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石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50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1315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33分钟
简介:序章 二十一年前。 深秋。黄昏。 夕阳已西下。一台小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行驶。 驾驶者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此时他的妻子也坐在副驾驶位上。 这对……

序章 二十一年前。 深秋。黄昏。 夕阳已西下。一台小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行驶。 驾驶者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此时他的妻子也坐在副驾驶位上。 这对夫妇是生意人,两人刚到外地谈成了一笔生意,现在正在返家的途中。 突然,毫无先兆地,一块巨石从天而降,正好砸在他们小车的挡风玻璃上。只听“砰”的一声,挡风玻璃被砸穿了,巨石击中了男人的身体。 男人惨叫一声,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方向盘。小车因此失控,突然变道。刚好此时后面开上来一辆卡车。只听一声巨响,小车被卡车撞飞,男人的妻子飞出了小车,头部落地,当场死亡。 “老……老婆……”男子痛苦地呻吟着。但很快他便失去了意识。被巨石砸破了肝脏的他,数分钟后也被死神夺走了性命。 人有旦夕祸福。顷刻之间,这夫妻两人便双双死于非命。 此时那巨石上染满了从男子身上流出来的血。血到之处,便似巨石流下血泪。 第一章 电梯密室 此时在新威尼斯牛排城的十九号房内有三个人:夏寻语、诸葛千诺和游愚。于神今天上午分别打电话把他们约来。但在电话里于神并没有说这次聚会的目的。 “于神到底把我们叫来干吗呢?神神秘秘的。”夏寻语说。 千诺笑了笑:“或许是找我们帮他的孩子取名字吧。” 她话音刚落,房门打开了,于神、凌素希和宇文清凝一起走了进来。在他们三个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竟然是三个月前被“炸死”的慕容思炫! 夏寻语等人乍见“死”而复生的思炫,又惊又喜,其中夏寻语和千诺更喜极而泣。 接下来,思炫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假死经过及潜入鬼筑内部调查等事。 为了防范遍布眼线的鬼筑,思炫在调查的过程中一直没有联系大家,让所有人都深信他确实已死。直到今天凌晨鬼筑的成员们被特警逮捕,宇文雅姬才打电话给妹妹清凝告诉她思炫还活着的消息。激动无比的清凝也立即打电话给于神告知他此事(参看《愤怒的熊嘎婆》)。于是今天上午于神便约夏寻语等人今晚见面,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众人正在跟思炫叙旧,忽听房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吵嚷声:“你们不要过来!不要逼我!” 众人走到房外一看,只见一个三十来岁、其貌不扬的男人拿着水果刀挟持着一个年轻女子。女子脸色苍白,身体颤抖,恐惧至极。 此时这持刀男人被四个男子包围,其中一个男子三十岁左右,一脸正气,眉目之间不怒而威。思炫等人认得那是他们的朋友——刑警霍奇侠。看样子,和霍奇侠一起包围持刀男人的三名男子也是警察。 只听霍奇侠朗声说道:“李墨,你逃不掉了,缴械投降吧!”看来那个挟持着年轻女子的男人名叫李墨。 “不!”那李墨激动地大吼,“我没有杀人!我不跟你们回去!” 霍奇侠正色道:“如果你真的没杀人,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我不相信你!”李墨的情绪近乎失控,怒吼道,“我有在网上关注这件事。你们警方向外界公布说,当时在电梯里只有我和吴文豪两个人,所以我是最大的犯罪嫌疑人!” 李墨如此激动,人质的处境便越来越危险了。霍奇侠正要拔枪制伏李墨,却看到思炫走上前去,对着李墨冷冷地说:“以人质现在的状态,你带着她根本无法脱身。” 霍奇侠“咦”的一声:“慕容?你怎么在这儿?”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他已从雅姬口中得知思炫活着的消息,但真的再次见到思炫时,还是无法压抑心中的激动。 但思炫却瞧也没瞧霍奇侠一眼,接着对李墨说:“交换人质吧,我代替她,你挟持着我,逃跑成功的概率比较大。” 李墨“哼”了一声,指着霍奇侠大嚷:“我不相信你!那个警察认识你!你们是一伙的!” 话音刚落,于神已拿着一根绳索跑到思炫身旁,对李墨说:“我把他的双手反绑,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他反抗了。” 李墨思考了两秒:“好!快!绑紧一些!” 于神把思炫的双手反绑后,思炫一步一步地走到李墨跟前。李墨吸了口气,突然推开那年轻女子,接着左手搂住思炫的脖子,右手把水果刀架在思炫的脖子上,喝道:“退后!全部人退后!” 其实以思炫的身手,单凭双脚也可在三秒内制伏李墨。但他没有这样做。 霍奇侠等人后退了两步。李墨又喊:“放下枪!快!否则我杀死他!” 霍奇侠皱了皱眉,想要看准时机开枪击毙李墨,却突然看到思炫向他使了一个眼色。霍奇侠知道思炫的意思是叫他不要轻举妄动,于是对其他三名警察说道:“大家放下枪,让他走。” 就这样,李墨挟持着思炫离开了新威尼斯牛排城。清凝、夏寻语、千诺等人看到思炫被挟持,却不怎么担心,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了,思炫是故意跟那李墨离开的。 来到牛排城门外,李墨带着思炫上了一台出租车。“一直向前开!快!”李墨向那司机命令道。 出租车开动了。李墨这才稍微冷静下来,轻轻地吁了口气。 就在这时,却听思炫冷不防说道:“其实我也有关注那宗案件。我也认为你杀死吴文豪这种情况的概率极低。” 思炫所说的案件,发生在两周前,地点是一座写字楼。 在那座写字楼一楼的大堂有个接待处,接待处正对着电梯门。两周前的周六下午,有个五十来岁的管理员坐在接待处值班。当时电梯门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傍晚六点左右,电梯的门打开了。管理员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当时是周六,写字楼里的公司基本都休息,为什么会有人从电梯下来呢?于是他向电梯瞥了一眼,这一望之下,大吃一惊。 电梯里有两个人,一个倚靠着轿壁坐在角落,另一个则横躺在地,胸口竟插着一把刀! 管理员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一看,认出这两人都是在写字楼十楼的一家IT公司的员工。坐在地上的男人名叫李墨,而胸口插刀躺在地上的人则叫吴文豪。此时李墨双目紧闭,一动也不动,似乎是昏迷了。