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2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674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一 晓鸥失踪了。 晓鸥是周磊的女朋友,大学时相识并相恋,感情发展十分顺畅,两人甚至开始商讨起婚姻大事,可就在讨论中途,她失踪了。 周磊最后见……

一 晓鸥失踪了。 晓鸥是周磊的女朋友,大学时相识并相恋,感情发展十分顺畅,两人甚至开始商讨起婚姻大事,可就在讨论中途,她失踪了。 周磊最后见到她是在失踪前一天的晚上,当时房间内灯光昏暗,他们甜蜜地依偎在一起,看了一部场面恢弘的国外科幻片,等到后半夜的时候,他们行完周公之礼后,各自进入梦乡。 梦中,周磊看到晓鸥被捆在一截木桩上,下面是黑暗油亮的水,看不清她究竟是不是在海上。当时他看到她向自己大声呼救,他也很想把她解救下来,可无论他怎么用力,身体丝毫不能移动,只能以一种蜗牛般的速度向她靠拢。当那些油一般粘稠的黑水像某种怪物的大口一样慢慢将她吞噬时,周磊恨不得自己立刻扑上去,把那些该死的绳子砍断,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巴巴看着她消失在水面之下,也就在这个时候,梦醒了。周磊大口地喘息着,出了一身臭汗,身体十分不舒服。他睁开眼睛,头顶处一片光明。 窗外,太阳已经升起老高。 周磊的大脑很清醒,立刻想起刚才被黑水吞没的女友,急忙伸出胳膊在旁边抓来抓去,“晓鸥,晓鸥!” 或许他的梦并没有欺骗自己,身旁应该躺着晓鸥的地方,此时空荡荡的,褥子上一片冰冷,显然她已经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或许她临时有事出去了吧。周磊起床来到门口,她的漂亮的休闲鞋正好端端摆放在门口,好奇地看着满头大汗的他。周磊又去看她的鞋橱,并没有少任何一双鞋,显然她应该没有出门,还在家里才对。 周磊振奋起精神,几乎把家里可能潜藏的角落全部翻找了一次,结果证实,晓鸥不会无缘无故像傻子那样藏起来,她的确不在家。 周磊无精打采地洗漱、热早餐,等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开始以业务员般的执着精神一次次拨打各种各样的电话号码,首先当然是晓鸥的,结果号码拨出去,在身后传来他熟悉的“东风破”的铃声,原来她的手机还在家里。接下来,他又不屈不挠地又将她的父母和闺中密友等等和她关系密切的人统统骚扰了一遍,结果证实,她不在那些人家里。 其中反应最激烈要属晓鸥的父母了,当听到宝贝女儿不见了,对待周磊的态度就像对待一个仇人,二人轮番上阵,语气中带了几分愤怒。 “周磊,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周磊,我告诉你,如果晓鸥有个三长两短,我……我绝饶不了你!” “周磊,你赶紧出去把我女儿找回来,三天内找不回来,我有你好看的……” “……” 其实周磊明白,他们根本看不起自己。记得当初晓鸥向他们表白,身旁这个帅小伙就是她未来的老公时,两位老人看了看他的带点穷酸气的衣着,又瞧瞧身后他们家宽敞得有近二百平米的大房子,各种精美的装饰,价值连城的古董,如此巨大的反差迷惑了他们的心窍,事后悄悄告诉晓鸥,他不行,一看就是个穷酸的知识分子,和他们家根本不般配,将来肯定没有前途。 他们又蛊惑说,女儿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段有身段,要学历有学历,要……有……你要找的老公,应该是一位大公司的总裁,或者是高干子弟,绝对不是眼前这个戴着深度眼镜、口袋比脸还干净的家伙。 好在晓鸥心里自有主意,委婉地告诉他们,这是她自己的终身幸福,她知道该怎么做。 父母对她的决定非常吃惊,也无可奈何,只是对周磊从来没有好眼光。今天他们听周磊说女儿不见了,更是怒火顶梁,说的话完全是针对他来的。 放下电话时,周磊像刚刚经历了一万米长跑,浑身虚脱没有力气。 二 从公安局回来的路上,由于刚刚报了警,周磊心里多少有点安慰,警察或许可以帮助自己找到晓鸥。 他不敢太抬头,只是眯缝着眼睛看着路面,似乎有许多金星在眼前飞窜,鞋底就像块铁板,烤得双脚非常难受。 