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

长篇鬼故事 2020-05-05 12:25:16 故事大全网
本文有297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活人灵堂 欧阳光有些触景而寒了。 白幡在飘、白衣也在飘,满堂煞气。一片白色的灵堂摄影棚内,正在上演一场哭灵的戏,一群演员动情地哭泣着,一边……

活人灵堂 欧阳光有些触景而寒了。 白幡在飘、白衣也在飘,满堂煞气。一片白色的“灵堂”摄影棚内,正在上演一场哭灵的戏,一群演员动情地哭泣着,一边的导演欧阳光点点头,这戏演得不错,不得不承认他手下确有一批实力派演员。 这是电影《春蚕》的拍摄现场。 戏还在继续演,欧阳光抬头看看“灵堂”上供奉的照片,那正是自己的黑白照片,他在这部片子中扮演一个配角,一位有钱有势却又短命的富翁,富翁现在“死”了。 这是活人的灵堂,欧阳光是活人。 演得太真了,欧阳光看着自己的照片,上面的他沉静地微笑着,他不由得不寒而栗,假如死的人真是自己,那么自己的灵堂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但是,会有这么多人为他哭泣吗? 欧阳光是太影影视集团的著名导演,他从前也是演员出身,现在年纪大了,就当起了导演,他在这个集团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个集团里曾有四大小生,现在全老了,从前的四大小生中依旧活跃在银幕上的只剩两个人。 那个哭得最起劲的女主角,是他现任妻子,叫史彤,年轻漂亮,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以前的妻子过世后,史彤慰藉了他孤独的心。男主角洪杰是新手,一个年轻英俊的翩翩少年,是被欧阳光看好很有潜力的青年。 这段戏拍完,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大家都累了,一哄而散,吃饭的吃饭,睡觉的睡觉,“灵堂”还没有拆,因为明天还有一场闹灵的戏要拍。 欧阳光睡不着,他是个非常尽心的导演,他匆匆吃了便当,又跑到了“灵堂”。他检查着每个道具是否完备,寻思着明天的拍摄角度,因为他的这份细心,才让他从一个小小跑龙套的混成名小生,混到今天这个地位,他有习惯性的认真劲儿。 外面天色突变,刮起了风,还下起了倾盆大雨,本来零零星星忙碌着的剧组人员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欧阳光一个人。 风吹起白色的灵幡,呜呜的风声像在哭泣,欧阳光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自己的黑白照片还端端正正地放在灵堂的正中央,面带着微笑,死人的微笑。欧阳光有点疑惑。此情此景,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鬼魂在死后回到了自己的灵堂。 地上泛起一层白色云雾,感觉越来越不真实,欧阳光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是谁?他凑了过去。灵堂下坐着妻子史彤,她披麻戴孝,深深地低着头。今天的戏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她怎么还在这里?太投入了?再来寻找感觉吗? 欧阳光呼唤她,可是史彤一动也不动,她似乎根本听不到欧阳光的呼唤。欧阳光想向她走去,可是感觉脚下在飘,如同在云中,身体撞上了桌子,但却毫无感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让欧阳光打了个寒战,这是幻觉吗? 他不由得想起了前段时间《春蚕》开拍前夕,他到寺庙里去求祷,祈祷戏拍得顺利成功,有高票房。寺庙里德高望重的方丈告诉他:一个月内他身上会有奇特的事发生,让他预知未来。当时,欧阳光没有在意,怎么可能预知未来?但方丈的神情和语气不容得他不信。 现在,方丈的话灵验了吗? 前尘往事 史彤继续半低着头,脸上朦朦胧胧、如云如烟。欧阳光费力地想睁大眼睛,但脑子一片混沌,眼睛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突然,灵堂里又有一个人出现了,他是洪杰。他怎么也来了,难道自己的未来和他也有关吗? 接下来的一幕,叫欧阳光震惊了,洪杰和史彤居然就在他的灵堂亲热起来。