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弃之门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4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69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A 这天黄昏,佳琪和往常一样放学返家,她自大街转入巷弄,那是条不起眼的小巷弄,两旁全是并列的楼房,大都是屋龄超过二十年的中古公寓,在各地大……

A 这天黄昏,佳琪和往常一样放学返家,她自大街转入巷弄,那是条不起眼的小巷弄,两旁全是并列的楼房,大都是屋龄超过二十年的中古公寓,在各地大大小小的市镇中,像这样子的巷弄、公寓多不胜数,毫无稀奇之处。 几张像是新印不久的影印告示,歪歪斜斜地张贴在巷子里捱家捱户的公寓大门或是一旁梁柱上。告示是由一个居高临下的监视摄影机拍下的图片,内容是一个将鸭舌帽帽沿压得极低的男人,身穿薄外套。一旁批注字样:乡里街坊注意,本巷近日出现恶狼踪迹,请多加提防。 佳琪在自家公寓前停下脚步,漫不经心地看了门前传单一眼,取出钥匙、开门、进入楼梯间、反身关门、检查自家信箱有无信件,一连串的动作她早已习惯成自然。佳琪将几张广告传单扔入门旁的小垃圾桶后,想也不想地就要转身上楼。 但这一天和往常却有些不同,佳琪在踏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时却停下了脚步,原因是她看到了一扇门,一扇暗红色的铁门,比一般住户铁门矮了半公尺,样貌老旧、铁锈斑驳,在看来几乎要锈断了的铁栏杆之后,还挂着破损浮动的纱窗。 这个位置不应该有门的,这个位置约摸是一楼周爷爷家的天花板与二楼许妈妈家的地板交接处,至少在佳琪上午上学下楼时,是没有这扇门的,更正确来说,在她十几年的记忆里,这栋她所居住的公寓里,根本没有这么一扇门。 这是一扇凭空出现的门。佳琪自锈红色铁门的栏杆间隙向里头看,她看到铁门里还有一扇半掩的木门,再看向半掩木门之后,能够看到老旧客厅的一角,佳琪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周爷爷家,也不是许妈妈家。 眼前那个全然陌生的客厅里有一张灰白色的破烂沙发和一张木头桌子,还有一张躺椅以及躺在躺椅上的一双腿,那双腿上还趴着一只猫,由于木门半掩,遮住了大半视线,佳琪无法看见那躺椅的上半截以及那双腿的主人的样子,只能够看到那木桌子之后的一架老旧电视柜,和电视柜上的黑白电视。 黑白电视机闪动着沙沙雾幕景象,隐约可见似乎是几十年前的电视剧,里头的明星佳琪从来也没见过,躺椅上的人似乎看得专注出神,这红锈铁门后弥漫着的古旧气息,使佳琪刹那之间有种时光倒流、坠入梦境的迷乱错觉,但她很快地回过神来——那只趴伏在躺椅那人双腿上的猫回过头来,直勾勾地看着佳琪。 那是只模样十分奇怪的猫,身子十分瘦,却有一双大得不成比例的青绿色眼睛,那只猫张开了嘴,朝着佳琪叫了两声:“嘎呜──嘎呜──” 佳琪让那猫的叫声吓着了,她从来都没听过这样干哑的猫叫声。躺椅上那人,在猫叫之后,旋即起身回头往门外看,那是个驼背老太婆,头发凌乱花白,脸上的皱纹多到几乎要隐没了她的双眼,在老太婆皱纹底下的细长双眼空洞迷蒙,半张的嘴巴里墨黑一片。 “噫!”佳琪不敢再多看下去,她惊慌地向上跑,在经过二楼人家且继续往三楼奔上时,她甚至隐约看到那老太婆已经来到锈红色铁门前,紧贴着铁门向外盯着她看,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 “呀!”佳琪恐惧地拔腿奔跑,跨过一阶一阶,一直到了家门前,这才忙乱地翻找钥匙,又一边连连按着门铃。她还不时回头向底下张望,楼梯间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个古怪的老太婆并没有跟上来。 “姐,刚刚是你在叫吗?”弟弟伟仔出来替她开了门,见她一脸惊惧,便这么问她,还扬了扬手上的黑色东西,那是只比蟑螂略大的黑色锹形虫,是弟弟伟仔饲养了一周的宝贝。 