而吴文豪脸色惨白,瞳孔散大,已经死去。 管理员马上回到接待处,想拿手机报警,却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他不及细想,连忙跑出写字楼寻求帮助。因为那座写字楼所在的地点比较偏僻,管理员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一个路人,用他的手机报了警。 大概在十分钟后,管理员回到写字楼,看到李墨醒了过来,正要离开写字楼。管理员连忙把他拦住:“李先生,我已经报警了,请你暂时不要离开,等警察来了再说吧。” 李墨一听,脸色微变,一把推开了管理员,夺门而逃。 不一会儿警察来到写字楼,确认吴文豪已经死亡,死因是心脏出血引起失血性休克。 这座写字楼每一层的电梯口,以及电梯的轿厢内,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警方查看监控录像,发现当天傍晚六时零七分十五秒,李墨和吴文豪从十楼的电梯口进入了电梯。 耐人寻味的是,当天一楼电梯口的监控摄像头,以及轿厢内的监控摄像头,都损坏了——不排除有人破坏的可能性,所以警方无法看到李墨和吴文豪在电梯的轿厢内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写字楼大门的监控录像是正常运作的。监控显示,在六时零八分三十七秒——即李墨和吴文豪从十楼的电梯口进入电梯的一分二十二秒后,管理员跑着离开了写字楼。 根据管理员的叙述,他走到电梯前方、回到接待处找手机、最后跑出写字楼求助,加起来大概用了三十多秒。六时零八分三十七秒减去三十多秒,即电梯门在一楼打开的时间,大概是六时零八分。 而经过测试,电梯从十楼下降到一楼,需要四十五秒。李墨和吴文豪在六时零七分十五秒从十楼进入电梯,电梯确实会在六时零八分左右来到一楼。因为时间刚好吻合,所以基本排除电梯在二到九层停顿过的情况。 再说,二到九层的电梯口的监控录像是正常运作的。监控显示,从李墨和吴文豪在十楼进入电梯的六时零七分十五秒起,到管理员跑出写字楼的六时零八分三十七秒,这一分二十二秒内,二到九层的电梯门都没有打开过。 简单地说,从李墨和吴文豪进入电梯,直到管理员在一楼看到他们两个,这短短的四十多秒内,整座电梯的轿厢是一座完全封闭的密室,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轿厢。而就在四十多秒内,吴文豪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胸口插着刀的尸体。所以警方认为,杀人凶手只可能是当时和吴文豪一起在电梯轿厢内的李墨。 于是警方发布了通缉令,全力缉捕李墨归案。 第二章 思炫出手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了你……”李墨微微地吸了口气,“不过你也可以说说看,你为什么认为我是凶手的概率很低?” 思炫没有回答李墨的问题,只是目无表情地说:“说一下当时的情况,我帮你解开真正的凶手进出电梯密室之谜。” “你?”李墨有些怀疑。但他考虑了几秒后,最终还是向思炫讲述了当天发生的事。 “那天是周六,下午公司休息,大家都回家了,只有我和吴文豪两个人留在公司玩CS。我们玩到傍晚六点,准备一起到楼下的快餐店吃个饭,饭后再回公司继续玩。 “我和他从十楼进入电梯,电梯的门刚关上,我忽然闻到一阵甜味,紧接着我就不省人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竟然看到吴文豪躺在我面前,他的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刀!我当时吓得不知所措,连忙走出电梯,想要离开写字楼。 “就在这时,管理员走了进来。他看到我想离开,竟然拦住了我,还说:‘李先生,我已经报警了,请你暂时不要离开,等警察来了再说吧。’我听他的语气,简直把我当成杀死吴文豪的凶手。 “刹那间,电视剧里那些警察在审讯室严刑逼供的镜头从我的脑海中直冒出来。我怕自己被冤枉,所以拔腿就逃。 “这两周,我躲了起来。当在网上看到警方把我列为最大的犯罪嫌疑人后,我就更加不敢现身了。” 李墨讲述完毕,思炫问道:“你和吴文豪每周六都会留在公司玩CS吗?” 李墨点了点头:“基本上是吧。周末下午我老婆要上班,我没事儿做,吴文豪单身,也无聊得很,而我俩又都喜欢玩CS,所以最近半年我们基本每周六下午都留在公司玩CS。” “你和吴文豪熟吗?”思炫又问。 “还行吧。我和他是中学同学,认识有好些年了。” 思炫打了个哈欠,吩咐正在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到两周前吴文豪被杀的那座写字楼去。李墨没有阻止。 不一会儿出租车来到那座写字楼前方。思炫径自走下车,自己解开了反绑着双手的绳索。李墨吓得目瞪口呆:“啊?你……你……” “下来,”思炫冷冷地说,“我们去找真相。” “你到底是谁啊?”李墨问道。 思炫没有回答,转头走向写字楼。李墨觉得这个主动要求当人质的男青年绝非常人,于是跟着他下车,和他一起来到了写字楼的大门前。 思炫向写字楼的大堂瞥了一眼,只见此时在接待处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他指了指那男人向李墨问:“当时就是这个管理员吗?” “对!就是他!” 思炫“哦”一声,不再理会李墨,径自走进写字楼,来到接待处,向那管理员出示了一下那张自己用打印机打印的“警察证件”,接着说:“我是刑警郑天威,正在秘密调查两周前发生在这里的谋杀案,要再向你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管理员十分合作:“郑警官,请问。” “那天,在发现吴文豪的尸体前,你有离开过接待处吗?” 管理员想了想:“大概五点左右我上过洗手间。” “去了多久?” “十分钟左右吧。” “值班的时候,你的手机是放在哪里的?” “就放在接待处的抽屉里。郑警官,说起这件事呀,后来我总算想通了,那个小偷应该就是在我上洗手间的时候溜进来偷走我的手机的。” “那你有查看过你上厕所那段时间里,写字楼大门的监控录像吗?” “嗯,查过了,没有发现。不过这座写字楼有后门,后门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刚好那天一楼电梯口的监控摄像头也坏了,无法拍到接待处。所以那小偷如果是从后门溜进来的,在接待处偷走我的手机后,再从后门溜走,是可以完全避开监控摄像头的。” 思炫“嗯”的一声,又说:“带我去看一下那座电梯。” “好的,郑警官,这边请。” 管理员把思炫带到一座电梯前方。思炫按下按钮,等电梯开门后,便进去查看,只见这座电梯的轿厢比较大,正对着电梯门的那一面轿壁,是一面大镜子。 电梯内之所以安装镜子,是为了方便坐轮椅的残疾人进入轿厢后,可以从镜子里看到电梯所显示的层数。 此时思炫细细查看了那面镜子,发现四个角落都有一些刮痕。 “真是简陋的手法。”思炫扭动了一下脖子,走出了电梯。 “怎么样,郑警官?有发现吗?”那管理员好奇地问。 思炫却没有理会他,甚至不再多瞧他一眼,径自走出了写字楼。 李墨还在写字楼的大门外等候。他看到思炫出来,马上迎上去,亟不可待地问:“怎么样?有找到线索吗?” 思炫还没答话,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七八个人,其中一个竟是刑警霍奇侠,其余的自然都是霍奇侠的同僚。