这对狗男女,自己尸骨未寒,他们居然……欧阳光愤怒地抓起一根蜡烛向他们打去,可是扑了个空,明明手从蜡烛上穿过,可怎么抓不住呢? 史彤和洪杰亲热完了,说:“好容易等到那老东西死了,我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 洪杰抱着赤裸着身体的史彤,说:“你说,那场车祸不会有人发现是我们搞的鬼吧?”史彤撇撇嘴,说:“才不会,你放心吧,人都火化了,悬崖下的车我也处理了,要想有人知道真相,除非让他重新投胎。” “你真聪明,要不是你引诱欧阳光去天女山游玩,我怎么能有机会把他推下悬崖呢,现在他的财产、他的一切全是我们的了,这家伙霸占你这么多年,他早应该死了。” 史彤靠在洪杰身上说:“可不是,我们早就是情人,本来就是一对,都是这老东西横刀夺爱。为了我们的前程,为了我们能在演艺圈混出人样,我不得不这样牺牲自己。” 两个人又继续缠绵起来。欧阳光气得头都要大了,这难道就是自己的未来?他果然看到了,自己最后的结局居然是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了。 他想起了史彤最初进入他眼帘时的情景,这位年方二十四岁的美人立刻占据了他的眼球,她真的太漂亮、太性感了,浑身散发着夺目的光芒。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要将她据为己有就成了他的目的。但开始史彤并不太乐意,对他不冷不热,据说她有男朋友,这更让欧阳光心如猫抓,他一定要得到史彤。 毕竟史彤有着一般女孩的梦想,而欧阳光有能力帮她实现这个梦想。终于,在欧阳光的各种诱惑下,史彤委身于他,也因此担当了欧阳光片中的女主角。而洪杰,是史彤一手推荐来的,据说他们以前就相识,但没想到,他们还是旧情人。 欧阳光真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力得到的美人不但和旧情人鬼混,更丧心病狂地杀死了自己。 那对男女还在亲热,欧阳光气得头昏脑涨,无能为力,终于虚脱了。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完完好好地躺在床上,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史彤正在梳理她瀑布般的长发,回过头来一脸迷人的微笑:“你才醒来吗?” 这难道只是个梦?欧阳光看着史彤美如桃花的面孔,倒吸了一口冷气,狐狸精,吸人血的狐狸精。五十年的人生磨砺让他压抑了自己的情绪,他阴沉着脸什么也没有说。 这一天,欧阳光没有叫剧组开工,他已经没有了心思,完全沉迷在昨天的幻影之中。他跑到那间寺庙,向方丈求化解之法,方丈淡淡地笑着说:“一切皆有定数,但也未必天意不可违,究竟如何化解,施主是聪明人,应当心目了然,远离尘世是是非非吧,阿弥陀佛!” 欧阳光还想问些什么,方丈已经悠然而去。 《春蚕》继续紧张地拍摄,史彤却突然要求改变剧情。原本由欧阳光扮演的“老太爷”死后,史彤扮演的小妾就此一生未婚,守在大院,直到病死。史彤要求改成这样,让剧中小妾喜欢的长工和她成双成对,在“老太爷”留下的大宅里幸福地厮守。 欧阳光眼露凶光地看着史彤。扮演长工的就是洪杰。有人说,戏如人生,有时候现实的故事会影响对戏的理解,戏内戏外会不自觉地融为一体。看来,史彤在潜意识里想和“长工”永远在一起。 欧阳光反常地对史彤暴跳如雷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算什么东西。” 他的不可理喻骂哭了史彤,他们不欢而散。史彤已经是名角了,她耍起了脾气,这场戏因此搁浅。 幻觉成真 欧阳光一直忘不掉“灵堂”的幻觉,他要证实自己所看非虚。他暗中调查起洪杰的来历,果然,他和史彤在戏剧学院时是一个班的,他们的同学证明了他们的校园爱情,有个同学手里还有他们亲热的双人照。 欧阳光用高价买来这张照片,他要让自己时刻记得这段耻辱,他恨得牙根直咬,他不能让自己白白等死,他在计划着…… 别扭闹了三天,影视投资方不愿意了,他们要求欧阳光立刻开工,因为时间就是金钱。史彤主动向欧阳光示好,欧阳光妥协了。 剧情还是按照欧阳光的要求进行下去。 这天天气很好,完成了一段戏,大家想好好休息。提出要休息的正是史彤,原因是男主角洪杰病了。欧阳光心里酸溜溜的,但还是同意了。 史彤今天打扮得特别性感,她娇嗔地拉着欧阳光带她去天女山玩。 难道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吗?