佳琪关上了门,并不理睬弟弟伟仔,而是急忙地进客厅,喊着:“妈——” “老妈出去了。”伟仔抓着他那只甲虫跟回客厅,重新坐回沙发前,一面看电视机里播放着的甲虫卡通,一面将他的锹形虫“黑黑”放在玻璃桌上以漫画书堆建出的堡垒当中,那漫画堡垒里还有几只塑料模型甲虫。在漫画堡垒的对面,则是十来只塑料蜈蚣、蟑螂等整人玩具昆虫。 “叫你不要把虫子放在桌上,你听不懂吗!”佳琪遍寻不着妈妈后,恼怒地向伟仔咆哮,初中二年级的她,觉得小学四年级的弟弟伟仔讨厌极了。 “没有啊。”伟仔将舌头卷成筒状,挑衅地伸着,发出顽劣的噜噜声,他说:“我放在漫画书上,又没有碰到桌子。” “你敢说没有碰到桌子!”佳琪讨厌任何一种昆虫,也包括外观上与昆虫类似的蜘蛛、蜈蚣等,锹形虫虽然长得比蟑螂帅气些,但终究还是虫子,当弟弟偶尔恶作剧地将“黑黑”拿近她时,她仍然会全身发麻地尖叫。 “没啊,我放在我的漫画上不行喔!”伟仔大声抗议:“你不要吵我看电视啦。” “我要跟妈讲!”佳琪气愤地说,她觉得眼前的弟弟可恶到了极点,就像是一个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小孩。 “讲你屁股痒──”伟仔笑着回嘴。 若是以往的佳琪,此时必定要拿出扫把作势要往黑黑身上敲,借此恫吓性威胁伟仔,再和他大吵特吵,但此时佳琪却没有这么做,她当下虽然气恼弟弟,但思绪却无法集中在这儿,跟“楼梯间突然出现了一扇门”、“里头还有一个看起来跟巫婆一样的老太婆”相比,一只锹形虫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 “我问你,你放学回家的时候没有看到什么吗?”佳琪严肃地问伟仔。 “唔?”伟仔的视线仍然停在电视机上,此时对姐姐这么一个天外飞来的问题一时反应不过来,正好,卡通插入广告,他看了看佳琪,摇摇头,继续玩起他的昆虫大战。 佳琪皱着眉头将书包放回房间,来到客厅边的电脑前坐下开机,脑袋里仍惊慌回想着方才见到的情景,她茫然浏览着自己和同学的部落格。直到天色终于转黑,妈妈这才提着大包小包的蔬果青菜返家。 不久之后,爸爸也下班返家了。佳琪在妈妈回来后,七手八脚地检查电饭锅中的炖汤、炒锅里小火闷煮的鸡肉时,试探性地问妈妈有没有见到奇怪的事,又在爸爸返家时,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爸,你刚刚在楼梯间有没有见到什么东西?” “楼梯间什么东西?你说什么?” 无助的佳琪只得到这样的答案,她摇摇头,不愿再多说些什么,这个年纪的她习惯性地藏着许多秘密,她宁愿将这件事告诉她的同学,也不愿意和家人讨论,她尤其不愿意让伟仔知道,因为伟仔若是知道了,必定会夸大十倍地向同学叙述,例如“我姐见鬼了,一定是偷偷做了什么坏事。”或是“我姐疯了,她说虎姑婆要吃她。”然后这些废话就会辗转从伟仔的同学口里,再回流到佳琪的同班同学耳中──伟仔某位同学的哥哥,正好和佳琪同班。 伟仔正兴致勃勃地向爸爸解说塑料盒中的黑黑一举一动,他就是这样,只有在爸妈在家时,才会乖乖地将黑黑放在观赏盒子里。佳琪觉得伟仔是世界上最可恶的小孩之一,偏偏这家伙却是她的弟弟。 B 第二天的早晨,佳琪缓慢地穿好鞋子,看着阳台铁窗外阴沉厚重的积云和丝丝细雨,想到昨天楼梯间的铁门,心情沉重到极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她想让弟弟跟着她一起下楼,可讨厌的是,弟弟伟仔一会儿跟他的黑黑道别,一会儿又上厕所,一会儿又找不到鞋了,磨磨蹭蹭一点也不着急,马上就要上学迟到了,佳琪只好独自出门。 不就是一扇门嘛,说不定是我眼花了──她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推开了门,急促下楼,然后,很快地又僵立不动。 门,那扇斑驳锈红、较一般大门矮了半公尺的铁门,又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次门的位置和昨天有些不同,昨日这扇门嵌在一二楼间楼梯转折的墙上,但这时,这锈红色铁门则是与二楼许妈妈家的铁门相距极近,一高一低地比邻并列。 