他看着这个被太阳蹂躏得异常苍白的世界,失去晓鸥所带来的痛苦又被新的痛苦所取代,那就是高温。 不知为什么,天似乎越来越热,刚进入四月份时,就像提前到了盛夏,大街上满是穿着鲜艳夏装的人群,后来到了七月,气温更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飙升,已远远超出了人的体温,据专家分析说,目前引起高温的原因主要是空气污染,特别是汽车尾气的大量排放,大面积破坏了臭氧层,才造成今天四十八度的高温,而且这种高温有可能将会一直持续下去。接下来专家说的就是提防如何避免中暑等等方法。 每每听到此处,周磊总是淡然一笑,除非人整天呆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一出门,任何方法也无法抵御大自然可怕的力量。 一个星期前,在中午休息时间,周磊支着遮阳伞跑向一处快餐店解决肚子问题时,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倒在了伞下,没有任何征兆,仿佛是突然死亡。好在因为高温,政府已下达了高温黑色警报,除特殊岗位外,一般公司员工全部放假,假期视高温持续时间长短而定。从某种意义上讲,周磊真盼望着高温能永远持续下去,这样他可以多活几年。 想着事情时,周磊的脚步放慢了,感到后背针刺一样疼痛,重新调整了一下伞的方位,使身体能接受到最小面积的日光照射,大步朝家走去,任凭身上的T恤贴在身上。 周磊不觉好笑,以前遮阳伞都是女孩子出门防晒的东西,现在不管男女老幼,统统违反了定律,纷纷拿起伞遮挡阳光,阳光比定律更能杀死人。 此时大街上人很少,各种颜色的遮阳伞急速行进着,只能看到人的两条移动的腿,其实周磊知道,男的大多光着上身,只穿一条大裤衩。由于高温,路上的车也少了很多。 周磊正想到车,听到身后猛地传来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回头一看,一辆黑色的本田车像杀进羊群的独狼,在人群里横冲直撞,司机一直很烦躁地按着喇叭。经过周磊身边时,他注意到汽车的排气管里,正放屁一样喷着蓝烟,额上的汗忽然急速从皮肤下钻出来。 “狗日的,没看到有人吗,车开得这么快!”一个光着脊梁的汉子一手拿伞,瞪着血红的眼睛,对着本田的屁股叫骂着。 也就在这时,一个奇异的现象发生了,本田车在路经一个拐弯处时,就像钻进了一条时空隧道,忽然不见了。而从车尾巴里最后吐出来的烟气,在本田消失的地方慢慢上升,凝聚成一张骷髅的面孔,颤动着朝人们发出一阵无声的狞笑。 这一幕被周磊看得清清楚楚,停下脚步,猛地打了个寒战,似乎听到了骷髅发出的可怕的笑声。 终于回到家里,周磊像饥饿的人看到了面包一样,飞速地冲到冰箱前,从里面取出一听冰镇的可乐,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然后打开空调,身上的热气这才被冷风吹散了。 柜台上放着昔日晓鸥和他的合影,她的甜美的微笑就像一露甘泉,滋润着周磊即将枯竭的心泉。他拿起照片,眼窝又湿了,她在哪里呢? 三 转眼三天过去了,对未来岳父岳母的承诺没有兑现,结果周磊又招来一顿臭骂。放下电话后,他忽然觉得很累,同时也在心里默默念叨着晓鸥的名字,希望她能早点回家,不要再这样折磨他了。 不知为什么,周磊想到了三天前在街上莫名消失的本田车,一个不祥的预感充盈着大脑空间,晓鸥该不会也像本田车一样消失了吧。 这一天起床,周磊照常把手摸向身边,烦躁的空气取代了晓鸥,她仍然没有回来。他有些失望,心里想着,或许她的事情很难办,需要过几天才能回家吧。 就在周磊光着身子,垂头丧气要去洗脸的时候,忽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那是梳妆台上他和晓鸥的合影,现在,那张合影还算完好,只是上半部分似乎被什么东西烤焦了,他们两人的脑袋全部走了样,晓鸥飘逸的长发还少了一块 。 这是谁干的! 周磊气愤地走过去,拿起来一看,相框的玻璃上居然还有一些水,摸起来黏糊糊的又不像是水。想到人都不在了,他又恨又恼,如果晓鸥回来的话,一定好好问问她,究竟去哪了,走时也不说一声,让他在家为她担心。 他把照片放下,来到卫生间。 虽然是清晨,温度攀升得飞快,不到九点钟,就已经有三十九度了,由于长时间呆在这样的高温之中,除了浑身都是潮湿的汗外,周磊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而当他走进卫生间想排泄的时候,尿液也像汗一样挥发掉了。 