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火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5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778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简介:1、燃鬼火扑朔迷离 本市首富霍总虽然身价千万,却也没想到梦梅竟会轻易跟他上了床,怀中的美人早使他忘了一切,翻云覆雨直折腾得精疲力竭。 火是从……

1、燃鬼火扑朔迷离 本市首富霍总虽然身价千万,却也没想到梦梅竟会轻易跟他上了床,怀中的美人早使他忘了一切,翻云覆雨直折腾得精疲力竭。 火是从客厅里烧起来的,正在喘息的霍总和梦梅先是闻到一股焦糊味儿,接着门缝里就喷进来一缕缕黄烟,“着火了!”梦梅尖叫一声裹着被子滚到了床底下,霍总光着屁股跳下床,本要开门冲出去,可伸手一摸,门把已经热得烫手,他就知道大火已封了门,自己真正是被请君入瓮了。 此刻已顾不得多想,硕大的火焰从隔壁客厅的窗子里喷涌而出,卧室的窗玻璃“咔咔”响着爆裂了,灼热的空气立刻滚了进来,霍总返身一把抓起电话,电话里没有声音,抓起手机,手机显示没电了,他想到撕开床单结绳而下,这可是八层楼啊,只怕把裤带接上都不够。 轰然一声巨响,客厅的电视机爆炸了,震得卧室的大镜子 “哗啦”粉碎,完了!荣华富贵转眼烟云,无常鬼举着追命索在狞笑,他再也镇定不住了,只觉得下身一紧,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淌下来,不由自主地一头钻进床下,扎进浑身颤抖的梦梅怀里,上天无路,入地有门,总算还有人陪着过奈何桥! ……在呼呼的火声和爆裂声里响起了救火车的警笛,霍总的求生欲望骤起,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下钻出来,没及跑到窗前,一股强大的水柱轰然破窗而入,把他冲了个仰面朝天,透过瀑布般的水流,他模模糊糊地看到橘黄色的救生台正在缓缓地向窗口靠来…… 赤条条的霍总和梦梅被消防队员救下来,一辆急救车送进了医院,经检查没有烧伤,只是吸了些浓烟受了惊吓,暂时送进病房观察。 在失火的房间里,消防局调查科的洪科长仔细勘察了现场,最奇怪的是客厅里没找到火源也没有漏电迹象,经检验也没有汽油酒精之类的引火物,对经验丰富的洪科长来说,这把火着得实在蹊跷,尤其霍总是个身价千万的大公司老总,又正在参加本市一块黄金地段的竟标,这就不能不让人多想一想了。洪科长决定到医院见见霍总和梦梅。 面对洪科长,霍总并没有感到羞愧,在他看来,大款玩个女人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值得庆幸的是捡了一条命,只是一个劲儿地感谢消防官兵,至于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洪科长又去找梦梅,梦梅更是一问三不知,量这种女人也不会有什么背景,洪科长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霍总身上。 经过调查,洪科长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现在这个沿海开放城市已是寸土寸金,为了加快城市建设,市里最近推出了黄金地段的一块地皮搞高层住宅,这个决定立刻在建筑界中引起了轰动,要发财买地来,买地皮要投标,竟标十分激烈。但这投标很有讲究,你实力雄厚未必就能中标,要看谁投的标最合理最接近标底,作为建筑业的大亨,霍总当然以为胜券在握,神情上便不免有些傲然,于是对手们中间便有人传说霍总正大行其贿,据说已经买到了标底,如果确实这样,那就必然会引起竞争对手的嫉妒和愤怒,巨大的利润就会有巨大的诱惑,会不会有人为此要把他干掉呢? 调查中也有人提到了梦梅,她是多次在省市大赛中夺冠的当红歌星,一向以清纯著名,外界也从没有听说过她的绯闻,现在怎么会突然跟霍总上了床呢?