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之街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09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57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哈哈,小龙哥你的新车还真不赖!开玩笑,花了老子100多万好吗?我马子说不开好车去娶她,她不嫁。小龙哥一脸得意地开着车,将嘴里叼着许久的香烟取下……

“哈哈,小龙哥你的新车还真不赖!”“开玩笑,花了老子100多万好吗?我马子说不开好车去娶她,她不嫁。”小龙哥一脸得意地开着车,将嘴里叼着许久的香烟取下,然后像大部分司机都会如此这般的,向车窗外憋足力发射了一枚唾沫飞弹。“小龙哥富二代的背景咱们高中就晓得了好么。”坐在副驾驶座的舒华刻意调侃了句,神情多少有点她天生的狐媚。“哎,你们都混得好,只有我和乐仔如今还在啃老。”我坐在后排摊手笑着,然后撞了下坐在一旁戴着大耳机,陶醉在音乐世界的乐仔。“这傻逼乐,又开大音效在听歌,信不信我把他扔出去他也不知道?”坐在我另一边的盖子,平时是健身房的常客,他身上一块块鼓起的肌肉,在表明他可轻而易举地将瘦弱的乐仔扔出一米多远。“别叫我傻逼乐,我听到了!”乐仔皱起眉头看过来,逗得我们一行人哈哈笑。加上我,车上共四男一女,我们都是高中同学,一直以来关系很好,正打算花上几天时间往南方海滩度假。小车自拐入一乡间小路后,就开始不断颠簸,地表的坑洼和碎石有点多。“小龙哥,你确定这边的路值得抄近道吗?”这车上似乎只我一个人在为这宝贵的车担心。“从GPS上显示的情况来看是可省很多弯路,而且我喜欢这周围的田园气息。”“噗,小龙哥这是想卸甲归田啰,还田园气息。”“华姐,这车在城市里只能算中等,但在乡下就不一样呀!”“机智。”寡言的乐仔撇着嘴,竖起大拇指,一副瞬懂小龙哥意思的样子。我靠着座椅,望着窗外逐渐变黑的天空,和那一块块杂草丛生的麦田。小车不知在什么时候,开进了一座深山里,视野所及,全是树枝蔓藤,让人觉得眼前的路越来越窄。小车在一座废弃的小地藏庙,以及数尊古旧的石像前停下,众人不知为何,只见司机打开车门,急急忙忙地边解裤带,边向石像走去。“呼——”小龙哥背向我们,舒畅地将滚烫的尿液喷射在石像上。“哎,那是神像吧,你不怕遭报应?”华姐开起了玩笑。“神像啊?来来来,张开口,来尝尝弟子献上的少男尿。”小龙哥对石像的所作所为,让车里的我们不忍直视,只是难为情地笑。小龙哥洒完尿,顺手将快熄灭的烟头按在了石像头上,然后返回车中。小车继续前行,路面的状况是变好了,但从之前开始我就觉得像身处在原始森林里,除了植物和小动物,根本就没看见过任何其他人,或是其它车。正当我准备向在玩手机,听音乐的众人提出疑问时,小车飞快地驶进前方黑暗的隧道中。紧接而来“嘭”的一声震响,又接着一阵剧烈的耳鸣,眼前顿时昏黑下来,丝毫不见小车打出的灯光。行驶在隧道里的这段时间,我感觉飘飘然的,彷如灵魂出窍了,有种隔了一段时间才返回肉体般的奇妙。“哎,真见鬼了!”我听到小龙哥的叫嚷后,睁开了眼睛,发现大伙都睡着了,只有小龙哥在座位上抓狂着。“怎么啦?”(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我不知道我怎么开车过来的,刚一醒来,发现人就在这里,而且车怎么开都开不动了!”小龙哥尝试性地发车给我看,果然小车引擎响了下后又很快熄灭。大伙慢慢醒过来,像是睡了很久的样子,醒来脸上仍挂着倦意。“我草,手机也打不通?!你们都看看自己的手机有信号没?”在小龙哥的提示下,每个人都将手机拿出来,但没有任何一部手机有信号。众人正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时,前方出现的灰白色街道,以及街道边林立的各色民房,让大家眼前一亮。“有乡镇,大家赶紧去找人帮忙。”我号召大家行动。“有没有搞错,我们在车上睡了一晚?你们看现在都已经是大白天了。”听盖子这么一说,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远方有些惨白的天空,不见太阳,亦没有一片厚云。