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魂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14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573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简介:噩梦边缘 简洁贞在最近开会的时候最容易走神,这个冬天特别冷,雪花覆盖着窗外的大地,没多厚的覆盖显得这个世界很脏,这样的天气埋伏在被子里睡觉……

噩梦边缘 简洁贞在最近开会的时候最容易走神,这个冬天特别冷,雪花覆盖着窗外的大地,没多厚的覆盖显得这个世界很脏,这样的天气埋伏在被子里睡觉才是最安逸的选择,而不是开着沉闷的经营分析例会,何况昨夜酗酒,身上散发着的味道让坐在简洁贞旁边的人都能闻到她昨晚喝的是杰克丹尼。 部门经理絮絮叨叨的语气完全没有跌宕起伏,这样昏沉的下午,简洁贞的上下眼皮沾到了一起。 她梦见了陈国联,远远地朝自己走来,跌跌撞撞的样子显得十分仓皇,挥舞着双手喊着救命,全身都是湿漉漉的。他的脚肿得像面包,不断地从小腿渗出黄色的粘液。陈国联的周围忽然出现了几个女人,更确切的说是女鬼,灰白的脸上布满了诡异的笑容,拉扯着他的胳膊往后退。 “救我啊。”陈国联微弱的声音听起来仿佛奄奄一息。 简洁贞的身体僵住了动不了,眼看着那几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把自己的爱人拖入湖底,冒了几个泡泡复又安静了。 部门经理严厉的声音响起,“我开会的时候请有的同事不要打瞌睡,身体不舒服可以请假回去休息。” 李虹跟简洁贞是一个销售组的,自从搭档的男友在一次户外野营意外死亡后根本不在状态,整天喝酒买醉,说她喝醉了就可以看见自己的男朋友了。所以这个季度的化妆品销售业绩垫底,虽然觉得自己被连累,但还是对简洁贞充满了同情。 “经理,她感冒了。”李虹捅了捅半睡非睡的简洁贞。 “我休一个月病假吧。”简洁贞又梦见了陈国联,睁开眼睛时眼泪汪汪,大概昨晚睡觉把被子踢开了,又喝酒又吹风,今天早上无奈地爬了起来。 “批准,不过是无薪的。”销售经理冷冷地看着简洁贞,不就是个男人嘛,犯得着影响工作吗,本来是全公司业绩第一的销售人员,现在成了倒数第一名,有点恨铁不成钢。她不知道作为一个剩女,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单身未婚、学历高、英俊多金、父母又很喜欢自己的男人有多么不容易,眼看着要订婚了,结果人却死了,谁还能在短时间内投入到工作中呢。 从会议室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两个小时的折磨让简洁贞有点痛苦不堪,李虹开车送她回去休息。 “又梦见他了?”李虹把车里的暖气打开,顺便递给简洁贞一包纸巾,看她泪眼汪汪的样子就知道。 “他让我救他,我看见很多女鬼把他拖到湖里去,可是我无能为力,下次再梦见这样的情景,我一定会冲过去的。对了,李虹,你说这样的梦意味着什么?” 李虹想了想,眼睛看着前方,“听我老家的人说,这是去世的人阴魂不散,你要去他临死的地方喊魂,大声地喊他的名字,用力地喊,然后叫他回家,这样大概就好了。” “这个月不好意思,连累你了,还要麻烦你送我回家。”简洁贞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状态低迷,食欲又不好,自己的车都不开了。 李虹安慰道,“没事,你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少喝点酒,对身体又不好,这只是个意外,你终究还是要生活下去。” 车在陈国联父母的住所停了下来,陈国联去世半年了,自己每个星期都要来探望照顾他的父母,互相说说话,心里有时候好过一点。 他们大概出去买东西了,家里没有人,一切都是静静的。陈国联的父母早就把这个可爱又得体的女孩当成了自家媳妇,所以三层楼的小别墅的钥匙也给她配了一套,儿子死了以后,简洁贞也在他坟前发誓说会照顾他父母一辈子。 推开他的房间,他的黑白遗像正对着自己,浅浅的笑,眉毛弯弯的,长的眼睫毛是让自己心动的原因。 