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灯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15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340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一】 睡到半夜的时候,云枫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响声惊醒。坐起静听,却什么也听不见。 困倦疲乏的云枫也不去细想,又躺了下来,继续睡自己的觉。 睡……

【一】 睡到半夜的时候,云枫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响声惊醒。坐起静听,却什么也听不见。 困倦疲乏的云枫也不去细想,又躺了下来,继续睡自己的觉。 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那种怪异的声音又一次在卧室里响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在这极其寂静的夜里,却显得特别清晰,似乎是什么东西在轻轻敲打卧室的墙壁。 云枫惊得又一次坐起,打开电灯下了床,一个人在卧室的四下角落里仔细查看了起来。 卧室布置很简单,就一只书橱和一只衣橱。云枫搬出了书橱里所有的书本,什么也没发现。 回到床上,云枫怔怔地盯着衣橱发起呆来。 怪异的声音又响起,就来自床前的衣橱! 怪声只响了几下,又停止了。 云枫猛地跳下床,伸手打开了衣橱,却没发现什么异样。 关上衣橱的门,眼前突然白光一晃,刺得云枫眼睛一阵生疼。 白光一闪即逝,似从嵌在衣橱门的镜子中传出。 怪声又起。 那道白亮刺目的光,又出现在了镜子里。 镜子里出现了一盏灯,一盏悬挂在一根细线上的油灯。油灯似在被风吹动着,在镜子里由远至近,不停地敲打着镜子。 这一次,油灯没有立刻隐去,就这样摆来摆去地晃在镜子中。 镜子里面,居然会有风? 是人间的风吗? 油灯的火苗被吹得忽明忽暗,却又怎么也吹不灭。 “畜生,放开我!”镜子里忽然发出一声极其羞愤的女子怒喊声。 云枫吓得心胆俱裂,眼前骤然一黑…… 【二】 “云枫少爷,云枫少爷……” 云枫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依稀听到有人轻轻叫他。慢慢睁开双眼,视线很模糊,只能依稀看到一个粉红色的影子。 “云将军,云枫少爷醒了。”一个妙龄女孩的声音。 “嗯,知道了。莲儿,你先退下吧。”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是,云将军。”粉红色的影子慢慢消失,一个黑色的影子走到了面前。 “云将军?这又是何许人也?怎么像是古人?”云枫堕入了五里云雾。 视线渐渐清晰,面前的黑影子,是一个穿着前胸绣着一只麒麟的黑色官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的唇上,蓄着浓黑的短须。故事大全 云枫看清站在面前的人,再看自己,竟然躺在一张柔软华贵的大床上,不由大骇:“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躺在这儿?” 中年男子长叹一声:“枫儿,你糊涂了?我是你父亲,朝廷的镇国将军云铮!这里是将军府。” 云枫转头环顾着四周的坏境,分明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古代卧房。 云枫脑中蓦地灵光一闪:“这里一定就是镜子里的世界,只是,这镜子里的世界又是哪一个朝代的呢?” “怎么了,枫儿?”云枫父亲的问话,打断了云枫的思路。 云枫一惊,挣扎着撑起身子:“孩儿见过父亲。” 云铮忙伸手扶住云枫:“躺着莫动,好好休息,为父有点公事要出去处理一下。” 云铮站起身,去拿搁在床边的一顶官帽。 这时,云枫见到了镶在官帽冠顶镂花金座上的一颗红宝石。 “麒麟官服,红顶官帽,应该是个一品的镇国将军。”云枫暗忖。 云铮负手走出卧房时,云枫发现了云铮背后的一根粗黑长辫。云枫似想起了什么,忙用手摸向自己的后脑勺。 一摸之下,云枫吓了一跳。他在自己的后脑勺上,也摸到了一根粗长的辫子。 “既然我撞进了这个朝代,当然得是这个朝代的样子了。”这样一想,云枫也就释然了。 神志完全恢复,云枫只觉身上俱是汗臭味,奇痒难忍,蓦地想起刚才那个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莲儿,便大呼起来:“莲儿!莲儿!!” 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匆匆走了进来,站到云枫的床前,神情惶恐:“云枫少爷,将军刚才已经出门去了,有什么事吗?” 云枫这才看清楚莲儿的模样:柳眉如描,明眸如水,唇如樱桃,面如桃花……云枫看得痴了,竟忘了回答莲儿的问话。 莲儿被云枫看得娇面飞红,低下头,低声道:“云枫少爷!” 云枫如梦处醒,忙掩口假咳了几声:“莲儿,我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昏睡不醒?” 莲儿道:“你在三天前莫名其妙晕倒在书房里,到今天为止,已经昏了三天三夜。” 云枫讶然:“真的么?”觉得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便道:“莲儿,我想洗个澡。” 莲儿道:“请少爷随我来。” 【三】 经过沐浴更衣,云枫顿觉轻松了许多。 莲儿看着脱胎换骨似的云枫,眼神变得有些异样。 云枫并未留意莲儿神情的微妙变化,心血来潮道:“莲儿,我想到你的住处去看看。” 莲儿道:“莲儿只是一个下人,住处简陋粗俗,少爷你……” 云枫执意要去,莲儿拗不过,只得允了。 来到莲儿的住处,云枫四下打量了一下。 莲儿的房间果然布置得极为简陋,只有一个衣橱和一张床。 衣橱的门,还嵌着一面椭圆形的镜子。 云枫觉得有些眼熟,随即想起:“我不就是通过这面镜子,才莫名其妙撞进了这个将军府吗?” 看到镜子,云枫自然而然想起了那盏油灯,四下环顾了一圈,果然在房间的角落里,看到了那盏油灯。 “油灯怎么没有点燃呢?”云枫自语道。 莲儿掩口笑道:“少爷糊涂了吗?现在还是白天呢!” 云枫顿觉失态,神情甚是尴尬。 莲儿觉得有些奇怪,也不再说什么。 云枫在莲儿房中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 【四】 夜色降临。 云枫坐不住,走出卧室,悄悄往莲儿住处走去。 月已上树梢。 云枫轻手轻脚走近莲儿的住处,只见房中亮着灯光。 灯光极其微弱,摇摇欲灭。 云枫有些紧张,更加放轻了脚步。 来到窗外,云枫伸出一根手指,蘸了些唾沫,在窗纸下方轻轻点了一个小洞。 云枫将一只眼睛紧贴小洞,紧张地往房内看去。 房中,莲儿正好在脱衣,脚下放着一只盛满了水的大盆。 云枫紧张得眼也不眨,神经就像一根绷紧的弦。 天然去雕饰,脱尽霓裳现玉姿……云枫再也忍不住,竟然破门而入! 莲儿吓得惊叫出声,当看清来者是云枫时,更是慌了手脚。 “莲儿,我喜欢你!今晚,我要定你了!”云枫一把抱起莲儿,使劲扔到了床上。 “放开我!救命啊!云将军,快来救我啊!……” 陷入疯狂状态的云枫,拿起床上的一个枕头捂住了莲儿的脸。 很快,莲儿不再动弹。阴阳鬼契:yinyangguiqi. 云枫慌了神,急忙拿下枕头,用手探向莲儿的鼻下。 没有了呼吸,莲儿死了! 云枫跌坐在地,怔怔望着犹在房中角落里摇摇欲灭的油灯,竟不知如何是好。 外面忽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 云枫连忙走到角落里的油灯面前,想去吹灭油灯里摇晃的微弱火苗,谁知,火苗看似摇摇欲灭,却怎么也吹不灭。 慌不择路,云枫打开床边衣橱的门钻了进去,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这是哪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干的?!”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回荡在房中。 云枫听得真切,正是自己的父亲! 近乎绝望的云枫,恨不得在衣橱里找条裂缝钻下去。 衣橱的门,忽然被拉开! 云铮将军手持长剑,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 云枫惊骇得几乎要哭出声来。 “作恶的祸根,留你何用?!”云铮手中的长剑猛地刺了过来! 