“一、一定是昨晚我们都累了,所以大家就在车上入睡了。”“但是,但是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啊?!” 华姐对小龙哥的说辞提出质疑,从语气和动作看得出,她内心非常不安。“先不管这些了,找到人问问情况就好。”“对、对!”小龙哥虽笑着同意我的方案,但那笑容就像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逼出的。我们一行人来到镇前,目光所及,全是门窗紧闭的房屋,街上没有一个人,像是所有人都躲在了家里。“喂,有人在吗?”“喂,请开下门。”我们一行人挨家挨户敲窗敲门,呼叫了数十户人家,但没有一户愿意开门,甚至都没有人回应。“不可能,这不可能呀?!”我拿着一户人家门前的锄具,准备砸烂眼前的木头门。“你这是要干嘛,万一这里住的人是群变态,这一来我们不跟着倒霉了吗?”华姐的担心不无道理,大伙商量后一致决定返回原路,等出去找到人帮忙后,再来处理熄火的小车。原先走第一的乐仔,在回程的漆黑的隧道前犹豫止步。“走啊!”这时盖子从后面拍了下他肩膀,吓得他鬼叫起来。“胆小鬼,这么怕黑啊?”看见盖子打开手机,孤身走进隧道中,其余人也陆续照做,跟在后面。“这隧道好长啊,我们昨晚开车进来时有这么长吗?”“再走走不就到了。”“啊,到了到了,你们看前面有光了!”我们一群人像是遇难者见到了生还的希望一样,脸上露出雨过天晴般的喜悦。“只要出来就好了,我马上叫人过来拖走我的车,然后咱们找家好的酒店,大吃一顿,再洗脚的洗脚,按摩的按摩......”小龙哥乐呵地冲到最前头,然后展开双臂面向我们。由于舟车劳累,又加上遇到这种离奇事故的,此话一出,引得众人完全入迷了。(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哎等等,你们看!你们看!”乐仔连续的叫喊声,把我们从小龙哥酝酿的美好中唤回,紧接着不得不接受从脑子里传来的异样的阵痛。眼前的情况是,我们重回到了刚才的出发点,小龙哥的小车不偏不倚就停在了前方,视线再往前,就是那条灰白色的无人之街。我们一行人僵硬地走出了隧道,心里有一种顷刻间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这、这不是在做梦,你们他妈告诉我,这他妈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小龙哥脸色铁青,抱头叫嚷,搅得大家更是人心惶惶。“别叫了好不好?先冷静一下,先冷静一下!”“我冷静你吗了个逼,肯定是附近住的这些王八蛋搞的鬼,要不他们为啥不敢开门?老子要去找他们算账!”小龙哥彻底暴走了,他一人发疯般冲向了那条无人之街。“哎,乐仔人呢?”就在龙哥走后,盖子发现了新情况,刚还一起的乐仔竟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这家伙肯定是又跑回隧道里了,你们等着,我去找他,如果他比我先出来的话,你们三人再等我。”“哎,你小心点!”我小跑回隧道里,当务之急是找到乐仔,然后再追回小龙哥,至少大家团结在一起,总比分散要好。经过十来分钟的寻找,我在隧道内没有找到任何人。待我见到白光出来,发现还是能瞧见无人之街时,我便不觉得乐仔能逃出去。我返回到华姐、盖子身边,从他们脸上的神情得知,乐仔也没有回来。乐仔就这么离奇地消失了。 “乐仔人呢?”“没找到......”“难道他把我们都扔下,一个人逃走啦?”“......”“哇啊——”正当我不知如何回复华姐的猜疑时,远处传来了小龙哥的叫唤声。我们三人赶到小龙哥面前,看见他倒在地上,指着一间房屋里叫嚷,像见着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里面有个恐怖的疯女人,她、她在拿菜刀砍自己的手,而且,而且长得好可怕,她准备把我也砍了!”我们看向被小龙哥破坏的木门,里面很阴暗,且没有动静声。“喂,你在里面吗?老实点快出来,我们有四个人,你打不过我们的!”盖子往门里吆喝,希望那个可怕的女人能现身。半天不见动静,我决定自己进屋,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女人。