是她的身上长满了丝线,她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件事,但是我确实是在那个医院长到了十岁才逃了出来,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我听见有狗叫有小女孩的哭声和女人的咆哮,我就走了出来,紧接着就上了学校,直到现在的我,20岁。 “这一切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莫凡听得身上凸起了鸡皮疙瘩,颤抖地问道,“但是这一切又与人形师有什么关系呢?”羽林打开笔记本电脑,这里还可以接收到一点点的网络,她指着上面的一个叫做《完美人偶女孩》的帖子,说道:“帖子里说,当年那个完美人偶女孩其实是不存在的,而所谓的人形师也已经在十年前死去了,真正偷走学生器官的人是一个同样有着图腾印章的红衣女孩,也就是说和我有着同样的图腾。” “还有这个。”羽林指着最下面的一个帖子,继续说道,“这上面说,当年的红衣小女孩借着天狗食日杀死了邪恶的人形师,但是却因为受到了黑狗的蛊惑成了另一个人形师,她在等一个和她共分了灵魂的女孩来,在三星连体的那一晚完成祭祀。” “莫非,那个小女孩就是……”羽林捂住了嘴,猜测道,“她就是从我妈妈肚子里出来的另一个女孩,天呐。”莫凡看了一眼手表,神情紧张地说道:“我们要尽快找到剩下的两口棺材,要不然都会死的,离十二点只有三个时辰了。”羽林握住了莫凡的手,问道:“可是我们都找过了,根本就没有,要怎么办?” 莫凡没有说话,弯下腰从皮包里拿出来两根红色的布条,说道:“快把她带上,然后我们手牵着手凭着感觉找,不用眼睛看。” “这样真的管用吗?”羽林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问号。莫凡点了点头,解释道:“人在什么时候最容易撞邪,是在没有意识准备的时候,也就是在不经意间总是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怪事。所以我们要用感觉去找我们想找的东西,这样就会在无意识中进入无意识的地点。” 羽林答应着戴上了红布,牵起了莫凡的手,两个人开始慢慢地挪动着步子。就在这时,她们感觉到身后站着一只穿着人皮的凶狗,而面前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正在冲他们叫喊:“就是这里,快过来。” 身下一个不稳,羽林一把抱住了莫凡,两个人不停地尖叫着,好像是跌进了万丈地狱。刺骨的风吹过来,冷得人就要窒息了。 镜中迷踪 当两个人将红布条取下来的时候,发现她们所处的地方竟然是别墅的外面,不过那片空地上却莫名的出现了一片杂草,足足有两米之高。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羽林看着眼前的景象,颤抖地问道。莫凡摇了摇头,不禁皱起了眉头:“我也不知道,这里明明是别墅的门口,为什么会长出这么多的杂草。” “这是十年前的别墅。”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了,两个人顿时脸色惨白,警惕地看着四周,在他们的身后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孩赫然出现了,她带着一张精致的白色面具,“现在的你们是在镜子里,这里就是人形师的血牢。” “你就是那个人形师?”羽林大着胆子问道。女孩摇了摇头,打了个响指,一只披着人皮的狗便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然后跑到了女孩的脚下,不停地舔着她的脚趾。女孩冷冷地笑了:“真正的人形师其实是这只狗,她叫做贝贝。”莫凡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形师怎么可能是一只狗。” “面对就要死去的人,我可以告诉你们十年前的真相。”小女孩抱住了脚下的狗,然后说道,“事情还要从我死去的那天开始。” 我原本是一个美丽的校花,在学校里有很多人追我,我一直以为美丽的容颜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但是没想到却招来了杀身之祸。学校里不断有人没了头发,然后是走走道腿不见了,吃吃饭胳臂消失了,最后是我,洗洗头,头便不见了。然后我的躯体被送进了一家医院,因为我没有死,所以被一个变态的医生当做了试验品,那个医生是个风水师,她想借另一个女婴使我重生。所以,他用风水盘引导一个女人来到了一家隐蔽的医院,然后关上了奇门中的所有门,只打开了死门和惊门,意思就是想至女婴为死地,然后让我重生。 但是一切都在盖下印章的时候不一样了。医生在按印章的时候,不小心按在了女婴的身上,潜伏在孕妇体内的我,被人形师感应到,她当时正在用我的头做玩偶,所以一切都被打乱了,女婴的魂只到了我身上四分之一,之后我的魂便被人形师用银丝线牵了回来。那个医生由于太害怕跑开了,忘记了把生门打开,只留下床上的女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长大的。 直到有一晚,人形师想借着黑星诅咒来完成用人偶颠覆活人世界的祭祀。但是这只叫做贝贝的狗早就被我驯服了,它用自己的力量吞了月光而恰巧我身上也有那种图腾印章,所以我杀死了人形师,但是人形师的魂魄却伏在了贝贝的身上。为了能够救贝贝,我只有引当年的女婴来,用她的完美身体让我脱离这个被搭拼的躯壳。 “怎么可能!?”羽林哭喊着指着她,歇斯底里得几乎就要崩溃,“你把我的母亲还给我,你这个恶魔。” 女孩冷冷地笑了,然后摘下了面具,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两个人面前:“其实水儿就是我,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感受你的身体,找到适应期,从而取代你。”莫凡好像想起了,什么般问道:“陈珊她们也是你杀的!?” 水儿点了点头,还没等莫凡反应过来,便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说道:“我太喜欢陈珊的体香了,所以我偷走了她的体香。”莫凡刚要挣脱,水儿动了一下手腕,他的头便脱离了身体,水儿将头抛给了贝贝,贝贝舔着头颅,笑得像一个疯狂的女人。 “你这个疯子,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羽林的脸上流满了冷汗,她攥着拳头喊道,“今晚一定不会有月亮的。”水儿摇了摇头,指着死寂的天空,那上面有三颗星正要慢慢地融合为一体,她得意地笑了:“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我,我们的灵魂不可能永远连体。” 恶魔的艺术 月光越来越亮了,三颗星渐渐融合在了一起。羽林被绑在了木头组建的十字架上,双臂生疼却不能动。周围只有微茫的光线,月亮如死人的眼白,死死地瞪着她,周围的烟雾越来越大,氤氲着沉沉的死气。 她看见水儿就站在自己的左边,而她的身后还托着一口朱红色的棺材,棺材发出巨大的摩擦声,里面传出了狗的叫声,大片的冷汗从羽林的脑门上流了下来,她的瞳孔在渐渐放大。 “你想怎么样?”羽林哭喊着,嗓子里都流出了血。水儿拿起手中的刀子,笑了:“我只是想要你的身体,因为只有你的身体才匹配我,就像当年的人形师一样。” 求生的本能让羽林发疯地挣脱着,可是她越是动绳子就会越紧,她尖叫道:“你不要那么傻了,你已经死了,现在你只能继续沦为人形师的傀儡,她在利用你。” 水儿抬头看了看圆圆的月亮,兴奋地笑了:“我马上就能获得新的身体,而贝贝也可以重生了,我可以做你们做的事,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了。”“不……”羽林大喊着,渐渐地失去了知觉,她看见刀子狠狠地划过自己的身体,光线不断地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慢慢涌向了水儿的身体里。就在这时,一声狗叫,突然月亮的光线消失了,整个街道陷进了一片黑暗。 “这不可能。”水儿恐慌地喊道,然后飞快地向羽林冲了过去,这时一个人影跑了过来将羽林救了下来,她惊慌中看着眼前的男人,竟然是云浩,原来他并没有死。 “你竟然没有死。”水儿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云浩松开羽林的手,抚摸着棺材里的那只狗,甜甜地笑道:“人形师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是一个追求艺术的完美主义者,她不容忍自己所创作的东西是没有生命的躯壳,所以她离开了我和父亲,来到了这个叫做无人村的地方,来潜心制作人偶。 但是我们没想到她竟然疯狂到了如此地步,拿到了那本叫做黑星诅咒的书,以至于走上了歧途。艺术家就是这个样子,总是希望自己所创作出来的东西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如果得不到,精神的压迫会让他们产生邪恶的念头,那就是毁灭世界。我是在来之前发现母亲的,我故意隐藏自己的身份就是为了渔翁得利。我知道水儿不可能因为贝贝的缘故将羽林的身体献给我的母亲,所以我只有毁掉水儿的人偶身体才能保证你的躯体被我母亲所用,这样我又可以和她在一起了。 “不……”水儿惊恐地看着云浩手中的人偶肉身,歇斯底里地喊道,“求求你……”云浩邪笑着切断了人偶的头,水儿猛地一愣,身体像是一滩泥般融化了,一直蔓延到羽林的脚下,羽林恐慌地向后退去,不停地往后跑,尖叫道:“没人能取代我,没人可以。” 云浩没有理会,只是抱起棺材中的贝贝,这只狗的眼睛像极了一个母亲慈祥的眼神,他宠溺地说道:“看……那里多好笑,有具尸体在跑圈圈。” “汪……汪……”整个空间里传来了狗的叫声,像是无数只虫子沿着毛孔钻进了肌肤里,狠狠地吸食着每一寸肌肤。 一切就要结束了。 尾声 三颗星完整地融合在了一起,羽林发现自己跑进了一片杂草地里,那片杂草地仿佛在动,有一口棺材从地下赫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氤氲的雾气弥漫在周围,原来属于自己的那口棺材就在这里。 “放心,以后你就是贝贝,记得帮我在血牢里看守那些被抓进来的漂亮孩子们。”棺材中一只狗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穿着和服,长发微微地盘起,漂亮得有些诡异,“我才是真正的人形师,没有人可以取代我。” “汪……汪……”羽林刚要说话,但却是狗的叫声,她慌张地低下头,她真的变成了一只狗,一只叫做贝贝的狗。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人形师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