作为红歌星,总该摆摆架子玩玩欲擒故纵吧?霍总的对手们都猜这幕后一定有戏,他们可能是出于嫉妒,也可能就是无风不起浪。 洪科长令助手把现场提取的物品带回化验,自己再去调查一下梦梅,当他来到梦梅栖身的夜总会,已经是华灯初放生意正忙的时候,值班经理挺不耐烦地听了洪科长的来意,转身叫来个穿绿旗袍的小姐,笑着对洪科长说:“她跟梦梅过去是好姐妹,你问她吧!”说完就忙他的去了。 绿旗袍问:“你打听梦梅干吗?”洪科长说:“想交个朋友。”绿旗袍鼻子里一哼:“交朋友?我们过去也是好朋友呢!”说完转身就走,洪科长慌忙拉住:“喂喂,我还没说完呢!”绿旗袍也不耐烦了:“没工夫听你说,我还要坐台呢!”洪科长明白了,忙掏出一百元塞进她手里,绿旗袍乐了,拉着洪科长找个角落里坐下来。 一百元没白花,绿旗袍对梦梅满腹怨气,骂她出了名就翻脸不认人,眼睛长到了头顶上,什么了不起的大歌星,原先不过也是一个坐台小姐,还不是柳秘书把她捧红的,人一红坐台小姐变成了清纯,吊死鬼擦胭脂—死不要脸,追根溯源,要不是绿旗袍的介绍,柳秘书当初能认得她吗! 洪科长吃了一惊:“柳秘书?哪个柳秘书?”绿旗袍一瞥嘴:“就是市长身边的柳秘书,常陪着市长上电视呀,这你都不知道?”洪科长倒是在电视上见过柳秘书,因为工作上没联系,闻名未曾见面,绿旗袍卖弄自己见多识广:“人家现在身价高了,谁敢不买他的账,这不,把梦梅捧成歌星了,买了房一块儿过日子去了!”洪科长脱口而出:“这不可能,市长的秘书敢这样招摇!”“哈哈”绿旗袍嘲讽道:“看你也是个老实人,榆木脑袋不开窍!来吧,我陪你玩玩开开窍。”说罢起身就往包间里走,洪科长也起身就走,转身一直出了夜总会 。 洪科长一路走一路琢磨,失火的事情没找到头绪,现在又冒出来个柳秘书,事情复杂了,既是梦梅跟了柳秘书,怎么又跟霍总上了床?霍总跟柳秘书有什么关系?失火的那套房子又是谁的?…… 这些事情一定要搞清楚,洪科长匆匆赶回医院,可惜他还是晚来了一步,霍总和梦梅都出院了,到家里去找说没回来,打电话又都关了机,两个大活人就这样蒸发了。 洪科长又去房管局,查出失火的那套房是霍总不久前买进的,据办手续的工作人员回忆,同霍总来的还有一个漂亮女人,有人认出她就是红歌星梦梅,他们刚办完手续又问怎样办转让过户,看来这房子是准备送人的。他要送给谁呢?洪科长动起了脑子,应该有两种可能,一是送给梦梅,二是为了竟标行贿。 洪科长决定,一边查找霍总和梦梅,一边向有关部门反映标底可能泄露的问题。 2、再起火初露端倪 梦梅在医院里躺不住,要去向柳秘书报告失火的事,打个招呼开上霍总的车走了,霍总心里有些泛酸,不过事前有过约定,两个人只能通过梦梅联系,便只好在病房睡它一觉缓缓神儿,可才有些迷糊梦梅就跑进来,说柳秘书有要事相商,让他马上出院,自打做了交易之后,霍总从没见过柳秘书,心里总是没有底,现在他总算肯露面了。 霍总顾不上跟医院打招呼,拉了梦梅就走,两个人来到停车场,启动车子驶上大街,来到柳秘书指定的宾馆,宾馆门卫刚刚打开电动门,就见轿车后屁股“噗”地冒起一股黄烟,没等他喊出声来,后厢盖“轰”然炸开,一团火焰直窜出来,噼噼啪啪地向车身卷去。 车里的霍总听到爆炸声以为是炸了胎,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后车厢起了火,后排坐椅被爆炸掀倒,劈劈啪啪地窜起了火蛇,车里立刻充满了刺鼻的黄烟,霍总慌忙去开车门,拧了一下没拧动,再用力一拧,门把手啪地折了,再按电动开关也没有反应,急得拼命踹着车门呼救,梦梅也捶着车窗尖叫起来。 “着火啦!快救火啊!”门卫大叫着抄起灭火器冲了上来,看到车里人的这副模样,抡起灭火器向风挡玻璃砸去,一下,两下……风挡玻璃终于开了花,酥软地塌了下来,霍总一头撞出车窗,回手又拉出了梦梅,与此同时,门卫看见油箱盖渐渐鼓起来,拉着霍总他们边跑边喊:“快闪开!要爆炸了!” 附近的人们立刻四散跑开,躲得远远地望着越烧越大的火焰,等待着那惊天动地的爆炸。 “嘭”地一声闷响,油箱爆炸了,却远没有电影里那么壮观,只是从炸开的油箱口窜出一条火蛇,火蛇迅速散开,变成一团熊熊烈火淹没了小车…… 消防车很快赶到,问清车里没人就放了心,冲上去一阵水龙喷射,烈火熄灭了,小轿车也不见了,院子里只剩下一堆烂车架子冒着余火残烟,带队的武警中尉围着烂车架子转了几圈儿,又问了问车况,便怀疑有人故意纵火,门卫听了直摇头:“谁纵火?