“不好意思,我朋友不是坏人,他只是累坏了,希望没吓到你。”我小心翼翼地慢慢移动进门内,里面杂物满地都是,稍稍一动就感觉大量灰尘在往鼻孔里钻,极不像是有人在住的样子。事实也是,里面根本没有所谓恐怖的女人。“你是不是傻了?哪有人?!”华姐踢了仍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小龙哥一脚。“是真的!我把门打烂进去,绝对有看见那个女人坐在地上,在用菜刀砍自己的手,然后她回头看我,我的妈呀,那个女人牙都往外翻的,眼睛又大又黑,蓬头垢面的,吓得我赶紧跑出来。”(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小龙哥说得很真实,听得大家心里发毛。“那、那难道不是真见鬼了吧?就是你,你往那神像身上洒尿,遭到了报应!你还牵连到了我们所有人!”听到华姐的哭喊,小龙哥立即跪在地上,猛磕头,央求得到神的原谅。“我错了,在天大慈大悲的菩萨哟,弟子有眼不识泰山,若有得罪,请原谅我咧,放我一条生路,我改日一定重金感谢,帮你们修一座大大的庙诶!”“你们都疯了啊?”一边的盖子有点按耐不住要发火的样子,我赶紧安抚大家,让大家原地休息。“这哪有什么逻辑,你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情况?我们明明是往外面走的,但是却又回到了出发点,除了见鬼了还有什么可解释的?!”“还有,我拿身家性命发誓,我绝对有见到那个女人,估计也是只女鬼,不然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华姐和小龙哥也不尽是在胡说八道,这个地方确实非常理可说明。“诶,乐仔人呢?”小龙哥这才注意到我们其中有个人不在了。“他,他不知跑哪里去了,我们正要去找他。”我没敢断定说乐仔怎么了,只说他是擅自离队。我们一行人开始沿着灰白色的无人之街移动,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觉腿脚有些酸疼。这条街道奇妙得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它彷佛只有一条永远望不见尽头的主干道。“我不走了,累了。”华姐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我们先休息会。”我也坐在地上,捶打酸痛的小腿。“哎?你们有见到小龙哥往哪里走了吗?”盖子用瞪得大如牛眼的双眼望向我。“他不一直气喘吁吁地走在后面......”我像被电击般从地上蹿起,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继乐仔后,小龙哥也消失不见了。“你们看!”盖子指着背后原本只有一条主干的街道,而现在这该死的街道不知在何时多出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怕以为这全是海市蜃楼。“见鬼了,我们绝对是见鬼了,完了,我还不想死呀!”“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出去的!”我一把抓住盖子和华姐的手,带着他们走向那新出现的十字路口。“大家牵着手,这样一旦发生了什么,绝对会立即知道的!” 站在十字路口中央,我往常敏锐的方向感似乎完全丢失了,朝四条道路看得越久,越觉得有些头晕目眩的,于是通过集体决议选了一条走。眼前的街道从一条又分成两条,每走上一条新的,不久后又可以见到其他的岔路。不管怎么走,周围景象都十分一致,我甚至发现一些明明之前经过的房屋,又重新出现在眼前。这里正慢慢变成一个迷宫。我们三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走在无人之街里,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心中唯一尚存的念头,就是能遇见其他人。“哇呀——”一声刺耳的惨叫瞬间将我们几个的魂唤回,让我们迅速沿着街道跑起来。