佳琪感到毛骨悚然,她发着抖,紧紧靠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放轻脚步下楼,生怕惊动门里头的什么东西。在经过许妈妈家门和那锈红铁门时,她闻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像是某种炖汤的味道,尽管她心中是害怕的,但在这样的情景之下,总也有几分好奇,使得她略微瞥头朝那锈红铁门看去。 这次锈红铁门后的木门是完全敞开的,隐约可见客厅全貌以及一旁应当是通往厨房的廊道,当中一些摆设古旧且毫无生气,那是一种已经逝去的东西所发出来的气息,像是古老照片中的景色,令人怀念却已不存在。 佳琪听见锈红色门的另一端,自应当是厨房的地方发出的切菜声音,缓慢而清脆,喀,喀,喀──甚至有细碎的讲话声,讲话声音听来遥远而琐碎,犹如站在漫长道路的尽头,回首张望来时道路时所发出的呢喃叹息。 佳琪尚不明白自己如何能在这么短暂的几步当中感受到如此多的千思万绪,像是被那锈红色铁门后头的空间吸去心神一样。 “磅──”巨大的关门声自楼上响起,佳琪陡然回神,知道是弟弟伟仔出门了,她不愿让伟仔见到自己茫然惶恐的模样,她头也不回地向下,来到一楼的楼梯间,打开公寓铁门。 但她却没有出去,而是背倚着墙,屏着气息等待弟弟下楼。 “咦?姐你在这里干吗?”伟仔问。 佳琪正掀开肩背书包,作势翻找着什么,她听弟弟这么问,随口回答:“我检查有没有忘了带什么……刚才你有没有见到一扇门?” “什么门?” “就是……”佳琪只想确定弟弟有没有见到那扇门,倘若只有她见到门,而弟弟没有,那么她就不想多说什么了。“算了。” “你很怪耶。”伟仔疑惑地说道。 C 在学校里,佳琪没有将那扇门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几个死党同学,在一切尚未弄清楚前,她不希望别人将她看作是“幻觉女孩”或是“阴阳眼女孩”,尤其不久之前,她才和班里的帅男生宇晴交换了MSN,他们聊了许多事,交换平日学校趣闻感想什么的,佳琪不想破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在学校里,她渐渐将那扇门的事抛诸脑后,尤其当她偶尔和宇晴四目相望,宇晴对她神秘一笑时,她会感到一种像是含了颗糖般的愉悦滋味,在学校里他们几乎没有交谈,因此每个晚上的MSN对话更像是她和他之间的二人秘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黄昏放学之后,她回到了自家公寓楼下,她啧的一声,不那么欣悦了,她欣悦的原因是今天在学校被老师当面称赞,她偷偷瞧见宇晴也朝她小小地鼓掌以示赞美,她知道他们今晚又有好多好多的话可以聊了。 而这时她的欣悦减少了几分,当然是因为她又想起了那扇门,那到底是啥玩意儿?她打开铁门,进入公寓楼梯间,昏黄的夕阳光芒从信箱洞孔和铁门缝隙透射在阴暗的楼梯间,她仰头看着楼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她没有见到那扇门。她经过二楼时还提心吊胆地四顾张望,以为那门再度向上移动,但是当她经过三楼,抵达自家四楼后,还是没有见到那锈红色铁门时,这才松了口气,她觉得“一扇多出来的门”或许真的只是她自己的胡思乱想罢了。 佳琪回到家,伟仔正在电脑前专注地补充关于甲虫的饲养心得知识。 “六点就换我用电脑哦。”佳琪对弟弟说。 “现在就给你啦。”伟仔跳下椅子,回到房间,逗他的锹形虫黑黑玩,对佳琪而言,这似乎是黑黑唯一的优点了,弟弟自从饲养起黑黑之后,便着魔似的爱上这种黑黑硬硬的甲虫,以及每一集的甲虫卡通,几乎不再和佳琪争抢电脑了。 佳琪打开电脑,开启了MSN,宇晴并不在线,但她也不以为意,挂着网络写作业,每当MSN发出联络人登录的讯息叮当声,她就会赶紧盯向屏幕右下方那迸出的讯息栏,发现不是宇晴后,再失望地继续写作业。 一直到妈妈返家做菜、爸爸也下班返家,菜肴都端上桌了,佳琪还不肯离开电脑桌,她近来每天都是这样。 “佳琪,还不来吃饭──”妈妈这么唤她。 “妈,你不要打扰姐,姐恋爱了。”伟仔拨着嘴边的饭粒说。 “吴家伟,你放屁啦!”佳琪听伟仔这么说,像是触电一般地从椅上弹起,气呼呼地要冲去餐桌踹人。 “二楼的老太太去世了。”妈妈并不理睬佳琪和伟仔的争执,而是叹息着和爸爸说。 “什么?”佳琪才刚要入座,听妈妈这么说,惊讶地僵直了身子无法动弹,她本来已经抛飞的恐惧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是许妈妈家的老太太?”伟仔追问着,那老太太是许妈妈的婆婆——许先生的母亲,高龄八十九,有时会在许妈妈的搀扶下在巷口散步,见了邻居孩子,都会和蔼地朝他们笑。 “呜……”伟仔再三向妈妈确认无误之后,竟哽咽地哭了,他很喜欢那老太太,每次见了那老太太,就会凑上去叫声“许奶奶”,换取几枚糖果。佳琪也捂住了嘴巴,但她心中的惊恐远大于哀伤,她喃喃说着:“门……是那个门……” 佳琪终于忍不住了,她摇着爸爸和妈妈的手问:“你们回家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扇门?” “什么门?”爸和妈相视一眼,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门!就是小一点……而且很老旧的门,不是一般那种门,是多出来的门,在楼梯间……多出来……”佳琪在惊慌之中,一番话讲得颠倒混乱,直到佳琪终于将前因始末解释得一清二楚后,他们还是摇了摇头,说:“我们都没有见到。” 妈妈按了按佳琪的手,担忧地对她说:“琪……明天要不要在家里休息一天,还是……妈妈带你出去走走……” “不……”佳琪拨开了妈妈的手,她低下头,拿起碗筷,说:“你们没有见到就算了……” D 白洁的浴室中,佳琪将自己藏在稀里哗啦的水声里,水从莲蓬头中哗啦拉地冲下,却冲不走她脑袋里堆积着的胡思乱想。 我生病了吗?那是不是妄想症?那是什么门?为什么一直出现?为什么……那扇门出现在许妈妈家的墙上之后,许奶奶就去世了?许奶奶是个很好的奶奶,好久没跟她打招呼了,突然……有点想念她呢…… 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挂着MSN,万一宇晴已经上线了自己没在旁边怎么办?万一被弟弟看见了怎么办?她赶紧关上莲蓬头,拿浴巾擦拭身子,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跑出浴室。她的视线快速在客厅扫过,伟仔趴在客厅地上,专心逗弄着塑料盒子里的黑黑。 “呼──”佳琪感到松了口气,她回到座位前,用浴巾擦拭着湿透的短发,她的心突然跳动得很厉害,她看到宇晴的账号出现在MSN的在线名单中了,在每一天的晚上,这一瞬间的喜悦,都令她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今天要说什么好呢──她这么想,然后键下:“总觉得这两天不太对劲呢。” “?”宇晴这么回。 佳琪迫不及待地再打出:“跟你说一个秘密,但是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喔。” “你要先答应我,不告诉别人,我才告诉你。”佳琪将键盘敲得啪啦作响,然后等了一分钟,她觉得有点久,瞥头看了伟仔一眼,伟仔笑眯眯地看着她。 然后又过了一分钟,再过了一分钟。 “哈罗,在吗?”佳琪嘟起嘴,敲着键盘。 “吴佳琪,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宇晴的账号传来这样的讯息。 佳琪抿住了嘴,深吸口气,双眼僵直直的,双手僵凝在离键盘数公分上端,许久之后,她觉得自己应该回些什么,这才胡乱打着字,她看着输入栏里头一串言不及义的字总是拼错注音,只好删去修改,修修改改,一串话还没传出,宇晴的讯息又传来了:“所以我真的不能娶你啦……嗯,我还有事,拜拜……” 宇晴下线了。 “呃?”佳琪呆愣愣地抹去双眼中的蒙胧水滴,想看清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仔细看了三遍,一张脸蛋惊讶极了。 她瞥头,看到伟仔一副做了亏心事般地提着黑黑的塑料盒子准备起身回房,她觉得自己像是突然掉进冷冻库里,慌忙连按着鼠标,调出她和宇晴的通话纪录,然后尖叫。 “宇晴,我爱你。”“你可以娶我吗?”“我很美耶。”“我想要嫁给你。”“你好帅我好喜欢你。”……那是伟仔趁着佳琪洗澡时,偷偷乱玩姐姐的MSN,向才上线的宇晴发出的一连串讯息。 “吴家伟──”佳琪暴跳尖叫地冲向伟仔,伟仔捧着他的黑黑逃向房间,将房门大力合上,佳琪及时一把抵住了门。 “你干吗那样!”佳琪尖吼着。 “我只是帮姐嘛,爱就要讲出来,是老师说的!”伟仔慌乱地跳上了床,抓着棉被就要将自己和黑黑一同裹住。 “怎么了?”爸和妈一个从厕所、一个从厨房追来,只见到佳琪怒不可抑地一把掀起了伟仔的棉被,装着黑黑的塑料盒子被抛上了半空,翻了好多个圈圈之后摔砸在地上。 “黑……”伟仔惊慌地要去救他的黑黑,却让佳琪一把揪住了领口,重重的三巴掌拍在伟仔的脑袋瓜子及脸颊上。 “你混蛋──”佳琪涨红着脸尖叫,被赶来的爸爸妈妈拉开。 “佳琪,你做什么!”爸爸见佳琪出手极重,惊讶中也起了恼怒,他握住了佳琪盛怒之中还欲攻击伟仔的手,也甩了佳琪一巴掌,怒叱:“你怎么这样打弟弟?” “哇──”佳琪号啕大哭了起来,甩开爸爸的手,捂着脸跑开了。 “哇──”伟仔则一面抱着头,推开试图搀扶他的妈妈,哭着端起他的塑料盒,里头的黑黑啪答答地挣扎,它左边翅鞘在摔砸的过程中折断了,露出底下折坏了的透明下翅,伟仔哭得更大声了。 E 佳琪锁着门,并不理会外头妈妈的叫门声,她哭得哽咽,心中十分委屈,她觉得爸妈放纵伟仔耍无赖、说贱话,却对自己十分严格,让她觉得很不公平,她看着自己的眼泪一滴滴地落在草绿色的棉被套上。 外头的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了大致上的情况,妈妈慈言悦色地叫门,爸爸哭笑不得地训诫起伟仔:“你干吗乱用姐姐的账号,姐姐是女生,你怎么可以这样整她?” “我看她爱上宇晴,想帮她忙嘛……老师说爱就要说出口啊……呜……黑黑……”伟仔一面捂着让佳琪三记巴掌掴得通红发胀的脸颊,泣不成声地看着塑料盒中行动变得迟缓许多的黑黑。 F “小妹妹,你有没有不想要的东西?可以给婆婆吗?” “喵──嘎──” “小妹妹,你有没有很讨厌的东西?可以给婆婆吗?” “喵──嘎嘎──” 在深夜的梦境中,佳琪反复听见一个年迈的说话声音,和一个沙老干哑的猫叫声音。 “我讨厌伟仔和他那只臭虫子,讨厌!讨厌死他们了!”佳琪即便在梦中,都感到对弟弟的气愤,她在迷迷蒙蒙中喊着。 跟着佳琪觉得那年迈的苍老声音像是在笑,又像是细细碎碎地和她说着什么。 G 佳琪再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她让一声号哭惊醒,那是妈妈的叫嚷声,佳琪匆忙奔出门外,看到爸和妈将软棉无力的弟弟抬出了卧室,放在沙发上。 妈妈哭着大叫伟仔的名字,爸爸抓着头找车钥匙,?a href='http://www./xiaogougs/' target='_blank'>狗吲氐闪思宴饕谎郏庠鹱牛?ldquo;你对弟弟出手太重,你把他打成脑震荡了!” “伟仔年纪比你小,你打他不可以太大力。”妈妈也怨怼地对佳琪说。 “唔?”佳琪深深吸了口气,几步走上前,怔怔地望着沙发上的伟仔的脸,此时的伟仔表情平静,像是沉沉睡着一般,手上还捏着他的黑黑,黑黑的弯形大钳半张开,一动也不动,想来也已死去了。 佳琪望着此时没办法张口说话、乱玩甲虫的伟仔,忍不住伸手摇了摇弟弟的头,呢喃叫道:“喂……喂……”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下楼暖车的爸爸又匆匆地奔了回来,喘吁吁地将伟仔抱起,转身要下楼,妈妈也匆忙起身,检查了一遍皮包当中的医保卡和其他证件,急忙地跟在爸爸背后,踏出阳台时,还转头拭泪,对佳琪说:“佳琪,你若是有什么不舒服,自己向学校请个假,妈待会儿回来照顾你。”妈妈说完便急急地要走。 “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佳琪哭着追上,哽咽地喊:“妈!” 楼下的汽车引擎声响起,不一时,载着伟仔的车已经远离了巷口,剩佳琪一个人呆愣愣地站在阳台落泪。 这天佳琪上学时,并没有看到什么门。学校里,佳琪不敢主动向宇晴解释些什么,他们的互动几乎只有在放学后的网络上,好几次佳琪忍不住想要上前和宇晴说“那是我的坏弟弟干的好事”,但宇晴像是刻意避着她,身边总有些朋友,她便不敢那样做了。 