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歌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1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91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死人,往往比活人歌声更嘹亮。 向马尔克斯《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致敬 我被抓进警察局了因为盗窃尸体。 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感觉我像个盗墓小说……

死人,往往比活人歌声更嘹亮。 ——向马尔克斯《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致敬 我被抓进警察局了——因为盗窃尸体。 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感觉我像个盗墓小说里写的 “土夫子”?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偷的尸体刚下葬三天,就葬在西山墓园。 “为什么要挖坟?不知道这是犯法?”审讯室里,警察语气不善地问道,我们这儿属于郊区分局,很实惠的地方,让他花时间来审我这么件没有油水的案子,也的确难为他了。 由于我是被拜祭“他”的人抓了个正着,所以也根本无从抵赖,然而既然已经收了定金,总不能出卖客户,所以只好胡编乱造说:“有、有仇。” 至于有什么仇,我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把前二十年看的电视糅在一起总算磕磕巴巴解释了一番。然而这种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说辞,居然让原告——“他”的家人撤诉了。 “是燕小北雇你挖的吧?”我对面站着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漂亮的眼睛里透着不屑,他一口就说中了那个名字。 我的雇主,燕小北! 第一章 燕小北昨天刚来西山墓园时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然而随后我发现这个人拜祭的方式有点特别——他在“他”的墓碑前倒了满满三个啤酒瓶的白面,又点了三炷香插在别人献花的位置,随后掏出厚厚一叠纸钱。看他的样子迟疑了一下,似乎没有找到打火机,然后就随意把纸钱抛洒在半空了事。 我心里暗骂一句,拿起扫帚往那边走。 ——娘西皮,搞得满天都是还不是要老子打扫! 对了,我从小没爹没娘,看西山墓的老头把我捡回来,他死了,我就顶了他的位置,继续看着这块破墓地。 我故意当着他的面把灰尘扫得哪儿都是,辛辣的气味瞬间涌进鼻腔——娘的,狗屁白面,是石灰!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怒道:“不要乱扔垃圾不知道?” “你是看坟的?” 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看他长得人模狗样,说起话来却粗俗不堪。 见我不吭声,燕小北抬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忽然问道:“有没有兴趣赚点儿外快?观察你有个把月了,对这片墓地很熟悉吧——我见你对哪里有新鲜供品了如指掌。” 我哼了一声,示意他有屁快放。 “偷鸡摸狗毕竟上不得台面,我有个活儿,你办成了,我给你三万块钱。” 三万块不是个小数目,老头子死的时候藏在他樟木箱子底下的棺材本拢共才八千不到,就这,还让我给他选了处藏风聚水的上好墓穴——虽然有点儿偏僻。老家伙在西山看了半辈子的墓,死后也葬在西山墓园,挺好。 燕小北说,只要我把他祭拜那座墓中的尸体偷出来交给他,并且保证不泄露他和我的关系,这三万块,事前定金一万五,事成之后一万五。 我掂着一摞崭新的红票子,抬眼看了看墓碑上刻着名叫“顾人杰”的死者遗像,忍不住笑了起来。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雄哥,对不住了。 然而把钞票揣到怀里的下一秒我才猛然反应过来:“你逗我呢?” 燕小北对我忽然翻脸表示不解。我盯着他,确定他不是故意拿我开涮后说:“他是城里人?” “没错,地质大学的教授,怎么了?” “你们城里人哪儿有全尸!”