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梦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51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34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某日,在故事大全QQ群某鬼友说起她一个奇怪的梦,我细细听来觉得其梦甚是诡异,决定记录下来。由于不便用真名,故以下就用小青代替。在正式看此文……

某日,在故事大全QQ群某鬼友说起她一个奇怪的梦,我细细听来觉得其梦甚是诡异,决定记录下来。由于不便用真名,故以下就用“小青”代替。在正式看此文之前,我还是得要说上两句,世上本无鬼,有时候只是人脑海中的一些臆想,有时候只是你处在某个特定环境中,比如磁场很混乱的地方,脑电波受到干扰才会如此。所以,不要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切忌回头! 1、回忆 那晚一网友发消息于我,说是在鬼群(34356744)有我感兴趣的话题,于是我匆忙打开那个群(34356744),果然,有一位自称小青的网友正在说自己的一段经历,而且说的有板有眼,煞有其事,其中好几个段落都透着诡异,让人心惊肉跳,胆寒不已。 我急忙翻看聊天记录,从聊到对往事的回忆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小青就忽然说道她曾经见过鬼,而且非常的让人惊恐。 在她和他丈夫结婚那年,洞房花烛夜,由于男方家里举办了古代那种婚礼,所以一切习俗都按照古代那样办,那洞房更是不要说了,红罗纱帐、铜镜、书案,满盘子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还有个是小点心,整个房间更是不用点灯,全部是大红的蜡烛点着,那情景别有一番滋味。 新娘小青自然是端坐在铺着鸳鸯被的大床边缘等待她的相公过来,为她挑开那一块红盖头。 那种等待的心里想来是现代婚礼无法比你的了,焦急混杂着娇羞,心脏随着屋外不断传来的嬉笑声跳动,似乎还有一配合节奏。小青这段话说的是让人遐想无限,很多女网友纷纷附和说自己好想体验一番其中滋味。一番嬉闹后,小青的正菜上来了,刚才还嬉闹的网友都盯着屏幕我估计他们此刻正凝神细听,生怕漏了情节让自己不敢睡去。 就在小青觉得有些冷清的时候,“啪”一声脆响,小青还未来得及想是什么事情,就感觉屋中一阵阴寒,那种寒冷与在开着几滴温度的空调房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那种寒冷是由体内而发,更确切的说是从骨髓里就开始冷。 “老公,是你吗?” 没有回答,倒是小青感觉有谁站在她面前。由于按照古代习俗新娘是不能自己摘下盖头的,于是小青只能从盖头的下方看到一些影子。此刻房间内只有摇摇曳曳地烛光,不说昏暗倒也可以说不是很亮,而且因为四周都是烛光交织,桌椅都没个完整的阴影,小青睁大眼珠希望看到更多。她忽然惊讶的愣在那边,天啊,竟然有一双绣花鞋站在她面前,而且鞋子鼓鼓囊囊似乎里面正有一双七寸金莲一样。耳鸣阵阵,心跳加速,浑身发抖,感觉四周静谧地就像来到一座古代坟墓。要知道,那种感觉其实很微妙,虽然小青说的短短几十个字,可我分明体会到从幽蓝的屏幕里那冰冷的文字就要形成一双黑色的手,而那双手似乎就要打碎一切来到我面前。 2.绣花鞋 这双绣花鞋粉色布料,上绣一朵牡丹,左右对称,而且此刻并排在一起看起来感觉是从哪个枝头长出来的两朵牡丹,做工甚是精巧,可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是,这两朵牡丹是血红色,那种红艳丽地几乎要滴出血来,在这样的环境下那血红色都能折射出几丝悠悠的光来,只是那种光是来自地狱,来自死亡,让人触目惊心。 “喂,看什么呢?” 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在小青的耳边,她浑身一震,这分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可刚看到的却是一双女人的鞋啊!