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怨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0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258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简介:当她把那把扳手使劲地敲在他脑袋上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已经别无选择了,她必须要他死。 1 接到杜小倩的电话时,陆美仁正在做面膜,杜小倩让她过去……

当她把那把扳手使劲地敲在他脑袋上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已经别无选择了,她必须要他死。 1 接到杜小倩的电话时,陆美仁正在做面膜,杜小倩让她过去打麻将,现在三缺一呢。 挂了电话,陆美仁急匆匆地把脸上的面膜洗掉,刚换上那套浅紫色的套裙,就盯着镜子里有些臃肿的身材暗自郁闷。33岁的她其实并不胖,只是生完孩子以后身材有些走样,加上她向来喜欢穿浅色的衣服,所以看起来就显得有些臃肿。 她原本未曾注意这些,就像所有的阔太太、师奶一样,成天就是打麻将、逛街、买衣服。直到昨天,她买了这套浅紫色的套裙,满心欢喜地穿给林萧看,谁知林萧仅仅瞥了一眼,就泼来一头冷水:"你呀,应该穿深色的衣服才不显胖,比如黑色的。"结婚八年多,这是林萧第一次对她衣服的颜色挑毛病,林萧比她小一岁,高大英俊,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他们读书的时候就开始恋爱,然后结婚,没有过山盟海誓的约定,没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似乎一切都那么顺利,那么顺理成章。"我才不要,黑色的衣服穿起来显老。"紧接着她又神经质般地追问林萧,"我是不是老了?是不是老了?" 林萧把报纸一扔,拿起手机跑进洗手间,嘴里咕哝着:"女人真是不可理喻!"陆美仁愣了愣,他这是啥意思?是在认为她老了吗?她有些恍惚地盯着洗手间的门,里面传来冲水声,以及林萧压低嗓音的讲话声。她突然想起来,林萧已经很久没有带她一起出门,甚至很久没跟她一起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这时候,陆美仁凑近镜子,微眯着眼,仔细地检查眼角的鱼尾纹,那些褶皱在阴暗潮湿中滋生,从缝隙处往外爬,发出刺眼的光。33岁!她突然对这个年龄萌发一种莫名的恐惧。 陆美仁在打麻将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点了一晚上的炮,把包里的钱输得精光,后面输的还是杜小倩帮她垫上的。"谢谢你啊,明天我就把钱还给你。"散场后,陆美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杜小倩挥挥手,笑着说:"谢啥,咱俩谁跟谁,我又不缺那点钱,还什么呀!"刚说到这里,杜小倩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脸上的局促一闪即灭,然后是那种温柔得令人窒息的声音:"喂,还没休息吗?"边说边往洗手间走去。 杜小倩跟陆美仁是大学同学,杜小倩那时候是学校里的校花,浑身上下尽是脱俗的美,人人都说她像极了《倩女幽魂》里面的聂小倩。她跟林萧曾经有过一段恋情,整个校园为之沸腾,男生嫉妒,女生嫉妒,他们常旁若无人地牵着手走在校园里每个角落。那时,他们的恋情是最靓丽的风景线。然而,他们却不知为何分手了,后来林萧就跟陆美仁走到一起,没多久杜小倩因病退学,之后便杳无消息。直到前两个月,杜小倩与陆美仁偶然间在电梯里遇到,才晓得原来她们都住在同一幢大厦。 重逢时,陆美仁差点认不出杜小倩,她现在变得更加漂亮,还未结婚,做了一个香港富商的情妇,对方给她买了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开了间咖啡厅,还给她足够的钱挥霍,然后一两个月回来宠幸她一次。刚才的电话大概就是那个香港富商打来的吧,陆美仁心想。 