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约定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3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395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新娘不是我 新学期开学一个月,云苏苏就觉得郁闷万分,没有严凯在身边的日子是寂寞无趣的。分手后不能克服的是习惯,戒掉这种习惯就像戒毒一样难于……

新娘不是我 新学期开学一个月,云苏苏就觉得郁闷万分,没有严凯在身边的日子是寂寞无趣的。分手后不能克服的是习惯,戒掉这种习惯就像戒毒一样难于上青天,从高三到大二,虽然不说是两小无猜却也算是亲密无间,说没了就没了。大三这一年也不知如何打发,家里为此表明了态度,有钱供她念书和花销,不需要去做家教和兼职。 看着枯萎的荷塘和教学楼走廊里摆着的墨菊,不禁想起去年今日跟严凯并排坐在池塘长椅边的情景,当时云苏苏还饶有兴趣地顺口说,“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严凯拍手叫好后吻吻她的额头,“苏苏,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会永远爱你,无论发生什么,记得我爱你。” 微风轻拂言犹在耳,斯人已是她人相公,现在看那些垂头丧气的荷花极像晒干了的茶树菇,去年的清香墨菊也变成了黄色的最便宜的那种菊花,被树枝并排捆着——拜祭去世的人时常会用到它们。 云苏苏记得去年严凯毕业时自己追着火车哭着闹着看着心爱的人渐渐远去,眼睛哭得跟小桃子似的,好像这一去就是永别一样。严凯去了深圳卖保险,电话越来越少,听到的也不外乎是饭难吃钱难赚之类的丧气话。但不到半年就寄来一封喜帖,一看,云苏苏气得简直要晕过去,这是当时在跟严凯大一如胶似漆恋爱时为将来结婚喜帖写的一段文字:我们的相遇是一场梦,从前世出发,在今生相遇,来生还要在一起;我们的相遇是一壶酒,从双唇开始,在胸口燃烧,每个细胞都被幸福包围;我们的相遇是一本小说,开头时迷离,中途渐波折,结局很欢喜。送呈云苏苏同学台启,谨定于公历2009年12月28日12时(星期一),为严凯、张冬梅举行结婚典礼敬备喜筵。恭请光临。席设:深圳香格里拉大酒店。 每个字都像刀子一样刺云苏苏的肉捅云苏苏的心,宿舍姐妹小百合当时比自己还生气,“真是极品男人,那女的比他大十岁他也娶,还为了讨好她用你写的东西来印喜帖,更恶心的是提前一年发帖,唯恐天下人不知。” 云苏苏漠然地把喜帖丢到垃圾桶,“算了,谁叫人家有钱,想不到这种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狗血情节竟然发生在我身上,才不要理这样的男人。” 说是不理,小百合还是看见她半夜偷偷哭了很多次,早上起来就不肯去教室,失恋的事谁都不想,可恋爱就像买彩票,能成功的机会很小,当然有人运气好例外。 小百合的名字叫肖百合,动画片里的美少女如果活在现实中就是她这模样,大眼睛小嘴巴矮个子大胸小脚,喜欢蓬松的乱发,无辜的眼神到处杀那些春心萌动的理科男生,她母亲比较喜欢百合花就直接用植物来给她起这个名字,追求她的男生还以为她最喜欢的是百合,结果都被丢到门外,小百合喜欢的其实是玫瑰,只有一个男生送过,但不知道是谁送的。 云苏苏想起今天就是严凯的婚礼,心里又是一阵痛,真想带把刀到酒店把这对狗男女宰了,后来想想又觉得不现实,小百合昨天建议去雇佣几个闲散人士手里拎些粪水阴沟水之类充满的小塑料袋直接泼在那两人脸上也被制止了,云苏苏说那样太卑鄙。 “喂,还在发呆,肚子饿死了。”小百合像个幽灵一样贴身跟踪云苏苏。 回头一看是小百合,云苏苏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吸吸鼻子,苦笑道:“今天男朋友结婚,新娘不是我。” “别伤心了,今天不是应征时间吗,说不定白马王子就在前面等你。” 