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13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4930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简介:我、阿香、志源 我、阿香、小莉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然而由于阿香的男朋友志源的关系,致使我和阿香最近有点疏远了。那天,志源约我去他的摄影室玩……

我、阿香、志源 我、阿香、小莉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然而由于阿香的男朋友志源的关系,致使我和阿香最近有点疏远了。那天,志源约我去他的摄影室玩,我本来以为是阿香找我去的,可是到了那儿,只看见志源一个人,而且他还满身酒味。我跟他随便聊了几句正要走,谁知道志源突然拉住我说“茹,其实从见你第一面起,你还记得吗?在那间小书店,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接下来在和你的聊天里,我更有找到知己的狂喜,茹,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灵魂中一直缺少的另一半,茹,要是” “不要说了,志源你醉了。”我有点生气,扭头就走,志源都有了阿香,怎么可以当着其他女人面尽说这些大不韪的话呢? 就在我要走出门外时,志源却从后面紧紧地把我抱住:“茹,你听我说,我不能没有你,我发誓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一辈子,就算我死了也是一样。”得了吧!这种鬼话那个男人不会说?我还是奋力想挣脱他,这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孔出现在门口。 然后有那么一阵子,我和阿香就没有再联络,我也不知道她过得如何,只能靠小莉从中牵线,传递消息。后来在小莉的全力斡旋下,然后在阿香亲手拿给我她和志源的结婚喜帖时,我们才总算尽释前嫌。 然后在那段日子,我有时会陪阿香去逛一下婚纱店,阿香还有几次兴致勃勃地跑进婴儿用品店,那时我还笑她走太快了,只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样了,总是有个隐形的芥蒂。而且我真的好久没见到志源了,后来听小莉讲,她好像也有一阵子没见到志源了。 阿香的秘密 “小姐,你真的决定要堕胎吗?这个孩子已经两个多月,快成形了。” “医生,帮我拿掉他吧!我决定了。” 小莉坐在妇产科外头,她因为生理痛挂了诊,刚刚听到了里头一段对话,更令她惊讶的是,那个女病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接着女病人走出来了。 “阿香,怎么是你,” “小莉……我……我经痛,所以 “可是刚刚你不是和医生说你要拿掉孩子吗?” “小莉,我拜托你替我守住这个秘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好吗?”阿香突然哭倒在小莉的裙上,“志源他要去美国深造,我和他商量了好久,决定把婚事延期,还有拿掉这个孩子。” “岂有此理,想不到志源也是这种王八蛋,去深造又不差这几个月,等结完婚,生完孩子会死吗?我去找他理论,太可恶了!” “小莉,不要这样子,这是我和他心平气和做的决定,而且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我也还没有做妈妈的准备。” “阿香,是你啊,欢迎进来,这个是红枣桂圆汤,你喝了补补气吧!” “小莉啊!真谢谢你,对了,小莉,你把我那件事和其他人说了吗?” “没有没有,朋友交代的事,我黄莉莉绝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那……何明茹呢?你没跟她说吧!” “没有,是有好几次差点脱口说出,但我硬是用手把我的嘴给堵起来了。” “那就好了,咦!小莉,你客厅这幅画还真漂亮。” “对啊!这是雷诺阿的《弹钢琴的少女》。” 小莉走到画前,把背脊对准了阿香,阿香缓步靠近,袖子里慢慢拿出一把利刃。 “阿姨,你在这儿做什么啊!” “小馨,快过来,那不是你阿姨,她是你阿姨的好朋友。”一个声音突然从后头传来,阿香往后看,客厅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对母女,对着阿香微笑,似乎没看到已经露出大半的利刃。 “你们……你们是小莉的亲戚啊!”(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也要叫阿姨好,知道了吗?”