他想自己烧死自己吗?”中尉对他竟然怀疑自己的专业经验很不高兴,差点儿发了脾气:“亏你还是司机!发动机油路电路都在车头,车屁股怎么会起火?你说!你在后备箱里放了什么?” 门卫火了:“你说谁是司机?我是来救人的!咦?司机呢?”大家这才发现霍总和梦梅早没影儿了。 这时候,洪科长接到电话赶来了,他听了大家的情况介绍,越听大家的描述越觉得这两个人就是霍总和梦梅,他拿出刚搞到的霍总照片,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就是他!”这就对上号了,那女人不用说就是梦梅了,真是失之交臂呀! 洪科长立刻赶往霍总的公司,公司的职员告诉他,霍总刚刚带着个漂亮女人回来,拿了些东西就开车走了,公司里的人都知道霍总不久前离了婚,这个女人多半儿是他新找的老婆,两个人也许是度蜜月去了。 度蜜月?洪科长不相信,眼下投标在即,他会丢掉这么大一笔生意不做,跑到外地去度什么蜜月? 洪科长猜的不错,霍总正拉着梦梅到处找柳秘书,这两把怪火烧得霍总心惊肉跳满腹狐疑,他再不肯听梦梅的花言巧语,一定要跟柳秘书当面锣对面鼓地说说清楚。 霍总想起当初到处找门路探听标底的时候,请了朋友到夜总会聊聊,没想到红歌星梦梅竟主动上来搭讪,早就垂涎三尺的霍总喜出望外,两个人当天就混在了一起,当梦梅听说霍总找门路投标时,便说她认得市府柳秘书,霍总又是喜出望外,求她一个电话打过去,柳秘书竟真给她面子,马上便答应可以搞到标底,但要霍总先买下一套房子并办好过户手续,暂由梦梅居住,一旦事情办成,再交一百万好处费,为了安全起见,中间只通过梦梅往来,双方决不见面。 房子买好后就暂时成了霍总和梦梅的香巢,就是昨天,霍总去公司后,梦梅请柳秘书来看了房,柳秘书挺满意,把搞来的标底给了梦梅,在屋里转了一阵就走了,梦梅立刻给霍总打电话,霍总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赶回来一看,标底果是真的,马上答应先付五十万,事成再付余款,还答应给梦梅买个大钻戒,梦梅乐得一把抱住霍总,两个人便滚到了床上,也就在这时,客厅莫名其妙地就起火了。 第二把火更怪,梦梅跟柳秘书报告了失火的情况后,柳秘书决定见见霍总,他乘霍总的车先到了宾馆,再叫梦梅回来接霍总去见面,可是车刚进宾馆就起了火,两个人被救出以后,大难不死的梦梅赶紧给柳秘书打电话,柳秘书说肯定是竟标的对手要除掉霍总,叫他们赶紧逃离火场。 两个人逃回霍总的公司,梦梅便哄着霍总交出一百万,两个人到市郊躲一躲,把投标的事交给柳秘书去办,霍总已对他们起了疑心,坚持要自己去投标,两个人为此吵了起来,梦梅劝不动霍总,又向柳秘书汇报,柳秘书无奈,只得同意他们投标前先到市郊隐身,但要随时和他保持联系,霍总听了没置可否,带上梦梅开车向市郊驶去。 霍总既对柳秘书起了疑心,当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行踪,要梦梅关了手机,还怕柳秘书派人跟踪,开着车在环城路上兜起了圈子。 3、挽败局狗急跳墙 柳秘书打不通梦梅的电话,立刻急出了一头大汗,他深知这里的利害关系,自己现在是一个闺女许了两个婆家,又有另一个竟标方答应给他五百万买标底,为了这笔大财,他无论如何不能让霍总出现在开标会上,现在如果不能干掉霍总,至少也要把他拖住,不能让他搅了这笔大买卖。 正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梦梅只说了句:“我们在环城路……”就关了机,眼见情况紧急,柳秘书决定亲自出马。 他开着车上了环城路,也是老天保佑,刚转了一圈儿就发现了霍总的车,他盯住了紧紧跟在后面,跟了大约十多分钟,霍总突然下路拐进了一个镇子,违章闯进了小商品一条街,正按着喇叭在人丛中挤,一个戴袖标的人上来拦住大声呵斥,霍总见得多了,笑着连声认罚,从车里递出张百元大钞顺利通过。 