风轻轻淡淡地,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她下课后回到了家,家中空空荡荡,语音录音机里有妈妈的留话,说要在医院照料弟弟伟仔,要佳琪自己用晚餐。 语音留言末端,妈妈哽咽了:“医生检查不出原因,但也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佳琪感到一阵透体冰凉,她捂住了口,冲进自己卧房,扑上床,呜咽哭着:“我不是故意的……”她这么说时,还拿过枕头旁的笔记簿子,不停在上头写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她哭得累了,隐隐睡着,似乎跌入了梦境中,她睁开眼睛,隐约可见一片亮白迷蒙。 “喵嘎──喵嘎嘎──”怪猫的叫声沙哑难听。 “小妹妹,谢谢你把不要的东西给婆婆,婆婆很喜欢。”婆婆嘻嘻地笑着。 佳琪感到自己仿佛身处在一个虚幻不清的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迷迷蒙蒙的,也隐约听见伟仔的说话声音。 她急急喊叫:“不……我没有说要把伟仔给你,你是哪位啊?” “我?我就是我,不然是谁啊,是你自己不要的,你不是最讨厌你的弟弟,最不想要你的弟弟吗?”老婆婆语音尖锐地反问。 “我……我不要……不表示要给你啊……”佳琪见到蒙胧白光中隐约有个伛偻矮小的身影,缓缓地向她走来。 “唔──”佳琪自床上惊醒,吓出一身冷汗,她终于将那年迈说话声、怪猫叫声,和前几日她在楼梯间所见的门中事物连在一起了。 是那扇门,应该说是那扇门里的老太太抓走了伟仔。佳琪这么想时,连忙下床,冲出房门外,此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客厅一片漆黑,爸爸妈妈仍然没有回来,医院中的伟仔昏迷不醒,但只有佳琪知道原因,她奔冲下楼,左顾右盼,一下子到了楼下,却不见那扇门的踪迹。 她不死心,转身上楼,这一次她更加仔细地扫视任何角落,楼梯阶上、墙面、天花板,一直到了自家门前,仍然没有那扇锈红色铁门的踪迹。她抬头,缓缓听见顶楼天台上发出了细细碎碎的声音。她顺着楼梯向上,顶楼两扇门各自通往两处天台,其中一面天台已经加盖上了建筑物,因此她便转向朝着未加盖建筑物的自家楼顶走去。 顶楼天台极黑,这一夜没有月亮,只有四周灯光隐隐还亮着,她看到水塔边蹲着一个人,弯驼着腰,鬼鬼祟祟不知在干什么。佳琪迟疑了半晌,不敢上前,那人却突然回头,是个陌生男人。男人的手中还捏着个空袋子,他吊着眼睛看着佳琪,表情渐渐从呆滞转变为狰狞,然后他倏地站了起来,第一步像是踏空阶梯的醉汉,朝一旁的水塔重重撞了一下,但随即站稳身子,伸手就要向佳琪领口抓。 “噫──”佳琪连忙转身要逃,但男人那张粗大的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口鼻,她嗅到男人手上传来一阵浓厚的强力胶味。她想起了楼下那张贴了数日的传单。男人拦腰一抱,勒搂住佳琪的腰,将她双脚勒得离地腾空,然后向水塔底下阴暗处大步走去。 “唔!唔!”佳琪双脚猛蹬,双手扑拍,但那男人像是毫无知觉般,将佳琪按在地上,捂着她的口,骑在她身上,像只贪婪的豺狼般地将脸凑近佳琪脸蛋。 “唔──”佳琪惊吓得不停颤抖,眼泪如泉狂涌。 喀啦──门开了。那男人愣了一下停下了动作,佳琪也斜着眼睛,愕然看着身侧不远处,那扇微微敞开的锈红色铁门便贴在隔邻天台加盖建筑物的墙面上,由于门的角度有些歪斜,门轴一侧位置较低,门把一侧位置较高,因此当门微微敞开后,铁门便缓缓地、嘎嘎吱吱地继续滑开。 吸胶男人张开着嘴,指着那红门噫噫啊啊地叫,像是极度震惊怎么突然多了扇门。佳琪早已见过那门数次,此时的惊讶自然不如那吸胶男人,她趁这机会,膝盖一撞,撞在男人胯下。 那男人呜咿一声,疼得朝门倒去,佳琪挣扎着站起来,却不是向后奔逃,而是跨过了那男人的身子,要往门里冲,她冲进了门中,闻到一股老旧、霉酸的气味,那门后是一条弯折长廊,两侧是黄腐色泽的木板,远处的天花板亮着一盏小灯,偶尔闪烁几下。 佳琪愣在长廊中,惊讶这景象怎和上一次她从门缝看到的客厅模样不同,她这一迟疑,男人的手又搭上了她的肩,她尖叫一声往前奔,顺着长廊向深处跑。 