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之婴茶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3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239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一、讨茶 在整个旅行团中,吴启华恐怕是最沉默寡言的。他独自一人,每到一个地方便专心拍风景,上了车后就摆弄自己的数码相机,很少和人讲话。没有……

一、讨茶 在整个旅行团中,吴启华恐怕是最沉默寡言的。他独自一人,每到一个地方便专心拍风景,上了车后就摆弄自己的数码相机,很少和人讲话。没有人知道,就在三个月前,吴启华一直都是旅行车上最活跃的人,荤素段子、笑料爆料层出不穷,俨然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娱记。实际上,他是一家旅游杂志社的摄影师。 到达泰国的最后一站——清迈,吴启华感到十分疲倦,就没有下车。泰国导游在安排完旅行景点让大家各自活动后,上了车坐到吴启华身边,关切地问他是否不舒服?吴启华摆摆手,示意不要管他,他歇一会儿就好了。 导游还是不放心,一直陪在他身边。这一路走来,吴启华看上去心事重重,全然体会不到旅行的乐趣,导游既担心又好奇。 说起来,这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恐怕都无法坦然面对。年仅三十的吴启华,马上就要瘫痪了。三个月前,吴启华感到双腿隐隐作疼,有时走着走着,会突然一阵阵抽筋。去医院检查后,医生一脸严肃地问他的父母是否出现过骨萎缩的症状。一句话就把吴启华问蒙了,因为他父亲就是死在了骨萎缩症上,发病不过四五年,本来一米八的个子萎缩到了不足一米六,坐着轮椅才能艰难地移动。后来,父亲难以忍受病痛,悬梁自尽了。那年,吴启华只有12岁。 “这种遗传病,目前的医学无能为力。”医生颇为遗憾地告诉他。 吴启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他只知道,自己被宣判了死刑。过不了多久他将再也不能行走,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况且,吴启华精力充沛,摄影之余,还喜欢泡夜店纵情享乐。一想到再不能做这些了,他就觉得生不如死。 “如果真的有什么无法解开的忧愁,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清迈有座在泰国闻名的寺庙,庙里住着冥界僧,他能穿阴阳、走冥界。花些钱,你的心愿一定能得到满足。”导游说。 吴启华看看他,笑了。他不迷信,不过还是对导游的好意表示了感谢。在泰国,人们普遍敬畏鬼神,这已经成为他们文化的一部分。导游见吴启华似乎没多大兴趣,低头沉默片刻,然后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患了不治之症?” 吴启华一下子愣住了。现在他除了腿疼并没有别的症状,导游是如何看得出来的?导游接着说:“如果你不想死,晚上就跟我去一个地方。只要布施五千泰铢,见到冥界僧就可以向他讨要一杯婴茶。这种茶喝下之后,人便如新生婴儿一般健康,并将重获新生。” 见导游说得认真,吴启华倒有点过意不去了。泰国人信奉神庙,到了极为虔诚的地步,导游的建议绝对是出于好心而和钱无关。五千泰铢折合人民币不过一千块,不如就成全一下导游的美意,自己也得个安心。 入夜,等众游客沉入梦乡后,导游来敲吴启华的房门。吴启华赶紧轻手轻脚地起身,跟着他出来。两人叫了辆出租车,车子驶进黑沉沉的夜幕,一直驶向了郊外。 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后,司机将车开到了庙门口。导游付过钱,领着吴启华进了一间看上去并不高大的寺庙。 寺庙上下两层,像是由一栋郊外别墅改成,门前还保留着一个小花园。花园里,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走到里面的台阶前,吴启华依照导游的吩咐,将五千泰铢放进旁边的箱子。门开了,导游却停下来对吴启华说:“只能你一个人进去。见到高僧,他不会说话,但会用腹语和你交流。你不必害怕。”说罢,他双手合十,朝吴启华微微点头,退到了门外。 吴启华心里忐忑。寺庙里只亮着微弱的烛火,四周寂静无声。沿着走廊向前走,那感觉真像走在了奈何桥上一般,吴启华的后背涌出一层寒意。 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屋子,吴启华上前轻轻一推门,门开了。屋子正中供着巨大的佛像,一个老僧正坐在蒲团上,好像在静修。吴启华半跪半坐在角落里,双手合十,一言不发。他知道,静修的僧人最忌外人打扰。他虽不迷信,但尊重他人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老僧转过身来。只见老僧须眉皆白,已经辨不出年纪,他的脸上隐隐有一股青气。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冥界僧!