柳秘书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手里这辆车性能好提速快,但他从未涉足过这样乱烘烘的破烂街,开进去被袖标拦住还摆架子,一口一个市政府,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尿这一壶,堵在车前冲他捻手指头,等他悟出要钞票开路时,霍总的车早已不见了。 柳秘书追出小商品一条街,给梦梅打电话还是关机,又围着镇子找了两圈儿也不见踪影,柳秘书急眼了,一脚油门开进了镇派出所。 说来也巧,镇派出所侯所长复员前做过市府警卫,当然知道也看见过柳秘书,听了柳秘书的吩咐,虽然满腹狐疑也懂得不该问的不问,秘书是给市领导办事的,不过就是奉领导的指示找个人嘛,所以立刻命令刑警队全力配合,警察们听了柳秘书的描述,看样子并没当回事,嘻嘻哈哈地四散而去。 柳秘书不放心,侯所长笑道:“可别小看这帮地头蛇,只要在我们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是钻了耗子洞也能把他掏出来,你就把心搁肚里吧!” 所长真可谓知兵,不出半天,队长就来报告找到霍总了,柳秘书忙问在哪儿,队长卖关子:“你猜猜。”柳秘书现在有了心情,便掰着指头猜起来,不想猜遍了所有能住人的地方都不对,最后还是队长揭开了谜底:“美容院。” 柳秘书诧异:“美容院能当旅馆住?”队长笑了:“离家二十里,别是一乡风,只要肯出钱,还有小姐……哦,您说怎么处理吧。” 简直是天赐良机,柳秘书大喜过望,正愁怎样拖住霍总,老天爷就把机会送来了,他果断地命令:“把他们当卖淫嫖娼抓起来!” 这简直是越俎代庖!侯所长想制止又犹豫起来,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抓人的警察出发了,柳秘书一杯茶没喝完,队长报告人已抓到,他带着柳秘书来到审讯室隔壁,透过单向玻璃一看,果然是一男一女铐在一起,霍总满不在乎地望着天花板,梦梅垂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柳秘书瞟了一眼刚要转身离开,心里突然一惊:梦梅的头发怎么变黄了?! 他使劲敲了一下玻璃,女人闻声抬起头来,柳秘书不禁失声叫道:“错了错了!” 队长忙说:“没错,我们冲进去的时候他俩正在床上打滚儿呢。” 柳秘书怒道:“我是说女的抓错了!”故事大全鬼故事 “啊?”队长明白了:“真他妈个色鬼,逃跑都忘不了嫖!他带的女人跑哪儿去了?” 侯所长正在沉思,猛听柳秘书拍桌子喝道:“还不快去找!” 柳秘书亲自出马,一行人再次冲进美容院时,几个房间全是空的,老板抖抖索索地说,下午来的一男一女开了房间就在里面吵起来,吵了一会儿,女人气冲冲地走了,男人便要了个小姐,正在乱搞就被抓走了,其他情况一概不知。 柳秘书问侯所长嫖娼该怎么处理,侯所长说罚款或者拘留,柳秘书知道拘留至少七天,拖过开标会足够了,便告诉候所长:“给我拘起来,他认罚多少钱都不要放,等我回去请示领导。”说完匆匆走了。 再说霍总当时嫖娼也是一时兴起,全只为梦梅坚决不肯住在这里,他想想反正标底拿在自己手中,只消在这里躲过明天,后天直接去参加开标会,那时侯生米做成熟饭,对手再眼热也无法挽回了,梦梅自然也会再投怀抱,所以被警察抓住也没当回事,无非是给他们增加一些创收而已,不想拿出金卡要他们随便罚竟无人理睬,稀里糊涂地给关进了号子。 十多平米的号子里关了十个人,每人不到两平米,先进来的人欺生,霍总只好守着尿桶睡,这帮家伙吃不饱饭多喝水,半夜里不断撒尿,哗啦哗啦地臊气熏天,有的家伙不知是睡迷糊了还是故意,常常把尿撒在霍总身上,他想发怒自忖不是对手,想金钱开路钱夹早被扣下,要求提审也无人理睬,其实苦不堪言。 霍总痛恨梦梅在困难的时候丢下了自己,他开始怀疑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难道真是梦梅和柳秘书合伙欺骗自己?如果说是竟标对手暗算,那么这个对手又是谁? 正在胡思乱想,两个警察把他提出号子,押进询问室,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问他:“知道为什么抓你吗?”霍总想了想说:“不光是为了嫖娼吧?”那警察笑了:“你很聪明,把你的想法说来听听?”霍总犹豫了:“现在说还早吧?”那警察拍案大怒:“还早?