学校有一间酒吧叫时光倒流,音乐和气氛都是一流,没有城市里的那么大风尘味和烟臭味。下午客人少,三三两两吃着酒吧供应的限量牛排和三明治,有个棕色眼珠的女孩低吟浅唱,吉他弹的是Yellow Sub marin,被她这种沙哑的女声唱出来,有另类的迷幻感。 两个漂亮女生,一个长发高挑,一个短发俏丽,容易吸引人注意的。云苏苏在学校是有点名气的小美女,小百合虽然外表稍逊一筹但那气质可是绝对的古灵精怪范。 “不知道今天来的是什么人。”小百合有点期待。 寻人启事 “不要发了,很不好意思的。”云苏苏觉得刚失恋就在校园网登交友贴有点过于心急的意味。 小百合一边打字一边笑道,“忘记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重新开始一段崭新的恋爱,相信我吧。” 不一会儿,一则吸引人眼球的寻人启事在校内网上赫然出现,跟帖人无数: 1.我长得不漂亮,不认识路,喜欢睡懒觉和拖延,希望你不要跟我一样。 2.我不胖,你有个宽厚的的肩膀当然好,当然中年人特征的啤酒肚也无所谓,只要你低头能看到自己的脚尖。 3.我不高,我喜欢穿高跟鞋,我也不需要你多高,希望你比我爸爸高。 4.我很懒,至于有多懒我都懒得跟你说了。 5.本人在中国传统教育熏陶下长大,数学考过零分,希望你数学成绩好一点。 6.我的身体很健康,但偶尔会感冒,你懂一点医术最好。 7.我大二那年谈过恋爱,现在分手了,坦白是我唯一的优点。 联系方式是QQ,一年过去了,经过小百合的严格筛选,在视频里见过十多个,经过海选和复选,后来见面了三个,不是过于心急就是从来没谈过恋爱,第三个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嗲嗲娘娘的,谈得来的那种程度是好姐妹的那种。今天见的是本年度最后一个,QQ上的名字叫古月轩,约会的地点是时光倒流酒吧。 小百合也是单身一个,云苏苏问你怎么不给自己写个寻人启事,小百合说我被我们学校的男生雷倒过一次,据说学校MBA班曾经有个老男人曾想出一万元请小百合陪他睡一觉,外加一个LV包包,小百合说我不想为了钱而出卖自己为借口拒绝了那个老男人而传为美谈,其实那个老男人第一次在宿舍门口出现时,云苏苏觉得他貌似成熟很帅很有气质,后来才听说他在学校跟不少女生交往过。那时候小百合在宿舍义正词严拒绝那老男人的时候说的是你这一万块钱也好意思拿得出手,你没看见现在菜市场卖菜的老婆婆拿的都是你这款never full,我床底下那个小红包包可以把你停在宿舍楼下那破奥拓买十次信不信,不信去问你老婆见过Hermes红色Mini Kelly没有,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小百合喜欢的男生在国外,两人经常打国际长途,话费高得惊人,脖子上挂着奥地利留学的男友寄过来的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小蝴蝶。 那个叫古月轩的男人过来了,云苏苏长发低垂,顺从的眼角可以看到对方的样子,青色胡茬、尖下巴以及格子衬衣和坐下来就闻得到的檀香体味,果然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跟自己心中所想的一样,去他妈的严凯,我要把你彻底忘记。 他是计算机系的,大三,言谈举止像传说中的食草男,眼神温和坚定。小百合识趣地说时间还早我打个车去市区转转买点零食回来。 独处时间,古月轩同学没有说太多话,但每一句都是那么一击即中。 “我们在哪里见过。”他是非常肯定地说。 跟严凯第一次在操场上说的有点类似,他当时说的是,学妹你看起来很面熟,我是高二三班的严凯。第二句也是一模一样,“我们可能在梦里见过。” 云苏苏坦然一笑,严凯解脱了,自己不会再纠缠着打电话问你还爱不爱我、为什么以前爱现在不爱、将来还会不会爱、你不爱我我真的会死去之类,有新的代替旧的,新的新鲜感,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奇迹。 