我愤愤道,西山墓园墓穴型号都是一样的,长三米宽两米,开发商广告上说三为阳数二为阴数,阴阳交泰福佑子孙。呸,我看就是三长两短。墓穴统一价三万三一座,这么宽绰的空间,乡下人放个棺材进去正合适。可城里人却根本用不了这么大地方,因为他们死后要先将尸体送到殡仪馆,火化后再运来墓园入葬。因此燕小北说的偷尸体根本就是胡扯,那顾教授既然是城里来的,墓里顶多有他一个骨灰盒。 没想到燕小北却直摇头:“你说的那是别人,顾教授肯定是全尸。别多问了,干好分内的活儿,钱少不了你的!” 第二章 看着眼前漂亮的少年,他从警察局出来就一直跟着我。我被他喝破了来历外加心中有鬼,也就由着他一路跟我回到西山墓园曾经属于老头子现在属于我的小平房里。 他自称顾辰,我把脑海里顾教授的样子和他放在一起对比着看,感觉父子俩区别很大。顾教授浓眉大眼,国字脸;顾辰的眉毛由于刘海盖着看不清晰,眼睛却是汪着春水的桃花眼,想是容貌更像他母亲些。 “说吧,燕小北多少钱雇的你,我出双倍。”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个过分聪明的少年想干什么?燕小北雇我偷尸体,没告诉我原因——我也不想问,无非是两人有仇之类的。可这少年,为什么反而出双倍价钱也要雇我?雇我看着他爸爸的尸体不被别人偷? “你帮我打探,燕小北究竟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偷顾教授——我父亲的尸体!” 为了说服我,他把顾教授的传奇生平在这间破败的小平房里就着我前天炒的花生米还有老头儿死前存的几罐青岛啤酒讲述了个七七八八。 顾人杰,男,二十四年前考上地质大学,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又三年辞职下海,开始做煤炭生意,短短两年间成为本市著名企业家。然而十五年前,他开发的矿场发生了重大事故,塌方导致九人遇难,二十多人重伤。一瞬间,顾人杰从风光无限的企业家变成了阶下囚。而更传奇的是,入狱两年后,顾人杰居然请人为他翻案,证明了矿难塌方是当年自然因素地震导致,并非其矿场安全系数不达标或者管理层违法组织生产。就这样,当年从地质大学矿床地质学专业毕业的顾老师又回到了地质大学,竟然成了地质系矿物学专业的教授。 顾辰提到矿难时神情有些激动,我拍着顾辰肩膀道:“想开点儿,都过去了!诶,你爹才四十多,怎么死的?” 顾辰喝得面颊泛红,他下意识道:“塌方——塌方让我父亲含冤入狱,在里头落下病根,这不得肺癌死啦!” 看着几乎要哭出来的顾辰,我暗自失笑,这哪里还有刚一见面就把我唬住的气势,完全是个可怜的小鬼罢了。老头儿早就说过,酒能卸下所有伪装。就算他白天再怎么故作成熟,终究只是十六七的孩子。 我俩从傍晚一直喝到九点多,顾辰被过期啤酒灌倒,霸占了我的双人床睡下。这时,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抄起门边的木棍,在这荒郊野外住随时要防备任何人,我把门打开一条缝。 燕小北! 他推门要进,我连忙用膝盖把门顶住——开玩笑,我床上还躺着出双倍价钱要我盯着他的新雇主顾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两人不对路,这要是让燕小北看到还得了? 燕小北被我拦住,愣了一下:“让我进去,有事交待你!” 我只能随口搪塞道:“额,里面不方便,哈、哈哈……” “不方便?起来!”燕小北力气很大,瞪了我一眼直接将门撞开走了进来。我在他身后,握紧了手中的木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看着屋子里的残羹剩饭,哼笑一声:“你还挺懂享受。” 我没吭声,只是紧张地注意他的视线——千万不要往床上看!然而就在我祈祷的后一秒,燕小北的目光移动到床上。下意识攥紧了木棍,我怕他会立马翻脸。 “嘿嘿,”出乎意料之外,燕小北居然笑了起来,随后他刻意压低声音对我说,“原来是这么个不方便,说你会享受真没说错,刚拿了定金就学会泡妞了。” 我干笑道:“啊、是啊,哈哈……泡妞了。” 燕小北面容一冷:“你怎么折腾我不管,必须,赶紧把顾教授的尸体交给我,三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 我刚想赶紧应下来让他快走,床上本来侧着身子埋头大睡的顾辰忽然翻身坐了起来! 第三章 顾辰揉着惺忪睡眼,睫毛忽闪忽闪的,茫然道:“水。” 我却连眼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着燕小北。