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魂书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5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01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简介:引子 一切在荒谬的稀薄空气中维持的生命都需要某种深刻而又持久的思想使自己富于生气,否则,他们就不能继续下去。那些意识的人在最荒唐的战争中完……

引子 “一切在荒谬的稀薄空气中维持的生命都需要某种深刻而又持久的思想使自己富于生气,否则,他们就不能继续下去。……那些意识的人在最荒唐的战争中完成了他们的任务,而且并不认为自己是处在矛盾之中。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回避任何东西。因此,有一种形而上学的幸福在支持着世界的荒谬性。征服或游戏,无限的爱,荒谬的反抗,这些都是人在自己事先就被战胜的论战中向自己的尊严致敬。” ——阿尔贝·加缪 《西西弗神话》 一、图书馆 不知不觉,开学竟然已经快两个月了。 人们都说三月正是春光最盛的时候。但淸坊的春天可丝毫没有晏几道词里“街南绿树春饶絮,雪满游春路”的样子。 连续的雾霾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悄无声息地在这个城市落地生根。大片大片阴沉的铅色云朵笼罩在淸坊川流不息的来往车辆上,笼罩在蓬头垢面的高楼大厦上,笼罩在神色仓皇的行人上。随之而来步步紧逼的压迫感,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人行道两旁的草坪依旧是半死不活的样子。偶尔可以看见一抹新绿从枯黄的背景里跳出来。但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下一瞬间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学的生活其实没有预料中那般有趣。当身边的人都兴高采烈地白日纵歌,以庆祝终于逃离高三苦海的时候,我却总觉得有一种十分特别的、难以言表的感觉横亘在自己与大学之间。而正是这种无法名状的感觉,很大程度上让我对这曾经日思夜想生活的热情大大消减。 大一的时候,我更多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度过的。倒不是说我是什么“悬梁刺股”的好学之士或者是什么“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文艺青年。 只不过实在是没有其他的事可做而已——同宿舍的人要么去和女朋友约会,要么就是去网吧通宵,再者就是去球场打球之类——自己孤家寡人,无处可去,也只能到图书馆翻几本书混过周末而已。 正所谓时光如水,转眼大一过去,大二已经来临。但生活依旧如此,没有太多新意。 前一阵刚开学的时候一直比较忙,所以这学期我还从没到图书馆去过。今天是我大二开学以来,第一次来图书馆。可是刚进二楼的借阅室时,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二 “哒”“哒”“哒” 今天是周末,按常理来说,图书馆里应该早已经人满为患了才对。可现在放眼望去,借阅室里却是空空荡荡的,竟然连管理员的椅子上都没有人影。唯有几张黑色的皮椅七零八落地仰面躺在白色的书桌之间。 “也罢。人少一些更好。”我耸了耸肩,也不再去多想。我是一个好静的人,眼下的情况我正求之不得。 我缓步走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放下身上的背包,接着便走向了借阅室最里面的那排书架。其实这一排书架上面基本都是些没人看的玩意儿。但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排书架变成了我个人专享的“藏书阁”。 由于图书馆规定每次借书只允许借一本。而每当我在书架之间闲逛的时候,总有找到超过一本有兴趣的书的时候。每当这时,我就会把那些这次不借的,但是相对来说比较有意思的“藏”在这排书架上——以防被别人抢先一步。我向里面扫了一眼,果然就看到了我上周末藏在这里的《爱伦·坡短篇小说》。 我刚回到座位上,就听见一阵“哒”“哒”“哒”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向门口望了一眼。走进来的人我也认识,正是二楼借阅室的管理员——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我因为经常到这一层来的原因,和这位管理员也有些熟悉。 但我们两个人的熟悉程度,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彼此看着眼熟罢了。只是比陌生人熟悉那么一点儿。