小青双目紧闭,她似乎已经感觉到对方正对着自己阴笑,而且此刻分明感觉到有什么正在揭开她的盖头,动作很慢,就像是盖头自己慢慢再揭起,小青双拳紧握,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 就要路出脸了,快了,快了,小青知道自己就要面对,或许那是一张极其丑恶的脸,满脸的皱纹,无神的眼珠,邪恶的微笑,但又或者是一张极其精致的脸,五官端正,只是面色苍白,满身怨气……小青这么想,但其实她最怕的却是什么都没有,是的,她怕看到面前只有一双绣着血色牡丹的绣花鞋!盖头忽然停滞,虽然没有完全揭开,但小青知道那个东西已经完全看到自己苍白的脸了。她在想,快点吧,结束一切,为什么我的老公还不来救我,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难道就因为我的八字?难道命中真有定数?不等小青多想,忽然盖头被猛然揭开。 “啊!” 小青一声惨叫身体下意识的往床内躲去。 “怎么回事,是我,小青,我是古一凡,你老公。” 小青听到这番话,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果然是自己老公,他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小青心头一热,心从极其的惊恐中恢复过来,热泪一下子如同奔腾地洪水一样滚滚而出。她一下子抱住他,在他的怀里哭起来,他一声不吭,只是那样抱着她。温暖,小青的心里是温暖的,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可是自己的皮肤为什么这般的冷呢?睁眼看去,浑身一震,僵硬着不敢动弹。 只见自己老公的脚上正穿着那双绣花鞋,血色牡丹似乎还微微摆动了一下! “怎么了?小青,为什么你不哭了?哦,哈哈,你看到了,你已经看到了啊!不怕,来,我带你走吧!” 话音未落,小青就感觉一股大力吧自己抱起,然后自己人悬半空,似乎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身体一样,惊恐的睁开眼,一张脸正贴着自己的脸! “啊!救命!” “怎么回事,是我,小青,我是古一凡,你老公。” 听到这话,小青心脏猛然收缩,全身血液似乎停止供应一般,她呆板的抬起头,望着面前这个面带红光的男人的脸,然后她慢慢低下头,她知道,那双绣花鞋就在下面! 但是她只看到一双穿着得体的脚。 “你,真是一凡?” “我的小乖乖,你今天好像没喝酒啊?” 小乖乖三个字一下子让小青确定眼前人,这次她真的抱住眼前人,这次她真的感觉到了温暖,不只是心里还有肌肤。 3.只是一个梦 “小青,刚才你怎么了?大呼小叫的,你做梦了,还抓伤了我。“ 说着,古一凡路出右手,那上面果然有五道手指甲的拉痕。 “我又梦到咱们结婚那回的事情了。”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古一凡拉着小青说: “已经过去了,忘记吧,而且你都怀孕了,这样对胎儿不好。” “可是……” “小青,那只是一场梦,一场梦而已。” “不,你明明知道那不只是梦。” 两个人都不做声了,却同时响起小青怀孕后一个月的事情。 那一晚小青翻来覆去睡不着,身边的古一凡倒是睡得正酣,轻微的呼噜声让这寂静的夜晚有了几丝人间的气息。 小青向来爱多想,怀孕后更是如此,总是会感觉到一些奇特的东西,或者偶尔有一些不寻常的感觉。她总是藏在心里不与任何人说,生怕别人取笑于她。 这夜难眠就是因为这个。小青在晚饭期间总感觉自己座位边坐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什么东西,可她转头看了无数次,那个位置的确是空的。 其实说来也奇怪,家中除了自己和老公外就是婆婆三人,家中正中央却总摆一张椅子,每次晚饭期间也会摆上碗筷,剩上饭菜,道上一壶酒,似乎有人在那个位置上吃饭,又或者说,的确有人在那个位置吃饭,因为那个位置是给古一凡的父亲,小青的公公安排的,虽然他已经失踪九年。 