男人本来应当害怕的,但他吸了胶,神志不清,此时门里的模样倒和他的迷糊神智有些相似,都是迷迷蒙蒙的,他望着前头的佳琪背影,怒火一来,噫噫呀呀追了上去。 佳琪跑着,只看到两侧廊道时而狭窄,时而略宽,还有一扇扇门,全是木门,色泽、高矮各自迥异的木门,那长廊像是永无止境一般,她一面跑,一面转头,每一次转头,都看到那吸胶男人离她更近了。 她伸手旋开了一扇门,闪身进去,里头是一处客厅,陈旧、古朴,桌几旁有一张躺椅,上头坐着一个老婆婆,怀中捧着一只猫,回头望着她。另一张椅子上坐着的是许奶奶,也抬起头凝望着她。然后,是伟仔,伟仔瞪着大眼睛,手上还捏着他的黑黑,一见到姐姐让那吸胶男人捂住了口,拦着腰又要给拉出门外,连忙高嚎叫起。 “是那个坏人!是那个坏人!”伟仔手一松,抛下了黑黑,朝佳琪和那男人冲去,挥拳捶打着那男人的身子,那男人抬腿想要踢伟仔,却让伟仔抱住了大腿,张开口猛力一咬。 “呜哇!”男人嚎叫一声,紧接着又被向后猛一跳的佳琪撞着了下巴,这才松开了手,佳琪拉着伟仔往客厅深处逃,她害怕躺椅上的婆婆,在经过她身边时,还不由得打了个颤。 “伟仔,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佳琪和伟仔奔到了角落,细声问。 伟仔则抄起一柄横摆在角落的扫把,拦阻在佳琪身前,将扫把头指着那捂着脸的吸胶男人,说:“你这个坏人,不准你欺负我姐姐!” 那吸胶男人口鼻中发出像是疯牛一般的吸气声,他抡着拳头,向众人咆哮:“这里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 “这里是‘回忆屋’!”伟仔大声向那人说:“所有被丢掉、或是自然死掉的东西,都会被灰婆婆捡走,姐,你看到的门,就叫做‘遗弃之门’。”伟仔一面说,一面看向躺椅上的婆婆,“灰婆婆,我说的对不对?” 那婆婆的模样看来似乎比她上次所见还要更老些,两只眼睛迷蒙混浊,咧着嘴巴笑眯眯地回头望着那吸胶男人,一手还不停抚摸着怀中那只怪猫,佳琪也将那猫瞧了个仔细,那猫的样貌难以形容,是一只不像猫的猫。 “呵呵……呵……”婆婆朝着伟仔笑,点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谁?”那吸胶男人大吼大叫着,他见到了那婆婆的老怪样子,向后一退,后背却抵在一堵墙上,他身后的红门,也就是他方才进来的那扇门──那扇“遗弃之门”,已经消失。 吸胶男人吸了口气,像是只被激怒的斗鸡,跳着叫着,他吸入肺中的胶力发作愈旺,神智也更加不清,他见那躺椅上的婆婆只瞅着他笑,一句话也不说,怒火一起,抡着拳头就往那婆婆冲去。 “喵嘎──”婆婆怀里那只怪猫大叫一声,跃了起来,四肢怪异地伸张,飞扑在男人的脸上,怪猫嘴一张咬住了男人的鼻子。 “哇!”无论男人怎么扯,怎么揪尾、拉腿什么的,都无法将那怪猫从他的脸上扯下,激动之下乱冲乱撞,踩着地上一只空酒瓶子,轰隆滑倒在地,全身像是散了似的爬不起来了,那猫跳上了他的胸腹,仰高脖子难听地叫了起来。 “姐,我帮你介绍,这是回忆屋的灰婆婆!她好厉害,什么都会!”伟仔将姐姐往那灰婆婆那儿拉去,灰婆婆唉哟唉哟喊了两声,驼着背站起,向佳琪摇摇手说:“我只是个收破烂的老太婆……你心里如果有不要的东西,就看得见我家……当然不是每个人都看得见……” “嗯嗯……”佳琪应了一声,有些心虚地看了看伟仔,伟仔摸着自己的黑黑,突然抬起头,睁大眼睛望着佳琪,跟着也心虚地低下头,左晃右晃,又拉拉佳琪的衣角,再抓抓头,然后哭了:“姐,你干吗不要我啊?” “我……我哪有不要你,我只是揍了你两下而已。”佳琪摸摸伟仔的脑袋,说:“还痛吗?我打太大力了。” 伟仔摇摇头,又点点头说:“有一点……” 那灰婆婆张开没有牙齿的嘴巴,呢喃地说:“小妹妹,婆婆问过你,你说你最讨厌弟弟,现在反悔也不行啊。” “我!”佳琪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将伟仔拉到了自己身后,说:“我要带他回去。” “不行,婆婆我是收破烂的,你有讨厌的东西,不要的东西,婆婆就要!”灰婆婆嘿嘿笑着说,眼睛一睁,射出青光,将佳琪吓得向后退了几步。 一直未开口的许奶奶举起颤抖的手,指着地上那让怪猫压着动弹不得的吸胶男人,微笑地说:“那……小琪你把他送给灰婆婆好了。” “好……好啊!”