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了什么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2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414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滕松从三岁时就被人发现了异常。一天他午睡醒来,一个人在里面的屋中说了半天的话,正好被回家的妈妈听见。三岁时的滕松说话还有些含糊不清,不过……

滕松从三岁时就被人发现了异常。一天他午睡醒来,一个人在里面的屋中说了半天的话,正好被回家的妈妈听见。三岁时的滕松说话还有些含糊不清,不过妈妈却听得十分清楚:“你是我爷爷,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去了很远的地方,有多远,坐一天一夜的火车能赶来吗?你怎么知道我叫滕松,我妈妈叫陈果,我爸爸叫滕远?爸爸的名字是你起的?我爸爸很好,妈妈也很好,我也很好。我还是不能叫你爷爷,因为我不认识你……”妈妈听得心惊肉跳,一推门就走了进去,只见滕松一个人坐在床上对着前面的空气说话。妈妈厉声问:“滕松,你胡说什么?” 滕松有些委屈地说:“我没有胡说,一个又瘦又高的老头坐在床上说是我的爷爷,他跟我说了许多话问了我许多问题,可是我不认识他。妈妈,我爷爷不是早就死了吗?”虽然是夏天的中午,妈妈还是惊吓出了一身冷汗。滕松的爷爷死了很多年了,滕松别说他本人,就是连他的照片也没有见过。她也甚至没有见过滕松的爷爷,只是听滕松的爸爸偶尔提起过说滕松爷爷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妈妈抱起滕松环顾四周,极力寻找什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滕松却说:“爷爷已经走了,你一进来他就走了。”妈妈吓得把滕松放到床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果说这一次妈妈宁可认为滕松只是巧合地做了一个相似的梦的话,那么第二次滕松所表现出的异常却让所有人相信了滕松天生长有一对阴阳眼,就是能看见鬼魂的眼睛。滕松六岁时邻居家的一个女孩突然发起疯来,本来十分聪明美丽的一个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爱说胡话、经常一个人发呆或者傻笑,家人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治好她的病。有一次妈妈领滕松去邻居家,疯女孩从屋里跑了出来,见到滕松忽然站住一动不动了。滕松也目不转睛地看着疯女孩,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不要害姐姐了,已经看见你了,你躲在姐姐头上和身后都不管用,我能看到你!”疯女孩听了这几句话竟然暂时恢复了正常,用一种威胁的声音说:“你小孩子不知道我的厉害,多管闲事我也让你变疯变傻!”滕松也不害怕,用手一指疯女孩说:“你别吓我,我知道你怕什么,你就怕别人知道你,怕别人看到你。我才不怕你呢。”疯女孩愣了一会儿,又疯疯癫癫地跑了。邻居一家人听得心惊胆颤,妈妈忙解释说:“我们家孩子有时就爱胡说,你们千万别听他乱说。” 邻居当然不相信滕松是信口开河,就四处寻找了一个高僧前来为女儿看病。高僧做一场法事驱赶了缠绕女孩身上的野鬼。高僧听说了滕松的事情,就专门来找滕松。一见到滕松高僧就“呀”的一声一把把滕松拉在怀中不肯放手,对滕松父母连连说道:“这孩子有难得的慧根和悟性,天生就有天眼通,如果跟我出家,日后定有不凡的成就。”滕松父母自然不肯舍得让惟一的儿子出家,高僧勉强不得,只好说:“也罢,这孩子生在凡间自然有他的因缘所在,不过他的一身本事也许会让他命运多舛。我来做个法保你一生平安吧。孩子,你一定要切记诸恶莫做,众善奉行。”滕松小小年纪竟然像是听懂了一样双手合十向大师道谢。 冤魂 我和冯唐、于娜、平微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估计是我们的笑声嘲讽多于开心,所以滕松很是有些不高兴:“什么意思你们?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以我们高三(八)班的名义发誓我所说的一切全部是真的,如果有半点虚假,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打我一顿。”我按捺住笑意:“我们打你干什么,既然你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高中同学都三年了没有露一手给我们看看?我和冯唐还好说些,于娜和平微两位美女受了你这一番欺骗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青春和美丽,你说得怎么补偿?”于娜和平微争先恐后地问:“那你得告诉我鬼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们可怕不可怕?害人不害人?”滕松微微一笑:“鬼生前是什么样子死后就是什么样子,外表是虚幻的东西,为什么非要在意外观呢?鬼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害人,不过如果它们的意念够强信心够大,并且肯放弃重生的机会也要复仇的话,还是能对人做出一些伤害的。不过如果一个人心中无鬼的话,鬼也对人是无可奈何的。” 我哈哈笑个不止:“太深奥,来点简单的,给我们看看教室里面有没有鬼?对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来你都没有告诉我们你有天眼通,难道你在学校里三年来都没有看到一个鬼吗?”