白色的马桶边缘少了一部分,形状极不规则,不像是坏人破坏的痕迹——又有谁会疯到砸马桶呢?而且周磊记得清楚,昨天晚上他骑在马桶上面拉屎的时候还是完好无缺的,从那之后自己一直没离家,别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进行破坏的。他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边缘部分并不是尖棱突出的,而是像融化一样走了样,更让他不解的是,表面还粘了许多水珠。 周磊慢慢直起身体,目光一下子落在对面的瓷砖墙壁上,所有瓷砖的表面都有水珠,似乎是进了澡堂。 可是外面下火一样炎热,房间里也是燠热难耐,怎么可能有水呢? 周磊的身体忽然一冷,转身时正面对着墙壁上的镜子,他看到自己的脸色像纸一样白,而镜面上,一道水流正像虫子一样缓慢流下来。 周磊很害怕,这里的一切都有悖常理,根本不像他的家。 当他再次回到卧室时,刚才那种感觉再次袭来,警觉地看着四周,如果不是做梦的话,现在的卧室和刚才他起床的时候不大一样了。他飞速地在室内浏览一圈,那样子很像刚入房间的陌生人。 周磊发现,像卫生间一样,卧室四面的墙壁上也多出许多水珠,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只是去了趟卫生间的工夫,他和晓鸥的合影已经有大部分不见了,照片四周残留的水迹也多了一些。 周磊再也不想呆在这个怪诞的地方,匆匆穿上背心裤衩后,带上遮阳伞,趿拉着拖鞋跑出家门。 四 经过一番艰辛的跋涉,周磊满身是汗地来到好友关飞家里。 关飞刚从梦中醒来,赤裸着身体给他开门,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周磊,声音慵懒地说:“你真早啊,进来吧。” 周磊像贼一样朝身后看了看,楼梯间似乎也残留着刚才他从外面带进来的热量,汗水像血一样从毛孔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浑身早就湿透了,背心裤衩紧紧贴在皮肤上。 “真他妈热啊,有水吗,赶紧给我喝点。”大剌剌坐下来,周磊一边脱衣服,一边朝关飞要水。 关飞懒懒地从冰箱里取出饮料递给他,朝窗外看去,白亮的光线刺得他眼睛睁不开,只能掀开一条缝儿看着,嘴里喃喃道:“这是什么天啊。” “是啊,这一天才刚开始,等到中午的,指不定能到多少度呢,真能热死一两个人。”周磊狠狠地灌下一大口冰镇的液体,身体多了一阵难得的凉意。他咧开嘴喘息了一阵,就差像狗那样把舌头伸出来凉快凉快了。 “小红失踪了。”等他喝完水,关飞忽然说。 小红是关飞的女朋友。book. 看着关飞胖大的脑袋和略微发福的身体,周磊略微有些吃惊,“真的失踪了?不过真巧,晓鸥也失踪了,不过不能算失踪,没准哪天还能回来呢。我看小红也差不多。” 关飞没想到他和自己有相同的遭遇,坐在他身边问:“你知道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你去那边坐着,本来就热,你还往我这边凑!” 关飞不好意思地一笑,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也是,两个一丝不挂的大老爷们,这要让别人看见,肯定说我们是同性恋。” “放屁。”周磊瞪了他一眼,接着说:“小红是怎么失踪的?” 在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氛里,周磊听完关飞的讲述,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小红和晓鸥都是一夜之间消失的,而且都是在同一天晚上,可是关飞是看着小红失踪的,这就未免有点荒唐。 而实际上,这件事并不荒唐。 “当时大概是在半夜左右,我正睡得香甜,忽然被一阵声音惊醒了。我睁开眼睛,看到小红赤身裸体地站在床头,我问她干什么,她却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嚷着热。我从来没看到过她那个样子,好像中了疯。我当时睡意全无,伸手去拉她,可我的手刚触摸到她的胳膊,她的胳膊却突然不见了,摸到了一手湿漉漉的水,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再去看她,她的两只胳膊都不见了,不光胳膊,连腹部以上的部分都不见了,像融化的雪一样从身体上流下来,我甚至都能看到她血红腐烂的内脏,然后在我惊诧的目光中,她整个消失了,成了地上的一摊水。” 