此时众警察把李墨紧紧地包围在中间。 是那出租车司机报的警。 “李墨!你逃不了了!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吧!”霍奇侠朗声道。 “不!”李墨又激动起来,“我没有杀人!我不去公安局!” 思炫一脸呆滞地说:“吴文豪确实不是他杀的。” 霍奇侠“咦”的一声:“可是那座电梯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密室呀!如果凶手不是李墨,那他怎样进入电梯杀死吴文豪?杀人以后又怎样离开?” 思炫咬了咬手指,用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这种程度的诡计,一目了然,毫无悬念。” 第三章 破解密室 好奇的管理员也来到了写字楼外。李墨、管理员以及霍奇侠等警察,静候思炫的推理。 “其实真相很简单:真正杀死吴文豪的凶手——我暂称这个人为K,既没有进入电梯,也没有离开电梯,在电梯从十楼下降到一楼的那四十多秒里,K一直都在电梯的轿厢里。 “只是,为什么李墨和吴文豪从十楼进入电梯时,没有发现轿厢内的K呢?而当电梯来到一楼打开门后,为什么管理员看到轿厢内只有昏迷的李墨和吴文豪的尸体?那是因为,当时正对着电梯门的那一面‘玻璃轿壁’,并非真正的轿壁,只是一面大镜子。在这面伪装成轿壁的镜子和真正的轿壁之间有一道空隙,而K就躲在空隙里。” 这个推理实在匪夷所思,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思炫已接着解说。 “我按时间顺序往下说:实施这个杀人计划前,K做了一些事前准备。首先,他找人特制了一面大玻璃,这面玻璃的形状和大小,都与轿厢内正对着电梯门的那面玻璃轿壁完全一致。 “接着,他把写字楼一楼电梯口的监控摄像头和轿厢内的监控摄像头都破坏了。 “最后,他找了一个管理员不在的时间,把那块特制玻璃,从写字楼的后门运进来,暂时靠在轿厢内正对着电梯门的那面轿壁上。因为监控摄像头被破坏了,所以他把大玻璃运进来的过程,并没有被拍下来。 “案发当天,下午五点左右,管理员曾离开接待处上厕所。K就从后门进入写字楼,来到接待处,偷走了管理员的手机。接下来,K走进电梯,稍微移开那块大玻璃,躲到大玻璃和轿壁之间的空隙里。因为那座电梯轿厢的空间比较大,所以哪怕少了一些空间,也不会被人发现。 “K调查过,知道李墨和吴文豪每周六下午都会留在公司玩游戏,也知道他们会在六点左右到楼下吃饭,所以才准备好这一切,打算在他俩乘坐电梯到一楼的过程中,杀死吴文豪,并且嫁祸给李墨。 “六时零七分十五秒,李墨和吴文豪从十楼进入电梯。戴上了防毒面具的K,立即释放某种吸入性麻醉剂。李墨和吴文豪吸入了麻醉剂——这就是李墨所闻到的甜味,同时失去了意识。 “接下来,K再次移开玻璃,从空隙里走出来,用刀插进了吴文豪的心脏,杀死了他,随后马上回到空隙里,并且让那块大玻璃继续伪装成轿壁。要做完这些事,四十秒的时间绝对足够了。 “六时零八分,电梯来到一楼。电梯开门后,管理员发现吴文豪被杀,想要打手机报警。不过他的手机已经被K偷走了,所以最后他只好到写字楼外求助。 “K偷走管理员手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管理员在发现吴文豪的尸体后离开写字楼。当时在管理员离开后,K再次从空隙里走出来。在此之前,躲在空隙里的K在大玻璃的四个角上都打上了玻璃胶。此时K在离开空隙后,把大玻璃紧贴到那面玻璃轿壁上。因为他(她)知道警察马上就会到这座轿厢里勘察,如果像之前那样只是把大玻璃靠在轿壁上,很有可能被警察发现。 “最后,K逃离凶案现场,并且从没有监控的后门离开了写字楼。以上便是K实施密室诡计杀死吴文豪并且嫁祸给李墨的全过程。” 听完思炫的推理,管理员惊讶地说:“这么说,我发现吴先生的尸体时,轿厢是比平时少了一些空间的?而凶手就躲在伪装的轿壁后面?在我报警回来后,轿厢的空间便恢复了正常?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李墨也感叹道:“这个K为了嫁祸我,真是煞费苦心啊!” “慕容,你是怎样看穿这个诡计的?”霍奇侠问。对于思炫的推理他并不惊讶,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思炫每次都能一眼看穿那些自己想来想去都想不透的诡计。 思炫舔了舔左手的大拇指,淡淡地回答:“当警察解除封锁后,K曾重返写字楼,把轿厢内的大玻璃带走,彻底毁灭所有证据。然而,大玻璃被取下来后,玻璃轿壁的四个角留下了玻璃胶的痕迹。玻璃胶固化后极难清除,最后K选择了用刮刀刮的方法来清理痕迹,并因此无可避免地在玻璃轿壁的四个角上留下了刮痕。这些刮痕,就是我识破这个密室诡计的关键线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霍奇侠微微感慨。 思炫打了个哈欠,冷冷地说:“K只能怪自己没有做足功课就动手杀人。其实只要百度一下就会知道,除了用刮刀刮这个笨方法外,还可以使用香蕉水、二甲苯、丙酮等溶剂来擦洗玻璃胶的痕迹,这样至少不会留下明显的证据。” “幸好你不是凶手呀,慕容。”霍奇侠开玩笑地说,他接着又分析道,“这个K到底是谁呢?他既有杀害吴文豪的动机,也有嫁祸李墨的动机……咦?难道是……” 思炫斜眉一蹙:“有人选?” 霍奇侠点了点头:“彭亮。” “彭亮?”李墨微微一怔,“我有一个中学同学也叫彭亮。” “我说的就是你的那个中学同学。”霍奇侠说。 “啊?”李墨有些吃惊,“彭亮跟吴文豪有过节?为什么他要杀死吴文豪?还有,我和彭亮井水不犯河水呀,他干吗要嫁祸我?” “吴文豪被杀后,我们曾经调查过他的个人电脑,竟然找到了一些某个男子和某个女子在床上亲密的视频。经过调查,视频中那个男子叫彭亮,三十三岁,已婚,是李墨和吴文豪的中学同学。至于那个女子……”霍奇侠说到这里,向李墨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那个女子是谁呀?”李墨好奇地问。 霍奇侠微微地叹了口气:“那个女子名叫郝思瑶,二十八岁……” “什么?”李墨大声打断了霍奇侠的话,“我老婆?这……怎么可能?” 原来视频中跟彭亮亲密的女子郝思瑶,竟然是李墨的妻子。 “让我看看那段视频!”李墨接着激动地吼起来,“快让我看看!” “李先生,你冷静一些。”霍奇侠接着说,“我调查过彭亮,他是五年前结婚的,他妻子的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拥有数亿资产。彭亮在岳父的帮助下,开了一家策划公司,还买下了一座私人别墅,用作度假。而彭亮和郝思瑶的亲密视频,就是在那座别墅里拍的。” “阿瑶竟然……怎么会这样呀……”李墨喃喃自语,表情有些呆滞木讷。 “现在看来,我推测情况应该是这样的:吴文豪发现了彭亮和郝思瑶偷情的事,于是潜入彭亮的私人别墅安装针孔摄像头,果然拍到了彭亮和郝思瑶偷情的视频。吴文豪用这些视频威胁彭亮。彭亮知道如果自己出轨的行为被妻子发现,妻子一定会离婚,他也将失去岳父的一切支助,一无所有。他也知道吴文豪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人,勒索会接连不断,所以决定杀死他灭口。 “另一方面,彭亮在和郝思瑶偷情的过程中,对她产生了感情,想一直和郝思瑶保持情人的关系。