滕松摇头:“看到的鬼多了,只不过是一些匆匆过客,就像你们在大街上看到许多行人一样,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第一,这本来没有什么好说的,说了也没有用,或者说出来了你们也不会相信;第二,许多鬼知道我能看到他们会躲得远远的,既然他们害怕,为什么还要去特意注视他们让他们更加害怕呢。”原来如此,看不出滕松这个人还有一副好心肠。我又问:“那你今天为什么突然要告诉我们真相呢?是不是想借此来让于娜对你另眼看待?”滕松的脸红了,连连摆手:“这跟我喜欢于娜没有一点关系!”滕松的害羞与于娜的大方形成了鲜明对比,于娜拍拍滕松的肩膀说:“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接受你,不过我也没有给别人机会对不对?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没有想到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在今天告诉我们呢?” 滕松突然严肃起来:“学校里禁止早恋的做法是正确的,不过学校的规定有些太专制了,男生女生接触多了就是早恋,就要通知家长就要全校通告,这样做有些矫枉过正了。迟早会害死人的,而且会惹出事端来。高三(七)班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因为晚上在操场商量一些事情就被老师当场抓住,然后全校通报批评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吧,学校做得太过分了,让男生女生站在台上在全校师生面前做检讨,太伤人自尊了。男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就要自杀了。”我们几个人差点跳了起来,什么叫就要自杀了?再说既然知道他要自杀为什么还不快去救他?滕松摇摇头说:“万事皆有因果,他命中有此劫,救是救不了的。”突然他目光十分奇怪地看向我的身后,我感觉有一股冷风从脖子上袭过,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奇怪的是于娜、冯唐和平微都莫名其妙地缩了一下脖子,滕松叹了一口气说:“他已经死了,我刚才看到了他从你们身后走过。你们是不是都觉得身后忽然一凉,然后就打寒颤?”我们几个点头,感觉身上发冷,头皮发麻。滕松点了点头,说:“这就对了,有时候鬼从人身边走过的时候阴风会让你感觉到身上突然一凉。” 没想到更让人吃惊恐慌的事情还在后头。滕松话声刚落就听见外面一片嘈杂,人来人往中听见有人喊:“高三(七)班一个男生跳楼死了,好像是自杀!”我和于娜等几个人面面相觑,嘴巴张大半天都无法合拢。很快消息就得到了证实,那个男生果然是跳楼自杀。他还留有遗书,说他恨这个学校,恨学校里的所有老师。滕松摇了摇头说:“他现在怨气不散,估计要惹出一些事端出来。大家以后要多注意一点,尽量不要一个人去阴凉和偏僻的地方,我今天之所以要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们就是为了能够更方便地保护你们!”于娜夸张地用双手盖住嘴:“滕松,你好伟大,好有男儿气概呀。” 我们几个人跟着乱哄哄的人群走到男生宿舍楼前,发现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有几个知情的同学在向其他人介绍当时的情况:“他站在窗台上一直向天边看,可是天上什么也没有。一开始人们都以为他是在这里远望,谁知道他突然大喊一声:我要报仇!就从窗台上纵身跳了下来。人摔在地上一点血也看不到,只有嘴角好像有一点血流出来,他的嘴上好像还有一丝笑容。” 我们几个心情沉重地离开男生宿舍楼,刚走到操场,滕松突然站住十分警觉地看向前方一米的地方。我们几个人也立即站住,前方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滕松用压低的声音说:“既然已经死了,就不用再无事生非了。我可以找一个法师替你超度。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这么下去只会害了自己。你现在的能力太差,还不足于影响到人的大脑,还是放弃吧。”说着滕松向前一伸手似乎要抓住什么,跑了几步后他又站住,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说:“这又是何苦呢?” 我感觉到了右臂的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是平微双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几乎要把我的胳膊掐出血了。而于娜也张大了嘴,嘴中的口香糖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察觉。冯唐还好一些,低着头在地上乱转。我拍拍自己的脑袋说:“滕松你别吓唬我们了好不好?这大白天的鬼能出现吗?”滕松点点头说:“当然能,不过不能出现得时间太长了。他转来转去其实是要回忆自己生前所走过的路,我是一直跟着他走到这里的。可惜,他不听我的劝。” 复仇 尽管一连三天整个学校安静得一点动静也没有,除了男生家长找学校理论过几次以外,没有一点异常的事情发生。不过于娜每天都与滕松形影不离,让滕松既兴奋又紧张。于娜不离滕松左右当然是因为滕松的非同一般,我们取笑滕松:“终于骗得了美人心了,不过骗来的爱情都不长久呀。”滕松脸红:“我只是保护于娜,我们的关系正常得很,你们太多心了,就会取笑我。”于娜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目前我对他正处于考察阶段,如果我发现他表现还可以的话,找一个天眼通的男朋友也不是一件坏事呀,最起码知道有没有小鬼在你的身边。” 