我们甚至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她走进来看到我的时候,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惊讶。 我也可以说的上是图书馆的“常客”了,她露出这样惊讶的神色,实在有些反常。但她之后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过身走到入口办公桌前,开始整理桌子上堆满了的图书。 她脸上的惊讶神色一闪而逝,几乎让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眼。我有些迷惑地将视线收了回来,不再多想。在悄然无声的寂静中,我轻轻翻开了那本《爱伦·坡》,开始继续上次没有看完的一部短篇。 “第七个房间四壁从天花板到墙根都被黑丝绒帷幔遮得严严实实。帷幔的褶边沉甸甸地垂在同样是黑丝绒的地毯上。但只有这个房间窗户的颜色与饰物的色调不配。它窗玻璃的颜色是殷殷猩红--红得好像浓浓的鲜血……火光透过红色玻璃照射在黑色帷幔上…… ” “呲啦——” 我皱了皱眉头,看向噪音的源头。只见那位女管理员动作生硬地从她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而那先前的噪音正是她的椅子和地面间摩擦产生的。 紧接着,她便绕过她的办公桌,径直向着借阅室入口对面的落地窗走了过去。她一路走来,却也不在乎过道两旁七倒八歪突出来的椅子——只是不管不顾地撞过去。 而当她走到落地窗前面的时候,便迅速伸出右手抓住了龟缩在落地窗靠墙一侧的窗帘。然后她只是轻轻地一拽,就将窗帘扯了下来。 她的这一系列动作发生得实在太突然,也太古怪。所以等她已经将窗帘扯掉后,我才注意到她的左手中竟然还拿着一本绿色封面的书。 也正是这时候,她向我这边转过了头来。 此刻我们两个人都处于靠窗的位置上,不过是三张桌子的间隔。因此我甚至可以很清楚地便可以看清她毫无血色的面庞。 我看到两只眼睛在一片死寂之中静静地望着我,不带一丝感情地望着我。这一望有多长时间?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我说不清。 当我在这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对望之中回过神来时,她早已经将头转了回去,拖着她从落地窗上边扯下来的窗帘缓缓走出了阅览室。 “哒”“哒”“哒”…… 我放松下来,深呼了一口气,怔怔盯着阅览室门口。不知怎么竟然也鬼使神差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着她朝外面缓缓走去。 而当我终于走出阅览室的时候,外面的环形走廊上早已没有了那位女管理员的身影。反倒是之前她生拉硬扯下来的那条窗帘静静搭在了二楼的栏杆上。 我出于本能地向前迈开步子,来到了那栏杆跟前,身子向前一探,然后目光就沿着那褪了色的灰蓝色窗帘向下方望去。 只见那窗帘末端有一抹黑色圆弧突兀地蹦了出来。然后便又一闪而逝。似乎那圆弧是在绕着窗帘静静地来回转动。 也正是这时候,一声尖锐的惊叫陡然从楼下的大厅中传了出来。 “啊!!!……” 三 淤痕 “我实在不敢相信你还敢去那个鬼地方。”李昌右手一边发着短信一边还在惊讶不已。 “就去换本书,又不是天天都能碰着上回那种事情。”我摇了摇头,尽量不让那个女管理员面无表情的脸庞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再说了,你没事跟着我干什么?” “我也是没事干啊。清明三天假,他们离家近的都回去了,就剩咱们俩相依为命啦……”李昌他似乎发完了短信,转过头嬉皮笑脸地对我说。 “呃……”我看着他的表情不禁笑了出来。一个宿舍,八个人,李昌跟我关系最好。这人十分有意思,举手投足之间总能把人逗笑。 “哎,你看……”不知为什么,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住了,原先轻松的语调也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他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竟然反常地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两人并肩行走,我正好内侧。刚刚拐过街角的时候我一直面向李昌,也就是面向公路一侧,所以并未发觉有什么异常。等听到他的这句话,我才刚转过头来。 只见我们所在的道路一侧,几道颜色鲜明的警戒线突兀地横在路旁的一栋楼房前面。而警戒线外面,也停着好几辆警车。 “该不是又出什么事了吧?”李昌皱着眉头说道,“这应该是栋宿舍楼吧?” “嗯。好像是。”我也点了点头。可此时我的脑海中却不知不觉又想起了那条灰蓝色窗帘。缓缓沿着窗帘下去的,是一抹突兀的黑色圆弧。那圆弧跟着那条窗帘悬挂在空荡荡的栏杆外,静静地,晃来,晃去……不对……那黑色的……不单是什么圆弧……那是……黑色的……头发…… “林萧!”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后背已经发了一阵冷汗。