妈妈没有理会阿香的回答,蹲下来在孩子耳边说了一下。 “阿姨好”叫小馨的小女孩张着嘴对阿香微笑,阿香忙把刀子收起来。 这时小莉转过身来,看着阿香,不解地说: “阿香,你在跟谁说话啊?”[ “我…你…你阿姨啊!小莉,既然你亲戚来了,我也不好意思多打扰,我先走一步了。” “喂!你等会儿,阿香……”小莉追到门边,但阿香走得更急,阿香深怕等会儿小莉她阿姨会跟小莉说刚刚看到的事,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圆场。 “阿香怎么了?亲戚?阿姨?”小莉看着桌上还热着的桂圆红枣茶,还是不明白,因为她惟一的阿姨和外甥女在前年车祸死了。 “阿香,你怎么会在这儿?你等多久了?”晚上七点多,小莉刚从明茹工作的医院那儿聊天回来,看到阿香站在、自己的套房门外,好像等很久的样子。 “没事啦!小莉,我只是想来找你聊聊天。” “聊天?好啊!” “小莉,你刚刚是去医院找明茹吗?” “我……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啊” “没有,我乱猜的,对了,小莉,你有跟明茹说那件事吗?” “我当然没有啦?”小莉的心跳突然加速了一下。 “明茹,你说什么?小莉死了!好,我知道了,我立刻赶去医院!” 我站在医院的停尸问,刚刚医生把白布盖上,这时阿香走到了我后方,按住了我的肩,递给我一张纸巾。 “唉!怎么会这样子,不是刚刚还好好的吗,明茹,到底怎么回事?” 我抽泣了一下,跟阿香解释了小莉的死因,胸口被一把利刃贯穿,失血过多,警方目前锁定小莉的几名前任男友侦查。 “阿香,你怎么没打个电话就来找我啊!你跟志源的婚事到底什么时候办,我等不及了。” 我试着语气快乐点,我不希望阿香的婚礼染上小莉死亡的黑色哀愁,其实我一想到小莉开朗的笑容,内心就一阵撕痛。 小莉约略跟我提到阿香去堕胎的事,但她话好像只说一半,我也没有追问下去,因为小莉坚持不跟我说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我也一直不好意思询问阿香到底怎么了,自从被她看到志源强抱着我的那一幕起,我跟她之间似乎有很多话不能聊了。 “没什么啦!只是想来找你聊天。” “好啊要不要进来坐,我沏杯荼给你喝。” “哇!明茹,你这张照片好漂亮,我记得你以前很讨厌拍照的,这个男的是谁啊?” “他啊!他是……我的一个朋友 ”我走到放大的照片前,看着那名男生,背着背包,但跟我已经是好遥远好遥远了。 “骗人,你一定在暗恋人家,我以为明茹对男人都没兴趣呢。” “啊伯父伯母好,刚刚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们啊!” 咦?我转过头看着阿香,她正对着电视机前的沙发鞠躬,伯父伯母?伯父?她在说什么啊!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心,跑进了厕所。 “伯父伯母,我是……我是明茹的好友。” 那一对老人像是没有听到阿香的自我介绍,还在拌嘴。 “你真的很无耻,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女儿做出那种事。” “我……丽萍……我……” “不要说了,我要带明茹离开这儿,你滚开……滚啊!” 我倚靠着墙壁,那阵恶心总算稍减,但此时却看到阿香杏眼大张地看着沙发,像是在看偶像剧一般投入,但那儿空无一物啊! “阿香,阿香,你怎么了?” “明茹,你快叫你父母不要吵架了啦!” 我突然想起往生的小莉跟我说过的话,阿香又在胡言乱语了,但我更气的是有人又提到我父亲,一阵气涌上来:“够了,阿香,你在那儿发什么疯,你给我走,我身体不舒服,我不想再和任何人说话了。” 阿香转过头看着我发飙,有点目瞪口呆,她兀自指着沙发前的空气,呆呆地说:“明茹,你爸妈……” “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阿香,我请你出去,出去”我把阿香推出了门外,关上门,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阿香站在门外,拿出藏在袖中的尖刀,心中还在想,到底怎么一回事啊? “阿香,对不起,那一天晚上我精神不太好,所以才对你发脾气。”坐在医院附设的咖啡座,我试着跟阿香解释那一天失态。 “喔!没关系,其实我那一天没有事先联络你就去找你,是我先不对的。” 我对阿香笑了笑,我是多么希望时间能倒流,那一天我一定会把志源对我的唐突处理得更好,可是现在,一个好朋友死了,另外一个又不可能再和往昔一样了…… “对了,明茹,你认识小莉她阿姨吗?” “小莉她阿姨?不是死了吗?我记得两年前她在一次车祸中就死了啊!”提到小莉,我心头又一阵黯然。 “死了……果然是这样子……”(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阿香,你在说什么?”我好怕她又要胡言乱语了。 “怎么办,明茹,我好像有阴阳眼耶!” “阴阳眼?不会吧!你看到鬼了吗?” “我……小莉还没死之前,有一次我去她家,见着了她阿姨和她外甥女。” “小莉的阿姨和外甥女,不是都在那场意外中死了吗?天啊!阿香,你不要吓我,我很胆小的耶!” “是真的,那不是我头昏眼花,而且我昨天在你家也看到你妈和你爸……后来我才想起来你妈不是一年多前过世了吗……” “真的,你看到我妈了,那她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没有,她好像没看到我,一直在和你爸爸吵架,说什么你怎么可以对女儿这样的……一直骂,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什么?” 我长吁了一口气,阿香真的不是眼花了,而是她真的看到了一些东西,她真的有阴阳眼了,我说:“阿香,你是什么时候才开始这样子的?” “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但好像平常又看不到,只有……咦?只有可是那时候也没有……” “阿香,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啊?” “没……没什么,对了,明茹,医院里有没有比较好的精神科医师,我想去看一下。” “阿香……可是我觉得你真的是有阴阳眼了……” “怎么可能,可是像现在就什么怪东西都看不到啊!”阿香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我身后的那一个人,说:“明茹,你看得到她吗?” “当然啊!” 接着阿香站起身,看着咖啡座里的每一个人,然后一个个站到他们身旁,指着那个人然后大声跟我确认,我微笑应声,她的样子好滑稽,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阿香的阴阳眼 阿香看着眼前的一个男人尸体,尸体上裹了好几层厚塑料袋,男人僵干的手上还拿着一台放映机,上头是一个没送出去的卡带。 “志源,为什么我会有阴阳眼,是你在报复我吗?” 阿香几乎每天睡前都会来这儿看一下志源的尸体,她怕尸体发出尸臭,被其他人发现,所幸包了几层的袋子密封得很紧,到了现在还没有发出异昧,她蹲下身细看了一下袋子内的尸体,突然叫了一声:“咦?怎么会这样子……我记得那时候没有啊!”她看到志源的左手好像握着两卷V8的带子,但那一天他手上并没有这个东西。 阿香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志源,我有孩子了。” “什么,阿香,你不是每次都跟我说你安全期到了,我才……” “志源,你不高兴吗?志源,我觉得我们现在结婚的话,一定是喜上加喜,你不觉得这是老天爷给的祝福吗?” “阿香,去把孩子拿掉吧!而且我还不想结婚。” “拿掉孩子 不结婚,可是我已经跟我的一些朋友说我们快结婚了。” “那都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阿香,你不要这样子一直逼我好不好,逼得我好闷,像是被你用手掐住脖子一样,现在你又用一个莫名其妙的孩子来压我,我快受不了你了” “受不了我,那你受得了谁,明茹吗?你根本没有爱过我,你爱的是明茹,对不对?” “是,我是爱她,我要结婚的话也是和她结,要生孩子也是和她生,这样你懂了吗?”志源故意挑衅阿香,打开手上的放映机,画屏上出现了明茹的倩影。 “志源……你……我不会饶过你的。” 当阿香清醒时,志源已经倒在地上,头壳破裂,阿香的手上拿着一个架摄影机的钢架,兀自发抖,她的眼睛布满血丝,她知道还有一个女人,贱女人得杀。 “阿香,那些摄影的书外层那些精装的皮怎么都不见了,” “啊?老板,是吗?我再找找好了。” “你啊!不知道在搞什么,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讲而已,你上回私自把我店内一些摄影的书拿到你男朋友那儿,现在这些书拿回来了,可是外层的皮都不见了,我看八成落在你男友那儿了,走,现在我和你去拿回来。” “老板,对不起,我今晚就去我男友那儿找,明儿我定把它们给带过来。” “明儿?赶明儿就来不及啦!难得一笔大生意,对方一次跟我们订了那么多书,走,现在就去,趁中午还来得及,午餐不要吃了。” “老板,不行啦明天好不好,我保证明天一定把它们全部弄齐。” “你这个女孩还真麻烦,算了,我自己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男友住哪吗?