他看了吴启华一眼,吴启华赶紧低头叩拜。 老僧的确是在用腹语,看不到嘴动,却能听得到他的声音。那是简单的泰语,大致是你来是想换回健康的生命?吴启华忙点点头。 老僧起身进入内室。片刻之后,他捧着一只黑漆漆的茶盅出来,然后将茶盅小心地递给吴启华。吴启华接过来,看到茶也是黑色的,如墨汁一般。老僧微微发出一声叹息,念动咒语。吴启华突然看到茶盅中浮出一张婴儿的脸,那婴儿在对他微笑。他赶紧闭上眼睛,一咬牙,将茶水顺着喉咙倒了下去。 喝完茶,老僧让吴启华躺到蒲团上。屋子里只有香烛爆花时产生的声响,吴启华感到倦意一阵阵袭来,他很快就睡着了。 二、康复 三天三夜后,吴启华醒了过来,他感觉身轻如燕,健步如飞。那种两腿如灌铅般沉重的感觉消失了,他甚至觉得比健康时更有活力。 拜别了老僧,吴启华走到门外。有一辆出租车在等着他,司机说是导游吩咐来接他的。吴启华十分高兴,又在清迈游玩了整整一天,然后才搭乘飞机回国。 回家之后,吴启华顾不上收拾行李,而是直奔医院。拿着从前的病历,拍片、检查、扫描,完了后,医生吃惊地看着他——吴启华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他的骨密度正常,双腿正常,他获得了新生! 吴启华高兴得都快疯了。他难以抑制心头的喜悦,当下呼朋引伴到酒吧买醉。一直到酒吧打烊,吴启华还不想走。调酒师无奈,只好又为他调了一杯。可是,就在吴启华伸手接酒杯的刹那,他突然看到手里的杯子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那婴儿张着大嘴拼命哭泣,接着,婴儿突然伸出沾满鲜血的双手,用力扼住了吴启华的脖子。 吴启华拼命挣扎着,可婴孩的双手却越扼越紧,掰都掰不开。吴启华汗毛倒竖、头皮发麻,高声尖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噩梦。 用力搓一把脸、抹一把冷汗,吴启华感到头痛欲裂。他起身喝了杯冷水,努力回想,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酒吧回来的。 报社要给一个名模拍外景,点名叫吴启华。吴启华也喜欢接这样的差事,因为可以看着美女的身体想入非非,何乐而不为?当年,杨妮就是因为他和一个又一个名模传出绯闻才分手的,任吴启华怎么忏悔都没回头。 在镜头里看着模坛新秀的曼妙身材,吴启华边拍边暗自想象,这样的腰肢,搂在怀里应该是无比的美妙。他的相机不停地咔嚓着,没多大工夫就拍下了十几张。可是,当模特走向一块草坪,吴启华重新调整焦距时,再看镜头,他惊呆了——相机里,模特的头变成了一个婴孩。婴孩大声哭泣着,血水顺着头发流下来,那双眼睛暴突,极为骇人。相机从吴启华手里掉下去,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穿透他的耳膜,直逼心脏…… 拍摄最终没有完成。老总对吴启华的表现十分不满。吴启华也暗自愧疚,提出申请休假。老总问他想休多久?吴启华低头说半个月吧。自打进入报社,整整十五年他几乎从没休过假。上次的泰国之行,也是为了拍风光才去的。 回到住处,吴启华躺到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入行这些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莫非在泰国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回来?因为那婴孩,本来从不信鬼神的吴启华现在也开始疑神疑鬼了。 不知躺了多久,吴启华刚迷迷糊糊睡着,却听到楼上隐隐传来婴儿的哭泣。楼上住着一对老头老太,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吴启华蒙住了头。可是,那婴儿的哭声十分诡异,竟越来越近,似乎就在他的耳边。吴启华掀开被子跳下床,屋子里却空荡荡的,只有哭声一直缠绕在他的前后左右。 吴启华上了楼,轻轻敲门。门很快就开了,一个老人走出来,疑惑地看着他。吴启华轻声问:“你家里有孩子在哭?” 老人用怪异的眼神看他:“哪儿来的孩子哭?家里只有我和老伴。” 的确,老人打开门,里面没有一丝哭声。吴启华回到楼下,拿起电话,拨打了美国长途。他有个好友在美国读心理学博士。听完吴启华的诉说,好友替他分析——他看到的、听到的肯定是幻觉。他只是对自己身体完全康复没有心理准备,所以才患得患失。 “睡不着时就吃一两片安眠药,不用太担心。多注意休息,慢慢就会好的。”朋友劝道。 三、殒命 按照朋友的嘱咐,吴启华吞下两片安眠药躺到床上。果然,没过多久他就睡着了。吴启华睡得很沉,梦一个接一个。一直到刺耳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来,他才被惊醒。吴启华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话,这是大学同学刘胖打来的。刘胖急切地说:“启华,我今天去了趟医院,想不到传言竟是真的!” 吴启华揉着眼睛,问是什么传言?刘胖带着哭腔,说杨妮疯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因为有强烈的暴力倾向,所以她被绑到床上,脸上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刘胖的话让吴启华如遭雷击一般,他猛地坐了起来。