那时候简洁贞还只是化妆品公司的一个普通销售人员,在烈日下推销防晒霜,分的区域是大学城。 在街头找人花了三十块钱做了一个假的学生证就轻而易举地混了进去,除了可以假扮学生卖点化妆品给那些爱美的女孩,还可以在食堂蹭饭吃,饭卡必须要学生证才能办,一顿饭才五块钱,节约又美味。(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那天卖了三十瓶防晒霜,正沾沾自喜地吃着食堂的冬瓜炖排骨时,一个男生悄悄地坐在自己身边,小声说道,“同学,你是哪个系的?” 简洁贞只念过高中,哪里懂那么多,只是仰着头底气不足地说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陈国联是学生会的,因为最近很多推销员混入学校来卖东西,所以担任了查办这件事情的重任。 秋天的校园,落叶铺满一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小情侣在闹别扭,在角落里气鼓鼓的女生看着一脸冷漠的男生。 “以后不要来这里了。”陈国联警告她,他的皮肤出奇的白,鼻子有点圆,眼睛大大的。 “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嘛,如果不是我家里穷说不定我也在这里,卖东西碍你的事了,我卖的可是正品。”简洁贞扬了扬手里的防晒霜,“你看看你那么黑,早用了我的防晒霜,就不会这么难看了。” 陈国联扑哧笑了出来,五年来还是第一次听一个女生说自己难看,好歹也是学校研究生楼的楼草,追求自己的学妹和师姐都在排长队,怎么可以被这个小女生说成难看。 “要不,你放过我,我送一瓶防晒霜给你,你知道吗,我在这瓶防晒霜里施了恋爱咒,如果你坚持用七天,你就能拥有一个世界上除了你妈妈最爱你的女孩。” 没等陈国联反应过来,简洁贞丢了一瓶防晒霜在地上一溜烟就跑路了。 回到宿舍换过球衣准备踢场足球。隔壁的哥们杜力没敲门就进来了,吓了一跳,高大威猛的陈国联正对着镜子擦防晒霜,笑了他半天。 一个星期后,陈国联逮住了在图书馆推销防晒霜的简洁贞,指着一脸的痘痘对她大吼,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简洁贞赶紧拉他到外面走廊,“嘘,小声点,别坏了我的生意,你的脸怎么搞的?” “你还说,就是用了你的防晒霜,我被毁容了,你看怎么办。” “你晚上用卸妆油了吗,这个东西油性很强,如果你不用卸妆油,就要堵塞毛孔,难怪会长痘。你买一瓶最新推出的卸妆油,我保证你脸上痘痘很快就会消失。”简洁贞忽然觉得那防晒霜还蛮有效的,他的皮肤好像白了很多。 “那我的那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朋友呢?” 简洁贞心想,这帅哥是不是读书太多了,脑子进水了,开玩笑的话也当真,随口说了一句, “大不了我给你当个临时的,等白雪公主出现后我再退出好了。” 一年的时间,简洁贞的业绩突飞猛进,直接杀进公司销售员十强,而男友陈国联也是学业有成,导师说这么多年了,陈国联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 暑假的时候,陈国联嚷着要跟杜力一起玩野外生存,去爬巫女山,过决明湖。 当初如果自己不要拿那所谓的销售之星,请个假陪他去该多好,至少他不会死在那条决明湖之中。 杜力是疯着回来的,鬼啊鬼啊的惨叫,头永远是向左歪,嘴角滴着涎水,从下巴哗啦啦地流到胸口,然后流到脚上。 在病房里见到简洁贞时像是见了鬼似的惊恐,拼命地抓自己的 脸,一条条血痕马上显现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简洁贞无助地伏在病床上哭泣。 她哭的时候陈国联的尸体还在决明湖的波涛里翻滚,暴风雨来得太大了,尸体混着死猪和死牛到处飘着。 杜力和陈国联是超级驴友户外运动俱乐部的VIP会员,这次去巫女山本来是十多人一同前往,因为天气预报说有暴风雨的缘故,俱乐部本来已经取消了这一行程,但没想到两人坚持要去。 俱乐部的会长三十多岁,姓余,在看望发疯的杜力时劝了劝简洁贞, “国联是我们俱乐部人缘最好的一个,他在出发前还提起了你,说回来就要跟你结婚。无论如何,他不希望看见你太伤心,一切节哀顺变。” 