也不想想你为啥到了这个地方,不见棺材不落泪!” 霍总给侯所长这个老油子诈了,他本想等到后天再见分晓,可两次被对手暗算,眼见参加开标又要泡汤,再说也实在受不住号子里的折磨,便直言道出了事情的原委,虽然隐瞒了贿买标底的事,侯所长听了也暗自心惊;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险些给别人做了帮凶。忙命令把霍总关进单间,回办公室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 公安局正在研究洪科长要求立案侦察的报告,接了电话立刻把情况通知了洪科长,洪科长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既然霍总有嫖娼行为,先把他拘留起来也好,可为什么柳秘书要出面干预?是领导的意思还是个人行为?他把霍总扣起来想干什么?这些来都不及想了,洪科长只能打电话告诉侯所长,赶紧补办一个拘留手续,没有市局的命令,谁来要人都不能放。 4、三度火智斗狐狸 再说梦梅丢下了霍总,叫了辆出租车回市里,她越想这几天的事越不对劲儿,自己本是按柳秘书的策划勾搭上霍总的,说好事成后钱归柳秘书房子归自己,可两次按他的指示做都差点儿被烧死,是不是他想连钱带房一起独吞?所以甩下霍总也没去找柳秘书,直接回到了老地方。 老地方是柳秘书给两个人租的爱巢,只因梦梅的东西没来得及搬走所以还没退租,梦梅实在不想回去,可眼下身处险境无亲无友,就是想远走高飞也要把东西带上吧。 回到老地方,梦梅进门就见床上一塌糊涂,一定是这个色鬼又勾来过婊子,她臭骂着把床上的东西都扔到地下,再要检查自己的东西时,肚子里一阵咕咕叫,才想起两顿没吃饭了,忙到厨房打开冰箱,可里面除了一只瓶子就没有一样可吃的东西,她拧开瓶子,看到水里泡着一块蜡一样的东西,闻了闻一股怪味儿,气得狠很地摔在了地下。 梦梅沮丧地回到卧室,才觉得屋里又闷又热,忙打开空调躺下,打算凉快凉快再出去买吃的。 躺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梦梅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很像上次失火时的味儿,她跳起来打开卧室门,一眼就看到从厨房里滚出一团黄绿色的火焰,那团火焰似乎飘在半空,在走廊里滚动着挡住了出路,梦梅试着冲了一下,头发立刻被燎得卷了起来,吓得她返身逃回卧室,关上门报了火警。 消防车很快就赶到了,队员们一边接水龙一边观察,奇怪的是在外面并没看到火焰,看看地址也没错,便扯着的水龙带冲上了楼,看到楼道里也没有着火的迹象,就“嘭嘭”地敲起门来,梦梅也很奇怪,小心地把卧室门拉开条缝,看到走廊里的火团不见了,只剩下满屋子黄烟,忙捂着鼻子跑过去打开房门。 头一个进来的正是上次救火的那个中尉,中尉一进门就嗅鼻子,边嗅边进了厨房,厨房里都是不锈钢的柜子炊具,走廊里也没有引火物,看来这正是火没烧起来的原因,他搜寻到了厨房,找到了梦梅摔在地下的碎瓶子,碎瓶子已被火烧得黑糊糊的,他小心地捡起来装进塑料袋,打电话叫来了洪科长。 洪科长当然还记得梦梅,两次怪火都有她在场,这次可不能再让她跑了,洪科长问她上次失火后到哪儿去了,梦梅说回家来了,问她这个家是谁租的,梦梅不肯说了,洪科长吃一堑长一智,决定把她带回局里接受调查。 这是第三把火了,洪科长总觉得这三把火的后面一定隐藏着一个神秘的人,这个人用一种神秘的方法放了三把神秘的火,这个人是谁呢?他想达到什么目的?既然他想把梦梅跟霍总一起烧死,那就不是为了争夺女人,当然也就不是情杀,但这事一定跟梦梅有关系,梦梅丢下霍总回来了,这个神秘的人会做什么呢?洪科长设身处地琢磨了一阵,心里终于拿定了主意。 再说柳秘书扣住了霍总,心里轻松了一半儿,回家好好睡了一大觉,醒来决定去找梦梅,因为霍总投标落空准会先找梦梅算账,此前必须做好安排。 他知道梦梅无处可去,一定会回到老地方,他打车到了爱巢楼下,发现所有的窗子都挂着窗帘,便猜这小狐狸一定是累得睡死了,不由得就有些怜香惜玉,打开锁轻轻的推开门进去,正在返身关门,猛听一声大笑:“哈哈!终于把你等来了!” 