周磊既觉得恐惧又有些恶心,把嘴巴拉得很长,被这个故事深深地震撼住了,“关飞,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关飞正色道:“我开什么玩笑,算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任何人也不会相信的,到现在我也怀疑,那晚所看到的是不是梦。” 周磊心里迷惑,可看关飞的样子不像是说谎,联想到自己家里所发生的怪事,他有点相信这个故事了,同时在想,如果小红是这么消失的,说不定晓鸥也是如此,他的心脏随着这个念头的出现而猛烈地擂动了几下。 “也不知道老天什么时候才能降温。”周磊茫然地看着窗外,岔开了这个让人伤心的话题。 “也许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了。”关飞淡淡地说。 周磊想起刚才在家中看到的景象,急忙问:“关飞,你这里……没什么异常情况吧?”一边说着,他一边朝四周看。 “什么异常情况?” “水!我的家里到处是水,还有,一些东西莫名其妙地少了一部分……我很害怕,要不我也不会跑你这来。” “你不是在做梦吧,这大热天,水早就蒸发了。”关飞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朝自己身边看了看,“你看看,哪有什么——”话说到最后,硬生生断了。 周磊预感到了什么,瞪大眼睛随着关飞的目光看去。 关飞坐着的沙发上,布满了细小的水珠。 五 又过去三天,还是没有晓鸥的消息,周磊只好给公安局拨电话,可是无人接听,他有心想亲自去询问,一看到外面火烤般的世界,信心被紫外线扫没了。 呆在家里实在无聊,周磊打开电视,每个频道几乎都在报道高温的事情,由于臭氧层破坏殆尽,紫外线毫无顾忌地射向地面,加上持续严重的工业污染和汽车排放的大量尾气,全球每一个角落都在进行着可怕的温室效应,温度比平时普遍增高十度到二十度,一些高纬度地区已经接连发现了人员失踪现象,并有愈演愈烈的倾向。不但人,包括各种生活用品,也都在失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电视的无聊节目,周磊觉得更无聊,只好关了电视。放下遥控器的一瞬间,他的手好像粘了汗一样,有些粘稠,拿起遥控器一看,立刻把它丢出老远。遥控器落地时,发出“噗”的一声,像摊屎一样软软地堆在地板上。 刚才还好端端的遥控器,像支暴露于烈日下的雪糕一样急速融化,它已完全变形,并从银色的壳里冒出一些水来,绝不像普通的水,令人恶心。 周磊快速地呼吸着,胸脯在有秩序地起伏,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房间墙壁上的水珠更多更密集了,不但墙壁,各种物品上大多也覆盖着一层水,周磊简直没有立足之地,想用什么东西也不敢去动,生怕那件坚固的东西像遥控器那样瘫软掉。 可就在他茫然无措时,电话叫起来,他异常小心地拿起话筒贴在耳朵上,“喂——” “哈哈,周磊,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太兴奋了!”电话另一端爆发出关飞夸张的笑声。 “关飞,你没病吧,什么好消息?” “小红回来了,哈哈,她回来了,小红——” “喂,喂。”无论周磊怎么呼唤,电话另一端没了声音,说到小红时,好像被什么声音割断了。 放下电话,周磊心间重新燃烧起生活的希望,既然小红能回来,那么自己的晓鸥也会很快回来吧,虽然这两者间除了失踪时间吻合外,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他还是硬要往这方面靠拢,给自己寻找一点安慰。 想到这里,周磊穿上衣服,拿着伞出了家门。 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高气温在五十度左右。走到楼外,无形而密集的紫外线立刻把他穿了个透,汗水沿着被光线刺穿的小孔流出来。 走出小区,街上看不到一个人,整个城市像洒了什么粉末,入眼处全是白色。周磊回头看看出来的方向,心里有些动摇,脚步迟缓着向前移动,每走一步,就有一股汗水从体内挣脱而出,这使得他感觉自己的体重越来越轻,走路轻飘飘的。 