怎么能顺变,下暴雨根本没有人敢下水捞尸体,等雨停了已经是三天后,下游打捞上来的陈国联的衣服和鞋子都破了,被水泡肿的尸体面目全非,伤痕累累,他是经过多少岩石的撞击才到达自己和父母的眼前,脖子上的那块玉观音是简洁贞送的二十七岁生日礼物,老天为什么不保佑他。 陈国联的尸体被油布裹着,很大的一具。 杜力辍学回老家了,简洁贞去看过他一次,就在不远的城郊,他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院里的摇椅上,口水仍然在流,傻兮兮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口齿不清,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嘀嘀咕咕,像在念咒。 睡在陈国联的床上,简洁贞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平,好不容易眼看着要熬出头了,幸福竟然被活生生夺走。 想你啊,你真狠心,丢下我就走了。简洁贞的眼角涌出泪珠,房间里的陈设都是他生前的,没有人动过,他的父母太想他了。 抽屉里放着刚谈恋爱时简洁贞送给他的十字绣,两只戏水的鸳鸯,陈国联当时一看竟然说是两只乌鸡,气得简洁贞直跳。 天一点点黑了下来,不想吃东西,只想在这张熟悉的床上静静回忆过去——你走了,把回忆留给了我。 枕头下的套套还在,陈国联出发那天前说回来的时候再跟她用。角落里放着一本旅游宣传折页,上面是大大的几个字:巫女山,令人神往的朝圣之地;决明湖,洗涤灵魂的尘埃。 巫女山,决明湖,我来了。(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决明湖的中间十分平静,波澜不惊,冬天的湖水分外清澈,雪花落入湖中没有一点痕迹,黑暗中湖中央升起一个人头,脖子异常的细,没有血色的五官像被人用力拉紧。 简洁贞惊讶地张开嘴,是陈国联,这么冷的天,他在湖里游泳,几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跟他一起游着。 “国联,是我,这样会感冒的。” 简洁贞想给他拿衣服过去,走着走着觉得手沉甸甸的,低头一看,衣服上长满了小小的人头,都是陈国联,有哭的有笑的,大大的嘴巴空洞的眼睛。她吓得把衣服丢了好远,再看湖里游泳的陈国联,已经慢慢地沉了下去,干枯的僵硬的手对着自己挥了挥。 醒来的时候客厅已经有人了,陈国联的父母已经回来,知道她在睡觉,也没吵醒她,做好了一桌的饭菜等着。 “我梦见他了。”简洁贞疲惫地说道,“我打算去一趟,也许他希望我帮他去喊魂,这一个月我不停地梦见他。” “喊魂?” 喊魂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开车一路前行。很多女人不适合开车,简洁贞忽然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以前大雾的天气根本不开车出门,这下狠心开出去了,却在高速路上找不到雾灯在哪里。 只能中途停靠在安全区,打电话给李虹,请问我的车雾灯开关在哪里。 李虹半夜从老公怀里起来接电话,然后把老公推醒说,简洁贞的雾灯开关在哪里。 地图根本不管用,好不容易走出高速公路又在三岔口迷了路,女人开车大多数知道前后左右,绝大多数不知道东南西北。 尽管如此,简洁贞还是凭借惊人的方向感在两条路都走不通的情况下折回走了一条正确的通往巫女山的路。 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牌子在指路,只是她没看见,如果在时装店里有一款新上市的貂皮大衣,她一定会看得见。 开到中午的时候,问了第五十八个路人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巫女山,出门之前竟然忘记加油,对自己无语了,肚子又饿。 到路边的一家小店停车,顺便填饱肚子。 这样的天气,苍蝇都冷得躲起来不见客,明明是白天,店里还开着灯,冷清清的一派凄凉之气。没有别的吃的,只有面,因为是旅游淡季,很多莱怕浪费,因此只卖面,炸酱肉丝面,很大一碗,十块钱。简洁贞一边吃一边打听附近哪里有加油站和住宿的地方。 店主是个老太婆,像鬼片里的罗兰,满脸的褶子,貌似喜欢找人聊天,唠叨着说自己那个该死的老头子年轻的时候怎么折腾自己。 “那他现在呢?” “那个不要脸的死鬼死球了!”老太太瞪了瞪柜台上那张全家福合影,一边拿比桌子更脏的抹布妄图把桌子擦得更脏, “姑娘,这附近根本没有加油站,也没有什么住宿的地方,要是不嫌弃,可以住额家,床铺收拾好的房间,有热茶,厚被子,四十块钱一个晚上。” “那我的车怎么办?”简洁贞瞥了瞥那张全家福,那个老头年轻的时候应该很帅吧。 老太太点燃一根烟,喷云吐雾,牙齿里喷出的大蒜味让人很容易反胃, “我儿子顺安在镇子里打工,今天是周末,他会回来,你电话借给我用,我给他打电话叫他用摩托车捎一桶汽油回来,不过一桶一百块。” 简洁贞赶紧递过自己的手机,豪华版摩托,是陈国联去年给她的圣诞礼物。 老太太唧唧歪歪地说了一通方言,大致意思就是有个女孩在这里住宿,汽车没油了。 “巫女山离这不远,两公里的样子,不用开车,坐路过的农用车就能到,下午就可以出发。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好好的城里日子不过,非得到乡下来搅和。决明湖就在巫女山的脚下,每年湖神都要收几条命走……”老太太有点自说自话,顺便从柜台里拿出一瓶酒,“请你喝的,现在是封山季节,自家酿的酒都卖不掉。” 简洁贞倒了一小口,反正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今天不开车,就喝酒吧。纯正的高粱酒喝进去有一股暖意,从喉咙到胃里都是暖的,回味甘甜。 老太太蛮有兴致地听简洁贞说自己男友的事情,他们的相识和相爱,说得高兴了,简洁贞从车里拿出一套化妆品来送给老太太,笑嘻嘻地说道,“打扮漂亮点,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该保养了啊美女。”(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喝酒的时候腾云驾雾,吐的时候如释重负,有的人用忙碌来逃避,有的人用酒精来麻醉,假装自己从未拥有或者从未失去。 走的匆忙,充电器都没带,手机没电了,摩托罗拉的电池很烂,虽然外表很漂亮。 这个下午,在那床老棉被下,简洁贞毫无顾忌地睡着了,这次喝醉没有梦见任何人,醒来的时候觉得通体舒畅。 老太太来敲门,黄昏时分提着一个汽油桶,奇异的现象。 餐厅里坐着一个男人,跟陈国联差不多大的年纪,一脸的淳朴相,这就是传说中的顺安了吧。 “你好,麻烦你了,这是一百块。”简洁贞把汽油倒了进去,“请问你到巫女山怎么走?” 顺安觉得很讶异, “你现在这会儿去干什么?前面的路没修好,你的车没法开的。” “我一个朋友前段时间在决明湖溺死了,我想帮他喊喊魂,让他安心地走。” 后来还是没开车,花五十块钱雇了顺安的三轮摩托车,在顺安家拿了七根蜡烛、一根筷子、一张杏黄纸、一面小镜子,用塑料袋包了两层放在包包 老太太拿出一条围巾裹在简洁贞的脖子上,“好姑娘,天气冷,围着吧。” 三轮摩托车有一排、座椅,顺安说他有时候也搭载一些游客去巫女山,所以安、了座位。稀薄的太阳快要落山,让人觉得更冷了。 简洁贞下意识地裹紧了老太太送的围巾。 “摘掉它!”顺安把车停在一边。 “为什么?” “是我死鬼老爹的东西,不吉利,我妈有点毛病,你别跟她说太多的东西。”顺安认真地说道。 简洁贞赶紧把带着点风油精味道的围巾取下来还给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吐。 “我要开快一点,天黑了回来不方便。你抓稳点简小姐。”顺安说了一句后踩下了油门。 颠簸的山路,寒冷的风,四周的风景静谧,偶尔可以看见一栋一栋的小楼房,颜色很漂亮。 大声地问道, “你家怎么不弄这么好看的房子。” “那是旅游开发用的度假村,我家没那么多钱,你下次来旅游可以住这里啊。” 颠簸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巫女山的脚下,没有想象中的荒凉,周围布满了那种欧式的度假村。 决明湖果然很美,旁边的小度假村,倒是不贵,五十元,房间有空调和热水。巫女山脚下,决明湖的下游,高的山,流淌的水,那些树看起来像在弯腰鞠躬,简洁贞的眼泪掉了下来。下游的水草茂密,几只渔船悠闲地在上面飘荡,船夫逗着顺安,开着少儿不宜的玩笑。 “她是去喊魂,你们这些狗日的,也不怕报应。”