回头看: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www. 柳秘书呆若木鸡:“你……你是谁?”那个人反问:“是呀,我也没见过您呀,看来租房的就是您吧?” “不不,这是我替……一个朋友租的。”洪科长忙问:“朋友?是男是女姓什么叫什么什么关系?”柳秘书恼了:“我是市府柳秘书,你是干啥吃的?放肆!”洪科长不卑不亢:“噢,久仰了,我一个消防局的小科长怎么敢犯上,可我得执行公务呀。” 柳秘书嗤之以鼻:“公务?这儿有你消防局什么公务?”洪科长答道:“这儿失火了。” “失火了?!”柳秘书这才闻到一股熟悉的异味,立刻惊出一头冷汗。 洪科长点点头:“因为顾及您的身份,所以我想就在这儿跟您谈,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柳秘书急忙点头:“好吧好吧,不过我首先声明,我今天是来看看朋友的,对失火的事可提不出什么线索。” “当然,我也只是想了解一下住户的情况。”洪科长问了几个问题,柳秘书大多回答不知道,跟梦梅的态度一般无二,洪科长知道再问也没用了,挺客气地送走了柳秘书。 洪科长挺高兴,十多个小时没有白等,这个神秘的人终于浮出了水面,他先把霍总送进了拘留所,现在又来寻找梦梅了,神秘人既是柳秘书,下一步的调查有了目标,不过自己无权调查市领导的秘书,必须先向上级汇报。 另外要尽快查明起火原因,洪科长调查过几十起纵火案,这样莫名其妙的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相信没有火源会无缘无故地起火,除非它是鬼火!不对,鬼火也是有火源的,他小时侯在野坟地就看到过,每到夏日晚上,坟地上空就会出现一朵朵闪烁漂浮的黄绿色火焰,当时真以为是鬼在打着灯笼走路,后来才知道那是尸骨中所含的磷因为天气炎热挥发出来,与空气中的氧发生反应引起了燃烧。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己的知识毕竟有限,但可肯定这三把火里一定有鬼,消防局的技术和设备显然不足,马上要派人带上物证到省里检验,还要向省里的老专家请教,这样双管齐下,相信水落石出的日子就不远了。 5、设毒计玩火自焚 柳秘书慌了,也有些后悔了,他庆幸洪科长没有揪住自己不放,也后悔自己胃口太大了,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能怪自己贪心吗? 原本觉得自己的设计妙不可言,却没料到这般妙计竟没得逞,一次次失败又使自己越陷越深,被迫由幕后跳到了台前,以致引起了这个洪科长的怀疑,梦梅被调查还不要紧,最危险的是霍总在拘留所,一旦被洪科长知道找上门去,急了眼的霍总肯定会竹筒倒豆子,如果他把标底交出来,人家一追查就会追到自己头上,到那时,一个钱捞不到还是小事,等着自己的就是牢狱之灾! 权衡利弊,只得退而求其次,赶紧找借口把另一个竟标者的定金退掉,放出霍总让他去中标,这样,虽然自己的收入少了很多,但基本上就可以化险为夷了,事不宜迟,柳秘书马上动身直奔小镇。 到了派出所,柳秘书找侯所长要求释放霍总,原来百依百顺的侯所长竟然一口拒绝,柳秘书大怒:“为什么不能放人?”侯所长一本正经:“已批准拘留他七天,提前解除拘留要报请上级批准,我这个小所长说了不算。” 柳秘书质问:“你抓他的时候怎么没上报批准?”侯所长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上次错了这次就不能再错。” 柳秘书气得跳起来:“你要考虑后果!”侯所长挺诚恳地说:“我愿意接受处分。”柳秘书没辙了。 他气呼呼地出来,忽然想起自己通过梦梅曾跟分局治安科长有过一面之交,手里正好还有他的一张名片,死马当作活马医,不妨试一试,好在嫖娼可以罚款处理,对一个治安科长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柳秘书给治安科打电话,侯所长也正给洪科长打电话,此时的洪科长正向市纪检反映柳秘书的问题,听了侯所长的报告,他立刻把情况转告了纪检书记,书记听了挺奇怪:“不会吧?柳秘书昨天跟市长去省里开会了。”