他的真名不叫古月轩,真名比网名还好听,古欣然,欣欣然,不错的外号,以后你就属于我了。云苏苏看着他清澈的眼睛,上天让他出现,就是听见了自己的祈祷,为疗伤而出现的优质男友。 找了整整一年,原来这个人就在身边,出现得恰到好处,正是时候,以前云苏苏对闪婚、一见钟情之类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占有他,连小百合都忍不住说道,矜持、矜持,你是公主不是守寡多年的寡妇,要矜持,保持距离。 谁还听得进去那么多,第二个星期就迫不及待地吻了,在光秃秃的学校后面的小山坡上,跟其他的情侣一样,吧唧吧唧的舌吻了。 他是完美男友,之前严凯的坏习惯古欣然完全没有,好习惯却是好好地继承下来,比如一有伤风感冒立即就有可乐煮姜用可乐瓶装好了热腾腾地送到宿舍,比如一到每个月不舒服的那几天,古欣然就会从家里开的中药铺子拿些益母草之类的东东用瓦罐熬好半哄着让她喝下去,悉心照顾又情趣盎然,有点小幽默的男人是好的,至少跟他在一起不会想起那些忘不掉的事情。 树枝上的女鬼 三人行必有电灯泡,后来渐渐变成了二人行,当然出去宵夜的时候云苏苏还是没有忘记打包给在宿舍跟奥地利男友MSN聊天的小百合一份炸馄饨。 “等你男朋友回来我们四个人就是一桌麻将了。”云苏苏有点累了,天气冷,把古欣然的外套穿了回来,带着他身上的檀香气,闭上眼睛深呼吸,感觉十分惬意。 “要不要这么甜蜜哦。”小百合关掉电脑扁扁嘴,“别刺激我,我现在可是嫉妒万分。” “哈哈,我就知道你嫉妒,下周末郊游去,欣欣然说了也邀请你。”欣欣然是云苏苏对古欣然的昵称。 小百合吃着炸馄饨,嘴里嘎吱嘎吱,嘴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好姐妹,一切都好。” 这句话第二天在郊区的玉米地里吃着偷来的烤红薯和烤玉米喝着黑啤的时候小百合也是这样对云苏苏这样说的,古欣然的嘴边还有玉米须,问云苏苏要不要给小百合介绍个男朋友,云苏苏替小百合摇头,我们学校的大男生和老男人都不适合小百合这种娇贵名门淑女,她男朋友在国外,专一得很。 小百合站起来,手里拿着香喷喷的烤红薯大笑,知我者,云苏苏也。 她狂妄的样子让云苏苏有拍照的冲动,拉着古欣然站起来,左手一伸,右手捏着古欣然的脸,非主流的表情似乎已经成为拍照的惯例,镜头四十五度,嘴巴一撅起,说回宿舍后马上上传到空间。 淡淡的夕阳,圆圆滚滚的橙色把郊区的玉米地包裹,让人舍不得离开却还是要离开。 “回去吧,否则打不到车了。”小百合看了看时间,六点了,天黑得早,走到公路上时似乎有点变天。 出租车不好打,等了很久才来了一辆,司机起初一看是两个小美女,笑容是喜不自胜的,接下来玉米地里钻出来一高个男生,那笑容是职业化的。 小百合坐在前面,很快就睡着了。 云苏苏的手放在古欣然的手中,说不出的安全感,靠在他肩膀上,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渐渐黑了的天。 不知坐了多久,还没有看到城市的高楼,四周黑压压一片没有光亮。云苏苏忍不住问道,“师傅,是不是迷路了。”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你们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吗?”司机停下了车。 古欣然松开云苏苏的手,坐正了打开玻璃窗,探出头,“怎么连个指示牌也没有。” 小百合被这么一刹车惊醒了,伸了懒腰下车活动腿脚,“这是哪里啊?天哪!我们又回到玉米地了。” 云苏苏心里一阵不详的预感,难道我们遇见绕路鬼了,小时候听说有种鬼专门捉弄晚上走路或者开车的人,让他们走来走去还是回到原点。 司机挠挠头,“上车吧,真是见鬼了,我们再走走看。” 云苏苏无意中看了看路边的一棵松树,心里一阵寒意,难道是自己喝多了? 树上倒挂着一只死人。 