而燕小北也难以置信地望着我,半晌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你、你……” 他夸张地狠狠咳嗽了几声,慌忙朝门外走去,嘴里嘟囔着,“居然好这口……” 喝过水的顾辰继续睡过去,我猜他迷迷糊糊根本没看出刚才来的就是燕小北。第二天清早,顾辰恢复了先前的精明和咄咄逼人。“定金就算了,我给你写张欠条,等你弄清真相,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着就转身走了,剩下我自己在屋子里,筹划该怎么处理这两位顾客的需求。 燕小北言语间的迫切和威胁让我也开始好奇他为什么要挖顾教授的尸体。也许在潜意识里,我也不想伤害身世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顾辰。 拨通燕小北的电话,他说正在忙,在我的软磨硬泡下,他告诉了我公司地址。 祥泰科技有限公司。看不出这个说话还有郊区口音的家伙居然是公司老总。 坐在老板椅上,燕小北果然多了几分位高权重的感觉,说起话来拿腔拿调的:“说吧,有什么急事非得见我不可?” “是这样,下周我们公司会在后山加修一片墓地,你看是不是可以等到那时我浑水摸鱼,趁他们开工的时候把顾教授挖出来?” “下周?不行!我现在就要!”燕小北拍着桌子咆哮道。 “你让老子自己怎么挖!”我也急了,当然是装出来的,“你又不给工具,也不给配人手,你知道大半夜从侧面挖开一座坟再把尸体偷出来最后还原是多大的工程吗?” 燕小北皱着眉,似乎在考虑。我趁机问:“我说老板,你非得要一具尸体干啥?” 他猛然抬头瞪着我,目光好像一条毒蛇般阴森。燕小北冷笑道:“你知道顾教授是谁吗?” “知道,我们墓地有死者的资料,再说顾教授又是名人,网上查也查到不少。”我把顾辰告诉我的拣了几条复述出来。 燕小北点点头:“挺下夫。那你知道当初是谁把顾教授从监狱里捞出来的吗?是我找的人。” 我有点儿发懵,这个答案彻底推翻了自己先前的猜测,他们不是仇人,那燕小北又为什么要挖他的坟? 燕小北叹了口气,忽然深沉起来。他感慨道:“支撑这间公司的主要产品是石灰,而顾教授,是我用20%股份聘来的技术顾问,他掌握着石灰生产和杂质处理的核心技术。让你偷顾教授的尸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已经找遍了其他所有地方。” “你这么做损不损阴德啊。” “这也是为了顾教授一家,别忘了他也有20%的股份。” 顾辰?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顾教授死了,他的股份是谁的?” “当然是他太太。” 第四章 顾辰没燕小北那么忙,我给他打过电话不到二十分钟就赶来西山墓园。 “你妈叫什么名字?” 他愣了下神儿:“吴梓悦。” 燕小北没骗我!从他公司出来之前,我多了个心眼儿找到布告栏,董事会成员第二张相片就是一位名叫吴梓悦的中年美妇。 我松了口气,对顾辰说:“你那个燕叔叔也不是啥坏人,让我偷你父亲尸体只是想从随葬的物件里找一个U盘,里面有你父亲掌握的石灰处理核心技术。” 顾辰恍然大悟,他咬了咬嘴唇,似乎很挣扎:“诶,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看得出你是个好人。这件事,我就当不知道,你就按燕小北——叔叔说的做吧!”说罢,他转身往外走。 我追到门口:“那咱说好的双倍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顾辰头也不回:“我还没到十八岁,跟小孩较什么真儿啊。” 和燕小北打电话敲定掘墓的时间——后天晚上10点,他负责开车上山,我准备好家伙动工。 是日,早早吃过晚饭的我先给顾辰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今夜就要行动,同时安慰了他几句,让他不要担心,有我看着,顾教授的遗体绝不会被惊扰的。 两个人干活比前几天我自己干快多了,我和燕小北很快在顾教授坟茔的侧面开了个一人宽的口子:“燕老板,你下我下?” “我。”没有丝毫迟疑,燕小北径自下到墓里。看来他还是不信任我,怕我下去找到U盘自己昧下。 摇头笑笑,我坐在旁边台阶上拍着大腿等他。远处幽暗深处,是一片开阔的平地,老头子生前常念叨顾教授这块墓地,说这是附近风水最好的地方。登山看水口,入穴看明堂,谁要是葬在这儿,福佑子孙不说,来生肯定能投个好胎。 不过这话我是一点儿也不信,单瞧顾教授就知道了,死后还要被掘坟验尸不得安宁,这墓地再好,怕是也跟他八字不合。 忽然,一声惊叫从墓里传来,我忙跑到近前,看见燕小北脸色煞白,踉跄着爬出墓穴。 “怎么……”我还没来得及问,远处警笛声大作,两道强烈的车头灯光直冲着我们扑来。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第五章 在警车上,我打心眼里腻烦顾教授,原来跟他八字不合的不止是那块墓地,还有我。两次被警察抓都是因为盗墓,还都因为盗同一个人的墓。 这次传唤来的死者家属是我在照片上看到过的美妇吴梓悦。她看到燕小北时很吃惊,继而愤怒道:“老顾死了你还不让他安生?” 燕小北低着头不说话,而我可不想坐以待毙,连忙赔着笑向她解释。 “误会,燕老板只是想找个U盘,我们对顾教授绝对没有半点儿不恭敬的意思!您儿子可以给我作证!” 然而,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审讯室都静下来了。吴梓悦气得嘴唇直抖,燕小北也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我没有孩子!”吴梓悦语气生硬,显然气得不轻。 “怎么可能,我前天还见他了,顾辰!燕老板也见过的!” “我?” “对啊,就那天晚上床上那个男生!” 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警察要求我把问题交待清楚。于是我便将如何见到顾辰,他跟我有怎样的交易包括打电话告诉他我们行动的时间等等通通讲了一遍。 警察局第一时间传来了当天因为顾辰撤诉而释放我的警官。得知那个警官并没有检查顾辰的身份,而且支吾着说不出原因的时候,我看到燕小北对主审官露出心照不宣的冷笑。 “敢跟我耍心眼,看我不活撕了他的皮!” 燕小北打点自己被警局释放的时候也顺便把我捎了出来。他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还想来个无间道,也不知道自己吃几两饭。得了,那一万五我不要了,生意到此为止。” 可顾教授的尸体还没…… “你找到U盘了?” 燕小北神情一下子狰狞起来,他没理我,径直上车离开。 虽然顾辰骗了我,可我却一点也不怨恨他,想来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不然十几岁的孩子不好好上学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于是我拨通了顾辰的电话,打算让他小心点儿,燕小北临走前脸色阴沉得就差在上面写几个字“我要弄死他”。 然而刚响两声电话就被挂断了,我只好发短信提醒他注意安全。 ——谢谢。对不起。 一个人站在路灯下,我正发愁该怎么回小平房。忽然身后有喇叭声响起,燕小北将车停在我身旁,“上车。” 他有这么好心?我满脸堆笑坐在后排,心里却暗自思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还没正式认识一下,你叫?” 我暗自骂他虚伪,方才在警察局分明已经登记过的。“童秋阳,叫我初九就行。” “初九是吧,你好。有件事还得麻烦你,”燕小北一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居然递了包烟给我。 “有火吗?” 他拍拍脑门,随后从兜里摸出个zippo,黄铜的外壳,上面印着个硕大的虎头,看上去威风凛凛,我点上烟顺手就装自己兜里了。 燕小北没注意,继续问道:“警察让咱们把顾教授的墓还原,这没问题……不过,还原之前你先下去帮我找样东西如何?” “你自己不是下去过了?” 燕小北像是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他连忙道:“你帮我下去找到那个U盘,除了之前约定的,我再加两万,行不行!” 第六章 有冤大头愿意送钱给我,有什么不行的。我当下答应燕小北,一回西山墓园就去给他找U盘。路上,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燕老板,这顾教授不是城里人吗,为啥还能不火化?” “你不知道,顾教授临终前有将遗体捐赠给学校实验室的愿望,当时签过协议的。不过他去世后吴梓悦反悔了,赔给学校一笔钱,就把顾教授的遗体领出来盖棺下葬。 原来如此,看来吴梓悦和她老公感情很好,非但不让遗体用作研究,就连给他准备的棺木都是名贵的香楠。 到了西山墓园,燕小北和我一前一后来到顾教授的墓前,新翻的泥土泛着淡淡的土腥味,就着惨淡的月色望去,就好像狐狸在顾教授坟前挖了个洞穴似的。 “燕老板,你看咱俩弄的,倒像是大半夜有什么鬼邻居扒开坟头找顾教授串门子,哈哈!” 再看燕小北,居然被我一句玩笑吓得腿肚子发软,一屁股坐回车里半天起不来。 “燕老板,你没事吧?” 