第八天一早学校里就传出了一件新闻:学生处的处长半夜里去操场查夜时被人从看台上推了下来,摔得不轻,已经住进了医院。接下来又传来消息说据处长声称他根本不是被人推下来的,是被吓得失足摔下来的。因为他看到了死去的男生正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冷笑。我们急忙跑去找滕松,不等我们说话滕松点点头说:“是他,是他!” 几天后又传来男生班主任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骑着自行车一下子撞到了正在正常行驶的汽车上,幸亏汽车躲避及时才没有酿成大祸,不过班主任也摔得不轻,身上几处骨折,连惊带吓辞去了班主任的职务住院休养起来。知情人讲当时班主任正在正常骑车,眼前人影一闪竟然是死去的男生伸开双手拦住了他的去路。班主任吓得头脑一片空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直呆呆地冲向了旁边的汽车。结果可想而知。 如果说学生处处长和班主任的事情还可以当做意外的话,那么女生的遭遇就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并且无法原谅男生了。女生一天晚上放学回宿舍的路上,同行的还有同宿舍的几个女生,走到一处路灯比较昏黄的地方,女生却像见到鬼一样站住并且用手捂住了嘴巴,目光中流露出恐惧与不安的神情。同行的女生看出了不对,忙问她哪里不舒服,女生使劲摇头,然后用手一指前方说:“他在这里不让我过去,他非要我和他一起走!”众女生醒悟过来,大叫一声一哄而散,只剩下女生一个人呆立当场,一动也不敢动。有几个胆大一点的女生跑了十几米远后觉得这样置女生一个人于不顾不对,就又返回。等女生再次出现在她们视线之内时她们目睹了极其惊人的一幕:只见女生一只手使劲向上挥舞着,女生的头发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正在用力地向上提,女生双脚离地,在空中挣扎着。女生的惨叫再加上眼前如此骇人的情景,许多返回的女生当场被惊吓得倒在了地上。正在大家乱成一团的时候,滕松快步赶来用手朝空中一指,厉声说:“你再不放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如果不是我心存慈悲,我早就叫高僧收服你了。你有冤屈有冤气,可是这一切难道你一点错也没有吗?她是无辜的,既然你爱她,就应该让她活得更轻松更快乐更没有负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这是你的本意吗?” 滕松话一说完空中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哨声,然后女生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接下来在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女生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揉着红肿的眼睛问:“我刚才怎么了,怎么走着走着睡着了?”其他女生过来扶住女生说:“没事的,我们回去吧。”滕松冲女生们挥挥手说:“事情都过去了,他不会再回来了。刚才的声音是他对这个世界所做的最后的诀别。你们大可以放心了。” 女生们都对滕松投来既敬佩又爱慕的目光,在一旁的于娜看得嫉妒并且心酸:“滕松,想不到你驱起鬼来还挺潇洒的吗?看来又能多欺骗一些小女孩了。”滕松调皮地双手合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怀疑 滕松自此声名大震,被众多女生奉为偶像。不过滕松也因此被于娜更严加管理。 时间一长我们对于滕松的天眼通功能又产生了怀疑,总觉得滕松瞎打误撞一番就是为了骗得于娜的好感,滕松对我们的指责也做不出让人信服的解释来。眼看就要毕业了,再也没有闲心关心滕松的通天阴阳眼是真是假了。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滕松走着走着忽然看向我自行车的车后,他阴冷的目光让我浑身发冷。我忙道:“你千万别吓我,我现在和你在一起特别胆子小,生怕一不小心就惹鬼上身。”滕松嘿嘿一笑:“不是你惹鬼上身,是鬼来惹你。今天你特别不顺,因为有一个倒霉鬼会来找你。”我吓得大叫:“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快,快告诉我。”滕松笑而不答。正疑惑间,平微从后面飞奔而来,狠狠地打了我一拳:“你个该死的,说好了一起回家怎么不等我就走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滕松指的是平微。我笑着用手指指滕松,意思是你以后少来这一套。滕松脸色沉重地说:“我没有骗你,刚才有一只鬼从你身边走过,在你的自行车后座上坐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他是一个建筑工人,在工地上摔死的。” 我还以为滕松骗我,刚走了不远就看见救护车从身旁呼啸而过。我打了一个哆嗦,去看滕松,只见滕松的目光又望向了前方不远处。我急忙刹住车,滕松也停了下来。我气喘吁吁地问:“快说,你又看见了什么?”滕松轻松地笑了起来:“我可不是故意要吓你呀。前面的公路有一个下水道没有井盖,你走路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呀!”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你看到了什么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