冰冷的剑锋急速刺入胸膛,云枫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是觉得眼前的父亲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身子也正在慢慢下沉,沉向一片无底的黑暗…… 【五】 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油灯敲镜的怪声又一次响起! 云枫睁开双眼,惊见自己依旧躺在卧室的大床上。将手摸向后脑勺,粗长的辫子也没了。 咚!咚! 怪声又起。 云枫刚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又一次绷紧,忙将目光投向衣橱。 咚!咚! 怪声正好又响了,正是来自衣橱内! 云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哆嗦着来到衣橱前,猛地打开了衣橱。 衣橱内,居然放着那盏油灯! 那盏怎么也吹不灭的油灯! 油灯的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云枫颤手抽出纸条,展开一看,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两句诗:前生作孽今世偿,油枯灯灭罪方赎。 目光投向油灯,只见里面的灯油已经不多,火苗极其微弱。云枫俯下身子,鼓足了一口气,使劲往摇曳的火苗吹去。 火苗摇动了几下,依然未灭。 云枫提着油灯走向浴室,将油灯拿到水龙头下去冲。 火苗似乎灭了,可是刚把水龙头关上,又自己燃烧了起来。 这时,手机响了。 云枫急忙取出手机接听。 “云总,你什么时候回公司?”手机里是云枫办公室女秘书小蝶的声音。 “公司出什么事了么?”云枫心里咯噔一下,感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正在悄悄把自己笼罩其中。 “公司有麻烦了!” “等我回公司再说吧!”云枫挂了手机,望着衣橱里的油灯叹了口气。 【六】 回到公司,已经是中午时分。 云枫刚将轿车停好,便匆匆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蝶一见云枫,急忙迎上前来:“云总,你可回来了!这几天,公司来了一个女客户,非要见你。我说你休假去了,她便说明天再来。你不在公司的这几天,这个女客户天天来一次。” 云枫吐了口气:“这也算麻烦事?” 小蝶道:“如果只是这样,也倒罢了。” 云枫一怔:“难道,她是来找麻烦的?” “正是!”小蝶道,“她……她说,云总你的公司将有大难降临,原因就是她有一盏祖传的油灯丢失在你的住处!” 云枫面色顿变:“今天这位女客户,可曾来过我公司?” “没有。不过……”小蝶抬眼看了一下挂在办公室里的时钟,又道,“她马上就要到了。每天,她都是在这个时侯来的。” 云枫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小蝶应了一声,退出了云枫的办公室。 云枫静静地坐在老板椅中闭目养神,此时,时钟即将指向中午十二点…… 当!时钟敲响了。 云枫猛地睁开眼睛,却见面前站着一个美少女,穿着一身粉红色套装。 当看清这美少女的脸时,云枫吓得一下子从老板椅中站了起来:“莲儿?” “我叫风荷,云总认错人了!” 云枫暗松了一口气,连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风小姐请坐。小蝶,泡杯茶来!” “云总不必客气!” 云枫道:“听我秘书说,风小姐这几天一直在找我,不知有什么要紧的事?” 风荷未做回答,却转身走到了门口,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了。 “风小姐,你?”云枫愕然。 风荷走到云枫的跟前,低声道:“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在几天前做了一个怪梦,梦见我的老祖宗流着眼泪说,她在阴间伤心欲绝。我问她所为何事,她说,她在生前在一家将军府里做丫鬟,后来失身于将军的小少爷,含恨而死。那一盏油灯也因此不知去向,不过……” “不过怎样?”云枫越听越惊,后背已被冷汗打湿透。 风荷续道:“不过,现在她已经查明了,这盏油灯就在云总你乡下的一栋别墅里!她说,这盏油灯会给云总带来灾难,如果我不来取去,云总就要大难临头了!所以,我就来找云总你要油灯了。” 