但他知道,这种关系持续得越久,被郝思瑶的丈夫李墨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为了继续占有郝思瑶,他决心除掉李墨。 “所以,最后彭亮制定了一个杀人计划,在这个计划中,杀死吴文豪,并且嫁祸给李墨,这样彭亮既不必再受吴文豪的威胁,又能和郝思瑶长期保持情人关系,可谓一石二鸟。 “本来彭亮也是我们锁定的嫌疑对象之一,只是当时我们没能解开电梯密室诡计,也没有证据指证他是凶手。现在慕容你解开了电梯密室诡计,那我们基本可以锁定那个运用诡计杀死吴文豪的K,就是彭亮了。” 思炫一脸呆滞地说:“调查一下彭亮最近是否订制过一面大玻璃。” 霍奇侠点了点头,马上打电话给同僚请他帮忙调查彭亮。挂掉电话后他接着说:“走吧,慕容,我们也去会一会彭亮。” 刚才霍奇侠对彭亮的动机作出推测之时,李墨走到一旁打电话给妻子郝思瑶,但她的电话关机了。此时听到霍奇侠说要去找彭亮,李墨连忙走过来:“警官,请你带我一起去,我要向彭亮问清楚他和我老婆的事!” 第四章 假面骑士 霍奇侠首先拨打彭亮的手机,没人接听,接着他又拨打了彭亮妻子的电话。彭妻说彭亮今晚到伦敦酒店参加一个客户举办的化装舞会去了。 于是霍奇侠、思炫、李墨以及霍奇侠的几位同僚,一起来到了伦敦酒店。霍奇侠查看了酒店在举行化装舞会时的监控录像,果然找到了彭亮。舞会中彭亮穿着一件红黑相间的盔甲,还戴着一个把整个头部都遮盖住的头盔,那是假面骑士的电王处于零形态时的造型。 彭亮是在傍晚六时二十七分进入伦敦酒店的,进入时穿着假面骑士的盔甲,还戴着头盔。 晚上八时二十四分彭亮离开了伦敦酒店,离开酒店时他仍然穿着假面骑士的盔甲,但摘掉了头盔,拿在手上。 看到这里,刚才调查彭亮的同僚打电话给霍奇侠,告知他已经查到彭亮果然在一个月前订制过一面大型玻璃,尺寸跟那座写字楼电梯里玻璃轿壁完全一致。 “看来杀死吴文豪的凶手真的是彭亮呀。”霍奇侠一边说一边再次拨打彭亮的手机,但还是没人接听。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霍奇侠对李墨说:“李先生,要不你先回家吧。等找到彭亮……” 还没说完,霍奇侠收到另一个同僚的电话。他接通了电话:“我是霍奇侠,有什么事……什么?好!我马上过来!” “有彭亮消息?”霍奇侠挂掉电话后,思炫问道。 霍奇侠吸了口气:“彭亮死了!” 李墨轻呼一声:“啊?死、死了?” “凶案发生的地点是彭亮的公司。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二十分钟后,霍奇侠、思炫、李墨等人来到彭亮开的那家策划公司。已经在现场的刑警告诉霍奇侠案件的详情。 大概在一个小时前,保安巡逻,经过彭亮的公司,发现大门敞开。他觉得奇怪——因为彭亮的公司平时晚上基本是没人加班的,于是走进去巡视,竟然在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个横躺在地的假面骑士。保安立即打电话报警。警察到场后,摘掉假面骑士的头盔,正是彭亮,此时他已经死亡。 经过法医检查,彭亮的死亡时间是今天晚上八点三十分到九点三十分,死亡原因是头部遭到重击,头盖骨爆裂引起脑挫伤。 听完同僚的讲述,霍奇侠带着思炫和李墨进入办公室,来到了彭亮的尸体前方。在尸体的旁边有一把铁锤,法医推测那就是杀死彭亮的凶器。 思炫径自上前去检查彭亮的尸体,发现他的脖子右侧有明显的电流斑和电击纹:“他曾遭受电击棒的攻击。” 没等霍奇侠答话,他接着拿起彭亮尸体旁边的假面骑士头盔,轻轻地敲了敲,还嗅了一下。 接下来,他放下了头盔,又捡起了彭亮所穿的假面骑士盔甲上的一颗红色粉粒,细细查看。 “这是什么?”霍奇侠走过来问道。 “闪光粉。”思炫目无表情地说。 “他穿的盔甲上有很多这样的闪光粉呀。”霍奇侠指了指彭亮的尸体。 “是。电王的零形态会发出红光,彭亮在盔甲上洒上红色的闪光粉,大概是为了增强cosplay的效果。” “咦?思炫你看!”霍奇侠突然发现办公室的墙上安装了监控摄像头。 他接着向在场的同僚问:“这里有监控,你们查看过监控录像了吗?” “还没有。” “嗯,我们现在看看吧,监控应该拍下了凶手行凶的过程。” 于是众人找到了存储监控录像文件的电脑,查看今晚所录下的画面。 监控录像显示,在今晚九时零一分,一个戴着头盔、穿着假面骑士电王盔甲的人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彭亮出现了!”李墨叫道。 “他怎么又戴上头盔了?”霍奇侠皱了皱眉,“这么晚了,还穿着假面骑士的盔甲回到公司,真怪异呀。” “可能是意犹未尽吧。” 李墨刚说完,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戴着头罩、穿着大衣的蒙面人,尾随彭亮走进了公司。这个蒙面人的右手拿着一把铁锤,左手则拿着一根电击棒。 彭亮刚走进办公室,蒙面人大步上前,来到彭亮的身后,左手一伸,把电击棒放在彭亮的左肩上。彭亮猛地转头,与此同时,跪倒在地,昏迷不醒,那自然是蒙面人按下了电击棒开关的缘故。 接着,蒙面人把电击棒收起来,举起右手的铁锤,正要敲打彭亮的头部,突然发现了墙上的监控摄像头。于是他把一把椅子拖到摄像头下方,站到椅子上,把铁锤换到左手上,最后高举铁锤,敲向监控摄像头。监控录像的画面至此中断。 虽然监控没有拍下蒙面人行凶的过程,但霍奇侠已猜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蒙面人把监控摄像头敲碎后,再用那把铁锤重击彭亮的头部。哪怕彭亮当时戴着假面骑士的头盔,但仍然因为头盖骨爆裂而死亡。最后蒙面人扔下铁锤,匆匆逃离公司。 “彭亮的身高是一米八五,监控拍到的蒙面人比彭亮要矮一些,目测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你们以此为突破口,马上去调查彭亮的关系网,锁定有杀人动机的嫌疑对象……” 霍奇侠正在向同僚分配任务,却被思炫打断了:“彭亮的小车的车牌是多少?” 霍奇侠翻看笔记本,告知思炫彭亮的车牌号码,问道:“怎么啦?” 思炫没有回答,只是说道:“你去调查两个人。” “哪两个人?”霍奇侠一脸好奇。 思炫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霍奇侠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他问道:“慕容,难道你已经知道杀死彭亮的凶手是谁?” “一切显而易见,毫无悬念可言。”思炫说罢,从口袋里抓出一把水果软糖,一股脑儿地扔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第五章 案件重演 霍奇侠前去调查以后,思炫走到李墨跟前,把糖咽下,冷冷地说:“跟我去一个地方。” 李墨有些疑惑:“去哪呀?” “寻找真相。”思炫丢下这句话,便转过身子,走出了彭亮的公司。李墨想了想,跟了上去。 两人在公司附近的路边找到了彭亮的小车。思炫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解开了彭亮小车的防盗。 “咦,你怎么有彭亮的汽车钥匙?”李墨好奇地问。 “刚才在彭亮的尸体上找到的。” 思炫一边回答一边打开车门,快速地查看,只见在驾驶位上散落着一些红色的闪光粉。接着他从小车里走出来,走到车尾,打开了车尾箱,看到车尾箱里也有不少这种红色的闪光粉。 