静谧的大街上,忽然传来一阵汽车声,听声音似乎正以一百二十迈的高速前进。周磊好奇地抬起头,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风驰电掣朝他窜过来,像阵风一样从他身边经过,这阵风里,还夹杂着一些水滴,有几滴因为惯性而落在他的脸上,他用手摸了摸,那水滴异常粘稠,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于是打了个激凛。 他刚要继续走,猛地怔住了。 刚才那辆车驶过的街面,清晰地印着两行潮湿的印记,好像那辆车是刚从水坑里钻出来的。 汽车刚过,周磊看到前边的一家银行里走出一个人,一副猥琐的样子,一手擎伞,一手拉着一只超大号的箱子,正吃力地朝前拖着。周磊一笑,不用问,一定是抢劫银行的主儿,那皮箱里肯定装着一摞摞的现金。 这样的高温,人们都躲在家里避暑,这倒给了贼可乘之机,可以无所顾忌、大摇大摆地进行盗窃活动。 由于装着现金的皮箱太过沉重,那个人抬头朝周磊笑了笑,大意地扔了伞,双手拉着皮箱走,可他刚走出不远,自燃一样,全身上下便被一片大火包裹住了。他扔了皮箱,无助地挥舞双手,好像要抓住什么,嘴里凄绝地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周磊被眼前的巨变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温度已经高到可以让人自焚的程度了,可他自身难保,根本没有办法救他。 那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很快就再也不能动弹了,与此同时,皮箱也燃烧起来,周磊看得清楚,里面正是花花绿绿的钞票,如果在平时,他可以不顾性命地去抢,而今天,他只是茫然地看着。 过了一会,那个贼被火化成了一堆黑碳,周磊胆战心惊地看着,眼前忽然模糊起来,眼球被汗水蛰得疼痛,他用手擦了擦,抬头看看伞,心头一阵发凉,转身向回走。 随着他的脚步,手上的伞活了一样缓慢地扭曲起来,伞布上开始出现一些细小的水珠,有的沿着伞柄慢慢流下来,最后都淌到周磊擎伞的手里。不光是伞柄,伞布上也下小雨一样落下水滴,空洞火燎一样越来越大,落下的水滴全部落在他的身上,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汗水,哪里是伞上滴下的水,或许,那本就是汗水吧。 此时的周磊感觉不到热了,浑身冷得要结冰,最后终于看到楼门口的位置,充满希望地飞跑进去。 在周磊冲进楼门的一瞬间,手上的伞像骄阳下的雪人一样全部化作了水,弄得他像落汤鸡一样。 他撩起背心闻了闻,可以肯定的是,伞化作的液体不是水,而是汗。 六 蒸发,持续的蒸发。 在周磊回家后的三个小时内,他的家发生的巨变,在正常情况下要经过亿万年才能实现,他也终于明白,室内所附着的液体根本不是水,而是汗,高温后融化的汗。 墙壁忍受不住炎热,一条条汗水从墙壁里冒出来,像蠕动着的毒蛇一样淌下来,划出一道道深色的水痕,积在了地板上。不但如此,闹钟、挂钟、手机、水杯……房间内的所有的小件物品都在融化,被流出的汗水浸泡着,滚热的空气中也多了几分腥咸的潮湿气息。那些汗流像魔鬼一样,在地板上集结起来,一点点将他包围。周磊怔怔地看着眼前是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机的东西竟也会流汗。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在一瞬间双腿仿佛没了知觉。 周磊想藏起来,可他根本无处可藏,一切存在的东西都在流汗,只不过大件物品流出的汗相对要少一些而已。他痛苦地蜷缩在角落里,看着一条条流动的液体在四处横溢,牙齿激烈的碰撞着。 夜晚来临之后,室内除了大件的家具和物品,所有小东西都融化了,有的彻底消失不见,有点还残留着一摊令人恶心的东西,流出的汗水也随着高温而蒸发干净。 好在床架还留着,虽然有些扭曲变形,至少可以用来睡觉,不过被褥却早化掉了。 电已经停了,大概高温已造成供电系统的瘫痪。无事可做,周磊在黑暗中静坐,他似乎也融入到了无底的黑暗世界中,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世界,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这时,窗外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天地,接着雷声虺虺而来,窗上的玻璃不安地发出震颤。 