饭后小青就和古一凡去了卧室,小青成了家庭重点保护对象,所以一切事务都无需操心,这反而让小青有更多时间发呆,所以饭间的事情让小青想了很多很多。不知觉间小青也朦胧睡去,无梦却似又有梦,总觉得自己眼睛其实是睁开着的,能看到一切,可内心却告诉自己已经睡着了,睡着的人怎么是开着眼的呢?自己又不是三国的张飞。半睡半醒,朦朦胧胧,乱七八糟的一切混杂在一起,小青感觉身子有些累,嘴唇都有些干了,于是强迫自己起身喝水来稳定心神。 一睁眼,却发现屋子里怪怪的,说不上来怪在哪里,但每个地方都透着怪,似乎在幽暗的壁灯的阴影处有什么站着,或许是蹲着,又似乎在窗口有人在往里看,想想又不对,回头看看老公,却看到一道黑影正拉着老公网墙壁撞去。 “鬼!鬼啊!” 小青忽然歇斯底里尖叫,身子往后靠去,她需要抓住什么,此刻她希望立刻马上能抓住什么温暖的东西。 手,真的抓住了一个温暖的东西,好温暖啊!小青猛然回头,却看到一张在阴暗中毫无表情的脸,悠悠的灯光下,那张脸甚是让人胆寒。自己正要挣脱,却被一把反握住,然后只听到一句话: “青儿,怎么了?” 婆婆,是婆婆的声音!小青仔细看去,那张脸不再让人恐惧,反倒有几分慈祥。 小青无心责怪自己内心对婆婆的误解,因为她很担心古一凡,于是她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哭着说:“一凡,一凡要被人抓走了!” 但这一回头,却看到丈夫好好地躺着睡觉呢,哪里来的黑影。小青揉揉眼,确定看到的一切后,心中想难道又是自己的梦?刚才的确朦朦胧胧的,很有可能。 正要抱歉的看看婆婆,却看到婆婆一脸的苍白。 4.床头的两个人 “怎么了?”婆婆没有回答小青,而是拉着小青往外屋走去,然后用颤抖的老手到了两杯水,接着她缓缓转头看着古一凡睡觉的屋子,叹了一口气说到:“来了,还是来了。”小青莫名其妙的看着婆婆,不敢多问什么。但婆婆却自己娓娓道来: “我看到两个。” “两个?两个什么?” 小青追问。 “两个黑影。两个和古家有关系的死人。” 小青听完,心里咯噔一下。接下来的故事更是让她恐惧。 原来古家原本人丁兴旺,但在抗日战争时期古家一位先辈在战场上失踪了,有人说看到中弹的,但收尸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于是只好立了一个衣冠冢,然后再抗美援朝期间又有一位长辈在战场上找不到尸体,让人吃惊的是,后来这位长辈的妻子绣了一双鞋,上有血色牡丹两朵,并且留下遗书一封,上书:“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古家被人下咒,若见小人,杀之。”然后就上吊而死。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古家又有两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其中一人就是你公公。婆婆还在讲述,但小青已经愣住,血色牡丹的绣花鞋,这不是出现在结婚那时候梦中的吗?真的有这么一双鞋!天啊! “小青,你在不在听我说?” 小青回神,望着婆婆忐忑不安地问道: “血牡丹,就是那双鞋,是不是粉色面料的?” “你怎知道?” 婆婆也惊讶的看着小青,小青叹了一口气,说到: “我见过,就在和一凡结婚那时候,我以为是梦,可的确是在梦中所见。” 二人不在言语,隔了好半天,婆婆开口道: “明天我带着一凡去找老家的神婆看看,你有孕在身就在家呆着吧。” 婆婆说完又看看还在酣睡的古一凡,继续说道: “今晚和我睡吧。一凡不会有事的。” 这夜,不断梦到绣花鞋还有两个黑影,甚至有时候能看到一个哀婉的女子手中拿着绣花鞋哭哭啼啼,但一会又满目凶光。 5.再见绣花鞋 老公病了,就在那晚后他就一直发高烧,奇怪的是白天正常,晚上就开始发烧,打针吃药挂水都没有用,过了三天依旧这样,婆婆终于坚持把一凡带回老家去了。 小青一个人在家呆了三天,这三天看似平静,却总有一个声音,细细听来,是有人在说“死”,但听听却又是在说“四”,无法分辨,小青不敢呆在家,就搬到朋友那住了两天。第三天古一凡和婆婆来接她回家,在车上古一凡激动地说: “有四个。” “嗯。什么?” 