思炫捡起了其中一颗闪光粉,淡淡地说:“最后一块拼图也找到了,真相已完全还原。” “什么意思?”李墨搔了搔脑袋。 思炫转头向李墨瞥了一眼,呆滞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只听他一字一顿地说:“不必再扮演无辜的角色了。杀死彭亮的凶手就是你——李墨。” “什么?我?”李墨大吃一惊,“喂!你弄错了吧?彭亮公司的监控不是拍到彭亮是在九点左右被蒙面人杀死的吗?你的意思是那个蒙面人是我?你忘了吗?九点左右,我还在新威尼斯牛排城里呀!” 李墨在新威尼斯牛排城挟持人质的时候,正好是九点整。从那时起,直到发现彭亮的尸体前,他一直都跟思炫在一起,确实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但思炫却一句话就推翻了他的不在场证明:“你是在进入牛排城之前杀死彭亮的,具体时间大概是八点五十分,跟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八点三十分到九点三十分——吻合。而彭亮被杀的地点,实际上并非彭亮的公司,而是在彭亮的汽车——即我们眼前的这台小车里。” “不对呀!”李墨辩驳,“监控中拍到彭亮在九点左右仍然活着走进公司啊,他怎么可能在八点五十分就被杀了呢?” “监控拍到的并非凶案发生的过程,只是一幕‘演出’。监控中穿着假面骑士盔甲的‘彭亮’,实际上并非彭亮;而那个袭击‘彭亮’的蒙面人,也并非杀死彭亮的凶手。那两个扮演死者和凶手的人,都是你的朋友。” “胡说八道!”李墨有些恼羞成怒。 但思炫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推理起来。 “我从头说起:你,李墨,因为某种动机,要杀死彭亮。于是你找了两个朋友帮你一起实施杀人计划。在此我暂称那两个共犯为A和B。 “彭亮在伦敦酒店参加化装舞会的时候,你以及A和B就在他的小车附近埋伏。彭亮是在八点二十四分离开伦敦酒店的。当他来到自己的小车前方时,你立即冲出来,用电击棒袭击他,使他昏迷。彭亮脖子右侧的电流斑和电击纹,就是在那时候留下的。 “接下来,你们三个把昏迷的彭亮搬到车尾箱里。因为当时彭亮还穿着假面骑士的盔甲,所以盔甲上的闪光粉便落在车尾箱里了。而我刚才也是因为发现了车尾箱里的闪光粉,才最终确定你的杀人手法的……” “不!”李墨粗鲁地打断了思炫的话,“彭亮前往伦敦酒店参加化装舞会时,大概把盔甲放到车尾箱里了,闪光粉是那时候留下的!” 面对李墨的反驳,思炫不慌不忙地化解:“伦敦酒店的监控拍到彭亮是穿着假面骑士的盔甲进入酒店的,在车里穿上盔甲比较困难,由此可以推断,彭亮是在家里穿好了盔甲后,再开车前往伦敦酒店的——驾驶位上的闪光粉也能证明这一点。所以,盔甲未曾被放置到车尾箱,除非是身穿盔甲的彭亮曾经整个人被安置在车尾箱里,否则车尾箱里不会出现闪光粉。” 李墨嘴唇微动,还要辩解。但思炫没有给他机会,紧接着“进攻”:“接下来,你和A及B开着彭亮的车来到新威尼斯牛排城附近,当时是八点五十分左右。你下车后,用铁锤敲击车尾箱里彭亮戴着头盔的头部,彭亮因此死亡。 “杀死了彭亮后,你走进了牛排城。而A或B就匿名报警,说看到通缉犯李墨在新威尼斯牛排城出现。十分钟后,霍奇侠等人来到了牛排城。而你也故意挟持人质,引起警察的注意。 “在此之后,你就一直跟我在一起,让我当你的时间证人。为什么在我进入写字楼调查吴文豪被杀一案的时候,你一直没有离开,而是在写字楼外等我出来呢?因为如果你离开了,那就无法让我当你的时间证人了。 “再说当时,在你进入牛排城后,A和B就开着彭亮的车,载着彭亮的尸体,来到了彭亮的公司。那个B的身高和彭亮差不多,所以由他来扮演彭亮。他把假面骑士的头盔和盔甲从彭亮的尸体上卸下来,自己穿上,假装成彭亮参加化装舞会时的样子。而A则戴上面具,穿上大衣,扮演凶手。 “九点零一分,B进入公司。看监控的时候霍奇侠曾说:‘他怎么又戴上头盔了?’你为了不让我们想到当时监控中的假面骑士并非彭亮本人这件事,用一句‘可能是意犹未尽吧’来掩饰。而事实上,当时盔甲里的人并非彭亮,自然不能让监控拍到真面目。 “而A呢,则拿着电击棒和铁锤,尾随B进入公司。走进办公室后,A大步上前,来到B的身后,假装使用电击棒。而B也假装因为被电击棒攻击而晕倒。 “接下来,A又假装发现了监控摄像头,于是用铁锤把摄像头敲碎。监控录像至此中断。而当我们来到彭亮的公司看到彭亮的尸体和尸体旁的铁锤,以及看完监控录像中的‘案发过程’后,脑袋里就会自动补充案发经过:蒙面凶手敲碎摄像头后,再用那把铁锤杀死了昏迷的彭亮,最后扔下铁锤,逃离现场。 “然而事实上,当时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当然并非如此:A敲碎了摄像头后,B就站起来了。接下来,A和B回到彭亮的小车前,B把自己正穿戴着的假面骑士头盔和盔甲卸下来,再次穿戴到彭亮的尸体上。然后,两人又合力把彭亮的尸体搬进公司,放置在刚才B假装倒下的位置,并且在尸体旁边扔下了铁锤。就这样,A和B利用监控录像中的‘表演’,还有放置在地上的铁锤,伪造了一个凶案现场。” “语无伦次!”李墨激动地叫道,“你说的所谓推理都只是你自己的想象,根本没有证据。” 思炫向李墨瞥了一眼:“无论是多么天衣无缝的计划,在执行的过程中,都会留下破绽。更何况你的这个诡计漏洞百出,你还好意思说没有证据?” 李墨咽了口唾沫:“那你倒说说看,有什么证据呀?” “最显而易见的一点是,彭亮尸体上的电流斑和电击纹,是在脖子右侧的,而监控录像中的‘凶手’是把电击棒放在‘彭亮’的左肩上的。如果监控录像所拍下的真的是案发经过,那彭亮尸体上的电流斑,应该在脖子左侧。” “啊?”李墨脸色微变。这确实是“监控录像所拍下的并非真正的案发经过”的铁证。 没等李墨说话,思炫接着又说:“在确定了你就是杀人凶手后,我叫霍奇侠去调查两个人——我要调查的自然是你的共犯A和B。 “首先是A,关于他的身份有两条线索:第一,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到他的肩膀特别宽,上身基本是一个倒三角形,这是长期游泳的特征,所以A可能是游泳运动员,或者爱好游泳者;第二,监控中A一直是右手拿着铁锤的,可是在站到椅子上后,需要举起手敲碎监控摄像头的时候,A却把铁锤换到左手再敲击摄像头。为什么要换手呢?很有可能是A的右手最近受过伤,无法高举,所以必须用左手才能完成敲碎摄像头这组动作。 “至于B呢,因为他要扮演彭亮,所以他的身高必须和彭亮相近。霍奇侠曾说彭亮的身高是一米八五,所以B的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 “当然,还有两条重要的线索:一、A和B都很有可能是你十分相熟的朋友,否则他们不会冒着风险协助你实施杀人计划;二、A和B今晚八点三十分以后都是行踪不明。” “慕容!”不远处一个人突然叫唤。李墨在听着思炫关于A和B的身份的推理,本来已经目瞪口呆,忽然听到叫声,更是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正是霍奇侠回来了。 “警……警官……”李墨声音颤抖。 霍奇侠向他白了一眼,对思炫说:“都查到了:第一个人叫杨高军,如你所料,是一个游泳运动员,他在一周前练习游泳时,不小心致使右肩关节脱位,现在右臂只能平举,不能上抬;第二个人叫王冬,身高一米八七。杨高军和王冬不仅都是李墨的中学同学,还都是他的老朋友,三个人十分熟识。