洪科长想了想说:“他也许偷着跑回来了呢?”“这好办。”书记马上拨通了市长的电话。 书记问明了柳秘书的情况,一脸惊诧地放下电话:“市长说了,柳秘书就跟他住一个房间,这两天一直没有离开过,现在已经散了会,正在回来的路上,过会儿就能见面。”“这这……”洪科长也傻了眼:“难道他会分身术?”书记琢磨了一会儿问:“不会是张冠李戴吧?”洪科长摇摇头:“应该不会,侯所长以前见过他呀。” 洪科长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片刻,洪科长对书记说:“我有个办法搞清楚,不过得请您协助。”书记挺感兴趣:“你说你说。”洪科长一一道来,书记拍案叫绝:“就这么办!”伸手拿起了电话。 给治安科打过电话不久,急得团团转的柳秘书突然接到了侯所长的电话,说可以提前释放霍总,要他作为担保人来办手续,哈!柳秘书大喜,这个治安科长还真管用,怪不得人们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是侯所长的顶头上司嘛,柳秘书立刻觉得腰杆直了,开上车直奔镇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侯所长果然换了一副面孔,笑嘻嘻地把柳秘书迎进会议室,一眼就看到了神情沮丧的霍总,侯所长招呼霍总:“喂喂,你的救星来了,你们还没见过面吧?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柳秘书!”霍总瞥了一眼柳秘书,气呼呼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柳秘书笑起来:“风流出麻烦了吧?好了好了,”转头问侯所长:“咱办个手续吧?” 侯所长一摆手:“且慢,还有一件东西也还给你。”一份标底递了过来,柳秘书挺奇怪地捡起来,一眼看去神色大变,强做镇定地装洋蒜:“这……这是什么东西?”侯所长问:“你不知道?”柳秘书摇摇头,侯所长哼了一声:“不知道你怎么卖给他一百万?”柳秘书色厉内荏地喝道:“胡说八道,你血口喷人搞陷害!”侯所长冷笑着拿起标底,指着上面的机要员印章问:“这个胡凤是你老婆吧?真该你发财呀,正好娶了个机要员老婆,可她太粗心了,复印的时候为什么不把印章盖上?”柳秘书强词夺理:“我老婆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侯所长一挥手:“带进来!”洪科长押着披头散发的梦梅进了屋,梦梅一见柳秘书就扑上来,连抓带挠地大骂:“万人坑!你个害人精,你个大骗子……”侯所长楞住了:“万人坑?什么万人坑?” “万人坑就是万利生绰号!”洪科长指着柳秘书喝道:“他根本不是什么柳秘书,他是个坑人害人的大骗子!”冒牌柳秘书腿一软坐在了地下。 据被拘留的万人坑老婆交代,万人坑之所以会变成柳秘书,是他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市长参加各种活动的新闻,陪同市长的柳秘书也就常常上镜头,她越看万人坑越像这个柳秘书,街坊邻居们也发现万人坑跟柳秘书十分相象,如果穿上一样的衣服,简直就可以乱真,熟人们开玩笑地就管他叫起了柳秘书,“柳秘书”动了心,穿上西服革履去招摇,也果然就有人上当,他也就靠帮人托情找门路捞了不少好处,只遗憾小打小闹发不了大财。当市里发布黄金地皮招标时,“柳秘书”得知正是老婆保管标底,乐得就像天上掉下了大馅饼,凭他老诈骗的脑瓜,立刻想出了这条妙计…… 侯所长感慨不已:“这家伙可真像柳秘书啊。” 洪科长一拍桌子:“万利生!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放的火!” 万人坑知道盗卖标底已是大罪,再加上纵火更是罪上加罪,干脆死猪不怕开水烫,低头闭眼一声不响,洪科长冷笑一声:“你觉得自己挺高明是吧?好,咱们审讯室见!” 侯所长命令:“来人,押他们去市局!” 6、讲故事揭开谜底 审讯开始了,两位预审员和记录员就坐,先核对了身份,在证据面前,万人坑承认自己冒充了柳秘书,也承认自己指使老婆盗印标底,当问到三次纵火企图杀人的时候,万人坑料到没有证据,闭上眼又装死猪了。 