那一场车祸游戏就此上演了吗?欧阳光想起自己更早的时候算过一次命,说他五十岁有个坎,是生死坎,而今年,他整整五十岁。 他紧紧地攥着拳头,强忍着:“就我们两个人去吗?” “不,还有洪杰,他从来没去过天女山,我们三个一起去。” 五个小时之后,有人报了案,报案人是欧阳光。天女山出了车祸,死的是女人,是他的妻子史彤。 报案人欧阳光毫发无伤,据说他是跳了车,史彤血肉模糊,死相很惨。 欧阳光抱着妻子哭得很伤心,果然是个好演员。 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欧阳光已经没了泪水,他将十万元钱递给洪杰,谢谢你。 洪杰摇摇头,说:“不用,我只是不忍心你被自己的女人算计,史彤这个贱妇她该死。” 是的,是洪杰帮助了欧阳光,在欧阳光犹豫不决去不去天女山的时候,洪杰找到了他,向他忏悔,和盘托出他和史彤合谋要害死欧阳光的计划,于是,有了后面的一幕,史彤不是出车祸死的,而是被欧阳光灌下药后连车带人推下悬崖的。 洪杰为什么要帮他?他的解释是:史彤是他的前女友,他曾对她很真心,可她却背叛了他,他恨她。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了,可是精明的警察却查出了端倪,死者不是出车祸这么简单。法网恢恢,欧阳光被捕了,他的所有一切:前程、金钱、光环全部没有了。 为什么警察会这么快查出来?他欧阳光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被判了死刑。 法网恢恢 监狱中,洪杰来看望欧阳光,他递给欧阳光一张照片:那上面是洪杰和一个女人的照片。那个女人!欧阳光惊呆了:那正是自己的前妻芸巧。 “你不相信吧,我曾是芸巧姐扶助的贫困孤儿,你为了得到史彤,杀害了她,还伪装成车祸。而史彤,为了前途出卖爱情,我必须为自己和芸巧姐报仇。” 看着亡妻的照片,欧阳光瘫软了。芸巧,他的前妻,正是在天女山被他伪装车祸杀害的,和史彤死得一模一样。 可那灵堂的幻觉是怎么回事呢? 洪杰冷笑着继续说道:“你没有忘记杀芸巧姐前,曾给她喝过一种叫‘BEGl’的迷魂药吧,你给史彤也喝过同样的药,但你万万不知道这种药如果配上另一种药,会让人产生幻觉。不错,你在灵堂的幻觉是经过设计的,表演者是我和另一位女演员,我的现任女朋友,我们的演技还行吧?还有那位扮演方丈的演员,演技也很不错吧。你看到的幻觉是真实的,只是你当时已分辨不出是真是幻,分辨不出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史彤。史彤死后,我报了案,向警方指出了我的怀疑,对史彤进行了尸检,你才会被捕。” 欧阳光无力地靠在桌边,恶有恶报啊。他还在疑惑:“你怎么会知道芸巧是死于‘BEGI’?” “我上表演课,又学过法医,我当然知道。但我实话告诉你,我一直等到现在才复仇,完全是因为一个人,他就是霍军。” 霍军?他的竞争对手,从前和他并驾齐驱的四大小生之一,这原来不但是一场复仇的阴谋,更是一场权力和金钱的算计。 洪杰离开监狱,带着得意回到自己的小窝,现在还有什么能叫他不开心呢?──担任了男主角、解决了背叛他的恋人、为有恩于他的姐姐报了仇,还得到三十万元钱,欧阳光十万,霍军二十万。 他安详地靠在松软的沙发上,打开一瓶黑加仑葡萄酒,正宗的法国货,洪杰不胜酒力,唯独喜欢这种来自法国的黑加仑。 他要为自己庆祝一下。他直接口对着酒瓶吹“喇叭”,没用杯子。他喜欢这样豪爽的独自饮法,黑色的液体流进了胃里。 突然,他抽搐起来:“不好,这酒里有毒。”酒瓶的商标背面有字,只有黑色的酒倒出,才能隔着玻璃看到: 你和欧阳的谈话我听到了,因为我怕他有其他女人,在他身上安着窃听器,但我不相信欧阳会听信你,对我下狠手。天女山之行,我会去,我要赌一把。假如我死了,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欧阳,你和霍军的阴谋我早有察觉,不过,我们会在天堂等着你;假如我能活着回来,我会取回这瓶酒。 洪杰的大脑越来越混沌,然后眼前出现了幻觉…… 那是史彤去天女山的前三个小时,她找到洪杰,送给他这瓶酒,这是他最喜欢的酒,说晚上要与他共进晚餐。记得她最后一句话是:一定要等我回来一起喝,不然你会后悔的。 霓虹闪烁的大街上,一阵骚乱,有个男人从十七层楼跳了下来,手上握着一个和他一样被摔得粉碎的酒瓶,他就是洪杰。 尸检时,验尸官发现他的血液里被注入了“BEGI”。

本文名称与连接地址:幻影 http://www.webranking.com.cn/article/cpggs_36372.html