还有,杨高军和王冬今晚八点半以后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思炫点了点头:“基本可以确定了:扮演蒙面凶手的A就是杨高军,扮演死者彭亮的B就是王冬。” 李墨知道大势已去,长长地叹了口气,向思炫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在牛排城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的肩膀上有一颗红色的闪光粉。当然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后来在我看到彭亮的盔甲上也洒满了这种闪光粉后,一切就不言而喻了——你在进入牛排城前跟穿着盔甲的彭亮接触过,很有可能是你杀死了他,并且在此过程中不小心沾上了闪光粉。” “唉——百密一疏呀!” “动机是什么?”霍奇侠一脸严肃地问。 “我老婆郝思瑶此前曾对我说,彭亮经常约她吃饭,似乎对她不怀好意。我被通缉后,有一晚打电话给我老婆报平安,并且约她见面。见面后她告诉我,在我因为卷入吴文豪被杀一案而展开逃亡后,彭亮又约她吃饭。我老婆怀疑吴文豪之死跟彭亮有关,于是假装跟他好,果然从他口中得知,原来是他杀死了吴文豪并且嫁祸给我。我决定报复吴文豪,于是找来了杨高军和王冬帮忙。” 李墨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一脸黯然地说,“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原来阿瑶早就背叛了我,和彭亮偷情,也没有想过,这原来就是彭亮杀死吴文豪的动机。” 霍奇侠有些惋惜地说:“李墨呀,如果在知道彭亮杀死吴文豪嫁祸给你这件事后,你选择报警,而不是自己展开报复,那该多好?本来你确实是冤枉的,但现在却成为了真正的杀人犯了。” 最后,霍奇侠告别思炫,把李墨带回了公安局。 李墨接受审讯的时候,口供基本跟思炫的推理一致,只有一点不同:和他一起到伦敦酒店袭击彭亮的只有杨高军,王冬是在李墨进入牛排城后,才在彭亮的公司门口跟杨高军会合的。 第六章 两个共犯 次日一大早,霍奇侠和三位同僚开车来到杨高军的家,却看到有一个人在楼下等候,竟然是慕容思炫。 “慕容?”霍奇侠怔了一下,“你怎么在这儿?” “和你们一起去找杨高军。”思炫淡淡地说。 “慕容思炫,没想到这样也没把你炸死呀!”在场的其中一名刑警冷笑道。这名刑警叫沈傲天,他跟思炫也是老相识了。 思炫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上楼。霍奇侠、沈傲天及另外两名刑警尾随其后。来到杨高军家的大门前,霍奇侠按下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她有些疑惑:“你们找谁?” 霍奇侠出示警察证:“我是L市刑警支队的霍奇侠。我们想找杨高军。” 杨高军此时在大厅看报纸,听到警察找自己,走到门前:“几位警官,我就是杨高军。” “我们想找你协助调查一宗谋杀案……” 霍奇侠还没说完,杨高军已苦笑着说:“我早就知道逃不过了。你们不用调查了,我全部都承认,我确实协助了李墨杀死彭亮。我和王冬跟李墨是多年好友,他求我们帮忙,我们实在不能不帮啊! “昨天晚上,本来说好我们三个一起到伦敦酒店埋伏彭亮,但行动前王冬打电话给我说他有急事,暂时来不了,等九点左右他会直接到彭亮的公司跟我会合。于是,李墨袭击了彭亮后,我把他载到新威尼斯牛排城的门外。而在李墨杀死了彭亮后,我先打电话报警说发现了通缉犯李墨,接着又把彭亮的尸体载到彭亮的公司,并且在那公司门外跟王冬会合,和他一起进行‘案件重演’。” 他的叙述跟李墨的口供完全吻合。 最后,霍奇侠让其中两位同僚把杨高军带回公安局接受进一步的审讯,他和沈傲天及思炫,则前往王冬的家。 王冬的家距离市中心有点儿远。一个多小时后,三人来到他家门前,敲门无人应答。霍奇侠正想破门而入,思炫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回形针,把它拉直,插入钥匙孔,快速地转动了几下,门锁竟被打开。对此,霍奇侠和沈傲天都见惯不惊了,他俩都深知思炫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三人走进王冬的家,却在洗手间里发现了王冬的尸体! 尸体被放置在浴缸里,脸部朝上,手脚被紧绑。此时浴缸的水龙头还开着,浸泡着尸体的水缓慢地溢出浴缸。 三人把尸体抬了出来。思炫简单地查看了一下尸体,说道:“眼结膜充血,颜面肿胀,颈部静脉怒张,皮下毛细血管收缩,致死原因是溺死。尸僵逐渐集中,角膜中度浑浊,结膜也开始自溶,死亡时间应该是八到九个小时之前。” 霍奇侠看了看手表:“也就是说,王冬被杀的时间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 沈傲天想了想,说道:“凶手可以把王冬绑起来,放置在浴缸里,然后打开水龙头,让王冬在十一点到十二点这段时间内被溺毙。也就是说,在王冬的死亡时间中,凶手不一定在凶案现场。” 霍奇侠点了点头:“昨晚九点左右,王冬还在彭亮的公司里穿着假面骑士的盔甲扮演着彭亮呢。从彭亮的公司到王冬的家,差不多有一百公里的路程,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换句话说,哪怕王冬在彭亮的公司完成‘案件重演’后立即开车或乘车回家,也需要十点左右才能到家。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凶手在昨晚十点到十二点中的某个时段,肯定来过王冬的家。” 在霍奇侠和沈傲天讨论案情的时候,思炫已走出洗手间,在王冬的家里东瞧瞧西看看。此时他来到大厅,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机旁边的一个相框里的照片之上。那是王冬和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女子的合照。照片中的王冬穿着一身厨师服,戴着高高的厨师帽,而那女子则紧紧地挽着王冬的手臂,和他十分亲密的样子。 这时候霍奇侠也走出大厅:“慕容,有发现?” “已基本锁定凶手了。”思炫一脸木然地说。 “什么?”霍奇侠微微一惊,“慕容,你到底是怎样思考的呀?”他没有问“凶手是谁”,他并不急于知道思炫的发现,反正思炫的推理从来没有出错过。 “王冬的职业是厨师。”思炫指了一下那相框。 “对呀。” “这件事你昨晚没有告诉我。”思炫向霍奇侠瞥了一眼,接着又指了指照片中站在王冬旁边的女子,“这个人是王冬的妻子。” “你怎么知道?” “我刚才查看过他们的卧房,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婚纱照。” 霍奇侠点了点头,问道:“王冬的妻子就是凶手?” “不是。你不觉得王冬的妻子十分面熟吗?” “哦?”霍奇侠拿起照片细细查看了一番,“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呀……啊?就是刚才在杨高军家中给我们开门的女人!” 思炫咬了咬手指,淡淡地说:“现在,我留在这儿做实验,你们回杨高军的家跑一趟。” 第七章 局中有局 中午,杨高军在L市公安局的一间审讯室里等候着警察的审问。 