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胎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4:58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50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童璟看着面前露出标准笑容的护士,扯了扯嘴角:我跟周医生约好了。 小姐贵姓? 姓童,我叫童璟。 护士熟练地翻着……

“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童璟看着面前露出标准笑容的护士,扯了扯嘴角:“我跟周医生约好了。” “小姐贵姓?” “姓童,我叫童璟。” 护士熟练地翻着登记簿,终于露出更加灿烂的笑来:“童小姐,您可以进去了。” 童璟的身后,几排座椅都坐满等待预约的人,看到童璟走入周医生的办公室,人人羡慕,要知道,他们一大早便在这里排队,等着预约的可是一年后的诊疗名额呢。 这里是什么地方?郦城家喻户晓的塑美整形医院,都说这里的主刀医生里有个从韩国留学归来的青年才俊,姓周名敬生,他手中的柳叶刀,鬼斧神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资本。 传言神乎其神,可周敬生看诊的号却极难排,他一月只看一位病人,一年十二位,一位也多不得。 童璟两年前预约,如今终于轮到。 周敬生的办公室粉刷了淡蓝色的漆,看着便让人心神宁静。童璟走进去的时候,正看到办公桌前的周敬生,阳光恰照在他的肩头,可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着的光芒,神采奕奕。 “童小姐,请坐。” 他彬彬有礼,童璟紧张的心情也放得舒缓了些。周敬生对眼前这位美人儿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专注看着文件夹,里面有关于童璟的一切。 “从整形医生的角度来看,童小姐你五官端正出挑,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这样的长相,没必要整容。”周敬生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说:“脱胎换骨,当真是你想要的?” “我来找周医生,自然是要脱胎换骨。” “童小姐很美,只是可惜,这张脸没什么福气,不过这是父母给的,怪不得童小姐。”周敬生说话很慢,却一字一句,敲击人心:“童小姐,你既然已决定抛弃这副美相,那么心里一定有了计较,你想要一张什么样的脸,可否告诉我?” 童璟斟酌了斟酌,最终还是从包里抽出了一张照片:“我想成为她。” 周敬生看着手中照片,里面的女人虽不及童璟美貌,却也耐看,更重要的是,她的脸有富贵之气。 “童小姐果真好眼光,这张脸是长寿之相。” “周医生会看相?” “做我们整形医生的,最擅长的便是看相,童小姐注定红颜薄命,但若换了这张脸,终能儿孙绕膝,颐养天年。” “周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若童小姐没什么要紧事的话,今天就可以。” “那么一切就拜托周医生了。” 一个小时之后,童璟被推进了手术室。 做手术的只周敬生一人,不需要副手,亦不需要协助的护士,周敬生一人仿佛能当十人。 周敬生一边为童璟注射麻药一边说:“童小姐,你与这张脸的主人认识?” 童璟有些不耐烦:“有关病人的隐私,周医生是不是不应该打听呢?” 周敬生笑了起来:“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童小姐要考虑后果。” 童璟立刻怒了:“周医生,请注意你的身份,若再出言不逊,这场手术我便不做了。” “恐怕由不得童小姐了,看,麻药起作用了。” 周敬生的脸当真越来越模糊,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飘忽,终于带着童璟进入了深沉的安眠。 一场梦后,脱胎换骨。故事大全鬼故事www. 一个月后,童璟出院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露齿一笑,很是满意,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紧盯着周敬生:“周医生,关于我整容的事……” “放心,医院会为患者保护隐私,童小姐不必担忧。” “凡事总有万一,万一这件事泄露出去……” “童小姐,我从来不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这样最好,谢谢你周医生,再见!” 童璟转身离开了周敬生的办公室,身后,周敬生深沉的声音传来:“童小姐,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一定会再见?童璟哼了一声,做梦! 十天之后,童璟嫁给了郦城首富顾平凉,二人的婚礼照片刊登在报纸的头版头条上,引人注目。 刚下了手术台的周敬生看到助手放在桌上的报纸,唇角露出一丝笑容,照片上的女人笑得很是幸福,标题上的名字写着,她叫童甄。 “原来连名字也舍弃了。”周敬生笑得深沉,按下了话机的按键:“小董,请下一位患者进来。” 郦城的天,四季如春,来年清明,童璟已是有了身孕的人。 宝宝在她肚子里已有五个月,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幸福。 顾平凉推门进来,看到站在窗边的童璟,为她体贴地披上了披肩。 “甄甄,童璟的忌日快到了,你怀着孩子,这次上坟就不要去了,有忌讳。” “不行!”童璟断然拒绝:“她是我妹妹,有什么忌讳?” “我是怕冲了孩子……” “我妹妹就是做了鬼,那也是孩子的姨,你见过亲姨害亲外甥的么?” 童璟越说越激动,竟是要哭了,知道孕妇情绪波动都大,顾平凉忙劝她:“好好好,去去去,你想做什么都行,别哭了。” 于是清明那天,挺着大肚子的童璟随顾平生一起去了墓地,在看到墓碑上自己从前的照片时,长发遮面的童璟的嘴角,竟扯出一丝微微的笑意,顾平凉看不到。 顾平凉只知道,童璟死于一年前的车祸,而他的妻子童甄在祭拜时情难自已,哭得昏死了过去。 清明的雨接连下了几天,童璟在上坟回来后就觉得身体不舒服,被顾平凉安排进医院小住了几天。这一天照例要做检查,B超已能看到孩子的模样,小小的卧在她的身体里,让她有为人母的喜悦。 正看着屏幕,B超室的门开了又合,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童小姐,好久不见。” 童璟一个惊吓,慌忙看向来人,周敬生正探身看着屏幕,与手执仪器的医生交谈,听他们说话的内容,好像二人是老同学。 “周医生,你看,这孩子……”那医生低声说:“好像是畸形儿。” 畸形? 童璟顿时激动起来:“怎么可能,我的孩子怎么会是畸形儿?” 周敬生抬手在半空中压了压,示意童璟安静:“童小姐,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我医院的办公室,我们谈谈。” 当拿着B超照片的童璟失魂落魄的走出医院大楼时,周敬生的车已开到了她的面前:“童小姐,请上车。” 一年多没来,周敬生的办公室仍如先前一般,他儒雅而有内涵,声音亦是温和:“童小姐,你知不知道,以我院现在的技术,是可以为胎儿整形的。” “给胎儿整形?”童璟不可置信:“开什么玩笑?” “或许童小姐觉得是天方夜谭,可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有这个技术,也有这个信心。”周敬生指了指B超照片:“这孩子从面相上看,没福气,是个败家孩子,顾先生家大业大,这样的孩子如何能继承他的家业?” “荒唐!”童璟狠狠拍了拍桌子:“周敬生,你究竟想做什么?” 周敬生却依旧笑着:“童小姐,我发誓,我所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童小姐请冷静下来想一想,你来我院整形成童甄小姐的模样是为了什么,你如此爱顾先生,难道不想给他生个健康而又聪明的孩子?” 童璟语声有些颤抖:“这手术的风险有多大?” “没有风险,”周敬生很有自信:“看看你的脸,你应该相信我的医术。” 童璟不语。 周敬生趁机递了份文件和一支笔过去:“童小姐,我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字一句,带着绝对的诱惑。 童璟和顾平凉的孩子出生在八月末,暑去秋来,是个好时节。 孩子是男孩儿,白白胖胖,抓周那日,不负众望,抓了一支笔,来贺喜的客人都说顾家又要出个状元了。 果真,这孩子聪明伶俐,上学频频跳级,十八岁,已在牛津大学修完学位,回国为父亲的事业开辟新的天地。 十八年,童璟再没去过塑美整形医院,也再没见过周敬生,可却无时无刻不在心里佩服周敬生的医术,他的柳叶刀,果真如传闻一般,鬼斧神工。 童璟过得幸福,可心中却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在儿子回国那天让她忐忑起来,因为她的邮箱里忽然收到一份匿名信件,信件里的内容匪夷所思,只她能懂:“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在美国见到了你们的孩子,是个好小伙,你一切都好,我也一样,勿念。” 惶恐非常,童璟立刻就删掉了这封邮件。苗疆蛊事:http://book./kongbu/5/ 她知道,这封邮件来自真正的童甄,她的姐姐。 这世上,有许多人想求富贵,童甄好命,被顾平凉看上,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富贵荣华,可她却并不想做笼中的金丝雀,于是一场以她妹妹的身份伪造的车祸假死,让她离开郦城,开始另一段人生。而一直爱慕着顾平凉的童璟,整形为童甄,代替她陪伴在顾平凉身旁。 各取所需,各得所愿。 儿子很孝顺,闲暇之余总爱带着童璟和顾平凉出国旅游散心。一次新加坡之行,父子二人本是来此地开会,顺便陪着童璟旅行,父子开会的时候,童璟便一人在酒店附近溜达。 狮城新加坡,华人聚集地,看到的面孔大半是黄种人,让人感到亲切。童璟在广场上的长椅上坐着,看孩子们喂鸽子,很是开心。 忽然传来一阵哭声,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孩摔倒了,哭得伤心,童璟忙上前去扶,却有一双手比她更快地抱起了小女孩。 “囡囡乖,妈妈在这里,不哭了。” 童璟抬头,站在面前的是个极美丽的女子,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从容而优雅。 这张脸,童璟曾与她朝夕相伴,永远不会忘记。 那是她的脸。 “小姐,谢谢你。” 女子对童璟道谢,童璟却忽然抓住她的手,逼问:“你究竟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有些诧异,却还是礼貌地后退了一步,轻轻拂去童璟的手:“小姐,我叫杜梦然,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你认错人了。” 