他强笑一声,没回答我,只是催促道:“快去帮我找!” 我打着手电下到墓穴中,轻车熟路地掀开棺材,眼前景象让我意识到燕小北在怕什么。 两具尸体,并排躺在本应只属于顾教授的棺材里。 我一手捏着鼻子,一手象征性地拨了拨顾教授的寿衣,顾教授又不是傻了,怎么可能把U盘装在寿衣里。回到地面,我冲燕小北摊了摊手:“搜遍了,啥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有没有别的——奇怪的东西?” 我摇头:“没啊,棺材里就顾教授的遗体,都味儿了。” “就顾教授自己?”燕小北目光有些惊疑不定。 我憋着笑,表面上却是一脸茫然:“没错啊,他的棺材可不就他自己,你之前不是看过么,要不再去验验?” 燕小北连忙摆手:“没有就算了,我先回去啊,U盘肯定是在吴……” 话音未落,墓碑后传来一个声音:“U盘在我这儿。” 顾辰手里摇着个小巧的U盘施施然走到燕小北面前,“对你很重要吧?” 燕小北紧抿嘴唇,忽然问道:“你就是顾辰?U盘的内容你都看到了?” “对。” 燕小北似乎有些颓然,他摇摇头道:“好吧,不管你是谁,你赢了。说吧,想怎么样。” “我本来想让警察来抓你盗墓,可看样子你又一次平安无事被放出来了。所以,我要五千万。”顾辰说完,燕小北忽然笑了起来,“小朋友,你知道五千万是多少钱吗?” “我不知道……”凄冷的山风吹过,月光大盛,我看到顾辰眼圈泛红,忽然大喊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是五十个人的命!” 顾辰说,十五年前那场矿难,遇难人数根本不是九人而是五十人。按照规定,死亡10人以上就要由省级认定,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确认;而30人以上,就要由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认定,报国务院确认。因此,为了大事化小,燕小北和顾人杰打通上下关节,又威逼利诱遇难者家属,居然让一场需要国家认定的特大事故变成了只需要市级认定就可以解决的小问题。 “名义上顾人杰是负责人,可他一个大学老师哪儿来的钱,就是你!你才是幕后注资的真正主使!也是害死我爸妈的真凶!”顾辰指着燕小北愤然道。 从我的角度看,燕小北眼中露出了和那天他向我讲述为什么要偷顾教授遗体时一模一样的阴狠光芒。 第七章 “好吧,就照你说的,当年塌方的遇难者,每人一百万。”燕小北妥协道,“公司流动资金不多,我先给你三百万,你把U盘给我,然后我把剩下的钱打给你好不好?” 见顾辰点头,燕小北似乎认命了一般,他苦笑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 顾辰冷冷地盯着燕小北:“我母亲在你们祥泰石灰厂干了十年,直到上个月肺癌去世。你说我为什么知道?” “以有心算无心,无不中矣!”燕小北长叹一声,“好吧,我认栽,谁叫你拿着我们公司的技术机密呢。” 顾辰哼了一声,似乎并不反对燕小北这样说。 然而燕小北此时却哈哈笑了起来,他气定神闲地捡起刚才掘墓时用的铁锹,冲顾辰骂道:“你个小畜生耍了老子一回还敢玩第二回,诈我是吧?” 说着抡起铁锹一下子拍在顾辰脑袋上,顾辰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随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初九,”燕小北放倒了顾辰,捡起U盘,转而对我说道,“你现在跑的话,我就开车撞死你,不跑的话,我就拿它拍死你,你准备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求他再多说几句废话。顾辰出现得太突然了,爆料也太猛,直接戳到了燕小北的痛处,让他不得不提前撕破嘴脸。 ——燕小北如此着紧U盘,甚至不惜答应五千万这么离谱的要求,分明是U盘里有比所谓核心技术更重要的机密。顾辰还是太嫩了!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燕小北见我不吭声,以为我吓傻了,当即提着铁锹向我走来。 忽然,一阵低沉的笑声从墓穴里传了出来,那声音由低沉渐渐变得高亢,由高亢变得凄厉。伴随着惨淡的月光和清冷的山风,说不出的诡异。 燕小北吓了一跳,他将铁锹紧握在手里,也顾不上我了,一步一步慢慢往墓穴挪去,想要查探究竟是怎么回事。 “初九,是你在搞鬼吧……别耍花样,不然我弄死你!”燕小北距离坑口仅有半步之遥,突然间,一阵青烟从洞穴猛冲出来,直扑在燕小北身上。 ——啊!故事大全鬼故事。 