此时三个人走进审讯室,分别是霍奇侠、沈傲天和慕容思炫。 “三位警官,”杨高军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只是协助李墨执行计划而已呀,关于伤人呀杀人呀这些环节,我都没有参与呀。” 思炫向他瞥了一眼,冷冷地说:“彭亮之死,你确实没有直接参与。但王冬之死,你就是杀人凶手。” 杨高军轻呼一声:“你、你说什么?王冬死了?” 霍奇侠接着说:“杨先生,我们询问过你的邻居,发现王冬的妻子毛淑娟经常在你家中进出——今天早上给我们开门的也是她,我们怀疑你跟毛淑娟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此外,我们还查到王冬曾买下保险,受保人正是他的妻子毛淑娟。所以,你具备了杀害王冬的动机:让毛淑娟拿到保险金,再和她私奔。” 杨高军还没完全消化霍奇侠的话,沈傲天已大喝:“说!昨晚十点到十二点你在哪里?” 杨高军定了定神,一脸委屈地说道:“是的,王冬的老婆毛淑娟确实在跟我偷情,但我并没有杀死王冬呀!昨晚九点左右,我和王冬在彭亮的公司进行了‘案件重演’之后,就在公司门外分别。大概在九点二十分,我来到了KK吧,跟毛淑娟碰头——我们是早就约好了的。之后我们两个就在KK吧里喝酒,直到今天凌晨三点左右才离开——你们可以去查看一下KK吧的监控录像。接下来,我带着毛淑娟回到我的家,直到你们今天早上到我家来找我,我都一直和她在家里。” 霍奇侠“咦”的一声,喃喃自语:“这样的话,在昨晚十点到十二点,杨高军就具备了不在场证明了呀。” “哼!”沈傲天大声说道,“你撒谎!你就是杀死王冬的凶手!十点到十二点中的某个时段,你肯定在王冬的家里。我现在就去查看KK吧的监控,揭穿你的谎言!” 没等杨高军答话,沈傲天已跑着离开了审讯室。杨高军望着沈傲天的背影,嘴角边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思炫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也相信沈傲天会白跑一趟,KK吧的监控确实能证明你昨晚十点到十二点在酒吧里。不过,你的这个不在场证明的原理,显而易见,不堪一击。其实说穿了很简单,你在昨晚九点半到今天早上的不在场证明确实成立,但问题是,你把王冬放置到浴缸里、打开水龙头时,是在昨晚九点以前。” “啊?九点以前?怎么可能呢?”霍奇侠提出质疑,“九点的时候,王冬不是还在彭亮的公司里扮演着彭亮吗?” “当时扮演彭亮的人戴着假面骑士的头盔,看不到样子,你怎么断定那个人是王冬?”思炫反问。 “因为李墨接受审问时说在他的计划中,杨高军扮演蒙面凶手,而王冬则扮演彭亮呀。” “计划是这样。然而事实上,昨晚李墨根本没有见过王冬。” 霍奇侠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推荐阅读侯卫东官场笔记:www.wunpu.com 思炫扭动了一下脖子,向面如死灰的杨高军瞥了一眼,有条不紊地推理起来。 “当李墨找杨高军和王冬协助他杀死彭亮的时候,杨高军也打算反利用李墨的计划来杀死王冬。他杀死王冬的流程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在七点三十分之前,杨高军到王冬家袭击了王冬,在王冬受伤昏迷后,他把王冬捆绑起来,并且放置在浴缸里,最后打开了水龙头。后来王冬是在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这段时间被溺死的。 “我们到达王冬被杀的现场时,水龙头仍然处于开启状态——因为杨高军一直没有机会返回王冬的家关上水龙头。后来我做了一下实验,以水龙头当时的出水速度,要溺死浴缸中的一个脸部向上的人,大概需要五个小时,即打开水龙头的时间是昨天晚上六点到七点,和我的推理吻合。 “当时,打开了水龙头以后,在七点半之前,杨高军开车离开了王冬的家,一个小时后,即八点半左右,他来到了伦敦酒店,跟李墨会合。他对李墨说:‘王冬刚才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来不了这儿,但他在九点左右会到彭亮的公司跟我会合,按原计划和我进行“案件重演”。’ “后来,杨高军把彭亮的尸体载到彭亮的公司前。此时杨高军的共犯——在此我暂称他为C——已在附近等候。那个C的身高也在一米八以上,所以可以先扮演彭亮,接着在我们拆穿了李墨的诡计后,又能够让我们认为那是王冬。 “昨晚我在查看那个假面骑士头盔的时候,并没有闻到头盔里传来异味。而王冬的职业是厨师,每天在厨房工作的他,头发肯定残留着难以清除的油烟味儿。如果王冬真的戴过那个头盔、扮演过彭亮,那头盔里应该会残留着油烟味儿。不过当时霍奇侠并没有把‘王冬的职业是厨师’这条线索告诉我,否则我当时就能推断出扮演彭亮的人并非王冬。 “而现在,要证实这个推理也非常简单。霍奇侠,等一下你拿那套假面骑士盔甲去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一下,就会发现里面除了彭亮的DNA和毛发外,还会残留着另一个人的DNA和毛发,但那绝非王冬。这就是推翻‘王冬穿过假面骑士的盔甲扮演彭亮’这个结论的决定性证据。 “不过,李墨也不知道扮演彭亮的人选王冬被临时换掉了,所以接受审问时仍然说监控中‘彭亮’的扮演者是王冬,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杨高军制造了不在场证明。李墨利用杨高军杀死彭亮,而杨高军也反利用李墨杀死王冬,这就是彭亮被杀和王冬被杀这两起案件的真相。” 面对思炫无懈可击的推理,杨高军无从反驳,只好认罪了:“是的,一切就如你推测的那样,我为了让淑娟拿到保险金而杀死了王冬。昨晚在‘案件重演’中扮演彭亮的是我的弟弟杨高海。” 于是,吴文豪、彭亮和王冬被杀的案件,至此终于全部水落石出。走出审讯室,霍奇侠感慨道:“真是错综复杂的案子呀!说是三宗独立的谋杀案,但又包含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是三宗关系密切的谋杀案,但偏偏凶手却是三个不同的人。但不管怎样,案件总算结束了。” “还没结束。”思炫冷冷地说。 “什么?”霍奇侠怔了一下。 “你还要去调查一个人。”思炫说罢,抓了抓他那杂乱不堪的头发。 第八章 仇恨之火 当天下午,霍奇侠和思炫来到了一座大厦的某个单位前方。霍奇侠按下门铃没多久,一个人来开门。 “咦,你们是……”那人有些疑惑。 “我是L市刑警支队的霍奇侠。”霍奇侠出示警察证。 “啊?”那人微微一惊,“有什么事吗?” 霍奇侠也不卖关子了,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调查过了,李墨、彭亮、杨高军、王冬和吴文豪这五个人,是初中同学。二十一年前,当时他们在读初二,有一天,他们五个放学后到高速公路边玩耍。他们捡起一些大石头,扔到高速公路上,以此取乐。结果,一台小车不幸被他们中某个人扔出的巨石击中。汽车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一旦遭遇飞石,就形同被子弹击中了一样,非常危险。而事实上,当时在小车中的那对夫妇,确实因此双亡。不过,由于当时李墨等五人都未满十四岁,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霍奇侠说到这里,门前那人已红了眼睛,脸部的肌肉在轻轻地抽搐。