他以前也常来跟我买书。” “老板,等一下,你看那儿……”(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阿香看着倒在地上的老板,后脑勺慢慢流出血来,而她手上拿着一根用来勾书的长铁竿,怎么办?阿香看着长竿上的血迹,我又杀了一个人……而且是在店内,等会儿要是有客人进来该怎么办? “阿香,为什么你的脸色这么苍白啊!”我站在书店的门口,晚上没有排班,我骑着电驴四处乱绕,不知不觉就绕到这儿来了,书店看起来像是要关门了。 “啊!明茹,你怎么会过来呀!” “怎么了啊!不欢迎我啊!看清楚!我脚着地,我不是鬼哦!”我想嘲笑阿香的阴阳眼,但阿香的脸色却更显苍白。 “阿香,你到底怎么了!魂不守舍的,今天鬼看太多了是不是?”我跃过阿香,随手拨弄着书,但阿香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我看到她拿着放在收银台旁的长铁竿,不知道要做什么,突然她大叫:“小莉,你不要过来,救命啊!鬼啊!”阿香突然掩着脸跑出书店。 为什么?她又看到了什么?小莉?我赶紧回头,后面除了书柜,空无一人,我怕阿香心情激荡会出意外,于是就追了出去。只见阿香整个人倚着路旁的栏杆,全身无力,脸色比刚刚更难看,我忙过去扶住了她。 “阿香,你怎么了?你看到小莉了吗?她跟你说了什么话,有没有跟你说杀她的凶手是谁?” “明茹,不要再说了好不好,为什么?每次当我想……就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阿香到底在说什么、吞吞吐吐的。 “明茹,我想把我的眼睛挖掉。”阿香作势伸出两只手指,我赶紧制住了她。 “你真是的,有阴阳眼又有什么不好?只要行得端坐得正,阴阳眼也可以拿来帮助别人,像我就希望自己也有一双……” “明茹,不要再说了好不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不行啦!今晚我要陪着你,我觉得你脸色好难看啊!” 阿香好像在想什么事,随即回答:“明茹,让我一个人休息好吗?我要回书店,你不要再跟来了好不好?” 为什么我觉得阿香现在好像在逃避我?是我的错觉吗? “可恶,为什么每次我想要动手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平常也不会这样子啊!这算哪门子的阴阳眼啊?”阿香看着包在塑料袋内的志源,自言自语,“志源,你有伴了,我找了一个人来陪你,你应该也认识他吧!你再等一会儿,我会把他带来见你的。” 阿香把略胖的老板套进一个塑料袋,外头又包上了很多层,每层中间都撒上一层薄薄的石灰,这样可以防止水气进入,她边看着从店内带来的一本书的介绍边做,她虽然已经做过一次,但步骤繁复,她没办法全数记得,这时书的重要性就出来了,忙了快两个小时,终于大功告成,她蹲着看志源,准备跟他告别,突然眼睛一亮。 “咦?为什么他手上的V8带又多了一卷,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可是我记得那时候他左手什么东西都没有啊!”她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凉凉的,往后一看……但什么东西也没有,那为什么那时候就会看到?为什么? 阴阳眼的秘密 我打了几天电话给阿香,她都没有接,我去了她住的地方,也没人在,我很担心她因为有阴阳眼而不能适应,然后神经衰弱,去做一些傻事。就在我焦急地想要不要去报警的时候,阿香却打了电话过来,“明茹,志源他最近又拍了一些新作品,你要不要过来参观下。” “可是,我明天有事耶!” “明茹,我知道你还在惦挂着上次那件事,你放心啦我和志源都已经面对面沟通过了,我想那是一场误会,也许你明天来,这样你和志源之间的尴尬就会消除了,不然要是在我婚礼当天,你们又见了面……”阿香说的没错,照道理说,阿香的婚礼也该办了,这和她当初说的日期已经拖好久了。 “好吧!那我明天过去一趟。” “对了,明茹你来这儿的事不要跟其他亲朋好友说好不好?” 为什么要这么说,其实我也没什么亲朋好友了,可是这样说却让我很不舒服,感觉像是在做什么亏心事似的。 “你不要想太多,到了再跟你说原因,相信我好吗?” 好吧!相信就相信!看看这个小妮子又在搞什么把戏,不过听她的声音好多了,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来了!” 阿香把我请进志源的工作坊,距离最后一次我来这儿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而这半年却够让我伤感的,因为小莉死了。 “咦?志源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工作坊里面有一种很恶心的味道,这是我当护士的直觉,那种味道不属于人,而是尸体的。 “他在暗房忙,等会儿就出来了,你要不要先喝杯茶。”阿香把一杯红茶放在桌上。 “对了,明茹,你来这儿的事真的没和其他人说。”我点了点头,却看到她脸上浮出一种让我很不舒服的笑容,但这时她突然神情讶异地对着我身旁的空气说话:“妈?你怎么过来了?等一下,妈,那杯荼你不能喝 阿香突然挥手把茶连着杯子拨到地下,茶水四溅,混着玻璃声,阿香的母亲不是死了吗?我不解地问“阿香,你怎么了,你又看到什么了,你妈妈吗?她不是往生了吗?” “我妈妈往生?对啊!我怎么忘记了,奇怪,为什么连她都要帮你?”帮我?阿香到底在说什么,难道她真的是因为堕胎的事才变得神志不清?我站起身扶住她的肩。 “阿香,对不起,其实我知道你堕胎的事了,我想你会不会因为这样才整天胡思乱想,然后自以为看到什么?”我这么说其实有点心虚,因为我知道阿香真的有阴阳眼,至少她说了我妈和我爸之间的事就不可能是凭空想象的。 “堕胎,你怎么会知道的?是小莉,是她跟你说的对不对?”我点了点头,却觉得阿香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 “她答应我不说的,为什么?为什么?” “她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而且小莉她已经……死者为大,阿香你就不要在意了。” “不会的,不会在意了。” 奇怪,为什么志源那么久还不出来。 “阿香,你能这么想我就高兴多了,你终于看开了。” “反正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为什么无所谓?” “因为我要杀了你!”阿香突然把我扑倒,我看到她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刀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你这个狐狸精,臭婊子,我要杀了你。” 我的双手环握住她手上的尖刀,阻止它向我靠近,但她的力气却变得好太好大,我快支撑不住了,这时她突然大叫:“少来了,你是假的,我才不会怕你,我是你妈妈,你妈妈耶!为什么我会怕你。”接着阿香又看着旁边,笑着说:“是你啊爸,连你都帮起了这个贱女人来了是不是。” 就在她忽叫忽笑的过程中,力气也稍减弱,我终于把她推开,她的身子撞倒了一个书柜,书柜突然往旁一倒,一堆书全数掉出来,但那不是书,只是折了好多折,变得很浅的书皮,像是要做掩护去掩饰书柜里头的空间,然后碰的一声,里头滚出两具用厚塑料袋层层包裹的尸体,脸朝着我的眼睛方向,是志源和阿香书店的老板。这时阿香站起身狂笑,拿着刀子慢慢逼近我,突然她往后一看,双手一举,然后跪下来说:“不要开枪了,我好累好累了,我认输了。”(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可是后面没有东西啊!然后阿香整个跌坐在地上,不停地喃喃自语,我没有心去听她说了什么,拨了电话,不久听到了警笛声,来了几名警察。 我呆坐在警局里,仿佛刚做了场噩梦,那杯茶验出了剧毒,阿香不是疯了,我看着在一旁接受侦讯的她在不停地傻笑,但那时候她真的是想杀我。更让我吃惊的是在志源尸体的左手上发现了七卷V8,而且当警察把那些v8带用电视放出来,所有人都看傻了眼,有的女警还尖叫出来,除了阿香仍不停地傻笑,因为很多卷的拍摄时间竟然是在最近几天。 第一卷和第二卷的镜头出现了阿香逝世的父母,拍摄时间是昨天,接着出现一名全身是血、长相还不齐的婴儿,拍摄时间是前天,然后是我妈和我爸,拍摄时间是两个礼拜前,还有一卷是阿莉,死掉的阿莉,另外一个是阿莉的阿姨及外甥女。突然整个警局大叫,所有的警察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阿勇,阿财,疯狗……他们不是半年前因公殉职的吗?可是拍摄日期怎么是五天前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子?我突然想到阿香好几次的疯言疯语,对照着这些影片,那不是阴阳眼,阿香看到的是一个人拿着放映机在她背后放出影像给她看。那是志源死后在另外一个世界拍到的东西,我脑中突然浮现出那一天志源强抱着我,然后对我说的那些疯话:“茹,你听我说,我不能没有你,我发誓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一辈子,就算我死了也是一样。” 我的眼眶突然有点红,我好像看到一个男人正焦急地站在好几次想杀我的阿香的后方,不停地交换着放映着的影片 这时,我才明白,他不是在说疯话,他是认真的……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阴阳眼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