小青惊讶的看着古一凡,想起在屋子中听到的那个声音,面色一下子惨白。 “嘘,我是说有四个鬼跟着我,神婆说要驱走才行。” 小青没有说话,慢慢回头看看一脸严肃的婆婆,婆婆点点头,把手中包袱打开,一只粉红布料的绣花鞋展现在面前,上面一朵血色的牡丹栩栩如生。 “天啊!” 小青尖叫一声,不敢再看,可心中却有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只有一只绣花鞋?另外一只呢? “别怕,这里只有一只鞋子,另外一只不见了。” 婆婆对受惊的小青说到,而小青却依旧不敢睁眼,她太明白这个曾今在梦中无数次梦到的绣花鞋对她有多么大的影响,这一切虚幻的不可能,但却又真实的血淋淋。绣花鞋被藏好,客厅里三人都不发一言,好久好久之后他们分别到自己房间里睡去。在此之前小青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古一凡回家后见到神婆,神婆一眼就看出是四个鬼,而且这四个都是古家的人,神婆也算出衣冠冢的事情,然后说了解决方法就是尽量找到他们的魂魄,因为他们无法投胎,后人烧的纸钱也收不到,所以逗留人间。但问题是小青所见是三个鬼,第四个在哪里? 绣花鞋的来临让小青无法定神,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但一切又很安定,就这么过了几天,小青的心里算上过了一道坎,生活也回复了正常,只是老公和婆婆经常外出去神婆那。 这日小青独自在屋中听小曲,迷迷糊糊睡着了,只觉得有些冷,就拉过一边的毯子,但却怎么也拉不动,她回头一看,不由一惊,鞋子,绣花鞋竟然自己在毯子上,而且就是那鞋子按在毯子上才拉不动的。 在那种诡异的环境下,小青愣了三秒,然后就见她鼻子流出暗红的血,接着便昏倒在地。 6.小青的秘密 待小青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里,身边是焦急的古一凡还有婆婆,她微微一笑,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小青,别怕,你只是暂时性失声,过几天就会好。”小青惊讶的看着古一凡的眼睛,那眼神里有怜惜,有迷茫,还有矛盾。她在他手心重重写下“绣花鞋”三个字,然后就无声的哭起来,他明白,其实她是想大声哭出来的。 古一凡摸着小青的头说:“没事了,神婆说三个鬼已经投胎转世去了。第四个可能就是那绣花鞋,我和妈过两天带给神婆人,让她帮忙也解决了。”小青疯狂的点着头,她真的不想再见到那绣花鞋了,换做任何人都会如此吧。可是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吗?不,绝非如此。几日后小青回到家里修养,一场注定的意外就要发生,但此刻谁也不知道。这日所有人正在商量什么时候找神婆看看,却在此时有人敲门,古一凡正要开门,却从门缝隙里塞进一张纸条,觉得奇怪,就从猫眼里看看,却什么都没有,空空的楼道安静的如同往常,古一凡没敢开门,对着门喊道: “哪家的孩子在瞎闹?” 还是没有回答,于是古一凡捡起纸片,说来也怪,一般人都会直接扔掉那纸片,可那天古一凡偏偏看了,还很认真地看了一次,他看后,脸色发白,不住的抬头看正在晒太阳的小青,眼里满是疑惑。 “小青,你过来,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 小青惊异的看着古一凡,那种不可置信似乎直接写在了脸上,而古一凡脸一沉,说到: “好你个骗子,居然修改了自己的八字来欺骗我!” 古一凡说完狠狠甩开小青要握住他的手,然后甩门而去。小青无辜的看着一切,但她内心却是无比的懊悔,她的确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据说当初出生那天就有人帮改了八字,就是说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但是谁传的纸条呢?她不解。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若为女性,其体制更容易招来牛鬼蛇神之类的东西,所以很多这类的人经常佩戴玉器,心地向善,而且屋中镜子不能对着床,经常的要晒太阳,其最佳配偶最好是八字属阳。