要下雨了。周磊欣慰地笑了,跳起来扑到窗前。 果然,持续了一段时间的高温随着雨水而冲淡了许多,周磊打开窗户,让清凉的风吹进来,整个人觉得惬意非凡,如同在沙漠中跋涉三天而终于盼来天降雨露的舒爽与欢畅。 飘渺的雨声持续了很久,一直伴着周磊安然入睡,就在他睡得迷蒙之间,似乎听到窗户上有人拍打的声音,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可眼皮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第二天天明,周磊早早被高温闹醒了,光着身体躺在床上,皮肤上覆盖着一层薄膜似的汗水,十分难受。 如果雨能一直下该有多好。周磊抻了个懒腰,匆匆朝窗外扫了一眼,整个人僵在那里。他缓慢地走到窗前,窗外的空地上正反射着干燥的白光,昨夜的雨水已被蒸发了,可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街上除了刺眼的白光,到处一片狼藉,好像昨天晚上根本没有下雨,而是来了一阵龙卷风,而且这阵可怕的龙卷风一定首先袭击了垃圾场,并把各种型号的垃圾丢的到处都是,大到冰箱电视等家用电器,小到皮鞋刷子烟盒纸张打火机等等,在太阳底下发出同样刺眼的白光。 周磊挠挠头,昨天晚上明明是下雨,怎么会出现这些东西呢?他坐不住了,趁着现在太阳刚刚升起,温度并不特别高,匆匆从家里走出来。他到街上一看,到处是垃圾,人们都踮着脚跨越各种障碍,显得十分滑稽。周磊先到小区附近的一家超市,想采购一些日用品。超市早没了营业员,完全成了自由市场。当他走进时,看到的是一片疮痍的景象,像自己的家中所发生的那样,小件的百货都消失了,墙壁上留下汗流经过的痕迹,像溪流一样慢慢在地上积攒了一层透明的液体,早一步进来的两名顾客麻木地看着超市里的变化,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气氛令人窒息,好像连空气也被蒸发干了。 正当周磊发愣的工夫,外面发出一阵阵的闷响,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东西从天上掉下来,接着是人的尖叫声:“死人啦!” 周磊跑出去一看,街面到处是一些奇怪的大包裹,纷纷乱乱地从天上掉下来,景象之壮观,可与陨石坠落相媲美。 周磊慢慢走出来,觉得头顶风声呼啸,一缩脖子,一个庞然大物从天上掉下来,仔细一看,那居然是人,摔得几乎粉身碎骨,鲜血从伤口处流出很少一部分,像淤泥一样凝结在身体四周。 尤其让周磊不寒而栗的是,那人的身体呈现出一种畸形的姿态来,头部移位挪到了肚子上,双腿双臂也互换了位置,整个看起来像一个怪异的外星生物,在它们落下的一瞬间,他也确实以为他们是外星球上的怪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磊看得双眼发直,那两名顾客也都跑出来看热闹,有一个人尖叫着跑进去了,同时传来剧烈呕吐的声音。 过了大约有一分钟,上天才安静下来,再也没有畸形人掉下来,周磊这才敢走到街中央,眼前的景象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街道上,大楼的阳台上,所有可能搭住尸体的地方,都落满了尸体,黑色的血液喷溅得到处都是,大批的苍蝇循着味道蜂拥杀上,周磊看到大部分的苍蝇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被高温蒸发掉了,变成了雨滴坠落到尸体上,很快又干掉。他心头一阵阵发冷,再也无心留在这里,大步朝家走去。 上午十一点,周磊看着空空的房间,电视机还算完好,很幸运,此时电力又恢复了正常,遥控器早先走一步了,他手动打开电视,一个女播音员正面无表情地说着专家们最新的发现。 “……高温导致机体的流汗,这本来是个很正常的现象,然而令许多专家不解的是,许多无机物也出现了流汗现象,导致目前一些家庭的小件物品‘失踪’的现象……通过最新发现,人体也可以蒸发,而且蒸发后形成的气体并不会因此而分离,一起升到对流层后,遇到冷空气又可以重新凝固,而重新凝固而成的人是不具有生命的,会像雨雪一样重新回到地面。