燕小北吓得三魂出窍,连滚带爬钻进汽车,再也顾不上灭我的口,只听发动机轰轰作响,他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西山墓园。 第八章 确定燕小北真的离开后,我连忙抱起顾辰的脑袋看看他是死是活。右边脑袋被打得满头是血,不过幸好,顾辰只是晕过去了,气息虽然微弱,却还算平稳。 随后,我从他口袋里摸出手机报警——没办法,我的手机还在墓穴里哈哈笑呢。 自从燕小北拉我上车,我就猜到他大概会在找完U盘之后图穷匕见,于是趁着下墓穴,将手机定好闹钟放在棺材里,又把顾教授的尸体搬到洞口,在他寿衣下面点了根烟——用我车上顺走的老虎zippo。幸好新墓氧气充足,不然寿衣燃烧得再慢些,恐怕我就跟顾辰一样下场了。 “疼……”顾辰睁开眼睛,表情很痛苦。他伸手想往头上摸,让我一把摁住了。 “好好躺着,别折腾!”www.guiDaye.com “是你,燕小北呢?” 这孩子执念还真深,到这份儿上还忘不了仇人。 “拘起来了,这次算因祸得福,只要你出庭作证,判他个故意伤害加上之前行贿,坐十几年牢估计问题不大。” 顾辰有些意外,毕竟燕小北在本市的能量之大,连矿难都能压下来,怎么说拘就拘了? “因为你那个U盘啊!”我笑道:“里面不是有他和权贵勾结的证据嘛,这样一来他上头的保护伞也落马了,谁还顾得上护着他?” “可……”顾辰呼吸急促,他叫道,“我U盘里什么也没有,那是我骗他的!” 我还没吭声,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声淡淡道:“受伤了就该好好休息,不要乱讲话。” 顾辰看到吴梓悦的面容后呆住了,我取笑他道:“怎么,见了妈妈不打个招呼?” 在我报警之后,顾辰被送往医院救治。他昏迷期间我联系到吴梓悦,告诉她燕小北已经丧心病狂到冒犯顾教授遗体了。她也终于被我说服,把燕小北的犯罪证据打印到电脑里用U盘递交警方。 没错,我一早就知道燕小北口中所谓的“核心技术”是什么。半年前,顾教授亲自来西山墓园选址,当时我还纳闷,怎么有人提前把棺材放进墓穴,说是等自己死后直接下葬就行。第一次掘墓时我终于发现了顾教授棺材里的玄机——他把二十年来他和燕小北所有犯罪证据全都刻在棺材盖的背面。 而报警后我也问过吴梓悦,顾教授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证据提交警方,而要刻在棺材上。 “老顾一直把燕小北当作伯乐知己,当年矿难被抓也没把他抖出来。这次要不是燕小北太过分,居然烧了老顾的遗体,我也不会答应把证据交上去的。毕竟,他们是朋友。” 懂了,一旦遗体被惊扰,棺材被打开,也就是棺盖背面证据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然而当我半个月后在报纸头条上看到《某企业家行贿落网,教授遗孀任掌门人》的时候,才忽然明白了这个美丽的女人城府究竟有多深。 她这么爱顾教授,可他遗体被烧,墓穴被掘后却根本没再来过西山墓园。 第九章 当然,这和我没有半点儿关系,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顾教授的尸体早就被我随便刨了个坑下葬,现在香楠棺材里躺着的,就只有老头子一个人——就是和顾教授并排躺着,吓得燕小北魂飞魄散的另一具尸体。 早在顾教授买下那块墓穴之前,老头子就想把自己的阴宅定在那里,可是钱不够,只能作罢。八千块,就算公司给我按员工价,在西山墓园也只能买最偏僻的犄角旮旯。 于是当燕小北雇佣我的时候,我心里就产生了借此机会霸占顾教授墓穴的想法。 我读书不多,才不管道德不道德,我只知道,十五年前那场地震让当老师的爸妈双双遇难,是老头子收养了我。他死后想要个好住处,我就要满足他的心愿。 至于墓碑上刻的是顾教授的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老头子没儿没女,这地方能让他投个好胎就足够了。 人这一辈子,活着的时候总是被死人牵着鼻子走,死了也该让活人劳动劳动。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话一点儿没错。 创作谈:死后原知万事空,生前种种本该随着烟消云散了。可事实上我们一生都在被死人左右,无论是宗祠的行规坐矩还是先辈的言传教诲,一个人过的看似是自己的一生,实际上处处有死人的身影。更可笑的是,当我们手捧骨灰盒碑前齐叩首的时候,可敢保证眼前拜祭的当真是心里放不下的亲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灵歌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