我深吸了一口气,再循着声音望了过去,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来到了我和李昌的身前。 “韩警官,你好。”我挤出一丝笑容。这位韩警官就是在那个女图书管理员的自杀案中给我录口供的人。 他四十来岁的年纪,中等身高,身材有些发福。带着一副黑框眼睛,眉眼间有几分书生气。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教书先生,反而倒不太像个警察。 “不会是又有案子了吧?”李昌这人是典型的自来熟,他看这个警察似乎认识我,也不认生,开口便是询问道。 韩警官怔了怔,看了李昌一眼,倒也没觉得李昌唐突,缓缓开口道,“不错。” “唉。”李昌听了他的话(故事大全鬼故事网)深深叹了一口气,竟然反常地安静了下来,也不再多问。 “林萧,其实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你们毕竟是一个学校的。现在学校放假,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这个案子里的学生所在的那一层宿舍,也只有她一人留在学校。案子是发生在宿舍里,宿管也是在晚上查房的时候,才发现的她。而她家里离淸坊太远,接到消息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所以,谁也不清楚这个学生的具体情况。我想问一问,你认识石晓彤这个人吗?”韩警官看着我,期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些有用消息。 “不认识。”我飞快地想了想,确实没听过这个名字,“她也……” “自缢。”韩警官看上去也是有些失望,他顿了顿,接着说道,“那好吧,谢谢你。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说着他就转身朝着布满警戒线的宿舍楼走了回去。 “都他妈疯了。”旁边的李昌低声喃喃道。 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就没有开口。我知道他说这话的原因。这已经是这学期的第三桩自杀案了。 第一桩案子,还是发生在开学之前。听说是一个上大三的男生。他寒假里没有回家,反而留在了图书馆中勤工俭学。但这个男生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起了轻生的念头,就在图书馆的二楼的借阅室里自缢了。因为这件事是在放假时候发生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流言终究还是传了出去。这也正是图书馆突然冷清了下来的原因。 而我这个人天生不擅长人际交往。平日里除了必要的场合,极少和人一起聊天玩乐。所以这外面满天的流言终究还是没能飞到我的耳朵里。 第二桩案子,就是那个女图书管理员的案子。而我这一次不仅听说了这案子,更是亲身经历了此事。听说最后警察局的声明还是将其判为自杀案。而这个女人突然自杀的原因,仍旧是没人知道。 一桩案子还是偶然,两桩案子,就已经有些流言渐起了。现在又发生了第三桩案子,这些事情连起来就有些值得推敲玩味了。一时间学校里也是各种流言满天飞,搞得人心惶惶的。是真的只是巧合,还是…… 四月初的时候,天色已经暗的晚一点了。但七点左右的时候,暮色也还是渐渐沉了下来。我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向公寓楼旁的街道上望去。这时路灯还没亮,但街道上却并非一片昏暗。路旁的人行道上,一团孱弱的火光在暮色里忽明忽暗地闪闪烁烁,格外显眼。 这团火光,便是清明的时候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的公用“祭先塔”中所发出来的。这种东西在我长大的城市倒从来都没有过,大概是淸坊市独有的东西。 说白了,这“祭先塔”就是一种塔形的铁皮炉子。要是走进了的话,还能看到塔身上印着的“中华传统,文明祭祀”的字样。 其实这种“祭先塔”是本来不该提倡的。毕竟这种炉子里焚烧的大都是一些纸钱之类的东西,会更加重淸坊市本来就很严重的空气污染。 可说来也怪,那种“尊老理儿”的人今天在别处虽然十分少见,可是在淸坊市却委实不少。而这样一来,这些公用“祭先塔”的出现倒也并非没有缘由。 我在阳台上待了一会儿,不久便觉得索然无味,转身回到宿舍。灯火通明的宿舍里却和暮色昏暗的街道上一般安静。 李昌面朝里侧身躺在床上,似乎是在用手机和他女朋友聊天。我走到自己的床位边上,从放在床上的背包里拿出一本《尸骨袋》。这本书就是我今天和李昌去图书馆时候新借来的。 我不到十分钟就从“藏书阁”里找到了这本书,而李昌在阅览室里晃了半天最后却也还是没挑到一本他感兴趣的书。这本书的名字挺有意思,感觉应该是个不错的故事。我戴上耳机,也躺在床上,开始看这本书。不知不觉间,也有些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之间,我又回到了那一天。