顺安扯着嗓子骂道。 “莫去傻儿湾哦,那里晚上鬼多哦,你要不要陪这个美女妹妹一起去啊,她害怕了还能钻你狗日的怀里去。”船夫叼着烟袋继续开玩笑。 简洁贞只觉得冷,她认识他们,平时打鱼,忙时捞尸体,只捞死人,不捞活人,陈国联的尸体捞上来时,他们很喜悦,因为可以赚到一万块。 “那,我回去了,明天上午来接你还是下午?别听他们的,他们是疯子。”顺安并不想在决明湖的下游多呆,每年这里要死十多个人,阴气太重。傻儿湾据说闹鬼,但学校的老师说了,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鬼。 那节课下课铃声响的时候顺安从后门溜出教室到操场上打篮球去了,没有到老师说的下半句,但也不完全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我手机没电了,明天下午两点准时在这里等我吧。”简洁贞往前面走去,傻儿湾就是陈国联溺毙的地方。 顺着河边走了很久,到了一个浅浅的水湾,简洁贞按李虹的说法取了七根蜡烛点燃、在湖里舀了一碗水,在泥地插了一根筷子、一张杏黄纸上写着陈国联的生辰八字,镜子朝着湖水的上游,然后用筷子沾水往黄纸上滴。滴一滴,喊一声, “陈国联,回来吧,回来吧……”她的喊声幽长深邃, “回来……吧……” 哇……呜呜呜呜…… 简洁贞的寒毛竖了起来,什么怪异的声音,难道这山上还有野狼不成。 哇……呜呜呜呜……(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巫女山上应该没有野狼的,报纸上都登载了许多巫女山的旅游信息,就算有野狼,也被广东游客拿来红烧或者清炖了。 那叫声大概是国联的魂魄吧,得继续喊啊,简洁贞壮壮胆子,“国联,回来吧,回来吧……陈国联,回来吧,回来吧……陈国联,回来吧,回来吧……” 哇……呜呜呜呜……哇……呜呜呜呜……哇……呜呜呜呜……叫声仿佛更大了。简洁贞欣喜的眼泪流了下来,难道他泉下有知,知道自己会来帮他喊魂, “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都很想你,怕梦不到你,我就喝酒,但喝酒也是因为可以遇见你。你父母也很想你,有空你也要回你房间看看,我知道你走得不甘心,所以我到这里来带你回去……你还记得我在你们学校送你的那瓶防晒霜吗,其实我是故意想吸引你注意的,后来你有了漂亮的新女朋友,我气得要死,你这坏东西,原来你只是逗着我玩,想看我吃醋的样子,国联,你知道吗,我很想你……你出来看看我好吗?” 远远地,一个白色的影子从眼前不远的地方飘过。 鬼?简洁贞不知道该害怕还是该高兴,高兴的是陈国联的魂魄出现了,怕的是万一不是陈国联。此念一起,在这漆黑的湖边顿觉紧张,揉了揉眼睛,前边的白影立即消逝。 顺着路准备回小酒店,简洁贞想起那面小镜子是要带回去的,按照李虹老家的规矩,镜子里装了去世的人的魂魄,要带回去的。低头准备捡起,镜子里出现了一双脚,泥泞的。 抬头,一个看不清楚脸的男人远远地看着自己,长长的脖子上围着一条黑色的围巾,那老头满脸鲜血的样子像极了小餐厅老太太柜台上那张全家福。 有……鬼……啊……救命……啊…… 老太太明明说他死了的。 围着黑围巾的老头慢慢地张开嘴,缓缓地说道,“我回来了。” 喊来的竟然是别人的魂魄,简洁贞一撒腿就跑,感到身后有人在拼命地追自己,直到看见远处渔船的渔火这才顿觉安全起来,大喊救命。 到了小度假村的前台,气喘吁吁地对前台服务员说道,“这里,有鬼啊。” 脸色苍白的服务员慢慢地把头抬起来,没有黑眼球的眼睛说道,“你看我是不是鬼啊。” 简洁贞直接晕倒在地上,手里的镜子摔得粉碎。 尾声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病房,旁边坐着一个经理模样的男人,手里抱着一束鲜花,“对不起,我们的服务员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请您不要生气,我们愿意免费提供您两天的住宿。” 简洁贞看了看窗外的天,又看了看手表,糟糕,下午四点了,顺安还要来接自己的,爽约了,立即翻了个身披上外套走到外面, “我会叫旅游局来找你们的。” 那个服务员一脸无辜地看着经理,她的试用期都没过,这次把游客吓晕,这份工作怕是没了。 “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嘛。”那服务员辩驳道。 度假村的经理气得发晕, “这种事也拿来开玩笑,我服了你。” 顺安的三轮摩托还在门口等着,简洁贞一阵感动,“不好意思啊,我去酒店收拾下东西就回去。” 医院离酒店似乎还不近,昨天怎么被抬进来的简洁贞都不知道,一路颠簸中说起了昨天的经历。 “你真以为我爹死了啊?”顺安简直无语了,“谁说他死了,今天中午还在家里吃饭呢,拿了我妈三百元走了,这死鬼。” 简洁贞挠挠头, “你妈妈说他死球了的。” 顺安笑了,“那是巴不得他死,是诅咒他呢,他是个老赌货。我跟你说不清楚的。” “我昨天晚上看见他满脸的血,光着脚站在我面前。” 顺安叹息一声, “那八成是输钱连鞋子都输光了,然后被人打了一顿踢出来的,这老赌鬼,我妈和我都不理他的。” “这里的人很喜欢赌博。”简洁贞得出这样一个的结论。 “我们这里有赌场的,不过是地下的,我带你去开开眼界,是我妈说你人好我才这样对你好啊,对了,我还没对象,你呢。”顺安没有朝酒店的方向,而是去了傻儿湾。 白天的傻儿湾看起来风景秀丽,巫女山山顶的白雪并未融化,青山白雪碧绿的湖让人心旷神怡,昨天自己还在这里吓得连滚带爬,简洁贞想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爬了一个小时的山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套绝美的别墅,门口停满了豪华轿车,天,这些车是从哪里开上来的? 门口的保安训练有素地拦着顺安。 “客人,客人。”顺安点头哈腰,“我表姐,我带她来耍耍,放心,不是警察,不是。” 简洁贞的身份证被直接扣下了。 打开门,简洁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多赌客,那么多机器,嘈杂、繁华,漂亮的女孩子穿着几近透明的衣服拿着免费的饮料四下穿梭。 “好玩吧。这块地以前还是我家的呢,被占了,但给了我不少钱,如果不是我那好赌的老爹,我可能开着奔驰都不一定了。”顺安得意地笑着,然后又失望地瘪嘴。 玩了几把,赢了点钱,又输了,再赢回来一点,又输了。 原来赌钱也可以忘记悲伤。(故事大全:www./转载请保留!) 赌场的经理出来了,有点面熟,是医院里见过的度假村经理,一看是认识的,赶紧拿了二十个筹码赠送。 连着玩了三四天,顺安不高兴了,“都输了一个尸体钱了,你的车也输了,咱们回去吧,我妈说你是好人,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当我媳妇就要听我的话。” 简洁贞玩得正开心,一点也不想回去。 “你还玩!”顺安有点生气,拖着简洁贞的手到旁边说道, “你知道不知道,等下他们会借钱给你玩,等你还不起的时候他们就会找你父母,前段时间有两个名牌大学生经常在这里赌,后来家里的房产证都押上了,一个从山上跳到河里死了,一个说要报警被这里的黑保安打疯了,你不想活了啊,有多少钱可以赌啊,我把你当亲人,你可别忘了你是十万块卖给我的……” 简洁贞出来玩的这几天,有人去陈国联家里收房子,她不知道,手机没电了,也回不去了。老太太依旧做着她的炸酱肉丝面,她希望简洁贞能给顺安生个儿子,自己好抱孙子。 陈虹打了几次电话也没打通,于是报了警,带着简洁贞的父母和派出所的人在巫女山附近找了好几回都没找到她。 等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夏天,简洁贞头是歪的,她坐在村口抱着一个软趴趴的兔唇小男孩,婆婆坐着顺安的车进货去了。夏天来了,巫女山生意也要来了。简洁贞生小孩之前喝了太多的酒,所以生了个豁口娃儿,没人来道喜。也渐渐看得不太严了,不反锁也不打了,反正她的腿被打断了一条,也跑不远。 看见父母和陈虹站在自己面前,简洁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张嘴,那些黏稠的口水就顺着嘴角流到胸口。 爱是你我偶然的相遇,奇异的幻觉,我爱得投入,于是输得惨烈。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喊魂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