佳琪像是抓着了浮木的落水人一般,赶紧对着灰婆婆说:“这个人是大变态,我讨厌的是他,不是我弟弟!” “我也讨厌他,他是坏人!”伟仔补充,将扫把往那男人身上扔。那吸胶男人躺在地上咿咿唔唔地呻吟,压在他身上的怪猫仿佛有千斤重,钉住了他全身,他怎么也无法挣起。 “好吧……”灰婆婆来到了佳琪面前,转过头看向那男人,缓缓地点点头,又对佳琪说:“小妹妹,那你可以把你弟弟带回家了……不过要先吃一个豆沙包……” 佳琪嗯了一声,又是惊喜又是疑惑地拉着伟仔要往方才门的方位跑去,但那儿的门早已消失,伟仔倒是一点也不惊慌,他反过来抓着姐姐的手,拉着她向另一个方向跑去,来到了像是厨房一样的地方,流理台上的横架子插着各式各样、各个年代的老旧菜刀,有几块砧板,大大小小的空罐空瓶子,那厨房的末端有一扇门。 佳琪走向那门,握住门把,却旋不开,只见伟仔从一旁的大蒸笼里取出两个豆沙包,递了一个给姐姐,对她说:“你忘了灰婆婆要我们吃下豆沙包才能走。” 佳琪不解,但还是照着做了,她细细嚼着手中的豆沙包,感到有种充实饱满的滋味,她正好也肚子饿了,一口接着一口吃,只听见外头那男人发出了不大不小的求饶声,她望向弟弟,问:“那个坏人会怎样?灰婆婆她到底是什么人?” “其实灰婆婆人很好,就算姐你没来,我猜她应该也会放我回家,啊,黑黑!”伟仔将手中最后一块豆沙包咽下,见到他的黑黑振翅追来,高兴地伸手去接。 佳琪也吃完了豆沙包,这才伸手去扭门,木门一下子敞开,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味道,是她的卧室的味道。她拉着伟仔,只跨出一步,就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了。 H 清晨的阳光照进房中,洒在佳琪的脸蛋上。 “佳琪、佳琪……”妈妈拿着落在地上的笔记簿子,翻了翻,笑嘻嘻地拍着佳琪,对她说:“还在睡啊,你看看是谁回来了。” 佳琪茫然然地坐起身来,望了望妈妈,又从房门看出,伟仔活蹦乱跳地追着在客厅中飞舞的黑黑,高兴叫着:“哇──我的黑黑复活了!” “家伟醒啦!”佳琪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下床奔出房外,来到伟仔面前,伟仔见了姐姐,收去嬉笑神色,说:“以后我不会乱动你的账号了……姐,对不起……” “嗯。”佳琪也揉了揉伟仔的头,说:“我以后揍你会尽量小力一点就是了……” “和好就好,别过没多久又吵架了。”爸爸伸着懒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斜眼看了看两人。 妈妈则走来,按了按佳琪的肩,说:“女儿啊,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妈听你说……” “我……我哪有什么心事?”佳琪皱了皱眉,觉得脸蛋开始发烫。 “有,她有心事,她爱上他们班上的宇晴了,哎……”伟仔才这么说,就被佳琪捏着了嘴巴,不准他继续说下去。 “你昨天不是说什么小小的、旧旧的门?”妈妈这么问。 “什么门啊?”佳琪一脸不解地问,在踏出回忆屋的厨房那扇门时,她一切跟那扇门的记忆,都留在那间屋子里,她不会再看见那扇门,也不会再记得那扇门和灰婆婆的事。 她只是隐隐地感到,眼前这个蹦蹦跳跳的臭小子,似乎稍微不那么讨厌了,稍稍比较像是自己的家人了。 “你告诉姐姐,如果有坏人欺负你姐姐,你要怎么办?”妈妈在旁随口闲说。 “我会保护姐姐,再用我的‘黑黑爆破’打烂坏人的脸,像这样子,碰——”伟仔一面说,一面将他的黑黑轻轻往天上一抛,黑黑在空中绕着圆圈飞。 此时他们还不知道,那个坏人在前一晚,便悄悄地死在某个街道旁的电线杆底下。 从那吸胶男子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惊恐,但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吸胶变态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遗弃之门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