此为民间流传的说法。正是因为这个,小青改了八字,但谁会知道会被人识破,而且古家一定责怪自己的欺骗,联系到这次的事情,一定会认为是自己招来的鬼。 这么一着急,心头一热,就哇一声哭出来了。可屋中只有她一人,谁来理解她呢?谁会可怜她呢?或许也只有她腹中胎儿了吧。可谁又能想到,这腹中胎儿来历不简单,一切似乎就是这样环环相扣,步步为营,非要把所有事情推向更诡异,更恐怖,更体现人性的地方去。 7.再见,绣花鞋 第二天古一凡带着那一只绣花鞋去找神婆,离开的时候小青也在,她目送着丈夫对她不理不睬地离开,心中落寞万分,但同时在她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问自己舍得那只绣花鞋吗?没有回答,小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她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只是淡淡的说: “孩子,妈妈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的。” 小青拿起笔记本,在新的一页上重重写下“再见绣花鞋”几个字后就安然躺下睡觉去了。 “流产,让孩子流了吧!” “可是,仙人,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必须。否则永无宁日。” 短短对话,却决定了一个生命的生和死,我们是要感谢当代科技的进步还是要唾骂当代人性的沦陷。或许我们都没有评判的资格,因为人都是自私的,我们可以因为现在没有钱,耽误未来,或者毫无理由去做人流,而这一切哪一点不是自私的!哪一点尊重了生命呢?可悲,可叹这些都深埋在那些人的心底。 8.留还是流 “不,这是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你们谁也不能碰他!” 小青大声吼道。而古一凡却绷着脸说道: “神婆说必须这样,不然家中永无宁日。” “神婆,神婆,你们什么都听她的吗?她要杀了你孩子,你知道吗?” “可是,我们必须为了家庭的安定这么做,而且你看,他都没出生就让我们家闹成这样子了,要是出生了还得了。” “狗屁!都是狗屁!” 小青大骂出来,而古一凡一把拉住她说道: “要不是神婆,只怕我早被鬼给勾了魂,你也差点死掉。” 这一番话却是让小青无言了。是啊,那些科学无法办到的事情,神婆办到了,家中的确安定了许多,自己也不再做噩梦,可是她还有他们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啊!自己可以相信吗?自己真要那样做吗?小青陷入沉思,但马上想起一个问题来,她盯着古一凡的眼睛问道:“留,古一凡,这个孩子已经六个月了,要知道他已经成型了。而且我答应过会给他最好的生活,凭什么要听你,还有那个死神婆的话,顶多离婚,离婚好了!”古一凡见小青开始暴躁,于是口气软下来,安慰道: “那先不流,我再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化解。” 小青不再说话,只是低声抽泣,她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这是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啊!怎么可以这样轻易地被外人给毁掉。可是谁知道,半个月后,小青流产了,不是人工,而是突然肚子疼,然后到了医院说是孩子提前自动流产了。听到这个消息小青面如死灰,沉默不语,而古一凡和他妈却显出一丝诡异地笑。是的,他们在小青的食物里做了手脚,所以发生了这一切,而小青却什么都不会知道。可也就是这么一闹,古家却再次陷入诡异的环境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冤冤相报何时了! 9.妈妈,我回来了 流产后的一礼拜里小青心情都很低落,尽管古一凡尽量安慰她。