是个女孩,腰断了,裸露的肚皮白花花得耀眼,头发往下被风吹得乱,脸色紫得厉害,嘴里的血滴滴答答往下坠,缓慢而有节奏,在蒙胧的月光下轻轻地晃动着像在打秋千。 云苏苏尖叫一声抱着古欣然,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以前只是梦见过,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见一只老鼠在树上。”云苏苏死死地闭上眼睛,“师傅快开车,我想回去休息了。” 古欣然安慰道,“不怕的,我在这里。” 小百合往树上看看,“没有老鼠啊,什么也没有,受不了你们这些恋爱中的家伙。” 但愿只是幻觉。 回到宿舍,小百合没心没肺地吹起口哨坐在电脑前剪指甲,一边埋怨道,“那司机是个路盲,搞得我们现在才回家,我怀疑他是故意绕路的,否则怎么赚钱嘛。” “拜托,晚上吹口哨还剪指甲容易遇见那个东西。”云苏苏扎起头发准备洗脸,回头看着小百合说道。 “怕了你了,我传照片总没事吧。”小百合哼哼了两声把数码相机打开。 在洗手间洗脸的云苏苏忽然听到小百合在惨叫,赶紧出来看,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 小百合的脸比百合还白,她颤抖地指着电脑,“你……我们……那女孩是……怎么会……” 数码相机输出的那张文件号为DC6743jpg的照片被贴在QQ空间里,三个人的合影照却有四个人。 多出来的那个女孩,纯白校服松散的麻花辫,笑嘻嘻地攀着小百合的肩膀,另一只手揽着云苏苏的腰,看上去在笑,其实那嘴角是往下弯,她的脸泛着尸体保存很久还没有人认领的青紫色。 苏云云打了个冷战。 “她是鬼吗?”小百合因为害怕而紧紧抱住云苏苏,“是不是今天我们去的地方是个坟地,我们冒犯了这位。” 苏云云不敢看照片上那个女孩的眼睛。 小百合按了电脑上的F5键,刷新了一下,那女孩不见了。 照片上仍然是原来的三个人。 “是不是我们都有神经病了。”小百合不停地按F5刷新,那诡异的校服女孩只出现了一次。 你肩膀上站着一个女孩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在学校操场空荡荡的跑道上,云苏苏牵着古欣然的手。 “我是无神论者。”古欣然递给云苏苏一杯热咖啡,是自己研磨咖啡豆现煮的,最近要考英语六级,云苏苏总是熬夜,精力不够,“你不会是太累了吧,其实考不过也无所谓,中国人不用懂那么多ABC,你看我,就只会说I LOVE YOU。” “I服了YOU。”云苏苏笑了。 学校不大,很容易碰见认识的人。云苏苏去过古欣然的宿舍几次,都是几个好客的男生,有时候云苏苏看古欣然踢足球时,几个男生还会主动过来给她送饮料。 迎面走过来的那个男生云苏苏是有印象的,好像是宿舍长,专门负责排谁值班,名字不记得,外号叫潇洒哥,云苏苏请过他们宿舍的男生吃过一次火锅,趁古欣然上厕所时,潇洒哥那天喝醉了歪歪斜斜地走到云苏苏面前说,就算古欣然打死我,我也要在死之前说声,你真漂亮,我很喜欢。 这件事情云苏苏只跟小百合说过,也是用那种略带烦恼的炫耀,男人以进攻为骄傲,女人以退避为荣誉。 “你好啊潇洒哥。”云苏苏主动打了招呼,毕竟是曾经喜欢过自己的男生,哪怕是一瞬间也值得在自己老了以后怀念那一瞬间。云苏苏不知道那些没有恋爱,没有人喜欢的女生是怎么生活的,她要别人喜欢,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那个人,她觉得漂亮女人就是恋爱动物,她受不了没有爱的日子。 潇洒哥潇洒地走了过来。 “天啊!”陈潇洒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足球滚出去好远。 “怎么了,见到美女倾倒了?”古欣然笑着看陈潇洒惊慌失措的样子,“不至于吧老大,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陈潇洒拍拍屁股赶紧站起来,一边跑一边回头指着云苏苏,眼睛瞪得跟电灯泡似的,声音是因为害怕而颤抖的,“你肩膀上站着一个女的,白衣服,正对着我笑,我的妈呀。” 