洪科长进来了,看了眼装洋蒜的万人坑,挺谦虚地对预审员说:“我不管审讯,看你们这儿冷了场,想来讲个故事活跃活跃气氛,不过这个故事专业性很强,我又没有讲故事的天才,大家听起来会有些费力,好在万利生做过中学化学教师,讲错了的地方就请他指教吧。” 洪科长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国法西斯入侵法国,占领了法国北部的工业、文化名城里尔,里尔中心学校里也驻满了德国鬼子,面对他们的残酷镇压,一个聪明的学生便想出了一个惩罚德寇的好办法。这名学生发动同学一起动手,赶制出一些圆筒筒—这就是即将让德国法西斯大吃苦头的“礼物”。 第二天,正好德军有一批军火要从设在学校里的军火库装车南运。当德国鬼子装好军火、集中起来去食堂吃饭时,学生们举行了一场足球赛。 球赛非常激烈,但队员们老是把球踢出边线,球总是往军火车下钻,两队的球员就为此吵起来,接着就推推搡搡地扭打在一起,鬼子哨兵只顾看热闹,队员们就利用捡球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头天晚上做好的圆筒筒系到了汽车底下。 吃饱了饭的鬼子出发了,不一会儿,远方就响起了沉闷的爆炸声,轰隆隆地震得地动山摇,听到巨大的爆炸声,策划这次行动的学生们都高兴地跳了起来。 德国鬼子计划用来进攻法国首都的军火在这次爆炸中全部报销,德寇司令气得暴跳如雷,下命令一定要限期破案,可他们调查了好久也找不到原因,一些被炸得半死的德国鬼子心里也怪纳闷儿的:真奇怪呀,这车怎么走着走着就爆炸了呢? 炸毁军车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呢? 原来,这是学生们制造的 “土定时炸弹”,那么,“土定时炸弹”是运用什么原理做成的呢? 一是利用了白磷这种物质燃点低的原理,不用火柴点,白磷在40℃条件下就能自燃。二是利用了二硫化碳这种液体在常温下容易挥发的特性。 当敌人军车上路以后,排气管的热气使车下圆筒里的二硫化碳迅速挥发,泡在二硫化碳里的白磷便露了出来。白磷与空气中的氧气反应放出热量。当温度上升到40℃时,白磷就自动燃烧起来,先引起油箱着火,再引起车上的军火爆炸。就这样,德军的弹药便全部放了焰火…… 故事讲完了,洪科长拿出一个瓶子,指着泡在液体里的一块蜡样的东西说:“这就是白磷。”又拿出在梦梅房间里找到的碎瓶子说:“这上面也检出了白磷,所以接下来的故事就该万利生讲了。” 面如土色的万人坑已经讲不出话来了,他确实当过化学教师,只当了一年就因为殴打学生被开除,从此开始了诈骗生涯。 他利用专业知识的苦心设计确实挺巧妙,在去找梦梅看房的时候,偷偷把白磷放在电视机后面,让电视机散发的热量引起白磷燃烧,差一点儿就除掉了霍总和梦梅。一计不成,他在和梦梅乘霍总的车去宾馆的时候,又偷偷把白磷放在了汽车后座下面,让排气管散发的热量引起了燃烧,幸好被勇敢的门卫救了霍总和梦梅的命,两次起火虽然引起了了消防局的注意,但大火引起各种物质的燃烧掩盖了白磷的痕迹,即使检出了微量的白磷分子也不足以确定起火原因。 第三次起火纯属偶然,他藏在冰箱里的白磷瓶子无意中被饿肚子的梦梅打碎,厨房里偏偏又没有可燃物,磷的单纯燃烧必然会留下痕迹,从而使他的巧妙设计露了马脚,终于被洪科长揪住了狐狸尾巴,是偶然也是必然,机关算尽太聪明,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万人坑满头虚汗久久说不出话来,洪科长严肃地说:“你已经触犯了刑法,必定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不过我们可以给你一次坦白交代的机会,这就是看你的态度了。” 万人坑开始交代了,其实他就是不交代大家也已经了然于胸了……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鬼火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46.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