杜小倩的电话一接就是半个小时,返回卧室时她面带幸福的微笑,很快地便拿起睡衣洗澡去了。不知是出于对杜小倩的好奇还是其他原因,陆美仁抓过桌上的手机,翻出来电记录,只见蓝色的屏幕上清清楚楚地烙着两个字-- 林萧! 2 杜小倩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丝绸睡衣,没有戴胸罩,坚挺饱满的乳房傲然地展露无疑。陆美仁在这具诱人的胴体上感到了一种危险,这种危险一旦被嗅到,马上就像燎原的大火在陆美仁的胸膛里滚滚烧开了。她不动声色地看着杜小倩,尽管她已经开始憎恨眼前这个女人,但言语中仍装着关心:"小倩,你干吗没想过结婚?老了以后的那种孤独你难道不怕吗?" "为什么要结婚呢?"杜小倩点了一根烟,举手投足风情万种,"我不相信男人,男人都是沾腥的猫,老婆再好,他也觉得不如情人,除非你青春永驻,那可能吗?女人一旦结婚、生完孩子,还有什么青春可言呢?" 杜小倩的话刺痛了陆美仁,她有些紧张地摸摸自己的脸:"你看……我是不是老了?" 杜小倩凑近她的脸,认真地看着,慢条斯理说着:"唔,肤色有点偏暗,有些色斑,眼角也开始有鱼尾纹了,你平时不做美容吗?那可不行,不保养会老得特别快,瞧瞧你们家林萧,年轻得跟小伙子似的,你就不怕他……来,站起来让我看看!呀!你该去健健身,瞧这身材都变成这样了,还有肚子上这些赘肉,老天,婚姻真可怕!你呀,应该穿深色的衣服才不显胖,比如黑色的,因为……" 陆美仁的心陡然一沉,杜小倩后面的话她不曾听进去,她发现杜小倩就她衣服颜色的说法跟林萧一模一样。莫非……他们在一起讨论过她?还是取笑过她? "咦,你怎么了?逗你玩呢!你当然没老啦,才33岁,又不是63岁!"杜小倩把烟头掐灭,翻身躺到床上。可陆美仁却不认为她是在开玩笑,而是话中有话。 "对了,你跟林萧当初那么好,为什么突然分手?"这是陆美仁长期以来琢磨不透的问题,而且她也想从话里套出杜小倩现在是不是跟林萧还有藕断丝连的关系。 "都过去那么久,提它干嘛!怎么,林萧对你不好吗?" "不,他对我很好。"陆美仁想着刚才的电话,心里就阵阵刺痛。 "那就好啊,不过我真的挺怀念以前的那种生活,无忧无虑。对了,我还存有以前的照片呢。快过来,我拿给你看。"杜小倩说着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影集。 陆美仁看到了一张黑白照片,她记得,那是他们全班同学旅游时的合影。她心里一阵暖暖,仿佛回到了校园生活,没想到杜小倩居然把这张照片保存到现在。她刚想说改天拿去加洗一张,突然看见照片左下角那个面带微笑、其貌不扬的女孩子,她的心霎时像被利刀刺到了,一股寒意倏地爬上她的脊背,她浑身猛地抽动了一下。 杜小倩似乎没注意到她的神情,笑着说:"其实林萧那时候看起来挺傻的,搞不懂怎么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他。当时除了你、我,好像我们班还有另一个女生也喜欢他,哦,对了,就是这个……她叫……吴艳红!对,吴艳红,我对她印象可深呢!"她手指向照片左下角那个女孩子。 对,就是吴艳红!陆美仁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她以为自己早把这个名字忘记了,但是没有。可怕的记忆像一只永不停歇的小虫子潜伏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地吞食她,直到她无处可逃,无处躲藏,把那幕惨剧以最清晰的姿态搬到眼前,日复一日地循环放映。 她不是有心的,真的不是!她只是爱林萧,爱到不允许任何人有插足的机会,当她看到吴艳红写给林萧的情书时,便开始发疯、抓狂,像吴艳红这种要脸蛋没脸蛋、要背景没背景,年年被评为"最差学生"的女孩子怎么有资格跟她抢林萧?吴艳红不该跟她争吵,更不该鄙视她不如杜小倩,否则她也不会恼羞成怒把吴艳红推下学校的后山。等她清醒时,一切都晚了,吴艳红整张脸已经血肉模糊。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她了。陆美仁庆幸自己犯下的罪行无人发现,忐忑不安地保住了她的爱情,渐渐地,她不再忐忑不安了,从容地做着林萧的太太,一直到现在,她以为一辈子都可以这样从容…… 没想到,现在见到了这张照片,这张该死的照片! 