霍奇侠叹了口气,接着说:“那对夫妇有一个女儿。他们丧生后,他们的女儿便成了孤儿,由亲戚抚养。唔,那个女儿就是你——郝思瑶。” 原来这里是李墨的家。刚才给思炫和霍奇侠开门的那个人,正是李墨的妻子郝思瑶。 郝思瑶见霍奇侠已把自己的背景调查得一清二楚,知道无可抵赖了,只好和盘托出。 “是的,霍警官,我就是那对枉死的夫妇的女儿。当我知道法律没能制裁害死我父母的那五个凶手后,我就决定长大后亲自找他们报仇。 “后来我终于长大了,复仇的计划终于要启动了。为了报仇,我首先接近李墨,甚至和他结了婚。之后我又勾引彭亮,在他彻底爱上我后,我对他说:‘其实我也爱你,我也想永远当你的情妇,可是我老公好像发现了端倪,恐怕我们不能再维持这样的关系了。’ “与此同时,我在彭亮的私人别墅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拍下了彭亮和我在床上亲密的视频。接着我又把这些视频匿名发给吴文豪。我清楚吴文豪是个贪婪的小人,得到这样的视频,是一定会勒索彭亮的。 “最后,如我所愿,彭亮为了灭口,为了和我在一起,杀死了吴文豪,并且嫁祸给李墨。我跟李墨见面时,我对他说,我假装跟彭亮要好,结果从他口中得知了他杀死吴文豪并且嫁祸给你的事。李墨知道这个真相后,决定杀死彭亮报复。 “至于杨高军和王冬,我也没有打算放过他们。此前有一次跟李墨参加他的朋友聚会时,我认识了王冬的妻子毛淑娟。我努力地成为了她的闺蜜,为复仇做准备。 “后来,当毛淑娟向我倾诉说她对杨高军有好感的时候,我就煽风点火,说什么要勇敢去爱之类的话。最终,毛淑娟和杨高军果然成为了情人关系。我本来还打算展开下一步行动,没想到还没出手,杨高军却杀死了王冬,实在省了我不少功夫。 “至此,我的五个仇人,三个死了,两个成为了杀人凶手。我总算为父母报仇了。但是呀……” 郝思瑶说到这里嘴角一扬,轻轻一笑,“两位警官,自始至终,我并没有教唆过他们杀人呀。我只是诱发了他们心中的邪恶,是他们自己选择走上杀人之路的。说真的,我也没想过他们会选择杀人这种极端的方式。不过认真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在二十一年前就已经这样轻视别人的生命,二十一年后用杀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实在不足为奇。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 确实,郝思瑶并没有触犯法律。霍奇侠和思炫今天到这儿来,只是为了确认真相,并非要逮捕郝思瑶。 离开之前,思炫最后对郝思瑶说了几句话:“彭亮为了解除威胁,为了继续和你保持情人关系,杀死了吴文豪,嫁祸给李墨,说得通;杨高军为了让毛淑娟得到保险金,继而和毛淑娟私奔,杀死了王冬,也说得通;但李墨为什么要杀死彭亮?因为彭亮嫁祸他?不对,他只需要报警说出真相即可,没必要让自己因此成为杀人犯;因为彭亮和他的妻子偷情?不对,他在杀死彭亮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李墨杀死彭亮的动机,说不通。” 郝思瑶秀眉一蹙:“你的意思是……” 但思炫却没有再回答,转过身子,和霍奇侠一起离开了。 终章 在霍奇侠和思炫离去后,不知怎的,郝思瑶突然很想翻看一下她和李墨的婚纱照相册。 看着看着,想起自己和李墨结婚的情景,想起他俩共处的时光,她的眼睛竟然有些湿润。 就在这时候,她竟然在相册中找到了一封信。 瑶: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因为你还会翻看我们的相册,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些我的秘密吧;而如果你没看到这封信,那就让这些秘密永远埋藏在相册中吧。 你知道吗?其实彭亮小时候是个富二代,只是在他读大学时他爸爸生意失败,破产了,所以习惯了富裕生活的他,才要跟一个富家女结婚。 再说我们读初中那时,彭亮仗着他爸爸的权势,在学校里十分嚣张,是个小霸王。那时候,吴文豪、杨高军、王冬和我四个人,都是他的跟班。 有一天放学后,他带我们到高速公路边投石取乐。开始我们四个都不敢扔石头,但他威胁我们说,如果不扔石头,就等于跟他作对。大家都知道和他作对的人会被欺负得很惨,只好硬着头皮扔石头。 我是最后扔的。我是闭着眼睛扔的。但偏偏我扔的石头击中了一台小车,害死了车上的一对夫妇。 当时的情景,这二十多年来,我始终历历在目,怎么也忘不了。我经常做噩梦,梦见车里的那对夫妇回来向我索命。 几年前,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我想杀死彭亮——这个毁了我的人生的人,然后自杀,从痛苦中解脱。但这时候,我却认识了你——我最爱的女人。 因为你,我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希望。和你恋爱,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本来和你认识以后,我终于逐渐摆脱了当年的阴影。然而在结婚后,我却无意中在你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张你小时候和父母的合照。我认得你的父母就是当年被我害死的那对夫妇。霎时间我明白了:你接近我,甚至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报仇! 那一刻,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觉得悲哀和凄凉。 原来爱是假的。原来有的只是恨。 我被通缉后,当你跟我说,你从彭亮口中得知是他杀死了吴文豪并且嫁祸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正在向吴文豪、彭亮和我展开复仇计划了。 我决定赎罪。我决定如你所愿,杀死彭亮,让自己成为杀人犯。 在执行这个计划前,我写下了这封信,并且偷偷回家,把信夹在我们的婚纱照相册里。 我马上就要去杀彭亮了。我制定了一个让我拥有不在场证明的计划,并且叫了杨高军和王冬帮忙。我希望我能暂时逃过法律的制裁,再和你生活一段时间。当然我知道你对我的报复是不会停止的。但如果最后能死在你的手上,那也是一种幸福呀。 如果我的不在场证明诡计真的能骗过警方,我会暂时收起这封信。假如你现在正在读这封信,说明我要么被警察逮捕了,正在等候死刑,要么已经死了。 不管怎样,我真的很希望下辈子能再遇到你。 我爱你! 李墨 2013.12.5 读罢全信,郝思瑶心中百感交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恰好此时,霍奇侠来电:“李太太,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你的丈夫李墨刚才在看守所自杀了。请你现在到看守所来一趟吧。” 霎时间,郝思瑶心中一痛,眼泪终于无法控制,夺眶而出。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血石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