据专家观察,由于人体蒸发后的气体运动方向不同,可导致凝固后的人体器官和部位产生错位现象,常见的为头部出现在腹部……” 现在的气温应该在五十度,可周磊听完这个报道,身上如同下了雪,起了大片的鸡皮疙瘩。他冲到窗前,看到外面满地的尸体已开始重新融化蒸发,只剩下一些残肢断臂,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屠杀。 周磊猛然想到晓鸥,她没有失踪,一定也像那些人一样蒸发了! 七 “太热了……太热了!” 周磊恍惚着从梦中醒来,听到窗外人声鼎沸,揉揉惺忪的睡眼,掀开了窗帘的一角,让他大吃一惊,人们像潮水一样从住宅楼里冲出来,甚至还有全身赤裸的人,人们像群疯子一样叫喊着,海水一样向小区出口的方向涌去。他抬起手腕,想看看时间,表当然早蒸发了,墙上的钟也没了影子,他撩开窗帘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大约是午后三点。 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怪事,周磊仍然很恐惧,下体有些尿急的感觉。他走到卫生间,发现马桶消失了,只剩下一摊汗和黑糊糊的管道,他急忙又回到卧室,发现摆放电视机的位置也有一堆液体,心里空落落的。 世界这么大,当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当初听到这句滥熟的武侠剧台词,周磊总是淡然一笑,没想到今天倒真的变成了现实,连两极的冰山也在融化,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酷暑呢? 也许,自己早晚也会像晓鸥那样融化、蒸发掉吧。当一想到目前严峻的形势,周磊忽然又想去卫生间。 外面的喊声仍在继续,周磊回过神来,人们为什么都冲出去了呢?莫非大楼也要……这个不祥的预感像闪电一样划过脑际,他匆忙检查着房间的四壁,惟恐发现墙壁会完全融化,然而除了不断有汗水流出来,并无倒塌的迹象。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隐隐传来淙淙的流水声,清脆悦耳。 周磊睁大眼睛,打开门一看,看到汗水像小河一样从上面的楼梯奔涌而下。 楼上的房间已经蒸发了。www.故事大全鬼故事 周磊一屁股坐在地上,嘴巴合不上了。 是夜,周磊躺在骨架突出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有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感,说不定什么时候他自己也会步晓鸥的后尘,他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虽然是晚上,气温仍很高,周磊光着身体保持不动,汗水还是一个劲地从体内冲出来。由于管道问题,自来水已经停了,冰箱里也没有剩余的饮料,周磊渴得实在受不了,喉咙里冒火一样疼痛,脑袋也有些晕,眼前的东西都在摇晃不定。他知道自己就要昏过去,也许永远也不会醒来,他摇摇晃晃着想扶住床头,手与栏杆错开了,如果不是左手及时扶住,怕是要摔倒在地。 右手怎么了? 周磊已经能适应黑暗,把右手送到眼前,果然,上面只剩下一只光秃秃的断臂,手已融化成汗水流下来,他甚至能听到汗滴坠落地板时发出的滴答声。 忽然,门铃响了。 周磊急忙放下右臂,感到很奇怪,他在这里的熟人并不多,这么晚了谁会来呢? “谁啊?”靠着目前尚存的左手,周磊总算摇晃着挪到门边。 “我啊,晓鸥。” 一股莫名的激动从心底涌出,周磊险些就要哭出来,他压抑着泪水,刚要伸手开门,猛地定住了。 她不是蒸发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 “周磊,开门啊,我是晓鸥。”外面的声音催促道。 “你不……不是蒸发了吗?”周磊向后退了一步。 “你胡说什么啊,快点开门。”晓鸥显得很不耐烦。 反正自己也快变成空气了,如果能见上晓鸥最后一面,也不枉此生了。周磊这么一想,心里就十分轻松,伸手去拉门锁,不禁苦笑了一下。 左手,融化了。(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蒸发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