3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便再也无法合拢。陆美仁开始变得敏感而多疑,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时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肯定是吴艳红回来了,回来向她索命。好几次她躺在床上时,都能强烈地感觉到吴艳红就站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就这样,她被吓得有点儿精神错乱了,给林萧打电话,希望他能早点儿回来陪她。林萧嘴上说好,有时还说就在路上,可不到半夜他不曾回家的,电话催多了,他索性关机。 28楼 陆美仁看着自己日渐憔悴的容颜,心里发慌了。杜小倩带给她的危机感不可抑止地增强,有一次,她用座机给杜小倩拨打电话,一边跟杜小倩闲聊,一边用手机拨通林萧的电话,结果就在与杜小倩的电话里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手机铃声。她想,他们肯定是旧情复燃了,尽管杜小倩已经31岁,可她仍然那么漂亮、迷人,全身无一处不充满着诱惑,这种诱惑对陆美仁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她极有可能会失去林萧,以一种极其可怕的方式失去,变得一无所有。 让她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是在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屋外风雨交加,一个紧接一个的闪电似乎要把这个世界无情地劈开。林萧像往常一样被她打了N次电话后索性关机。她害怕极了,孤独地蜷缩在床上,冷得发抖,好像吴艳红就在这个屋子里,就站在她的床边……她给杜小倩打电话,试图缓解这种不可救药的恐惧感,可是打完以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最最愚蠢的错误,因为,她比之前更恐惧了。 "怎么?下这么大的雨,林萧没在家陪你吗?"杜小倩在那头吃吃地笑着,这让陆美仁很不舒服,认为她的话里尽带嘲讽,但又不知如何回她,林萧此时此刻很有可能就在她那里。 "怎么不说话了?对了,美仁,我明天带你去健身吧,我认识个教练,可帅呢!" 陆美仁含糊不清地应着,看来林萧并不在她那里,她应该不会当着林萧的面说别的男人帅吧,便说:"你在干嘛?" "看电视呗,你不知道,我刚刚看到一则新闻好可怕呀!说有一个医生在外面有了外遇,想跟他老婆离婚,他老婆不肯,然后他就在枕头下藏了一把刀,接连几个晚上装梦游吓他老婆,以为他老婆会因害怕而跟他离婚,谁知他老婆还是不离婚,结果他就他老婆杀了,肢解了,还把头放在高压锅里炖……" 一记雷声在空中炸响,陆美仁惊呼一声,说话变得吞吞吐吐地:"不……不说了,我睡了。" "好啊,那你明天要不要去健身?那个教练真的……" "再说吧。"陆美仁打断她,赶紧挂掉电话。真该死!干吗要给杜小倩打电话?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高压锅里的人头,慢慢地,慢慢地,高压锅里的人头就变成了她的头,眼睛睁得出奇地大,充满绝望,充满恐惧--她在跟自己的头对视着。突然间,她觉得杜小倩说的不是所谓的新闻,而是在暗示她跟林萧,也许林萧就是想要跟她离婚,如果她不肯,林萧就会杀了她! 这时候,陆美仁的目光投落在枕头上,杜小倩说,那个医生在枕头下藏放一把刀……陆美仁害怕极了,她手指僵硬地伸手探进枕头下,没想到,她真的摸到了一样东西-- 林萧在枕头下藏放了一把刀。 4 林萧回来了。 陆美仁听见他拿钥匙开门的声音,赶忙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紧张得心跳错乱。林萧走路的声音很轻,轻得跟空气混合一起。他就站在床边,安静地端详着陆美仁,似乎在揣测她是不是已经睡着了,然后从枕头下摸出那把刀,在陆美仁还没来得及尖叫的那一瞬间,便毫不犹豫地砍向她的脖子。 "啊--"陆美仁失声尖叫,但叫得很难听,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这个梦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 林萧打开床头灯,皱着眉头,说道:"你干什么,三更半夜别吓人好不好?"