陈潇洒脸上的惶恐,分明是见了鬼的表情。 云苏苏看着他狂奔的背影心里一阵战栗,难道她还是阴魂不散。 “苏苏怎么了?”古欣然紧紧抱着她,“别信那家伙胡言乱语,愚人节我在他交给我们女辅导员的作业里偷偷夹了个套套,害他被辅导员差点掐死,现在他正报复我呢,这家伙,看我回去不收拾他!” “不,不,他看到的是真的。”云苏苏的眼泪夺眶而出,“他看到的是真的。” “我送你回宿舍,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天晚上不要熬夜了,看这该死的六级考试把你折腾的。”古欣然摸摸她的头发,怜惜地说道。 “嗯。”云苏苏点点头。 小百合晚自习还没有回来,宿舍静悄悄的,告别的时候古欣然习惯地吻吻云苏苏的额头,“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别胡思乱想,我很负责地告诉你,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云苏苏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去。 梦中,那个女孩又出现了,不在学校,却在一个长满爬山虎的阳台,绿森森的墙,然后她跳了下去,溅起的脑浆喷了自己一脸,白色的脑花混合红色的血,是充满动感的粉红色,她跳下去的时候回头看了自己一眼,“我在底下等你。” “不!我不要死,是你自己有病!”云苏苏一声大叫,从噩梦中惊醒,四周还是一片漆黑,不知道几点了,小百合还没回来,摸摸背后,冷汗湿了睡衣。 开了灯,喝了一杯凉水,心里这才安定下来,看看闹钟,凌晨两点十三分,小百合今天怎么这么晚,不会去喝酒了吧,她总是贪杯,跟班上那几个号称兄弟的男生一起喝酒。 砰砰砰,有人敲门。 该死的家伙,又不带钥匙。云苏苏看见小百合床上的钥匙串。 果然是她,一身的酒气。 “你是不是喝酒了,臭死了你这家伙。”云苏苏扶着她进屋。 小百合用力甩开她的手,往后退了几步,用一种似曾相识的腔调说道,“跟我说对不起,我们约好了一起死的,你现在好好地活着,我在下面又冷又孤独,你这个自私的人。” 云苏苏瘫倒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语,“是你自己,都怪你自己,你……还是回来找我了。” 小百合仿佛中邪了一样,顺手拿起桌上的剪刀慢慢走了过来,脸上诡异的微笑在这夜里让人不寒而栗,“现在轮到你了……” 说好一起去死 整个高三,没有人比姚燕双更讨厌考试,虽然她成绩好,一直是老师眼中的乖乖学生,一流大学的不二人选,但只有同桌兼最好的朋友云苏苏知道她内心的痛苦,因为她们的感受一样,考试之前会有强烈的呕吐感,考完了以后会相拥哭泣,然后擦干眼泪等待下一场考试。 她们一起撕过书,烧过作业本,对学校教务主任念过咒语。姚燕双说如果没有办法跟严凯考上同一所大学将来肯定就要分手,严凯在大学里给她写信安慰她,没事的,你肯定能考上,我等着你们。 云苏苏也是严凯的女朋友,她也可以收到他的来信,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云苏苏害怕自己考不上,除了严凯还有自己的父母,每天在耳边唠叨,考不上大学你就去死好了。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模拟考试两个女孩都考砸了。 “我们去死吧,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眼睛哭得肿起来的云苏苏在自家阳台冷漠地看着冰冷的地板。 “我的遗书也准备好了,我们互相交换看怎样,”姚燕双显得特别平静,脸上有点天真的表情,“以后我们在底下还是可以做同桌,而凯凯也会一辈子记得我们两个。” 云苏苏点点头,姚燕双的校服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她笑了,“这样我们就解脱了,虽然上天想挽留我们,但我们已经决定了,不是吗?” 