万籁俱寂的借阅室。七倒八歪的黑色座椅。异常刺眼的白色日光灯。面色惨白的女人。座椅摩擦地板发出的噪音。轻而易举就被扯掉的褪色窗帘。空洞冷漠的眼神。缓慢消失的背影。挂在栏杆上的窗帘。缓缓晃动的黑色圆弧。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一遍又一遍的循环往复。 可悲的是,我竟然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梦。而我却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似的冷眼看着这个噩梦不胜其烦的周而复始。到了后来,我实在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可惜就是无能为力。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只有怀着略微绝望的情绪继续观看这一场仓皇大戏,并且衷心期望最后的结束。 而在这无尽的等待之中,终于有一声清脆的“啪”的声音将我解救了出来。我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大约有十几秒才不由自主地在床上坐了起来。 宿舍内依旧灯火通明。可是对面李昌的床上却已经没了人影。大概是去卫生间了。他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看来就是刚才将我解救出来的那“啪”的一声的来源。我心情一缓,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不禁又做了一个深呼吸。 可是就在夜晚独有的寂静中,我后面的阳台上,竟突然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吃了一惊,当即便转过身去,而下一刻我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看到李昌的身体静静地悬挂在阳台的上方。他紧闭着双眼,身体不住地抽搐。双脚用力地在空中乱蹬,十分痛苦的样子。一刹那间,已经困扰着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又一次涌进了我的脑海。我不能自已地颤抖了起来。 但就是这短暂的瞬间,李昌挣扎的动作已经变缓了许多,似乎已经渐渐失去了力气。我神色一变,向前一蹿,来到了他身前,迅速地用双手将他的身体向上一托,然后向后一抱,将他从吊绳中救了下来,放到了地上。 而当我正要给他进行现场急救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脖子上的淤痕,还在加重! 我看着李昌脖子上的加重的淤痕,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侵袭了我的身体。一时间我的脑海中竟然什么也没有,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还在不住挣扎的李昌。 恍恍惚惚中,我蓦然发现他渐渐失去力气的右手其实并不是在单纯地胡飞乱舞。他反反复复的凌空挥舞的……不……应该是挥写的……是一个字……是一个“书”字。 陡然之间,我想起了那个女图书管理员拉扯窗帘时,左臂间夹着的那本绿色封面的书。我不由自主地将战战兢兢的目光从李昌的扭曲痛苦的脸庞缓缓移向他身体的左侧。 然后,我便看见了那本一模一样的绿色封面的书紧紧地被李昌夹在左臂间。 四 死魂书 “还有一件事。”我叫住了正要走出审讯室的韩警官。 “嗯?”他转过身来,似乎有点儿而意外,下意识地扶了扶镜框。 “前面的几个案子里,”我顿了一下,“死者自缢的时候,左臂间是不是都夹着一本书?” “书?”他十分意外,又坐回了我面前的椅子上,“为什么这么问?” “嗯。很奇怪不是吗?”我抬头看了看审讯室上的挂表,已经是早晨六点多了,“第二个案子和这个案子里都是这样。” 那个女管理员和李昌的面容在我脑海里一闪而逝。我有些恶心的感觉,摇了摇头,尽量不让自己去回想他们两个人。折腾了一夜,我的头疼得十分厉害。但也只能勉强撑着。 韩警官听了我的话却是沉默了下来,一脸古怪地看着我。等了大约三十秒钟,他才缓缓开口说道:“的确有死者自缢的时候,左臂间夹着一本书。但是,只是第一个人。” “不可能。”听了他的话我陡然一惊,原本迷迷糊糊的精神竟然猛地清醒了过来,“我亲眼看到的。不可能。” 韩警官看着我,沉默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来,对我说了句:“等一下。”然后就走出了审讯室。 紧接着,我就感到一股巨大的疲惫感陡然袭来。我也顾不得其他,忍不住倒头趴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按理说一夜未眠之后,我应该睡意很浓,但是我此刻竟然异常的清醒。 只是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连这一段时间一直缠绕着我的那些零零碎碎的梦靥也都一扫而空。