陆美仁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平时他多晚回来陆美仁都知道的,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死? "怎么了?睡吧,困着呢!"林萧拍拍她的手,翻过身,闭上眼睛。 陆美仁心里愈发难受,她突然觉得身边这个男人已经不属于她了,尽管他就睡在她的身边。陆美仁吞了吞口水,低低说着:"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你把我杀了。" "哦,是吗?"林萧不冷不热地回应着。他的态度让陆美仁的心骤然冷到了极点:"你爱我吗?" 林萧白了她一眼,咂咂嘴巴道:"都老夫老妻了,还我爱你、你爱我的,腻不腻人啊?" "你嫌我了是不是?嫌我老了、胖了、不如杜小倩是不是?" "我说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神经兮兮的?我什么时候嫌你了?" "难道不是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杜小倩那点事情,就她那骚样,把你的魂儿都勾得不见了。你以为她是什么好鸟吗?还不是被人包起来做二奶……" 林萧猛一翻身,打断她的话:"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她可从来没说过你的不是。" "哈!不打自招了!嫌我说话难听?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嫌我,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跟她平时都在哪儿偷情的?是她家还是宾馆?她在床上很厉害是不是?"陆美仁真似一个泼妇,蓬头散发,唾沫横飞,声音高亢得刺耳,怕是隔壁的邻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你……真是不可理喻,算了,我不想跟你吵!"林萧铁青着脸,翻身下了床,拿起枕头往外走。 "不想跟我吵?你心虚了吧,让我说中了,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然后跟那个贱人在一起?" 林萧懒得搭理她,"砰"地关上房门,把陆美仁的无理取闹彻底隔离了。 "姓林的,我告诉你,想离婚没门,除非你把我杀了!"陆美仁肺都气炸了,抓起枕头狠狠地砸到门上,然后哗啦哭开了。陆美仁深深爱着林萧,爱到从不怀疑他会对她不忠,所以,她从来没想过,如果失去林萧,她要怎样继续生活。她一直认为林萧也是深深爱着她,至少以前是这样。她还记得,生女儿荧荧的时候,林萧抱着大汗淋漓的她哽咽得说不出话;坐月子的时候,从未干过家务的林萧为了给她熬汤烫得手上全是泡……想到这里,陆美仁被感动了,她不能输给杜小倩,林萧是她的丈夫,她不能让杜小倩把林萧抢走。 陆美仁紧紧地盯着房门,她对自己说:"数一百下,一百下之内如果他进来道歉,我就原谅他,甚至愿意为了他去做美容、健身、减肥……"她开始默数着,1、2、3、4、5……数得很慢很慢,以至于不知道数到了哪儿只好重新数,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法麻痹自己。 一直到东方破晓,房门始终纹丝不动。 陆美仁投降了,她抱起一床毛毯,咬咬牙,拉开了房门。林萧早已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那个姿势蜷缩如母体里的婴儿,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陆美仁上前轻轻地将毛毯盖在林萧身上。林萧翻过身,睁开眼睛,然后对着陆美仁笑了,笑得那么温柔,笑得那么甜蜜,把陆美仁心里所有的气都笑消了。陆美仁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呜咽着:"老公,我真的很怕失去你!" "傻瓜,你怎么会失去我呢?"林萧柔声安慰她,说,"我也不好,一心忙生意,没好好陪过你。