在前方不远的街道中间,一个穿着破烂,蓬头垢面的长发男人站在一个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老头身边。男人手中拿着的一只闪闪发亮,尖端已被染红的匕首,向众人说明了一切。“住手,我们都是受困在这里的人,为何不一起想法逃出去?!”面对我的喝止,长发男没有出声,他隐藏在长发里的干瘪的脸慢慢显现,露出一副病态的笑容,接着拿着匕首突然冲向我们,速度非常快。眼看就要被匕首扎到,但那长发男却瞬间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盖子这时早挣脱了我手,正抡起拳头准备向前,但长发男的瞬间消失,让他停在了原地。“这个地方绝对有问题,乐仔和小龙哥说不定已经死了!”华姐在一边自言自语,脸色很差。“盖子,盖子,你——”看着我呆若木鸡的样子,盖子一脸愕然,他做了个摊手不明所以的姿势,还没察觉到我指着他正在逐渐消失的下肢有一阵了。“天,这是?!”当察觉到自己不对劲时,眨眼间他就消失在空气中,和那个长发男如出一辙。若非亲眼所见,我是不会想到乐仔、小龙哥、盖子他们是这样不见的。“一定是那鬼,是那鬼将他们捉去了!不,我们也会被她捉去的!”华姐此时已经完全崩溃了,她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将我紧抓她的手挣脱,全然不顾我在后头拼命呼喊,用力往附近一墙壁上撞去,撞得头破血流,溅射得满墙壁的红花。“你干嘛想不开啊,还有我在啊!”我抱起奄奄一息的华姐痛哭流涕,心里也瞬间有种一起撞死得了的念头。“不,我还不能轻生,我一定要活着出去!”但当想起家里慈祥的双亲还在等我回家的时候,我又重新振作起来。我背起华姐那沉甸甸的尸体,继续沿着街道前行。“但愿这尸体不会消失,不然,不然我就是一个人了。”我边走边碎碎念,大脑像被某种毒素给麻痹,快没有任何知觉了。就这样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我背着华姐的尸体又回到了我们一伙人最初来到这里的地方。小龙哥的车停在了我眼前,我打开车门,将华姐的尸体放在一边,自己坐在司机位置发呆。突然身体有股飘飘然的感觉,很奇妙,彷如灵魂要离开身体似的,然后耳边产出了类似空气被切割了的细微声响。我回过神,在一瞬间有种自己被传送走了的感觉,虽然自己还在小车里,但外边原本明亮的世界已经一片黑暗。我打开手机,照向一边的副驾驶位,发现华姐的尸体已消失不见,座位上连一点血渍都没有。(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沉思了半会,我意识到可能不是华姐的尸体消失了,而是自己消失了,如乐仔他们一样。“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大致猜测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可能产生了一个无法解释的现象,这里或许不是条无人之街,而只是这个怪现象会将这里的时间、空间扭曲,形成很多个不同的空间,而大伙都各自散布在这些空间里,互相见不着,摸不到。当然这只是我的简单推论,事实也许会更复杂,比如无人之街会自我重组,变化,不同空间的人也会遇到一起,这些都是我接下来需要确认的事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知被这个鬼地方耍弄了多少次,我目睹了无人之街的四季,虽然仍不见任何人,但我打算在每个空间里都留下标记和信息,一来方便我认知,二来告诉乐仔他们,我还活着,他们也都活着。在这里,我都快不记得食物和水是什么味道了,但是一直都没觉得饥饿和口渴,似乎是这扭曲的怪象让我不必再为食物而烦恼。至今为止,我的胡子都长到脖子底了,除去收留了一只遇到的老狗作伴,还没见着其他的活物。但我会继续坚持,我相信一定还有不少人被困在了这无人之街,他们每天都在这空荡的街道里来回穿行着。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无人之街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