童璟这才觉得有些失礼,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 “小姐,今日之后,你我再不会有交集,拜拜。” 女子带着孩子离开,可意味深长的话,却让童璟愣住。 她说的是拜拜,不是再见。 童璟笑了。 她不知道,抱着孩子离开的杜梦然,因着她的缘由,想起来多年前一段过往。 就在童璟和顾平凉大婚那日,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周敬生接待了一位新的患者,患者十七岁,名叫杜梦然。 走进来的杜梦然,带着遮阳帽,脸上还包了丝巾,只留下一双眼睛,可以视物。 战战兢兢坐下,她用惶恐不安的眼睛看着周敬生,说出来的第一句话是:“周医生,请你救救我。” 周敬生用一贯深沉的声音说:“杜小姐,请你拿掉丝巾,让我看看你的脸,这样我才能救你。” 杜梦然没有勇气,周敬生只好站起了身,用只属于医生的修长的手指替她除去丝巾,暴露在外的,是一张重度烧伤后愈合的脸。 杜梦然哭了起来:“我只是走在街上,他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手里拿着饮料瓶便往我脸上泼,很疼,我感觉脸都被烧起来了,没人救我,他把所有硫酸都泼在我脸上,然后跑了。他们家人答应赔钱,可是要钱有什么用,钱能换回我的脸吗?” 杜梦然痛哭不已,周敬生想起来几个月前的报道,高中女生被前男友当街泼了硫酸,脸被毁容,报道上有女孩毁容前后的照片,原来就是杜梦然。 可怜的姑娘。 周敬生轻轻拍着杜梦然的肩头,笑了起来:“小姑娘,别怕,钱不能换回你的脸,但我可以给你一段崭新的人生,你要还是不要?” 杜梦然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别的医生都没有办法,周医生,你果真可以办到?” 周敬生很是自信的点了点头:“当然,因为我是周敬生。” 杜梦然的手术安排在三天后,术前照例要写方案,周敬生独自一人在医院加班,写到术后容颜的模拟图时,他离开了电脑,走入了办公室里只他能进的那一间私密的房间。 房间是冷库,阴冷,发着幽蓝蓝的光,四面墙上,悬挂着一张张面皮,都是人脸,都是他这些年来做整容手术时所收集的被主人抛弃的脸。 脸皮的下方,写着主人的名字,一个又一个,故事都在周敬生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 舍弃父母给的脸皮是有缘由的,他们的缘由冠冕堂皇,有些出于主动,有些迫于无奈。 不过,像杜梦然这样的姑娘,还年轻,日后的路很长,她需要一个灿烂而愉悦的人生。 周敬生在冷库中站了许久,目光最终停留在了一张脸皮上,这张脸皮还很新鲜,足够漂亮,足够配得上杜梦然那一颗年轻而美丽的心。 周敬生将它取了下来。 一同被取下的,还有贴在墙上的标签,这张脸皮主人的名字叫做童璟。 一张美人儿面皮,手术过后,一段崭新人生。 从新加坡回来后,童璟再次去了塑美整形医院。 在前台的护士仍是年轻的姑娘,看到童璟,依然是标准的笑容:“您是顾夫人吧?我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你,你本人比照片还要美呢。” “谢谢,”童璟客气地点了点头:“请问周医生在吗?” 小护士有些诧异:“周医生是在的,您是要预约整形吗?” “不是,”童璟立刻否认:“我是周医生的朋友,找他有些事情。” 正说着,周敬生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大腹便便的男人探出头来:“小刘,给我泡杯茶。” 小护士答应着,叫住了男人:“周医生,这位顾太太有事找您。” “顾太太?”男人走了出来,看着童璟,有些莫名其妙:“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么?” 童璟看着这个不认识的男人,忙解释:“不好意思,我想是搞错了,我要找的是周敬生医生。” “周敬生?”小护士与男人面面相觑:“不好意思,我们医院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医生。” “怎么会,他不是你们这里的主刀医生吗,一月只看一位病人,都说他的柳叶刀鬼斧神工。” 小护士被逗乐了:“顾太太,我们医院从来没有这么奇怪的规矩,您是不是记错了?” 候诊病人的目光都齐刷刷聚集在了这里,童璟感到异常难为情,忙道了歉,逃离了塑美整形医院。 在医院的门口,立着很大的广告牌,上面是医院的主治医师的名字和照片,童璟一个个看过去,果然没有一个人叫周敬生。 周敬生像是凭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除了她,再无人认识。 这样多好,她的秘密,再无人得知。 童璟彻底安心了。 一切果真如周敬生所言,她这一生好福气,富贵荣华,安享晚年。 一切如愿。 捻胎鬼,元代《湖海新闻夷坚续志》中“益公阴德”条有记,为世间奇鬼,司职于阴曹地府,为投胎之人捏捻相貌,一生命运皆掌握于他手中。他给你好皮相,你可富贵荣华,他给你赖皮囊,你便穷困潦倒,故轮回道上百鬼过,却无一个敢得罪捻胎鬼,自个儿下辈子的命运,开不起玩笑。 周敬生,捻胎鬼一只,好人世热闹,化人形,偷上人间,为活人整容,手下捏捻一张张脸皮,红尘痴傻人一个个遂愿。 一段段他人往事,为周敬生解闷儿,快活过后,复又回了地府去,他于人间留存的痕迹,除却一张张脸皮外,就此不见。 下次,倘若你决定去整容,遇见一个叫周敬生的主治医师,请小心,他是捻胎鬼。好生给他些甜言蜜语,他会为你捏一张脸皮,包你称心如意。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捻胎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