好了,别哭,乖。" 5 三天后,陆美仁给杜小倩打电话说想过去她家里拿照片加洗一张,杜小倩立马就答应了。其实陆美仁并非要加洗照片,而是想将照片毁掉。她记得小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讲过,鬼魂常会附在它熟悉的东西上面,比如照片,比如画像,所以陆美仁坚信,吴艳红的鬼魂就附在那张照片上,只要把照片烧毁,吴艳红的鬼魂就会跟着烟消云散了。 陆美仁来到杜小倩家里时,杜小倩正在打电话,她还是穿着那件近乎透明的丝绸睡衣,光着脚,脚指甲涂着鲜红的指甲油,脚脖子上挂着一条精致的链子,长长的卷发自然地披散开来。陆美仁不想看她,可余光却无法从她身上移开--她真是漂亮得让人生厌。 杜小倩给她倒上一杯可乐,然后继续打着电话,语气中尽是温柔与关怀,不时地发出笑声,笑得肆无忌惮,笑得花枝乱颤。陆美仁的脑海里很快闪出了两个字--淫荡。是的,尽管她表面上跟杜小倩情如姐妹,可事实上她对杜小倩是恨之入骨。当然,这种恨里面更多的是嫉妒。 杜小倩终于接完电话,她转过身,笑盈盈地说:"听说你们前两天吵架了?" 陆美仁的心往下一沉,怎么回事,他们吵架的事,林萧也对她说吗? 陆美仁撒了个谎:"没有啊,我们从不吵架,他跟你说我们吵架啦?" 杜小倩没有答话,而是说:"你呀,其实应该多理解他一些,他也不容易,每天那么多应酬,你的性格我了解,硬脾气,不服输,有时候还喜欢钻牛角尖。你可别不高兴,我是为你好才这么说的,你跟我不同,我还是单身一人。所以你也要将你的脾气好好改一改,这样才能夫妻和睦相处啊!林萧是个好男人,你可别让他飞了。" "当然不会,我们一直都挺好的。"陆美仁恨得咬牙切齿,杜小倩这是啥意思?教她怎么做一个妻子?她和林萧结婚八年多了,还用杜小倩来教?更何况前几天若不是为了她,自己会跟林萧吵吗? "那就好,我是真心希望你们好好的。对了,你等我下,我先去趟厕所,一会儿拿照片给你。" 杜小倩刚进厕所,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这次的铃声是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跟林萧的手机铃声一模一样。林萧的铃声还是陆美仁让他换上去的。 厕所里传来杜小倩的声音:"美仁,你帮我接一下,就说我在洗澡。" 陆美仁有些恍惚地拿起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林萧的名字。她木讷地按下接听键,把手机贴到耳边。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傀儡,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却又无法挣脱。 "喂?倩倩吗?" 倩倩?叫得多么亲热!陆美仁心里一酸。林萧接着说:"明天下午你过来我们公司拿玫瑰花,我听你的,一共是九百九十九朵,然后晚上八点老地方见,记住了,千万别让陆美仁知道,咱们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陆美仁像是突然掉进了冰窟,全身冷得发怵。这就是她的丈夫?跟她同床共枕八年多的丈夫?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还交代杜小倩千万别让她知道,他怎么可以? 陆美仁瘫软在沙发上,她失神地盯着手机屏幕,满脑子都是林萧刚才那番话。稍过半晌,她全身一紧,扔掉手机逃命似的跑出杜小倩家里。"千万别让陆美仁知道,咱们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她在林萧的电话中嗅到了一种奇怪的语气,或者应该说,那是杀气。 6 林萧今天有些反常,九点钟就下班回家,手里边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不知道装着什么,就是有点儿腥味。他一进门就给陆美仁一个拥抱,林萧很久没有过这种亲昵动作了,每次都是陆美仁主动上前拥抱他,有时候,他还嫌烦,怕被人看见笑话了。而今天,他不仅主动拥抱她,还深情地吻了她。 陆美仁不见高兴,反而是恐惧得快要窒息,她感觉那股杀气就隐藏在林萧的吻后面,他的吻是有毒的,试图将他们八年多的婚姻毒死。 "你先看看电视,我到厨房忙点事情。"说完,林萧提着那个黑色袋子进了厨房,他素来不进厨房的。 不一会儿,陆美仁听见林萧在摆弄高压锅的声音。杜小倩说,那个医生把他老婆杀了,分尸,把他老婆的头放在高压锅里炖……想到这里,陆美仁神经质般地走到电视机旁,从柜子里拿出一把扳手,这是她下午从杜小倩那儿出来后,到楼下的五金店买的,她原本想买那把最大的,可是拿起来有些吃力,所以就挑了这把。五金店的老板好心地向她推荐:"买老虎钳可能会更好。"陆美仁骗他家里的水管坏了。 陆美仁慢慢地向厨房靠近,紧紧抓着扳手,抓得那么紧,手背上的青筋一一暴露出来。 厨房里,林萧正蹲在地上,背对着她,埋头在弄什么,未曾注意到身后的陆美仁。 陆美仁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林萧的脑袋,汗水沿着她的额头悄悄往下滑,滑过了眉毛,就快要跑进眼眶里了。她猛地举起扳手,用力砸下去,一下、两下……林萧闷哼一声,转眼间就倒在了血泊当中。 陆美仁仍然死命砸着,她必须要他死,在他跟杜小倩合谋想杀死她之前。然后,她终于累了,似乎已精疲力竭,瘫软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血肉模糊的林萧。很奇怪,她竟没有丝毫负罪感。 林萧的手机响起了,陆美仁爬过去从他的裤兜里摸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杜小倩的名字,她陡然冒出一个念头,干脆把杜小倩骗过来。事到如今,她不在乎再多杀一个人,况且还是杜小倩让她变得一无所有。 "喂,林萧,你不是说明天让我过去你们公司拿玫瑰花吗?这样吧,你喊个下属直接送到我的咖啡厅来吧,九百九十九朵,我可拿不动呀……喂,林萧,你在听吗?说话呀!" "是我。"陆美仁语气出奇的平淡。 "噢,美仁啊,都被你听到了啊?林萧本来还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呢,明天不是你们结婚九周年纪念日吗?所以他定了玫瑰花……对了,我还让林萧带了一只农家鸡回去,用高压锅炖一下就可以了,他说你最近身体不好,精神恍恍惚惚……" 7 "艳红……" 杜小倩不耐烦地打断了坐在她对面那个男人的话:"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艳红,我叫杜小倩,杜小倩!" "好,我下次一定记住。"男人点点头,他是这座城市最有名的整容医生连麦,"不过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杜小倩……是你杀的吗?" "在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杜小倩,那就是我。话说回来,我真得好好感谢你,手术做得这么完美,陆美仁还以为我死了,她万万没想到我会以杜小倩的身份回到她身边。" 连麦眯着眼从包里拿出两张机票:"艳……哦,小倩,林萧已经死了,陆美仁已经疯了,现在你的仇也报了,我们明天就去美国好不好?那边催了我很多次,让我过去发展。"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杜小倩冷哼一声。 "为什么?"连麦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 "你以为我愿意跟一个可以做我父亲的老男人私奔吗?可笑!" 连麦挺直身子,不可思议地望着她:"老男人?咱们不是说好的,等你报了仇我们就一起去美国。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为你抛妻弃儿,还不惜装成换煤气的把刀放在林萧的枕头下……" "那又怎样?" "你就不怕我把所有事情抖出去?"连麦失望地极了,话中带着威胁。 杜小倩点了一根烟,静静地跟他对视着,然后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微笑,靠近他身边,一字一顿地说着:"不怕,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桃花怨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