我就这样什么都不想地趴在一片死寂的审讯室里,精疲力竭,但是异常清醒。 过了大约十分钟后,门口传来一阵争吵声。 “就这么放他走了?”一个十分粗犷的男人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十分愤怒。 “老赵,你也看到鉴证报告了。和前面几个案子完全一样,这是自杀案。”这个声音也是男人的声音,而且很熟悉。对了,这是韩警官。 “就是因为完全一样,才有古怪。凭着咱们当警察十多年的经验,你敢告诉我,你不觉得这几个案子有古怪?”第一个声音比之前低下去了些,但语气之中的愤恨仍旧不少。 “的确是很古怪。但我们没有证据能证明这几个案子不是普通的自杀案。只能说这是巧合了。”韩警官不紧不慢地说道,听上去比另一位叫“老赵”的警官要冷静了许多。 “巧合?那小子前后出现在两个案子里,而且案发之前都是只有他和死者。哪儿有那么巧的事儿?”那位“老赵”的声音又高了起来。 “无论如何,你没有证据。按照规定,我要把他放走了。”韩警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随后我便听到审讯室的门“吱”的一声打了开来。 韩警官看了我一眼,一脸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你已经可以走了。” 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向着他勉强笑了笑,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审讯室。刚出审讯室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刚才和韩警官说话的那位“老赵”。 这位赵警官也是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身材比韩警官要高壮,满脸横肉的样子比韩警官像警察多了,十分不甘地看着我。我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但很快就错过身去,谁都没有说什么。 走出警察局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虽然已经是春天,但一阵风追过来,风卷尘生里仍旧让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六点四十多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有公交车了。我便走过马路,来到对面的站牌处等公交。 还没有等多长时间,忽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辆警车来,停在了我面前。然后车窗缓缓摇下的时候,我便看见韩警官坐在里面,对我说道:“上来吧,林萧,我送你回学校。” “嗯……”我看了他一眼,愣了几秒,才回答,“好,谢谢了。”我头疼得十分厉害,也的确不想再等下去。也幸亏今天放假,只盼望能够早早回到宿舍,倒头大睡。我上前一步,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上, “没事儿,”韩警官说道,“其实,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关于案子的。” “嗯?”我听见他的话,系上安全带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过头来,十分疑惑地看着他,“什么问题?” “你是淸坊本地的吗?”他没有理会我的疑惑,目光仍旧看着前面,反倒提出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嗯……不是。”我愣了一下,心中的不解更重了一分,“怎么了?” “呵呵,没什么。”他随口敷衍了一句,然后话锋便是一转,“我去证物室查过了。除了第一个自杀案中出现了你说的那本书外,其他几个案子,案发时并没有同样的情况。” “不可能。”我肯定的说道,“我亲眼看到了。那本书,一模一样的书,出现在了两个案子里。” “第一个案子中的那本书,听说因为是十分少有的珍藏本。”十字路口,红灯,车停了下来。韩警官转过头来,看着我静静地说道,“局里定性为自杀案之后,那本书就被图书馆要回去了。现在应该还在图书馆里。” “嗯。”我看着他,不知道他对我说这话的意图是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声附和。 “那本书,”绿灯了,他重新转过头去,再次启动了车子,“是这几个案子的关键。” 我张了张口,却又实在找不到什么话说。而韩警官也是沉默了下来。学校离警察局并不是太远。不知不觉中过了几个路口,已经快要到了。车子又转了一个弯,便来到了学校门前。 “林萧,”韩警官将车停在了学校外面的一个泊车位上,转过头来,十分严肃的看着我,说道,“你在案发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寻常的事?” “不寻常?”