小青依旧不理睬他,只是自己听着为孩子准备的童谣,摆弄着小玩具。这天夜里,小青感觉有些奇怪,自己好像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四周黑漆漆的,但自己却能看到一切,然后忽然就出现四面墙,房间里也多了很多东西,竟然是自己的房间,正在惊讶,却听到桥萌生,她走了过去,看到一个孩子,一个小小的娃娃,她是如此凄切,如此熟悉……于此同时,古一凡竟然闭着眼打开房门,来到客厅,站立在那一动不动,浑身冒出汗水。“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响起,那种声音空洞地似乎不是在敲门,而是在敲打空了心的木头,古一凡慢慢挪动脚步走了过去,他打开房门,楼道里漆黑一片,但他就像看到一般径直走到底楼,然后打开楼道的大门,门开的一瞬间,一个血淋淋地小东西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他的腿,但古一凡却不知,转身上楼而来。那个血淋淋的东西在昏暗的楼道里迅速行动,爬到了古一凡的肩膀,这时候趁着月光才能看清竟然是一个娃娃!只是这个娃娃小的可怜,只有比拳头大一点点。 娃娃闭着眼,却面带微笑,而且小手还摸摸古一凡的耳朵,那颗小小的头转向古一凡的耳朵,情深细语说了一些什么,古一凡面带痛苦的神情,脚步也变得缓慢,就在这时候,那娃娃竟然狠狠咬住古一凡的耳垂,没有血,却见到古一凡加快脚步来到房间,躺倒在正在做美梦的小青身边,为什么要说小青在做美梦呢,因为她发出轻轻地咯咯笑声,但古一凡似乎没有听到,躺下后一侧身便发出鼾声。那娃娃松开口,慢慢爬到小青的耳边,也情深细语说了一些什么,接着就慢慢爬到小青的两腿之间…… 10.梦,只是异梦 第二天小青和古一凡同时醒来,古一凡摸着自己的耳朵说好疼,但却什么都看不出,而小青却发现自己身下有几丝血迹,自己的肚子鼓鼓的,就像流产前那样。 没错,小青再次怀孕了,莫名其妙怀了。那天后来古一凡和小青都梦到一个血淋淋的娃娃从小青的两腿之间爬进去了,他们都没有告诉对方,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切是梦,却又是现实。小青说完整个故事,我心中一阵阵的难受,恐惧诡异还有不可置信萦绕在脑海。脑子里一热,敲击键盘,问道:“最后孩子怎样了?” 她发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我等她继续说,可是她只发来一张图片,我顿时愣住。只见图片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正笑着,而她光溜溜的脚丫子上一个血红的胎记,放大图片一看,竟然是—牡丹!一朵血红色的牡丹! “为什么?” 故事大全qq群:34356744,喜欢鬼故事的鬼友们可加入一起探讨,敲门:故事大全。 “想知道那天晚上,就是我说忽然又有孩子那晚还发生了什么吗?” 静静等待了一会,她只说了句: “那孩子在我耳边说她要回来了,而且自己就是剩下那只绣花鞋的转世。” 群里一片安静,似乎每个人都被吓到了。我匆匆敲下一行字后便关机睡觉去了。 “纯阴体制者更容易感应混乱的磁场,每个死去的人都会有磁场存留时间,能偶尔感应到也纯属正常,不必大惊小怪,小青的故事很诡异,可她不也还好好地吗?孩子生下来也没什么事情发生,所以请大家还是正确看待问题。”只是那天我下线后漏看了一条回复,几个字,我得知后却哑口无言。“我老公死了。” 11.尾声 写完这篇稿子,我暗暗叹口气,小青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那是真实的故事呢?不懂,真的搞不懂。本想把小青女儿的照片发出来,可小青未同意,故作罢。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异梦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37.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