云苏苏抱了抱她,“我先来吧。” “不,我先来,我比你更需要离开这个世界。”姚燕双张开双臂做了个飞翔的姿势,“我在底下等你。” 云苏苏的那一丝犹豫是看见姚燕双由一个完整的脑袋变成一些血肉模糊的碎片时产生的。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不跳下去,只有她自己知道,因为留恋,她一直觉得自己更爱严凯,如果自己跳下去了,也许严凯看见那混在一起的碎头皮会觉得更加难过。 姚燕双的抑郁症是重度,她迟早要自杀的。云苏苏在病床上自言自语,被旁边的人听见了。 严凯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你要好好活下去,跟我一起到大学去谈恋爱。 云苏苏总是在半夜里仿佛听见姚燕双说我在底下等你,说了整整两年。 云苏苏看着小百合手里的剪刀,听着她说着姚燕双的话,我在底下等你,忽然痛哭起来。 “是我不遵守诺言,看到你跳下去的瞬间,我真的很想活着。”云苏苏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虽然我的父母叫我去死,但我要死了,他们肯定要伤心,他们肯定宁愿我不上大学也希望看到我好好地长大,做普通的工作,然后结婚生小孩。我不敢想象他们看到我尸体时伤心的样子,对不起!” 古欣然走了进来,云苏苏爬起来扑倒在他怀里,满脸泪水。 他轻轻地推开云苏苏,“你终于还了小双一个公道。” 高考前两个月,在乡下念书的古欣然通过亲戚的关系租了姚燕双家里的地下室,因为离考点近,是个读书的好地方,除了偶尔跟姚燕双打打招呼,其余的时候一律把自己锁在地下室拼命地复习,好不容易有了在这个城市考试的机会,不能浪费一天时间。 有时候姚燕双会走到自己家院子自言自语,那天晚上她看见古欣然,很高兴地说,明天我就要到一个快乐的地方去了,我希望以后你能记住我好吗? 和谁去?古欣然有点好奇。 跟我最好的朋友苏苏啊,你不认识的,你又不在我们班上念书,她说话算数的,我先去,她后到,如果她不来,你要帮我惩罚她哦。 后来的后来,当几乎崩溃的姚燕双父母说起女儿的死,却没有提到云苏苏半个字,只是说,我们要搬走了,女儿死了,这里也没办法住下去,房租也不要你的了,是她自己没有福气,苏苏也尽力了,劝都劝不住,差点拽着她一起死了,还好燕双没有害到别人。 上大一时,古欣然看到了严凯和云苏苏在学校草地上依偎,忽然想起了惨死的姚燕双。 小百合以前总是问,古欣然,为什么一年了你还不能接受我做你的女朋友。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人,我必须要完成她给我的任务,我才能腾出地方让你进来。古欣然看着小百合认真地说道。 他让塑料时装模特穿好衣服挂在树梢,她来处理照片,他来安排潇洒哥,他来导演,她来配合。 冬天的雪下来的时候,天空是铅色,是个自杀的好天气。小百合和古欣然早就搬出去了,云苏苏对着镜子化妆,不停地补粉,脸跟外面的雪一样白。 红色的嘴唇像喝完血。 站在宿舍的顶楼,看着脚下白茫茫的雪地,小腿已经冻得发紫,高中的校服现在穿起来有点小,但仍然保存得很好。 云苏苏有点头晕,友情和爱情都是虚幻,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以依靠。 迈出第一只脚的时候,云苏苏仿佛看见楼下空旷的雪地上躺着姚燕双,她招着手,“来啊,我在底下等你。” 手机响了。 “说好寒假一起去西山,你老爸偏要去凌云山,还说上面菩萨灵验得很,我看还是你自己回家决定吧。” 云苏苏张了张嘴,“那还是去凌云山吧。” 雪停了的时候出太阳了,有人看见云苏苏在宿舍门口烧了一套校服。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亡约定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