杨妮疯了?怎么可能?她一向超然物外,怎么可能疯掉?杨妮虽然和吴启华分手,但在吴启华眼里,她仍然是自己的梦中情人。只要杨妮点头,吴启华会迅速回到她身边。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就是杨妮,他只是克服不了拈花惹草的天性。 吴启华匆匆洗了把脸,找到了正在街心公园的刘胖。要知道,刘胖对杨妮可是死心塌地的喜欢。为了杨妮,他会连自己的命都不顾的。看到吴启华过来,刘胖走上前就是一拳。吴启华被打得一个趔趄,鼻子流血了。他回敬了刘胖一拳,大声吼叫着:“你他妈发什么神经?” 刘胖抱头坐在石凳上,很没出息地哭了起来。吴启华递了一根烟给他,自己也叼了一根,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前天才听人说杨妮疯了。我不信,昨天就去了杨妮所在的城市。果然在精神病院找到了她,想不到她真的疯了!”刘胖吸着烟,手不住地颤抖起来。 “为什么?她为什么会疯了?”吴启华问着,心里如钝刀在割一般。 刘胖叹了口气,说杨妮的儿子死了。半个月前,杨妮领儿子去公园玩,就在杨妮一转身的工夫,刚学会爬的儿子竟从婴儿车里消失了。找了三天三夜之后,才在公园的一处废井中捞出了孩子的尸体。这件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杨妮一直抱着儿子,不让任何人碰。后来尸体都快腐烂了,才有人强行把孩子从她怀里夺下来,然后她就疯了。 吴启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纯洁如天使般的杨妮,和他分手不过一年多,怎么会有了半岁大的孩子? 似乎看出了吴启华的心思,刘胖掏出钱夹,拿出张照片。照片中是杨妮和一个胖胖的男婴。“你看仔细了,你伤杨妮有多重!就在她怀孕时,你却出了轨!而她竟还千辛万苦地生下了你的儿子!你怎么对得起她?”刘胖说着,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吴启华呆呆地看着照片中的婴儿。刘胖的话他没听进多少,但他一眼认出来,那是曾出现在他镜头中的男婴、是噩梦中的男婴、是那个曾用双手掐住他脖子的男婴,更是他的儿子! 吴启华彻底惊呆了。 冥界僧在吴启华饮下婴茶前曾告诉他:“这茶是取一个夭折婴童的灵魂做成茶引,为了茶引的药性,必须取自有血缘关系的人。”吴启华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是独子,并无兄弟姐妹,哪儿来的血缘婴童?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杨妮和他分手后马上搬去了另一个城市,他也没再找过她。 吴启华摇摇晃晃地起身,刚走了两步,突然扑倒在地。他的命是用亲生儿子的命换来的。怪不得他会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怪不得他会看到血肉模糊的婴儿! 吴启华如游魂般来到机场,坐最早的班机飞往泰国。他要去找那个冥界僧,哪怕倾家荡产也要赎回婴茶。来到清迈的那间寺庙,老僧背对着吴启华。吴启华双膝跪地,叩头如捣蒜。他祈求老僧收回婴茶,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真的吗?”老僧转过头问。 “真的。”吴启华痛哭流涕。 老僧微微叹气,说:“除非你死。” 吴启华站起身,长舒一口气,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好吧。” 平静地躺在草丛中,吴启华吞下了一粒黑色药丸。他闭上眼睛,却似乎看到了一个男婴在朝他微笑。而杨妮就站在他的面前,那张脸依旧那么漂亮、那么光采照人…… 四、尾声 一扇沉重的木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 吴启华听到耳边响起一个沉重的声音:“你决定了吗?用饱受地狱折磨的灵魂换取躯体的康复?是要躯体还是要灵魂?” 缓缓睁开眼,吴启华看到屋子里只有昏黄的烛光,老僧平静地看着他,手里端着婴茶。吴启华这才蓦然惊觉,原来他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吴启华接过婴茶。黑色的茶汁里面有一个婴儿正在朝他微笑。他也朝婴儿微笑,然后将茶轻轻泼到地上。他朝老僧双手合十拜了拜,走出了门。 天已经亮了。导游正坐在距门口稍远的地方打瞌睡。见吴启华一瘸一拐地出来,他忙问怎么去了这么久?有没有讨到婴茶?吴启华点点头,说:“讨到了。” 上了出租车,吴启华拨通了杨妮的电话。电话通了,杨妮“喂”了一声。吴启华说不出话,忽然听到对方手机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他的喉头哽住了,半天才轻轻吐出一句:“我回去找你。可以吗?”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悬疑故事之婴茶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