云枫忙道:“不错,在我乡下的别墅里,确实有一盏来历不明的奇怪油灯。风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现在就可以跟我到乡下去取油灯。” 风荷点了点头,跟着云枫走出了办公室。 【七】 一路上,云枫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前面的反光镜里打量着坐在后座的风荷,越看越像那个在梦里惨死在自己手下的丫鬟莲儿。 云枫心中七上八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开到了乡下那栋别墅前。 风荷跟着云枫下了车,走进别墅中。 走进卧室,云枫刚想去打开衣橱,风荷忽然柔声道:“云总且慢取灯。我俩除了这盏油灯,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云枫望着面前忽然变得风情万种的风荷,不由一怔:“风小姐的意思是……” 风荷在卧室里走了几圈,又道:“天好热。云总的浴室在哪?可否让我用一下?” “这?风小姐方便吗?”云枫对风荷的转变,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关系。我的贴身衣物都带好了。”风荷指了指背在她身上的一只粉红色背包。 “哦,那就请风小姐随我来。” 浴室就在云枫卧室里,浴室的门设计在卧室里的墙壁上。 风荷走进浴室,云枫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浴室的水声开始哗哗响起,云枫忽然想起自己在将军府里的事来。 听着撩魂的哗哗声,云枫完全沉浸在一种推不开的诱惑里。 水声,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云枫感到有些不对劲,蓦地睁开了双眼。 浴室的门竟然大开,卧室里流满了水,水位在急剧地升,很快要将云枫的床给淹没了。 云枫惊骇之极,在床上猛地跳起,大呼道:“风小姐!风小姐!!你在哪儿?……” 卧室里除了流水的声音和云枫自己的回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水仍在急剧上升,很快从云枫的脚背开始,渐渐淹没到小腿、膝盖…… 云枫不敢跳下去,因为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不会游泳! 就在云枫频临绝望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床边那只泡在水中的衣橱,橱门忽然自己打开了。 那盏奇怪的油灯鬼魅一般从水下浮起,漂到了云枫的眼前。 云枫急忙一把抓住油灯,朝摇曳着的微弱火苗猛地一吹! 火苗微微摇了几下,终于熄灭了。 云枫大喜,急忙提起油灯,只见油灯里面的灯油已经彻底干枯。 “前生罪孽今世偿,油枯灯灭罪方赎。” 云枫忽然想起了这首诗,喜极而呼:“莲儿!这盏油灯的火苗终于被我吹灭了,是我自己吹灭的!你说,你现在是不是已经饶恕我了?我的前生罪孽是不是已经赎了?莲儿,你如果在天有灵,就赶快回答我呀!如果罪孽已经赎去,你就赶快显显灵,让这卧室里的水赶快退去,因为,我不会游泳呀!莲儿,救我呀!” “油枯灯灭时,是君归天日。”风荷的声音在卧室里回荡起来。 云枫大惊失色:“什么意思?” “久违了,云枫少爷!我就是莲儿。” 果然是莲儿的声音,声音在卧室里飘来荡去,带着种说不出的诡异。 云枫怔住。 浴室里的水已经淹到了云枫的脖颈…… “前生作孽今世偿,油枯灯灭罪方赎。那盏油灯的火苗就是你的生命之火。油枯灯灭罪方赎,意思就是要你一生行善,不可再作恶。可惜,你非但没有悟出压在油灯下面那纸条的两句诗的意思,依然罪念犹炽,恶心不改!现在,你自己吹灭了你自己的生命之火,没人能够救你了!这正好应了一句老话:自做孽,不可活!不可活……” 莲儿的声音渐渐模糊,远去。 云枫悲呼一声,卧室里的水很快淹没了他的头顶……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诡灯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70.html

看这个故事的小伙伴还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