我脑海里猛然便浮现了李昌脖颈间不断加重的淤痕,“什么意思?” “就是不合常理的事情,”韩警官顿了顿,“即使你认为是自己看错了的事也可以,告诉我,有没有这样的事?” “嗯……”我转过头去,不再看向韩警官,心里十分犹豫。但过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决定开口,“确实有这样一件事,我一直觉得是我自己看错了。嗯……我将……李昌……救下来之后。他的情况并没有到达……致命的……程度。就在我要给他进行急救的时候,我发现……他脖颈上的淤痕……还在不断加重。” 我讲完这段话,如释重负地深呼了一口气,竟然感觉舒服了许多。当我再次转过头看向韩警官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他脸上竟然没有质疑的表情,反而是一副沉思的模样。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一边拔钥匙,一边对我说道:“好吧。林萧,就到这里吧。我到学校还有点事儿,你回宿舍吧。” “嗯……”我有些意外他对我所说内容的反应,但因为头疼得实在厉害,也顾不得想那么多,就老老实实按照他说的话下了车,“好。” “林萧,”韩警官隔着车叫住我,“大学毕业之后,不要留在淸坊。” “嗯?”我疑惑地看着他。然而韩警官却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过身就离开了。 我愣在原地,感到十分莫名其妙。我看到他离开的方向,似乎是去了图书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心中的疑惑更加深了一层。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的怪事儿也不是一件两件了。而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始点,正是这图书馆。 学校里接连发生的四起自杀案,是真的只是巧合,还是其中另有什么隐秘的联系?在我救下李昌之后,他脖颈间不断加重的淤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我的幻觉?我明明亲眼看到了女管理员和李昌案子发生时,两人左臂间都夹着一本同样的神秘书籍。但为什么警察搜集证物的时候,这两本书又同时诡异地消失了?韩警官送我回校的路上,一系列反常的表现,是否和这些案子背后的真相有关?他最后说的一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站在那里,头疼欲裂。但脑海中的这些疑问还是不住地一起上涌。我抬眼看向先前韩警官消失的方向。学校图书馆与众不同的建筑风格在一栋栋整齐的教学楼之间十分突兀显眼。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必须弄明白这些问题背后所隐藏的真相。否则的话,这些问题会和那个女图书管理员的记忆,和李昌的记忆联合在一起,成为我永远也挥之不去的梦靥,并最终带领我走向毁灭。 我下定决心之后,便走向了图书馆。现在已经是七点多了,天色已经大亮。但是因为清明假的关系,一路走过来,校区里除了我自己竟然一个人影也没有。 我孤身一人走在路上,内心隐隐觉得真相唾手可得。忐忑不安的激动心情竟然短暂地冲淡了因为一夜未眠导致的恍惚精神。转眼间,我已然又一次来到了图书馆门前。 而意外的是,在我要推开图书馆大门的时候。门已经被从里面打开了。紧接着就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影闪了出来。我有些意外,抬头看了一眼。而我竟然也认得这个人。她愣了一下,似乎也认出了我,向我点了点头,便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这个人便是女图书管理员自杀案中的第一目击证人。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的名字好像是叫顾湘。似乎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每到周末的时候她就在图书馆做兼职。 而案发的那天,她正好在一楼阅览室值班。当她像往常一样,走出阅览室去开水间接热水的时候,正发现了悬挂在半空中缓缓晃动的尸体。听说她当时被吓得不轻,打好的热水当即便掉在地上。恐惧、烫伤混合在一起,让她不住地惊声尖叫。等到警察和救护都来了之后还没恢复过来。 我虽然有些意外此时此地再见到她。但真相就在不远,我可无心多想什么,当即便迈步进入了图书馆。图书馆应该刚开馆没多久。一楼大厅之中万籁俱寂、空无一人。虽然韩警官并没有告诉我他来这里要干什么,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应该是在二楼的借阅室——那个一切开始的地方。 然而我刚来到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前,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传了下来。接着,我便看到了一脸严肃的韩警官。他看见我,有些意外。但随即他却张口问了我另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刚才有没有人走出去?走了多久了?” 我看着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些不知所措。 “回答我!有没有人走出去?走了多久?”韩警官大声冲着我又嚷了一遍。 “啊!有,一个女的。刚出去。”我缓过神来,赶忙答道。 韩警官听了我的话,什么也没说,快速地冲出了图书馆。我也急忙跟着他冲了出去。图书馆外面,那个刚才和我打了个照面的女生已经走了不远,马上就要完全离开我的视野之内。 “顾湘!顾湘!顾湘!”韩警官看着那个女生大声地喊道。可是那个女生对韩警官的叫喊却是充耳不闻。反而是向左一转,彻底消失了。 “她刚才正好借走了那本书!”韩警官一边追赶,一边说道。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又像是在对跟在他后面的我解释一般。 转过街角。顾湘却并没能走多远。反而她却浑身抽搐着倒在了路旁的一座“祭先塔”旁边。苍白扭曲的面孔和李昌临死时候的情景如出一辙。 “坏了。”韩警官停了下来,迅速蹲在顾湘身旁,伸出右手,缓缓拨开了遮掩住顾湘脖颈间的黑色衣领。 果然。一道正渐渐加深的紫色淤痕诡异地浮现在她的脖颈间,似乎是有把一根无形的绳索套在她的脖颈上一般,狠狠勒着她。 韩警官看见这道淤痕,浑身颤抖了一下,便一把抓起了顾湘左手上提着的女士提包。他战战兢兢地拉开提包的拉链,“哗啦”一声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都倒在了地上。他一边胡乱地翻找着,一面喃喃念道:“书?书?在哪儿?借阅记录上,就是她刚刚借走的那本书!” 我蹲在一旁,看着韩警官歇斯底里地拼命翻找那本神秘书籍的样子,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他倒在地上的东西并不多,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并没有类似书籍的东西。眼下他再怎么翻找,也都只是想要无中生有,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从韩警官的一系列行为来看,他明显和这接连发生的诡异事件有另外某种特殊的关系。否则,一向冷静的韩警官,怎么会突然变得这样疯疯癫癫的? 我转过头,看向顾湘。她脖颈间的那道淤痕已经更深了。我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想要做些什么减轻她的痛苦,但却根本无能为力。我不忍再看她痛苦的表情,目光一错,却看到她不断抽搐的左臂间,凭空之中浮现了一本绿色封面的书! “韩警官,书!”我向前一探身,左手一把从顾湘左臂间揪起那本书,一边大声喊道。 韩警官听了我的话,缓过了神来,抬头看到我拿在手中的书先是大喜,随后神色一变,看向顾湘,只见原来不断挣扎的顾湘已经渐渐停了下来。他浑身一颤,紧接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扔了过来,并且不住大声说道:“烧了它!烧了它!” 我接过扔过来的东西,原来是一个老式的红色砂轮打火机。我立即反应了过来,右手大拇指用力一打砂轮,但是却没有打着。我右手一抖,又打了一次,还是没有打着。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渐渐停止挣扎的顾湘,打了一个冷颤,而右手却不敢停下来,一遍又一遍的用力打着砂轮。 “烧了它!烧了它!烧了它!”韩警官单膝跪在顾湘身前,看着渐渐失去生气的苍白面庞,仍旧不住低声说道,声音里竟了一丝哭腔。 终于,我看到一丝火苗冒了出来。我急忙将左手里的书凑到了火苗上。庆幸的是,那本书十分易燃,放到火苗上一瞬间,就自顾自地燃烧了起来。我随即便将燃烧着的那本书扔进了就近的那座“祭先塔”中。火光之中,我终于看清了那本绿色封面上已经烧得残缺不全的书名——《XX弗X话》。 我转过头来,看着躺在地上的顾湘和他身边的韩警官。只见顾湘原先扭曲的面庞已经舒展了开来,而之前惨白的面色也渐渐变得红润起来。韩警官看着渐渐好转的顾湘,终于缓缓转过头来,慢慢看向了我。他看着我,充满皱纹的眼角间还有些湿润,面带感激地微微一笑。 我也朝着他笑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刺眼。到这时,我才刚刚发现,阳光原来早就从林立的楼宇间挤了出来,照在了我们狼狈不堪的三人身上。 【完】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死魂书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